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0】珠玉蒙塵  
   
【050】珠玉蒙塵

日暮西山,云霞漫天

韶音忙了大半日,才治完最後一個中毒的人,這些人中的毒雖然棘手,但對于如今藥材充足的韶音而,都是問題

"各位大哥,今天麻煩大家了"

韶音朝著紫衣衛道了一聲謝,因為他們的存在,很好的維持了這里的秩序治病的人很多,依舊可以有條不紊的進行

"九姐不必道謝,我們只是奉命行事"

紫衣衛開口道,見到已經沒有病人,他們整齊有序地從韶府離開,留下了神駒墨煙在院子里悠閑的吃著草

"終于都走了"

送走了這些人,韶音伸了個懶腰,夕陽繾綣的霞光,散落在那俊美的馬兒身上,似乎給它穿上了一件黃金戰甲,威風霸氣

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唯獨它樂得逍遙,在一旁怡然自得

韶音見到它那悠哉的樣,不由也露出了一絲微笑,拔了一束鮮的嫩草喂它吃

墨煙用臉蹭了蹭她的手,然後歡樂的吃了起來圓溜溜的大眼睛,好似純淨的黑曜石,閃著靈氣逼人的光彩

"墨煙真乖"

韶音看它如此乖巧,越發喜歡這匹馬兒同時也很好奇,這馬兒的主人,到底是什麼人物?看他的穿著打扮應該不是官家子弟,但也不像是江湖人士,不可能是平頭老百姓

喂完墨煙,韶音回到屋子里坐在一條椅子上,看木芙認真的記賬

過了這麼多年挨餓受凍的苦日子,如今見到這麼多的錢,木芙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

"娘,算好了沒有?"

韶音淡淡的開口問道,看到這些錢,她也不知道有多少,相信應該是夠開起一個酒坊,並且修繕好城北的破屋了

她總有一天會帶著娘親離開韶府,風風光光的離開這里

"算好了,娘都記在這里了,哪家哪戶出了多少錢,這里都有明細"

木芙將賬簿遞給韶音,看到如今的女兒,那麼自信那麼優秀,好像是變了一個人,讓她感覺又欣慰,又有些陌生

"辛苦娘親了鑄聖庭最章節"

韶音接過賬簿,看到上面娟秀的字跡,記得條理分明,看得出娘親以前應該出身不低只是為何會淪落到做妾侍的地步?另外,一般人家的姐,臉上不可能會有這樣的刀疤,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她覺得自己這個娘親,身上有很多特別的地方就像是今日迎接那些達官顯貴,她似乎也沒有太過驚慌失措,反而像是見慣了這些人似的

從未聽她起自己的娘家,這麼多年她也從來不曾回到娘家,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娘不累,音兒,你是何時學會了醫術,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木芙開口問道,對于女兒的事格外關心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兒忘記了以前的事,我只記得自己懂這些,但是從哪里學的,我也不記得了,興許是樂哥哥以前教我的"

韶音再度以失憶作為幌子,含糊其辭的蒙混過去

"也對,應該是樂少爺教你的,你以前老愛黏著你哥他是個好人,只是好人命苦啊"

木芙感慨的道,臉上露出了惋惜之色

"對了,娘親,我忘記了以前的事,也不記得我的外婆和外公是誰了,我們還有其他親人嗎?"

韶音一臉迷茫的望著木芙,似乎對于自己的一切感到非常茫然害怕,叫木芙看著分外不忍

"音兒,你有親人,只是我們不能回家"

木芙想起那雙充滿算計與陰謀的眼睛,就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絕對不能讓那個人發現韶音還活在世上,不然韶音一定會有性命危險

"為什麼我們不能回家?"

韶音不解的問道,看到木芙閃躲的目光,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她一個的庶女,為何會中天下奇毒中的奈何毒,這種毒根本不是韶家這種家族能夠有的

就算是大夫人,也只能用下砒霜這種手段,根本沒辦法拿到奈何毒

"音兒,我們是被拋棄的棋子,早就沒有可以回去的理由了"

木芙哀傷的道,看著韶音如今已經長大成人,她的眼里也有一絲欣慰之色

"如今你已經長大成人了,有件東西我也是時候交給你了"

她著便找出了一個巧的木盒子,交到韶音的手中珠玉蒙塵,終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這是什麼?"

韶音打開這個看上去有很多年歲月的木盒,里面有著一塊明黃色的上好絹布,細細的手指挑開絹布的一角,她就見到了一塊玉

將整塊絹布掀開,她看清楚了這塊玉的形狀,原來是一條精美絕倫的長生玉鎖

"這根長命鎖是你出生的時候,就戴在身上的,我怕這條長命鎖會被人搶去,所以一直心收著如今你已經長大了,可以交給你了"

木芙看著這條長生玉鎖,似乎回憶起了很多年前的事白雪紛飛的季節,金碧輝煌的宮殿,以及那一雙冰冷絕決的眼眸,在她刻意遺忘多年之後,又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

"長命富貴"

韶音握著觸手溫潤的長生玉鎖,看清楚上面的字,竟然是非常古老的一種文字網游之絕世無雙以她的眼光看來,這條玉鎖絕對是價值連城,造型為鎖狀,縷著雙魚戲水,背部刻著蓮花,那根穿系過長生玉鎖的繩,顏色依舊鮮豔如初

這條長生玉鎖似乎是一件古物,但卻沒有被歲月侵蝕,依舊精美絕倫

"來,娘親給你戴上"

木芙親手為韶音戴上長命鎖,希望這玉鎖可以保佑她長命富貴

"好美的長命鎖"

韶音戴上這條長生玉鎖,看這繩長短剛好合適,遂即猜到當初這條玉鎖應該也是成人戴的,然後轉到她手上只是,她出世時候就戴著這條長生玉鎖,是不是有可能是娘親那邊的娘家人贈予的?

看這條長生玉鎖的做工和材質,那娘親的娘家一定是非常強大的家族但是娘親不願意提及過去的事,她也不好追問太多

"對了,我給你准備了藥,你記得喝掉"

木芙一大早就為韶音准備了每日必喝的藥,只是剛剛忙過頭忘記給她了

"嗯"

韶音揭開面紗一角,將木芙精心准備的藥喝完哪怕她如今的毒已經解了,但這是娘親的心意,十年如一日的堅持采集晨露為女兒泡藥,從來不求什麼回報

這種無私的愛,便是母愛

"娘親,以後你就不用給我去准備這種藥了,我最近打算補補身子,怕兩者藥性相沖"

她隨便找了個法,讓木芙不必再那麼勞累

"那好,你現在也懂得醫術,娘聽你的你的身體太虛弱了,是該好好補一補"

木芙聽韶音這麼一,點點頭同意道

"時候也不早了,娘去給你弄點吃的"

她看了看天色,想到女兒忙了一天都沒吃東西,連忙上廚房弄些吃的

她們如今搬到了浮夢苑,這里倒是有一個廚房,可以自己做些飯菜她用韶音給她的錢,托廚娘換了些米糧給她

一會兒的功夫,在韶音整理完藥材和這些錢財之後,木芙就端著熱騰騰的飯菜上桌沒有大魚大肉,卻有青菜豆腐,以及香噴噴的白米飯這對于她們母女來,已經是很大的改善了

母女倆好好的吃完一頓飯,淡淡的燭火,暖融融的照耀在的屋子里,氣氛格外溫馨

"對了,娘給你做了糖糖餅當點心,你晚上要是肚子餓就吃一點"

木芙將做好的糖糖餅端上來,讓韶音帶回房間吃

"好的"

韶音將糖糖餅帶上,然後回了自己的房間不過她沒有在房間中停留,而是把糖糖餅用紙張包好,然後匆匆出了韶府

她記得還有一個人,在城北的屋子里等著她

她騎著墨煙朝著奈何巷飛奔而去,沒有多久,那座開滿芙蓉花的院子就出現在眼前

只是有別于第一次過來時候的黑暗陰森,此刻這座破屋子里點著溫暖的燭火,遠遠的就能夠看到那點光芒,在暗夜里顯得格外清晰重生之惡魔獵人最章節

"吱呀"

推開門扉,她就見到靜夜之中,屋子的台階上,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正翹首望著大門

秋夜里涼風襲人,但是他卻沒有躲進屋子,而是固執的等候在外面

水靈靈的***眼眸,籠罩著薄薄的水霧,看上去濕潤欲滴,格外惹人憐惜

當聽到腳步聲和馬蹄聲,少年猛地抬頭,眼里露出了激動欣喜之色,完全沒有任何掩飾

"音姐姐你回來啦"

夢慈見到韶音回來,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喜悅笑容

"我回來了,你還沒吃東西?肚子餓不餓?"

韶音看著他那高興的樣子,牽著墨煙走進院子,讓它自己找個地方休息

"還沒吃呢我怕把廚房燒了,姐姐回來會不高興的"

夢慈不好意思的道,吐了吐舌頭,模樣可愛至極

"喏,看我帶了什麼回來"

韶音聽到他的話,微微一笑,將包著糖糖餅的紙張打開,然後取出了撒著白糖的糖糖餅

"這是什麼餅呢?"

夢慈以前在宮里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餅,不由開口問道

"糖糖餅"

韶音將糖糖餅分給夢慈,自己也坐在台階上,細嚼慢咽的吃了起來

甜甜的白糖在口中慢慢化開,松軟蓬松的面粉蒸成的白餅,味道很純淨,嘗起來口感很好雖然沒有加入什麼香料,但是就這樣簡簡單單的糖糖餅,卻讓她感覺格外美味

"音姐姐,這個糖糖餅好好吃哦阿慈好喜歡"

夢慈第一次吃糖糖餅,那入口香甜的味道,讓他胃口大開吃慣了山珍海味,吃起這種平民人家的食物,也別有一番滋味

他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沒有那種皇族子弟不可一世的傲氣,還有皇家兒郎最稀缺的純真

像是他這樣的皇子,如果沒有一個權勢滔天的母後庇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這個是我娘親手做的"

韶音開口道,臉上有著一絲幸福的笑意來到這里,那些給她許多溫暖的人,讓她有了加堅定的信念

"我娘親都沒有給我做過糖糖餅"

夢慈有些失落的道,母後總是冷著一張臉,看上去凶巴巴的,讓他很害怕這一次他跑出來,要是被抓回去,母後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可能是你娘不會做,阿慈不用難過,她不給你做,以後你做給她吃好了"

韶音開口安慰道,看到這個開心果失落的模樣,她還挺不習慣的

"音姐姐的對阿慈也可以做給娘親吃"

夢慈點了點頭,再度恢複了活力

就在兩人並肩吃著糖糖餅的時候,韶音突然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逼近恨天神皇

"阿慈,躲到我背後去"

韶音立刻開口道,聲音透著一股威嚴,讓夢慈連忙跑到她的身後探出一個腦袋,瞅著黑漆漆的四周

四周一片寂靜,唯有涼冷的風席卷而來,吹動葉子沙沙作響

借著月色,她見到了四周的圍牆上都搭著弓箭,一群黑衣人將這個院子團團包圍

"放箭一個都不許放過"

一道女子的聲音,透著狠辣陰毒,落了下來

"唰唰唰"

無數道箭雨密密麻麻地朝著韶音和夢慈攢射而來,顯然不打算留下他們的性命

"墨煙,快躲起來"

韶音叫了一聲,一把將念慈拉到屋子里,關上破門,讓箭雨都射在了門板之上

神駒墨煙見到有危險,立刻躲到了牆角,讓自己黑漆漆的皮毛掩護自己不被人發現幸而它看上去比較沒有存在感,這些人的目標也不是它,所以它躲在牆角相當安全

"音姐姐,阿慈好怕"

夢慈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見到那沒入門扉的箭頭,嚇得臉都白了

"別怕,我在這里,誰也不能傷害你"

韶音見到對方人多勢眾,並且各個看上去都有武功,他們兩人明顯處于下風為今之計,只能且戰且退了

她伸手摸出一個藥瓶,用力朝著牆頭丟過去

埋伏的黑衣人還以為是暗器,立刻用箭將那藥瓶射下來

"咔——"

藥瓶在半空中四分五裂,藥粉隨風吹向眾人

一時間,聞到這藥粉的黑衣人,全都倒下了圍牆

韶音的特制迷藥,只要聞到一點,就會直接昏迷

趁著對方慌亂的時候,韶音拉著夢慈往屋子的後方跑去

"換火箭"

領頭的女子個頭不算高大,看上去頗為巧這顯然是個心狠手辣的主,看到韶音逃進屋子里,就下令要活活燒死他們

"是"

一隊黑衣人立刻換上了燃火的箭,只不過還沒有發出,就被齊齊斬斷

鳳曦澤原本還在對面的屋頂上休息,一時沒注意,就看到了韶音被人圍攻當下哪里還有一絲遲疑,連忙丟出了手中的折扇

折扇所過之處,所有的箭頭皆被斬斷,折扇一轉,就落回了他的手上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動云上保護的人"

鳳曦澤冷冷的聲音,透著一股殺氣,完全不同于他平日嬉笑的不羈模樣

韶音見到鳳曦澤出來阻止,當下朝著躲在牆角的墨煙招了招手,墨煙立刻化作一溜煙,就沖到了後院

"阿慈快上馬黑鐵之堡"

她跳上馬背,然後將夢慈拉上馬,雙腳一夾,墨煙就朝著後院的破門飛馳而去

見到後院那搖搖欲墜的破門,墨煙揚起四蹄,直接霸氣地踹倒了大門

"踏踏踏——"

馬蹄聲迅遠去,那些人見到被鳳曦澤攪擾了計劃,當下不與他糾纏,朝著韶音他們追去

"這丫頭到底招惹誰了?那個領頭人為何看上去有些眼熟?"

鳳曦澤見到他們去追韶音,馬上追上去,絕不能讓他們砸了云上的金字招牌

夜里的街道沒有什麼人,尤其是經常傳出鬧鬼流的城北,這個時候早就沒什麼人影了

墨煙不愧是千里馬,一下子就將那些追殺韶音的人甩到後面,同樣被甩得老遠的還有鳳曦澤他天天跟在千里馬背後狂奔,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夢慈呆在韶音的背後,好似受驚的鹿,但是有韶音在這里,他就感覺自己也有了幾分勇氣

"籲——"

韶音突然拉住了缰繩,墨煙揚起前蹄停了下來

只見前面的街道上,一片頭戴綠色頭巾的人,將韶音和夢慈攔住

這兩批人顯然不是同一個勢力的,但目標卻是同一個

"殺"

這些訓練有素的殺手,揚起刀子,朝著韶音他們砍下

"阿慈,抓緊了"

韶音騎著墨煙,霸氣的朝著前面沖去,手中銀針朝著他們的眼睛射去

"唰唰唰"

銀針朝著兩邊飛射出去,傳來了一片慘叫聲

在這種你死我活的緊要關頭,她不會有婦人之仁,否則被砍成肉末的就是她和夢慈以及墨煙了

墨煙也足夠硬氣大膽,見到這些明晃晃的刀子,直接揚起蹄子,朝著那些殺手踹去

而且看它那熟練的架勢,好像還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了

馬兒有武功,誰能擋得住

夢慈見到韶音和墨煙都這麼厲害,不由張了張嘴巴

不過隨著後方的那些人也追上來,墨煙和韶音顯然抵擋不住

鳳曦澤也沒想到竟然有兩隊人馬,他此刻被那黑衣人的首領纏住,一時間抽不開身去救韶音,連忙釋放出了求救信號

雖然這樣很丟人,但是為了韶音的命,他不得不這麼做

丟他的臉是,丟了云上的臉是大要是完成不能這個任務,那云上還有什麼臉面?

"你們還是放棄抵抗,乖乖跪地求饒,老子不定還會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頭戴綠頭巾的男人,大聲的道

"投降?笑話姑奶奶來到這個世上,就沒打算活著回去"

韶音在衣中握住了一個藥瓶,這里面裝的是劇毒的毒藥,准備找到最佳的時機拿出來穿越晨光里最章節

"既然你這臭婆娘不識抬舉,那就給老子把這幾個剁碎了"

那男人大吼一聲,大群人就圍了上去

"就是這個時候"

韶音知道這是最佳時機,剛剛要拋出她的底牌,就在這時,一道頎長的紫色身影,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一道銀色的劍光,宛如閃電驚天動地的劈下,自萬丈蒼穹之上落到九幽黃泉,呈現出一道圓弧散開

"嘭——"

"嘭——"

無數道倒地的身影,像是被死神之鐮收割了靈魂,不過一個呼吸的功夫,全部秒殺

在後面一些,沒有被秒殺的人,全都嚇得面色慘白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綠頭巾的男人,哆哆嗦嗦的問道

韶音心中也有這樣的疑惑,見到這個紫衣男子的殺伐果決,她握緊了手中的藥瓶而在她身後的夢慈,在見到這個男子出現的時候,臉上的神格外複雜,又驚喜又害怕

月色清冷,宛如綾紗飄蕩到人間夜風吹起他的紫色玄紋云,翩若驚鴻飛舞

那男子有一頭如雪般晶瑩美麗的長發,一根根柔順的發絲,猶似飄雪縈繞他轉過頭的瞬間,風吹起他的長發,韶音看清了他的面容,蓮華姿容,冠世之美

他就仿佛是夜色里最耀眼的亮光,凝眸流轉的紫羅蘭色的瞳光,透著一股妖嬈邪魅的吸引力

"何人敢上前一戰?"

紫衣男子手中握著銀色龍紋長劍,配著他腰間的白玉玲瓏腰帶,看上去貴氣至極

霸氣無雙的嗓音,響徹在青石長街之上,叫人心生懼意

"沖啊我們這些人還怕他一個嗎?"

綠頭巾男人大叫一聲,看著那一地的尸體,他也忍不住牙關打顫即使喊出這句話,他自己也是心里沒底

"想人多欺負人少?"

紫衣男子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臂一揮,四周的屋頂之上都是手持軍用弓弩的精銳

那銀色的箭鏃,在月色下顯得格外鋒利,嚇得這些殺手也都忍不住腿軟

"點子太硬,快撤退"

眾人轟然逃竄,但無的弓弩還是射了下來,精准地帶走了一個個生命

見到逃走無望,那些殺手便咬破牙齒里藏著的毒藥,倒了下去

另外一隊人馬,則是強行突破,雖然逃走了幾個,但是也是傷亡慘重剩下重傷的人,全都自行服劇毒自殺

危機暫時解除,可惜韶音卻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派來的但是這一次的危險,卻讓她加警惕看來她在無意中破壞了某些人的計劃,所以才會招來殺身之禍

"你是誰?"

韶音分不清對方是敵是友,警惕地看著這名紫衣男子桃運狂醫

"跟我回去"

命令的話語,讓沒有一絲的反駁的余地

韶音愣了愣,順著男子的目光,看向了身後的夢慈

"你想對阿慈做什麼?"

她立刻擋在夢慈的前面,堅定的目光與紫衣男子對視,完全不怕他

"音姐姐,他是我大哥夢曇他是來帶我回去的"

夢慈知道皇兄夢曇的本事,怕韶音會吃虧,連忙走出來開口道

"你還挺能躲的"

夢曇看了夢慈低著腦袋,一臉認錯的表,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因為這個淘氣的弟弟,他在這里逗留了這麼久,母後定然會責怪的

夢慈聞,腦袋低了,雙手相互搓了搓

"好了,帶上你的乖給我乖乖回去,這一次要是再敢跑,你下次就別想見到你的乖了"

夢曇拍了拍手,便有一名隱衛將白驢拉出來,名為乖的白驢立刻屁顛屁顛跑到夢慈身邊

"乖"

夢慈見到乖,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他知道皇兄只是刀子嘴,其實還是對他最好了

"音姐姐,那我回去啦這兩天謝謝你的照顧"

他戀戀不舍的朝著韶音揮了揮手,眼眶一下子就湧起了熱淚,看上去好不可憐

"阿慈再見"

韶音朝著他點了點頭,揮了揮手,在心中祝他一路平安

"音姐姐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夢慈淚汪汪的看著韶音,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了下來

在塵滾滾中,遇見一個人在時光漫漫中,告別一個人

有一種邂逅,很短暫,卻能銘記刻骨

有一種回憶,很淺薄,卻能溫暖人心

看著他們遠去,韶音拉著墨煙,望著滿地的橫尸,也不禁有些悚然

"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我會讓人解決"

鳳曦澤一臉凝重的道,云上的人已經來了,會處理好這里的事但是,以如今的況看來想對這丫頭不利的人很多,以他一己之力怕是沒辦法護她周全

"我還沒問你,你怎麼又在這里?"

韶音抬眸看了鳳曦澤一眼,那充滿探究的目光,掃過他的臉

"音妹妹,這就是我們的緣分啊你這樣盯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鳳曦澤笑著道,打算三兩語蒙混過關

"你以為自己很帥?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韶音沒好氣的道,拉著墨煙朝著前面走去

"時候我有一個夢想,長大以後我要變成一個帥哥,沒想到真的實現了至尊戰士最章節見到我以後你會突然發現——原來帥也可以這樣具體呀"

鳳曦澤非常自戀的道,看到今夜那個突然出現的人,以及那支精銳的衛隊,他已經猜出了那個紫衣男子的身份除了云夢皇朝的夢曇太子,應該不會是其他人

聽夢曇太子是一代梟雄夢君臨的義子,從就跟隨在夢君臨的身邊,由他親自培養帝王之道,日後定然是云夢皇朝的君主不二人選

前些日子聽云夢那邊的二皇子走失在天曜,看來夢曇太子正是為了把二皇子帶回去

"不管你再帥也改不了你是跟蹤狂的事實"

韶音無語的道,沒想到這家伙還不是一般的自戀

"音妹妹,你怎麼能這麼想我呢?我哪里像是跟蹤狂了?"

鳳曦澤眨巴著眼睛,想讓自己看上去無辜一點

"你從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到五官四肢全部都像"

韶音知道從他口里問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只想到他應該是什麼人派來保護她的,遂即騎著墨煙絕塵而去

"呃——我長得有這麼流氓?"

鳳曦澤摸了摸鼻子,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想他好歹也是玉樹臨風的翩翩公子,形象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差勁了?

"算了,還是先讓爺安排一些人手保護這鬼靈精要緊"

他先讓幾個屬下一路暗中護送韶音,自己則回了武尊王府,將今夜的事一五一十的稟報武尊王

"原來另外那個屋子里住的是夢慈那兔崽子"

陌紫皇聽完鳳曦澤的稟報,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爺,你關注的重點不對"

鳳曦澤扶了扶額頭,爺的腦袋里到底在想什麼啊?怎麼會關注當日和韶音同住的人到底是誰?

"那兩方勢力是誰派來的,你讓風飛旭去查,另外,從今天開始,你安排花家雙姝貼身保護韶音,直到期滿為止"

陌紫皇有條不紊的安排道,對于有人妄圖殺死韶音,他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什麼怒火,心里卻早就怒極了

"爺的是櫻落樓的花郁夏和花眠憂雙姝嗎?真的要派她們到九姑娘身邊?"

鳳曦澤張了張嘴巴,對于爺這個安排表示震驚那雙姝可是級貴的兩個主子,櫻落樓的王牌殺手,自櫻落樓的上一任樓主花冷醉之後,通過殘酷的死神之旅存活下來的絕殺雙姝

花郁夏和花眠憂,兩位櫻落樓實力最強的殺手

要安排她們保護韶音,那肯定要花費重金,不然她們兩個哪里會屈尊降貴?

"澤,你是質疑本王的決定?"

陌紫皇冷眸一掃,就讓鳳曦澤渾身發顫

"我這就去安排"

鳳曦澤見到他心意已決,便退了下去

他離開之後,偌大的書房,看上去冷冷清清,一盞孤燈照到天明

他手握朱砂筆,在素白的紙張上,寫下了力透紙背的字跡逍遙美男圖最章節

韶音

行云流水的字落下,他的手陡然一頓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寫下這兩個字,這個名字就像是梅雨季瘋長的蔓蔓青藤,纏繞進他的心,然後在里面慢慢抽枝發芽,將他整顆心覆滿

"別怕"

他的指腹,緩緩摩挲于紙張之上,似乎是在輕撫安慰著什麼

夜色寂靜,花調落寞

當天邊的金色馬車,乘云駕霧的出現,的一天又到來了

韶音回到韶府之後,那些人沒有再卷土重來她休息了一夜,養足了精神,就開始著手為自己的事業做准備

第一件事就是要修繕城北的老屋,只是最困難的是那個地方沒人敢去,別神都里的工匠了

就算她現在有錢修繕屋子,卻也請不到人

"音兒,來吃早點了"

木芙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餐,見到韶音坐在那里發呆,不由開口提醒道

"你怎麼了?看上去好像有煩心事?"

"娘,樂哥哥給了我一張房契,是城北那邊的一座老屋,我想找人修繕一下那破屋子,但那個地方沒有什麼人敢去,我正在為這事苦惱"

韶音開口道,對于神都她了解的很少,所以提出這個問題,讓木芙也一起想想法子

"大家不敢過去,那咱們也不能強迫他們去啊又不是自家的奴仆,哪里能叫他們去哪就去哪的"

木芙聽了也沒有辦法,只是得知樂少爺居然給了韶音一張房契,不由對他感激了幾分

在韶府里也只有樂少爺是真心待韶音好,她待會兒要准備一些東西去看望樂少爺

"我有辦法了"

韶音聽到木芙的話,腦海中靈光一閃,有了一個辦法

"娘,神都什麼地方有買賣丫鬟奴仆的嗎?"

"我們這里也不缺丫頭啊,娘一個人忙得過來的"

木芙聽到她的話,不想她浪費錢,故而開口道反正她也習慣了這樣自食其力,不需要什麼人伺候她想要給女兒多攢一些嫁妝,以後女兒嫁出去才不會被人輕視了

"你就告訴我什麼地方有這樣的交易就可以了"

韶音開口道,聽古代有很多的奴隸買賣市場,想必以神都的繁華程度,定然會有這種地方

"聽在城南那一帶,有一條南後街就有賣丫鬟奴仆那里有一株大大的桂花樹,應該挺好找的"

木芙詳細的道,她也只是聽一些丫鬟們議論的時候起過,具體在什麼地方,她還真沒去過

"嗯,我知道了我們吃飯,等會兒菜都冷了"

韶音拉著木芙過去吃飯,打算吃完飯之後去南後街看看

因為大姐和二少爺被關起來,韶府里面的明爭暗斗暫時收斂了幾分,韶音和木芙也難得清靜兩天笑長生

韶音准備了一些錢,放在錢袋里面,還不忘在錢袋里放了一張字條,灑了一些藥粉

換好衣裳之後,她就騎著墨煙朝著南後街而去

根據木芙提供的線索,她很快就循著桂花香,找到了南後街的位置

這條街道特別寬闊,來來往往的都是華麗的馬車與這些富人天差地別的是那一個個被關在籠子里任人挑選的奴隸,這些奴隸都自己簽了賣身契,哪怕是官府要管也沒有權力

蝶後曾經禁止過奴隸交易的買賣,但是效果微乎其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只是明目張膽的人口買賣在神都是不敢公然進行的,只有那些簽了賣身契為奴為婢的自願買賣才會擺在明面上

但是那些黑暗交易依然存在,只是沒有以往那麼猖獗

韶音看著那些像是貨物般待售的奴隸,也不由皺了皺眉頭看他們的模樣,想來賣身契也不是自願簽署的

只是這世上受苦的人有太多太多,她不是普渡眾生的神明,解救不了那麼多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如今所受的苦難,也許終有一日會化作甜蜜的源泉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只有堅強的人,才能夠活到最後只有聰明的人,才能活得精彩

"求求你,買我"

"大爺,買我回去,我什麼都會做"

"……"

一張張面黃肌瘦的臉,都寫滿了渴望他們希望能夠脫離這個地方,不再被人欺負,過上像人的日子可是,未來的道路,是否真的如他們所憧憬的那樣美好?或者,只是從一個牢籠,跳到另一個

韶音騎著墨煙,走馬觀花一般看著這些人,尋找她所需要的人

南後街這里不僅有那些被奴隸販子拿出來賣的奴隸,還有一些因為急需用錢,而自願為奴為婢的人

"看來神都各大家族的奴仆都是在這里買的"

她跳下馬背,走在人潮洶湧的街道上

這時,她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身上的錢袋,瞬間就不翼而飛

"好大膽的偷,居然偷到我身上了算你倒黴"

韶音見到錢袋被偷,微微愣了一下,臉上馬上就恢複了鎮定她沒有轉身去追那個偷,而是繼續拉著墨煙走向前,消失在人潮里面

"真是個大笨蛋"

一個少年拋著手中的錢袋,看到韶音好似渾然不知的樣子,得意的笑道不過,他的笑容還沒有片刻,就僵硬在了臉上

------題外話------

感謝送月票和禮物的親們送評價票的親,記得要打五顆星哦麼麼噠

淺籬疏花】若冰西涼】ssss198311】

mengliheng】付海蓮】oo仙粉麥麥oo】

展落初】oo仙粉安好oo】13557998460】

上篇:【049】慧眼識珠     下篇:【051】塵寰醉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