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26 老頭駕到 票票票!求票! 
  
026 老頭駕到 票票票!求票!

026 老頭駕到 票票票!求票!



"大人,衙役稟報他們在福臨酒樓抓回了一殺人凶犯,請大人升堂審問!"知府原本在書房看書,門外的下人稟報道.

"殺人凶案?這青天白日怎麼會在杭州城發生這種案件?難道是港口水手鬧事?"知府聽了也是一頭霧水,不過既然有凶案,自然得即刻升堂,如果是普通案件還可等到辦公時辦理,不過命案卻是不能耽誤.

換上了官服知府按照一套升堂的禮儀開衙審案,不過當他來到大堂上卻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更迷糊了,堂下或躺著或跪著十來個人,可偏偏又一個大漢傲立在大堂之上,甚至他這位知府老爺上到堂來也沒有絲毫動作.

百姓見官跪禮這基本是常識,當然如果你身有功名,或者家中直系親屬完備有功名的話,也一樣可以獲得不跪的權利,在知府印象中,對堂下這人卻毫無印象,不由得看向身旁的師爺一眼,意思是問問怎麼回事?

"堂下何人,為何見知府大人不跪?"師爺擺著譜問道.

"跪?為什麼要跪,我又沒犯錯?"某男當然知道這是封建主義的制度,如果見到這時候的皇帝或許他也就屈服一下,但是只不過是一個官,某男可是絲毫不放在眼里.

"堂下之人可有功名在身?又或有高堂食朝廷俸祿?"師爺心下面的這人怎麼連這都不懂,照例那句話一出來,下面的人就應該自報家門,不過一句我沒犯錯又算是什麼答案,不過師爺還是把這些明出來,等待對方回答.

"功名?你的是秀才,舉人這些的吧?"某男想了想反問道.

"對,對,就是這個!"師爺點頭道.

"你們這里認不認大學文聘?"某男無操節地想起了那文憑上寫的全球認證的標志問道.

"大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的大學?"師爺直接被某男繞糊塗了,心大學的確是科舉必讀,但和功名有什麼關系?

"哦……沒什麼關系."某男想起自己是穿越了,自己奮斗了N年得那張破紙早自然不可能通行異位面之中,心當時要是讀古文現在會不會算是專業對口了?

"那到底有沒有功名?"師爺看到知府大人臉色微變,也急了,破口問道.

"那就算沒吧……"某男終于算是承認了自己在這個世界是個文盲的事實.

"那高堂可受朝廷俸祿?"也就是問你父母是否吃朝廷發的糧食,這樣的人不是為官就是宗室,見官一樣是可不跪.

"高堂?二拜高堂那個吧?國有企業算不算朝廷俸祿?應該不算吧,過年過節也沒看他過柴米油鹽回來?"某男繼續插科打諢道.

師爺雖然聽不多,不過基本也知道對方只是個普通百姓而已,便按照規矩大聲叱問道:"既無功名為何見了知府大人為何不跪?"

"憑什麼?他是我誰啊?"某男又不是真傻,剛才無非就是和這些家伙鬧著玩,總之一句話就是不跪你能把我怎麼著了!

坐在大堂上的知府這時候卻不好開口,又不是電視劇,讀書人畢竟是要臉面的,難道讓他親自開口,我是官所以你得跪我?不跪我我心里就不爽麼?

不過眼前師爺搞不定,變相左右差役使了個顏色,不過又一個令知府大人尷尬的事出現了,那些平常一招呼就抄起水火棍往犯人腿下一架,朝著後膝蓋一踢,饒是硬漢也得乖乖跪下.

可是今天這些衙役卻絲毫不動,好像是當某位老爺如同透明人一般,一個個就像斷了線的玩偶呆立在一旁不敢動彈.

知府老爺是不知道,不是他們不想動,某男此時背著手站在堂上,而手上此時正握著那柄神力左輪,知府還沒上堂前,那些衙役就和某男交過手了,只是毫無聲息的兩槍,把那兩個想要強制他跪下衙役手中的風水棍打斷後,那些衙役便知道這位爺自己惹不起.

"不跪就不跪吧!剛才有人稟報發生了命案到底是怎麼回事?"知府一看在這樣下去恐怕就是他下不來台了,便不管這些規矩岔開話題問道.

這時候堂下把某男帶來的衙役顫顫巍巍走了出來,剛才想要把某男放倒的人中就有他一號,這回他可是見識了某男手中家伙的厲害,心知自己干嘛把這個殺神帶回衙門來呢.

不過這時候後悔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向知府稟報道:"大人,此人在酒樓和堂下這十幾人發生械斗,堂下這些躺著的人就是被此人所傷,不過並非發生凶案,經醫師包紮後現還無一人死亡."

衙役現在可不敢再誇大了,他可是害怕要是他張口胡恐怕呆一會這地上就得再多出一個病號來,到死後某男咆哮公堂的傷人罪是定了,估計自己也只能回家做個瘸子了.

再衙役們也都不傻,既然某男能在大腿胳膊上開洞,自然也能在他們腦門上來那麼一下,要是對方直接暴起給堂上的知府來那麼一下,自己這些下人差役卻都得跟著一起陪葬!

"堂下此時衙役的可是實,爾等何其大膽竟然當街行凶?"知府大人聽完就對某男叱問道,一副不打你不行模樣.

王海冬心這位知府怎麼這麼白癡?難道真的是個讀書讀傻的書呆子?他那里知道這位知府此時還憋著剛才某男不下跪時的氣,這才沒有多想,聽了衙役的回話便下了定論.

某男自然不會讓對方就這麼給自己定罪,突然反問道:"請問知府大人,在下在酒樓好好吃飯,這群家伙卻來無辜索要錢財,我一沒殺人二沒放火,難道這也是罪麼?"

"那自然無罪……不對,大膽賊人,堂下如此多人證,豈容爾等辯駁?"意思是這麼多人受傷了,難道不是你動的手?

"這位大人,你也看到是這麼多人了?難道您沒事就會去找十幾個人麻煩麼?"某男繼續反問道,到頭自己的確沒錯,不過這知府顯然和自己不對付,想要給自己定罪一樣.

"呃……堂下那些人可有話?"面對王海冬的反問知府也只能語塞,的確好端端干嘛沒事去找十幾個人的麻煩,而且看起來受傷的還是那十幾個人,知府大人這才發現他其實並不清楚其中的狀況,再問某男他是不願意了,只要轉向那十幾個"受害人"之處.

流氓們看到知府大人終于問道自己這里,急忙大喊道:"知府大人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這個妖道有妖術,手里妖器無聲無息就可傷人,大人您可得救救我們啊!"

流氓不是衙役雖然常年在外混跡,可是懂得畢竟不多,某男手中這哪里是妖器,分明是一件厲害的寶物,不過衙役們卻也不知為何這間寶物在岸上依然能夠如此犀利,通常的寶物到了岸上卻也只剩下堅固的特性,刀劍盔甲也就罷了,可問題是某男的寶物實在太過詭異,他們未曾都未曾聽過.

"堂下凶犯,你是用何等器物傷到這些百姓,難道真是妖法不成?"知府又再問向某男道.

"這位大人,在下所用的可不是妖法,而是寶物!再下不才是名船長,這些賊人想要對我不利,自然就要受到懲罰,在下在海上手刃海盜可是刀刀致命,這些人並沒有犯下要命的罪過,在下也只是薄施懲罰而已!"某男見自己不主動不行,又再次玩起了港口上擠兌班捕頭的一招.

這一招很簡單,只需要把自己放在道德的最高點,別人想對付你也得有合適的理由,之前王海冬為何插科打諢,無非是想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畢竟無緣無故讓人抓到衙門里可不是一件開心的事.

"這……這……門外衙役為何如此驚慌?"正當知府大人在此無之時,衙門外卻急忙跑進來一名站崗的衙役.

"報!大人,城內羅家羅震南老太爺,連同吳家,周家,馬家還有桑園李家一起聯名保取人犯王海冬!"衙役沒報出一個名字,堂上的知府就是一震,這些人家在杭州可是數得上大戶,而今天竟然攜手而來,也讓知府嚇了一跳.

"王海冬……王海冬!你就是那個班傑口中的騙子王海冬?"知府大人也不是傻子,當他聽到王海冬這個名字先是一愣,卻也明白了這件事恐怕又是他那位倒黴的親戚搞的鬼.

"正是在下,不過騙子一還請知府大人慎重,商人重譽,這無憑無據傳揚出去可是有損大人清譽!"聽到自己的援軍來了,某男也停止了插科打諢,又冒出了正人君子的模樣,不過從這話中卻還隱約能聽出在擠兌著堂上的知府.

不等兩人上兩句,只看見從衙門口五位頭發已經斑白的老頭,紛紛走了進來,而且從他們進來模樣,某男感覺到比剛才的自己更多了一份氣勢凌人的架勢來!

不過知府顯然也知道這幾位的身份,反而從知府位子上起身,下到堂下給那幾個老頭作揖問好,原本某男還以為羅老頭前幾天可能受了知府的欺負,可是現在看來,怎麼都不像是自己想象的一回事呢?




上篇:025 官匪勾結    下篇:027 雞蛋和母雞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