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奪城  
   
奪城

門口刀兵交擊,守衛慘呼連連,猛然一聲巨響落在門外,硝火閃爍,伴著濃煙滾滾,裂石碎木之聲,地面隨之巨震。

“小心!”玉秀撲在我身上,我被濃煙嗆得說不出話,眼前一片模糊,只緊緊抓住玉秀。

陡然聽得一個男子聲音,“屬下龐癸,參見郡主!”濃煙中只見一個鬼魅般身影靠近,向我屈膝跪下。他喚我郡主,自報名號“龐癸”——暗人沒有自己的名字,各地暗人首領以天干為組,地支為號,來人果然是自己人。我驚喜交加,脫口道,“原來是你們!”

龐癸按劍在手,“事不宜遲,宋將軍在外接應,請隨屬下走!”

我們疾步奔出房外,借著濃煙夜色的隱蔽,隨行暗人一路掩殺,直沖到內院門口。

門外大群守衛正與百余名鐵甲精衛厮殺在一起,當先一人正是宋懷恩。

我們身後火光蜿蜒,腳步聲震地,正有大隊追兵趕來。

龐癸大喝一聲,“王妃已救出,宋將軍護送王妃先走,我等斷後!”

宋懷恩策馬躍出重圍,俯身將我拽上馬背,緊緊將我攬住,夾馬向外沖去。他手臂上一股溫熱滲濕我衣衫,竟是傷處汩汩湧出的鮮血。我不假思索,慌忙以手按住那傷處,想止住流血。

“無妨。”他反手格開一柄刺到馬前的長戟,咬牙喘息,對我顫聲說,“別弄髒王妃的手。”

這話竟叫我心里一痛,眼見這些大好男兒為我流血拚命,刀劍雖沒有落在我身上,卻依然剜心刻骨,恨不能立即叫他們住手。

“住手——”

驀然一聲斷喝從身後傳來。

驚回首,但見牟連仗刀立馬,凜然立在十丈開外,身後大隊士兵嚴陣以待,弓弩開弦,槍戟林立,手中火把映得天空火紅,刀劍甲胄的寒光熠熠耀花人眼。

身後宋懷恩氣息一沉,緩緩將我攬緊,橫劍在前,全神戒備。

龐癸等人迅捷圍攏呈扇陣,擋在我們馬前,殺紅了眼的兩方都停下手,相向對峙。

我心神懸緊,凝眸望向牟連。

火光烈烈,將他臉龐映得半明半暗,夜風中滿是硝石與松油的味道,隱隱挾裹著血腥氣。

宋懷恩將手緩緩移下,無聲無息扣住了鞍旁所懸的雕弓。

“虛驚一場,原來是自己弟兄。”牟連淡淡開口,舉劍發令,“放行——”

話音落地,四下眾人盡皆一震,身後宋懷恩亦是愕然,唯有我長長松了口氣。

片刻僵立之後,門外守軍齊齊退後,刀劍還鞘,槍戟撤回,讓出中間一條通道。

龐癸回首與宋懷恩眼神交錯,我低聲對宋懷恩說,“此人可信。”

宋懷恩微微頷首,向牟連朗聲道,“多謝。”

牟連點頭,將手臂一揮,“路上當心。”

他望住我們,昏暗中莫辨神色,我只覺得他欲言又止。

驀然一騎從他身後掠出,拔劍指向我們,“他們是豫章王的人,王妃在他們手中!”

龐癸等霍然一驚,不待我們回應,牟連已怒斥道,“混帳!哪有什麼豫章王,你他媽眼花了!”

那副將勒馬逼近兩步,“好你個牟連,竟敢私自縱敵!來人,將這叛賊拿下!”

四下守軍毫無動靜,一個個堅定如鐵石,只望向牟連。

牟連冷冷側首,一言不發,凜然有殺氣迫人而來。

那副將倉惶環顧左右,大驚失色,“你們……你們都造反了不成?”

陡然一聲暴喝,牟連拔劍,手起劍落,將那人劈翻落馬,連哼都未及哼出一聲!

眼前驚變只在一瞬之間,那人的尸首在地上滾了幾滾,左右才爆出驚悸低呼之聲。

我亦未曾想到牟連會當眾斬殺副將,一時間驚得說不出話。只見牟連定定望住手中滴血長劍,僵立半晌,霍然抬頭向我們嘶聲吼道,“還不快走!”

宋懷恩將馬一勒,我按住他的手,“且慢。”

所有人的目光堪堪彙集于我,我深吸一口氣,揚聲肅然道,“逆賊吳謙謀反,犯上作亂。牟連大義滅親,忠勇可嘉;待豫章王大軍入城,平定暉州之亂,必當上奏朝廷,褒揚功勳;眾將士平叛有功,皆有嘉賞。”

牟連定定望住我,仿如呆了一般。

恰在僵持中,宋懷恩揚劍指天,高聲道,“吾等誓死追隨豫章王,效忠皇室,吾皇萬歲——”

“吾皇萬歲!”鐵騎精衛與龐癸等人隨即跪地響應。

四下守軍將士再無遲疑,盡皆伏跪在地,山呼萬歲之聲響徹夜空,令我心神震蕩。

牟連翻身下馬,默然垂首片刻,屈膝跪倒,“吾皇萬歲!”

事不宜遲,一旦吳謙獲知行館之變,我們便先機盡失。

宋懷恩與牟連、龐癸等人當即在行館議定大計,兵分三路行事。

牟連率領手下戍衛,趁城頭換崗之機,夜襲北門,分兵拿下防守薄弱的東西二門;龐癸派出暗人,持我的密函從北門出城,趁夜趕往甯朔方向,向蕭綦前鋒大軍報訊;宋懷恩率領五百精騎,趁亂殺入刺史府,挾制住吳謙,再與牟連會合,往城南駐軍大營奪取兵符,號令全城守軍;同時,由龐癸率領手下暗人四下潛入暉州機要之地——官倉、府庫、營房,在城中四下縱火,散布豫章王攻城的消息,動搖暉州軍心,令全城陷入混亂。

此刻天色微明,已過五更,正是人們將醒未醒,最為松懈的時刻。

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要麼一擊得手,要麼全軍覆沒。

宋、牟、龐三人各自點齊兵馬,整裝上馬。

宋懷恩勒馬回頭,向我按劍俯首。

我深深凝望他年輕堅毅的面容,向他們三人俯身長拜,“王儇在此等候三位平安歸來!”

兩百余名侍衛留下來守護行館,我帶領玉秀等侍女,照料夜間拼殺受傷的士兵。行館內一切有條不紊,侍衛們嚴陣以待,只等城中的訊號。我這才抽身回房,匆匆梳洗整裝。

約莫過了兩三柱香的時間,侍衛來報,稱城中火光已起。

我匆忙登上行館後山最高的流觴台,憑欄俯瞰城中。

濃云陰霾籠罩下的暉州已是一片驚亂景像,城中四下騰起熊熊火光,天際第一縷晨光還未出現便已被濃煙遮蔽。陰云沉沉壓頂,看來今天將有暴雨傾盆。

我眼前隱約浮現出兵荒馬亂,人群奔走呼號的慘景……想來此時,整個暉州都已陷入大難臨頭的驚恐和混亂。自睡夢中驚醒的人們,睜眼所見,亦如我眼前這般景像,依稀似末日將臨。

片刻之後,北門方向吹響號角,驚徹全城——那是我們約定的訊號,牟連已經得手。

天際濃云低垂,天色依然昏黑如夜。

北門被牟連拿下,飛馬報訊的暗人順利出城。我遙望北面,閉目默禱,只盼蕭綦快快趕來。

按龐癸所獻之計,此刻百余騎兵應當已出城,沿路燃起狼煙,以樹枝縛于馬尾,在離城一里外往來奔馳,踏起沙塵漫天,一路狼煙滾滾,揚塵延綿。城中守軍素來敬畏豫章王威名,驟然聽得蕭綦親率大軍到來,已是魂飛魄散,待親眼望見北門已破,城外一片煙塵沖天,在天色昏暗中遠遠望去,恰似千軍萬馬浩蕩而來,哪里還顧得上分辨真偽——果然未出半個時辰,東門、西門相繼傳來低沉號角,兩處守軍不戰自潰,皆被牟連拿下。

城中混亂之狀愈演愈烈,火光映紅了半邊天空,濃煙升騰,如莽莽黑蛇舞動。

此時暉州生變,全城火光沖天,濃煙蔽日,料想蹇甯王在河對岸也看到了這番光景。

他會不會相信是蕭綦的大軍攻城,如果騙不過這個老狐狸,依然被他強行渡河,又當如何是好?我的手心後背俱是冷汗,縱然經曆過一次次生死險境,面對這滿城烽火,惡戰在即,仍禁不住心神俱寒。

忽聽身後有低微的哽噎聲,我回頭,卻見玉秀臉色蒼白,正抬手拭淚。

“你怕什麼?”我沉下臉來,目光緩緩掃過身後戎裝仗劍的護衛們,向玉秀沉聲道,“這里沒有膽小怯弱之人,眾將士舍生忘死,個個都是真正的勇士,能與他們共生死,是你的榮耀。”

身後眾侍衛盡皆動容,玉秀撲通跪倒在地,“奴婢知錯。”

到底還是個十五歲的孩子,她已算十分勇敢。我心中不忍,神色稍緩,伸手將她扶起,“將士們正在搏命拼殺,我不想看見任何人在此刻流淚。”

玉秀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顫聲道:“奴婢不怕,奴婢只是,只是怕宋將軍他們有危險。”

這女孩子一雙圓圓亮亮的大眼中,滿是關切惶恐。我心中怦然牽動,頓時有幾分了然,今日若換了蕭綦在陣前拼殺,我也未必能如此鎮定。

眼前隱隱浮現蕭綦從容睥睨的眼神……似有莫名的力量注入心里,令我神思澄明。

我直視玉秀,決然開口,“他們都是最驍勇的戰士,必定會平安回到我們身邊。”

我的話音未落,南面城外傳來雄渾嘹亮的號角,其聲沖天而起,直裂晨空,隨即是千萬戰鼓齊擂,鼓聲動地,滾滾而來,聲勢之間殺氣震天。

那應該是宋懷恩奪下了駐軍大營,按事先約定,擂響戰鼓,吹起號角,隔河向謇甯王示威。

我站在高台之上,一時心神俱震,握緊了圍欄,不敢相信一切如此順遂。

玉秀已顧不得禮制,抓住我袍袖,連連追問,“王妃你聽!那是什麼?那頭怎麼樣了?”

我緊抿了唇不敢開口,沒有聽到他們親口傳來消息之前,不敢妄存一絲僥幸。

半炷香時間的等待,漫長難熬,幾乎耗盡我全部定力。

“報——”

一名侍衛飛奔上來,“暉州刺史吳謙伏誅,守將棄甲歸降,四面城門皆已拿下,宋牟兩位將軍已接掌暉州軍政,龐大人正率兵趕回行館!”

玉秀跳起來,忘乎所以地歡叫,“謝天謝地,謝天謝地!”

身後眾侍衛歡聲雷動,振奮鼓舞之色溢于言表。

“很好,預備車駕入城。”我含笑點頭,強抑心中激動,沒有讓聲音流露半分顫抖。

轉身仰望天空,我閉上眼,在心中重複玉秀方才的話,恨不得立時跪倒,叩謝上蒼佑我。

龐癸趕回行館時,大雨終于傾盆而下。

我搶在他跪拜之前,親手扶住他,向他和他身後浴血沐雨的勇士們含笑致謝。

龐癸棄了頭盔,狠狠抹一把臉上雨水,朗聲笑道,“做了半輩子暗人,今日能隨兩位將軍沖鋒陣前,痛快厮殺一場,是屬下平生大幸!”

如此豪邁的漢子,可惜身為暗人,注定終生不見天日。我凝視龐癸,微笑道,“若是隨我回京,從此跟隨豫章王麾下,你可願意?”

龐癸二話不說跪倒,“屬下身為暗人,曾受王氏大恩,立誓效忠,至死不得易主。”

我一怔,心下悵然,忽而轉念回過神來,“那麼,若是跟隨于我呢?”

“但憑王妃驅策!”龐癸抬頭,目光炯炯,露出一線微笑。

望著龐癸和他身後黑壓壓跪到一地的暗人,這一刻我猛然驚覺——昔日王氏一明一暗,在朝在野的兩大勢力,分別由父親和叔父所主宰,而今我卻被時勢推到了他們之前,第一次取代父輩的權威。我所接掌的不僅是眼前眾人的生死命運,更是他們對王氏的忠誠信重。

只在一念之間,似有強大的力量湧入心中,將心底變得一點點堅硬。

車駕和隨行侍衛穿過城中,沿路百姓紛紛驚慌走避,再無人敢像昨日一般圍觀。

全城已經戒備森嚴,經此一場變亂,暉州已是人心惶惶,富家大戶紛紛席卷細軟出城躲避,普通百姓無力棄家遠行,則急于屯糧儲物,以防再起戰禍。

路上時有見到守軍士兵趁亂擾民,昨日還是繁華盛景的暉州,一夜之間變得滿目蒼涼。

我放下垂簾,不忍再看。

車駕到達刺史府前,入目一片狼藉。

門前石階上還殘留著未洗盡的血跡,依稀可見昨夜一場混戰的慘烈。庭前文書卷帙散亂遍地,卻不見一個仆從婢女,到處是重甲佩刀的士兵在清理灑掃。

宋懷恩帶著暉州大小官員迎了出來,一眾文吏武將都是往日在暉州見過的,當時每逢節令筵飲,總少不了諸人的迎奉。我所過之處,眾人皆俯首斂息,恍惚還似當年初來暉州的情境,然而彼時此地,一切已然迥異。

宋懷恩戰甲未卸,臂上傷處只草草包紮,眼底布滿血絲,依然意氣飛揚。

他簡略將戰況一一稟來,對其間慘烈只字不提,只說吳謙倉皇出逃,混入亂軍之中,被他親手射死。謇甯王那邊派出十余艘小艇沿河查探,暫且不見動靜。

一時間千頭萬緒,我也暗自焦慮,當著暉州大小官吏,只得不動聲色。

我囑咐了三件要務。其一,穩定民心,天黑之前平定城中騷亂;其二,加強城防,隨時准備抵禦謇甯王大軍;其三,儲備糧草,等待豫章王大軍到來。

府中不見牟連的身影,問及宋懷恩,卻見他面色遲疑。

遣退了其余官吏,我回到內堂,蹙眉看向宋懷恩。

他低聲道,“牟統領正在吳夫人房中。”

我將眉一挑,心中已有不祥之感,只聽他說,“吳謙死訊傳回之後,吳夫人便自刎了。”

吳夫人的尸首是牟連親手殮葬的。

她沒有留下只言片語,走得異常決絕。吳謙的兩個妾室哭哭啼啼,只說夫人將蕙心小姐交給她們,自己回了房中,不料竟以老爺平日的佩劍橫頸自刎。

一個足不出閨閣的婦人,平生從未碰過刀劍,卻選擇這樣的方式,追隨丈夫而去。

我沒有踏進她的靈堂,也沒去送她最後一程——她必然是不願見到我的。昨日離去之前,言猶在耳,我曾對她說,“患難相護之恩,他日必定相報”。

她的患難相護,換來家門慘變,我的報答便是誘叛她引以為傲的親侄,殺死她的夫君。

“王妃,天都快黑了,您出來吃點東西吧。”玉秀隔了門,在外面低聲求懇。

我枯坐在窗下一言不發,望著北邊天際發呆,看夜色一點一點圍攏。什麼人也不願見,什麼話也不想說,我將自己關在房里,沒有勇氣去看一看牟連,看一看那個叫蕙心的女孩兒。聽說吳蕙心哭暈過去多次,懸梁未遂,此時還躺在床上,水米未進。

玉秀還在外面苦苦求我開門,我走到門口,默然立了片刻,將門打開。

“領我去看看吳蕙心。”我淡淡開口,玉秀怔怔看著我臉色,沒敢勸阻,立即轉身帶路。

還未踏進閨房門口,就聽見女子的哭泣聲,伴著碎瓷裂盞的聲音。

一名婦人匆忙迎了出來,素衣著孝,面目清麗,不卑不亢向我行禮,自稱妾身曹氏。

我無心多言,徑直步入房中,恰見那蒼白纖弱的女孩兒將侍女奉上的粥肴摔開。

我接過仆婦手里的粥碗,走到她床前,垂眸凝視她。

周圍侍婢跪了一地,蕙心含淚抬頭,驚疑不定地望向我,雙眼哭得紅腫。

“張口。”我舀了一勺粥,喂到她唇邊。

她睜大眼睛瞪著我,我冷冷開口,“粥里有毒,是送你上路的。”

蕙心一顫,滿目駭然,嘴唇劇烈顫抖。

“你想死,我便成全你。”我將勺子強行送到她唇間。

她不由自主地瑟縮,抖成一團,眼淚大顆大顆落下,“你是誰……”

我將碗放下,凝視她雙眸,緩緩說道,“我是豫章王妃。”

她雙瞳驟然大睜,尖聲道,“是你害死我爹娘!”

我不閃不避,任由她撲上來抓住我衣襟,眼前一花,被她一掌摑在頰上。

身後玉秀與曹氏搶上來格擋,我抬手阻住她們,又受了她反手一掌,雙頰立時火辣。

蕙心又伸手來掐我頸項,我避開,扣住了她手腕。

我的身量已算單薄,這女孩兒竟比我還削瘦幾分,手上力道微弱,被我扣住動彈不得。

“這兩掌是我欠你母親的。”我淡淡開口,“若是你自己想報仇,先活下來再說。”

我放開吳蕙心,起身拂袖而去。

那曹氏一路隨我到了庭中,俯身道,“多謝王妃。”

“蕙心不是真心求死,她會好好活下來。”我疲倦地歎息一聲,恍然記起玉秀之前提過,吳蕙心由牟連的夫人在照料……我側首看她,“你是牟夫人?”

曹氏低頭稱是。

我一時無言相對,沉默片刻道,“牟將軍可好?”

“多謝王妃垂顧,外子已趕往營中,協助宋將軍署理防務。”曹氏語聲低柔,落落大方,不似一般閨閣女子。我頷首道,“辛苦牟將軍與夫人了。”

曹氏臉上一紅,欲言又止。我覺得蹊蹺,回眸細看她。她遲疑片刻,終究開口道,“外子只是戍衛統領,位份卑微,當不起將軍的名銜。”

我怔住,訝然道,“牟連的職位怎會如此低微?他不是吳夫人之侄麼?”

曹氏有些窘迫,沉默片刻,似鼓起極大勇氣開口,“外子不肯依附裙帶之便,姑父也惟恐帶累了官聲……是以外子空懷報國之志,卻多年不得升遷。此番姑父投靠叛軍,外子也曾力勸。及至王妃入城,終令外子臨崖勒馬,未致鑄成大錯。妾身雖愚昧,亦知好馬需遇伯樂,良將需投明主。懇請王妃為外子美言,不計門庭之嫌,勿令良將報國無門!”她一氣說來,臉頰漲紅,向我俯身拜倒,“妾身在此叩謝王妃!”

這一番話雖是出于私心,惟恐牟連受到牽連,身為降將受人輕視,故而為他開脫求情……然而從她口中道出,卻是誠摯坦蕩,並無半分諂媚之態。看她年紀似與哥哥相仿,心機膽識不輸須眉,叫我油然而生敬佩之心,忙親手將她扶起。

“牟連有賢妻若此,可見他非但是良將,亦是一員福將。”我向她揚眉一笑,不覺起了親近之心,“王儇年輕識淺,若蒙牟夫人不棄,願能時時提點于我,共商此間事務。”

曹氏喜出望外,忙又拜倒。

是夜,輾轉無眠。

宋懷恩執意要我從行館遷入刺史府,雖是守衛森嚴,安全無虞,我卻一閉眼就想起吳夫人,想起蕙心,哪里還能安睡。已是夜闌更深,我仍毫無睡意,索性披衣起來,步出庭院。

夜空漆黑,不見一絲月色,只有隱隱火光映得天際微明,依稀可見守夜的士卒在城頭巡視走動。我只帶了幾名值夜的侍女,沒有喚起玉秀,她連日驚累不堪,回房便已酣睡了。

信步走到內院門口,卻見外院還是燈火通明,仍有軍士府吏進出繁忙。

我悄然行至偏廳,示意門口侍衛不要出聲。只見廳中幾名校將圍聚在輿圖前面,當中一人正是宋懷恩。他換了一身深藍便袍,在燈下看來,愈顯清俊,言止從容堅定,隱有大將之風。

想來當年,蕭綦少年之時,也是這般意氣飛揚吧。

我在門外靜靜站了片刻,他也未發現,只專注向眾將布署兵力防務。我心下欣慰,轉身正欲離去,卻聽身後有人訝然道,“王妃!”

回頭見宋懷恩霍然抬頭,定定望住我。

“時辰已晚,若非緊急軍務,諸位還是早些回府歇息吧。”我步入廳中,向眾人溫言笑道。

宋懷恩頷首一笑,依言遣散了眾人。

我徐步踱至輿圖前,他沉默地跟在我身後,保持著數尺距離,一如既往的恭謹拘束。

“你的傷勢如何?”我微笑側首。

他低頭道,“已無大礙,只是皮肉傷,多謝王妃掛慮。”

見他神色越發局促,我不禁失笑,“懷恩,為何與我說話總是如臨大敵一般?”

他竟一呆,似被我這句笑語驚住,耳根竟又紅了。

見他如此尷尬,我亦不敢再言笑,側首輕咳了聲,正色道,“按眼下情形,你看謇甯王會否搶先渡河?”

宋懷恩神色有些恍惚,愣了片刻才回答道,“今日暉州大亂,烽煙四起,謇甯王素來謹慎多疑,見此情形,勢必不敢貿然渡河。然而,屬下擔心時日拖得越久,越令他起疑。”

我頷首道,“不錯,若果真是大軍已到,必定不會守城不出。越是按兵不動,越是露出破綻,遲早被他覷出我們的底細。”

“王爺接到信報,假使路途順利,不出五日應能趕到。”宋懷恩深深蹙眉,“如何拖過這五日,便是關鍵所在。牟連已依計將豫章王帥旗遍插城頭,駐軍大營增加爐灶炊煙,日夜巡邏不熄,造出大軍入城的假相……即便如此,依屬下看來,最多也只能拖到三日。”

我沉默,心下早已有此准備,最壞的可能也莫過于刀兵相向。

“照此說來,三日之後,一場鏖戰在所難免了?”我肅然望向他。

宋懷恩毅然點頭,“我們至少仍需堅守兩日,將謇甯王擋在暉州城外,等待王爺趕來。”

我蹙眉緩緩道,“暉州兵力遠遠不足,守軍素來吃慣了皇糧,憊懶成性,疏于操練,又逢人心浮動之際……若是硬拼起來,我擔心能否拖過兩日。”

“擋不住也要擋!”宋懷恩抬眸,眼底宛如冰封,“屬下已經傳令全軍,一旦城破,我便縱火焚城,叫全城守軍、老弱婦孺皆與叛軍同葬!”

我一震,駭然凝望了他,半晌不能言語。

他凜然與我對視,緩緩道,“如此,則破釜沉舟,再無退路,惟有以命相搏!”

');

上篇:降將     下篇:並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