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7】意外入宮  
   
【057】意外入宮

神都金色的秋,猶如飽蘸朱砂的筆,濃墨重彩的繪出一副綺麗的畫卷街道旁鱗次櫛比的柿子樹,朝著天空延伸而出的枝椏上點綴著燈籠似的柿子鳥雀綻開羽翼,伴隨著蝶舞般的落葉,飛翔鳴唱

織錦樓就屹立在人潮洶湧的鬧市之中,有許多衣著鮮亮的貴婦,在婢仆前呼後擁中走下馬車

比起韶音和木芙兩人寒酸的行頭,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好氣派的織錦樓"

木芙握緊了韶音的手,看了看自己這一身樸素的衣裳,有些不好意思進去

"店門開著就是為了迎客,旁人能進得,我們自然也可以,走"

韶音帶著木芙落落大方的走進織錦樓,這是她第三次來到這里,前面兩次都是匆匆來一下,然後就離開,沒有好好看一看

躲在她懷里的萌萌,也探出了可愛的腦袋,好奇的張望起來

錦衣綾羅,玲瓏首飾,皆是精品織錦樓內沒有劣質品,織錦樓本身就是一個金字招牌

"好漂亮的藍雪纏枝錦緞"

木芙見到一匹藍色素雅的錦緞,忍不住開口稱贊道這里燦霞金彩的緞子,許多都是皇宮中禦用的,她還見到了進貢入宮的凰錦

"這匹錦緞的花色很適合娘親"

韶音見到木芙一眼就能分辨出這些名貴的綢緞,這種眼力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我哪里用得著這麼好的緞子"

木芙搖了搖頭,倒是為韶音挑起了衣裳女兒日後嫁進武尊王府,如果穿得太寒酸,定會被人笑話她自己無所謂,卻不能不為女兒好好打算

"這匹流光璀月綃紗,如果做成衣裳,配上桃的繁花虹云錦,一定很好看"

她心翼翼地拿起錦緞,朝著韶音身上做了比對她的年紀穿上這樣桃色的衣裳,顯得嬌嫩可愛,非常搭配

"這位夫人懂得真多這匹流光璀月綃紗可是云夢皇朝皇室中才能見到的東西,非常罕見,我在織錦樓這麼多年,也就這位夫人一眼就認出來了"

站在一旁的織錦樓侍女薄荷,聽到木芙的話,驚訝的道

"我只是隨口一,哪里懂什麼"

木芙自知漏了話,連忙搪塞了過去以她如今的身份,韶府中不受寵的一個卑微妾侍,不應該知道皇室的事,否則必定引人懷疑

著無意,聽者有心

韶音的眼中有了一絲了然之色,想必娘親與云夢皇朝的皇室有密切的關系至于是什麼關系,她就不得而知了

"這綃紗和錦緞美則美矣,就是太過奢華了這里有沒有藍雪纏枝錦緞做好的成衣?"

她淡淡的嗓音,透著幾分甯靜,無悲無喜

"有的"

織錦樓的侍女薄荷點了點頭,正要引她們去另一旁的成衣展示廳看

這時,一道冷笑的聲音,突兀的響徹而起

"兩個窮酸鬼,買不起綃紗就不要在這里垂涎欲滴,免得擋了本姐的路,還叫本姐沾染了一身窮酸氣"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定南候府姐夜青蕖,在婢女的攙扶下,一搖三擺地走了過來

"就是啊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丑女韶音聽你要成為武尊王的側妃了,真是走了狗屎運啊"

站在夜青蕖身邊的女子,年紀也有二十七八的樣子,正是秦家姐秦竹桃她是夜青蕖的跟班,對夜青蕖聽計從原本秦家也是個大世家,只是因為秦家得罪了蝶後,最終落得下場淒慘,如今只能依附夜家求得一席之地

木芙聽到這兩個打扮妖嬈的姐,就是針對韶音來的,眼底不禁浮起了怒色只是她一直不與人爭,秉持著忍一時風平浪靜的行事原則,所有強忍著怒火,不想讓女兒平白樹敵,日後不好過

原本對韶音和木芙兩母女完全不屑一顧,連目光都懶得落下一個的眾人,聽到那個看上去穿著樸素至極的窮姑娘,居然是如今在整個神都之中傳得沸沸揚揚的韶府九姐韶音

庶女,竟然可以獲得聖旨賜婚,這種事,羨慕瞎了無數人的眼睛

至于夜青蕖和秦竹桃眾人都知道,這兩人是有名的張揚跋扈仗勢欺人,如今看來這韶家九姐要吃虧了

"你們長得像坨屎也就算了,為什麼非要做一坨屎?出來的話,真是臭不可聞"

韶音打量了她們二人一眼,唇動了動,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噴笑

"你這個賤人,竟敢如此辱罵本姐"

夜青蕖聞,整張臉立刻就化作了豬肝色,長長的指甲套,也嵌入了手心之內

"是你自己送上門來找罵,比起下賤,你當了第二,誰敢當第一?人至賤則無敵,我今日算是見識到了"

韶音婷婷玉立的站在大片的錦緞面前,明明是那麼纖弱的一個姑娘,卻有著一股威懾眾人的氣勢

此刻的韶音,真想變成憤怒的鳥,一頭撞向這兩頭蠢豬

"牙尖嘴利的丫頭就算你能善道那又如何?這織錦樓中的東西,不是你這種低賤的人買得起的這匹綃紗本姐要了,給本姐送到夜府去"

夜青蕖不過韶音,只能用錢來壓她在她看來,韶音不過是的庶女,根本就沒有幾個錢,否則也不會打扮得那麼寒霜了

"好的,青蕖姐,這匹綃紗的限量奇珍,需要一萬枚紫石幣"

織錦樓的侍女薄荷面帶微笑的道,仿佛沒有看到夜青蕖抽搐的嘴角一般

"本姐今日沒有帶那麼多錢出來"

夜青蕖哪里知道這一匹綃紗居然這麼貴,尷尬的道,臉上的面子實在是掛不住

"那就不好意思了,青蕖姐是織錦樓的常客,也很清楚我們織錦樓的規矩,只付現,不賒賬"

侍女薄荷公事公辦的道,織錦樓之中一視同仁,管她是哪家的姐,來到這里都是一樣要遵守規矩

夜青蕖自己也買不起這匹綃紗,還嘲笑韶音,在眾人看來,那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見到眾人異樣的嘲笑目光,她氣得直瞪秦竹桃

"青蕖妹妹,我也沒有那麼多錢啊看我也沒用"

秦竹桃一急,開口出來

全場哄然大笑,夜青蕖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丟人丟到家了

"本姐買不起,你也只能眼一下"

夜青蕖怒瞪了韶音一眼,在她的面前丟這麼大的人,她如何能夠甘心

"若是九姐喜歡這匹綃紗,那紹錦便借花獻佛"

一道溫柔如水的嗓音,自織錦樓的樓上傳來,仿佛銀鈴悅耳動聽的聲音,叫人聽之心神陶醉

韶音好奇的抬頭,不知道是何人話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抹玫瑰的軟煙綺羅柔紗裙,彩虹色的披風上繡著花草藤蔓玉容清絕,墨發之上點綴著栩栩如生的金色花朵,花瓣上點綴的色玉珠,晶瑩剔透,隨著她走動搖擺不定

這個女子身上的衣裳雖然不豔麗,卻透著一股貴氣

韶音記得她是太師府的千金方紹錦,當日曾經在浮夢苑就醫

"方姐"

她朝著方紹錦點了點頭,對于這個姑娘印象還不錯,她是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頗有大家之氣

"九姐,有幾日不見了,上次多謝你妙手回春救了紹錦"

方紹錦笑得恰到好處,舉手投足都透著優雅

"薄荷,將這匹綃紗和這匹錦緞包好,給九姐送府上去"

"好嘞"

織錦樓的侍女薄荷應了一聲,動作利落的開始打包東西

方家的嬤嬤,則當場就把錢付清,讓無數女子羨慕到了極點

"太師千金還真是財大氣粗我看你別下錯注,他朝血本無歸"

夜青蕖酸溜溜的道,心中暗暗恨上了方紹錦無論是家世還是樣貌,方紹錦都比她好,這叫她如何不恨

"輪起財大氣粗,紹錦自然比不上夜姐只是紹錦願意為朋友一擲千金,不求其他"

太師千金方紹錦手中握著巧的暖手爐,從台階上一步步走了下來

"哼"

夜青蕖見到有方紹錦出面力挺韶音,自知不是對手,只能咬牙切齒的怒瞪了韶音一下

"我們走"

她乘興而來,敗興而去,連帶著秦竹桃一同離開背後都是指指點點的手,讓她們的臉火燒火燎

"真是太好笑了她這是活該啊"

"是啊沒想到韶家九姐,居然認識太師千金呢"

"聽韶家九姐醫術高,看來此不虛"

"……"

韶音沒有去理會這些議論,而是朝著方紹錦道了聲謝,對于她的心意沒有拒絕

"九姐,紹錦還有事,就先失陪了"

方紹錦溫柔的道,臉上笑容甜蜜

跟隨在她身後的嬤嬤手上有一件男子的衣裳,看樣子她應該是要把這件衣裳贈送給什麼人

"方姐慢走"

韶音點了點頭,蒙著面紗的玉顏看不出神

"聽方姐的未婚夫是定國侯風踏月的公子,想必她是要去定國候府但是方姐是世家姐,在選秀落選之前,不能自行婚配嫁娶,所以還未成婚"

木芙開口道,以前她只能羨慕其他人的女兒嫁得好歸屬,如今她女兒要嫁的對象好,讓她也格外自豪

俗話的好,母憑子貴,如今她是母憑女貴

"我們上樓"

韶音拉著她的手,朝著樓上走去對于選秀的事,聽只有嫡女可以去參選,所以也和她無關

侍女薄荷帶著她們去看看藍雪纏枝錦緞做出的成衣,韶音選了兩套同樣布料的衣裳,只是衣裳的尺寸不一樣,可以是古代的母女裝

買完衣裳之後,韶音又和木芙到四周逛了逛,買了一些被褥和日用品

韶音帶木芙去了塵寰醉夢,胡狸和胡蘆兩兄弟平日將塵寰醉夢打理得井井有條,木芙第一次見到這里,心中也很是滿意

韶音手把手教授木芙開始釀酒,木芙倒也聰明,剛開始替韶音打打下手,很快就能按照韶音所的辦法釀酒雖然釀出來的沒有韶音釀造的酒那麼好,但是也比市面上賣得那些酒好喝多了

時間過得飛快,期間有很多想要對韶音下手的人,因為花家雙姝的威懾,全都鎩羽而歸云上一個月的保護期限也到了時間,花家雙姝也領了巨額報酬,然後向韶音辭行

後宮選秀也如火如荼的進行,五年一度的後宮選秀,是為君王選出合適的後妃人選,但凡是適齡的世家女子,都受命入宮選秀

經過一輪輪的淘汰,最終入宮的不過寥寥數十人

韶音一直認為選秀與自己無關,所以沒有去關注選秀之事

然而,過了數日,韶音平靜的生活因為一道入宮的旨意被打破旨意的內容是要讓韶音入宮,與晉的秀女們一同學習宮廷禮儀,免得日後嫁入王府不知禮數

韶音如今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庶女,無法與皇權相抗衡,只能收拾好包袱,奉旨入宮

在她離開韶府的時候,木芙淚眼相送,拉著她的手,千叮嚀萬囑咐

"音兒,深宮之中沒有可信之人,你要步步為營,處處心,絕對不能輕信于人一切莫與人爭,保護好自己便是"

"娘,我曉得該怎麼做,你也要多多保重身體"

韶音知道一入宮中深似海,但是她別無選擇眼前的路縱然艱難,但她會努力走下去

"一定要保重自己"

木芙拍了拍她的手,著眼眶,聲音充滿了哽咽

韶音回給她一個笑容,今日要入宮,她特地化妝修飾了一下,讓自己的臉看上去和以前沒解毒的時候一樣

"墨煙,我要走了,你回自己的主人身邊去"

她拍了拍墨煙,開口對它道

墨煙鳴叫了一聲,卻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跟隨著她乘坐的馬車,一路護送她抵達宮外,然後才甩了甩尾巴,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白眼馬,難得你還記得回來的路啊"

別致的雅苑之中,月上淵清沒好氣的道,看著墨煙那精神的模樣,看來那丫頭沒有虐待它

"聽那丫頭要進宮了,也不知道宮里會不會被掀翻了"

月上淵清淡淡的道,他得到消息,韶府如今是四分五裂,亂成了一團在他看來,有本事把韶府弄成這樣的,只有一個人

最厲害的人,不是那種人盡皆知的人,而是在背後籌謀一切,但是無人知道的人,也被稱為幕後黑手

"踏踏踏"

專程接送秀女的馬車,駛向了宮門口,紛紛停在了寬敞的廣場之上,看上去特別壯觀

"各位主,將分別會被分批安排到不同宮殿,聽到名字的主,就隨奴婢走"

有幾個年紀較大的嬤嬤,開口道,開始點名帶各自宮殿的秀女離開

"韶音,姜莉,方紹錦,夜青蕖,秦竹桃,葉遠婷……"

一名嬤嬤大聲念出名冊上的名字,一一清點人數

"葉遠婷人呢?"

嬤嬤再度念了一次,但還是沒有人回應,她不由皺了皺眉頭手中的筆,正打算劃掉這個名字

"嬤嬤——我在這呢這就下來"

一道靈雀般輕快的嫩嗓音,脆生生的落了下來

"包袱太沉了,誰來幫把手"

眾人將目光投向一旁的馬車里面,就見到一個憨態可掬的少女,拖著一個比她還大的包袱,從馬車里面探出了一個腦袋

嬤嬤見到這一幕,臉一下子就黑了

"你怎麼帶這麼多東西?"

"不是可以自己帶行李嗎?多一點不可以嗎?真的不可以嗎?"

葉遠婷從馬車里跳出來,招呼一旁的內侍幫忙把她巨大無比的包袱拿出來

"你那不是多一點的問題這里所有人的包袱加起來,還比不上你一個的"

嬤嬤頭疼的道,看著秀女中竟然出了這麼個極品,不禁扶了扶額頭

"好有意思的姑娘"

韶音見到這麼有趣的姑娘,不禁抿嘴一笑懷里藏著的火月雪貂萌萌,乖巧的躲在里面沒有吱聲

"那不可以帶進去嗎?"

葉遠婷可憐兮兮的瞅著嬤嬤,看上去委屈至極

"不行"

嬤嬤厲聲道,皇宮禁地可不是什麼尋常地方,只允許帶一些細軟,其他東西都是嚴禁帶進去的

"那大家可以等我一下嗎?我把這些東西都吃掉"

葉遠婷將侍衛抬下來的包袱打開,里面清一色的點心,各種吃的都有,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她拿起一塊桂花糕當場吃了起來,雷翻了一大片人

"我們沒有時間等你,趕緊挑一些緊要的東西,我們要進去了"

嬤嬤一一驗明眾人手中的戶籍文書,看到葉遠婷還在一旁認真的吃著點心,沒耐心的道

"這個要緊這個也要緊"

葉遠婷聞,連忙動手挑起來,但最終結果只是把里面的點心挪了個位置

"你這些都不用帶了"

嬤嬤一聲令下,檢查完葉遠婷的戶籍,就讓侍衛們把她的大包袱抬走

"吃,我所欲也,瘦,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我了個去也"

見到大包袱被抬走,葉遠婷握著手中的糕點,愣了片刻,感慨了一句她快步跑回馬車里,又拎了一個包袱跑過來

"還好我早有准備"

眾人見狀,全都一陣暴汗,她到底帶了多少東西

"真是丟人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山村野丫頭一點禮數都沒有"

夜青蕖不屑的撇了撇嘴,見到韶音和方紹錦也和她在同一個宮殿,頓時臉上露出了陰狠之色

"時間已經耽誤了不少,都趕緊跟上了,距離鏡花宮還有很遠的距離"

嬤嬤開口催促道,雖然這些姐們以後很可能是宮中的主子,但是現在她們還什麼也不是

"在宮中你們切忌不可隨處亂走,否則丟了腦袋,可怪不得人"

嬤嬤邊走邊叮囑起來,免得她們出什麼差池連累到她

"你們住的地方是鏡花宮,在那里你們將會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禮儀訓練,宮中不比各位主的家中,一定要謹慎行,莫要做出格的事"

韶音邊聽嬤嬤話,目光則是看向了兩邊高高的宮牆

巨大宏偉的朱色宮牆,將外面的世界隔絕開來雖然只是一面牆,卻像是難以逾越的天塹,將多少人的青春困死在宮闈之內

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也有一日,會踏入深宮之中

腳下的路很長,那道路的盡頭,卻不知道是怎樣的光景她的明天是怎樣的,她忽然有些迷茫

她一直想要逃離這個世界,卻發現自己越陷越深,她很擔心自己是否會永遠被困在這里,沒有辦法再回到真正的家中

"到了,各位主,這鏡花宮就是你們這段日子住的地方,分為東西南北四殿,你們住的就是西殿四個人一個房間,你們自行分配,稍後會有一名姑姑來記錄你們所選的房間"

嬤嬤就帶她們到鏡花宮,然後就命人關上了厚重的宮門

西殿之中有著五間房間,這一次她們一行人**有二十人,四個人一間房間剛剛好

院子中央種著一株大大的梅花樹,還沒有開花,舒展著遒勁的枝干,看上去頗具風骨

梅花盛開在最冷的冬季,當寒風吹來,大朵大朵的梅,開得一樹燦爛,那光景格外美麗

"本姐要住這一間"

夜青蕖立刻選了一間采光最好的房間,將包袱丟了進去,占住了朝陽的一間

"我和青蕖妹妹一起住"

秦竹桃的年紀已經不了,能夠選進秀女,也不知道是疏通了多少關節

"我住這間"

韶音沒有與她們爭奪房間,而是選了一間僻靜的屋子窗戶正對著這株梅花樹,想必再過一個月,梅花開的時候,望出窗外,景致必定美麗

"我也喜歡清靜,九姐不介意紹錦也住這里?"

方紹錦也走到了這個房間前面,朝著韶音露出了一抹友善的笑容,讓人看著覺得分外舒心

"有方姐作陪,是韶音的榮幸"

韶音隨意挑了一張床鋪,把包袱放在了上面

"我也住這里這里睡覺肯定舒服"

葉遠婷拎著包袱,跳上了一張床鋪,一臉的滿足之色

"我和九姐,方姐住同一間"

姜莉款步走進屋內,朝著韶音和方紹錦點了點頭她是當日第一個當浮夢苑求醫的人,韶音也還記得她是吏部尚書的愛女

其他人各自選好了住處,許多人都是彼此陌生的,便紛紛自我介紹起來

"以後我們同在一個屋簷下,大家就不要叫得那麼生分了,大家年紀,我們姐妹相稱好了"

方紹錦開口道,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我年十八"

"我年十七"

韶音淡淡的道,沒有刻意親近她們,也沒有故意疏遠

"我今年十六,各位姐姐以後有好吃的,可別忘了我哦"

葉遠婷巧笑倩兮的道,神態充滿了天真可愛

"那我可比你們都大哦,我今年二十,兩位妹妹以後可得叫我姐姐了"

姜莉笑著道,從包袱里拿出了幾條玉珠手鏈,送給她們幾人作為見面禮

"這些明藍玉珠是姐姐的一點心意,各位妹妹可不要拒絕哦"

"好漂亮的手鏈"

葉遠婷拿著手中的手鏈,對著陽光還會閃爍光輝,格外好看

"謝謝莉姐姐"

韶音和方紹錦道了一聲謝,收下了手鏈

"以後都是好姐妹,用不著客氣的聽宮中的禮儀訓練非常嚴格,到時候我們姐妹可要一起努力了"

姜莉對于宮里的況也有幾分了解,所以開口道

"對了,這後宮都有哪些嬪妃呢?我們在這里住,不定就會碰上她們"

韶音對于宮里的況一無所知,見姜莉似乎懂得挺多,故而開口請教道

"起這後宮的嬪妃,那還真是不少,風流倜儻的風帝與獨寵一人的天策帝君不同,後宮嬪妃眾多,其中最受寵的是麗妃娘娘那可以是寵冠六宮,氣勢堪比皇後娘娘"

姜莉聲的道,對于這些宮闈的事,她也是聽爹爹過才會知曉

"獨寵一人的天策帝君?"

韶音對于後宮佳麗三千的風帝沒有什麼興趣,反而是聽到這天策帝君,充滿了好奇

究竟是怎樣的帝君之愛,才會獨寵一人呢?

"天策帝君可是曆代帝君之中的一個奇葩,他一生只娶了一個妻子,並且為她虛設後宮如果能夠得到一個人,這般全心全意對我,白首不離,一心一意,那我就滿足了"

方紹錦充滿向往的道,提起天策帝君與蝶後鳳魅雪,那可真是一段神仙眷侶的愛佳話,無人不羨慕至極

"能夠得到一位帝君全心全意的愛,想必一定是個奇女子"

韶音感慨道,史上無數的帝君皆是薄幸負心之人,能夠演繹一場曠世之戀,那女子必定不同于一般的胭脂俗粉

"是啊能得到蝶後的相伴,天策帝君哪里還會想再去娶其他女子啊"

方紹錦笑著道,她最崇拜的人便是蝶後鳳魅雪,那樣的女子,怎麼可能與他人共侍一夫?

"原來是蝶後"

韶音來到這里之後,就聽過許多關于蝶後的傳奇故事,對于那個天縱之姿的奇女子神往不已她自然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經見過傳中的蝶後,也就是陌紫皇的娘親鳳魅雪

"蝶後我也知道聽她有一個廚子,煮的東西特別好吃"

葉遠婷一臉向往的道,讓其余幾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多時,就有宮婢把冬天的被褥和秀女們統一的衣裳送了進來,另外還有的毛巾臉盆,各種東西都被一一送進來

只是那被褥卻是非常薄,根本就不是這麼冷的天氣能蓋的

"這麼薄的被子,晚上睡覺一定要凍死的"

葉遠婷伸手摸了摸被子,苦著一張臉別人進宮都是好吃好喝享福來的,她才進來就要挨冷受凍了

韶音拿出一旁的剪刀,將被子沿著邊緣剪開一些,就見到里面的棉被,竟然是黑心棉這樣的棉就算睡一晚上,也不會暖和起來

這被子外表是光鮮亮麗,內在卻是黑心棉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太過分了一定是有人搞鬼我去找管事姑姑"

姜莉臉上露出了怒色,看著這黑心棉,顯然是有人存心跟她們過不去,否則她們幾個都是秀女,怎麼可能蓋這樣的被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些被子是那些宮婢送來的,明管事姑姑定是得了某些人的好處,才會刁難我們"

方紹錦性子沉穩,開口出自己的想法

"我看倒不一定,如果只是一點點好處,那管事姑姑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嗎?依我看來,只有一個可能性"

韶音放下了剪刀,將被子放在一旁,目光平靜的落向她們幾人

"上面有人下了命令"

"到底是什麼人?使出這麼陰險的手段"

姜莉不解的問道,她們前腳才剛剛入住,連管事姑姑的面都沒有見到,怎麼就得罪人了?

"應該是對面那位她的姨娘正是宮中的第一寵妃麗妃"

方紹錦經韶音這麼一提醒,馬上就猜到了是什麼人做的

除了肚雞腸的夜青蕖,她想不到其他人

以夜青蕖的姨娘麗妃在宮中的權勢,只要叮囑一聲,管事姑姑自然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那我們怎麼辦?現在天氣那麼冷只睡這一張薄被,肯定要凍壞的"

姜莉看著這黑心棉被,臉色有些不好看

"這床鋪夠大,兩個人擠一擠還是可以睡的,這棉被雖然薄了點,但兩張疊在一起,勉強可以睡一晚"

韶音知道現在就算是向管事姑姑要的棉被也要不到,她們只能利用現有資源,將就一下

"那我們就這麼白白挨凍不成?"

姜莉心里實在是氣不過,她又沒有招惹夜青蕖,她竟然這樣對她

"不然還能怎麼樣?現在她們巴不得我們沉不住氣惹事,到時候好拿宮規處置我們"

方紹錦冷靜的道,沒有為了一時之氣,而做出不理智的事

"別人睡不好,她們就能睡得好麼?"

韶音淡淡的呢喃道,見到夜青蕖和秦竹桃把厚實的被子,晾曬到了院子里的竹竿上,顯然是要向她們耀武揚威

"萌萌把這粉末灑在她們被子上,晚上獎勵你一顆藥丸"

她灑了一點粉末在火月雪貂萌萌的爪子上,聲的對它道

聽到有獎勵一顆藥丸,萌萌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飛竄出去,爪子趴在她們晾曬的被子上,然後飛快的回到韶音的懷里,沒有叫人看到

"晚上我和音妹妹一起睡,莉姐姐和葉子一起睡,大家先把床鋪整理一下"

方紹錦開口安排起來,對于她們以後在宮中的生活感到無奈縱然她是太師千金,但是入了宮中,後宮若是沒有人撐腰,那就什麼也不是,在外面的身份多顯赫都沒有用

"嗯"

三人動手將被子弄好,沒有厚被子,她們如今只能先擠一擠了

當天,管事姑姑並沒有來,韶音幾人一晚上沒有休息好,但是夜青蕖和秦竹桃同樣是一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她們兩人不知道為什麼,身上竟然長出了一顆顆痘痘,渾身都難受得很

第二天一早,剛剛起來,她們兩人剛剛照鏡子,就發出了尖銳的慘叫聲兩人不僅僅是身上長出了大大的痘痘,就連臉上都長滿了痘痘,腫得好似豬頭

姍姍來遲的管事姑姑綠怡,當即慌亂的請來禦醫,替她們問診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她們皮膚過敏,不宜睡太厚的被子,不然一旦熱出汗來,這臉上的痘痘怕是會潰爛

"真是惡有惡報"

姜莉聽到這個消息,忍不住拍手稱快

"她們雖然是倒黴了,但是我們的日子也不見得會好過多少,還是心謹慎一些為妙"

方紹錦提醒道,讓她不要表現得太明顯了,免得引人懷疑,惹火燒身

"錦姐姐的沒錯,我們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然會引來有心人的猜忌,反而壞事"

韶音伸展了一下手臂,昨晚睡得太累了,連翻身都不行,看來必需想辦法改善她們的處境才行

她在後宮之中誰也不認識,要怎麼做呢?

"各位主,昨夜休息得可好?"

管事姑姑綠怡走進房間,手中拿著本子,精瘦的臉上,透著幾分老成之色

"還好,多謝姑姑關心"

方紹錦開口回答道,沒有開口抱怨什麼,平靜得仿佛什麼也不曾發生

"住得習慣就好,你們把自己的名字寫上"

管事姑姑綠怡顯然沒有料到她們不哭不鬧,反應會是這麼平靜這樣的況,讓她覺得為棘手

幾人各自寫上名字,將本子遞給了管事姑姑

"今日開始,你們就要接受宮中教習姑姑的訓練,稍後用過早膳之後,到東殿集合,不要誤了時辰,不然是要被責打的"

管事姑姑綠怡開口完,就出了房間,留下幾人在里面相互討論起來

"等會兒莉姐姐悄悄去打探一下,其他秀女的受訓時辰和地點"

韶音低聲道,免得讓其他人給聽到了

"為什麼要去打聽這個?"

姜莉不解的問道,顯然不清楚韶音要做什麼

"你等會兒隨口問一下就成,別管為什麼"

韶音沒有細細解釋,在宮中很多事,經曆過就懂了,解釋太多也沒有意義

"好的,等管事姑姑一走,我馬上去問問"

姜莉見韶音得認真,便應了下來,見到管事姑姑離開,她就跑到其他房間去和秀女們相互熟悉了一下,順便問了一句今日受訓的時間和地點

"今天不是要受訓了嗎?是什麼時辰啊,我給忘了"

"你記性可真是不好,姑姑不是了,現在馬上去南殿嗎?聽教習姑姑唐左左可是個冷面女官,在宮中地位很高的,但是她最討厭的就是不守時的人了"

一名秀女開口道,已經換上了秀女們穿著的衣裳,准備要出發了

"哎呀我這記性,光顧著和大家話了,我也得趕緊回去換衣裳了"

姜莉忍住心中翻湧的震驚,連忙跑回自己住的地方

"其他秀女是現在去南殿,管事姑姑竟然告訴我們是去東殿,還謊報了時辰,這不是存心害我們受罰嗎?"

"好了,先換衣裳,別誤了時辰"

韶音好像早就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立刻換好衣裳,沒有浪費時間去糾結這些

管事姑姑是對方的人,自然能陷害她們的時候就不會手軟她們幾人無憑無據,就算是罵幾句也沒有用

"看來以後我們要加警惕了"

方紹錦看出了她們的境況不大妙,還好今天韶音足夠機警,否則她們被人陰了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四人換好衣裳,匆匆忙忙的趕到了南殿,那里已經站著許多秀女

她們站定之後,教習姑姑唐左左也剛好到來

"現在開始點名"

唐左左一臉冰冷不近人,手中握著名冊開始點名

遲到的人,一率都被嚴厲責罰

"你們兩個,伸出手來"

唐左左握著戒尺,看著這麼晚才來的夜青蕖和秦竹桃,冷聲開口道

"教習姑姑,我姨娘是——"

夜青蕖本來想她姨娘是麗妃,不過還沒出口,就被唐左左喝斷

"本教習不管你們是什麼人,遲到就要受罰,也不管你們有任何的理由"

唐左左手中握著戒尺,一臉冰冷的道,完全不管每個秀女是何來曆

"啪"

夜青蕖長滿痘痘的手掌,被一戒尺拍下來,痛得發出慘叫聲

"不許叫叫出聲,再打十下"

唐左左冷聲道,下手毫不留,嚇得一干秀女渾身冒冷汗

韶音見狀對于這個剛正不阿的教習姑姑印象卻是不錯,至少她不是那種趨炎附勢之輩

------題外話------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喜歡仙兒的文文,親們可以去看看系列文《神賭狂後》和《絕色狂妃》有許多大家熟悉的角色

本院,

上篇:【056】盡如人意     下篇:【058】宮廷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