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禍福  
   
禍福

燭影跳動,將他的側影映在床頭羅帷,忽明忽暗。

我無奈地側了臉,不看他,也不敢再掙紮,任由他親手給我上藥。

此時已近深夜,羅帳低垂,明燭將盡,內室里只有我與他單獨相對。這般境地下,我偏偏是這副衣衫不整的模樣,更與他肌膚相觸……縱然已有三年夫婦之名,我仍無法抑止此刻的緊張惶惑,手指暗自絞緊了被衾一角。

蕭綦一言不發,間或看我一眼,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越發令我心下慌亂,耳後似火燒一般。

“下來走走。”他不由分說,將我從床上抱起來。

腳一沾地,頓覺全身綿軟無力,不得不攀住他手臂。

“你躺得太久了。”蕭綦笑笑, “既然內傷已好,平日可以略作走動,一味躺著倒是無益。”

我抬眸看他一眼,倒覺得新鮮詫異。自幼因為體弱,稍有風寒發熱,周圍人總是小心翼翼,一味叫我靜養,從沒有人像他這般隨意,倒是很對我的脾性。

他扶我到窗前,徑直推開長窗,夜風直灌進來,挾來泥土的清新味道,與淡淡的草木芬芳。

我縮了縮肩,雖覺得冷,仍貪婪地深吸一口氣,好久不曾吹到這樣清新的晚風。

肩上忽覺一暖,卻見蕭綦脫下自己的風氅,將我緊緊裹住。

我僵住,整個人陷入他臂彎,裹在厚厚的風氅下,被他身上獨特而強烈的男子氣息濃濃包圍。

我從來不知道,男子身上的氣息會是這樣的……無法分辨的味道,溫暖而充滿陽剛,讓我想起正午熾熱的陽光,想起馬革與鐵,想起萬里風沙。

我記得哥哥和子澹的味道,哥哥偏好杜蘅,子澹獨愛木蘭。他們行止之間,總有一縷隱隱香氣。京中權貴之家,都存有遠自西域進獻的香料,都有美貌的稚齡婢女專司調香。連賀蘭箴那樣的異族男子,衣上也有薰香的氣息。

唯獨蕭綦沒有,在這個人身上,我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綿軟,一切都是強悍、鋒銳而內斂的。

月白,風清,人寂。

我似乎聽得見自己心口怦怦急跳的聲音,竟有些許恍惚。

“我不冷。”我鼓足勇氣開口,想從他臂彎中掙脫,掙脫這一刻的慌亂心跳。

他低頭看我,目光深不見底。

“為何不問我這幾日去了哪里?”他似笑非笑。

方才見他風塵仆仆的進來,一身甲胄,面有倦色,我已猜到他是遠行而歸。

這大概是他一連幾日都沒有來看我的原因。

可他若有心讓我知道,大可以提前知會,如今才來問我,算是一種試探麼?

我冷冷回眸,“王爺自然是忙于軍務,去向豈由我來過問。”

蕭綦牽了牽唇角,“我不喜歡口是心非的女人。”

“是麼。”我一笑,微微仰頭,任夜風吹在臉上,“我還以為,自視不凡的男人,大都喜歡口是心非的女子。”

他一怔,旋即揚聲大笑,爽朗笑聲回響在寂靜夜里。

我亦莞爾,抬眸靜靜看他,心緒起伏莫名。

看著他下頜微微透出湛青的胡荏,越發覺得落拓灑然。

即便拋開權位名望,拋開加諸在他身上的耀目光芒,單論風儀氣度,他亦是極出色的男子。

所謂英雄美人,原來並非文人杜撰的風流。

假如沒有當年的賜婚,假如與他今日方始初見,假如不曾識得子澹……我們會不會一見傾心,成全了這段英雄美人的佳話?

然而世事弄人,這樁姻緣,從一開始就不圓滿。

眼下這番良辰美景,讓我舍不得打破,即便只得片刻旖旎,也是好的。

我緊閉雙唇,那些在心中兜轉了千百回的話,遲遲不能出口。

如果閉口不提從前,一切從此刻開始,我們又會怎樣?

夜風更涼了。

蕭綦走到窗邊,合上了長窗,背向我而立,似漫不經心道,“這兩日,我去了疆界上一處荒村。”

我在案幾旁坐下,心下略作思量,已明了幾分。

“是去見一個特殊的敵人?”我蹙眉看他。

蕭綦轉身,含笑看我,“何謂特殊的敵人?”

我低眸,不知該不該讓他知道我的思量,躊躇了片刻,終究還是緩緩開口,“有時候,敵人可以變成盟友,朋友也可能變成敵人。”

“不錯。”蕭綦頷首微笑,語帶贊賞,“此人確是我的敵人。”

他果真是去見了忽蘭,難怪數日不見蹤影,王府中人只知他在外巡視軍務,誰也不知他在何處。主帥私會敵酋,傳揚出去是通敵叛國的大罪,此番行蹤自然不能泄露半分。

我蹙眉道,“徐綬已死,賀蘭伏誅,一應罪證確鑿,為何還要走這一遭?”

他並不回答,眼底仍是莫測高深的笑意,隱含了幾許驚喜。

然而我實在不明白,就算那忽蘭王子手中另有重要罪證,他也只需一道密函,遣人傳達即可,何必冒了這等風險,親自去見那突厥王子。

或者說,他還另有計算?

“你猜對一半,卻猜錯了人。”蕭綦笑道,“這個特殊的敵人,並非忽蘭。”

我怔住,卻聽他淡淡道,“忽蘭此人,倒也驍勇善戰,在沙場上是個難得的對手。可惜悍勇有余,機略不足,論心機遠不是賀蘭箴的對手。”

燭光映照在蕭綦側臉,薄唇如削,隱隱有藐然笑意,“若非這蠢人送來的信報,誤傳了賀蘭箴布下的假象,延誤我布署的時機,你也不至落入賀蘭箴手里。”

他冷哼,“日後與賀蘭箴交手,只怕他死狀甚慘。”

我驚得霍然站起,“你是說,賀蘭箴還活著?”

蕭綦側首看我,眼中鋒芒一掠而過,但笑不語。

“你去見了賀蘭箴!”我實在驚駭太過,那個人斷腕墜崖而未死,倒也罷了;真正令我震驚的是,蕭綦非但沒有派人追擊格殺,反而私下密見此人。

迎著他深不可測的目光,我只覺得全身泛起寒意。

“我不僅見了他,還遣心腹之人護送他回突厥,擊退忽蘭的追兵。”蕭綦的笑容冷若嚴霜,緩緩道,“此去全看他的造化,但願他能返回王城,不負我此番苦心。”

我低了頭,腦中靈光閃過,是了……前因後事貫通,萬千撲朔思緒,霍然明朗。

——他原本與忽蘭王子聯手除掉賀蘭箴,更將計就計鏟除徐綬一黨;而今見賀蘭箴僥幸未死,而徐綬已除,他便改了主意,非但不殺賀蘭箴,反而助其回返突厥。以賀蘭箴的性子,勢必對忽蘭恨之入骨,王位之爭再添新仇,就此兩虎相爭,突厥必陷入大亂。

一時之間,我心神震動,恍惚又回到當年的朝陽門上,初見犒軍的那一幕。

當時只覺他威儀凜凜,氣魄蓋世,自那時起,豫章王蕭綦的名字,在我心中已是一個傳奇。

待得嫁了他,三年獨守,我只知自己嫁了一個心硬如鐵的英雄,除此對他一無所知。

此後甯朔重逢,生死驚魂,親眼目睹他喋血殺敵,方知那赫赫威名,盡是熱血染就。

及至此時,他就站在我面前,輕描淡寫說來,渾如夫妻間閑談。然而揮手之間,早已攪動風云翻覆,設下這龐大深遠的棋局……只怕天朝邊疆、突厥王廷、兩國黎民,都已被置入這風云棋局之中,不知有多少人的命運就此改變。

一個英雄,遠遠做不到這一切。

我恍然有大夢初醒之感。

此刻站在我面前的人,不再只是一個疆場上的英雄,而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握有生殺予奪之權的統兵藩王,是名將亦是權臣,甚而,在我心底隱隱浮出一種錯覺,似乎預見他將叱咤風云,虎視天下。

這個突兀而現的念頭,令我心神俱震,心中激蕩難抑。

“英雄當如是……”我由衷感歎,幾欲為這番深謀遠略擊節大贊。

蕭綦笑而不語,緘默負手,只是深深看我,眼中不掩激賞之色。

半晌,他緩緩開口,“一個閨閣女子,竟有這番見識。”

向來聽慣溢美之辭,第一次聽到從他口中說出的贊賞之語,我竟暗暗喜悅。

然而,思及賀蘭箴的怨毒目光,我忍不住歎道,“那人恨你入骨,此去縱虎歸山,不知日後他又會想出什麼惡毒的法子來害你。”

蕭綦淡淡笑道,“雖說知己難逢,能得一個有能耐的對手,何嘗不是樂事。”

我一呆,旋即微笑頷首。

所謂當世名士,所見多矣,從沒有人讓我如何心折。從前,哥哥總說我心高氣傲,目中無人。然而他卻不知——並非我心氣高傲,只是未曾遇到胸襟氣度足以令我折服之人。

而今,我是遇到了。

正自低頭出神,蕭綦不知何時走到面前,伸手抬起我的臉。

“你怕賀蘭箴對我不利?”他噙了一絲笑意,目光卻灼灼迫人。

我陡然一窒,似被什麼烙燙在心頭,慌忙側頭避開他的手。

分明還是五月的天氣,卻莫名一陣發熱,只覺得房內窒悶異常。

“你,要喝茶麼?”

局促之下,我不知如何掩飾自己的慌亂,答非所問地回了這麼一句。

借著起身去取茶盞,背轉了身子,仍能感覺到他灼人目光。

我強自斂定心神,取了杯子,默默往杯中注茶。然而心中怦然跳動,竟讓我手腕微微發顫……這是怎麼了,有生以來,從不曾失態至此。

驀的,手上一緊。

我的手被他從身後握住,這才驚覺杯中茶水早已溢滿,我卻還茫然出神,徑直往杯中倒茶。

他笑了笑,也不說話,只接過我手中的茶壺,另取了一只杯子,重新倒茶。

我羞窘不已,他卻悠然將茶倒好,含笑遞了過來。

“還是我來侍候王妃為好。”他語聲低緩,笑意溫煦。

即便我再愚鈍,這男女情事,總是懂得的。

那一杯茶已遞到面前,穩穩端在他手里,我卻沒有伸手去接。

我靜靜抬眸看他,想分辨出他眼底的情愫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四目相對,一時沉靜無聲。

他目光深邃,那一點灼人的光亮卻黯了下去,“你還是不肯原諒?”

“原諒什麼?”我直視他的眼睛,竭力平淡地開口,“你有什麼,需要我原諒?”

原本以為,他若不肯解釋,我亦永遠不會問。

那個大婚之夜,是我一生難忘的恥辱。

燭影搖曳,映照在蕭綦臉上,將他的神色照得格外清楚。

他蹙眉,唇角緊抿做一線,似乎不知如何開口,半晌方歉然道,“當日事出緊急,我不得已……”

好一句不得已,時至今日,他仍用這拙劣的借口來敷衍。

我憤然抬眸,冷冷道,“就算冀州失守,急待你馳援平叛,也未必就急在那一時半刻。”

“冀州失守?”蕭綦霍然轉頭,眼底有錯愕之色掠過,似聽見了十分不可思議之事。

我怒極反笑,“怎麼,王爺已經不記得了?”

蕭綦沉默,面無表情,那錯愕之色也只一閃即逝,再無痕跡。

“左相……岳父大人只說冀州失守,沒有告訴過你別的?”他沉聲問道。

“王爺這話什麼意思?”我心頭一跳,定定看他。

他眉心緊鎖,目光深沉懾人,“那之後,左相一直都是這麼說?”

這一番話,連同他的神色,令我心底陣陣發寒。

我仰起頭,竭自鎮定地與他對視,“恕王儇愚昧,請王爺說明白些。”

房里陡然陷入僵持的死寂。

我與他四目相對,誰也沒有開口,卻能感覺到他的凝重。

燭芯突然剝的一聲,爆出一點火星,陡然令我想起那個紅燭空燃的夜晚。

濃重的悲哀從深心里湧上來,壓得我透不過氣。

蕭綦深深看我,眼里神色莫測,“你真想聽我說個明白?”

“是。”我抿唇直視他。

他緩緩道,“很好,不論再艱難的事,總要自己承擔。”

我咬唇點了點頭。

他負手踱至窗下,背向我而立,緩緩道,“大婚之日,若沒有左相大人的手諭,我豈能調動王氏一手控制的京畿戍衛,連夜開城離京?”

我仿佛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心口驟然抽緊。

“說下去。”我挺直脊背,定定望住眼前燭火。

他的語聲平緩,不辨喜怒,仿若在說一個旁人的故事——

“皇上不滿太子頑劣,外戚專權,早有易儲之心。而太子倚仗王氏之勢,若要易儲,則務必廢去外戚。這些年,皇後和你父親已把持了半壁朝政,惟有右相溫宗慎與皇族親黨,力拒外戚干政,暗中支持皇上易儲。兩派勢力,一直相峙不下,朝中門閥世家,紛紛陷入爭斗,無心邊關軍務,守土開疆盡仰賴我等寒族武人之力。及至我平定邊關,獨攬四十萬大軍之時,朝廷始知忌憚。右相溫宗慎力主削奪武人兵權,又恐動搖邊疆,不敢貿然動手。他卻不知,皇後與左相,已經另有計量。”

他頓住,我卻已明白他言下所指。

仿佛一桶冰雪從頭頂澆下,刹時寒徹——原來那時候,他們便已想到了聯姻之計。

難怪姑姑一直反對我與子澹的情事,難怪父親總是謝絕那些提親之人。其中不乏京中望族,甚至是與王氏齊名的侯門世家。那時母親曾笑歎,“只怕在你爹爹眼里,除了皇子,誰也配不上他的掌上明珠。”

那時,我也是這樣想的。卻不知道,爹爹一早看中的東床快婿,並不是空有一個尊貴身份的子澹,即便子澹將來即位,父親也不會滿足于區區一個國丈之名。姑姑更不會容忍旁人奪去她兒子的皇位。

王氏需要擁有更大的勢力,除了朝堂與宮闈,更需要來自軍中的支持。

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看中了蕭綦,而蕭綦也看中了王氏。

我竟然想笑,一面笑,一面望向蕭綦,“讓皇上賜婚,是你的主意,還是皇後的授意?”

“是我。”蕭綦轉身,迎著我質疑的目光,眼中歉意深深,“我曾奉懿旨,密見皇後與左相……”

他不必說完,我已然懂得。

我微笑,只能微笑,除此再沒有什麼可以支撐僅存的驕傲。

“那麼大婚當日,又是怎樣?”我緩緩開口,一字字說來,竭力不讓聲音發抖。

蕭綦蹙眉看我,隱有負疚不忍之色,目光久久流連在我臉上。

我仰頭,執拗地望定他,等他說下去。

“我以平定南疆之功,禦前求娶王氏之女,得皇後親口允諾,皇上無奈,當廷賜婚。右相一黨就此坐立不安,遂與皇上密謀,欲趁我回京成婚之際,密調長甯候趕赴甯朔,執皇上密旨,接掌軍中大權。待我行完大婚,聖旨即刻降下,任我為太傅,名義上晉為三公之列,實則將我架空兵權,留困京城。此事有皇上為援,行動隱秘迅捷,待我與左相知悉端睨,已經是大婚當日。我們當機立斷,借冀州失守之機,調遣禁軍,連夜開城離京。恰逢突厥北犯,天意助我,長甯候守城不力,被我以軍法問斬。至此力挽巨瀾,令皇上削權之計落空。此後我以突厥擾境為由,固守甯朔,三年不歸,與左相內外相應,令皇上莫可奈何。”

蕭綦這一番話,語速極快,只揀緊要經過道來,似乎不忍一一詳述。

我一時有些恍惚,怔怔抬眸,“一切因由,便是如此?”

“是。”他深深看我,滿目憐惜愧疚,卻只答了這一個字。

我低頭回想他的每一句話,想找出一個漏洞來反駁他,證明這一切都是假話。

可是沒有用,非但找不到漏洞,反而越想越是明晰,許多被遺忘的細節,此時回頭想來,竟與他的話一一吻合。甚而,一些事,當年我也曾暗自質疑過……只是那時,我絕不會想到,這一切都來自我至親至信的家人。

我不會,也不敢這樣想。

父親和姑母,怎可能是他們欺騙了我——騙了我,利用我,到如今依然隱瞞我,將一切罪咎推予蕭綦,讓我永遠沉淪于孤獨怨憤之中,如同又一個姑母,身邊再沒有可親之人,只能永遠依附于家族,忠于家族,直至將畢生奉獻于家族。

然而,是他們,偏偏就是他們。

別人可以騙我,我卻再也騙不了自己。

一切都已經清楚明了,再透徹不過。

五月的天氣,我卻像浸在冰水之中,這樣冷,冷得寒徹筋骨。

“王儇。”我聽見蕭綦的聲音,聽見他喚我的名字。

我茫然抬眸看他,看著他走到我面前,攬住我肩頭,將我輕輕環住。

他的懷抱很溫暖,如同他的聲音,滿是憐惜,“你在發抖。”

“我沒有!”我抬頭,自心底迸發的倔強,令我陡然生出力氣,從他懷中掙脫,“誰說我發抖,我沒有……不要碰我!”

我覺得痛,全身都在痛,不能容忍任何人再觸碰我一下。

“你,出去。”我撐著桌沿,勉力站定,再也忍不住全身的顫抖。

他一言不發地望著我,那歉疚負罪的目光,越發如刀子割在我身上。

我轉過頭,不再看他,頹然道,“我沒事,讓我一個人歇歇。”

他不語,過了許久才聽見他轉身離去,腳步聲走向門邊。

我再支撐不了,頹然跌伏在案前,將臉深深埋入掌心。

腦中一片空茫,只有淚水滾落。

什麼都想不起來,也說不出口,只能放任眼淚恣意洶湧。

身上驟然一暖,我驚回首,忘了拭去淚痕。

蕭綦俯身將那件大氅披在我肩上,只低低說了一句,“我就在外面。”

看著他轉身離去,我陡然惶恐,只覺鋪天蓋地都是孤獨。

“蕭綦……”我啞聲喚他,在他回轉身的那刻,淚水再度滾落。

他一步上前,將我擁入懷中。

“都過去了。”他撫過我鬢發,“那些事,已經都過去了。”

他將我抱得這樣緊,手臂壓到了傷處。

我忍住痛楚,一聲不吭,唯恐一出聲,就失去了這溫暖的懷抱。

他的下巴觸到我臉頰,些微的胡茬輕輕紮著我,隱隱刺痛而又安恬。

“雖是過去了,你也終究要面對,不能一生一世躲在家族羽翼之下。”他凝視我的眼睛,一字一句說道,“從今往後,你是我的王妃,是與我共赴此生的女人,我不許你懦弱!”

');

上篇:愛憎     下篇: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