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59】心之所屬  
   
【059】心之所屬

"王爺雖對麗水無,但麗水卻不能無義"

麗妃夜麗水裝腔作勢地用錦帕抹了抹眼睛,眸子朝著鏡花宮的宮門望去

"王爺不在意染指後宮的罪名,怎麼能枉顧佳人清譽?哪怕她是王爺的未來側妃,但如今她身處宮中,頂著秀女的身份,如果與王爺相見,可是大罪"

陌紫皇聽到她威脅的話,眼眸露出了濃濃的寒意,只是如今韶音身在宮中,他這樣去見她確實影響不好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就擔心會有人借題發揮,難為韶音

一念及此,他甩了甩衣,未曾進入鏡花宮之中,而是朝著另外的方向走去

他的步行度很快,不多時,眼前就出現了一座金燦燦的宮殿這一座宮殿有別于外面千篇一律的殿宇,形態是一只鳳凰展翅,極其壯觀

四周除了這一座唯吾獨尊的宮殿之外,就沒有任何宮殿

"帝凰宮"三字,充滿了古樸蒼涼的味道,每一筆每一劃,都格外有力

"參見王爺"

帝凰宮的宮人都認識武尊王,見到他進來,也沒有任何阻攔

這座帝凰宮本是曆代皇後所住的宮殿,但是自從蝶後鳳魅雪入住之後,這座宮殿一直都是留給她的

陌紫皇走進帝凰宮,沒有朝著主殿走去,反而走到了偏殿

偏殿之中擺放著九張床鋪,還有許多孩子的玩具,看上去充滿了童趣

他原本冷漠的目光,也慢慢的融化了

這里是他兒時所住的地方,他還記得兄弟們在這里笑鬧,還有娘親溫柔的叮囑以及爹爹動聽的琴音

他走了幾步,繞到帝凰宮的後花園,遠遠就聽到清脆的歡聲笑語,夾在風中飄到耳畔

放眼望去,美麗的花叢中,一個精靈般的蘿莉,正帶著甜甜的笑容,躲在銀發女子的身後,與蒙著眼睛伸手抓她們的偉岸男子玩游戲

"爹爹,快來抓我呀"

聖伊帆一襲蕊黃色的巫月紗裙,在奔跑中陡然散開一頭銀中透著幾分金彩的長發,像是陽光潑染在星河之上,美得炫目

"聖冥聖冥我在這里哦抓不到我"

七陌云鸞卷翹濃密的眼睛眨了眨,滴溜溜的眼睛,充滿了靈氣純粹的銀色頭發,仿佛凝聚了夏夜里璀璨的星光,隨風飛揚而起

聖冥在花叢中追著愛妻和愛女,以他的本事自然不可能抓不到她們,但是為了逗她們開心,他便耐著性子陪她們游戲

空中飛舞的花瓣,散落在他們一家人的身上,那畫面幸福得叫人想要流淚

天空蔚藍,清風微涼,心,卻是暖的

"師傅在七的面前,永遠都是這麼特別"

陌紫皇看著聖冥的舉動,想起師傅平日不苟笑的模樣,不禁搖了搖頭,感慨了一句

他沒有打擾他們一家人的美好時光,安靜的站在光影交錯的楓葉樹下

"皇皇你一聲不吭呆在那里做賊呢"

陌云鸞玩鬧累了,轉過頭,將目光移到了陌紫皇的身上她早就見到他來了,只是懶得搭理他,免得他的毒舌又惹她不高興

"七,你最近在宮里,就多照拂一下韶音"

陌紫皇簡意賅的道,沒等陌云鸞反對,就轉身離開,留下了一個煢煢孑立的背影,漸行漸遠

"喂韶音是誰啊皇皇,你給我回來,上次我們的賬還沒清算來著你給我回來啊"

陌云鸞愣了幾秒鍾,見到他已經沒了影,立刻暴跳如雷的喊道

"娘親,大舅舅早就走遠啦"

聖伊帆乖巧地站在聖冥的身邊,見到娘親陌云鸞一臉激動的模樣,不由提醒了一句

"我又不是鬼,他干嘛跑得比兔子還快?"

陌云鸞無語的道,雙手叉腰,氣勢逼人

"紫皇就是知道你會找他算賬,所以才走得那麼干脆"

聖冥憐愛的目光,望著陌云鸞那氣嘟嘟的唇,神充滿了好笑之色

她們兄妹二人雖然一見面就是天雷地火的吵吵鬧鬧,但是感卻是非常深厚當年九出事之後,原本天真燦漫的一個開心果,沉默了一個月沒有話她沒有哭,但心中的悲痛,他卻感覺得到

她與九的感最好,她不肯相信九已經死去的事,這些年他們走遍千山萬水,只為尋找九

就連她的父母陌煙華和鳳魅雪也沒有放棄過希望,是出去云游天下,其實他很清楚,他們的目的與陌云鸞一樣,就是要找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九陌寒淵

相信和他們一樣滿天下尋找陌寒淵的人,還有陌紫皇的其余幾個兄弟,這也是為何常年不見他們的蹤影的原因

眾人都離開了神都,鮮少回來一次唯有陌紫皇一人,獨守在這里哪怕他才是最想去找九的人,但是這個皇朝不能沒有支柱,風帝風云華頑疾纏身,根本沒有辦法擔起這個天下

他要為父皇母後保住這片天下,為皇族護住疆土,因為那是他們兄妹紮根的家園

"皇皇就算要走,話也要清楚啊叫我照拂什麼韶音的?那是誰啊?"

陌云鸞嘴上著不滿的話語,但心中卻是特別關心這個大哥為他們兄妹撐起一片天空的大哥,是她心中最佩服的人

"娘親,有了韶音這個名字,還有什麼查不到的?"

聖伊帆摸了摸肩頭的金色烏鴉,軟軟糯糯的稚嫩嗓音,脆生生的落了下來

"讓鎮皇去查查,這韶音是誰,現在又身處何地"

金色的烏鴉似乎是聽懂了她的話,拍了拍翅膀,就飛向了天際

"還是娘的帆帆寶貝最貼心了"

陌云鸞摸了摸聖伊帆的腦袋,充滿母愛的聲音,溫柔而驕傲的落下

"鸞兒,我想自己大概明白為何紫皇會起名為云上了"

聖冥立于一旁,神有些古怪的瞥了陌云鸞一眼對于她的可愛與頑皮,他都是視如珍寶的愛著喜歡一個人,哪怕是她的缺點,也會一並包容了甚至,有時候還會覺得,哪怕是缺點,也是那麼惹人喜歡

倘若失去她,便會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他曾經嘗過生命中失去她的滋味,所以,他這一輩子都不願意再放開她的手,哪怕是一秒,也不願

"為何?"

陌云鸞一手托腮,似乎也在思索這個問題

"原因其實很簡單,他這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你起了個鎮皇,他起了個云上,也算是扯平了你們兩個都不是孩子了,卻跟長不大的娃娃似的"

聖冥好笑的道,對于陌云鸞的孩子心性,他早就領教過了只是沒想到最沉穩的陌紫皇,也有惡作劇的時候

"呀皇皇居然知道鎮皇是我的他居然沒吭一聲,然後就默默地給我來了一刀子太黑了"

陌云鸞開始碎碎念起來,顯然不管她耍什麼聰明,都瞞不過陌紫皇睿智的眼睛鎮皇是她一手建立的報網,遍布每個角落,所有她想知道的事,都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搜集到

"呵呵"

聖伊帆聽到娘親的無限怨念,只是在一旁抿嘴偷笑,見慣了娘親和大舅舅的相處景,她早就見怪不怪了要這世上誰最聰明,她覺得應該是大舅舅他總是不動聲色,就化解了一個個難題,實在讓她欽佩不已

她如果長大了,也要嫁一個有著王者之風的男子頂天立地,有所擔當

"撲撲——"

在她們話的這個間隙,金色烏鴉已經帶著一份報,飛到了他們的身邊

陌云鸞當即解下系在烏鴉腳上的報,迫不及待的打開看了起來看完上面的報,她的嘴巴不由張得老大

"娘——你怎麼了?"

聖伊帆拉了拉陌云鸞的衣角,見到娘親那驚呆的模樣,疑惑的問道

"韶音是誰?會讓你露出這種神?"

聖冥接過陌云鸞手中的報,掃了一眼,也是頗為意外

"皇皇的石頭腦袋,終于開竅了居然開始想女人了"

陌云鸞抿嘴輕笑起來,報上寫著韶音的資料非常普通,最重要的是她就是前些日子傳得沸沸揚揚的武尊王側妃

她原本以為這是皇嬸唐柒柒自作主張,想來到最後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因為沒有人可以強迫陌紫皇做他不願意做的事

但是,今天她聽見了什麼?

那對絕絕愛的大冰山,竟然叫她照拂一下他的未婚妻

這不就代表這家伙心之所屬,就是那名為韶音的姑娘嗎?

韶音現在正在宮中接受禮儀訓練,難怪那家伙會讓她出面了,一個男人在後宮,到底是不方便

"你未來的嫂子?"

聖冥的話音里充滿了深意,他看著陌紫皇長大,對于他的性子再了解不過了

如果只是尋常的女子,他根本不會來交待陌云鸞

也許,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心里對這個姑娘有什麼感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卻已經有了這樣的預感

"我已經等不及了必需要去看一眼我未來的嫂子"

陌云鸞激動之下,哪里還呆得住

"娘親,你不是,你是大姐嗎?那不應該是弟妹才對?"

聖伊帆非常認真的道,軟軟糯糯的嫩嗓音,叫人聽著心坎都會軟下來

"管他是弟妹,還是嫂子,我先去瞧瞧,是什麼樣的女孩兒,把我們皇皇的魂給勾走了"

陌云鸞連她最在意的大姐身份都不管了,為求陌紫皇娶一個妻子,一家人盼得眼巴巴的,這終于有一點苗頭了,讓她哪里還能按捺得住

"舅媽的魅力好大"

聖伊帆眼睛里也冒著星星,好想看看舅媽到底是長什麼樣子

"擺駕鏡花宮"

陌云鸞心中急切不已,回到帝凰宮中,立刻開口道

"是,長公主"

宮女們聞,馬上去准備車駕

很快,在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就從帝凰宮朝著鏡花宮前進

鏡花宮之中,韶音幾人已經來到了南殿,繼續訓練立容對于中午筷子有毒的事,她們誰也沒有出去,否則只會打草驚蛇

她們首先要弄清楚,到底是什麼人做的手腳,不能妄下定論

對方倘若知道她們已經識破陰謀,想必還會使出加陰毒的手段來對付她們

"都打起精神來"

教習姑姑唐左左,手中握著戒尺,看著眾人站立的狀態比起早上亂七八糟的站姿,眾人現在站立起來,倒是端正了不少

韶音目不斜視的站在第二排,突然,有人伸手猛不防地推了她一把

她沒有來得及反應,跌倒在地上,不心將身前站立的柔弱女子給推倒了躲在她旁邊偷吃東西的葉遠婷,因為那女子倒過來,直接將醬菜包子飛了出去,掉到了教習姑姑唐左左的腦袋上

一時間,現場頓時亂作一團,方紹錦連忙扶起了韶音,而後面到底是誰推了韶音,沒有人注意到

"你你還有你站出來"

教習姑姑唐左左拿下半個包子,想也不想就知道是什麼人的傑作眼睛掃過一臉驚慌失措的葉遠婷,冷冷的道

"姑姑,我錯了,那包子就送給您,別罰站了,成麼?"

葉遠婷欲哭無淚的道,她中午不敢吃東西,餓得都快暈了實在耐不住餓,掏了個醬菜包子啃一啃,這還沒吞下去,就釀成悲劇了

"過來,頂著花瓶"

教習姑姑唐左左選了個比早上大的花瓶,讓葉遠婷頂著罰站

"姑姑,可以挑那個的嗎?"

葉遠婷眼睛盯著牆角的一個瓶,看那個瓶的個頭多了,頂起來應該不累

"那是夜壺,你確定要選那個的?"

教習姑姑唐左左面無表的道,立刻讓葉遠婷急急地搖頭

"不了,不了,就這個這個挺好的"

葉遠婷吐了吐舌頭,要是頂個夜壺,她吃東西哪里還有胃口啊這那個挨千刀的,把夜壺放這了

"你們兩個是怎麼回事?"

唐左左看向眼前的兩人,一個是韶音,而另外一個竟然也是老熟人,蘭沁妍

沒想到這一次選秀,就連蘭沁妍也入宮了,看來但凡是世家的女子,都是要進宮選秀的以蘭沁妍的資質,被選入宮,不是什麼意外的事

先前韶音沒有注意到蘭沁妍,是因為秀女眾多

蘭沁妍見到韶音,眼眸里也滑過了訝異之色聽韶音被選為武尊王的側妃了,不知道為何也會在秀女之中

天曜皇朝選秀的制度,雖然是每位世家嫡女都要參加選秀,但是倘若在受訓之後的殿選中,沒有被帝君看中封為妃嬪,便可出宮,恢複自*之身此後,婚嫁自*,不需要再度參加下一屆的選秀

所以縱然方紹錦和蘭沁妍都沒有意願在宮中爭寵,但為保全家族,皆是依旨入宮接受宮廷禮儀訓練只希望落選之後,恢複自*之身

"姑姑,是我不心暈倒"

韶音回過頭,看了一眼人群,淡淡的開口道

"你是何人?為何戴著面紗?在宮中儀容中有規定,不得戴面紗遮掩"

教習姑姑唐左左開口道,懷疑的目光掠過韶音的臉龐沒事戴著面紗,這秀女不定有什麼問題

"姑姑,女子韶音,只因怕樣貌嚇到旁人,故而戴著面紗"

韶音不慌不忙的道,沒有表現出憤怒之色,反而平靜得叫人害怕

"你為何會暈倒?"

教習姑姑唐左左開口詢問道,對于事的起因,她有義務要弄清楚她不會錯罰一人,也不會錯放一人

"姑姑,我們都一天沒吃東西了,哪里還有力氣啊別音姐姐了,我也快餓暈了"

葉遠婷不滿的嘟囔道,現在她的肚子還在咕咕作響,別提有多委屈了

"你們為何不吃東西?"

唐左左沉聲問道,看向了葉遠婷

"我看是這幾位大姐,平日吃慣了山珍海味,看不上宮中的飯菜"

秦竹桃開口道,冷嘲熱諷的聲音,充滿了幸災樂禍

"本來就不是什麼好飯好菜"

葉遠婷想起中午的飯菜,癟了癟嘴抱怨道

唐左左聞臉色不禁差了幾分,將她們認定為那種平日享福慣了的大姐,進宮之後還不忘擺架子,挑三揀四的

"我們只是初來宮中,心太緊張,所以沒吃多少飯菜宮中的美味珍饈,豈是外面能比的"

韶音聽到葉遠婷的話,就知道壞事了,連忙開口圓了話

"因為你的過失,弄得一片混亂,也站一旁罰站去"

教習姑姑唐左左開口道,念在韶音只是觸犯,又是因為暈過去,所以沒有重責

"是"

韶音淡淡的應了一聲,她沒有證據明是誰推她的,如果被別人推了,又沒有人證到最後,不僅會受到責罰,還會被看作是狡辯之人

站在上面也是站,下面也是站,對于她而,無所謂的

這一次背後人的偷襲,讓她知道了,之前種種的算計,應該都是沖著她來的

就在她要邁步過去和葉遠婷一起罰站的時候,就聽到一聲跋扈張揚的嗓音

"宮中可不比宮外,鬧鬧哄哄的,成何體統唐教習,這始作俑者,只罰站的話,怕是不能服眾"

麗妃在宮婢的攙扶下,走了出來,冷笑的看了韶音一眼,仿佛在看著螻蟻一般

------題外話------

咱們的音音很快就會反擊滴,大家不要心急哦

感謝親們送的禮物哦麼麼

煙泠月】柔軟的云朵】西涼】oo仙粉蓮兒oo】展落初】13557998460】oo仙粉安好oo】

本院,

上篇:【058】宮廷驚心     下篇:【060】屬性相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