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帝王業 天下  
   
天下

鸞駕沿來路返回,馳入剛剛離開的太華門,恍惚有隔世之感。

但見叛軍所經之所,殺戮無數,血濺丹陛,彝器傾覆,天子儀仗禦器之物,丟棄零落。各處宮室均遭到搜捕殺戮,遍地尸骸中,大半是年輕美貌的宮女妃嬪……幸存宮人四下走避躲藏,見到太後與我的車駕回宮,頓時匍匐呼號,叩首求救。宮中叛軍大都被剿殺殆盡,余下殘兵盡數棄甲歸降。

到了乾元殿前,我步上玉階,雕龍飾鳳的階上血汙蜿蜒,染上我裙袂。

一具尸身橫臥在前方,宮緞華服被鮮血浸透,青絲逶迤在地。

我認得她的容貌,是剛剛冊立不久的馮昭儀。一道極細的刀痕劃過她咽喉,皮肉完好,鮮血卻從細細的刀口大片湧出,淌下肩頸,凝結在身下的玉階,猩紅刺目。濃烈的血腥氣沖入鼻端,那張被恐懼扭曲的慘白面容,在我眼中放大……

“請王妃回避。”謝小禾疾步上前,欲擋住我的視線。

我抬手止住他,垂首看那尸身上刀痕,細如紅線,幾乎不易看出痕跡,卻是一刀致命。

“是宋懷恩。”謝小禾沉聲道。

這樣的刀痕,我曾在暉州見過一次,從此再難忘記。

謝小禾轉身吩咐左右將四處清理乾淨,迎候王爺上殿。

我漠然向殿上走去,第一次覺得乾元殿的玉階這樣長,仿佛一輩子也走不到頭。

馮昭儀的面容猶自浮現眼前,我竭力不去想,卻揮不去心頭隱隱的不安。

“王妃且慢,不可入內!”謝小禾的喊聲自身後響起。

刹那間,靈光閃動,我霍然驚呆在階上——馮昭儀血跡未凝,應當被殺不久。

宋懷恩若是早已逃出宮去,怎能在此地殺人?

他沒有走,也根本未曾打算逃命,出逃只是掩人耳目的假相,只待蕭綦或我返回宮中,便與我們同歸于盡。

刹那間,我如墮冰窖,緩緩抬頭望去。

乾元殿上,朝陽初升,光芒刺痛我雙眼。

玉階盡頭,大殿正中,一個幽靈般人影出現。

他手握三尺長刀,棄了頭盔,亂發披散,身上鎧甲血跡斑斑,被晨光映出淡薄的紅暈,仿佛渾身沐著一層血霧。

隔了七步玉階,他的目光與我相觸,猶如瀕死的野獸。

冷,冰冷,絕望的冰冷。

熱,狂熱,瘋魔的狂熱。

七步,生死之距。

他突然出刀,向我斬來。

長刃映出陽光璨然,耀亮天地。

我閉上眼,心中甯定,最後一刻掠過蕭綦的身影。

仿佛又看見他橫劍躍馬而來,看見他深邃的目光穿過鋒火,直抵我心中最深的地方,從此靈犀相連。

耳後疾風破空,骨骼斷裂聲清晰響起。

一切,都在瞬間凝頓。

我睜開眼,面前三步之遙,是宋懷恩的長刀。

他猝然一仰,踉蹌退後兩步,以刀拄地。

三只狼牙雕翎箭洞穿他身體。

一箭洞穿左胸,一箭洞穿右膝,一箭釘入他握刀的右肩。

三箭齊發,力同千鈞,重甲戰馬也能透骨摜倒——除了蕭綦,再沒有旁人。

宋懷恩卻沒有跪倒,依舊拄刀挺立在前。

鮮血從他身上大大小小地傷口里湧出,臉色近乎透明的慘白。

他抬起染滿血汙的臉,定定看我,仿佛天地間只剩我一人。

陽光照在他臉上,他微眯了眼,忽爾一笑,長刀脫手墜地。

緩緩地,他終于跪倒。

那長刀的刃,是向內而握,並未朝著我。

他這一刀,不是殺人,只是求死。

他望著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皎潔白牙,額頭發絲被風吹亂。

我傾身看他,第一次如此專注地看他,目光流連過他的眉目。

“我會記著你,永不忘懷。”我看著他的眼睛,仿佛又見昔日的少年。

他癡癡看我,閉上眼,再睜開時,已全然沒有凶戾之氣,唯有一片清澈甯和。

我直起身,拔出袖中短劍——懷恩,我會讓你像將軍一樣死去,不必淪落為可恥的囚徒。

他仰起臉,目不轉睛地看我,笑容淡定。

我用盡全力,一劍揮出,寒光映亮他眸中最後的璀璨,連同他唇間一聲歎息,亦被就此斬斷。

他的鮮血濺上我素色長衣,盛開猩紅如繁花,我抽劍,漠然轉身。

蕭綦甲胄佩劍,奔上玉階,駐足在我面前,挺拔身軀擋住身後的刺目陽光,將我籠罩在他的身影之下。逆著陽光,看不清他面容神情,只有熟悉而陌生的氣息鋪天蓋地將我席卷……征塵的味道,死亡的味道,鐵與血的味道。

在他身後,玉階之下,肅立著滿朝百官,四下兵馬刀劍森嚴。

我退後一步,取出袖中詔書,向他屈膝跪下,“吾皇萬歲。”

我的聲音遠遠傳下玉階,片刻寂靜之後,階下群臣紛紛俯跪,萬歲之聲響徹殿前。

他的手穩穩托住我雙臂,扶我站起——這雙手終于握住了天下,握住了皇權,也握住了我一生悲歡。他低聲喚我的名,聲音篤定而溫暖,“你看,這就是你我的天下!”

他扶住我,與我並肩而立,一同面向階下匍匐的群臣,面向天下蒼生。

吾皇萬歲之聲,再次響徹宮闕。

天際一輪紅日高升,照徹乾坤朗朗。

曆經三百余年的煌煌宮闕大半毀于火中,昔日龍台鳳閣,連同帝後居所在內,盡化為廢墟。

帝後雙雙殉難,血濺丹陛,尸骨葬于火海之中。

一代皇朝以這樣慘烈的方式落下帷幕。叛臣宋懷恩殿前伏誅,叛軍殘部被胡光烈剿滅于南郊。蕭綦當庭下令,將軍中牽涉叛亂者盡數下獄,首犯獲罪,其家人親族免卻連坐,罪不及三族。歸降者一律赦免,擢升魏邯為右衛將軍,晉封京畿守備徐義康為廣德侯。

太和殿前,白發蒼蒼的廣陵王,從我手中接過先帝遺詔,一字字顫聲誦讀。

那個青衫翩翩的少年,從此成為一個森然肅穆的廟號,成了他們口中的“先帝”,再不是那個活生生的,會對我笑,對我怒,對我流淚的子澹。

宣詔畢,零陵王顫巍巍跪倒,向蕭綦匍匐叩拜。

王爵高冠,壓著他滿頭銀發,重重叩上玉磚。

昔日皇族終于俯下了高貴的頭顱,向新皇稱臣。

宗室舊臣,黎民百姓還來不及為殯天的帝後致哀,已迎來他們新的王者。

我曾無數次站在他的身側,以豫章王妃,以他的妻子,以愛侶的身份與他並肩佇立,而這一刻,我成為他的臣屬,向九五至尊俯首跪拜。

他冷峻的側臉,被初升的晨光蒙上淡淡金色,仿如金鐵塑成,不著喜怒。

此刻的蕭綦,令我想起宗廟里那一座座冰冷漢玉雕刻的巨大神像。從高高的天上俯視眾生,意態從容,手握至高無上的力量,主宰世間生殺。

百年,千年之後,後世史冊將如何記載這一刻,如何書寫這一對開國帝後……對我而言,已如浮云。帝位江山,九五至尊,于蕭綦是畢生大願得償,是後半生壯志雄圖的開始;于我,卻是搏殺半生的終點。我終于不必再懼怕,不必再防禦,這世上再沒有人可以危害我們,再沒有人可以左右我們的命運。

久別歸來,已是天地翻覆,人事全非。

巨變初定,蕭綦當即于太和殿召見眾臣。

我悄然轉身,退往內殿。

“阿嫵。”他出聲喚我,當著滿殿文武,只喚我的名。

我駐足回眸,與他靜靜凝望。

他抬起的手在半空停頓,複又垂下,只是深深看我,似有萬語千言,終不能訴。

我淡笑,以君臣之禮向他跪拜,起身,退回內殿。

曲迭裙袂拖曳過冰冷的宮磚,素錦細簌,環佩有聲。

眼前回廊垂幔,無比熟悉,又無比陌生。

良人遠征歸來,原該是英雄美人,執手相看,一如世間流傳的佳話。

只不過,豫章王與王妃的旖旎佳話,都留在了豫章王府。

從此之後,這肅穆殿堂之上,只有開國帝後,再沒有英雄美人。

我是真的倦了。

看著隨侍宮人的臉,卻神智恍惚,辨認不出這一張張面孔底下都是誰。

許久不曾安穩闔眼,此刻只想一覺睡去……然而,我還沒有看到澈兒、瀟瀟和哥哥平安歸來。

當日是我親手送走了兩個孩子,現在我要親自將他們接回。

我木然轉身,直想著立刻趕去慈安寺,然而腳下宮道漸漸模糊,身子綿軟,忽然間提不起腳步。

朦朧中,是誰的手撫過我臉頰,掌心熟悉的溫暖令我刹那間落淚。

是落淚了嗎,仿佛我已經很久不曾真的哭過。

夢里中淚落如雨,濕了臉龐,濕了他的掌心。甯願不要醒來,留住夢里片刻溫存也好,耳邊卻聽得宮中的更漏一聲響過一聲。

我霍然清醒過來,驚覺自己躺在繡帷錦被中,燭影搖曳,已到中宵。

“來人!”我勉力起身,四肢百骸酸軟無力,拂開帷幔,竟然不見一個侍女。

我掙紮下地,腳下虛浮不穩,驀然跌進一雙有力臂彎。

蟠龍明燭一亮,燈心里“嗶剝”爆出一點火星。

環在我腰間的雙臂驟然收緊,將我緊緊擁在他胸前,緊得令我不能喘息。

他一語不發,喉間滾動,抵著我額頭的下巴已長出胡茬,紮在臉上微微刺痛。

我緩緩抬頭看他,他的面容更見清瘦,眉目堅毅如舊。

是這昏暗燭光的錯覺麼,一日之間,那大殿上英武逼人的一代雄主,此刻疲態盡現,胡茬凌亂,眉心那道皺痕比往日又深了許多,顯出蒼桑之色。

“阿嫵,我回來了。”他沉默看我良久,啞聲說出這一句。

我想對他笑,眼淚卻斷了線似的滾落。

他的手指微顫,撫過我的唇。

“這一生,我再不會離開你。”他看我的眼神,灼熱纏綿,如雋如刻,似有些許淒楚,更有一種我看不懂的情愫,深深藏抑其中。

一時間,我有些恍惚,迷失在他的眼里。

靜靜仰頭看他,竟然從未發現,歲月已在他臉上刻下淡淡痕跡。

十年歲月如梭,我們最美好的年華都付與了流年紛爭,消磨于風刀霜劍。唯一的幸運,是我們遇見了彼此,一切都還不算太晚。

在他熾熱薄唇奪去我全部神智之前,我恍惚記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慈安寺!寶寶還在慈安寺!”我急切仰頭,拽了他的袖口。

他卻掩住我的嘴,將我牢牢圈在懷中,柔聲道,“輕聲些。”

我掙脫不開,出聲不得,他卻垂眸看我,眼底盡是溫柔。

屏風外忽然傳來熟悉的一聲低啼,分明是嬰兒的聲音。

我怔住,他臉上笑意深深,“你吵醒他們了。”

');

上篇:皇圖     下篇:千古(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