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8】宮廷驚心  
   
【058】宮廷驚心

"你們如今進了宮,就忘掉以前的身份和尊榮,那些在宮中都是不值一提的"

教習姑姑唐左左打完夜青蕖和秦竹桃,手中握著戒尺,冷聲道

"在宮中儀容儀表是你們第一個要學習的課業,分為立容,行容,跪容,坐容現在本教習要給你們上的第一堂課是端正立容,全都跟著本教習做"

唐左左站直身體,手臂自然下垂,放置于兩側

眾人聞也連忙站定,生怕遲了一刻會受到懲罰

韶音見到眾人緊張的模樣,心中暗道:"教習姑姑殺雞儆猴這一招還挺有用的第一時間就給她豎立了威望,叫這些秀女不敢怠慢"

這麼多的秀女雖然是經過層層選拔,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是通過關系才入選這外表看似金碧輝煌的皇宮之中,不知道藏了多少的黑暗就算是這個平靜的皇朝,內部也已經開始腐朽,只是上位者還看不到底下崩塌的地基罷了

"站直了,眼睛直視前方"

教習姑姑唐左左手中握著戒尺,拍打著那些沒有站好的秀女

"你——手里拿著什麼?"

她見到在一排排的秀女之後,竟然有一人正握著一個包子在啃著

聽到唐左左的喝問,葉遠婷愣了愣,連忙把包子藏入子里嘴角還沾著幾點碎屑,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的碎屑

"什麼也沒有"

葉遠婷伸出手來,連忙搖著腦袋,看著唐左左那冷冷的面容,心中不由一陣打鼓

"那邊手"

唐左左瞥了她另外一手一眼,她又再度伸出了一只手,同樣空空如也

"兩只手都伸出來"

葉遠婷苦著臉,把咬殘的半個包子亮了出來,惹得全場轟然大笑

"這饞貓"

韶音哭笑不得的看著葉遠婷,她居然可以在這個時候吃東西,實在是太絕了

"站出來"

唐左左拿了一個花瓶,把葉遠婷拉到最前面罰站,讓她頂著這個花瓶站立

"要是打碎了花瓶,照價賠償,加罰一個時辰"

她完這話,葉遠婷還是一臉的輕松,好像無關痛癢

"打碎花瓶,午飯和晚飯也都不許吃"

教習姑姑唐左左這話一落下,葉遠婷的臉馬上就露出了泫然欲泣之色

"姑姑,不要嘛我就是一庸人,就想著什麼時候天上能夠掉一個大大的餡餅,您怎麼就給我砸了一塊鐵餅呢罰站不要緊,別克扣糧草啊"

葉遠婷淚汪汪的道,這個時候還不忘記惦記著吃的

"在受訓過程中,誰若是開差,一律罰站"

教習姑姑唐左左嚴肅的道,指了指一旁地上的花瓶原本大家以為那花瓶不過是拿來擺設的,沒想到是用來罰站用的

眾人見狀也收斂起了笑容,認真的站在原地

韶音對于這些所謂的宮廷禮儀無語的很,心中暗暗把陌紫皇給念了無數遍都是因為攤上那家伙,她才會這麼倒黴的另外就是那個皇後娘娘,到底是什麼眼光,那麼多長相好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不選,為什麼就選了她?

要是沒有這賜婚之事,她現在可是逍遙得很

站了一早上,教習姑姑終于開口讓大家回去吃飯休息待到教習姑姑一離開,各種叫苦叫累的聲音頓時響徹而起

"哎呀,真是累死人了沒想到站立居然是這麼累人的事實在是要命啊"

姜莉放松了一下手臂,這一大早飯都沒吃一口就在這里站得筆直,渾身都酸痛不已

"以後的訓練累了,這才只是開始罷了"

方紹錦開口道,並沒有抱怨什麼,既然入宮了,這些訓練都是要面對的

"啊這才只是開始啊我的天呐"

葉遠婷走了過來,腦袋頂著花瓶半天,累得她連站立都覺得困難

"可惜我那半個被沒收的包子,教習姑姑一定自己吃掉了"

"大家都是這麼過來的,只要熬過這兩個月就好了我們先去吃飯,不然下午的訓練哪里有力氣"

韶音淡淡的開口道,話音如清泉潺潺流淌,讓人感覺分外甯靜

"雖然今天訓練是累了點,但是看到某些大快人心的場面,心還算是不錯"

姜莉見到夜青蕖和秦竹桃走過來,幸災樂禍的道

"你們別得意以後有苦頭吃的"

夜青蕖聞氣得跳腳,長滿痘痘的臉龐,讓人看著分外好笑

"我看你們回去也甭吃飯了,就摘下這滿臉的痘子,也夠好幾盤了"

葉遠婷吐了吐舌頭,似乎不知道什麼是害怕,直接對著她們扮了個鬼臉

"你——你們都給我等著"

夜青蕖被踩到了痛處,咬牙切齒的道,目光里充滿了怒焰,一發不可收拾

"青蕖妹妹別跟這些賤蹄子置氣,要報仇,以後機會多得是"

秦竹桃面龐一陣扭曲,在夜青蕖的耳邊低聲道

"哼"

夜青蕖甩了甩衣,就朝著外面走去

"看來她們又會耍什麼齷齪的手段對付我們了"

方紹錦歎了一聲氣,身處于宮廷之中,哪怕她無意與人相爭,卻也會被卷入爭斗的漩渦之內,誰能夠置身事外?

"是不是婷兒錯什麼了?"

葉遠婷聞疑惑的看向她們,臉上寫滿了忐忑

"葉子不用在意,就算你沒有什麼,她們也不見得就會與我們和平共處敬人者,人皕q之辱人者,人痚d之"

韶音開口道,臉上一襲輕紗,遮掩住了她的面容因為她今日站的地方比較不顯眼,故而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她

這一屆的秀女們身著的皆是淡綠色宮裝,樣式簡單,但卻不失大方

一大片秀女站在一起,看上去倒是頗為靚麗的風景線

"音妹妹得極是"

方紹錦端莊的玉顏上露出了無奈之色,但卻沒有退縮與害怕,不失太師千金的風范

"話那教習姑姑膽子也真是夠大的,誰的面子也不賣,直接就把這些秀女管得死死的她就不怕以後這些秀女中有人當上後妃,對她報複嗎?"

姜莉開口道,夜青蕖的姨娘是麗妃,教習姑姑竟也沒有手下留

"聽教習姑姑是皇後娘娘身邊的人,所以才敢如此對待這些秀女就算這些人真有誰成為後妃,也是在皇後娘娘之下"

方紹錦倒是知道一些關于皇後娘娘的事,故而開口道

"這後宮的第一寵妃不是麗妃嗎?那皇後不是沒什麼實權?"

韶音對這一點感到不解,在宮廷之中,誰能夠得到帝君的寵愛,就可以獲得高的地位

"音妹妹,你有所不知,皇後娘娘可是後宮之中唯一有子嗣的一個,鳳印也在她的手上,就算麗妃再得寵,終究大不過皇後娘娘,只不過她們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方紹錦見韶音似乎對後宮的事一無所知,所以有意提點她一下

"你們不是風帝後宮佳麗三千嗎?怎麼只有皇後娘娘有子嗣?"

韶音的印象中皇家都是有很多的皇子公主,但聽方紹錦所,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樣

"後宮佳麗雖多,但是有幸為風帝誕下龍裔的,只有皇後娘娘一人,太子和二皇子都是皇後娘娘所出"

方紹錦低聲道,不知道為何皇家子嗣如此稀少,也有可能是當年天策帝君在位的時候,發生的奪位叛亂,諸王之戰,讓風帝引以為戒故而,只讓皇後娘娘一人誕下龍裔,避免日後兄弟相殘的悲劇

"我跟你,聽風帝的身體不好,也有可能是某些方面有問題"

"呃——估計是太風流,所以,鐵杵磨成針"

韶音壞壞的道,兩人在後面竊竊私語,沒有叫第三人聽去

"……"

方紹錦聽到她的話,倒是先羞了臉

"這話可別叫其他人聽去了"

韶音聳了聳香肩,沒想到她的臉皮這麼薄

"兩位妹妹走快點,不然午飯都要冷了"

姜莉轉過頭叫喚道,餓了一早上,她都前胸貼後背了

"來啦"

兩人應了一聲,快步跟了上去

一行人繞過長長的走廊,兩側佳木蔥蔥掩映著假山奇石,藤蘿翠竹之間清泉流淌,聆聽清風弄碧泉,倒也叫人心曠神怡皇宮之內有著尋常人家少見的華美大氣,就連擺放在走廊上的盆景,都盡顯雍容華貴

許多人想方設法就是要擠進這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然而置身于其中,是否真的快樂,旁人也不得而知

但若是叫韶音選擇,她不願當一只關在金色籠子里的金絲雀,甯為自*翱翔的白鷺鷥,悠閑自在地憩息于湖畔蘆葦之間,獨守一份寂靜與自*

幾人回到屋里,便有宮女端來了飯菜只不過,叫她們感到憤怒的是,飯菜少的可憐,非但沒有葷菜,就連素菜也只是一點酸菜

"人家就是聽宮里有好吃的才來的嗚嗚全部都是騙人的"

葉遠婷立刻就大聲哭嚎起來,痛心疾首的道

"不給我們厚棉被,還不給我們好吃的,我要找管事姑姑算賬"

姜莉平日在府里都是好吃好喝的被伺候著,何曾受過這樣的苦

"莉姐姐,葉子都還沒生氣,你怎麼就沉不住氣了?"

韶音見到姜莉這沖動的樣子,連忙拉住她

"殺千刀的我要去宰了她們士可殺,不可沒飯菜"

葉遠婷呆呆的看著桌上的飯菜,片刻之後才回過神來,握住粉拳,要沖出去跟送飯菜的宮女拼命

"都坐下你們這樣跑出去鬧事,只會遭人口舌,也不會有人送吃的過來"

韶音見到她們兩個的怒容,心中雖然不忿,卻沒有表露在外

"現在是怎樣啊?她們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了,難道我們要忍氣吞聲,白白被欺負不成?"

姜莉性子最為沖動,遇到這樣的刁難,她可沒有辦法忍耐下去

"莉姐姐的不錯,我們這樣軟弱,她們還以為我們好欺負了"

葉遠婷看著這桌上如此寒酸的飯菜,氣都被氣飽了

"你們想要怎麼證明了我們不好欺負?在皇宮之內,不是你們想做什麼,就可以做的凡事考慮好後果再做"

方紹錦清秀的臉上,透著與世無爭的淡若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葉遠婷有些手足無措,她不知道為什麼進了皇宮之後,一切都變得身不由己了以前可以愛吃就吃,愛笑就笑,愛哭就哭,但是現在似乎什麼都有規矩,走有走的規矩,站有站的規矩

"坐下吃飯"

方紹錦的年紀不是最大的,但卻格外沉穩

"不要急著吃"

韶音淡淡的坐在一旁,見到她們都坐回來,面色也沒有什麼改變她一直戴著面紗,但眾人都習以為常,只是不知道這面紗下是怎樣的臉

她從子里拿出了一根銀針,朝著飯菜中紮去在這宮里多一個心眼總是沒錯的,否則到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見到她這麼謹慎,其他三人也愣了愣

"沒毒"

試過飯菜,銀針並沒有變色,證明這飯菜都沒有問題

"那我們吃飯"

方紹錦拿起筷子,要開口吃飯,再度被韶音阻止了

"且慢"

韶音將銀針放在筷子上檢查了起來,原本還透亮的銀針,在她們驚恐的眼睛里變成了黑色

"啊"

方紹錦嚇得將筷子丟到地上,哪里會想到飯菜沒有毒,筷子卻有毒只要用筷子夾東西吃,那最後還是會中毒,而且還叫人查不出原因

葉遠婷和姜莉都已經被嚇傻了,這後宮之中斗爭實在是可怕,幾乎是步步驚心

"這筷子上的毒性不重,只是日積月累,便會讓人漸漸喪失理智,形如枯槁,宛如行尸走肉"

韶音淡淡的道,將這經過毒藥浸泡的筷子作用了一遍,再度讓她們嚇得不敢出聲

她走到窗戶邊上,素手探出繡著竹葉紋路的襟口,折了幾段竹枝,然後用清水洗乾淨,摘去葉片,只留下光溜溜的細嫩竹枝

"沒事了,吃飯"

她用竹枝做成的筷子,扒了幾口飯吃了起來下午還要受訓,如果不吃飽飯,那哪里還有力氣

其他三人見過之前那看似風平浪靜,實則驚心動魄的一幕,劇烈跳動的心髒還沒有平複下來,哪里敢吃東西

就連以食為天的葉遠婷,都嚇得沒有一點胃口

韶音平靜的吃完飯,沒有再什麼在這宮中她不可能時時保護她們,助她們避禍要想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頑強的活下來,只能靠自己

此刻,鏡花宮之外,一道威武霸氣的身影被侍衛攔了下來

"王爺,這秀女的住處,您真不方便進去"

侍衛苦著臉跪求武尊王止步,王爺本就不方便進後宮,何況是這些秀女的住處此事傳出去,不論對皇家的聲譽還是武尊王的聲譽都不好

"讓開"

陌紫皇寒著一張臉,對于這些侍衛的阻攔,一點也不放在眼中

他要去的地方,管它什麼不方便進去的他去看看那丫頭在宮中過得如何,誰敢阻攔他

"王爺,您不能進去啊"

侍衛和內侍全都急得快哭出來,根本沒辦法阻攔武尊王

"王爺,你這一步要是邁進去,不但對您的聲譽影響不好,對于未來的武尊王側妃的聲譽,也有所損壞知道的人,懂得王爺憐香惜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個**蕩婦,不知檢點,在宮中訓練禮儀,都不忘勾引王爺"

一道妖媚撩人的嗓音,伴隨著濃濃的胭脂水粉味道,撲鼻而來,嗆得武尊王陌紫皇直皺眉

只見,一個身著華麗宮裝的妖嬈女子,坐在翠羽華蓋鳳輦之上,手指上長長的指甲套,輕輕敲著鑲嵌寶石的扶手她的臉上精心描繪著梅花妝,頭上點綴著各色金銀首飾,腰系金絲宮絛,抹胸之上繡著大朵牡丹花,豔麗至極,肩上披著一件貂絨襖,雍容華貴

這個女子正是寵冠六宮的麗妃,模樣確實好看,但卻太過狐媚,仿佛無時不刻都在勾引著異性

她直勾勾的媚眼,朝著英俊無比的武尊王陌紫皇拋去,眼底里的熱切太過明顯

"本王的事,麗妃何時有興趣過問了?"

陌紫皇冷眼輕蔑的瞥著麗妃夜麗水,對于她沒有一分客氣

當年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使出詭計從中挑撥,他皇叔風云華和皇嬸唐柒柒的感可好得很如今後宮會鬧得烏煙瘴氣,和這個禍國妖姬拖不了干系

最讓他不恥的是,這個頂著麗妃身份的女人,竟然屢次想勾引他要不是顧及皇叔的面子,他不會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王爺這話真是叫人寒心"

麗妃楚楚可憐的看著陌紫皇,如果不是為了家族大業,她怎麼會犧牲自己進這後宮她心儀的人本是武尊王,只可惜是有緣無份

只是她得不到的人,其他女人也不要妄想得到

韶音並不知道,請旨讓她入宮與秀女一同學習宮廷禮儀的人,正是麗妃

------題外話------

感謝寶貝們送的月票和花花特別是糖糖寶貝的一千朵花花,讓仙兒好驚喜的愛你哦麼麼噠

紫顏未雨】淺籬疏花】卡倫卡亞之滄月】

ssss198311】18990815601】西涼】

azxccc】煙泠月】雨水是上帝的眼淚】

展落初】付海蓮】

本院,

上篇:【057】意外入宮     下篇:【059】心之所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