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3】水月鏡花  
   
【063】水月鏡花

日子一天抄襲著一天,每天都是相似的景,宮訓繼續如火如荼的進行立容,行容,跪容,坐容,反複的訓練,這些秀女大多數是來自于世家,所以對于這些禮儀也挺熟悉的,習慣了訓練強度之後,就沒有剛開始那麼累了

就這樣,五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訓練的地點也從鏡花宮換到了他處,據是要露天訓練

如今已經接近秋末,宮里的天氣越發冷了,因為日前下的一場大雨,氣溫驟降了好幾度

韶音戴著面具,身上穿著碧綠色宮裝,外披一件厚實的青花襖,腳下踩著玉蘭花圖案的棉鞋,手中握著暖爐,倒也不算太冷大片的秀女走在寬闊的大道上,顯得相當熱鬧

"不知道今天為何要到那個什麼飛雪什麼台的宮訓?"

葉遠婷裹得嚴嚴實實,手里捏著一個熱乎乎的包子,啃了幾口,含糊不清的道

"葉子,是飛雪瓊華台"

方紹錦好笑的道,手里抱著一個暖袋禦寒這個時候要外出露天宮訓,大家都穿得相當厚實

"飛雪瓊華台是什麼地方?"

韶音是第一次進宮,對于宮里的地名很陌生所以聽到她們的地方,也沒有任何的印象

"音妹妹,你沒有聽過飛雪瓊華台?看來你以前定是極少出門的"

姜莉笑著道,但凡是神都中的姐,都知道飛雪瓊華台這個地方對于韶音似乎完全沒有聽過這個地方,她不禁覺得有些詫異

"是啊我以前都是足不出戶的,所以很多事要幾位姐姐多提點了"

韶音點了點頭,語氣謙虛的道她來到這個世界也不過數月,自然知道的不多

"提點可不上,到這飛雪瓊華台,是曾經風華大會舉辦的地方,距離九重宮門不遠當年蝶後就是在此台上豔冠群芳,贏了天下第一才女的美名"

方紹錦一臉傾慕的道,恨不得讓時光穿梭回去,一睹蝶後當年的絕代風華

蝶後如今也不過三十多歲,依然是風萬種,美麗如仙,只可惜蝶後鮮少露面,讓她始終沒有機會一償夙願見見那個絕世奇女子嫡謀

韶音安靜的聽著,清風拂面,吹起她的長發,她走在長長的宮道之上,好似從畫卷中走出來的仕女,靜嫻雅若

不多時,飛雪瓊華台就出現在眾人的眼中,白色漢白玉築造的飛雪瓊華台,四周雕鑿著纏枝牡丹圖案,還點綴著金碧輝煌的百鳥朝鳳圖,在陽光下耀眼閃亮一帶清流自禦花園深處而來,曲折淌過飛雪瓊華台

此刻已經有一個素雅的女子站在了飛雪瓊華台之上,女子面容靈秀,流煙玉環髻上點綴著紫色的水晶花朵身著一襲月牙白的長裙,配著石青色的領緣和襟口,藍色的綾紗,披在她的臂彎上

"哇這個女子長得好漂亮,不知道是誰啊?看她的打扮,不像是宮里的姑姑"

葉遠婷好奇的道,剛剛吃完包子,用帕子擦了擦手

"她是刑部尚書,上官瑋"

方紹錦見過上官瑋,知道這個女強人,可是神都女子的標竿

能夠在朝為官的女子,如今她只知道上官瑋一人一個弱質女流,能夠當上刑部尚書,實在是叫人佩服

"啊上官瑋就是她啊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女官"

姜莉也張了張嘴巴,她早就聽聞過上官瑋的名字,不過倒是無緣相見沒想到她不僅破案厲害,就連模樣也如此好看聽上官瑋是才藝雙絕,與大才女月霓塵,被人稱為北月南星北月自然就是月霓塵,意為清輝如月南星指的是上官瑋,意為璀璨如星

"上官大人來這里做什麼?不會她就是我們接下來的宮訓女官?"

蘭沁妍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道見到韶音她們在這里,她也走了過來

"我看不無可能"

韶音一早就聽習秋姑姑接下來要換女官宮訓了,看來指的就是上官瑋了

"我是上官瑋,下面一個月,都是由本官主持宮訓因為本官要上朝,所以宮訓時間以後都定在中午本官不喜歡麻煩,倘若是在本官宮訓期間有違紀之人,就請移步刑部大牢做客幾日"

上官瑋清幽的嬌軟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明明是和顏悅色,卻讓所有的秀女都變了臉色

"上官大人看上去好柔弱,但手段卻很鐵血"

蘭沁妍低聲道,對于上官家的這位姐,她素有耳聞,能夠年紀輕輕就當上刑部尚書,自然是能力過人

"我覺得由上官大人來主持宮訓挺好的,至少不會有某些人自以為是的過來插手"

韶音淡淡的道,她曾經與上官瑋打過交道,對她的印象還不錯

"是啊由上官大人接手,麗妃就不便過來了"

蘭沁妍點了點頭,也想到了這一點看來是皇後唐柒柒有意安排,上官瑋雖然是女官,品階卻非常高,又是朝堂中人,不屬于後宮管轄麗妃的手再長,也不能與朝中大臣公開叫板

"今日我們要學的是宮廷舞藝,宮廷禮儀的訓練,也包括了琴棋書畫舞這幾項本官負責教授的是舞,接下來一個月,你們要學習的就是名為鏡花水月的舞蹈"

上官瑋高聲道,讓眾人都能聽清楚聽到她宣布的宮訓內容,眾人都是一陣目瞪口呆

"噗赫梯狂妃戰神最章節要練舞?還要練一個月我的天呐,還不如讓我去跳湖干脆"

葉遠婷聽到這個訓練項目,臉都嚇白了她除了吃,什麼才藝也不會當然,如果吃算得上是一種才藝,那她絕對是登峰造極了

"鏡花水月?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舞姿?"

韶音喃喃道,卻不知道是怎樣的舞蹈她以前學過華爾茲,與古代的舞姿截然不同,所以能不能學會名為水月鏡花的舞蹈,她心中也頗為忐忑

"鏡花水月是蝶後的水蓮舞演變而來的,蝶後擅長跳水蓮舞,跳起來美如夢幻"

蘭沁妍聽娘親清漪過,蝶後一舞傾城,水蓮舞是一絕

"大家都把外套脫了,每個人都上來領一條綾紗,本官會做示范動作,你們一步一步來學"

上官瑋開口道,在她的身邊堆放著一疊疊顏色各異的長長綾紗

"鏡花水月本姐早就會跳了,哪里還用得著學"

夜青蕖撇了撇嘴,頗為不屑的道她打探到武尊王非常喜歡看鏡花水月舞,所以早就去請了專門的舞娘教她

"既然你不需要本官教,那就到本官的刑部大牢做客,來人,把她壓下去"

上官瑋嬌柔的聲音,擲地有聲的落下

"是,大人"

站在飛雪瓊華台下的守衛聞,立刻走上前,把夜青蕖直接壓下去

"你不能這樣你這個賤人我要向我姨娘告狀"

夜青蕖大聲叫嚷起來,臉上寫滿了憤怒

"關到下個月再出來"

上官瑋聽到她的辱罵,面不改色的了一句

"還有沒有誰已經會的?"

"大人,我們都不會"

秀女們見到夜青蕖直接被拉刑部大牢關起來,哪里還敢什麼,齊刷刷地搖頭

韶音見到夜青蕖被關起來了,耳根子都覺得清靜了不少

"本官只教一遍,學不會的一旁罰站"

上官瑋話間,手中長一甩,環繞在臂間的綾紗也飛揚而起,在她的周身旋轉起來長長的裙擺,也跟著旋舞起來手臂時而抬起,時而展開,舞姿動人曼妙

在她起舞的瞬間,一陣長笛吹奏的樂曲也隨之響徹而起

韶音循著笛聲傳來的方向望去,就見到飛雪瓊華台之後的白玉石橋上,一道翩然玉立的男子身影,赫然闖入視野男子背對著眾人,叫人看不到他的模樣,只覺得那背影充滿了謙謙公子的雋秀飄逸之氣

雖然未見其顏,但卻可以感覺到他的笛聲中傳遞而出的溫暖,充滿了悠然信步的閑適自在青山綠水,笛聲清亮

隨著她的舞姿忽快忽慢,笛聲也此起彼伏

"這蕭舞配合得真是天衣無縫"

韶音看到那男子沒有轉過頭,但每一個音符都恰好與上官瑋的舞姿搭配,實在是叫她心生佩服

一舞下來,上官瑋也回眸望了那男子一眼,倒是沒有想到這次請來的樂師,吹奏得這般好東方好萊塢

安靜立于橋頭的男子,轉過身來,儒雅的面容,顯露在上官瑋的面前

驚鴻一瞥,她感覺心頭似乎被什麼撞擊了一下,整個人都愣住了

那男子琥珀色的眸子,沒有在上官瑋身上逗留,而是逡巡了一圈,最終在韶音的臉上停留片刻

沒有等眾人反應過來,那男子已然步入了禦花園之中

這個時候,一名男子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不好意思,的來晚了,這皇宮太大了,的一時間迷了路"

慌張的男子,連忙跪下來,誠惶誠恐的道

"你是何人?"

上官瑋開口問道,眉頭皺了皺

"的是宮廷樂師"

樂師一臉慌張的道,連頭也不敢抬起,雙手呈遞上一塊樂師令牌

"這個才是樂師,剛才那人是誰?"

上官瑋心中疑惑不解,但也沒有出來,只是命樂師奏曲,她則是監督起秀女們開始跳第一部分

"八爺怎麼進宮了?"

蘭沁妍輕聲低語道,她認出了那個人,正是陌紫皇的八弟陌海珀

"甩,旋動身子動作要輕盈,優美"

上官瑋開口道,看著秀女們開始跳舞,認真的教導起來

韶音玉臂輕舒,長甩出,腦海中回憶著上官瑋之前的動作,跳了起來她是第一次跳水月鏡花舞,所以動作不禁有些生澀

她練習得認真,卻不知道此刻不遠處的毓麟宮的琉璃屋頂上,正坐著一片人影,討論著她

"七姐,你大哥不會真的喜歡這姑娘?"

方才那名謙謙公子,此刻已經跳到了屋頂上,金燦燦的琉璃金頂,映著他的面龐,看上去輝煌耀金

"八,你覺得皇皇是那麼閑的人?要是沒有興趣,他才不會管這丫頭的死活"

陌云鸞雙手托腮,正在認真的看著韶音跳舞的樣子銀發披散在肩頭,熠熠生輝

"也對,大哥是那種絕對不會管閑事的人看來我們未來大嫂,總算是有著落了,我得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爹娘,他們知道了,一定會回來的"

陌海珀點了點頭,對于陌云鸞的話表示同意

"還用你,我前幾天就已經把消息告知他們了,想必他們這會兒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找了這麼多年,他們也該回來歇一歇了"

陌靈軒沉聲道,他相信九弟一定會平安的,爹娘尋了九弟這麼多年,仍舊沒有音訊,倒是讓他們心力交瘁

"娘親了,這一次他們回來就不走了,她這次會找湮寂姨娘算一算九的命運,想必湮寂姨娘這時候應該出關了"

陌云鸞脆生生嗓音,有著一絲期待,也有幾分擔憂,不知道湮寂姨娘會算出怎樣的結果天君這些年湮寂姨娘在閉關,所以他們一直沒有機會找她測算一下九的況,如今湮寂姨娘出關,那九的事,就有結果了

湮寂姨娘的本事通天,可是極其厲害的一個女子

"太好了,有湮寂姨娘出手,還有什麼事不能解決的"

陌海珀拍手道,儒雅的臉上,也露出了激動之色

"娘親回來見到我們有了大嫂,一定會樂瘋的"

陌靈軒笑著道,目光落向了遠處的韶音

"聽夜麗水那狐媚子想對我們大嫂動手來著七姐,我們幾個就你長住宮中,你可得盯緊了,要是那賤人敢動大嫂,你一掌把那丫的拍牆縫里,摳都摳不出來"

陌海珀握了握拳頭,咬牙切齒的道

"放心,有姐在"

陌云鸞拍了拍胸口,根本就沒有把麗妃放在眼中如果不是因為唐柒柒過不能殺夜麗水,他們哪里還會容她在皇宮里面作威作福

"七,那女人詭計多端,你不要看那個女人就留你一個在宮里,我相信大哥也不會放心等娘親回來就好了,有娘在,一百個麗妃都翻不出一點浪花"

陌靈軒對陌云鸞沒什麼信心,這丫頭那麼貪玩,就算現在為人母親了,還是改不了以前的性子

"五,你是找打了"

陌云鸞聽到他的話,氣呼呼地撲過去,不過被他輕巧的躲開兄妹三人在屋頂上打鬧起來,仿佛多年前一樣

韶音沒有見到他們打鬧,正在一個個定舞姿,比起練站立行走,這跳舞顯然是難多了

不過好在練習的時間不算長,只練習了一早上,她們就被允許回去自己練習了下午沒有訓練,所以她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秀女們各自回宮殿,韶音幾人也是結伴而行

"莉姐姐,我讓你打聽的事打聽到沒有?每天送到我們那里的飯菜,都是從哪里送來的?由什麼人負責?"

韶音幾人走得比較快,單獨商量了起來

"已經打聽到了,是禦膳房送過來的,我還打聽到每個宮殿都是由不同的宮女負責,負責我們鏡花宮膳食的姑姑,聽是麗妃身邊的人,名叫箋"

姜莉也壓低了聲音,免得被別人聽到了

"每一次送飯菜的宮女都不同,最有可能在筷子上做手腳的人,就是那位箋姑姑了"

韶音聽到負責鏡花宮膳食的姑姑是麗妃的人,十有**就是她下的手她只和麗妃接觸過一次,但是卻非常清楚麗妃是她的大敵,絕對不能輕視,否則定然會落個尸骨無存的下場要想以後吃得放心,必需從源頭下手,斬除掉這個麗妃的爪牙

她的心中已然有了一個計劃,定要殺她們個措手不及

------題外話------

感謝親們送的禮物麼麼

煙泠月】付海蓮】西涼】永遠紀念你】

展落初】13551914450】oo仙粉麥麥oo】

上篇:【062】行云流水     下篇:【064】花明柳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