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0】屬性相克  
   
【060】屬性相克

教習姑姑唐左左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臉上露出一抹忿然之色,但很快就掩飾下來盈盈施禮道:"參見麗妃娘娘"

秀女們聽聞這是麗妃娘娘,連忙紛紛行禮

夜青蕖見到她的姨娘來了,立刻就有了十足的底氣

"青蕖見過姨娘"

她步跑上前,朝著這個不過比自己年長幾歲的姨娘,親昵的叫喚道

"幾年不見,青蕖已經出落得這般標致了,將來怕是要比本宮還要受寵"

麗妃皮笑肉不笑的道,讓人看不出她內心的真正緒是怎樣

韶音是第一次見到麗妃,這盛氣凌人的妖媚女子,便是如今宮中最得寵的貴妃從她那飛揚的眉眼間,她看出了太多的算計與得意,想來能夠走到這一步,她是費盡心思

"不知道麗妃娘娘打算如何處置罪魁禍首?"

唐左左開口詢問道,對于麗妃娘娘干涉此事,心中是極其不滿但是皇後娘娘告誡過她,不得對麗妃下手,否則會壞了大事她不知道那是什麼大事,要讓剛烈的皇後唐柒柒,委曲求全,與這女人共侍一夫

但是,她相信,皇後娘娘一定有苦衷,才會將這狐媚女人親自接進宮中

許是因為皇後娘娘的舉動,傷了風帝的心,他才會一改曾經的堅持,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若是不重罰,難以服眾"

麗妃狠辣的道,眼睛斜睨著韶音,想要看她驚慌失措的模樣

只是見到她戴著面紗,她便大步上前,一把扯下了她的面紗

一張黑斑點點的臉龐,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引起了大家的驚歎

麗妃仿佛也是見到了什麼惡心的東西,直接干嘔起來

韶音對于眾人那嫌惡的目光,沒有一絲在意,她早就在自己的臉上畫好了妝,免得讓人見到她的真容引起麻煩她如果在意別人的眼光,永遠為別人而活,那生命的意義何在?人生短暫,何不灑脫一些,活出自己的本色

她從不曾在意其他人如何看待她,因為懂她的人,知道她的好不懂她的人,她也無需他們知道什麼

"真是個丑東西侮人眼球"

麗妃避之不及的道,一把將那面紗丟在地上,踩了一腳,踢向韶音那個方向

"你還是戴上面紗,免得叫人看了晚上做噩夢"

"有的人雖然長得丑,但是起碼心不是黑的比起那些披著人皮的粉骷髏,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

一道清冷高貴的聲音,伴隨著秋風吹入殿中,在這秋季,空氣中仿佛還有著香甜的桃花味道

"是誰?"

韶音心中透著這樣的疑惑,在後宮之中敢與麗妃公開叫板的人,難道是皇後?

下一刻,一雙銀色蓮花圖案的玲瓏短靴,利落地踏在大理石鋪就的地面之上緊接著,點綴著桃花的裙裾,蕩漾著水波的紋路,緩緩漫入韶音眼簾銀發金眸的絕色女子,那一身高貴的氣質,完全不是任何庸脂俗粉可以比擬的

"參見長公主公主殿下萬安"

教習姑姑唐左左見到長公主駕到,立刻激動的行禮道從她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對長公主的尊敬,明顯是發自內心的

"參見長公主"

秀女們第一次見到長公主陌云鸞,全都被她的氣質與容顏所震懾,直到聽見唐左左行禮,才連忙行禮

素聞長公主極少回宮中,今日卻能得見,實在是意外

"好個靈氣十足的美人"

韶音見到陌云鸞的第一印象,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但是即便她是素面朝天,卻也是明媚清

"公主殿下何時回來的?怎麼也不知會本宮一聲?"

麗妃見到長公主陌云鸞突然來到鏡花宮,臉色也有些不自然原本她覺得自己的容貌是最好看的,但跟陌云鸞一對比,一下子就是天鵝和鴨子的差別

"你不要過來,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掉進糞坑了,身上熏死人的臭難聞死了"

陌云鸞沒好氣的道,還伸手扇了扇風,好像生怕被熏到似的她們兩個屬性相克,根本沒有辦法相處她就是特別討厭這個女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韶音見到她這動作,頓時就樂了沒想到這個長公主,還挺可愛的

"本宮身上擦的是香粉,怎麼會臭公主殿下不要開玩笑了"

麗妃感覺面子掛不住,卻也不敢對陌云鸞發火她進宮之前,她娘親就對她過,絕對不能招惹兩個女人一個是蝶後鳳魅雪,另外一個就是長公主陌云鸞

"誰跟你開玩笑?你當本公主很閑嗎?"

陌云鸞懶得打理她,要不是皇嬸過不要干涉他們的家事,她早就把這女人給踢出皇宮了

麗妃被陌云鸞得臉色漲,無以對,只能在心里把她罵了無數遍

"左左,你不是教習姑姑嗎?這秀女訓練都是由你來主管的,何時輪到這一個的貴妃指手畫腳了?"

陌云鸞見到麗妃在這里,就知道她肯定沒安好心她的眼睛環顧了一周,最後落在了韶音的臉上,見到她的面容,不由驚訝的張了張唇

這個樣子,頗有她年輕時候的風范啊

當初她被八陌海珀拉去換造型,就曾經驚天地泣鬼神,丑得特別因而,見到韶音的臉,她非但沒有覺得嫌惡,反而是格外親切

聽韶音有著神都第一丑女的響亮稱號,在這里面能配得上此稱號的人,就只有那個甯靜如云的女子了

她的身上有種很獨特的氣質,仿佛一朵綻放于濁世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

這是個很特別的女子,那一雙深如幽湖的秋水明眸,充滿了智慧的光芒,讓陌云鸞覺得分外熟悉那目光特別像是陌紫皇,永遠都是自信滿滿,似乎將一切都把握在手中

"公主殿下有所不知,今日有一名秀女不心在練習時候昏倒,造成了一些混亂麗妃娘娘覺得罰站太過輕微了,故而打算換一個懲罰方法,以儆效尤"

教習姑姑唐左左將來龍去脈清楚,沒有趁機添油加醋

"早就聽麗妃有著各種懲罰人的手段,不知道麗妃想出了什麼好辦法?本公主也想聽一聽"

陌云鸞走到教習姑姑的座椅上坐下,翹著二郎腿,看向夜麗水

聖伊帆則站在她的身後,好奇的盯著韶音看,好像是想看看她到底是哪里吸引大舅舅了

"只是罰站哪里會長記性,自然是要用刑才可以"

麗妃開口道,拍了拍手,立刻讓宮女將她最近打造的刑具拿出來

"這是我近日命能工巧匠打造的刑具,名為千針穿心,只要把手掌按在這滿是細針的案板上,就會痛如穿心相信,以此刑罰來作為懲戒,必定會叫那些沒規矩的人,長點記性"

她開口介紹起來,看著這個倒豎著無數根細針的刑具,臉上頗為得意她這個刑具既不會要了人的性命,卻能夠叫人痛不欲生

"哎呀呀,真是好狠毒的刑罰啊也只有像你這樣蛇蠍心腸的人,才能整出這種刑具"

陌云鸞驚訝的道,原本就聽聞麗妃狠毒,今日一見,那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啊

教習姑姑唐左左見到這刑具,臉色特別難看

其余的秀女是一臉慘白,被嚇得心驚肉跳,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

"本宮這個的刑具剛剛做好,正需要有人試試效果,就讓這次鬧事的始作俑者出來嘗嘗這滋味"

麗妃腥的唇張了張,好似要吸人血液般露出猙獰的笑

她揮了揮手,要讓宮婢去把韶音帶過來用刑

方紹錦和葉遠婷都嚇壞了,沒想到一件的事,會鬧得如此地步

姜莉的額頭都泛起了冷汗,拳頭握得生緊

夜青蕖和秦竹桃見到韶音要倒黴,皆是露出了得意之色,心中大歎快哉

"麗妃娘娘不是了,要抓去用刑的是這場混亂的始作俑者,那跟我有什麼關系?"

韶音淡定的站在一旁,清脆動聽的嗓音,擲地有聲的落下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嗎?你現在才害怕,想要找借口,已經晚了"

夜青蕖大聲的道,恨不得早點見到韶音被用刑

如果這雙手廢了,以後看她如何再勾引武尊王一個殘廢,王爺是絕對看不上的

眾人的目光都是不相信的神色,都以為韶音是害怕用刑,所以才想辦法脫身罷了

"我之前只是不想把事鬧大,但是到了現在,我也不得不出實話了先前,我之所以會摔倒,是因為有人推了我如果沒有那個人推我,自然不會有後來的混亂,這一切始作俑者便是那個推我的人"

韶音淡淡的道,語氣不卑不亢,落進了每個人的耳畔

"那是何人推你?你可看見了?"

教習姑姑唐左左聽到韶音的話,不由對這個姑娘另眼相看,懂得低調做事,不將事鬧大,是很懂得生存之道的人在宮中要活下去,最重要的是能忍人之不能忍,知道什麼該什麼不該

"我沒看見,對方是在我背後推的"

韶音搖了搖頭,臉上的黑斑,在陽光中格外醒目

"簡直就是荒謬你無憑無據,以為我們是傻子,會信你不成?"

麗妃聽到她的話,大笑了起來

"用這樣的伎倆也想騙本宮,真是愚不可及"

"韶音姐是無辜的,沁妍方才在跌倒之前,確實見到有人伸手推了韶音一把,只是沒有看清楚她的模樣只見到她手腕上,似乎戴著一個碧玉鐲子"

蘭沁妍溫柔如細雨的嗓音,自薄的櫻桃唇中吐露而出

"為何你剛才不?"

教習姑姑唐左左聞,不禁開口詢問道

"沁妍還未開口,麗妃娘娘就來了,一直沒有機會出來"

蘭沁妍柔柔的道,身上充滿了書卷之氣,起話來也是不疾不徐

"一個鐲子能證明什麼?多少人手上戴著鐲子,這范圍也太廣了"

麗妃怒瞪著蘭沁妍,沒想到這個臭丫頭在這個節骨眼上給她使絆子,壞她的好事

"左左,你去把手上有戴碧玉鐲子的秀女都找出來"

長公主陌云鸞開口道,目光掃過這些秀女的面龐,讓她們都低下頭來

"遵命你們現在都不許亂動,否則就是做賊心虛"

教習姑姑唐左左立刻逐個查看起來,但凡是手上戴著碧玉鐲子的秀女,都被一一叫了出來,站成了一排

"公主殿下,手中戴著碧玉鐲子的秀女一共十七人,都在這里了"

她有些無奈的看著陌云鸞,這麼多秀女都有戴著碧玉鐲子,誰才是從背後推韶音的人呢?

"這麼多戴碧玉鐲子的人,難道各個都是推她的人不成?我看是她們兩個串通一氣,兩個人都要同罪論處,一並受刑"

麗妃揚了揚細細的眉毛,長長的指甲套,閃著刺眼的光芒

"且慢女子雖然不曾見到是何人推了我,但是卻有祖傳的一個寶貝,名為照妖鏡,可以照出真正下手之人但凡心中有鬼的人,就會被照出原形"

韶音從子里拿出了一面鏡子,是她自己制作的水銀鏡,拿來補臉上的妝容用的這里的銅鏡她看得非常眼疼,前段時間便找了個空閑做了個水銀鏡

"這真是胡亂語,擾亂人心給本宮拖下去"

麗妃語氣譏諷的道,按捺不住心中對韶音的仇視,立刻下令道

"這世上難道真有照妖鏡?好像很好玩的樣子你不妨試試看也讓本公主見識一下照妖鏡這東西"

陌云鸞在這里,豈會叫夜麗水如意,開口讓韶音試試照妖鏡玉顏上寫滿了期待和好奇,不知道韶音有什麼辦法照出一個妖精來?

"好,那我就開始照了大家都把手掌伸出來"

韶音走到陽光下,將手中的鏡子,折射出光束,朝著這些秀女的手中落去

見到她手中特別的鏡子,秀女們心中也是格外忐忑一雙雙眼睛,都朝著她手中的鏡子落去

當光束從一個個秀女手中掃過,沒有出現任何異樣的時候,麗妃的臉上又露出了獰笑

"啊妖精現身啦"

葉遠婷腦袋上還頂著一個花瓶,一激動,花瓶陡然掉到地上,碎成了一瓣瓣

花瓶落地的聲音,像是大錘子,猛地在眾人的心坎上砸了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向了手掌上發出銀光的秀女秦竹桃

"不是我不是我"

秦竹桃的面色頓時變得慘白,不斷地揮舞著手掌上的銀光,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個東西

"來人,把她拿下"

陌云鸞見到這照妖鏡,當真是照出了妖孽,立刻霸氣的下令看到這精彩的一幕,忍不住拍手叫絕

一大片侍衛,馬上將秦竹桃制住,帶到了她的面前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做出這種卑鄙的事來,如今照妖鏡下現形,你還有何借口?"

陌云鸞怒聲道,見到秦竹桃那驚慌失措的樣子,就猜到韶音照出的罪魁禍首是真的

"我是冤枉的公主殿下,麗妃娘娘,是這個賤人她陷害我她會妖術"

秦竹桃不斷地擦自己的手掌,眼睛里面寫滿了驚恐

"這是我的傳家寶貝,可不是什麼妖術,倒是你心術不正才對"

韶音一臉無辜的道,眨了眨靈動的眼眸,收起了鏡子

"照妖鏡照到別人都不會發光,只有照到你才會發光,現在照妖鏡顯威,你休得狡辯"

陌云鸞冷冷的望了秦竹桃一眼,對于這個妄圖陷害她未來嫂子的人,沒有一點好臉色

"麗妃娘娘不是一直公正嚴明嗎?那這膽大妄為的秀女,就交給你處置了相信麗妃娘娘,不會徇私?"

"自然不會既然照妖鏡都照出她的真正的始作俑者,那本宮哪里會偏私來人,給她用刑"

麗妃懊惱的看了夜青蕖一眼,吩咐她做一點的事都辦不好,真是沒用

夜青蕖見到秦竹桃被拉去行刑,看著那血淋淋的畫面,聽著那刺耳的慘叫,面色難看好在這一次不是她自己動手,否則,就是她落得這個下場了

其他的秀女們見到秦竹桃的手被按到針板上,銳利的針刺過手背,鮮血淋漓,有好幾個都嚇暈了

沒有嚇暈的人,臉色也跟見了死人一般,渾身發抖

她們何曾見過如此毒辣的刑罰,在宮中一個不慎,真的是萬劫不複

韶音漠然的看著麗妃那豔麗的臉,今天如果不是她早有准備,怕此刻受刑的人就是她了

"好了,本宮也乏了,你們慢慢訓練以後本宮會經常來看看你們的"

麗妃見到這次沒辦法對付韶音,便率領著大隊人離開

"恭送麗妃娘娘"

"本公主也要回宮了"

陌云鸞只是來看看韶音,人也見到了,便帶著聖伊帆打道回府

只是她心里還是特別疑惑,韶音究竟是怎麼照出背後推她的人呢?那照妖鏡果真如此神奇?

"恭送公主殿下"

"好了,大家今天就訓練到這里,都回去歇息去請禦醫過來替秦秀女醫治葉秀女留下來,繼續罰站"

教習姑姑唐左左見到大家的精神狀態,便開口道

眾人聞如釋重負,陸續離開了大殿,剩下葉遠婷淚流滿面的看著離開的眾人

"韶音,你的照妖鏡太神奇了今日也真是虛驚一場"

蘭沁妍走出大殿,朝著韶音點了點頭,溫柔的道

"是啊音妹妹的照妖鏡太厲害了,一下子就照出了那個壞女人"

方紹錦剛才也是捏了一把汗,親自體驗到了宮廷內斗的驚心動魄,她也嚇得不輕

"音妹妹的照妖鏡可是傳家寶,自然是厲害了"

姜莉開口道,眼里也充滿了羨慕之色

"是啊我可就靠這傳家寶護身了,不然就遭殃咯"

韶音煞有介事的道,沒有出真正的原因那鏡子不過是一面非常普通的鏡子罷了,只是因為她的衣裳上撒著特殊的銀粉,那從她背後推她的人,手上必定沾著這種銀粉

平日里這銀粉是看不見的,是她拿來除味用的這種銀粉需要和汗水中的鹽分相互反應,在陽光照射下才會發光,故而她才能用一面的鏡子照出陷害她的人

她解決了這一次的危機,但卻感覺到了大的危機,那麗妃似乎對她有很強的敵意,看來是敵非友以後有這樣一個大敵,她要謹慎微,方能安然渡過在宮中的兩個月

------題外話------

感謝幾位寶貝送的禮物有月票的親,記得送給帝妃哦麼麼噠

西涼】13551914450】oo仙粉蓮兒oo】初倦未眠】展落初】

本院,

上篇:【059】心之所屬     下篇:【061】克己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