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3】真相大白  
   
【053】真相大白

那道身影沒有進入屋子,而是躲在浮夢苑的一個角落,埋起了東西來,並且用一個盆栽,遮掩住了埋在這里的東西

不多時,那人埋完東西,便再度悄悄地離開了浮夢苑

兩道身影坐在浮夢苑的屋頂上,看著那鬼祟的身影,低聲議論了起來

"師姐,你覺得這人是想做什麼?"

身著一襲青白色霧雪羅裳的花郁夏,甩了甩飄逸的劉海,發髻上點綴著金色花和一枝金步搖耳畔著著湖藍色玉珠耳墜,在暗夜里泛著淡淡的光輝

"看她那樣子,就知道來者不善看來爺這一次讓我們保護的人,似乎是個大麻煩"

花眠憂姣好的面龐上,一雙冷靜的眼,掃過那道從圍牆上爬出去的身影她的頭上挽著簡單的發髻,綴著一排***的色玉珠,與她的色耳環相互映襯嬌柔淡雅的紫丁香色云錦綢裳,在風中衣袂飛揚

"呵呵,如果不是大麻煩,那怎麼會請我們出手?越麻煩,才越有意思"

花郁夏笑著道,最近她在櫻落樓呆得無聊死了,終于可以出來透透氣,希望這次接的任務有挑戰性一點

"我倒是希望簡簡單單就好那人要走了,夏夏,你跟上去九姑娘這里我守著,免得出什麼意外,丟了我們師傅花冷醉的臉面"

花眠憂冰冷的臉,透著幾分冷美人的味道她的性子透著幾分冷傲,比起花郁夏惟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她喜歡安靜

"知道了,大師姐青菲艦"

花郁夏吐了吐香舌,靈巧的身影,猶如燕子般掠過天際,追上了那個人,沒有叫人發現

韶音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她已經閉上眸子休息

跟在她身邊的火月雪貂,飛快地躥上她的床頭,縮在一旁睡了起來毛茸茸的一團雪球,窩在枕頭一角,半眯著眸子,看上去可愛至極

怯生生的瞅了韶音一眼,見到她沒有睜眼,又悄悄朝著她挪了挪,靠著她睡覺

翌日清晨,韶音剛剛起來,就聽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仙云居的匾額被偷了"

九姨娘木芙把這個傳得沸沸揚揚的消息告知韶音,臉上也是充滿了疑惑,不知道是什麼人膽大包天,居然把老太君最重視的仙云居匾額盜走

那匾額是蝶後親賜的東西,如果在後日老太君的壽辰上被發現匾額不見了,可是藐視蝶後的大罪

現在整座韶府都快被翻過來了,所有的侍衛都在尋找仙云居的匾額

"偷為什麼要偷仙云居的匾額?這東西掛著雖然威風,但是掛在其他人那里,可是殺身之禍"

韶音得知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分析起了偷的作案動機仙云居的匾額對于老太君而,是光宗耀祖的東西,但是到了其他地方,那可是掉腦袋的東西

火月雪貂乖巧的趴在她的肩頭,好奇的張望著四周

"不知道啊不管是什麼原因,老太君現在可是氣壞了要是在老太君壽辰之前,這仙云居的匾額找不回來,那韶府上下都要獲罪的"

九姨娘木芙出了事的嚴重性,別看這一個匾額,那可是攸關眾人身家性命的東西

"我們等會兒去仙云居看看,不定會發現什麼線索對方能夠悄無聲息的把禦賜匾額偷走,很可能是熟悉韶府守衛巡邏時間的人"

韶音開口道,沒有因為發生這樣的大事而感到驚慌失措,而是冷靜的分析起來

"眼看就要到老太君的壽辰了,發生這樣的事,實在是觸黴頭"

九姨娘木芙感慨了一聲,臉上的一條疤痕,看上去依舊是清晰至極

"娘,我給你配了一種藥膏,你每天梳洗之後,就把這藥膏塗抹在臉上,可以除去臉上的疤痕"

韶音拿出了一個瓷瓶,看著娘親臉上的刀疤,她不知道娘親究竟經曆過怎樣的過往但是她卻知道,那一定是娘不願意觸及的過去

"好的"

木芙點了點頭,每次見到臉上的疤痕,都會讓她想起過去的回憶那段陰暗的日子,是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記起的回憶,如果可以讓這道疤消失,那就再好不過了

不管這道疤痕能不能抹去,對于女兒的心意,她都真切的感受到了

這些年,她擁有的最大財富,就是她這個女兒

"姐,早膳已經准備好了,你要在哪里用膳?"

花眠憂站在門口,嬌軟的嗓音,充滿了溫柔她的雇主既然要她們秘密保護九姑娘,她自然要扮演好她的角色

"今日天氣很好,就在院子里吃飯妖孽女侯難伺候最章節以後你們不用做這些活,一起過去吃"

韶音淡淡的道,對于她們很客氣,沒有自以為是的使喚她們做這做那要是她連這點眼力都沒有,那還當什麼軍師,軍師最重要的一個本事就是知人善用,而不是盲目用人

"多謝姐"

花眠憂不知道自己和師妹哪里露出馬腳了,為何這個九姑娘好像知道她們身份一樣?

她如何也想不明白,便不去糾結這個問題

"我去端菜過來,音兒,你擦下院子里的桌子"

九姨娘木芙也沒有被人服侍的習慣,便去廚房幫忙端菜

韶音找了一條抹布,將院子里的石桌和椅子擦乾淨在擦椅子的時候,她的目光朝著地面落去,余光見到了一旁擺放得很整齊的花盆,竟然有些許凌亂

"這幾盆秋海棠怎麼會放成這樣?"

木芙做事一向是井井有條,不會出現這樣的錯漏她擦完椅子,就放下抹布,動手把花盆搬放整齊,不然等會兒又要勞累木芙去搬了

就在她搬動花盆的時候,她注意到這地面的土壤明顯被翻動過

"這下面有東西"

她連忙把花盆移開,拿了一個花鋤挖起土來,這個東西埋得不深她挖了一會兒,就見到那一角的金漆

"仙云居的匾額居然被埋在這里了"

韶音見到這金漆就知道下面埋了什麼,她的玉顏不由一寒看來是有人要陷害她們母女,才會在這里埋下這樣的東西

她立刻加快度,將土壤翻起來,然後把不算太重的匾額搬了起來

就在她想著如何處置這個東西的時候,木芙和花家雙姝已經來來到了院子里,見到她手里的匾額,木芙嚇得差點把手中的湯碗打翻

"這——這個怎麼會在我們浮夢苑?"

木芙聲音發顫,面色一下就白了

"一大早就有人送了我們這麼一份大禮,看來是用心良苦啊"

韶音沒有失了分寸,而是拿出抹布,把匾額上的泥土擦掉,然後用花鋤將土填平,接著把幾個花盆搬回到原處

"到底是什麼人要如此陷害我們母女?"

木芙的眼里充滿了怒意,她一直以來都與世無爭,可是她不爭,別人卻也不願意放過她她忍氣吞聲的過日子,不過是為了求得一葉棲身之地,有錯嗎?

眼看女兒就要出嫁了,她還以為自己的願望實現了,但現實還是殘酷的把她的幻想打破

"我知道是誰把這個東西埋在這里的,昨晚我跟過去了"

花郁夏把碗筷擺放在桌上,脆生生的道

"那可以拜托你幫我把這東西物歸原主嗎?"

韶音眼前一亮,想到自己身邊還有兩個有武功的幫手,就是不知道她們的功夫怎麼樣,能不能勝任此事

"沒問題,這點事,就交給我無上妖君"

花郁夏自信滿滿的道,抱起匾額輕輕松松的一跳,就躍上了圍牆,幾個彈跳就消失在韶音的眼前

韶音見到她那輕松的模樣,不由張了張唇,看來自己還是看韶樂給她安排的人了這樣的輕功,絕對是個高手

"夏夏一會兒就回來了,我們先吃飯"

花眠憂見到花郁夏的本事一點也不驚訝,如果沒有這些本事,她們都不知道要在死神之旅中死多少遍了爺花重金讓她們貼身保護九姑娘,那錢也不是白花的

原本這種幫忙跑腿的事,不在她們雙姝的任務范圍之內但是韶音對她們兩人的態度,讓她們頗為滿意,就免費跑一次腿了

"坐"

韶音只是驚訝片刻,就恢複了鎮定神,揭開面紗一角,開始吃起早膳

"這次多謝兩位幫忙了"

木芙沒想到和韶音一起回來的姑娘是個武功高手,對花眠憂的態度也客氣了起來

花眠憂輕輕點了點頭,沒有多什麼,安靜的吃飯她的眼睛瞥了在韶音手上,吃著藥丸的萌寵,莫名的感覺到危險

"這是?"

"它是我在外面撿來的寵物"

韶音將藥丸喂給火月雪貂吃,它的個頭很,抱起來也特別輕盈,絨毛雪白晶瑩一般人認不出它是什麼品種,她也沒有打算告訴其他人

"吱吱——"

火月雪貂伸出了粉嫩的舌頭,圓溜溜的眼睛,充滿了無辜與依賴

"對了,還沒給你起名字呢你這麼可愛,就叫萌萌怎麼樣?"

韶音很喜歡這只貂兒,聽火月雪貂非常聰明,極通人性,如果與人相處久了,甚至可以聽得懂人話,忠心護主,一生只認一個主人唯一的缺點,就是貂兒太過黏人,非常缺乏安全感

"吱——"

火月雪貂似乎聽懂了她的話,脆生生的回應了一聲,尾巴動了動

"萌萌真乖"

韶音伸手摸了摸萌萌,看著它粉嫩的鼻尖,蹭了蹭她的手背,她的目光瞬間就柔和了下來

"我是不是多心了?"

花眠憂看到萌萌可愛無害的模樣,不由懷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太過敏感,才會以為這可愛會有危險

"事搞定了"

花郁夏坐到了椅子上,拿起調羹,舀起湯大口喝下這湯還熱乎著,可見她來去的時間非常短暫

"對了,我見到那女人屋子里有個好玩的東西,就順了出來"

她拿出了一個金色的發簪,做工非常精巧,上面有著點翠的鳳凰羽翼,望上去栩栩如生

"夏夏你怎麼把人家的東西拿過來了?真是胡鬧"

花眠憂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道

"我昨夜跟著那人追過去,在窗戶外就見到有個女人打開了重重機關,然後拿出了這個東西,接著又放了回去,所以才好奇拿出來嘛水滸求生記"

花郁夏將鳳凰金簪拿出來晃了晃,也沒有看出什麼特別的,所以馬上就失了興致

"可以把簪子給我看看嗎?"

韶音見到這鳳凰簪子的構造很特別,便開口道

"給你這東西一點都不好玩,送你好了害得我還費盡了千辛萬苦拿出來,真是虧死了"

花郁夏撇了撇嘴,大口吃起東西,來發泄自己的不滿她還以為自己找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沒想到居然一點用都沒有

"謝謝郁夏了"

韶音接過這根鳳凰簪子,看著那火的鳳眼,腦袋不由有些疼

一張非常陌生的零碎畫面,在她的眼底一閃而過

她一定在哪里見過這根簪子

"音兒,你怎麼了?"

見到她臉色有些難看,木芙頓時緊張的問道

"我頭有些疼,先回房間休息一下"

韶音扶了扶額頭,開口告辭道

"唉,那你可要多休息一下,反正也沒有什麼事要做,你就不要出來吹冷風了"

木芙關心的叮囑道,知道韶音的身體一直都不好,臉上充滿了憂心之色

這孩子從出生的時候就是九死一生,如今好不容易長這麼大,但身子骨一直都很弱,都是自娘胎里面落下的病根

韶音回到房間里,握著鳳凰金簪,忍著腦袋的劇痛,將一個個破碎的畫面努力拼接起來

她相信那應該是留在這原主身體里的記憶碎片,因為這根鳳凰金簪的刺激,才會讓她見到那本該隨著原主靈魂消散的畫面

那是一個昏暗的房間,畫面中的兩人身影非常模糊

其中一個人手中正是握著這根鳳凰金簪,那是一個女人的手,她的手握住了鳳凰金簪的眼睛,然後開始旋轉起來

韶音的手也不自覺握住了鳳凰金簪的鳳眼,憑著腦海中殘存的記憶,開始轉動這眼珠子

"動了"

火的鳳凰眼珠在她的轉動下,當真可以動她再度根據腦海中模糊的畫面,開始下意識的轉動整個鳳凰金簪的身子

"咔——"

伴隨著清脆的聲響,鳳凰金簪竟然打開了

她眼前的畫面,化為極致的黑暗,窒息的冰冷與絕望也讓她感同身受

"沒有人會來救你的,你這身賤骨頭將永遠醉死在這里誰叫你千不該萬不該,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大夫人尖銳狠毒的話音,就在她的耳畔不斷地回蕩

"啊"

韶音猛地驚醒,背後已經是一身的冷汗

她忽然明白了阿九的死因,似乎是撞破了大夫人和什麼人在秘密進行什麼事,所以才會被殘忍的殺人滅口鐵血大民國最章節

她馬上打開鳳凰金簪里面藏著的東西,那是一張非常纖薄的紙張但是什麼都沒有,看上去完全是空白的

"不可能什麼都沒有"

韶音將這張纖薄的紙張來回翻動了一遍,湊近鼻子聞了聞上面的味道

那是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道,雖然味道已經很淡了,但是以她對酒味特別敏銳的嗅覺,她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用酒浸泡"

她連忙拿出放在床下的一壇剛剛釀出來的濃酒,為了保險起見,她像是沾了一點酒水,心翼翼地擦拭這紙張

等了片刻,見到那紙張上有圖案和文字浮現出來,她就像是吃了定心丸,知道自己的做法沒有錯

她當機立斷,把一勺酒水潑在紙張上

一張完整的地圖,就在她的眼前浮現出來她全神貫注的記住這地圖的每一條線路,把這張地圖印入腦海中之後,她才翻過這紙張看上面的字

"原來一切的真相竟然是這樣"

她看完這紙張背後的字,一下子就知道了所有的來龍去脈

這場殺局背後的真相,竟然是一場驚天陰謀

她將這張紙收了起來,同時也將那根鳳凰金簪藏了起來

據這紙張上的法,這根鳳凰金簪竟然是一個堪比國庫的寶藏的鑰匙那筆寶藏是天曜皇朝一位叛亂的王爺留下來的,那位王爺名為陌長歌,籌謀了一生,只為了奪得帝位

但是最終卻以失敗告終,落得個淒慘的下場

那位王爺雖然死了,卻留下了一個後招,誰也不知道的後招他在世上留有一個私生子,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這根鳳凰金簪可以打開曠世寶藏的大門,讓陌長歌的後人擁有東山再起的力量

韶音猜測大夫人夜氏,就是那個人的手下,而那日與她在一起的人,就是和她密謀造反的人阿九正好撞見了那一幕,自然被大夫人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哪怕阿九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也沒有逃過大夫人的魔掌

想必這些日子,看著韶音活著,大夫人始終是如坐針氈

"處心積慮的想弄死我好安心麼?"

韶音想通了一切,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那看這一次,是誰玩死誰"

"吱——"

萌萌見到韶音那透著幾分冷冽的目光,伸起爪子,表示站在她這一邊

------題外話------

感謝寶貝們的體諒和鼓勵看到每位送禮物的親,仙兒都很感動愛你們

天使大人由乃】oo仙粉瀾瀾oo】付海蓮】ssss198311】

13557998460】oo仙粉安好oo】展落初】初倦未眠】13551914450】

上篇:【052】夢想成真     下篇:【054】白費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