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4】白費心機  
   
【054】白費心機

至于這紙張上所的寶藏,韶音並沒有放在心上,她雖然看到了這張地圖,卻不知道這寶藏到底藏在何處,沒有去想著不切實際的事

她如今要做的是扳倒大夫人,才能讓娘親木芙在韶府之中真正安甯她打聽過其他的妾侍,都沒有什麼家世背景,背地里爭風吃醋的打鬧不少,卻不敢太過出格

"單單靠一張匾額,怕是不足以扳倒大夫人看來,我還得下一劑猛藥才行"

韶音伸手扶了扶萌萌的腦袋,開始擺弄起了放在屋里的藥材

大夫人做過很多虧心事,起居飲食都格外心,下毒是不容易成功的,被發現的話,還會像大姐韶漫一樣,被反將一軍有著韶漫的前例擺在那里,她自然會心

"雖然不能下毒,但是可以下點其他的藥"

她認真的開始研磨藥粉,這些毒花毒草還是她從韶樂的菁華苑中搬來的,原本老太君叫韶總管把那些丟掉,不過正好被韶音要了過來

對于尋常人來,避之不及的毒花毒草,在韶音手中卻是沒有一點神秘這些花花草草什麼地方有毒,是什麼毒性,她都非常清楚

她被稱為魔醫,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她最擅長的其實不是醫術,而是毒術她下毒的本事不能是數一數二,不過解毒的本事,卻是她的那些師傅們望塵莫及末世重生之龍帝連奈何毒她都有辦法解,別其他的毒了

她在這里認真的折騰藥粉,似乎外面的紛紛擾擾都和她無關

仙云居中老太君的住處陳設皆透著一股禪意,精巧的香爐之內,檀香嫋嫋潑墨的山水屏風,勾畫出的景致,猶如仙境

老太君身著烏金云繡衫,外披一件素絨繡花襖,手中握著金猊八寶暖爐,躺臥在黑漆木軟塌上,神色透著濃濃的疲倦飛云斜髻上點綴著一根翠色云紋簪子,打扮也非常素雅

張芷婧和張銀玲兩位仙云谷的使者,分別坐在老太君的身邊,她們奉了娘親嬈夕之命,特地來為云姑祝壽,自然要等她壽辰過後才會離開只是她們才初至韶府短短數日,就見到這里紛爭不斷,難怪師傅總是塵是非多

"仙云居的匾額還沒有找到嗎?"

老太君充滿威嚴的目光,掃過跪在地上的韶總管,冷聲喝問道

"奴才已經派人到處尋找了,也查問過昨夜巡邏的侍衛,還是沒有找到"

韶總管面露苦色,心里也是焦急萬分要是尋不到仙云居的匾額,那馬上到來的壽宴,怕是要出大事了請帖都已經發出去了,屆時許多有頭有臉的大家族都會派人過來賀壽,倘若再尋不到那匾額,必定會被發現他們遺失了此等禦賜之物

"仙云居的匾額外人也不敢偷,我們韶府守衛森嚴,那賊人必定還將次匾藏匿在府內,銀鈴,婧兒,你們拿出我的尋香蟲,跟著尋香蟲把匾額找回來老身倒要看看,是什麼人如此膽大包天"

老太君云姑怒聲道,如果不是到了這樣的緊要關頭,她是不願意把尋香蟲放出來的因為她只有這麼一只尋香蟲,是專門為以防萬一飼養的她在匾額上塗抹過特殊的香料,尋香蟲可以聞到常人聞不到的味道追尋過去

只是這尋香蟲的壽命很短,平日都在沉睡,一旦放出來,很快就會死掉

不過到了這個關頭,她也顧不得這尋香蟲的稀有和珍貴了

"是,云姑,我們一定會把仙云居的匾額帶回來,您且放心"

張銀玲心地將一只的蟲子放出來,它在半空中飛了一圈,就撲著半透明的翅膀朝外面飛去

"走"

張芷婧見到尋香蟲飛出去,也立刻跟了上去,免得跟丟了

韶總管連忙帶上一群侍衛,浩浩蕩蕩的跟在她們的後面

見到這浩大的聲勢,一些姨娘姐也好奇的跟了上去,很想看看是什麼人如此惡毒,居然偷走仙云居的匾額,要害整個韶府

"也不知道是誰如此壞心,竟然在這個關頭偷走蝶後親賜的匾額,豈不是陷我們所有人于危機中嗎?"

"要是抓到了,絕對不能輕饒"

"沒錯這樣明目張膽的挑釁老太君,肯定是活得不耐煩了"

"……"

眾人議論紛紛,每個都是怒氣沖沖跟隨仙云谷來使的隊伍也逐漸壯大起來,就連九姨娘木芙和韶音也在高處遠遠的觀望,沒有靠太近,但卻可以看到下面發生的一切

不多時,尋香蟲停在了一座華麗的別苑前面,見到這座富麗堂皇的別苑,原本還氣勢洶洶的人群,一下子就沒了聲響

"這不是大夫人的住處嗎?難道仙云居的匾額在這里?"

人們在心底嘀咕起來,但因為大夫人平日的余威,導致沒有人敢大聲喧嘩輪回劍典

韶音坐在蓮月亭上,滿目的青蔥樹影,已經被染上了秋季蕭瑟的橙黃,天空藍得好似琉璃珠,透亮中有著一抹溫柔色她的穿著很簡單,沒有任何奢華的裝飾,只是簡簡單單的一襲粉白相間的綢裙,因為風大,木芙給她披上了一件絨毛邊領的披風

"音兒,這件事真的是大夫人做的嗎?"

木芙站在她的身邊,眼里有著太多的無奈悲涼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無論她願意不願意,都會被卷入漩渦之中

她帶著韶音拼命躲藏,但是天大地大,哪里真有一片淨土?

見到張芷婧和張銀玲走進了大夫人的別苑,木芙握緊了手掌,溫善的眼眸里也有一抹堅定之色

"娘親很快就知道了,其實你的心里已經有了答案,對?"

韶音伸手握著她的冰冷的手,哪怕她的手也是如此冰涼,但是握在一起,卻有一股安定的力量

至少,她們不是孤獨的一個人,這世上還有可信之人

木芙的眼中有一絲了然,她在韶府這麼多年,看到許多人莫名其妙的消失,這里面到底有多少的黑暗,她很清楚只是她的心中一直沒有放棄希望,一直以柔弱的肩膀守護著女兒,只願自己的委曲求全可以換得女兒一世平安

兩人將目光落向下方,就見到大夫人被外面的聲響驚到,當即推開門,趾高氣揚的望著他們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敢在本夫人這里撒野"

她的目光掃過這些侍衛和看熱鬧的人,聲音中充滿了怒氣,讓他們都不由一陣害怕

"你們這些狗奴才,竟敢打擾夫人休息"

婢女花燭見到這麼多人圍上來,立刻狐假虎威的呵斥道

"我們是奉命來找仙云居被盜的匾額,請大夫人讓開"

張銀玲開口道,手中握著佩劍,要是大夫人不讓他們進去,那就別怪她動武力了

"你的意思是東西在本夫人這里?"

大夫人夜麗藻瞪大眼睛,尖銳的嗓音,仿佛要劃破眾人的耳膜才甘心

"是與不是,待我們搜查過就知道了大夫人莫不是心虛了?"

張銀玲可不是省油的燈,不會被大夫人的厲色嚇到,反而理直氣壯的道

"本夫人有什麼好心虛的?你們要搜便搜"

大夫人夜麗藻見到這麼多人,她也是騎虎難下,不過想到那匾額早就被花燭放到了另一個地方,她就安心多了

"進去搜"

張銀玲揮了揮手,侍衛們便魚貫而入

很快,一塊閃亮亮的金字招牌就被侍衛們抬了出來,金漆在陽光下閃爍的光芒,亮瞎了大夫人和花燭那雪白的臉

"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該死的,怎麼會在我這里?"

大夫人夜麗藻身體顫抖起來,顯然被刺激到了級家丁最章節她精心策劃的事,到最後居然是白費心機,讓她如何能平靜下來

"這可是在大夫人房間的床底下找到了,您可藏得夠嚴實的"

張銀玲脆生生的道,聲音讓大家都聽到了

這些侍衛是一起從大夫人的床底發現這個匾額的,現在可是證據確鑿

"這一定是陷害"

夜麗藻尖銳的嗓音,充滿了不可置信,看了花燭一眼,她也是一臉驚慌失措

"銀鈴只負責尋回匾額,其他的事,大夫人自己跟云姑解釋"

張銀玲沒有跟大夫人什麼,看著那只尋香蟲趴在匾額之上,不多時,就掉到了地面之上,一動不動

"搬走"

她揮了揮手,眾侍衛就利索地將這匾額搬走

沒有盞茶的功夫,全府上下都被叫到了老太君的仙云居,就連深居簡出的韶樂也坐在了老太君的身邊

整個大廳聚集著全家老少,看上去格外熱鬧但是眾人的臉色,都非常嚴肅,不敢吭聲話

仙云居的匾額,就被擺放在一旁最顯眼的地方

"九姐請這邊坐"

韶總管見到九姐韶音和九姨娘木芙進來,立刻親自把她們帶到老太君下邊第一個的座位如今九姐可是武尊王的未婚妻,身價可以的水漲船高,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就連九姨娘木芙,在韶府里面也可以昂首挺胸了有這樣一個女兒,她臉上也有面子

"謝謝"

韶音淡淡的道謝了一聲,便和木芙坐到了椅子上,正對著大夫人夜麗藻

"武尊王遲早要退掉這個婚約的看你能得意多久"

六姐韶娜在心中嫉恨的詛咒起來,見到老太君竟然讓韶音坐在韶樂的旁邊,就氣得牙癢癢的

"麻雀也想當鳳凰我呸"

八姐韶繡暗暗地道,卻不敢出口來,憋得她自己渾身難受

其余不待見韶音和木芙的姨娘們是如梗在喉,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難受得很

其中最火大的就是大夫人夜麗藻,她明明叫花燭把匾額埋在浮夢苑,一覺醒來,那匾額像是長了腳似的,跑到了她的床底下躲了起來

天底下,竟然有這麼邪門的事

一定是這個賤蹄子搞的鬼,否則那匾額如何會在她房中

"今日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麗藻,仙云居的匾額為何會在你房間?"

老太君怒聲問道,著實被氣得不輕

"娘,這擺明就是有人要陷害我啊我怎麼會那麼傻,把仙云居的匾額放在自己的房里?"

大夫人夜麗藻死不承認,露出了一臉的委屈神

"俗話得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娘莫不是太喜歡這匾額了,才想私吞?"

韶音見到她那做作的樣子,就想拿鞭子抽她一頓後武俠時代

也多虧她想出這麼好的主意,她才有機會讓她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你休得胡本夫人拿那破匾做什麼?"

大夫人夜麗藻跺了跺腳,氣得直接站起來,朝著韶音撲過去,作勢要打她

韶音站起身來,一手抓住了大夫人的手臂,握在掌心的粉末,也灑落下來,飄向大夫人的鼻子

"破匾?對于我們韶府來,那可是非常重要的榮寵,原來在大娘心中不過是破匾罷了"

"麗藻,你這是做什麼?現在人證物證俱全,你實在是太糊塗了"

老太君痛心疾首的看著夜麗藻,沒想到她身為大夫人,卻做出如此丟人的事,險些讓整個韶府都陷入危機

"娘,我是冤枉的"

大夫人夜麗藻自知失儀連忙退後,瞥了花燭一眼,跪下來抹淚道

"九姐對不起,奴婢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夫人被這般誣陷,你給奴婢的錢,奴婢都還你"

花燭也跪了下來,掏出了一個錢袋,開口對韶音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花燭,你盡數道來"

老太君聽到花燭的話,皺了皺眉頭,看了韶音一眼,又看向跪地的兩人

"那匾額是九姐讓奴婢偷偷放進大夫人的房間奴婢一時被錢財蒙蔽了心智,才會做出這種事,這一切和夫人無關,全部都是九姐指使的"

花燭淚汪汪的看著老太君,得煞有介事

"你胡我們音兒根本就沒有和你私下接觸過,你這是血口噴人"

木芙聽到花燭的汙蔑,一心想要保護女兒,大著膽子開口反駁道

"奴婢這里有信物為證"

花燭拿出了一個玉鐲,正是以前木芙佩戴的,後來因為生活所迫,所以才不得不拿去換一些吃的但是,其他人並不知道,至于這玉鐲為何落到花燭的手中,木芙是不知道

"喲這不是芙妹妹的玉鐲嗎?怎會到花燭手里?此事還真是蹊蹺啊"

八姨娘驚訝的開口道,語氣里有幾分幸災樂禍

"是啊這個鐲子我也見木芙妹妹戴過,那成色還當真特別"

六姨娘附和道,看到木芙得意不了,她也樂得開心

"我娘親的鐲子前幾日掉了,沒想到是你撿去了"

韶音手中握著清花纏枝蓮紋茶杯,態度淡定自若,目光清冷的瞥了花燭一眼,讓她身體抖了抖

"我韶音有何德何能,可以叫大娘身邊陪嫁的婢女,出賣主人,來為我效力?你的忠心,難道就這麼不值錢?區區一袋錢,就能叫你賣主求榮?"

她放下手中的杯盞,輕描淡寫的話語,卻叫眾人都深思起來

"是九姐你親自許我以後可以進武尊王府,花燭才會做出如此不義不忠之舉走肉行尸最章節"

花燭死咬著韶音,立此大功一件,相信大夫人在事後會救她出來的,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昨夜去偷匾額的人,就是你咯?"

韶音沒有反駁她的話,而是淡定的問道

"奴婢奉了你的命令去偷匾額,然後藏到夫人的床底下"

花燭得跟真的似的,神也非常認真

"那請問你是何時來與我相商此事的?"

韶音沒有因為花燭的話而自亂陣腳,而是猶如旁觀者般冷靜的問道

"昨兒個夜里就在浮夢苑的外面奴婢趁著無人的時候,過去與九姐商量此事的"

花燭認准了那時候浮夢苑沒有其他人,便大聲的道

"你肯定?"

韶音瞳眸里有著冷光驟凝,不怒自威的目光,讓花燭看著格外心虛

"自然是肯定的,奴婢記得千真萬確"

花燭手心直冒汗,看到大夫人夜麗藻點頭,便肯定的回答道

"昨夜韶音與本王在一起,何時跟你商量此事的?難道是當著本王的面,要偷走禦賜匾額不成?"

一道俊逸絕倫的身影,自門口走了進來,每一步都充滿了力量感

霸氣凜然的黑色長袍,金銀纏絲龍紋腰帶,腰間垂瀉下來的紫色琉璃玉珠,在他行動間熠熠生輝

"君臨天下冠世無雙"大抵得便是這樣的男子

他黑色長靴踏在地上,背後是耀眼的金光,每靠近一步,身上的壓迫力都叫人無法呼吸

"武尊王"

韶音見到這個男子出現,實在是出乎意料

同時,讓她想不透的是,他怎麼會昨夜與她在一起?

難道是為了護她周全,所以才這麼的?

陌紫皇走進這令人壓抑的大廳,深邃的眸子,瞥見韶音一個人坐在椅子上,四周皆是敵意的目光,像是一道道無形的劍刃朝著她席卷而去

她卻猶如在春日午後的花叢中,蕩漾著秋千一般,神態淡若平靜,渾然不理會那些風霜刀劍

------題外話------

明天就是的一年了元旦馬上就到了,祝大家在的一年里有著的開始每天都擁有好心大家一起加油,仙兒與你們同在

今天也是12月的最後一天哦,寶貝們的月票別忘記送,明天就過期了呢麼麼噠

謝謝寶貝們的禮物和月票哦

西涼】嵐沁妍】煙泠月】羽諾軒】fang4976822】

13557998460】oo仙粉安好oo】付海蓮】

展落初】千塵璃語】13551914450】

上篇:【053】真相大白     下篇:【055】機關算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