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01】精心謀殺  
   
【001】精心謀殺

天曜皇朝紫闕城曾經出了兩個驚才絕豔的曠世人物,蝶後鳳魅雪與天策帝君陌煙華,故而被譽為神都

歲月輾轉,時光變幻當年的風云人物漸漸淡去人們的視線,有人他們這對神仙眷侶是歸隱山林,也有人他們一直都在神都,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哪里

如今在神都街頭巷尾叫人茶余飯後津津樂道的話題,是丑名遠揚的韶家庶出九姐

聽韶家的庶出九姐,神都第一丑女,瘋狂迷戀定南候府的侯爺,此事早就鬧得人盡皆知韶家九姨娘花了全部的錢財,才在神都的最高樓鏡雪樓借得一席之地,讓無人問津的女兒阿九可以在這里拋繡球,求得有緣人托付終生

原本是人潮洶湧最繁華的地段,卻在韶家九姐手握繡球站上樓的一刻,空空如也

見過九姐真顏的人,都嚇得半死,一時間無論男女,全部一哄而散

傳那韶家九姐受不了這樣的屈辱,竟從鏡雪樓之上一躍而下,落進了秋日冰冷湖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拋繡球無一人敢在場,這件事叫韶家淪為整個神都的笑柄韶府表面上似乎沒有因為此事出現變化,實際上卻是暗流洶湧

清秋時節韶府的芙蓉園中臨水的醉芙蓉開得正燦爛,豔如火的花瓣,好似美人初妝的酡顏,在風中展顏歡笑

芙蓉園內的波光花影與園中那座破敗的屋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縷酒香,自屋內飄了出來這座破敗的屋子,是古醫世家韶氏府邸中廢棄已久的釀酒房,已經鮮少有人進入屋簷下的蜘蛛網,密密麻麻地攀附于被蟲蟻啃噬得看不出原來模樣的雕梁上

"救命啊你們是誰?快——放我出去——"

一聲微弱的女子嗓音,從捆綁的麻袋中傳了出來,還有一絲絲的血跡,洇染在了麻袋上方

一群家仆悶不吭聲,抬著麻袋,匆忙朝著那座破屋子走去不管麻袋里的人,如何掙紮,也無法出來

覆滿灰塵的石徑,曲折地蔓延到破屋前的雜草堆凌亂的腳步,清晰地留在石徑之上

"快進屋"

"別讓人聽到她聲音了"

"磨蹭什麼?把麻袋搬進來啊"

屋子外的夕陽,將天地渲染得一片晶燦,然而,屋子內卻是黑暗得叫人幾乎要窒息一個巨大的酒池,就藏于這座破敗的屋子之中,在黑暗中看不出這酒池到底有多深

"動作都麻利一點,這點事都做不好本夫人打斷你們的狗腿把這丑鬼放出來,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還沒死透,真是賤人命長"

尖銳的嗓音,劃破了甯靜

黑漆漆的屋子內,一個衣鮮靚麗的婦人,正指揮著仆人將麻袋解開婦人臉型***,細長的眼角有一顆醒目的黑痣臉上塗抹著胭脂水粉,看上去風韻猶存梳得光亮的發髻上點綴著碧玉棱花雙合長簪豐腴的身材,被一襲金銀如意云紋緞裳包裹

麻袋中面目露驚恐的少女,被五花大綁,額頭上還有著血痕,像是被石頭砸出來的一雙大大的水靈眼睛里,寫滿了驚懼,淚汪汪的瞅著眾人生死大陸然而少女的臉上一塊塊黑斑,讓她的模樣看上去格外可怕

"大娘——你——你要做什麼?"

少女害怕的叫道,她記得自己不知道被誰推了一把,從鏡雪樓上掉下湖中,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卻被人救了她再度清醒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置身于麻袋內,如今才知道是大娘把自己綁了過來大娘平日就經常欺負她們母女,這下子又不知道要怎麼虐待自己

今日拋繡球,沒有一個人願意來接繡球,她心中充滿了苦澀萬大哥明明了,只要她可以登上鏡雪樓拋繡球,就會接下繡球迎娶她過門但她左等又盼,卻沒有見到他的人影他是出事了?還是生病了?

"做什麼?你這賤蹄子還有臉問?你和那個賤妾做過的蠢事,讓我們整個韶府成為一個笑話,還敢問本夫人要做什麼?"

大夫人夜氏吐了一口唾沫,尖銳的聲音,讓少女嚇得縮成了一團

"你不是想死嗎?那當大娘的,自然要幫你一把"

"大夫人,她畢竟是九姐……"

一名仆人有些擔心的道,這九姐雖然是韶家的恥辱,但她的名聲再不好,那也終究是一個主子

"你們沒有聽到我們家夫人的話嗎?我們夫人好心好意,是幫助九姐完成未了的心願"

趾高氣昂的婢女花燭,指著家仆的鼻子斥罵道在韶家之中除了老太君和老爺之外,就屬大夫人夜氏地位最高了這個九姐無權無勢,娘親也只是一個卑賤的丑妾,根本就不足為懼

得好聽,她是韶家庶出九姐得難聽,就是一個拖油瓶連名字都沒有的庶出姐,她根本就不放在眼底

"她不過是一個野種,根本就不是什麼姐只要這個賤人多活一日,我們韶家就要臉上無光一天嫁不出去的拖油瓶,留著何用"

大夫人夜氏一臉惡毒,想到自己每次出去,都會被其他的貴婦嘲笑,她就越發怨恨眼前這個面容如鬼的少女在神都之中,也許有人不知道她這個韶家的大夫人,但卻沒有人不知道第一丑女是韶家九姐

"不是這樣的萬大哥了,會迎娶我的,今天他一定有事,所以才沒有來……"

阿九猛地搖頭,她聲淚俱下的解釋道,心中還對爽約沒來,叫她在全城百姓面前貽笑大方的男人心存希望

"哈哈哈,你也太天真了侯爺他確實有事,今日他可是陪我的漫兒去游湖了,自然沒有時間去看你這個丑女"

大夫人夜氏嘲諷的道,眼中是濃濃的輕視這個蠢貨還真以為自己有人喜歡,也不看看她長得什麼鬼樣子,居然妄想侯爺夜立萬會迎娶她,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不可能——萬大哥過的,他過的——"

阿九睜大了眼睛,不願意相信心儀之人,拋下她的終身大事,去和美麗的大姐韶漫游湖,冷眼看她在高高的鏡雪樓之上無助垂淚,丟盡顏面,無地容身

昔日的溫柔話語,她還清楚的記在耳邊他喜歡她的溫柔體貼,喜歡她的善解人意,喜歡她的單純……

他待伊人長發翩然,他便會鮮衣怒馬長街鋪錦來迎娶她

如今,她一頭青絲及腰,卻不見當初信誓旦旦的人兌現諾

"萬大哥,萬大哥,你真以為自己是哪根蔥啊他不過是耍你玩的罷了,你還真是蠢得無怨無悔逆天邪乞怪不得他老跟我,你就像塊狗皮膏藥似的,甩都甩不掉,煩死人了"

大夫人夜氏無地打斷了阿九的話,塗抹著殷胭脂的唇,不屑地上揚頗為享受的看著阿九煞白無血色的臉,額頭上的血跡,還沒有完全干透,看上去落魄到了極點

阿九的心,越來越冰寒,像是置身于冰窖之內,連一點溫度也沒感覺到

"你們這些飯桶站著當死人啊給我把石頭捆緊了"

大夫人夜氏怒聲呵斥道,聲音猶如地獄催命的鬼厲,仆人們嚇得連忙動起手來

"大娘,求求你——饒了阿九"

阿九聽到她的厲聲,全身瑟瑟發抖,只覺得通體冰冷她剛剛死里逃生,卻是出了虎口又入狼窩她不想死,她想親口問問侯爺,是不是真的欺騙她的感,是不是真的只是玩弄她的真心,將她付出的一切,踐踏到塵埃

她想問一問,自己這些年來對他一片癡,到底算什麼?

她真的不想死,她還有太多未了的心願

阿九看著眼前那惡毒的嬌顏,心中不出的害怕,掙紮著努力靠近大夫人,向她求饒她的雙腳被綁上大石,繩索緊緊地勒住她纖細枯瘦的腳,幾乎要嵌入她的肉中她慌張的看著四周,乞求有人會來救她逃離魔爪

上天似乎沒有聽到她的乞求,除了耳邊譏笑聲外,就只剩下頭上可怕的陰霾,將她重重圍困

一陣勁風掃過,她最後看到的畫面,是夜氏那塗抹得鮮似血的指甲,冰冷地滑過她的臉

"啪——"

一巴掌打得阿九耳朵轟鳴,眼冒金星,她重重地跌在了地面之上還沒等她起來,就被仆人抓住

大夫人夜氏揮了揮手,婢女花燭就將一疊淡黃色的桑皮紙拿了過來

"嘩啦——"

大夫人伸手捏著桑皮紙在酒水中浸泡了一下,就覆上了阿九不足巴掌大的臉桑皮紙受潮變得極軟,完全貼在她的臉上,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阿九絕望的掙紮著,但只能看著眼前一片黑暗,一層層將她完全籠罩當越來越多張桑皮紙覆蓋下來,在她的臉上刻畫出一個凹凸如面具的輪廓,讓她陷入了完全的窒息

耳畔,還有一句話,淹沒在她的耳中

"沒有人會來救你的,你這身賤骨頭將永遠醉死在這里誰叫你千不該萬不該,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噗通——"

見到阿九已經沒有了動靜,大夫人用力一推,她的身體落進那深不見底的酒池,快朝著下面沉去

一個妙齡少女被推進酒池之內,站在一旁的男男女女卻是滿臉笑意,俱是看戲一般

酒池的水面平靜無波,只有非常細微的波瀾,片刻之後,水面化作了一片死寂

------題外話------

久違了一個半月的時間,仙兒很想念親們喜歡帝妃的親們,別忘了把帝妃加入書架哦,這對仙兒來,非常重要,萬分感謝

的開始,邀大家與仙兒一路同行,相伴走下去仙魅出品,坑品保證,可以放心跳坑

    下篇:【002】殺局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