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49】慧眼識珠  
   
【049】慧眼識珠

"起那幾個官兵實在是敗類中的敗類,竟然徇私枉法,指使他們的人肯定就是這背後的元凶"

鳳曦澤不知道韶音對他的想法,否則一定會非常吐血,被當成了跟蹤狂他執行這個任務容易嗎?哪有大家閨秀成天跑得沒影子,讓他累得夠嗆

原本以為很簡單的保護任務,看起來越來越複雜了因為看夜青蕖對韶音的敵意如此之重,以那個肚雞腸的女人作風,想必不會這麼罷休

夜青蕖自從第一眼見到爺開始,就對爺窮追不舍,芙蓉宴之上韶音成為全場的焦點,自然會引起夜青蕖的強烈敵意

"此事本官定然會追查到底會還九姐一個公道"

刑部尚書上官瑋聽到她的手下竟然做出這種事,玉顏露出了一抹冷色看來還是有些人覺得她這個女尚書沒有什麼威懾力,所以才會在背地里做些動作

"那就麻煩大人了"

韶音看她那堅定的目光,充滿了正氣,想來不是她指使下屬否則那些官兵大可將她帶回去,然後再動手,何必特地去城外

"現在還請九姐給個方子,解救那些危在旦夕的病人"

紫衣侯紫阡陌開口道,韶府本是古醫世家,韶音是韶府的姐,精通醫術不算什麼稀奇的事

"救人可以,不過我可不是開善堂的,需要救治的人,就送到韶府去當然,診金高者先治"

韶音可沒有打算把藥方白白交出去,她可不是來這里普渡眾生當什麼南海觀世音菩薩的,她只是一個要吃飯要生活的凡人,所以有錢不賺,那不是傻子嗎?

"我現在可以回去了?"

"九姐可以回去了,其他人留下口供,記錄完畢也可以釋放"

紫阡陌點了點頭,望著韶音的目光充滿了贊許她也沒有覺得韶音的做法有什麼錯,醫者也需要錢才能買藥救人,總不能叫她白白出力,卻一無所獲

"這位大人,我還有一個請求"

韶音看向紫阡陌,看這人辦事利落,也覺得挺順眼的不像是有些官員做事拖拖拉拉的,不知道要折騰多久才能回去

"但無妨"

紫阡陌以為她是要提一些救治病人所需的東西,所以很客氣的道

"麻煩給我搬個梯子,我要下去"

韶音看了看這麼高的屋頂,她沒有飛簷走壁的高深武功,自然得借個梯子下去

"噗——"

鳳曦澤聽到她的話,當場就噴笑了

陌紫皇的嘴角也明顯抽搐了幾下,被雷得外焦里嫩,好不**謀策天下

"來人,去搬一條長梯過來"

紫阡陌聽到她這個要求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莫名覺得這話里透著一股喜感

很快官兵就將長梯搬了出來,搭到了屋簷底下韶音便搭著梯子爬下來,就在她剛剛踩到梯子上的時候,一顆石子就朝著長梯擊去

原本還穩穩當當的梯子,一下子朝著旁邊倒去

韶音的身體在長梯上朝著一旁傾斜過去,這樣的高度要是摔下去,肯定會骨折

但是人群里這麼多人,誰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要害她

"心"

就在梯子傾倒的時候,坐在屋頂上的月上淵清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轟——"

長梯落地,她的身體懸于屋頂之上,看上去好似一只翩然落下的斷翅蝶兒

見到竟然有人公然要害死韶音,紫阡陌的眼里露出了一抹冷色韶音如今是解毒的關鍵人物,如果她這時候出事的話,那些中毒的人全部沒救了

紫衣侯腳下一點,紫色的身影,英姿颯爽地飛掠向韶音

與此同時,接了保護韶音任務的鳳曦澤也連忙朝著韶音飛去,要將她搖搖欲墜的身體接住

但是他們的度雖快,卻及不上一道黑影

韶音剛剛掉下來,陌紫皇就已經下意識的飛出去了,直到一把將她從月上淵清手中搶過來,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于是,紫阡陌和鳳曦澤都撲了個空,月上淵清也錯愕的看著自己手中空空如也

"沒事?"

陌紫皇將韶音放下,擁著她的肩膀,他就感覺心中似乎有些滿足感松開手的瞬間,他覺得似乎遺失了什麼東西

"我很好,謝謝你"

韶音抬眸看著陌紫皇,有禮的回答道

看到她有些殊離的態度,永遠都是一副兩人不熟的模樣,讓陌紫皇心里一陣不舒服但是他也不知道為何會因為這一點事而感到煩躁,只是不喜歡看她那種冷淡的神色

"我先走了"

韶音了一聲,沒有在這里流連否則一定會被無數人嫉妒的眼刀,活刮成碎片

"站住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居然敢勾引武尊王"

夜青蕖沖上去,擋住了韶音的去路,伸手要打她的臉一臉怨氣沖天,活似哪里冒出來的女鬼

"你這賤人才不要臉不要以為四海之內皆你媽,誰都得慣著你給我滾一邊去"

韶音見到夜青蕖撲過來,直接一腳把她踹一邊去然後朝著墨煙招了招手,它立刻沖進人群里面,將她帶走

數萬名看客是驚瞎了眼睛,神都紫羽澤三位公子同時出手,就為了救下那個韶府的丑女九姐而且那丑女居然還踹飛了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

誰也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短短的幾個瞬間,就猶如做夢一般,叫他們不敢相信一號鏢師

不過等他們回過神來,韶音已經匆匆進了人群之中,並且迅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我想應該是看錯了"

一個仰慕這幾位公子的少女,自我安慰的道

"就是啊這一切肯定都是夢幾位飄逸俊秀的公子,怎麼會對這種其貌不揚的丫頭另眼相看"

其他自欺欺人的女子,也開始自我催眠起來

"這個賤人命可真大不過你不會每一次都得救"

一道怨毒的嗓音,氣急敗壞的落下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至于那些平日對韶府九姐丑名如雷貫耳的男子,這一次則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似乎看那身段,看那氣質,這韶府九姐還真有些風華絕代的味道

只是聽她的臉,很丑,但是丑的特別,也就是特別的丑

韶音離開之後,除了相關的官員在處理剩下的事,眾人都各自散開

"此女不是池中之物,他朝必定會如鳳凰飛于天際"

紫衣侯紫阡陌的目光始終鎖定在韶音的身上,覺得她是可造之才,想必日後會有一番作為

一雙慧眼,識得那顆被蒙塵的明珠,終將會綻放光芒

每個人的體內都有一股巨大的潛力,深藏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只是並非每個人的潛力都會被發覺出來有可能會被時光消磨殆盡沒有被逼過,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原本准備辦喪事的各大世家,聽聞韶府九姐能夠解開這種奇毒,只是診金高者才能先救于是,所有人都立馬爭先恐後的湧向了韶府,畫面壯觀至極

"踏踏踏——"

韶音騎著墨煙,一路朝著韶府飛奔而來,為了防止她再度發生意外,紫衣侯派出了紫衣精銳衛隊,隨行護送她回複

浩浩蕩蕩的隊伍,看上去霸氣至極

聽紫衣衛隊親自護送韶音回府,就連老太君都被驚動,親自出府大夫人和老爺韶普,以及各房的妾侍也紛紛趕了出來

九姨娘木芙懷著忐忑的心,也跑到了韶府門口

原本卑微到塵埃,無人問津的韶音,第一次在全府上下的迎接下,跳下了神駒墨煙

"我的好女兒你沒事?有沒有人欺負你?"

九姨娘木芙見到韶音走過來,熱淚盈眶的跑了上去,仔仔細細地打量了她一番,見到她安然無恙,她含淚帶笑,心中的大石頭也放了下來

"娘,我沒事,你大可放心"

韶音微笑著道,看到老太君等人,她也頗為意外

"韶音見過奶奶"

"韶音,這究竟出什麼事了?"

老太君不解的問道,因為她一直呆在屋子里看著韶樂,所以還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重生之狂傲神女

"沒什麼事,他們是送我回來的"

韶音對老太君解釋完,並沒有理會大夫人和那個她不認識的爹,轉頭朝著紫衣衛點了點頭

"我已經到家了,你們可以回去複命了"

"紫衣侯命令我等這幾日都要保護九姐的安危"

一名紫衣衛開口道,一臉的嚴肅,對于紫衣侯的命令絕對嚴格執行

"另外,紫衣侯還吩咐過,如果九姐需要人手盡管開口"

"既然紫衣侯有此美意,那你們就隨我進府,奶奶應該不會反對?"

韶音看向老太君,征求她的意見

"紫衣侯派來保護你的紫衣衛,我們自然不能推辭"

老太君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聽到這是紫衣侯的命令,她也不好得罪紫衣侯要知道紫衣侯同時還是如今掌握大權的丞相,韶家不過是一個家族,哪里敢和紫衣侯作對

韶音和木芙便在紫衣衛的簇擁下走進韶府大門,經過老爺韶普身邊的時候,她聽到了一句話

"韶音是誰?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

木芙的腳步微微一頓,臉色有些尷尬

"娘,我們走,等會兒估計會很忙"

韶音目光冷漠的望了韶普一眼,伸手拉著木芙與韶普擦肩而過

"不過是一個的庶女,老爺沒見過也很正常"

大夫人夜麗藻不屑的道,聲音聽上去陰陽怪氣想到自己的女兒和兒子還被關著,就忍不住一肚子的火氣

"韶音竟然能和紫衣侯攀上關系,你們日後可要給我注意一點,免得給我們韶家捅了大簍子另外,我不想聽到木芙那邊什麼缺銀短糧的事"

老太君聽到大夫人尖酸的話,警告了她一句之前韶樂的賬,她還沒有跟她們算清楚,韶漫做出這樣的事,八成和夜麗藻拖不了干系

就像當年她愛子和媳婦橫死,她也曾經懷疑過和大媳婦夜麗藻有關系,只是沒有證據,她也沒辦法什麼

"娘就放心,麗藻她會處理好家事的漫兒還是個孩子,您看——"

韶普腰間的軟肉被大夫人夜麗藻掐了一把,連忙開口道

"哼這件事老身自有分寸,等樂兒康複之後再"

老太君現在還在氣頭上,加上韶樂身體虛弱,沒有聽他們再求,在婢女的攙扶下,再度回到仙云居

韶總管奉命去打聽況,才剛剛要出門,就見到了平日里不曾與韶府有所往來的各族世家馬車蜂擁而至那熱鬧的場面,哪怕是老太君的壽辰也沒有過這般景

韶總管認識的人不多,但是看他們乘坐的華麗馬車上一個個族徽,他就知道這些都是神都中有頭有臉的家族

"不知道各位——"

他的話還沒完,立刻就有人沒耐性的報出了來意

"我是姜府總管,我們家姜莉姐要求見九姐重生之再許芳華"

姜府總管開口道,臉上有著緊張之色,生怕被人搶先了一步,那他家姐就危險了

"可是吏部尚書的愛女姜莉姐?"

韶總管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以他對九姐的認識,似乎不可能認識像姜莉姐這樣的高官女兒才對

"沒錯,我們家老爺正是吏部尚書"

姜府總管有些不耐煩的道,他可等著九姐救命,哪里有心思跟韶總管啰嗦

"你們家姐要見的應該是其他姐?"

韶總管再度確認了一遍,顯然認為深居簡出又沒有參加什麼宴席的九姐,不可能有朋友

"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要這麼啰嗦,我都了要求見九姐就是九姐你快走開,找個人給我帶路"

姜總管實在是受不了,直接蹦出了粗話,然後也不管韶總管的表,直接丟了賞錢給一名韶府的厮,讓他帶路去九姐那里

吏部尚書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姜莉,就算是一擲千金也要保女兒安然無恙,得知韶府九姐韶音能解毒,他當下哪里還有一絲猶豫

"心點,把姐的軟轎抬進來"

姜總管指揮著叫人把轎子抬進去,迫不及待的就朝著九姐韶音的居所趕去

"這都什麼人啊這是"

韶總管沒好氣的道,還沒緩一口氣,就見到一個衣著華貴的婦人,快步走上前來

"我們太師千金方紹錦姐要見你們九姐韶音,煩請帶路"

"太師千金蒞臨韶府,我去通傳老太君一聲"

韶總管見到居然又是一個大姐要見九姐,一下子就懵了,方太師可是德高望重的大臣,膝下有一對兒女,聽方紹錦姐還被許給了定國候風踏月的公子

"不必通傳了,我們有急事要見九姐半刻都拖不得,攸關性命"

婦人焦急的道,語氣也充滿了懇切

"那好,九姐住在浮夢苑,你帶她們過去"

韶總管這一次沒有多問,而是讓一名侍衛帶她們到浮夢苑去叫他感到奇怪的是這位方太師的千金也是坐在軟轎里面沒有出來,連個面都沒有露

送走了兩位舉足輕重的大姐,韶總管就見到多的馬車在韶府門口停下,將路口都堵得嚴嚴實實的

"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了?"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這景象,渾然不知道發生何事韶府中的夫人姐們也被驚動了,全都出來迎接這些平日難得結交到的世家姐和公子

因為家中姐妹中毒,所以來了很多世家年輕公子,這叫韶府的那些姐們都激動極了

當一個又一個的人都是求見九姐,韶府上上下下徹底驚呆了

韶府的姐們聞風趕到浮夢苑,只見到了嚴禁入內的牌子,看墨跡還是剛剛寫上去不久的

那些平日與韶音沒有任何交往的姐姐們,都後悔平時怎麼沒有對她好一點,現在只能望著那院子里的俊美公子們流口水了烽火修羅

浮夢苑里面,九姨娘木芙目瞪口呆的看著各大世家的來使,一個個臉脖子粗的競價,就是為了買下一張名為魔醫令的字條

韶音被譽為第一魔醫,曾經她發出的魔醫令,每一塊都是價值連城一令換一命,無數人爭相搶奪

第一次魔醫令簡陋的在古代現世,卻也是無數人爭相搶奪

原本大家還想要觀望一下,到底韶音有沒有本事解毒

但是當見到姜莉姐和方紹錦姐坐在浮夢苑的樓里喝茶的時候,所有還有一絲猶豫的人,立馬出價要買下魔醫令

"她們的況都不樂觀,要是不及早治療,過不了今晚"

韶音在屋里輕描淡寫的道,一邊在畫著魔醫令,一邊讓已經恢複的姜莉和方紹錦一起來幫忙

這兩人也沒有什麼大姐的架子,對于韶音這個救命恩人心懷感激,立刻放下身段,來幫她搗藥

至于那些為眾人引路的厮,都被韶音打發去采藥了趁著這個機會,她把韶府里的藥庫給打劫了一遍因為老太君得知這些人的來意,馬上就表明只要韶音有辦法醫治眾人,那她需要什麼藥材,都可以從韶府的藥庫取

解藥其實很簡單,但是韶音叫厮們拿來的不僅僅是解藥所需的藥材,還有很多她自己平時搗鼓藥粉所需的東西

外面競價聲不絕于耳,韶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酒坊已經開起來的樣子

她沒有什麼其他的愛好,平日最喜歡的就是品酒,品好酒以後開個酒坊賣點酒,賺點生計,不能坐吃山空

要想過上好日子,她還得靠自己的努力才行

她沒有想過行醫為生,因為醫者總是要面對太多的生離死別,她覺得太過壓抑,還是開個酒坊,偷得浮生半日閑,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就算以後她找到回家的路,娘親也可以有生活的來源,釀酒的技術比起醫術好學多了

直到現在,她也沒有放棄過回家的念頭,回她真正的家

那顆神秘的寶石蒼華云淚,她曾經在陌紫皇的佩劍上見到過不過就只見了一次,那家伙就再也沒有把那柄寶劍亮出來了

她要找個機會接近陌紫皇,然後去把蒼華云淚拿到手她能不能回家,這顆蒼華云淚是關鍵這個地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迷宮,她不心走進迷宮,卻始終找不到出路

"陌紫皇"

想起今日陌紫皇又救了她一次,她發現似乎每一次她狼狽落難的時候,他總是在身邊

這就像是一場命中注定的劫,叫她躲不過避不開

那如皇者一般的男子,迷一般的人,卻能給她一種安心的感覺

------題外話------

感謝親們送的禮物哦麼麼噠

q470004115】ssss198311】初倦未眠】雨水是上帝的眼淚】

煙泠月】付海蓮】吾乃冰伊】展落初】13557998460】

oo仙粉安好oo】hxr960312】千塵璃語】

上篇:【048】靈心聰慧     下篇:【050】珠玉蒙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