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46】握住幸福  
   
【046】握住幸福

此刻的韶漫一臉的驚恐,她完全不明白為何自己的房間里會被搜出半包砒霜

"孽障,給我跪下重生之嫡女妖嬈"

老太君聽到張銀玲的話,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她的幼子英年早逝,留下唯一的兒子,她都沒有照顧好他,反而在眼皮子底下,叫這些心如蛇蠍的人害死了

此刻,她不管眼前的是誰,只記得要為愛孫討回公道

"奶奶娘親爹爹我是冤枉的"

韶漫見到老太君如此嚴厲,雙腿一軟,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她感覺自己好像是千辛萬苦的爬上梯子的頂端,才發現梯子竟然搭錯了地兒,把自己推向了萬劫不複的懸崖邊緣

"鐵證如山,不容你狡辯"

老太君將血書拋向韶漫,那血書在半空中展開,醒目的血字,讓她嚇得忍不住顫抖起來

好似看到了一雙不甘的眼,在怒瞪著她,要她償命

"不是這樣的這絕對是陷害——"

大姐韶漫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房里會被搜出砒霜,她分明沒有那麼愚蠢的把砒霜收在房里難道是之前狗肺偷偷放進來的?

想到狗肺那閃躲的神色,她越發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眼睛一下子就噴出火來,沒想到自己的計劃,居然毀在這個微不足道的人物手上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徹而起,伴隨著鵝黃色的身影掠過,色的掌印清晰地印在了韶漫的臉上

"落初來了"

韶音一看這熟悉的身影,目光露出了幾分溫柔之色沒想到展落初來得還是挺快的,看來是得到消息就匆匆趕來了看她漲著臉,額頭還沁著汗水,就知道她是一路狂奔過來的

與她一起到來的,還有那個甯靜清雅的女子,蘭沁妍

"展落初,你憑什麼打我?"

大姐韶漫手捂著臉,憤怒的抬頭,猛地站起來,怒氣沖沖的尖叫道她從就被捧在手掌心,過著養尊處優的日子,今日居然被展落初當著眾人的面打了

她這口氣,如何忍得下去

"你真是賤人多忘事啊你竟然要害我家韶樂哥哥,丫的,我滅了你這該死的毒女"

展落初氣得撲了上去,想起溫潤如玉的韶樂,那麼善良,那麼溫柔,居然有人如此惡毒要害死他

她這就為韶樂哥哥報仇

她一把將韶漫推倒在地上,兩個人扭打了起來

"你這個死肥婆"

"丫的,你真欠收拾了,活膩歪了看姑奶奶我的厲害"

"我打死你"

"誰怕誰啊"

"……"

"快快拉開她們"

大夫人一看這畫面,大叫起來,讓侍衛將韶漫和展落初拉開

"這姑娘看不出還挺彪悍的"

韶音見到展落初給了韶漫幾爪子,那一副為了韶樂不顧一切,不顧形象,率真而沖動的可愛模樣,讓她不由露出了會心一笑重生之再許芳華目光淺淺的落向紗帳之後的韶樂,看來哥哥有一個很好的未婚妻呢

"對就是這樣打她頭戳她眼睛咬她耳朵"

她在一旁暗暗激動,看到完全是展落初壓倒性的把韶漫給凌虐了一頓,心里不出的爽快雖然她很想親自撲上去來幾下子,但是礙于如今身份是一個低調的婢女,只能一旁牙癢癢

"落落這丫頭還真是膽大妄為"

蘭沁妍見到展落初的舉動,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過去阻止,而是走到老太君的身邊,跟她低語了幾句,接著走向了躺在床上的韶樂

"她好像有幾分醫術,希望不會壞事"

韶音對蘭沁妍不是很熟悉,只是有過一面之緣,但她聞得到蘭沁妍身上那股藥草的味道很濃身上也透著書卷氣,給人一種很甯靜的感覺

這個時候韶樂身上的藥性已經開始退了,如果被發現他沒有中毒,那計劃就功虧一簣了

韶樂是整個反擊計劃的核心人物,因為怕對他身體有所損傷,所以韶音下的藥非常輕微,是那種能讓人陷入假死狀態的藥成功瞞過了禦醫韶普的眼睛,她還沒安心,就見到蘭沁妍過去了

蘭沁妍伸手掀開床帳,伸手探了探韶樂的鼻息,她正要放下床帳就見到韶樂的手指輕微的顫了顫

她的眼底滑過一抹疑惑之色,抬眸看向床上的韶樂,緩緩放下了床帳

這時候韶漫和展落初已經被拉開了,兩人都是頭發蓬亂,看上去狼狽至極

"落初來奶奶身邊"

縱然韶漫被打得鼻青臉腫,老太君也沒有給她一個多余的目光,而是招了招手,讓泫然欲泣的展落初坐到身邊,軟聲撫慰起來

展落初自就和韶樂定親,可以是青梅竹馬

她也是老太君認定的孫媳婦,從來沒有因為韶樂是瞎子,而有嫌棄怠慢的心對于韶樂癡心一片,她都看在了眼里

"樂兒已經不在了,你們的婚約就不作數了,你以後還是找個好人家嫁了"

老太君聲音顫抖的道,沒有霸道的要求她守活寡,而是祝福她找到良人,度過一生她的韶樂沒有這個福氣,娶這麼好的姑娘為妻

"不要奶奶落落這輩子生是樂哥哥的人,死也是樂哥哥的鬼誰也不嫁,您不要拋棄落落"

展落初猛地搖頭,眼睛里積蓄的淚水,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傻孩子你這是何苦"

老太君抱著展落初一起哭了起來,看上去分外淒涼

韶音看到展落初對哥哥那麼癡,也不禁為之動容

"奶奶,樂哥哥尸骨未寒,您一定要為他報仇不能放過這個毒女"

展落初充滿恨意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韶漫,一字一句的道

"落落好樣的"

韶音在背地里給她豎起了一個大拇指,有了展落初的介入,想必老太君縱然有幾分不忍之心,為了公正無私的形象,也定然要把韶漫重懲[綜穿越]那些被遺忘的

"韶安,把家法拿來"

老太君冷冷的聲音落了下來,讓大夫人夜氏馬上跪下來求

"娘,這事一定是有人陷害漫兒她不會做這種事的您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大夫人夜氏呼天搶地的大哭起來,拉著老爺韶普一起跪下

見到他們跪下求,其他的妾侍不管願與否,也都要做做樣子,跪地求起來

"奶奶,我也是您的親孫女啊您不能這樣對待我"

韶漫見到這麼多人求,知道自己還是有一線生機的,立刻走上前,可憐楚楚的看向老太君

"我沒有你這樣不孝的孫女"

老太君一拐杖打了韶漫的腿,讓她跪在了地上

"韶安你連我的命令都不聽了嗎?"

她怒瞪了一眼站在旁邊的韶總管,怒聲喝道,可見這一次的事,嚴重挑戰了老太君在韶府的權威她連孫子都保護不了,在韶府還有何顏面可?

"不敢"

韶總管哪里還敢遲疑,立刻就去取了藤鞭,放置于托盤之上

"娘,手下留啊漫兒可是定南候的外孫女啊"

韶普見到老太君動了真格,一下子就慌了他的夫人夜麗藻,可是定南候的女兒,他們不能不給戰功赫赫的定南候面子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就是那個丫頭,由你來執行給我打一百鞭子"

老太君被他一提醒,也有了幾分顧慮之心但是出去的話,總不能再收回去,伸手朝著躲在角落,看上去一臉害怕的韶音一指

"老太君叫奴婢?"

韶音心里一陣激動,臉卻露出一副非常害怕的神色,想到要親自替韶樂哥哥報仇,她也是非常樂意的但是她不能表現出來,否則豈不是自己露了馬腳

"奴婢不敢大姐看上去好凶殘"

她拍了拍胸口,弱弱的道

"誰敢打我我外公是定南候"

韶漫見到韶總管把藤鞭遞給這個婢女,立刻怒瞪著她

"叫你打就打,不然你就替她挨打"

老太君氣怒的道,不容韶音反駁

"你給我下手輕點,不然仔細你的皮"

韶音路過大夫人身邊的時候,就聽到她威脅的話韶音很想冷笑幾聲回應,不過她知道分寸,所以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你們不能打我"

大姐韶漫見到韶音過來,嚇得朝著外面跑去

"玲兒,去把這孽障給我綁起來"

老太君見到她居然敢跑,重重拍了桌子一下,氣得身體發顫

"好的,交給我了奇門散手最章節"

張銀玲一閃身,在韶漫的身上點了幾下,她就定住動不了

她揮了揮手,侍衛就立刻拿繩子把韶漫給捆了起來,然後吊在梁柱上,讓她沒辦法逃走

"開始執行家法"

老太君冷漠的道,雖然韶漫是她的親孫女,但是她真正疼愛的卻只有韶樂

"大姐,奴婢來啦"

韶音一臉害怕的道,聽在展落初的耳中,卻有幾分莫名的喜感

"你給我用力的抽死這丫的打死不怪你本姐重重有賞"

展落初大聲的道,叫大夫人夜麗藻恨不得直接一刀子宰了她

"奴婢怎麼敢下重手?"

韶音怯懦的話音,讓大夫人夜麗藻又得意了起來,連忙使眼色叫韶漫配合做戲

"啪——"

一鞭子下去,韶漫立刻慘叫起來

韶音一臉的驚慌害怕,但是下手卻是毫不留對于這個惡毒的要害死韶樂哥哥,要陷害她娘親的女人,奪了阿九的心上人,踐踏阿九的尊嚴,所有的賬,她都在這里一次還清

一鞭子下去,沒有皮開肉綻的驚悚畫面,但她卻是挑了人體最脆弱,痛感最強烈的地方下手

外表看上去,韶漫根本就是矯揉造作的瞎叫,但誰知道她現在是痛得恨不得立刻死掉

"啊——"

韶漫鬼哭狼嚎的叫聲,不絕于耳,讓一旁的女眷面色發白

當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幸災樂禍的人,平日沒有少被大姐欺負,今天看到她挨打,多少委屈一下子被洗刷去了

"女兒做得好"

大夫人夜麗藻見到韶漫如此入戲,叫得跟真的似的,不由對她滿意的點點頭

"娘——救——啊——"

韶漫看到大夫人那滿意的神,一口血湧上喉嚨差點直接噴出來

"十五,十六,十七……"

韶總管在一旁非常盡職盡責的數起來,不過沒有三十下,韶漫就已經暈了過去

"潑冷水"

老太君一聲令下,展落初立刻積極的飛奔出去,提了一個尿壺潑了過去

"還好我閃得快"

韶音握著藤鞭,看著被潑了一身臭熏熏的韶漫,慶幸自己躲得遠,沒有被殃及

"嘔——"

韶漫被熏得醒來,就聞到了令人作嘔的臭味在她的身上,馬上就干嘔起來

"繼續打狠狠地打"

展落初立刻指揮起來,打死韶漫也不能讓她開心幾分,但是至少為韶樂哥哥報仇雪恨了

"是一號鏢師"

韶音捏著鼻子,對展落初的舉動是好氣又好笑,氣的是她這潑尿的雷人舉動讓她也要被熏死了,笑的是她一個千金大姐做得出這樣的事,實在是叫她大開眼界

當然,要捏著鼻子的人不僅僅是韶音,還有在場的所有人

在處置完韶漫之前,誰也不能離開

"胡鬧"

老太君也被熏得頭暈,想要走又不能離開,只能不悅的罵了展落初一句

"落落這鬼丫頭,實在是太惡心人了"

愛潔的蘭沁妍連忙走到窗戶旁邊,讓自己透透氣,實在是無法想象,事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她看出韶樂的毒似乎另有玄機,但是她看韶漫不爽很久了,自然沒有這時候揭破

"啪"

"啪"

"八十八"

"八十九"

一聲聲鞭子落下的聲音與慘叫聲以及管家的報數聲,交織在了一起,頗有節奏感

"一百下"

當韶漫感覺自己痛得不能再痛,惡心得不能再惡心的時候,終于聽到了一百,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老太君,家法執行完畢"

韶音打到手軟,這才低眉斂首的道,將發燙的藤鞭交給韶總管

大夫人夜麗藻想要撲上去狠狠收拾韶音,但是老太君在這里,她只能暫時按捺下來,想著等明天再整死這個丫頭算她倒黴,被老太君看中去執刑

"好了,你退下"

老太君看到韶漫一點傷勢都沒有,還假裝暈倒,立刻讓人把她弄醒

韶漫好不容易歇了一口氣,就再度被弄醒,差點就想直接撞死得了至少可以一覺不醒,不要再聞到這惡心的臭味了

"這孽障竟然對自己的兄弟下毒手,我們韶府不能再留她了,從這一刻起,韶漫不再是我們韶府的人,剝奪她嫡女的名分"

老太君痛心疾首的宣布道,沒有一絲回旋的余地

韶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一身榮華富貴,就這樣被剝奪

還沒等大夫人開口求,老太君緊接著就再度開口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用砒霜毒死了我的樂兒,這半碗砒霜就留給你和樂兒在黃泉相會"

老太君冷漠的看著韶漫,讓韶管家去喂她喝下毒藥

"不要啊韶樂是你孫子,我難道就不是韶家的血脈嗎?你太偏心了韶樂只是一個瞎子你這個老太婆不公平我不要死"

韶漫沒有想到一個瞎子,竟然會對老太君那麼重要

"誰也不許傷害我大姐"

一個衣冠楚楚的男子沖了過來,看他雙眼浮腫,腳下無力的樣子,顯然是流連青樓花叢的浪蕩子

這個人就是韶府的二少爺,韶茂,與韶漫一母同胞梧桐引鳳無心學醫,而是流連在煙花之地,十足的敗家子

但這個敗家子,卻是韶家的嫡孫,韶家的繼承人

"誰這麼大的狗膽,敢這樣對待我大姐,你們是瘋了嗎?"

二少爺韶茂大吼道,完全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樣,以後這韶家都是他的,他有什麼好顧忌的

他之前還在青樓里享受溫香軟玉,得到了花燭的通知,才急急忙忙趕回來

"我姐姐毒死一個瞎子又怎麼了?反正留著也是浪費口糧"

"放肆"

老太君見到韶茂將韶漫解開,還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火冒三丈的怒聲喝道

"老身還沒死,這韶府還沒輪到你們做主"

"我大姐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韶茂認定了老太君不會拿他這個嫡孫怎麼樣,不可一世的道

"把這兩個孽障都給我拖下去,關進水牢,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得看望"

老太君威嚴的聲音落下,侍衛們立刻將韶漫和韶茂關了起來

韶音見到韶茂的突然出現,讓老太君沒辦法下狠手,這樣的處置,看來已經是最大的懲罰了還好她剛剛沒有留手,否則韶樂哥哥不是白白受苦了

這些狼子野心的威脅不除去,韶樂隨時有可能再一次被毒害,但最重要的根本在于韶樂自己他看不見東西,毫無自保的能力,才給了這些人可乘之機

"韶安,你去安排樂兒的後事"

老太君疲憊的道,一下子似乎老了很多

"且慢老太君,韶樂公子似乎還有微弱的氣息,不定還有救"

這時候蘭沁妍緩緩走了過來,水綠色的長裙,睡著她走動而搖曳起來

聽到蘭沁妍的話,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望了過去

韶音見到有人替她開口,也省得她多,引人懷疑

"你怎麼不早"

大夫人夜麗藻聽到韶樂還有救,頓時氣到了極點韶漫被打了一頓,連累韶茂被關進水牢,她這時候才韶樂有救,她早點的話,那他們哪里還用受罪

"大夫人莫激動,沁妍醫術淺薄,自然不敢妄下結論,還請見諒"

蘭沁妍不疾不徐的回應道,得滴水不漏,讓大夫人沒辦法再什麼

"真的嗎?韶樂哥哥還有救?"

展落初聽到這個消息,臉上的愁云,一下子就散開,第一時間跑向了韶樂的床邊

"韶樂公子還有一息尚存,想必只要救治得當,還有一線生機"

蘭沁妍開口道,讓一旁的禦醫韶普臉色青交加

"不可能,他剛才明明已經沒有脈搏了"

韶普大步上前,臉上的面子有些掛不住謀策天下再次探測了一下韶樂的脈搏,還真的有些微弱的跡象

"咦?奇怪了,真的有脈搏"

"快去請大夫"

老太君怒瞪了韶普一眼,不相信他的醫術,開口吩咐道,緊繃的臉,也化開了寒冰

"老太君不必舍近求遠,奴婢聽九姨娘那里有一種能解百毒的神藥,如果找到九姨娘,樂少爺肯定有救的"

韶音開口道,知道這是救娘親的最好時機

"那還等什麼快請九姨娘過來"

老太君激動的道,知道愛孫還有救,她什麼也不能再一次失去他就像當初她失去愛子一樣的痛苦,她不想再經曆一次

失而複得的珍寶,越發叫人珍惜

"老太君,九姨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韶總管開口提醒道,先前他們就已經派人找過了

"奴婢見到早上九姨娘是和大夫人在一起的,大夫人好像是請九姨娘去做客"

韶音淡淡的話音,讓大夫人面色再度一陣變化

"哦?原來是這樣"

老太君多麼精明的一個人,聽到韶音的話,立刻就知道了事的來龍去脈但是現在不是追究大夫人的時候,救韶樂是最重要的事

"一炷香內,要是木芙沒有完完整整的出現在這里,那韶茂就去陪樂兒"

老太君冷漠殘酷的話音,嚇得大夫人夜麗藻渾身發抖,沒想到她竟然會如此不顧親

但是,盡管大夫人非常生氣,卻也不得不去命人將木芙帶出來她不能拿自己的兒子冒險,將來她要做當家主母,還是要靠兒子

她可以失去女兒,但兒子卻是她的心頭寶

"我不知道木芙妹妹在哪里,不過我會派人去找的"

她干笑的道,也是這時候才注意到這個不起眼的奴婢,竟然才是她最大的克星

她看似一句不經意的話語,往往都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這也堅定了她要弄死這個賤婢的決心

"不要給我耍心眼"

老太君已經完全沒有耐性跟她們玩這些陰謀詭計,下了一個通牒

"不敢"

大夫人夜麗藻臉頰僵硬,擠出了一絲笑容

沒有多久的時間,木芙就一臉蒼白的被帶到了房間里面大夫人想活活餓死她,所以沒有對她施刑,加上她臉上的刀疤,讓那些看守的人,對她毫無興趣,所以才躲過一劫,等到了重見天日的時候

韶音見到木芙慌張的出現,仔細的打量了一遍,沒有哪里受傷,她才松了一口氣

"木芙,聽你有一味可以解百毒的神藥,快拿出來只要救活了樂兒,你開什麼條件都可以"

老太君見到木芙出現,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樣

"什麼神藥,我——我沒有啊幻靈戒"

九姨娘木芙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對于老太君的神藥,是一無所知

"嗯?莫非你是不肯交出來神藥雖然珍貴,但是老身保證,只要你拿出神藥,以後就保你在韶府過上好日子"

老太君聽到她沒有交出神藥的意思,越發覺得她有這個東西,立刻開口保證起來

"我不要什麼好日子,只求老太君救救我可憐的女兒韶音,她是冤枉的啊"

木芙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著救韶音,立刻跪了下來

韶音見到她這樣子,心底也湧起了莫名的柔軟見到娘親一心只想著女兒,她如何能夠不感動

她很想告訴木芙,她就在這里,好好的在這里,不過她什麼也不能

這一刻,她的身份是逃犯,不能暴露出來

她在心中默默地道:娘親,女兒一定會光明正大的回來,你一定要等我

"你要什麼都以後再,先拿神藥救我的樂兒"老太君不悅的道

"不定是這賤婢撒謊,我看木芙妹妹根本救沒有什麼神藥"

八姨娘開口道,臉上露出了譏諷之色

"我——"

九姨娘木芙剛要自己沒有神藥,就聽到韶音開口

"九姨娘,你不是每日都會起早搜集珍貴的神藥嗎?你快別藏私了,救樂少爺要緊啊"

韶音眨了眨眼睛,提醒木芙這件事那納蘭神醫給她開出的藥方,那可真的是一味珍貴的神藥哪怕材料很簡單,卻是非常有效的

"好,那我去取藥過來"

九姨娘木芙想起她早上為女兒准備的藥,若是真能夠救韶樂少爺,那她也願意去拿來試試韶樂少爺是她們母女的恩人,有報答的機會,她自然是義不容辭

"她果然有神藥希望這神藥有效"

老太君見到九姨娘在侍衛的陪同下,回去取神藥,一下子救眉開眼笑起來

"藥來了"

木芙端著藥走來,韶音立刻接了過去,經過張芷婧用銀針試毒之後,韶音就喂韶樂喝下去,同時悄悄拔掉了紮在他身上的一根銀針

"咳咳"

韶樂喝完藥之後,輕咳了幾聲

"這真的是神藥啊能夠起死回生"

展落初驚訝的道,見到韶樂虛弱的坐起來,但臉色明顯已經變好了,立刻開心的笑出聲來

"這一次木芙立了大功將浮夢苑賜給她作為的居所,每個月的月銀都加倍,由韶安親自發放,另外,再讓人給她裁幾件衣裳"

老太君心大好,打賞完木芙之後,就把眾人趕出去,留下展落初照顧韶樂

"老太君,我女兒——"

木芙見到韶樂真的恢複了,還沒來得及為韶音求救,就被韶總管叫了出去晚安,首長夫人

"九姐的事是刑部受理,如果查實之後,無罪就會被釋放九姨娘隨奴才搬去的住所,還請寬心這個月的月銀,稍後奴才會送到浮夢苑"

韶總管開口道,讓木芙安心了幾分

她相信女兒是清白的,所以一定會被放出來的

韶音見到這一次因禍得福,讓娘親得到了老太君的庇護,臉上也不由露出了幾分笑容只不過,家中的危機暫時解決了,但她自己的危機卻沒有解除

她沒有隨著人流走出去,而是找了個地方,換回了衣裳,拿了她的那些藥瓶,然後匆匆的趕到了廚房

恰巧因為韶府戒嚴,廚房中的很多人都被帶去問話了,這時候才被放了回來

"糖糖姑娘,你等了很久?真是不好意思,剛剛府里出了點事,我這就帶你出去"

先前帶韶音進來的厮,不好意思的道

"沒事,我們出去"

韶音搖了搖頭,跟隨著厮出了後門

而在仙云居外面等著抓人的大夫人,等了大半天,連半個人影都沒有瞧見

送菜的張大嬸,從巷子里醒來,就大呼著跑向韶府

"我的菜被偷了有偷菜賊啊"

"張大嬸,你莫不是病得腦袋出問題了?你不是叫你隔壁的糖糖姑娘把菜送來了嗎?"厮疑惑的問道

"什麼糖糖?我隔壁明明住著鹽鹽姑娘你才腦袋有病"

張大嬸雙手叉腰,噴著口水道

韶音遠遠的聽到他們的對話,唇角勾起了一抹愉悅的弧度

在城外跟了半天被韶音甩到十萬八千里外的鳳曦澤,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找到了韶音,上氣不接下氣的坐在屋頂上

"這姑奶奶實在是太折騰人了總算是找到你了"

他在餓狼崗的時候就跟丟了韶音,因為她為了防止有人找到那些官兵,順手在樹林里灑了些迷幻粉恰巧鳳曦澤就那麼倒黴,被困在里面大半天,好不容易才清醒了

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就接到了武尊王的命令,找到韶音的蹤跡

聽他跟丟了人,就被爺的冷眼給凍了個夠嗆

不過他現在倒是對這丫頭越來越有興趣了,能夠輕易制伏那幾個官兵,並且審問出了來由,實在不像是那些深閨之中的花瓶

最重要的還是他居然兩度栽在這鬼靈精的手中,跟丟了她兩次

他的面子早就已經丟得不能再丟了,這次要不是靠著云上強大的眼線網,他也不會這麼快又鎖定了任務目標

來到街道上之後,韶音先是上街買了一些日用品,還有被褥和衣裳,然後雇了一輛馬車送到了奈何巷附近這一次她有了經驗,只讓人送到附近,剩下事都是她親力親為

將東西都搬到門口之後,她耐心地將東西一一搬進房子里面

這個時候天色也有些晚了,夢慈一個人呆在房間里有些害怕,聽到外面的聲音,立刻跑了下來我的女友會武功

"音姐姐是你回來了嗎?"

"阿慈,我回來了,你怎麼起來了?快回屋子"

韶音見到夢慈身體還沒完全恢複就爬起來,立刻讓他回去

"音姐姐,阿慈來幫你"

夢慈嘴甜的叫道,動手幫忙把東西搬進來

"我靠居然還鬼屋藏嬌"

鳳曦澤在遠處的屋頂上望過去,原本還疑惑韶音為何經常晚上過來,見到夢慈的身影之時,立刻有了某些邪惡的想法

"我得馬上回去告訴爺"

他奉命找到韶音的落腳點,看樣子她今晚是不會離開的,所以他也該回去複命了

"刷——"

風一般的身影,幾個跳躍,就消失在漸漸黯淡下來的夜幕之中

金秋時節甯靜的夜晚,月如銀盤,花如仙子,輕舞搖曳,淡淡的月色,給這破敗的屋披上了一層銀色輕裳

在夢慈的幫助下,這些日用品很快就被搬進來了

"我們先把屋子整理一下,不然沒法住人了"

韶音看著這里積了這麼多的灰塵,在院子里的井里打了水,開始清洗起來

"音姐姐,阿慈來掃地"

夢慈將燈盞點燃,掛起來之後,就積極地開始掃地雖然動作看上去很不熟練,但是卻掃得很認真

韶音見到他那麼熱心,點了點頭,同意讓他幫忙

"音姐姐,阿慈是不是你們家第一個客人啊?"

夢慈邊掃地邊問道,看這里好像是很久沒有住人了,還是音姐姐最好了,特地為了他整理屋子

"是啊"

韶音把桌上的灰塵清理乾淨,她也是剛剛成為這屋子的主人,嚴格來,夢慈的確是第一個客人

她當然不知道夢慈一直記得她要請他到地下做客,而且,還天真的認為她是女鬼姐姐

"阿慈好幸福啊"

夢慈一臉滿足的笑容,動作也加麻利起來,爭搶著幫忙做家務

這個屋子除去大大的前院和後院之外,也就剩下廚房和四間屋子,她只收拾了兩間屋子,一間給夢慈,一間給她自己住另外廚房她也重點清理了一下,不然煮飯燒水都不方便

收拾完之後,已經完全可以住人了,房間雖然破舊,但卻可以避風雨

"阿慈,來把被子搬進去,這一張是你的,還有你的衣裳,等會兒記得換一下"

韶音將被褥給夢慈,自己也搬了一張被子到自己的房間里面從那些官兵那里白得了一袋錢,讓她手頭也寬裕了不少

"嗯嗯音姐姐對阿慈真好"

夢慈感動的抱著被子和衣裳,髒兮兮的臉上,笑容卻是那麼明媚側妃很毒

他感覺自己握住的不只是一張禦寒的被子,而是暖暖的幸福

這樣的幸福,讓他非常想珍惜

"快進去,別告訴我你不會鋪被子哦展開放床上就可以了"

韶音笑著道,被他真誠的話弄得有些臉將日用品都放置好後,她燒了水,倒入了洗乾淨的浴桶里面

接下來,她就要開始為自己解奈何毒了,雖然藥還差一味菩提子,但是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她將幾個藥瓶拿出來,將藥粉倒入熱水之內

她試了試水溫,褪去被樹枝勾得破爛的衣裳,露出了姣好的身材,伸腳踏入了浴桶之中

肌膚浸泡在熱水之中,她感覺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比起她的輕松,武尊王府之中,一道焦躁的身影卻在來回踱步桌面上一大堆的公文,他看也不想看一眼,腦海中一直殘留著那雙倔強的眼眸

一旁的軟塌之上還疊著整齊的衣裳和首飾,那是韶音托雪芍送還給陌紫皇的

她沒有要這些東西,讓他感覺加煩躁

"爺"

鳳曦澤剛剛出現,還沒來得及話,陌紫皇就出現在他的面前,拎起了他的衣領

"找到了人在哪里?"

陌紫皇見到鳳曦澤回來,就知道他一定是找到她的落腳之處,否則哪里敢回來見他

"找到了,就在城北"

鳳曦澤開口道,見到爺這麼緊張,不禁有些好奇

"爺,紫衣侯和上官大人來了"

沒等他繼續稟報消息,一個婷婷玉立的少女就走到陌紫皇的身邊,開口道

她望著陌紫皇的時候,眼底有著深深的愛慕之色但是她隱藏得很好,沒有表現出來

"魚戈,你去請兩位大人過來"

陌紫皇點了點頭,他今晚要等的人已經來了,他立刻開口吩咐下去

"澤,你繼續"

"九姐現在落腳的地方是城北的一座破屋,就在奈何巷旁邊,那座傳中的鬼屋"

鳳曦澤特地提醒了陌紫皇那里的危險,奈何巷那種地方,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嗯"

陌紫皇聞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那鎮定的態度,讓鳳曦澤有些摸不清頭緒

到底爺在不在意韶音那丫頭?

他還有話要,就見到魚戈已經把兩位武尊王夜見的大人帶了進來

這兩人他都很熟悉,可以是朝堂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紫衣侯紫阡陌和刑部尚書上官瑋

"不知武尊王深夜將我們叫過來,有何貴干?"

率先開口的是身著一襲紫色綾錦朝服的紫衣侯,紫阡陌,也是皇朝最年輕的丞相穿越之嫡庶兩難最章節

大氣耀眼的丹頂鶴圖案,用金色絲線繡成,透著一股濃濃的尊貴之氣鑲嵌著紫色寶石的玉質腰帶上,一條黃色的流蘇垂墜而下

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容顏之上,一雙大大的丹鳳眼,流露出震懾天下豪傑的威嚴

"聽這一次處理芙蓉宴上各族姐離奇死亡案件的是兩位大人,本王今日就是要和兩位談一下此事"

武尊王陌紫皇穩坐在書案前的椅子上,伸手邀請兩人坐下

"武尊王莫非是有什麼線索?"

這一次出聲的卻是一道清幽的嬌軟嗓音,聽得出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坐在紫衣侯身邊的一個面若蓮花的女子,同樣身著紫色的朝服只是圖案卻是大朵簇擁的團花,看得出等階不同

女子挽起的流煙玉環髻上點綴著紫色的水晶花朵,素齒朱唇,眉目秀潔,一雙透著靈氣的眼眸,閃著星辰般的光彩,凝向了武尊王陌紫皇

此女正是刑部尚書,上官瑋

年紀不過二十出頭,卻屢破奇案,雖是女兒身,卻也被提拔為刑部尚書

"線索沒有,不過本王要保一人"

陌紫皇沒有拐彎抹角的習慣,霸氣的開口道

"哦?不知道誰有此等榮幸,能得武尊王親自作保?"

紫阡陌唇角勾起一抹叫人瘋狂的淺笑,動聽的嗓音,徐徐落下

"韶府的九姐,韶音"

陌紫皇斬釘截鐵的聲音,讓鳳曦澤也愣了愣

心中僅存的一絲疑惑,馬上就煙消云散看來爺是很在意九姐的,那麼,有件事就必需了

"爺,那鬼屋里不只九姐一人,好像還有一個男人"

鳳曦澤附耳在陌紫皇的耳邊道,他的話音才剛落下,再看過去,哪里還能見到他們家爺的蹤影

"武尊王人呢?"

紫阡陌和上官瑋都是面面相覷,好像剛剛一陣風過,就沒見到他人了

"我們爺有要事,就由我送兩位大人出府"

鳳曦澤張了張嘴,開口道

------題外話------

謝謝寶貝們送的禮物與訂閱有月票的寶貝,記得送給帝妃哦月票是當月有效,過期自動清零愛仙兒的寶貝們,不要猶豫哦麼麼噠

嵐沁妍】lii1989】綠茶y】13551914450】

風云191】oo仙粉星穎oo】西涼】破天一號】ssss198311】

雪蓮淚】付海蓮】初倦未眠】13557998460】oo仙粉安好oo】

展落初】唯美ly】

上篇:【045】勝券在握     下篇:【047】福至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