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喜盈門 正文 315章 終章:余韻(下)  
   
正文 315章 終章:余韻(下)

315章終章:余韻(下)
文章摘自WPlMe07knffekGuQzz" ̄新 ̄ ̄"··
原本只是兩條小船堵住路,三四個大漢出面阻攔,待到龔遠和帶了人出去時,蒼茫的夜色中不知從哪里鑽出來十幾條小船,將船團團圍住.每艘船上都立著些彪形大漢,表情不善.
文章摘自tgbcmqrUCXwY" ̄新 ̄ ̄"··
船夫這才慌了,白著臉奔到龔遠和身邊道:"龔老爺,您是做官的,您給評評理,這碼頭不是誰家的,憑什麼有泊位不給咱們停?真不給停也就算了,弄了這麼多人圍著是要做什麼?難道要劫船嗎?這可是太平盛世"
文章摘自0q6xiR7reNqD" ̄新 ̄ ̄"··
茶商行船,為了方便和安全,總會三五成群,同伴之間彼此占位留位非常正常.但如此作為,卻不似一般的茶商行徑.龔遠和正想著,忽聽對方船上有人笑道:"這是太平盛世沒錯,不是誰家的碼頭也不錯可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對不對?你們從後面來,問也不問就要去占我們先就給同伴留好的位子,這是你們不講理吧?既是做官的,便更該懂道理講道理才是,弟兄們,你們說是不是?"
文章摘自QAZSeiLYPCj" ̄新 ̄ ̄"··
龔遠和抬眼看去,只見一個三十來歲,著團花圓領長袍,白面無須的漢子抱著兩臂立在當中一艘船上,在一片短打的漢子中顯得格格不入.那人目光炯炯地望著自己,面上既無驕橫之色,也無膽怯之色,泰然自若,怡然自得,顯見得是個見過世面的.
文章摘自jhUDt5GnHsP5ryy" ̄新 ̄ ̄"··
眾大漢一陣雷動,以槳擊船:"對管他作什麼官,到了咱們地頭上就要按規矩辦事識相的速速退去,否則小心讓你岸也不准靠"
文章摘自cVNx70623h7" ̄新 ̄ ̄"··
船夫嚇得不輕,倉皇而顧,大聲喊道:"有人要劫船了眾位客商評評理,哪里有這個道理"
文章摘自GBIjlW1rT8Cp4w" ̄新 ̄ ̄"··
四周茶船上看熱鬧的人多,卻沒人敢開口.那漢子只是淡淡地看著龔遠和,並不表態.
文章摘自mMCEhmFXuXw5m1" ̄新 ̄ ̄"··
龔遠和止住船夫,抱拳笑道:"這位兄台說得對極,凡事大不過一個理字.我們遠路而來,趕了一天的路,夜深人乏,只想著早些泊船安歇,看到泊位想去停靠也是人之常情,畢竟那泊位上並未有標記,言明是誰留給誰的,對不對?"
文章摘自3WwZdNku7MpJFv" ̄新 ̄ ̄"··
那漢子點了點頭:"對.你說這個,是起心要與我爭這個位子麼?"
文章摘自J7qk0eZ2HCjpY" ̄新 ̄ ̄"··
龔遠和搖頭笑道:"非也.兄台剛才說了,凡事都有先來後到,我不是那不講理的人,既然是你們給同伴占的,我自然不會硬去擠占.只是我要問兄台一句,既然理在你那里,為何不講理?出口傷人不為其說,還非要搞這麼大的陣仗,連岸也不許我x,從這方面來說,卻是你有理都沒理,以勢壓人了.今日我是男子,不懼你嚇唬,若是老幼婦孺,你的行徑又和那仗勢欺人,不講理的有什麼區別?"
文章摘自phkF6FEyirc5h" ̄新 ̄ ̄"··
那人上下打量了龔遠和一眼,但見龔遠和著一身樸素的青布長袍,昂藏而立,臉上全無一絲懼色,昂首挺胸,既無做官的驕橫之氣,也無讀書人的故作清高,看著溫文儒雅,卻自有一段不容忽視的正氣和威嚴.當下抱拳笑道:"的確是我不講理了,你們都退下"
文章摘自SXfrkrzXaiIQ7Q9am" ̄新 ̄ ̄"··
一陣水響,那十幾艘小船快速整齊地消失在暮色中.
文章摘自Y59TDaJJf7minzp60NG" ̄新 ̄ ̄"··
龔遠和淡淡一笑,命船夫開船,另行尋找停靠處,言罷轉身要走,那人卻出聲道:"兄台請留步敢問兄台尊姓大名?"
文章摘自5c2mWUSujU" ̄新 ̄ ̄"··
龔遠和笑道:"敝人姓龔名遠和."
文章摘自ySW9cGNTbKxwtE" ̄新 ̄ ̄"··
那人默了默,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哥哥我就說呢,如此氣度的人是誰,原來竟然是你龔老弟不消說,這地方你停得"不由分說,便叫人讓路,引船夫將船停靠到先前那空位上去.
文章摘自e4Qt98sqMzqcM" ̄新 ̄ ̄"··
他的口氣格外親昵,自動自地就自稱了哥哥.龔遠和身邊的幕僚聽得皺眉,洗萃更是想斥他無禮,誰和他這地痞流氓是兄弟?也不怕閃了舌頭
文章摘自UdKO5y8XnpjR6" ̄新 ̄ ̄"··
龔遠和臉上全無不悅之色,反回身鄭重施禮道:"剛問兄台尊姓大名?"
文章摘自oUFAjk3mffQDU1ysx" ̄新 ̄ ̄"··
那人笑道:"我叫郎昆,你不認得我,但你叫我這聲哥哥卻並未吃虧.你這是從青縣去水城府吧?什麼時候去湘州?"
文章摘自u2y4C4b9k4u6bIOojg1" ̄新 ̄ ̄"··
龔遠和好奇得很,此人對他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偏他不認得此人.郎昆也不多言,只道:"你且等著,稍後就知曉了."
文章摘自A9rvVNkTpR" ̄新 ̄ ̄"··
天色黑盡,終于看到幾盞紅燈從江面飄來,走得近了方才看清是一艘大船,郎昆笑道:"來了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看個究竟?"
文章摘自QlmIuVvbwIhqNHg9Fk" ̄新 ̄ ̄"··
龔遠和笑道:"我為何不敢?"他又沒做過虧心事,船上也沒有值錢的家私,怕什麼當下便讓洗萃去和明菲說一聲,自己縱身跳上郎昆的小船.郎昆使勁地拍著他的肩頭道:"好樣兒的"
文章摘自0WfKuio5lviMzwyA" ̄新 ̄ ̄"··
龔遠和不甘示弱地拍回去:"彼此彼此"
文章摘自3A0E7nNIGkzl" ̄新 ̄ ̄"··
郎昆呲了呲牙,笑道:"手勁兒還不小"一壁廂命人撐起船,往那艘大船靠了過去.
文章摘自wg4qmaI9xa67bu1" ̄新 ̄ ̄"··
離了約有三丈遠時,大船上有女子笑道:"是郎大當家的麼?"
文章摘自crXLiBnE01YMuZe" ̄新 ̄ ̄"··
郎昆哈哈大笑:"除了我還能有誰?只是今晚你萊德遲了,給你留的位子卻是讓給了你的故人,你得讓船停靠到遠些的地方了"
文章摘自65RFUGMiuO" ̄新 ̄ ̄"··
"故人?"一盞紅燈籠探過來,船頭立著的竟然是幾年杳無音信的鄧九.她慣作當初行走江湖時的青衣打扮,又精神又美麗,風采更勝從前.
文章摘自0ONjMadtSG2j" ̄新 ̄ ̄"··
晚間郎昆設席款待兩方人等,明菲與鄧九坐了一處,俱是不勝感慨.鄧九笑道:"我終究沒能做成閨閣兒女,還是操起了老本行——販茶.天可憐見,幾年間我也算是清清白白掙出了一份家業,下半輩子衣食無憂,山兒也可以安心讀書."
文章摘自PZHEIBS1twU" ̄新 ̄ ̄"··
明菲敬佩地道:"你一個人闖蕩,很是艱難吧?我們也曾派人去尋你,卻是四處打探不著."
文章摘自7cCQhJ4iBn4QMt6A2S78" ̄新 ̄ ̄"··
"我改了名,你們又如何能打探得著我?"鄧九笑道:"也不是那麼艱難.我做慣這一套的,做起來輕車熟路,更何況我命中多遇貴人,以前是你們,現在是郎昆."她垂眸微微一笑,輕聲道:"我年初與郎昆定了親."
文章摘自pNuSh7Wbpa5dxjm4R" ̄新 ̄ ̄"··
明菲大喜,立時便斟酒三杯祝賀她.鄧九笑著飲了,邀約明菲來年攜子女來做客,席間說到雙壽:"我聽說他去年成了親,不知新娘子如何?"
文章摘自vUolAP6WuYJFO2DZDdE" ̄新 ̄ ̄"··
明菲笑道:"我當時走不開身,沒親自去做客,但聽去送禮的管事娘子回來說,新娘子很溫婉大方.他日子也過得很好."
文章摘自A2hOTzfIzMn" ̄新 ̄ ̄"··
鄧九微微歎道:"這樣我就放心了."
文章摘自5IbA0l08rCTTU8" ̄新 ̄ ̄"··
是夜,二人一直說到三更時分,菜未吃多少,卻喝了整整一壇酒,直到龔遠和來接人,方才散了.
文章摘自KS7V5MOE3rMzdB" ̄新 ̄ ̄"··
明菲喝得半醉,靠在龔遠和懷里,聽著船艙外的水聲風聲,看著窗外西沉的彎月,回想前世今生,不勝感慨.
文章摘自r31g1dtbDhGew6" ̄新 ̄ ̄"··
她近來已經很少想起從前的事,腦子里爸爸和媽**面容逐漸變得模糊,而龔遠和,舒眉,展飏的面容卻越來越清晰.他和她的生活中有小吵小鬧,會有誤會,會生氣,但他和她心中,彼此就是自己最親近,最相依為命的人,沒有什麼誤會解不開,沒有什麼事能比在人海茫茫中找到如此契合的另一半並留住他守護他更重要.
文章摘自8cUAWD9He7zTP" ̄新 ̄ ̄"··
這三年里,發生了許多的事,但總體都是好事.二姨娘死了,蔡光正舉家遷走,不知所終;蔡光庭升了官,涵容又生了一個兒子;湯盛與明玉成親的第二年就考上了進士,雖未考上庶吉士,卻也謀得了不錯的位置,帶著明玉高高興興地去赴任,明玉寫信來說已經有了身孕,夫妻和美,字里行間滿是喜悅和開心.
文章摘自NnOVS5OeQWty9" ̄新 ̄ ̄"··
蔡光耀考上了秀才,引得蔡光華十分刻苦上進;龔婧琪風風光光地嫁到了孫家,相夫教子,過得十分平靜;龔遠秩如願以償地考上了舉人,再接再厲准備繼續科考,他與沈家大小姐成親後夫妻互敬互愛,沈家大小姐是個當家理財的好手,將家中打理得整整齊齊,井然有序;雖然龔中素仍然一樣的愛抽風,隔三差五總要挑點事情出來,但那對于已經步入正軌的龔家人的生活來說,不過是大海里的一朵浪花——平靜中添點樂趣罷了,沒人把他當回事.
文章摘自h4JH9RIEHMZkXre7n" ̄新 ̄ ̄"··
至于崔吉吉,果然于年前風風光光地成了七皇子正妃,她小小年紀,待人接物游刃有余,不多時就傳出了賢名,深得太後,皇後喜愛.
文章摘自aHCBKW9i3BgT" ̄新 ̄ ̄"··
明菲不知道宋道士關于崔吉吉貴不可言的批命還做得數做不得數,畢竟目前皇帝完全沒有廢太子的跡象,太子吃過上次的虧後,一直夾著尾巴做人,低調得不能再低調,反倒是那位趙王有些蠢蠢欲動.但這一切,都離她太遠,她和龔遠和的目標就是,腳踏實地的好好過日子,保護好家人和自己,力爭上游,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每一件事,給孩子以身作則,不叫心中有憾.
文章摘自QRwWGnNPDq0y" ̄新 ̄ ̄"··
以後的歲月還很長,她不知道今後會遇到什麼樣的事情,生活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也無法預測到孩子們的將來,是喜是憂是苦是甜.但她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在,她在,就沒有過不去的檻,沒有趟不過去的河.
文章摘自kyrIW0HevhFkSTUI" ̄新 ̄ ̄"··
她不知道這世間是否真的有神靈存在,但她真真切切地知道,只要不放棄,只要努力,只要心中有希望,失去的總能再尋回來,關上一扇窗,必然就能打開另一扇窗.也許,窗外的風景不一樣,但它始終是美好的,獨一無二的.
文章摘自dclCye8SQ6W" ̄新 ̄ ̄"··
龔遠和輕輕撫了撫她的鬢角:"你在想什麼?"
文章摘自GTfoN23iIWsEuSn" ̄新 ̄ ̄"··
明菲綻放出一個甜蜜的微笑,輕輕摟住他的腰,低聲道:"我在想,等到了湘州後,我們應該再生一個孩子."
文章摘自m40IJrHOjLlkNm" ̄新 ̄ ̄"··
龔遠和擁緊懷里的妻子,低聲道:"都依你,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文章摘自4d44FSmlUBfZ7Q" ̄新 ̄ ̄"··
——*——*——
文章摘自JoXoBj2Svq9Epk" ̄新 ̄ ̄"··
全書終——
文章摘自C2RieoqwQfpdcWjuvi5U" ̄新 ̄ ̄"··
完本了,其中不如意,不完美的地方很多,但總算是完本了.在此,小意鞠躬感謝大家的支持和寬容,謝謝你們給我動力,謝謝你們給我支持,沒有你們的支持,小意走不到今天,再次鞠躬感謝大家——
文章摘自VCKkeLjpF3rzYLAWlN" ̄新 ̄ ̄"··
,

上篇:正文 314章終章:余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