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纏綿  
   
纏綿



夕陽余暉斜照在蒼茫大地上,遠山雄渾,隱約有云海翻湧,山峰的輪闊被夕陽勾勒上淡淡金邊。我的眼前是大片深濃的綠,綠得沒有盡頭,仿佛一直延伸到天邊。我從不知道,這塞外的牧野竟能遼闊至此,比之皇家獵場何止數倍。天地之闊,山河之壯,即便是帝王家也不能盡攬囊中。

蕭綦帶我出城,來看這壯闊邊塞,無際曠野,來看他一手開拓的疆土。十年之間,我們腳下還是突厥的疆土,這肥沃美麗的綠野仍被外族霸占。直至甯朔一役,蕭綦大破突厥,將天朝疆域向北拓伸六百余里,直抵霍獨峰下。

我第一次被天地之美所震撼,原來九重宮闕之外,另有一種力量,比皇家天威更令人折服。

蕭綦揚鞭指向遠方,“那就是霍獨峰,北境最高的山峰,峰頂積雪萬年不化,從未有人能攀過山腰以上。北地牧民故老相傳,那峰頂是神靈的居所,凡人不可褻瀆。”

“我從未到過那麼高的地方。”我由衷感歎,心下無限神往。

“我也只到過山腰。”他慨然一笑道,“這世上唯一令我敬畏的,便是天地之力。”

如此大逆不羈之言,已不是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初時聽來震駭,而今我竟也泰然。若是旁人說出這話,未免輕狂犯上,唯獨從他口中說出,卻是輕描淡寫,叫人聽來也覺理所當然。

“翻過那座高山便是大漠,四面茫茫皆是黃沙,高丘轉瞬就成平川,流沙之壑深不見底,一直向北綿延數百里才見綠洲,再往北,就是突厥的疆土了。”

順著他揚鞭所指的方向,遙想朔漠狂沙,我不禁心馳神往。

長風獵獵,吹動他風氅翻卷,將我的長發吹得紛亂如拂。

我們並缰策馬,徐徐而行,沒有侍衛跟隨,拋開俗事紛擾,唯此兩騎並肩倘佯于甯靜曠野之中,天愈高,心愈寬,人愈近……

天際最後一抹殘陽煥發出燦爛的余暉,將天地萬物灑上璀璨金光。

遙望那天地盡頭的紅日,我陡然生出豪氣萬丈,回首對蕭綦揚眉一笑,“王爺與我較量一下騎術如何?”

蕭綦朗聲大笑,勒缰駐馬,“讓你三百步!”

我也不答話,反手揚鞭,朝他座下黑馬狠狠抽去。那墨蛟大概從未被旁人鞭打過,暴烈脾性受這一激,立時揚蹄怒嘶。蕭綦一驚,不待他出手制止,我已猛夾馬腹,催馬躍出。

我座下名喚“驚云”的白馬也不是凡種,通身如雪,長鬃壓霜,奔馳之間仿如禦風踏云。

蕭綦縱馬追了上來,那黑蛟果然神駿非凡,來勢迅若驚電。

黑白兩騎漸漸並駕齊驅,蕭綦側頭看我,滿目驚豔,朗聲笑道,“你究竟還有多少能耐?”

我笑而不答,揚鞭催馬,任長風獵獵,掠起衣袂翻卷,長發飛揚,仿佛禦風飛翔在一望無垠的綠野之上,風中混雜了泥土與青草的清香,令人心神俱醉。

我的騎術自小由叔父親自教授,冠絕京中女眷,連哥哥都曾甘拜下風。然而見了蕭綦的騎術,到底叫我心悅誠服,那墨蛟的能耐也勝驚云一籌。我與它都已經有些乏力,蕭綦卻還氣定神閑,墨蛟更是越發神氣昂揚。

“罷了,你贏了!”我深喘一口氣,不忍再催馬,笑著將馬鞭擲給蕭綦。

“王妃承讓。”蕭綦含笑欠身,勒缰緩行,溫柔凝望我,“累了麼?”

我搖頭微笑,掠了掠鬢發,這才驚覺已經走得太遠,四周都是無邊無際的曠野,天色也已暗了下來。暮色四合,繽紛野花盛開在綠野之間,遠處有數座氈房木屋,牧民們已經升起了篝火炊煙。成群的牛羊正被牧童驅趕回家,歡快悠揚的牧歌聲,從羊群中傳來。

“這是哪里,我們竟走得這麼遠了!”我訝然笑歎。

蕭綦一臉正色道,“看來今晚回不了城,只能露宿了。”

我吐了吐舌頭,佯作驚恐,“怎麼辦,會不會有狼?”

“狼是沒有。”蕭綦似笑非笑地瞧著我,“人卻有一個。”

我耳後驀的發熱,裝作聽不懂,側頭回身,卻忍不住失笑。

天色已經黑了,我們索性去到那幾戶牧民家中,正趕上晚歸的牧人回家,婦人們煮好了濃香撲鼻的肉湯,盛上了熱騰騰的羊奶。

我們這一對不速之客的到訪,讓熱情淳樸的牧民大為高興。也沒人追問我們的來曆身份,只拿出最好的酒肉來款待,將我們奉若貴賓。幾個少年圍著墨蛟與驚云嘖嘖稱羨,女人們毫無羞澀扭捏之態,好奇地圍攏在我們周圍,善意地嘻笑議論著。她們驚歎我的容貌,驚歎我的肌膚像牛乳一樣潔白,頭發像絲緞一樣光滑——這是我聽過的贊美中,最質樸可愛的話語。

酒至酣時,人們開始圍著篝火歌唱舞蹈,彈著我從未見過的樂器,唱起一些我聽不懂的歌。

蕭綦在我耳邊微笑道,“那是突厥語。”

我已瞧出些端睨,輕聲道,“他們不全是中原人吧。”

蕭綦笑著點頭,“北地一向各族雜居,彼此通婚,牧民大多是胡人,民風與中原迥異。”

我微微點頭,一時心中感慨。我們與突厥征戰多年,兩國仇怨甚深,然而百姓依然和睦相處。百余年來相互通婚,共同生存于此,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疆域雖可以憑刀槍來劃定,可血脈風俗是輕易割不斷的。

一位白須長者邀請蕭綦與他對飲,剛回到座上,卻見一個臉龐紅潤的姑娘端了酒碗上來,大膽地遞給蕭綦,周圍男女都哄笑起來,直直看向我們。

我不懂得她們的風俗,卻見蕭綦笑著搖頭,“我已有妻子。”

那姑娘非但不羞怯,反而倔強地一跺腳,轉頭望住我,“你是他的女人?”

這直截了當的話反倒問得我一怔,回眸見蕭綦深深含笑看著我,心下竟有說不出的暖意。

“是。”我微微一笑,揚眉迎上那姑娘挑釁的目光。

她眸子閃閃地望住我,“我想邀他一同跳舞,你能允許嗎?”

原來只是一同跳舞,我不覺失笑,轉頭看向蕭綦,倒真想看看他跳舞是什麼模樣……只是想想那場景,已令我忍俊不禁。可觸及蕭綦的目光,我還是強忍住笑意,正色道,“抱歉,我不能允許。”

“為什麼?”那姑娘眸子清澈,一派率真坦蕩。

我直視她的眼睛,微笑緩緩道,“國家疆土不容外寇踏足毫厘之地,我的丈夫也不許旁人沾染一根手指。”

周圍眾人哄然叫好鼓掌,沖我們舉起酒杯,有個高大的青年站起來,朝這姑娘唱起我聽不懂的歌,歌聲熱烈纏綿,竟讓她羞紅了臉……而我自己的臉色,大概不比她好得了多少。蕭綦的目光直直望住我,他的眼神令我幾乎透不過氣來,分明沒有喝太多酒,卻已眩然。

夜已漸深,我們辭別了熱情的牧民,踏上回城的方向。

夜空深遠,漫天星光璀璨,甯靜的曠野中只有馬蹄聲聲,夜的溫柔將天地萬物抱擁。

我仰頭任夜風吹去臉頰的發燙,心潮依然未能平靜。

“過來。”蕭綦伸臂攬住我,不由分說將我抱到他的馬上,用風氅裹住我。

我仰頭看他,他亦低頭望住我,目光深邃溫柔,“喜歡這里麼?”

“喜歡。”我含笑望住他,“我從未見過這麼美的地方,也好久沒有這麼快活過。”

蕭綦笑意愈深,在我耳邊柔聲道,“等戰事平息,我帶你遨游四方,去看東海浩瀚,西蜀險峻,滇南旖旎……天地之大,河山之美,超過你所能想象的極致。”

戰事,終究還是躲不開這二字。我靠在他胸前,無聲歎息。這一整晚,我們誰都沒有提起此事,明知道戰事在即,仍盡力將那紛爭煩惱都拋開,哪怕只貪得半日無憂也好。

我闔目微笑,“好,到那時,我們游曆四海,找一處風光如畫的地方,蓋一座小小院落,日出而作,日落而棲……”蕭綦攬緊了我,在我耳邊低聲道,“我便蓋一座天下最美的院落給你,那里只有你我兩人,誰也不能打擾。”

我仰望蒼穹,只覺良夜旖旎,此生靜好,眼底不覺已濕潤。

他攬在我腰間的手陡然收緊,薄唇輕觸到我耳畔,氣息暖暖拂在頸間,激起奇妙的酥軟,仿若飲過醇酒。我微微顫抖,再無一絲力氣躲閃,不由自主地仰了頭,任他的唇落在我頸項。

“抱緊我。”他的聲音低沉平靜,“之後無論怎樣,不要松手。”

我霍然睜開眼睛,驚覺周身悚然,雖然四下甯靜如常,卻有凜冽寒意從蕭綦身上傳來——殺氣,我再熟悉不過的殺氣,蕭綦身上如刀劍出鞘般的殺氣。

座下墨蛟似也察覺了什麼,緩下步子,警覺的豎起耳朵。跟在它身後的驚云,不安地低嘶了一聲。

蕭綦凝神按劍,暗暗將我攬得更緊。

(下)狗血+\‘H\‘

墨蛟緩步前行,馬蹄一聲聲都似踏在人心坎上。

濃云不知何時遮蔽了天空,風里漸漸挾裹了濕意,五月的夜空驟起雨意。

我們已經馳近牧野邊緣,遠近低丘起伏,已能望見城郊村落的隱隱燈火,道旁錯落高低的草垛,在夜色中影影綽綽掠過。我心中卻暗暗發緊,越發有不祥之感。方才在空曠無際的原野上,放眼四下無遮無擋,即便一只飛鳥也躲不過蕭綦的眼睛。然而這牧野邊際,地勢已變,周遭低丘草垛阻住了視線,似巨大的野獸潛伏在黑暗中,森然欲擇人而噬。

低沉的雷聲滾過天際,風愈急,就要下雨了。

我將雙手環在蕭綦腰間,指尖觸到革帶金扣上鐫刻的獸首,金鐵的冰涼堅硬,透入心底,令我覺得安穩。墨蛟突然停下,低頭發出短促警覺的鼻息聲。我屏住氣息,只覺蕭綦將我攬得更緊,不動聲色催馬前行。

有冰涼的雨點灑落,濕了臉龐,這雨究竟還是來了。

右前方有幾點幽碧的螢火漂浮,忽而四散開來。

“伏身!”蕭綦驀然低喝,將我身子按倒鞍上。我什麼也未看清,只聽一聲尖厲勁嘯,旋即有勁風擦臉而過。冷汗遍體,我知道方才那一瞬間,已與死亡擦身而過。

墨蛟也在同一刻驟然發力,驚電般躍出,向那螢火後的草垛沖去。

風聲呼嘯,眼前一切飛掠如電,耳畔是蕭綦鎮定不紊的呼吸聲,他的手臂穩穩攬住我,一手按劍,劍作龍吟,匹練般的寒光驟然亮起,劃開濃墨般夜色。

蕭綦出劍,劍光照徹丈許,就在這一刹那,我看見了綽綽黑影,如鬼魅而至!

眼前一暗,蕭綦霍然展開風氅,將我完全擋在臂彎下——最後一眼,我只看到逼近跟前的黑衣人,露在面罩外的眸子森寒,劈空刀光挾一刃慘碧迎頭斬來……劍光陡然暴漲,吞噬那刀光,如狂風倒卷,橫掃千軍!

眼前徹底陷入黑暗,我再瞧不見半分,徒留鼻端一絲腥熱氣息,方才電光火石間,有什麼飆濺上我臉頰。驚雷乍起,雨聲驟急,墨蛟騰躍驚嘶,劍風呼嘯,耳邊響起急如驟雨的詭異之聲,間或有金鐵交擊,更多是熱血噴濺時的颯颯,骨肉折裂間的悶聲……經過賀蘭一役,這殺戮之聲,我已不再陌生。濃重的血腥氣,在這暗夜里彌漫開來,直撲鼻端。我將臉頰緊貼蕭綦胸前,一動不動,任那風氅將我密密遮裹。隔著衣衫,我清晰聽到他心跳的聲音強勁有力。

墨蛟奮力馳騁,仿如騰空禦風,我不知道它會奔向何處,眼前的黑暗卻不曾令我惶惑——我從未有過如此的鎮定從容,想到身後堅定溫暖的胸膛,想到與他同在,哪怕前方是修羅煉獄,萬丈血池,我也一往無前。

周遭金鐵殺伐聲消退,血腥的味道還未散去,風雨聲卻更急。雨水濕了風氅,漸漸滲入我衣衫,帶來濕浸浸的涼……隔著冰涼的衣衫卻有溫暖從他身上不斷傳遞過來,靠在他胸前,周身溫暖依然。我抬頭,卻睜不開眼,雨水挾了急風刷刷打在臉上,轉瞬眉睫發絲盡濕。

“別出聲。”蕭綦攬在我腰間的手臂陡然一緊,下一刻我已身子凌空,被他抱住滾下鞍去。

我們滾倒在道旁,身下恰是綿軟的草垛。蕭綦翻身而起,攬了我迅速縮身避入草垛後面。墨蛟與驚云竟不顧我們落馬,徑直向前飛奔,一路疾馳而去。我心頭頓時冰涼,只聽紛亂馬蹄聲踏破水聲四濺,從後面趕來,直追兩騎而去。

蕭綦一動不動,左臂一刻沒有離開過我腰間,始終穩穩將我攬住。雨水順著草垛流下,濕透全身,我顧不得冷,只屏息抓住蕭綦的手。他反手將我五指扣緊,默默傳遞著撫慰的力量。

待那追趕的馬蹄聲去得遠了,他沉聲道,“跟我來。”

他牽住我大步沖進風雨中,疾奔在漆黑的夜里,天地茫茫一片大水,腳下泥水四濺……眼前隱約見到一座屋舍的廓形,隱在大片草垛與木樁之後。

蕭綦踢開房門,急風挾雨直撲房中,眼前漆黑一片,只有干草的清香撲面而來。

我慌忙返身將房門掩上,雖是薄薄一扇木門,卻至少能將風雨殺機暫時擋在外面。

這里是一處廢棄的軍馬草料場,蕭綦曾經來巡視過草料倉庫,隱約記得這處簡陋的屋舍,曾是守倉人值夜之所。刺客人多,我們力寡,蕭綦當機立斷,大膽棄了馬匹,讓墨蛟驚云引開刺客,我們趁著夜色掩蔽,藏身此處。雨水沖刷掉了足跡印痕,刺客不熟地勢,絕難找到這隱蔽之所。

蕭綦點亮火摺子,檢視過門窗都已緊閉,外面不會見到火光,這才將火塘中殘留的木炭點燃。北地寒冷,尋常人家都以火塘取暖,屋里除此只有一張簡陋的木桌,四下散亂堆放著干草。

我靠著那木桌,身子微微發顫,不知道是冷還是後怕。刺客暫時已被引開,方才蕭綦一力擊退數人狙殺,從精心設伏的殺陣中沖出,若非身邊有我這麼一個負累,他或許可以殺出重圍……我抬眸看向他,卻驀的一震,只見他風氅濕透,仍在往下滴水,那水滴蜿蜒流到地板上,竟帶著觸目驚心的暗紅。

“你受了傷!”我撲上去,掀開他風氅,慌了神地抓住他雙臂,在他周身尋找傷處。

他按住我的手,竟還有心思揶揄我,“摸什麼,男女授受不親。”

我一抬頭,淚水竟湧上眼眶,什麼也顧不得,惶急脫口道,“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有沒有事……”蕭綦不說話,定定望住我。我見他風氅濕透,底下的外袍也半濕了,染上血汙斑斑,竟看不出傷處在哪里,一時間手腳都軟了,只抓住他不肯松手。

“我沒受傷。”他低低開口,語聲輕柔。

我這才一口氣緩過來,眼淚撲簌簌掉下,什麼話都哽在了喉嚨里。

“都是刺客的血,殺了八九人,還剩二十余個……”他以為我不相信,忙脫下風氅。

我怔怔望住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不知是哭是笑,仍未從方才的驚怕中回過神來。

“臉色都嚇白了。”他歎息,滿眼暖意,“傻丫頭,很怕我會死掉麼?”

那一個死字從他口中說出,叫我心中又是一緊,呆呆望住他的面容,這一刻只覺天塌地陷,生生死死,卻是無論如何也不可失去他。哪怕只是想一想,那剜心之痛也是我絕不能承受的——我陡然張臂,緊緊抱住他,“如果要死,你也要死在我後面,那樣我才不會為你傷心難過,受那生離死別之苦。”

蕭綦一震,久久不語,只將我擁進懷抱,雙臂箍得我幾乎不能呼吸。

“好,百年之後,我讓你一步。”他在我耳邊含笑低語,“在那之前,你要陪我到老,一起變成鶴發翁嫗,即便發脫齒搖,老邁龍鍾,也各不嫌棄。”

我們相隈倚坐在火塘邊上,蕭綦脫去染滿血汙的外衣,僅著貼身中衣,胸前緊實肌膚隱隱可見。我垂下眸子,竟不敢看他。他俯身去撥那火塘中的木炭,自顧凝神思索,未曾察覺我的窘態。

我輕咳一聲,歎道,“眼下可怎麼辦,難道一直等到天亮?”

蕭綦微笑,“天亮之前,自有救兵來援。”

我愕然側眸,見他神情篤定,對我一笑道,“我們徹夜未歸,懷恩必會警覺,帶人出城來尋。我放了墨蛟回去,它認得路,也記得我的氣息,自會帶了懷恩尋來這里。此處離城郊已近,天亮之前,他們必會趕到。”

我長長籲一口氣,心下略定,卻見蕭綦的臉色陰沉下來。

他淡淡道,“我們的行蹤被刺客知曉……府里,只怕已有奸細。”

我心頭一凜,只覺一股寒意從背脊升起,此番知道我與蕭綦微服出城的人,只得府中那幾個貼身的下人,若連身邊的人也混進了奸細,還有什麼人可信。

“難道又是賀蘭……”我沉吟片刻,蹙眉道,“不對,突厥人與賀蘭箴此時自顧不暇,哪來余力向你動手。”蕭綦唇角揚起,卻沒有半分笑意,目中精光流轉,深不可測,“你以為,此時誰最想取我性命,誰又能帶著數十名刺客潛入甯朔?”

我正傾身去撥那木炭,聞言手上一顫,鐵鉗幾乎脫手。

不知道是不是濕透的衣衫貼在身上太冷,我竟有些微微顫抖,靠近了火塘還是周身發冷。

“還是冷麼?”蕭綦從背後環住我,捏了捏我濕透的衣袖,斷然道,“這樣不行,脫下來!”

我心中一慌,卻掙不開他雙臂,此前兩次被他脫掉衣衫的狼狽,至今還令我耿耿于懷,此時眼見他又來解我衣襟,忙羞惱道,“不用,我不冷……”

他雙臂一緊,俯身貼近我耳邊,低低道,“為什麼總是怕我?”

我窒住,忽覺口干舌燥,似乎周身都燙了起來,結結巴巴道,“不是,我,我沒有……”

他不再言語,靜靜抱著我,溫熱氣息暖暖拂在我耳根。

火塘中偶有一點火星爆開,分明方才還覺得冷,此刻卻似周身血脈都一起沸熱了。

“阿嫵。”他沉沉喚我,語聲低啞溫柔,“我已經錯過你三年。”

他的唇落在我耳垂,輕輕貼著耳畔,沿著頸項一路細細吻了下來。

我緊緊閉上眼睛,不敢動彈,甚至不敢喘息,心頭劇跳,一顆心似要奪出胸口。

大婚之前,宮里的起居嬤嬤已經教過我床闈之事,甚至很早很早之前,我曾不經意間撞到太子哥哥與姑姑的侍女偷歡……男女之事,我雖也羞怯好奇,卻不是全然懵懂無知。

他薄削雙唇灼燙在我光裸的頸項肌膚上,激起陣陣酥麻。我被他擁在懷中,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仿佛沉淪在無邊無際的溫暖潮水之中,緩緩漂浮,忽起忽落。

他的呼吸漸漸急促,環在我腰間的手移上胸前,挑開我衣襟,隔著一層薄薄絲衣,掌心暖暖地覆了上來,極輕極柔,仿佛捧住一件無比貴重的珍寶。

我忍不住喘息出聲,顫聲低喚他的名字,手指緊緊與他交纏。

他停下來,扳轉我身子,令我仰頭直視他的眼睛。我癡癡看他,他的鬢發,他的眉目,他的唇,無處不是我的眷戀。我抬手攀上他脖頸,指尖輕劃過他喉間微凸的一點,撫上他薄削的唇……他手臂猛然一帶,將我攬倒在臂彎。我的發簪松脫,長發散開,如絲緞垂覆,鋪滿他臂彎。他將我放在柔軟的干草上,俯下身來深深看我,目光纏綿迷離。

我的衣衫被他層層解開,處子皎潔之軀再無最後的遮蔽。

火塘中木炭爆出細微的畢剝聲,火光暖融融,隔絕了風雨暗夜的清冷。

遲來了三年的洞房花燭,從王府中錦繡香閨換到這邊塞木屋的火塘邊,喜娘環繞換作了刺客夜襲……也只有他遇著我,我遇著他,才有這番旖旎。或許我們注定做不成一對平常的夫婦,注定要在驚濤駭浪里相攜而行,或許這便是我們的夙緣,我們的一生。');

上篇:進退     下篇:別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