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愛憎  
   
愛憎

垂簾動,珠玉簌簌有聲,他的腳步聲轉入內室,身影清晰映上床帷。

我側首看著他,心里怦怦急跳,似惴惴又茫然。

他凝立不語,隔了一道素帷靜靜看我。

五月間的天氣已換上了輕軟的煙羅素帷,隔在其間如煙霧氤氳。

我看他,隱約只見形影;他看我,也只怕不辨面目。

侍女悄然退了出去,一室靜謐,藥香彌漫。

他抬手,遲疑地撫上羅帷,卻不掀起。

我不知所措,心中越發跳得急了,一時竟滿手是汗。

“我有愧于你。”他驀然道。

他語聲沉緩,卻令我心中一窒,屏住了氣息聽他說下去。

“王妃,我知你已醒來……我對你不住,若願給我機會彌補,你便開口;若是不能原諒,蕭綦自愧,必不再驚擾,待你傷好,立即遣人送你回京。”

一句話,掀起千重浪,我靜靜聽著,心底卻已風急云卷,如暴雨將至前的窒迫。

未等我質問責備,他已自稱“有愧”,一句“對不住”,觸動我心底酸楚,百般滋味都糾結在了一處;甚至,我還未曾想好怎樣面對他,怎樣面對彼此間恩怨重重,他卻已為我預設好了選擇——我只需要選擇開口,或是沉默,便是選擇了原諒,或是離去。

何其簡單。

真的如此簡單嗎?

隔了羅帷,我定定看他,分不清心中糾結酸痛的滋味,到底是不是恨。

他立在床前,負手沉默,並不看我。

一室寂靜,光影斑駁,只有沉香繚繞。

這是何其決絕,何其霸道的一個人,要麼原諒,要麼離開,不容我有含糊的余地。我該憤怒的,可是偏偏,他給出的選擇和我想到了一處,或者原諒,或者痛恨,從沒有想過第三條路可走——這一刻,我們竟默契至此。

他已佇立良久,等待我的選擇,等待我開口喚他,或是繼續沉默。

望著他模糊身影,萬千慨然,終于化作無聲一歎。

他轉身,向我望過來,隔了羅帷竟也能感覺到那迫人的目光。

我一時窒住,被他的目光迫得忘了呼吸,忘了開口。

片刻僵持沉寂,他一言不發,斷然轉身而去。

“蕭綦。”我脫口喚出他的名字。

這一開口,才發覺我的嗓音低啞,力氣微弱,連自己都聽不分明。

他沒有聽見,大步走向外間,眼前便要轉出屏風。

我惱了,盡力提起聲氣,脫口道,“站住。”

他身影一頓,驀的駐了足,怔怔回頭,“你,叫我站住?”

這一聲耗盡氣力,牽動胸口傷處,我一時痛楚得說不出話。

他大步趕過來,霍然掀起羅帷。

眼前光亮驟盛,我蹙眉抬眸,目光直落入一雙深眸里去——這雙眼,就是這雙眼,懸崖之上驚徹我心魄,昏迷中不斷在我眼前掠過似能洞徹生死,包容悲歡,予我無窮盡的力量與安定。

此刻這雙眼越發幽黑,深不見底,似籠罩了濃霧。

四目相對,各自失神。

“不要動。”他蹙眉,按住我肩頭,轉頭傳喚大夫與侍女。

大夫、醫侍、婢女匆匆進來,滿屋子的人忙著端藥倒水,診脈問安,耳邊一片頌吉之聲。

料想我此刻的樣子一定慘淡難看,轉頭向內,不想被他看見。

大夫診脈片刻,連聲恭喜大安。醫侍端了藥上來,兩名侍女上前欲將我扶起。

卻聽他道,“藥給我。”

他側坐榻邊,極小心地扶起我,讓我靠在他胸前。

陌生而強烈的男子氣息將我包圍,隔了衣襟,隱隱感覺到他的體溫

“這樣舒服麼?”他扶住我肩頭,低頭凝望我,目光溫和專注。

我頓覺臉上發燙,慌忙低眸,不敢看他。一場傷病竟將我變得這樣膽小了,我低頭,忽覺暗惱,為什麼要怕他……一時倔傲心起,我驀的抬頭,迎上他目光。

原來他是這樣子的……輪廓如斧削,濃眉飛揚,深目薄唇,不怒自威。

“看夠了麼?” 他看著我,不掩揶揄,“看夠就喝藥吧。”

我連耳後也發燙起來,只怕臉上已是紅透,索性大大方方將他從頭看到腳。

“如何?”他含笑看我。

我淡淡轉頭道,“並沒有三頭六臂。”

他朗聲大笑,將藥碗遞到我唇邊,一面看著我喝,一面輕拍我後背,落手極輕,也笨拙之極。

我低頭喝藥,背後感覺到他掌心的溫熱,心里不知為何,軟軟的,似塌下去一個地方。

藥味很辛澀,我皺眉喝完,立即轉頭道,“蜜水。”

“什麼?”他愕然,我亦呆住……往日在家,母親知道我怕苦,每次喝過藥,總是立即遞上雪蓮蜂漿調制的蜜水。我低頭,想起母親,想起父親和哥哥,淚水不由自主湧上。

淚水墜落,濺在他手背。

一路凶險,命懸頃刻的關頭,都不曾落淚……而此時,在他面前,我竟無端落了淚。

他沉默,放下藥碗,伸手替我拭淚。

手指觸到臉頰,我一顫,隨即低下頭,任由他掌心粗礪的皮膚撫過我臉頰。

“沒事的。”他柔聲道,“良藥苦口,睡一覺醒來傷勢又會好很多。”

口中藥味仍覺辛澀,心頭卻不那麼酸楚,漸覺溫暖安穩。

“睡吧。”他將我放回枕上,握住我的手,點點暖意從他掌心透來……我有些恍惚,不知是藥效發作,還是一時錯覺,眼前模糊見到小小的子澹,如幼時一樣伏在我榻邊,踮起足尖,伸手來摸我的額頭,趴在我耳邊細聲說,“阿嫵妹妹,快些好起來。”

鼻端一酸,我睜眼看他,卻見子澹的面容漸漸模糊,隱約顯出蕭綦的眉目。

在此刻,是誰撫著我額頭,又是誰在握緊我的手……

之後數日,我總在藥效下整日昏睡,內傷舊疾似乎日漸好轉。

偶爾清醒的片刻,我會期待從侍女口中聽到蕭綦的消息。

但是,他並沒有來過,自那日離去就沒有再來過。

只有一名姓宋的將軍,每日都奉命前來詢問醫侍,將我的情形回報蕭綦。

侍女說王爺軍務繁忙……我默然以對,分不清心中晦澀滋味,究竟是不是失落。

或許原本就不該存有期許,或許什麼都沒有改變,他仍是他,我仍是我。

清醒之後,我最想知道兩件事,一是京中是否已經得到我脫險的消息,父母是否已安心;二是賀蘭箴一黨是否伏誅。那日,賀蘭箴斷臂墜崖,慘烈景狀曆曆如在眼前。當時在崖上,我隨他一起躍下,滿心都是與之俱忘的恨與殺意。想來我是恨他的,那一路上的屈辱,均是拜他所賜。

至今頸上、臂上還留著他扼傷的痕跡,受他那一掌的內傷也還未愈。

昏迷的噩夢里,我時而見到那個白衣蕭索的身影,見到他滿身浴血,墜向無底深淵。那麼高的懸崖,又被斬斷一臂……想來此刻,他已是白骨一堆了。

然而,我記得大夫的話,“所幸這一掌未用足三成力道,否則……”

狂怒之下的一掌,他只用了三成不足的力道。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手下留情,也不知道那一刻,他是否良心複蘇。這些疑問,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只是每每想起那一掌,想起當日種種,當初立誓殺他的恨意,不覺已淡去,徒留憐憫與悵然。

我記得,那一天,死了那麼多人。

先是校場之上血肉殺戮,朝廷欽差命喪當場;繼而是山中棧道,奪路追殺,蕭綦以一人之力接連斬殺三人,洞穿咽喉的箭矢、身首分離的頭顱、斷臂、熱血……有生以來,我從未見過,甚至想也不曾想過這般景像。

真正目睹那一幕,我並沒有昏厥,甚至沒有驚恐失措。

從前在禦苑獵鹿,第一只鹿被哥哥射到,獻于禦前。太子妃謝宛如看到死鹿,只一眼便昏厥過去。皇上感歎,稱太子妃仁厚,姑姑卻不以為然。

想來,我一定是不仁厚的。

朝廷欽差串通外寇劫持王妃,行刺豫章王,事敗身亡……出了這樣的大事,朝廷震動,京中只怕早已掀起萬丈風浪。蕭綦會如何上奏,父親如何應對,姑姑又會如何處置?

我雖神志昏沉,心中卻清醒明白,前後種種事端,翻來覆去地思量,隱隱覺出叵測,似有極重大的關系隱藏其中。我卻什麼也不知道,被他們里里外外一起蒙在鼓里。

蕭綦不來,我只能向身邊醫侍婢女詢問。

可這些人通通只會回答我兩句話,要麼“奴婢遵命”,要麼“奴婢不知,奴婢該死”。

一個個屏息斂聲,畏我如虎狼,真不知蕭綦平日是怎樣嚴酷治下。

只有一個圓臉大眼的小丫頭,年少活潑些,偶爾能陪我說說閑話,也不過是有問便答。

煩悶之下,我越發思念錦兒。

暉州遇劫之後,就此與她失散,也不知道她是留在暉州,還是已被送回京中。

夜里,靠在床頭看書,不覺乏了,剛懨懨闔眼,便聽見外面一片跪拜聲。

金鐵交觸聲里,橐橐靴聲直入內室,蕭綦的聲音在屏風外響起,“王妃可曾睡了?”

“回稟王爺,王妃還在看書。”

他突然到來,一時令我有些慌亂,不知該如何應對,匆忙間放下書,閉目假寐。

“這是要做什麼?”蕭綦的腳步停在外面。

“稟王爺,奴婢正要替王妃換藥。”

“退下。”蕭綦頓了一頓,又道,“藥給我。”

侍女全部退出內室,靜謐的房中更是靜得連每一聲呼吸都清晰可聞。

床幔被掀起,他坐到床邊,與我近在咫尺。

我閉著眼,仍感覺到他迫人的目光。

肩頭一涼,被衾竟被揭開,他撥開我貼身中衣的領口,手指觸到肩頸傷處。

他的手指與我肌膚相觸,刹那間,激得我身子一顫,全身血液似乎一瞬間沖上腦中,雙頰火辣辣地發燙。耳中聽得他低聲笑謔,“原來有人睡著了也會臉紅?”

我霍然張開眼睛,被他的目光灼燙,從臉頰到全身都有如火燒。

羞惱之下,我躲開他的手,拉起被衾擋在胸前。

他大笑,目光肆無忌憚地掃過我,突然一凜,伸手捉住我手腕。

我脫口低呼,腕上青紫淤傷處被他握得生痛。

蕭綦松手,臉上笑容斂去,淡淡掃我一眼,“他們對你用刑?”

“只是皮肉傷,也沒受什麼罪。”我抽回手,抬眸卻見他目光如霜,殺意如刃。

我一驚,話到嘴邊再說不出口,仿佛被寒氣凍住。

“讓我看看。”蕭綦面無表情,突然攬過我,一把拂開我衣襟。

我驚得呆住,在他殺機凜冽的目光下,竟忘了反抗。

燈影搖曳,我的肌膚驟然裸露在他眼前,僅著小小一件貼身褻衣,渾若無物。

見我身上並無更多傷痕,他眉心的糾結這才松開,將我衣襟掩上,淡淡道,“沒事就好,他若對你用刑,那十七個賀蘭人也不用留全尸了。”

他說得漫不經心,我聽得心神俱懾,怔了一刻,才低聲問他,“那些賀蘭死士,你都追獲了?”

我記得當日,他是允諾過賀蘭箴,三軍概不追擊的。

“區區流寇,何需勞動三軍。”他淡然道,“突厥的人馬早已擋在疆界,豈會放他們過去。”

“賀蘭箴不是突厥王的兒子嗎?”我愕然。

蕭綦一笑,“不錯,可惜突厥還有一個能征善戰的忽蘭王子——賀蘭箴的從兄,突厥王的侄子。”

“難怪你會知道賀蘭箴的計劃。”我恍然洞明,那灰衣大漢一路跟隨,照理說只能探得行蹤,未必能獲知賀蘭箴的計劃。原來,真正的內應是他們自己人,出賣賀蘭箴的正是他的兄弟,與他有著王位之爭的忽蘭王子。

一時間,我不寒而栗。

賀蘭箴自以為有欽差為內應,想不到蕭綦早已與忽蘭王子聯手。

一環環都是算計,一處處都是殺機,誰若算錯一步,便是粉身碎骨。

蕭綦、賀蘭箴、徐綬……他們都活在怎樣可怕的圈套中。

我怔怔凝望蕭綦,只覺他的眼睛越看越是深邃,深不見底,什麼也看不清。

他亦凝視我,忽然莞爾,“怕我麼?”

方才還寒意凜冽的一雙眼睛,仿如深雪漸融。

我怕他嗎?當年遙遙望見他率領三千鐵騎踏入朝陽門,那一刻,我是怕過的。

可如今,與他近在咫尺,與他共曆生死,見過他在我眼前殺人……我還怕嗎?

我揚眉看他,往事曆曆浮上心頭,百般滋味俱全。

“不,我恨你。”我直視他。

他目光一凝,隨即笑了,“不錯,我確實可恨。”

連一句辯解開脫的話都沒有,他就這麼承認了,我一時語塞。

“你可有話對我說?”我咬了咬唇,心下有些頹軟,事已至此,便給彼此一個台階吧。

“你想知道什麼?”他竟然這樣反問我。

胸中一口怒氣湧上,我氣極,轉眸見他笑容朗朗,整個人身上有灼人的光芒。

當年洞房之夜,不辭而別,他一直欠我一個解釋。

我不在乎他能彌補什麼,但這個解釋,攸關我的尊嚴,和我家族的尊嚴。

耿耿三年,最令我不能釋懷的,就是這一口意氣。

我看著他的笑容,怒極反笑,緩緩道,“我欠了你一件東西,現在還給你。”

蕭綦微略一怔,笑容不減,“是什麼?”

我靠近他,揚眉淺笑,忽然揮手一掌摑去。

這脆生生的一掌,拚盡了我的全力,不偏不倚摑在他左頰。

他愣愣受了這一巴掌,沒有閃避,灼人目光直迫住我。

兩人一時僵持,他臉上漸漸顯出泛紅指印和一絲似笑非笑的神情。

“這本是大婚之夜,就該送你的,不料欠了這麼久。”我仰臉直視他,手掌火辣辣的痛,心中卻暢快之極,恨不能大笑出聲。

“多謝,現在我們兩清了。”他唇角微牽,笑意漸濃,握住我火辣作痛的手掌,翻過來看了一眼,見掌心紅腫一片,當即失笑,“舊傷未去,又添新傷。”

我憤然掙脫不得,卻見他的目光從我面孔滑下,直滑向胸前——這才陡然察覺,我衣襟半敞,胸口大片雪白肌膚都被他看在眼中。

“你無恥!”我羞憤得無地自容,偏偏雙手被他控住,半分掙脫不得。

他歎口氣,一手將我圈住,一手拿起藥膏,“再亂動,只好脫光了衣服上藥。”

我相信他說得出,自然做得到。徒勞之余,只得狠狠咬了唇,不敢亂動。

他用手指蘸取藥膏,仔細塗在我肩頸手腕的外傷處。傷處已經愈合,不覺怎麼疼痛,他的手指停留在我肌膚上,緩緩按揉藥膏,帶起一片酥癢……偏偏,他還含笑看著我。

侍女上藥從來沒有這許多麻煩,他是故意作弄我。

我瞪著他,氣結無語。

他頗有深意地看我一眼,“如此凶悍……很好,命中注定嫁入將門。”

');

上篇:生死     下篇:禍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