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迷局  
   
迷局

低頭,再到抬頭,只短短一瞬,心中卻已回轉過千百個念頭,仿若過了一生那樣漫長。

眼下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再沒有退路,我只能將計就計,押上全副身家性命,與宋懷恩賭這一局!

我抬起頭,未成語,已淚流滿面,“往後,我與這一雙孩子,生死禍福都全賴于你了。”

“懷恩不敢!”宋懷恩一震,目光灼灼地凝視我,口稱不敢,眼底卻分明有掩飾不住的亢奮,“懷恩旦有一口氣在,絕不致令王妃受半分委屈!”

我含淚看他,身子一晃,借勢就要跌倒。

他搶上前來,猛的將我攬住,當著左右侍女,就這樣將我攬在懷中。

從他身上傳來的體溫,只是令我愈發寒冷,背脊上仿佛貼著一條冰涼的蛇,隨時會齧人。

這雙手臂,曾經一次次扶助過我,徽州一戰的情景恍若就在舊日。這些年一路走來,我懷疑過許多人,猜忌過許多人,唯獨沒有防范過他。

一夕之間,最可信任的朋友,已成了最危險的敵人。

隔了層層衣衫,我仍覺察到宋懷恩的心跳,如此急促紛亂,他的手臂也有些微顫抖。

“眼下不是傷心的時候,懇求王妃千萬振作,趁消息還未走漏,提早部署,以保周全。”他扶住我雙肩,目光殷切,甚至有那麼一絲誠懇。

我閉了閉眼,強作鎮定,拭去淚痕,“不錯,王爺辛苦半生打下的基業,絕不能就此崩毀。”

他滿目的心痛憐惜,竟像是真的一樣。

我戚然望定他,“宋懷恩,你可願立誓,無論身在何位,終生庇護世子與郡主周全,庇護豫章王府,永不侵害我的族人?”

他放開手,緩緩退後,臉上因激越而漲紅。

我迫視他,“宋懷恩,你可願向我立誓?”

他凝望我,額頭青筋凸跳,僵立半晌,斷然單膝屈跪,以手指天,“皇天在上,宋懷恩立誓效忠王妃,終生庇護王妃、世子、小郡主周全,永不侵害王妃親族,如有違誓,天誅地滅!”

話音擲地,四下靜穆,月光穿過廊簷照在他的臉上,光影浮動,明暗不定。

我咬唇,對他戚然一笑,“但願你永遠記得今日的誓言。”

他的目光灼人如炙,終于不再有隱忍的沉靜,第一次這樣肆無忌憚地看我,與往日判若兩人,再也不是那個影子一般的存在——終于不必再隱沒于蕭綦的身後,永遠被蕭綦的光芒所掩蓋。

“我將王爺的虎符交付予你。”我緩緩道,“由你接掌天下兵馬,傳令北伐諸將班師回京……大軍抵京之前,密不發喪,不得走漏消息,以免朝野動搖。”

宋懷恩俯首,“謹遵王妃令諭!”

我疲憊地闔上眼,卻聽他道,“眼下情勢危急,是否立即調遣京畿駐軍入城部署,以防萬一?”

——好快的心思,我暗暗心驚,臉上愈是不動聲色,“一切由你作主。我這就入宮面見皇上,請皇上頒詔,任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方可名正言順號令六軍。”

他自然明白,一旦群龍無首,唯有挾天子以令諸侯,子澹仍然是一枚重要的棋子。

“你一夜未眠,先歇息半日再入宮不遲。”他忽柔聲道。

頓時心中驚跳,幾乎被這句話駭出冷汗,莫非他已覺察我的用心?

抬眸卻觸上那熟悉的溫和眼神,滿是憂慮熱切,似真正關切于我。

“你的臉色這樣差……”他直直盯著我,上前一步,抬手欲撫上我面頰。

我立刻退後一步,他的手便那樣僵在了半空。

“你且去書房稍候。”我垂眸,疲憊地掩住臉,“我很累,容我稍事梳洗。”

他張口欲說什麼,終是沉默轉身離去。

踏入內室,我頓時無力軟倒,倚在椅中,再沒有半分力氣。

“王妃,真的要把虎符給宋大人?”徐姑姑滿眼驚疑,不愧是久經曆練的人物。

“你看出端倪了麼?”我慘然一笑。

徐姑姑臉色蒼白,聲音顫抖,“不,老奴不明白。”

我慘笑,“王爺還活著,只是,宋相反了。”

徐姑姑身子一晃,簌簌發抖,再說不出話來。

梆梆梆梆綁,敲更聲傳入耳中,已經五更天了。

我撐了桌沿,咬牙站起來,“現在已不及細說了,徐姑姑,我要交托你兩件事情,務必記好,立即照我的話做,不管有什麼疑問,回頭再說。第一、找個穩妥的人,立即帶我的印信去見鐵衣衛統領魏邯,讓他點齊人馬,去右相府等候我;第二、你親自帶著小世子和郡主去慈安寺,將我的手書帶給靜玄師太,余下的事情聽從她安排。之後,除非我或王爺親自前來,斷不可讓任何人得知你們的藏身之處。”

徐姑姑顫聲喜道,“王爺,王爺……果然平安?”

我點頭,眼眶酸澀發熱,胸口似堵著巨石,淚水幾度回轉,終究沒有落下。方才在宋懷恩面前,刻意示弱以消除他的戒備,當時淚如雨下,說哭便能哭,而此時卻再無眼淚。有多久不曾流淚的?蕭綦從前總取笑我愛哭,開心也罷,生氣也罷,眼睛一眨便能掉下淚來。如今,我眼中卻已干涸,連心底都逐漸變得堅硬,眼淚竟成了不可求的奢侈。

“可是你呢,阿嫵,難道你不隨我們一同離去?”徐姑姑惶然握住我的手。

我一笑搖頭,“你不必擔心,我自有打算。事不宜遲,趁宋懷恩被拖在書房,你速速從側門離去,我也只能拖他這一時,一旦虎符到手,他很快會察覺我的打算。”

“那時你怎麼辦?”徐姑姑驚問,“虎符真的要給他嗎,那豈不是京城兵馬都落入他手里?”

“虎符是死物,人是活物。只要人在,總會有辦法,若不交出虎符,便無法騙得他相信。若是此刻逼他翻臉動手,我們只有死路一條。”我反握住她雙手,“你放心,王爺已經帶著大軍趕回,此刻應當已在途中了。”

匆忙修書交給徐姑姑,送她離開,我又喚來阿越,讓她秘密趕往江夏王府,接出哥哥的兩個女兒,帶她們趕往重華門等候。一切安排妥當,我更衣梳妝,仔細以胭脂染紅眼眶,勻上一層細粉,讓臉色死白如鬼,看上去果真像一個悲苦欲絕的寡婦。

妝畢,我取了虎符,親自前往書房。

宋懷恩接過那火漆封印的匣子,迫不及待打開來仔細端詳。

他果然未能完全信我,若虎符作了假,只怕立時便會翻臉。

“王妃以重任相托,懷恩必定誓死相隨!”他難掩喜色,向我一拜到底。

“有你在,我一切都不擔心。”我勉強笑了笑,身子一晃,就此軟軟倒下去,佯裝昏迷。

宋懷恩慌忙傳召太醫。他急于控制京畿兵馬,躊躇半晌,終是拿了虎符,趕往城東大營。

待他一走,我立即喚來侍女,假扮成我躺在內室,隔了床幔誰也看不清楚。

我悄然從側門離開,輕衣簡車,直奔右相府而去。

以虎符誘他去城東接手京畿駐軍,一來一去,足有兩個時辰。

趁此調虎離山之際,我已有足夠的時間安排一切。

車駕疾馳,從車簾的縫隙回望,巍峨的敕造豫章王府在晨光里漸漸遠去。

我猛的放下簾子,閉上眼,不敢再回頭。

這一去,生死成敗都是未知。走的時候那樣決絕,甚至沒有回頭多看一眼,連兩個孩子被徐姑姑抱走的時候,我也僅隔著繈褓抱了他們一下。

孩子和我,是蕭綦最大的軟肋。一旦宋懷恩得知蕭綦未死,必會挾持我們為質。當務之急,我必須將兩個孩子遠遠送走,確保他們平安,才可放手一搏。廣慈師太是母親多年摯交,將兩個孩子交到她手中,有她和徐姑姑的照應,無論我是生是死,他們都可以安全避過此劫。

而我,卻不能,亦不會一同逃走。

宋懷恩有了虎符,若再挾持子澹,頒下詔令,勢必釀成大患。我唯有搶在他的前面,封閉宮城,以號角烽煙向京畿戍衛大營示警,揭穿他謀逆之行,才有希望穩住京畿守軍。一旦翻臉動手,也只有宮城才是暫時安全的地方。畢竟是天家禁闕,宋懷恩不敢以武力強攻,否則便當真是謀反了。

即便他橫下心來造反,以宮城的堅固及八千禁軍的抵擋,也至少能堅守三五日。多堅持一天,勝算生機便多一分。一旦蕭綦親自趕到,京畿守軍必然倒戈歸附,宋懷恩被夾擊在城中,無異于自掘墳墓。

疾馳顛簸的車駕,搖晃得腦中一片混沌。

我緊蹙了眉,竭力理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卻總有一個關鍵處想不透——到底,宋懷恩是不是早有預謀?

一切轉折的關鍵,正是那道煞費苦心的密折,若從這里開始回溯,密折確是出自蕭綦之手,所述軍情乃至他自己的死訊,都是他一手炮制。

他送來這道暗藏玄機的密折,不只要給我看,更是給宋懷恩看——只不過,我看的是真,宋懷恩看的卻是假,兩者的用意截然相反。

那麼在密折之前呢,是蕭綦一早落入了宋懷恩的陰謀,還是宋懷恩至此才踏入蕭綦布下的局?

前事如電光般掠過眼前,唐競的突然造反,突厥的長驅直入,胡家的罪案,乃至對小皇子的處置……此時想來,關鍵處都有宋懷恩的身影。

如果沒有人里應外和,唐競和突厥人能否如此順利,又如此精准地算到時機,趁當時山道崩毀,北境軍情無法傳回而大舉入侵?

直到此時我才覺出疑竇,那麼蕭綦呢,他出征之前可曾對宋懷恩有過懷疑?究竟是什麼時候,他才發現宋懷恩的陰謀?

宋懷恩,在我們身邊最親近的人,也是距離那無上權位最近的人。

面前一步之遙就是那天下至尊的位置,就有他夢想中的一切,只是面前卻橫亙著一座無法逾越的山峰。

無望的時候,尚能埋頭走好腳下的路,一旦面前那座山峰有了崩塌的可能,還會一如既往的低頭嗎?

是自己動手推倒山峰,取而代之;還是甘願一生低頭,止步于山峰之前——宋懷恩,他是背叛者,亦是一個被誘惑者。

心念百轉,往日種種盡皆浮上眼前。

唐競死了,宋懷恩反了,然而胡光烈真的反了麼?

在這一場生死博奕中,如果唐競和宋懷恩是共謀,胡光烈卻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當日胡氏案發,牽涉甚廣,宋懷恩密報所列,樁樁鐵證如山,胡光遠確實為謝侯所利用,串謀舞弊屬實。我下令緝拿胡光遠下獄審訊,卻不料,他竟自盡在獄中。當時我即將生產,無法親自入獄探視,前前後後都是由宋懷恩一手處置。及至產後數日,我也曾接到魏邯的密報,指宋相刑訊嚴苛,胡光遠之死堪疑。

彼時,我深信宋懷恩忠誠可靠,更嚴令太醫遮瞞胡光遠之死的真相,以免驚動遠在邊關的胡光烈,對魏邯的密奏也只當是他不明內情,只按下不發。

從那時起,宋懷恩終于將刀鋒指向了蕭綦——先借舞弊案逼死胡光遠與謝侯,誘使子澹與胡瑤寫下密詔向胡光烈求援,進而挑動胡光烈與蕭綦的不和,甚至逼反胡光烈,再借突厥人之手,內外夾攻,害死蕭綦。

眼下看來,宋懷恩不但與唐競共謀,更與遠在突厥的賀蘭箴私下串通已久。

最信任的朋友和最危險的敵人一旦攜手,那意味著什麼?

我周身串起陣陣寒栗。

可是,胡光烈真的反了麼?他是被宋懷恩一手利用,還是,根本就是蕭綦故意布下的障眼法?

千頭萬緒之間,似乎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真相的輪廓已漸漸凸現,我卻找不到奧妙所在,更猜不透其中的關鍵。

枉自機關算盡,總有人算在你前面,縱然玲瓏百變,也抵不過天意弄人。眼前迷霧重重,仿佛走在一條漆黑的羊腸小道,伸手不見五指,腳下卻是無底深淵。

唯一亮在前方的一點燈火,就是蕭綦。

我與他的命運,已經相融相連,猶如血脈筋骨,到死也不可分拆。

走到這一步,就算他要弑天滅地,我也只能拔劍相隨。

我默默握緊袖中短劍,透過劍鞘,似乎仍有徹骨寒意從掌心傳來。

這把劍從甯朔一直隨我至今,也曾霜刃飲血,救我性命于危難,也能取我性命于頃刻。

我已做好最壞的打算,假如事敗宮傾,我甯願引劍自戕,玉石俱焚。

');

上篇:忠奸     下篇: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