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宮變  
   
宮變

片刻前還是旖旎無限溫柔鄉,轉眼間,如墮冰窖。

就在兩天前,禦醫還說皇上至少能捱過這個冬天。

即便他病入膏肓,受制于人,卻仍是天命所系的九五至尊。只要皇上活著一天,各方勢力就依然維持著微妙的平衡,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誰也沒有料到,就在我的生辰之夜,宴飲方罷,升平喜樂還未散盡,皇上竟猝然暴卒。

蕭綦立刻傳令禁中親衛,嚴守東宮,封閉宮門,不准任何人進出大內;並將皇上身邊侍從及太醫院諸人下獄,嚴密看管;京郊行轅十萬大軍嚴守京城四門,隨時待命入城。我匆忙穿衣梳妝,一時全身僵冷,轉身時眼前一黑,險些跌倒。

蕭綦忙扶住我,“阿嫵!”

“我沒事……”我勉強立足站穩,只覺胸口翻湧,眼前隱隱發黑。

“你留在府里。”他強迫我躺回榻上,沉聲道,“我即刻入宮,一有消息便告知你。”

他已披掛戰甲,整裝佩劍,周身散發肅殺之氣。觸到這一身冰涼鐵甲,令我越發膽戰心驚。我顫聲道,“假如父親動了手,你們……”

蕭綦與我目光相觸,眼底憫柔之色一閃而逝,只余鋒銳殺機,“眼下情勢不明,我不希望任何人貿然動手!”

我哀哀望著他,用力咬住下唇,說不出半句求懇的話。他的目光在我臉上流連良久,深邃莫測。這四目相對的一瞬,各自煎熬于心,竟似萬古一般漫長。

終究,他還是掉過頭去,大步跨出門口,再未回顧一眼。

望著他凜然遠去的背影,我無力地倚在門口,無聲苦笑,苦徹了肺腑。

然而,已沒有時間容我傷懷。

我喚來龐癸,命他即刻帶人去鎮國公府,並查探京中各處情形。

皇上暴卒背後,若真是父親動了手,此刻必是嚴陣以待,與蕭綦難免有一場殊死之斗。

是父親麼,真是他迫不及代要取而代之?我不願相信,卻又不敢輕易否定這可怕的念頭……心口陣陣翻湧,冷汗滲出,一顆心似要裂作兩半。

一邊是血濃于水,一半是生死相與,究竟哪一邊更痛,我已木然無覺。

不過片刻工夫,龐癸飛馬回報,左相已親率禁軍戍衛入宮,京中各處畿要都被重兵看守,胡光烈已率三千鐵騎趕往鎮國公府。

我身子一晃,跌坐椅中,耳邊嗡嗡作響,似被一柄利刃穿心而過。

早知道有這一天,卻不料來得這麼快。

其實,早晚又有什麼分別,要來的終究還是要來。

我緩緩起身,對龐癸說道:“准備車駕,隨我入宮。”

遠遠望見宮門外森嚴列陣的軍隊,將整個皇城圍作鐵桶一般。

尚未熄滅的火光映著天邊漸露的晨曦,照得刀兵甲胄一片雪亮。宮城東面正門已被蕭綦控制,南門與西門仍在父親手中,兩方都已屯兵城下,森然相峙。四下劍拔弩張。誰也不敢先動一步,只怕稍有不慎,這皇城上下即刻便成了血海。

車駕一路直入,直到了宮門外被人攔下。

宋懷恩一身黑鐵重甲,按劍立在鸞車前面,面如寒霜,“請王妃止步。”

“宮里情勢如何?”我不動聲色地問他。

他遲疑片刻,沉聲道,“左相搶先一步趕到東宮,挾制了太子,正與王爺對峙。”

“果真是左相動了手?”我聲音虛弱,手心滲出冷汗。

宋懷恩抬眸看我,“屬下不知,只是,左相確是比王爺搶先了一步。”

我咬唇,強抑心中驚痛,“皇後現在何處?”

“在乾元殿。”宋懷恩沉聲道,“乾元殿也被左相包圍,殿內情勢不明。”

“乾元殿……”我垂眸沉吟,萬千紛亂思緒漸漸彙聚攏來,如一縷細不可見的絲線,將諸般人事串在一起,彼端遙遙所指的方向,漸次亮開。

我抬眸望向前方,對宋懷恩一笑,緩緩道:“請讓路。”

宋懷恩踏前一步,“不可!”

“有何不可?”我冷冷看他,“眼下也只有我能踏入乾元殿了。”

“你不能以身涉險!”他抓住馬缰,擋在我車前,“即使王妃碾過我的尸首,今日也踏不進宮門一步!”

我淡淡笑了,“懷恩,我不會踏著你的尸首過去,但今日左相或王爺若有一人發生不測,你便帶著我的尸首回去罷。”

他霍然抬頭,震動之下,定定望住我。

我手腕一翻,拔出袖底短劍,刃上冷光映得眉睫俱寒。

宋懷恩被我目光迫得一步步退開,手中卻仍挽住馬缰,不肯放開。

我轉頭望向宮門,不再看他,冷冷吩咐啟駕。

鸞車緩緩前行,宋懷恩緊緊抓住缰繩,竟相隨而行,目光直勾勾穿過垂簾,一刻也不離我。我心中震動不忍,隔了垂簾,低低道,“我畢竟還是姓王,總不會有性命之危……你的心意我明白,放手罷!”

宋懷恩終于放開缰繩,僵立路旁,目送車駕駛入宮門。

宮中已經大亂,連為皇上舉哀的布置都沒有完成,宮女內侍便躲的躲,逃的逃,隨處可見慌亂奔走的宮人,往日輝煌莊嚴的宮闕殿閣,早已亂作一團,儼然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飄搖景象。

父親與蕭綦的兵馬分別把持了各處殿閣,對峙不下,到處都是嚴陣待命的士兵 。

天色已經透亮,巍峨的乾元殿卻依然籠罩在陰云霧靄之中,森森迫人。

我不知道那森嚴大殿之中藏有怎樣的真相,但是一定有哪里出了差錯,一定有什麼不對。

父親為何如此愚蠢,甘冒弑君之大不韙,在這個時候猝然發難?論勢力,論布署,論威望,他都占上風,穩穩壓住蕭綦;唯獨刀兵相見,放開手腳搏殺,他卻絕不是蕭綦的對手。這一步棋,根本就是兩敗俱傷的死局!

乾元殿前槍戟林立,重甲列陣的士兵將大殿層層圍住,禁軍侍衛刀劍出鞘,任何人若想踏前一步,必血濺當場。

兩名禁軍統領率兵駐守殿前,卻不見父親的身影。

我仰頭望向乾元殿的大門,拂袖直入。那兩名統領認出是我,上前意欲阻攔,我冷冷掃過他們,腳下不停,徐徐往前走去。兩人被我目光所懾,不敢強行阻攔,只將我身後侍從擋下。

我拾級而上,一步步踏上乾元殿的玉階。

鏗的一聲,兩柄雪亮長劍交錯,擋在眼前。

“豫章王妃王儇,求見皇後。”我跪下,垂眸斂眉,靜候通稟。

玉階的寒意滲進肌膚,過了良久,內侍尖細的聲音從殿內傳出,“皇後有旨,宣——”

高曠大殿已換上素白垂幔,不知何處吹入殿內的冷風,撩起白幔在陰暗的殿中飄拂。

我穿過大殿,越過那些全身縞素的宮人,她們一個個仿佛了無生氣的偶人,悄無聲地伏跪在地。那長年縈繞在這帝王寢殿內的,令我從小就懼怕的氣息,仿佛是曆代君王不願離去的陰魂,依然盤桓在這殿上的每個角落,一簷一柱,一案一幾,無不透出肅穆森寒。

明黃垂幔,九龍玉壁屏風的後面,是那座雕龍繪鳳,金壁輝煌的龍床。

皇上就躺在這沉沉帷幔後面,成了一具冰冷的身軀,一個肅穆的廟號,永遠不會再對我笑,也不會再對我說話。

白衣縞素的姑姑立在屏風跟前,烏黑如墨的長發垂落在身後。她緩緩回過頭來,一張臉蒼白若死,眼眶透著隱隱的紅,一眼望去不似活人,倒像幽魂一縷。

“阿嫵是好孩子。”她望著我,輕忽一笑,“只有你肯來陪著姑姑。”

我怔怔望住她,目光緩緩移向那張龍床。

“人死以後,是不是就愛恨泯滅,什麼都沒了?”姑姑亦側首望去,噙了一絲冰涼的笑容。

“皇上已經殯天,請姑姑節哀。”我看著她的臉,卻在她臉上找不到一絲悲傷。

姑姑笑了,語聲溫柔,笑容分外冰涼詭異,“他可算是去了,再不會恨我了。”

寒意從腳底浮上,一寸寸襲遍全身。我僵然轉身,往龍床走去。

“站住。”姑姑開口,“阿嫵,你要去哪兒?”

我不回頭,冷冷道,“我去看看皇上,看看……我的姑父。”

姑姑語聲冰冷,“皇上已經去了,不需你再打擾。”

我深吸一口氣,掌心攥緊,“皇上是怎麼去的?”

“你想知道麼?”姑姑徐步轉到我跟前,幽幽盯住我,似笑非笑,“或者是,你已經知道?”

我陡然退後一步,再強抑不住心中駭痛,脫口道,“真的是你?”

她逼近一步,直視我雙眼,“我怎樣?”

我再也說不出話來,望著她的笑容,突然覺得惡心,似有一只冰涼的手將肺腑狠狠揪住——是姑姑殺了皇上,是她布下這場死局,引父親和蕭綦相互殘殺……眼前一片昏暗,只覺得整個天地都開始晃動扭曲,我俯身掩住了口,強忍心口陣陣翻湧。

姑姑伸手扳起我下巴,迫我迎上她狂熱目光,“我做錯了麼?難道要我眼睜睜看你們奪去隆兒的皇位?等你們一步步將我逼入絕路?”

冷汗不住冒出,我咬唇隱忍,說不出話來。

姑姑恨聲道,“我為家族葬送一生,到如今什麼都沒有了,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你們卻要奪去他的皇位!就算隆兒再不爭氣,也是我的兒子!誰也別想把他的皇位奪走!”

我終于緩過氣來,一把拂開她的手,顫聲道:“那是你嫡親的哥哥!父親他一直信任你,維護你,輔佐太子多年……你為了對付蕭綦,竟連他也騙!”我全身發抖,憤怒悲傷到了極致,從小敬慕的姑姑此刻在我眼里竟似惡鬼一般,“你殺了皇上,嫁禍給蕭綦,騙父親出兵保護太子,騙他與蕭綦動手,等他們兩敗俱傷,好讓你一網打盡……是不是這樣?”

我逼近她,語聲沙啞,將她迫得步步後退。

姑姑臉色慘白,呆呆望住我,仿佛不敢相信我會對她這般凶厲。

“是你背叛父親,背叛王氏。”我盯著她雙眸,一字一句說道。

“我沒有!”姑姑尖叫,猛然向我推來,我踉蹌向後跌去,後背直抵上冰涼的九龍玉璧屏風。

姑姑瘋了似的狂笑,語聲尖促急切,“是哥哥逼我的!他嫌隆兒不爭氣,頂著太子的身份反被蕭綦一手牽制,他說隆兒是廢物,幫不了王氏,坐上皇位也守不住江山……有哥哥在,隆兒一輩子都是傀儡,比他父皇還窩囊百倍!隆兒太傻,他以為蕭綦會幫他,這個傻孩子……他不知道你們一個個都在算計他!只有我,只有母後才能保護你,傻孩子,你竟不相信母後……”

她神情恍惚,方才還咬牙切齒,忽而凶狠跋扈,轉眼卻儼然是護犢的慈母。

我倚著玉壁屏風,勉力支撐,身子卻一分分冷下去。

瘋了,姑姑真的瘋了,被這帝王之家活活逼到瘋魔。

陡然聽得一聲轟然巨響,從東宮方向傳來,仿佛是什麼倒塌下來,繼而是千軍萬馬的呼喝呐喊,潮水般漫過九天宮闕。

是東宮,是父親和蕭綦……他們終究還是動手了。

我閉上眼,任由那殺伐之聲久久撞擊在耳中,周身似已僵化成石。

“啟奏皇後!”一名統領奔進殿中,倉皇道,“豫章王攻入東宮了!”

“是麼?”姑姑回頭望向殿外,唇角挑起冰涼的笑,“倒也撐得夠久了,左相的兵馬比我預想中厲害……若非你那位好夫婿,只怕再無人壓得住你父親。”

單憑父親手里的禁軍,哪里擋得住豫章王的鐵騎,讓他們守衛東宮,無異于以卵擊石。此時的東宮,想必已血流遍地,橫尸無數。

我抬眸一笑,“不錯,既然動起手來,父親自然不是蕭綦的對手,只怕皇後您也是一樣。”

姑姑失聲大笑,“傻孩子,你真以為你那夫婿是蓋世無敵的大英雄?”

她揚手指向東宮方向,“好孩子,你看看那邊!”

殿外,一片濃煙火光從東宮方向升起,熊熊大火映紅了這九重宮闕的上空。

“我會讓隆兒乖乖待在東宮,等他蕭綦去拿人麼?”姑姑仰頭微笑,儀態優雅,“東宮早已設下埋伏,一旦左相兵敗,豫章王殺進東宮,埋伏在夾壁暗道中的三千甲士,剛好等著你的大英雄呢……縱然他力敵千軍,也難當我萬箭齊發,屆時火燒東宮,叫他玉石俱焚!”

眼前這狠戾瘋狂,弑君殺夫,挑動嫡親兄長與侄婿相互殘殺的女人,就是我自幼孺慕的姑姑,母儀天下的皇後。

我直直望著她,只覺從未看清過這張面孔。

那片火光越發猛烈,身在乾元殿上,似乎也能聽見梁柱崩塌,宮人驚呼奔走的聲音隱隱傳來。外面已經是火海刀山,血流遍地,而這高高在上的乾元殿,卻如死一般沉寂。

守護著這座大殿的,不僅是外面的禁軍戍衛,更是龍床上那具早已僵冷的尸身。

皇上殯天,尸骨未寒,誰敢在這個時候擅闖寢殿,冒犯天威,大不韙的弑君之罪便落到誰的頭上。蕭綦的兵馬步步逼近,將這乾元殿圍作鐵桶一般,未得蕭綦號令,卻也不敢踏進一步。禁軍戍衛退守至殿外,劍出鞘、弓開弦,只待一聲號令,便將血洗天闕。

我笑了笑,“你將我的父親和夫君一網打盡,不知有沒有想好,如何處置我?”

她冷冷看我,目光變幻,陰梟與悲憫交織,恍惚看去還是昔年溫柔可親的姑姑。

“王儇已自投羅網,皇後您滿意麼?”我笑著看她,她臉色漸漸變了,陰狠中流露一絲淒愴。

她緩緩轉過身去,背向我而立,過了良久才低低開口,語聲恬柔,“若是你不長大多好,從前的小阿嫵就像個雪團似的娃娃,讓人怎麼愛惜都不夠。”

我咬住唇,一言不發。

“可是你大了,也不聽話了......那日我問你恨不恨姑姑,你也不肯說真話。”她長歎一聲,幽幽道:“我知道你恨,怎麼能不恨呢?幾十年了,我也恨,沒有一天不恨!”

我張口,卻說不出話,臉頰一片冰涼,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

那一聲聲恨,從姑姑口中道出,似將心底所有傷疤都揭開,連血帶肉,向我擲來。

我再也聽不下去,顫聲道,“姑姑,我只有一句話想跟你說……阿嫵真的不恨你。”

她轉身動容,唇角微微抽搐,奔過來將我擁入懷中,身子劇烈顫抖。

我將臉貼住她瘦削的肩頭,任由淚水洶湧。

陰冷的內殿,隨風飛舞的白幔下,我和姑姑相擁而泣。多少年前,她也是這樣溫柔地抱著我,無論我怎麼任性哭鬧,總是柔聲細語地哄我。

這個溫暖熟悉的懷抱,或許已是最後一次包容我的無助。

許久,許久之後,姑姑終于放開我,背轉身去,不再看我一眼。

她的身影僵冷,肩頭微微佝僂,“來人,將豫章王妃拿下。”

殿上侍從靜靜立在垂幔後面,仿佛木雕石刻,沒有人回應。

“來人!”姑姑一驚,厲聲喝令,“禁內侍衛何在?”

門外侍衛答一聲是,刀劍鏘然出鞘,靴聲橐橐而入。

我抬起手,雙掌互擊,清脆的三下掌聲響徹空寂寢殿。

屏風內、垂幔外、廊柱下……那些泥塑一般悄無聲息的宮人中,幾道人影驟然現身,迅疾無聲,仿若鬼魅一般出現在我們周圍。

不待侍衛靠近,兩名侍女欺身上前,執刃在手,一左一右扣住姑姑肩膀,刀鋒逼上她頸項。

其余人各占方位,密密擋在我們身前,手中短劍森寒如雪。

侍衛執刀而入,驟見巨變,頓時驚呆在門口。

“你——”姑姑渾身顫抖,面無人色,瞪著我說不出話來。

殿外禁軍統領聽聞動靜,已沖上殿來,一片刀光劍戟森然晃動。

我冷冷踏前,厲色道,“大膽!皇上龍馭殯天,爾等竟敢帶刀直闖寢殿,當真要造反了麼?”

姑姑憤怒掙紮,毫不懼怕頸邊刀刃,尖聲叫道,“快將豫章王妃拿下!”

兩名統領大驚,眼見皇後受制于我,一時進退無措,相顧失色。

“一群廢物,愣著做什麼!”姑姑暴怒,“還不動手?”

殿外侍衛僵立躊躇,一名統領咬牙踏前,正欲拔出佩劍,我轉頭一眼掃去,將他生生迫住。

“誰要與我動手?”我傲然環視眾人。

那人一震,臉色轉為青白,佩劍拔至一半,竟不敢動彈半分。

我肅然道,“帶刀擅闖寢殿,是犯上死罪,按律當誅九族!豫章王大軍現已將宮中圍住,你們若能迷途知返,將功贖罪,王儇在此許諾,絕不加罪于諸位!”

恰在僵持之際,殿外傳來整齊動地的靴聲,大隊人馬向這里逼近,有人高呼,“豫章王奉旨平叛,若有抵抗者,格殺勿論!”

眾侍衛眼見雪亮刀刃已架在皇後頸上,殿外兵馬虎視眈眈,局勢已然徹底扭轉。

左首一人終于脫手扔了佩刀,撲通跪倒在地,其余人等再無堅持,紛紛俯首跪下。

“廢物,都是廢物!”姑姑絕望怒罵,猛然一掙,竟發瘋似的向刀口撞去。侍女慌忙撤刀,將她死死按住。我向兩名統領下令,立刻撤去殿前兵馬,又命侍女趕往東宮告知蕭綦,皇後已伏罪就擒,萬勿傷及左相。

姑姑仍在怒罵不休,長發紛亂披覆,儀態全無。

我緩步走到她面前,深深看她,“你輸了,姑姑。”

“成王敗寇,並不可恥……即便輸,也要輸得高貴。”我輕聲說出這一句話。

她身子一震,直直望向我,目光一時恍惚,仿佛越過時光,重睹往昔光景——在我九歲那年,下棋輸給了哥哥,正當生氣撒賴時,姑姑對我說,“輸贏都要有氣度,即便輸,也要輸得高貴。”

姑姑望著我,仿佛在看一個從不認識的陌生人,目光漸漸黯淡下去。

良久,她苦笑一聲,“不錯,成王敗寇……想不到我自負一生,卻是輸在你的手里!”

她鬢發散亂,我想替她理一理,伸出手卻僵在半空,心底殘存的一分溫情,被硬生生扼止。我側過頭不再看她,漠然道,“至少,你沒有輸給外人。”

她陡然笑出聲來,直至被押著走出大殿,那笑聲還久久回響在森冷曠寂的乾元殿上。

姑姑遇刺當日,近身侍女被刺客所殺,自己受驚昏迷。我當即將那幾名隨身侍女留在她身邊,以防宮中余孽再次加害。這幾名女子是蕭綦親自從最優秀的間者中挑出,以侍女的身份貼身隨行,保護我的安全。

起初留下她們,只是為了保護姑姑,然而肅清宮闈之後,我並沒有將她們召回王府。當時眾多老宮人被清查逐出,各處都添補了新人,這幾名侍女混在昭陽殿中,並沒有引起姑姑的注意。我與她們約定,除非事態緊急不得暴露身份;除我之外,不必遵從任何人號令。

連我自己都說不清,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防備姑姑。或許是因她一次次的試探,因她對我的戒心,抑或是我骨子里的多疑和不安。

“屬下來遲,王妃受驚了!”龐癸帶人奔進殿來,“豫章王兵馬已接掌乾元殿戍衛,王爺與太子殿下正從東宮趕來。”

我看向他,顫聲道,“左相呢?”

“左相無恙,王夙大人暫且接掌禁軍,胡將軍奉命守護鎮國公府,未踏入府中半步。”龐癸壓低聲音,語帶喜色,“王妃勿憂,東宮大火是王爺將計就計,兩方人馬並無重大損傷。京中各處均無異動,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這短短四個字聽在耳中,勝過天籟仙音。

眼前一切漸漸虛浮旋轉起來,這才發覺,渾身冷汗早已濕了衣衫,涼涼貼在身上,透骨的冷。

有人上前扶住我,欲將我扶到椅上,剛邁出一步,腳下卻似踩入虛空,只覺天旋地轉。

侍女驚慌喚我,一聲聲“王妃”,驚叫著“來人”。

大概是一時眩暈,我漸漸回過神來,只覺她們大驚小怪。

所幸爹爹只是領兵入宮,沒有貿然起事,倘若京中禁軍真與胡光烈的虎賁軍動手,那才是兩敗俱傷,不可挽回。姑姑自以為設下了高明的圈套,請君入甕,卻不知入甕的不是蕭綦,而是她自己。我已大概明白了是誰出賣姑姑——假如姑姑親眼看見她悉心保護的兒子,此刻站在蕭綦身邊,以勝利者的姿態向她炫耀,不知會是怎樣的感受。

火燒東宮,不過是混淆眾人耳目的一出戲,恰好遮掩了這一場凶險宮變,燒盡了琉璃宮闕,卻成就了豫章王護駕東宮,鐵血平叛的功勳。

“王妃可在殿中?”蕭綦的聲音遠遠從殿外傳來,如此焦切,全無素日的從容。

我有些慌亂,惟恐他看到我這個樣子,忙扶了侍女,勉力從椅中站起。

身子甫一動,驟然而至的痛楚似要將人撕開,腿間竟有熱流湧出……我軟軟向下滑墜,身旁侍女竟扶不住我……痛楚愈烈,我咬唇隱忍,只覺熱流已順著雙腿淌下。

這是怎麼了,我跌俯在地,顫顫伸手揭起裙袂,入目一片猩紅!

殿門開處,蕭綦大步邁進來,一身甲胄雪亮。

“阿嫵——”他猛然頓住,目光瞬間凝結在我身上。

我惶然抬眸看他,不知該怎麼解釋眼下的狼狽,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我沒有受傷,卻莫名的流血……

他的臉色變了,目光從那片猩紅轉到我臉上,滿目盡是驚痛。

“傳太醫,快傳太醫!”他匆匆抱起我,連聲音都在顫抖。

我勉強笑了笑,想叫他別怕,我沒有事。然而張了口,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倚在他懷中,全身越來越冷,眼前漸漸模糊。

');

上篇:今是     下篇:恨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