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2】行云流水  
   
【062】行云流水

清清淺淺的秋陽,灑落在韶音那張潔白無暇的絕美玉顏之上,宛如繾綣流年之中,那一朵盛世青蓮,濯濯傾華,素雪云舒晶瑩的水珠,沾染了陽光輝煌的色彩,洇染于她蒲扇似的睫羽之上,猶如一顆顆剔透的珍珠

那一雙靈瞳,水璨迷離,恍若籠著輕紗的夢境,叫陌紫皇幾乎一瞬間就要迷失在她甯靜的瞳仁之內

"你是哪個宮殿的秀女?為何私闖禁地?"

陌紫皇深深呼吸了一口充滿水汽的冷空氣,讓自己清醒一點,冷眸覷著恢複絕世真容的韶音那張臉看上去既陌生又熟悉,他分明沒有見過這張臉,但心底那股沒理由的悸動,卻不知道從何而來

他見過的美人不少,捫心自問不是那種見到漂亮女孩就會意亂神迷的男人,但偏偏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他胸口有種奇異的灼熱

她美得可以是傾國傾城,但是卻絲毫不突兀,也不是那種豔麗妖嬈的美

嫩唇嬌若淡粉芙蕖,瓊鼻俏若幽雪晴光,黛眉雅若嵐山流靄墨發沁著水珠,在陽光下泛著柔亮光澤

她的那種美,輕靈甯靜,仿佛是天空的行云,又仿佛是山澗流淌的泉流,一絲絲恬然地滲入他的心扉,叫他渾身的毛孔都打開,舒暢至極

"我——我是掬翠宮的秀女"

韶音見到他沒有認出自己,立刻裝作慌亂無措,蓮花不勝嬌羞般低下了頭想起之前蘭沁妍所的掬翠宮,便以此搪塞了過去

一襲綠意盎然的宮裝,浸透了水色,包裹著她惹人遐想的玲瓏嬌軀,像是春日微雨之中那碧水漣漪中搖曳的水草,纏繞住他的心神

"我不知道這里是禁地,只是來這里采摘一點蘆花填充被子的,宮里發的被子太薄了,夜寒時分,怕是要凍病"

她柔弱的嗓音,配上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就算是百煉鋼也會化作繞指柔

"摘蘆花?"

陌紫皇記得宮里的被子都挺厚實的,對于她這個法有些疑惑,沒有完全盡信

"是啊我采摘的蘆花就在那里"

韶音知道他謹慎多疑,所以便將放在一旁地上的袋子打開,讓他看個清楚天玄劍傳奇最章節

"哈嚏——"

一陣冷風拂過,她不由哆嗦了一下,冷不防打了個噴嚏

陌紫皇見到她打噴嚏,眉頭不由皺了皺,解下了自己的披風,披在了她的身上

只是做完這個動作,他自己也有些困惑,為何會忍不住關心她?他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姑娘

在他的記憶中韶音的模樣是滿臉黑斑,而且她住的地方是鏡花宮,所以他根本沒有往韶音的身上聯想

"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陌紫皇問出了心中的疑惑,總覺得她是那麼熟悉

"王爺的天人之姿,女子曾在芙蓉宴上見過,只是女子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與王爺匆匆見過,王爺也是沒有印象的"

韶音聽到他的話,嘴角抽了抽,再度羞澀地回答道

她如今這個樣子,哪怕是她媽都認不出來,別是只是幾次萍水相逢的陌紫皇了她有這個自信,陌紫皇絕對認不出她來

"你叫什麼名字?"

陌紫皇聽到她的法,似乎也有幾分道理,芙蓉宴上有很多世家女子都來參加了,他見過她也是很正常的事

"女子姓唐,名糖糖"

韶音心里想著趕緊脫身回去,聽到陌紫皇問得這麼詳細,她感覺格外頭疼真心想直接撒一把迷藥,把這家伙迷暈得了但是想到好像迷藥對他沒有多大的效果,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免得引他懷疑

"唐糖糖這個名字倒是耳熟好像是皇嬸的族親"

陌紫皇記得確實有這個人,是皇後唐柒柒的一個表侄女,名字特別有趣,所以他還有一點印象他記得唐柒柒之前有意願要把唐糖糖嫁給他為正妃,有對他提過幾次

"是啊是啊我就是那個糖糖"

韶音聽到他的話之時,一顆心在風中凌亂她只是胡謅了一個名字,沒想到真有此人不管她多震驚,她都不能表現出來,否則以陌紫皇的細心,鐵定是要露出馬腳

"那我可以走了嗎?宮里有宮禁的,我要是回去晚了,要受罰的"

"私闖禁地可是要嚴懲的,你沒有領罰,就打算一走了之了?"

陌紫皇冷冽的嗓音,宛如清泉流波,清冷好聽

"我不是有意的,求放過"

韶音水潤的眼眸,流露出了無辜的目光,讓她看上去加可憐一些

既然沒辦法用強,那她只能示弱了

"提上這袋子跟本王過來"

陌紫皇看著她那可憐委屈的眼神,心坎似乎被什麼撞擊了一下,他別過頭去,讓她跟上他

他走到梅花樹下,抱起石桌上的古琴

"是"

韶音苦著一張臉,看來是福不是禍,是禍逃不過

兩人踏著梅花,朝著禦花園深處走去官策最章節

秋季里的禦花園風景依舊綺麗繁華,秋海棠若云玉盞,丹楓葉似火照斜陽,蝴蝶蘭如錦緞瑰豔……

離開了梅香籠罩的地方,眼前是一片丹桂林大片的百年丹桂,香氣濃郁,沁人心脾

"王爺,您這是要帶我去哪里呢?"

韶音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心里卻沒有害怕的感覺她從來都不覺得他會傷害她,在他的身邊,她反而覺得很安心

陌紫皇若是知道她對他的感覺,一定會大為震驚因為他在其他人的眼里,永遠都是冷漠而危險的,甚至可以是不近人的冷血

"去該去的地方"

陌紫皇冷酷的嗓音,和他這個人一樣,都是又冰寒又霸道

"……"

聽到他的答複,韶音只能沉默的望著他的背影,尋思著能不能中途開溜只是以陌紫皇的身手,她還沒跑多遠,鐵定就會被拎回來

韶音只能耐著性子,繼續朝前頭走去

"嘩啦啦——"

穿過一片假山,韶音聽到了流瀑的聲音,遠遠望去,那瀑布恍若玉雪飛濺,又像是白色猛虎下山,叫她心生震撼

空氣中還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與這禦花園內的花香格格不入

"好像是硫磺味"

韶音突然想起姜莉提到這禦花園中有一處天然溫泉,難不成就是在這里?

她邁前一步,果真見到在桂花樹的掩映下,一個由石子堆砌而成的天然溫泉池池中水流清澈見底,四周有著林木環繞,桂花香氣撲鼻溫泉水中還冒著水泡,熱氣騰騰

"自己抓緊時間我叫人送件乾淨的衣裳過來"

陌紫皇酷酷的了一句,便邁步走到溫泉池前面的一塊大石頭前面,召來一只雀兒,讓它飛去傳遞他的命令

"謝謝"

韶音放下了袋子,從大石頭後探了探腦袋,見到他沒有偷看,這才一件件解開衣裳,披在大石頭上面

陌紫皇雖然是沒有見到她脫衣裳,但聽著那窸窸窣窣的脫衣服聲響,他幾乎可以想象到大石背後的畫面是何等香豔

一件件衣裳自韶音的肌膚上滑落下來,露出了她***的膚色這些年她雖然吃不好穿不暖,身子骨顯得特別瘦削,但是因為木芙每日給她服用納蘭神醫開的藥方,加上她自己的藥療調養,她的膚色如今看上去特別晶瑩

她擔心溫泉中的硫磺會損壞脖子上的長生玉鎖,便摘了下來,放在一旁的石頭上

"嘩啦——"

她赤足踏入溫泉池之內,試探了一下水溫,溫度很合適

她俯下身,掬起一捧熱熱的溫泉水,滑如凝脂的溫泉水,在掌心滑過,特別柔軟她將溫泉水塗抹在身上,讓自己的身體適應了這樣的溫度,然後才走下溫泉池之中,將身體浸透在泉水之內

溫熱的水流,柔軟地將她的嬌軀包裹起來,頭頂上的桂花紛紛灑灑,落在她的肩頭,將香氣沾染在她的身上,發間,眉梢,唇畔和傲嬌妹妹同居的日子

浸泡在溫泉中,她覺得全身都放松下來,身體在水的浮力下,顯得格外輕盈

進宮不過短短半日,她就已經覺得渡過了好久身處于勾心斗角的深宮後院,她感覺尤為疲憊先前在湖中著涼,如今在溫泉里泡得舒服,她靠著溫泉邊緣,緩緩閉上眼睛,竟是睡了過去

大石頭之外,一名年紀三十多的姑姑,手中捧著一件嶄的秀女衣裳恭恭敬敬地站在武尊王面前

"王爺,衣裳送來了,還有沒有別的吩咐?"

"你下去,此事不要與任何人起"

陌紫皇接過衣裳,叮囑了她一聲

"習秋曉得要怎麼做"

禦前尚儀習秋姑姑行了個禮,緩緩的開口道她曾經在蝶後的身邊服侍過,算得上是宮中的老人了,自然知道主子的事,奴婢是不能亂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你去安排一下"

陌紫皇招了招手,讓習秋走近,然後低聲了起來習秋在一旁點了點頭,沒有什麼多余的話,應了一聲就離開了禦花園

習秋離開之後,他手中捧著秀女的衣裳,等了一會兒,聽到里面還沒有反應,不由有些擔心

"溫泉不宜泡太久,你好了沒有?"

陌紫皇開口叫道,沒有聽到回應聲,不禁有些著急

"我數三聲,你要是沒回答,我就進來了"

"一"

"二"

"三"

他高聲數了三下,後面還是沒有回答,他連忙朝著里面走去,生怕她會不會是泡暈了要是溺水的話,可就糟糕了

他剛剛轉過身,就見到韶音已經披著他那件寬大的披風,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

披風下探出一只皓白的柔荑,朝著他伸去

"衣裳給我"

"哦"

陌紫皇愣了愣,有些尷尬地將衣裳遞給她看著她粉撲撲的臉蛋,以及踏在草地上的赤足,可以想到她里面什麼也沒穿,他只覺得一股熱流在體內飛流竄而過,集中到了某一個地方

"你轉過去不許偷看走遠一點"

韶音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拿過衣裳,又躲到了大石頭後面擰干了隨身的帕子,擦干身子,換上乾淨的衣裳她匆匆將衣裳和布袋子拎上,然後悄悄地從桂花林的另一邊離開

"喂,你好了沒有?"

陌紫皇等了半天,大聲問道,冰冷的嗓音,透著幾分不耐

問了幾聲之後,依然沒有人回應他,他這才感覺不對勁,連忙走到大石頭之後,那石頭上只留下了他的披風,四周哪里還有半個人影

"居然逃了?"

他的語氣有著一絲懊惱,拿起披風之後,他的余光不經意間掃過溫泉池旁邊一件精美絕倫的物件黑腳

"是她掉的"

他伸手撿起了長生玉鎖,猜到是她跑得太匆忙,所以才忘記了這個東西

他將長生玉鎖收了起來,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到時候再還她就是了

想到這里,他就朝著皇後唐柒柒所住的茉雪宮走去,那是風帝風云華為皇後唐柒柒專門建造的寢宮因為知道她思念故鄉,所以茉雪宮里種滿了她故鄉的茉莉花,等到花開的季節,整座茉雪宮花開連綿,美不勝收

茉雪宮內沒有金碧輝煌的氣派景象,反而是依照唐門的建築風格修建,到處都是毒物除了皇後唐柒柒自己帶來的宮女,其他人都不敢入內,也嚴禁進出茉雪宮

皇後唐柒柒本就是唐門的魔女,最擅長的就是用毒因此茉雪宮也依照她的喜好,有著各種毒物,讓她覺得猶如在家一般

此刻,茉雪宮之內,唐柒柒正在一株大樹屋里,擺弄著一個個瓶瓶罐罐因為茉雪宮沒有其他人進來,所以她也不用顧什麼形象的問題母儀天下實在是不適合她,她就是天生靜不下的性子

"娘娘,今天麗妃實在是太過分了,居然插手去管秀女的事那可不是她管的事,在後宮之中,執掌鳳印的人是皇後娘娘"

唐左左氣呼呼的道,作為和唐柒柒從一起長大的閨蜜,她起話來也沒有什麼顧忌況且這里沒有什麼外人,她也不用擔心

"麗妃去管秀女的事?她這麼閑?"

皇後唐柒柒手中握著一條白蛇,聽到唐左左的話,不由轉過頭

"是啊而且,讓人奇怪的是,她居然為難一個的秀女,似乎存心跟那個叫韶音的秀女過不去"

唐左左一臉疑惑的道,對于韶音並不熟悉

"韶音這個名字好熟悉對了,那不是我給紫皇選的側妃嗎?聽她這次也進宮受訓了,麗妃還真是不安分,竟要對她下黑手"

皇後唐柒柒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寒色,冷冷的道

"麗妃行為不檢點,身為後妃,還總是想著勾搭諸位王侯,娘娘,你就該直接把那個浮婦浸豬籠"

唐左左氣不過的道,不明白為何唐柒柒要忍氣吞聲,任憑麗妃為所欲為,弄得後宮烏煙瘴氣

"很多事,不是想要怎麼做就可以怎麼做我以前也以為,生活可以那麼簡單,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如今我才知道,現實就是如此殘酷,根本不是我們想的那樣美好有些事,就算是忍著錐心之痛,也不得不去做"

皇後唐柒柒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水霧,背對著唐左左,年少輕狂的她,也在歲月的磨礪下,被硬生生的磨去了尖銳的棱角

她何嘗不知道麗妃的所作所為,但她卻不能對她下手,否則,她心中的摯愛就會死

她以為自己面對云華的生死可以風輕云淡,她以為可以從容的讓他離開生命,但是見到他生命垂危,她才意識到,無論付出任何代價,只要他活著,他活著就好

夜麗水的手上有著一件重要的東西,攸關風云華的生死,她不得不妥協

"倘若我足夠勇敢,足夠堅強,定要與那妖姬同歸于盡可是,我還是太軟弱了"

唐柒柒眼眶里湧出了熱淚,要殺掉夜麗水對她而,不過是舉手之勞但是,夜麗水手中有著一張保命的王牌,她沒有辦法眼睜睜看風云華死去對面女神看過來

愛到深處,才知痛為何物

因為太愛,才放不開他的手

哪怕他不理解她,誤會她,氣她,她也沒有後悔自己的選擇他現在正恨著她,根本都不想見到她,也不聽她解釋,原本恩愛不相疑的夫妻,卻是形如陌路

"唉,你別激動保重身體要緊"

唐左左擔憂的道,最近皇後娘娘的身體似乎不太好,但她卻不願意看禦醫,讓她加著急

"娘娘,武尊王來了"

唐右右從外面走來,通傳了一聲

"讓他進來,想必是因為韶音的事"

皇後唐柒柒擦掉眼角的淚水,走下了木屋,親自去迎接武尊王陌紫皇

"什麼風把我們武尊王給吹來了?"

"我是來找一個人,把東西還給她"

陌紫皇直接開口道,沒有拐彎抹角的習慣

"紫皇,你找人怎麼找到嬸嬸這里來了?我這里可沒有什麼美人哦"

皇後唐柒柒微笑著道,眼眶還是有些潤,笑容也帶著幾分勉強

"你的表侄女唐糖糖,不是在掬翠宮嗎?她不來陪你?"

陌紫皇還記得這個名字,想必只要把東西交給唐柒柒,就可以轉交給那姑娘了

"糖糖?她沒有進宮啊就她那性子,我哪里敢叫她進宮"

唐柒柒張大了嘴巴,疑惑的看著陌紫皇糖糖如今應該是在唐門,那丫頭最喜歡到處搗亂,她可不敢讓她進宮來玩況且,選秀女本就不是她樂見的事,她自然不會讓糖糖進來

"她沒有進宮?"

陌紫皇不由握緊了手中的長生玉鎖,倘若那個人不是唐糖糖,又會是什麼人呢?

"是啊你不會是想通了,對我們糖糖有意思了?要不我傳召她進宮?"

皇後唐柒柒試探的問道,臉上充滿了期待

"不用了,我只是隨便問問,告辭了"

陌紫皇聽她這麼,哪里還不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騙了

他轉身離開茉雪宮,留下了唐柒柒和唐左左面面相覷,不知道他沒來由抽什麼風了?

"敢騙本王本王倒要查查看,你到底是何人"

陌紫皇咬牙切齒的道,沒想到他一世英名,居然被一個女子耍得團團轉

"哈嚏——"

韶音又打了噴嚏,疑惑的撓了撓頭,不知道誰在罵她?

她身上沒有化妝筆,只能先戴上蝶羽銀翅面具,免得被人見到了

她從鏡花宮的一個偏門,進了宮殿,這里守衛不森嚴,見到她身著秀女的衣裳,也沒有去排查

"音妹妹,你去哪里了?怎麼才回來?"

方紹錦見到韶音回來,連忙起身開口問道孫悟空大鬧異界最章節

"我去摘了點蘆花,大家把這些蘆花塞進棉被里面,晚上會暖和一些"

韶音把袋子打開,臉色也有些疲憊,泡了個溫泉,她倒是有些犯困

"啊你該不會去那里了?"

姜莉連忙關上門,目瞪口呆的看著韶音,沒想到她膽子這麼大,居然去了禁地

"噓——"

韶音食指擱置于唇畔,讓她們不要聲張

"富貴險中求,雖然我求的不是什麼富貴,但這一些蘆花也可以讓我們渡過這寒冷的夜晚,比富貴值得冒險"

"音妹妹,辛苦你了"

方紹錦見到韶音竟然一個人去冒險,給大家帶回了蘆花,哪怕只是輕盈的蘆花,那份意卻比什麼都要重

"真是太冒險了"

姜莉有些後怕的道,要是換做她,可不敢去皇宮禁地聽如果被發現,可是要被打斷腿的

"沒有人發現?"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你們快動手裝,不要被人發現了"

韶音開口道,讓大家一起動手把蘆花塞進被子里面

三人很快就把蘆花塞滿了被子,也替在罰站的葉遠婷塞了一些進去,這樣晚上她們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雖然不算厚實,但是也能夠過夜了做完這些,她們三人連忙把袋子收起來,把地上的蘆花給掃到床底去

葉遠婷回來之後,見到被子變厚實了,不禁喜出望外

晚上宮女送來晚膳,韶音檢查過後,發現還是那些毒筷子想來放這毒筷子的人,必定就在這鏡花宮之內,她們要想辦法找出來才行

還好她們都已經自備了筷子,檢查完飯菜沒有問題之後,她們才吃了起來

縱然飯菜不怎麼樣,但她們餓了大半天,也只能吃下去

有了蘆花填充的被子,明顯暖和了幾分,她們也可以自己睡自己的床只是,經過了白日的事,她們都有些睡不著

次日清晨,天才剛亮,就聽到了敲門聲

"叩叩叩"

一陣敲門聲陡然響起,韶音幾人已經起身,剛剛換好衣裳

"我去開門"

方紹錦見到里面大家收拾妥當,就走過去開門

"這位姑姑是?"

眼前是一位衣著素麗的女子,看她的打扮和衣飾,就是位階高的姑姑

"習秋見過主"

習秋姑姑行了個禮,語氣很溫和

"不知道韶音姑娘可在這屋?"

她沒有稱呼韶音為主,是因為她知道韶音的身份是武尊王的未婚妻,自然不會跟稱其他秀女一般稱呼她洪荒帝王道最章節

"音妹妹是在這個屋子,姑姑有何事找音妹妹?"

方紹錦聽到對方要來找韶音,心中不由咯噔了一聲,擔心是不是韶音昨日私闖禁地的事被發現了

"姑姑是要找我?"

韶音聽到外面的話音,走了出來,清冷的眼眸,淡淡的瞥了習秋一眼她不認識這位姑姑,也不知道她有什麼事找她

"奴婢習秋,是奉命給姑娘送東西過來的"

習秋姑姑朝著韶音行了個禮,揮了揮手,讓後面的大片宮婢,將東西一一呈遞過來,讓韶音過目

"因為韶音姑娘的身份特殊,有別于其他主,所以配備的物件也不一樣,將這些東西放進去"

她揮了揮手,宮婢如云般端著東西進入屋子內

許多的秀女被這個陣仗所吸引,全都探出腦袋,看著這里熱鬧的景

習秋姑姑念著清單,一方面為了清點數量,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給韶音介紹這些東西的名稱

"一件雙魚戲荷大紋花瓶"

"一張墨色翡翠荷花屏風"

"一個紫金竹紋茶壺,六個玉浮雕牡丹瓷杯"

"一個金花鏤空纏銀絲暖爐"

"一張雅蘭云絨厚被,一對同色彩蝶枕"

"一件雪絨七彩披風"

……

隨著一件件東西擺放進屋子,原本冷冷清清的屋子,馬上就熱鬧了起來韶音的床鋪在最角落,馬上就被換上了厚實的錦被和嶄的灑金床帳

"那個韶音到底是什麼身份啊?居然在宮里都有這等待遇?"

一名秀女羨慕的道,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啊昨兒個我見到她的樣子了,真是太嚇人了,這樣的容貌,也能被選上來,那肯定是有大背景啊"

另外一名秀女也是滿眼的驚訝,她們常年呆在深閨之中,對這個聞名神都的丑女,也沒有什麼印象

"她哪里是有什麼大背景啊不就是武尊王的側妃嗎?"

一名秀女酸溜溜的道,怎麼也想不通為何這樣的丑女,會成為武尊王的側妃

眾人聞,全都是一陣唏噓,感覺武尊王實在是太倒黴了,竟然要娶這樣的丑女,晚上會不會被枕邊人給嚇到了?

"這個賤人,她也配當武尊王的側妃?"

夜青蕖眼得要死,恨不得以身代之她嘴里得不屑,心里卻是做夢都在渴望

英俊霸氣又多金的紫羽澤三公子之首的武尊王,那是多少人心中最完美的良人啊

"清單就在這里,韶音姑娘如果覺得還缺什麼,就跟習秋一下"

習秋姑姑朝著韶音點點頭,臉上充滿了恭敬武者在洪荒

這里其他的秀女,能不能成為妃嬪都難但韶音卻是鐵定的武尊王正妃,她那日可在禦書房外聽到了武尊王讓風帝改了聖旨,如今又得武尊王親口命令將這些過冬的物品送過來

"將這束紫瀲霞,放入花瓶之中,也給這清冷的秋日增幾分色彩"

習秋姑姑將清晨采下的紫色花朵,放進雙魚戲荷大紋花瓶紫瀲霞是非常珍貴的奇花,昔日麗妃想要摘一束都沒能如願因為這些紫瀲霞都長在帝凰宮之中,沒有得到武尊王的允許,誰也不能采摘

剛剛采摘下來的紫瀲霞,一絲絲宛如絨毛的花瓣,點綴著晶瑩的露珠,看上去賞心悅目玉質般的長長枝椏,呈現出半透明的色澤

"好漂亮的花"

韶音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名為紫瀲霞的花,滿目的驚豔之色絨羽似的花朵,映入她的眼簾,美得叫人歎息

"這花太好看了,這可是稀罕的花"

方紹錦見到紫瀲霞,不由張大了嘴巴,端莊的面容上露出了豔羨之色她早就聽聞宮中有紫瀲霞,只是無緣見到沒有想到,今日竟能得見

"紫瀲霞聽是貢品,只有昔日蝶後所住的帝凰宮才有呢我們也跟著音妹妹沾光了"

姜莉也聽過紫瀲霞,看到那美如夢幻的花,眼里也充滿了激動

"只可惜不是好吃的這花兒再好看,那也不能拿來吃啊"

葉遠婷伸展了一下僵硬酸痛的手臂,看到這麼多東西都沒有好吃的,不由一臉的失望

"呵呵,這位主可錯了,桌上的錦盒之中,都是今晨禦膳房做的點心,是專程送來給韶音姑娘品嘗的"

習秋姑姑開口道,見到這麼可愛的主,也覺得有趣

"煩請姑姑再送三張厚實的被子過來,還有一個浴桶"

韶音見到習秋姑姑此番過來,想必是受到哪些高位者的叮囑,有這樣的機會,她立刻開口為幾位室友也爭取了一下福利

"沒問題,你們再去取三張厚實的被子,再叫人搬一個浴桶進去"

習秋姑姑是禦前尚儀,在宮中的女官中位階算是頂尖的了,她一句話吩咐下來,宮女和內侍就馬上照辦

"如果姑娘沒有其他需要,那習秋就先回去複命了"

"不知道是何人送來這些東西的?"

韶音開口詢問道,戴著面具的臉上,看不到她不解的神色

"奴婢是奉了姑娘未來夫君,也就是武尊王的命令,王爺對姑娘可是非常上心的,以前從未見王爺對哪個姑娘這麼好"

習秋姑姑笑著道,有意替武尊王好話

"音妹妹好幸福啊王爺對你可真是體貼"

方紹錦聽聞是武尊王命人送來的東西,沒想到那個被譽為武尊的鐵血男子,竟然也有這樣細心的一面

"恭喜音妹妹覓得良夫"

姜莉開口恭喜道,心想著自己哪天要是也有人這般寵愛她,那該有多好

"音音姐,我們可以吃點心了嗎?"

葉遠婷咽了咽口水,眼巴巴的盯著桌上的點心執卡者最章節

"可以啊大家都坐過來一起吃"

韶音微微一笑,淡淡的嗓音,叫人百聽不厭沒有尖銳的鋒芒,卻有著自信的味道,充滿了陽光的明麗

"習秋姑姑慢走"

習秋姑姑點了點頭,見到這個姑娘如此識大體,又好相處,對于武尊王選了這麼個蕙質蘭心的女子為妃,倒也不算太意外

看來,這會是一段美滿的姻緣

"要是我當初也選韶音那一個房間就好了"

"是啊我昨天怎麼就沒選那件屋子呢?不然就能沾沾光了"

"那可是未來的武尊王側妃,與她打好關系,總是沒錯的"

"真是失算啊"

"下回有機會,咱們一定要抓緊了"

其他的秀女羨慕的看著她們那漂亮的屋子,還有那桌上精致的糕點

"這一切都本該是我的"

夜青蕖恨恨的道,看著韶音越是風光,她心底的妒火就越發熾熱

"有你姨娘在,你還怕什麼?她肯定風光不了多久了"

秦竹桃雙手都被繃帶捆得嚴嚴實實的,已經不能再參加宮訓,心中就把韶音給恨上了

"沒錯,這一次你會落得這個下場,都怪那個賤人"

夜青蕖直接將責任都推到韶音的身上,卻不記得是她指使秦竹桃害人,最後反而被反將一軍

"沒錯都是她害得"

秦竹桃眼中充滿了仇恨的光芒,理智早就被仇恨沖昏了

梅花樹後安靜的屋子里,見過了一番裝飾,顯得煥然一

"要准備開動了"

韶音打開了食盒,里面有著蜜餞青梅,棗泥糕,金絲酥雀,如意卷,梅珠香,鳳尾魚翅等等,滿滿一桌子的菜肴,讓幾人看著都食指大動

食盒里面放著幾雙銀筷子和銀質調羹,以此筷子便可以直接驗毒

"早知道習秋姑姑會送棉被過來,昨天韶音妹妹就不要冒險出去了"

姜莉開口道,昨晚的蘆花被子雖然暖和一些,但還是不如棉被來得好

"今日之暖,未必抵得昨日之寒音妹妹哪里會知道習秋姑姑會雪中送炭呢?音妹妹寒中贈暖的意,紹錦必定不會忘記"

方紹錦坐在椅子上,緩緩地開口道

"一切因果,自有定數"

韶音若有深意的道,如果沒有她去一趟月牙湖,興許武尊王根本就不知道秀女有可能會缺這短那的,也自然不會派人送東西過來

看到這些東西,她的心里也是充滿了暖意

"你們什麼,我都聽不懂,大家還是吃東西好了西隱昆侖"

葉遠婷早就已經垂涎欲滴,見到她們還在啰啰嗦嗦,連忙開口催道

"呵呵,大家隨意就好,不必拘束"

韶音喝了一碗熱騰騰的八寶香米粥,吃了幾個甜品,肚子就已經飽了其余幾人也紛紛動筷子,夾起這些宮中的美味珍饈品嘗起來

昨天都沒怎麼吃東西,今日見到這麼多好菜,她們的胃口特別好

但她們都知道這是因為韶音的關系,否則武尊王哪里會管她們是誰,武尊王壓根也不知道她們是什麼人

幾人在其樂融融的吃著早膳的時候,另一邊得到消息的麗妃夜麗水,卻是氣得大摔花瓶

"該死的賤人她何德何能有福氣消受武尊王的恩寵?"

夜麗水頭發都沒有梳,披頭散發的站在銅鏡面前,揮手把一桌子的首飾都給掃到了地面上,歇斯底里的聲音,嫉恨到了極點

"娘娘莫要動氣,我們可以再想想法子"

一旁站立的宮女,是麗妃的貼身侍婢,名為箋,本是冷宮中的一個宮女,後來被麗妃提拔上來,作為貼身侍婢

"啪——"

麗妃正在氣頭上,見到箋過來,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打得她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液

"辦法?那個賤蹄子狡猾得要死,昨日本宮賠了面子,又折損了一個棋子,今日她有武尊王撐腰,你有什麼辦法對付她?"

"娘娘,武尊王縱然寵愛她,那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啊以娘娘的聰明才智,定然可以讓那賤人不能活著走出皇宮"

箋跪在地上,煽風點火的開口道

"哼你得也有道理,就連皇後如今都不敢動本宮,在宮里本宮要整死一個賤人,多得是辦法"

麗妃面容猙獰的道,她曾經瘋狂的愛慕武尊王,但是他卻連一個目光都沒有施舍給她她用盡了辦法,也沒能接近武尊王,如今怎麼能叫一個丑女如意?

"這偌大的後宮,終究還是本宮的天下"

她伸手撥開披散的頭發,一雙凌厲的眼睛里寫滿了陰謀詭計

"聽云夢的來使,不日就要抵達神都了"

"是的,娘娘聽這一次云夢皇朝的木棉皇後親至天曜,隨行的還有太子與二皇子"

箋點了點頭,將得到的消息,告訴麗妃

"很好只要在接風宴席之上,讓那賤人丟盡顏面,我看武尊王到底是保她,還是保我們天曜皇朝"

麗妃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心中已經有了計策她相信這一次,韶音定然是逃不過她的手掌心

------題外話------

感謝送禮物的寶貝們萬送上麼麼噠

西涼】初倦未眠】18990815601】

oo仙粉蓮兒oo】付海蓮】oo仙粉麥麥oo】展落初】

上篇:【061】克己慎行     下篇:【063】水月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