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5】暗香疏影  
   
【065】暗香疏影

聽聞宮女的急報,麗妃的臉色驟然變得難看起來,顯得花容失色

"什麼?皇後她人在哪里?"

"已經在天牢了"

宮女害怕的看了麗妃一眼,聲音都在發顫

"沒有的賤蹄子,怎麼現在才來通報"

麗妃一腳將宮女踢到了梳妝台上,整個梳妝台砸了下來,將那宮女砸成重傷

"來人,把這沒用的東西拖下去"

她怒氣沖沖的道,看也不看那已經快沒氣的宮女

"娘娘,現在怎麼辦啊?要是箋出那些事,那我們定是吃不了兜著走平日皇後娘娘沒辦法拿我們治罪,也是娘娘沒有讓她抓住把柄,現下鬧到這般地步,皇後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一名內侍臉色慌張的看著麗妃,一旦抓住了箋,那以前麗妃做的那些喪盡天良的事,必定會被揭露出來

"哼那個賤蹄子若是想出賣本宮活命,就是自找死路本宮豈會沒有准備?"

麗妃走到一盆鮮豔至極的花簇面前,眼角透著冷笑

"我的血嬈應該是渴了,你去找些水來"

她的手指撫動那一片片鮮豔欲滴的花瓣,斜斜地看了一眼身邊的內侍

"若是渴死了我的寶貝,那就用你的命來賠"

"奴才這就去"

內侍渾身顫抖,驚恐的看了那盆花一眼,嘴唇都在不斷地顫動額頭上大顆冷汗滾滾落下,一瞬間幾乎要把他的身體濕透

他看著那盆花,就像是看著惡鬼張開的血盆大口,心頭像是被冰水潑了下來,整個涼透了

"血嬈你可要爭氣一點,倘若某天你沒了用處,就等著枯萎至死"

麗妃撕下一瓣的血色花瓣,尖銳的指甲,發泄般將這一瓣瓣花瓣撕成粉碎

黑漆漆的天牢之中,一盞燭火,幽幽地亮著穿越之春暖花開最章節一道身著鳳凰宮裝的女子,坐在高大的椅子上,冷眼看著那被捆綁在鐵鏈上的箋

"只要你出本宮想聽的,討得本宮歡心,本宮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唐柒柒充滿冷意的嗓音,清晰地落入了箋的耳中

"不要以為你主子會救你,你算哪根蔥?她此刻怕是想著如何殺你滅口,好讓你們做過的那些齷齪事,永遠不會被知道"

"奴婢不能主子一定會殺了奴婢的沒有誰可以背叛主子"

箋急急地搖頭,想到她曾經見過的那些背叛主子的人的下場,沒有一個活著,每一個都死得很痛苦那死相嚇得她夜夜無法入眠,正是因為她在麗妃身邊時間很久,所以對于她的心狠手辣清楚不過

"與不,你都得死不過,你不的話,你的家人也要跟著死,每個宮女入宮之前都有戶籍,一一行攸關的不僅僅是一個人,而是整個家族你不要以為死就是結束,那只是一切的開始"

皇後唐柒柒冷笑著道,這一次箋犯的可是彌天大罪竟然毒害了那麼多的秀女,哪怕毒粉微量,沒有造成死亡,但這行為就足夠她死好幾次了

聽到皇後的話,箋嚇得臉都蒼白了

"你主子想必是在你身上下了蠱真是不巧,本宮最擅長的就是解蠱"

皇後唐柒柒手上一只美麗的金色蝴蝶,撲著柔軟的翅膀,朝著她飛舞了一圈

"沒錯,我娘娘在進宮之前可是砍人跟砍瓜似的殺人不眨眼,鞭過不留頭,女過拔毛,男過扒皮的萬惡女魔頭一號,唐門魔宮的魔女是也"

在她身後的唐左左流利的道,那響亮亮的稱號,聽得箋是害怕不已

"絲絲,好久沒喂你好吃的了今天就讓你飽餐一頓"

唐柒柒手中亮出一柄薄薄的刀片,朝著箋的脖子逼近,那冰冷的刀鋒,嚇得箋兩眼一番,差點直接暈過去

當刀鋒沒入她的脖子,劃出一道口中,她的愛寵金絲蠱蝶就飛到那傷口之上

隨著鮮的血液流淌出來,一只色的蜈蚣,就從那傷口爬出來金絲蠱一口就將那蜈蚣蠱毒給吃得干乾淨淨,它可是萬蠱之王,這一點蠱毒,也只配給它塞牙縫

"那女人也就會這一點伎倆"

唐柒柒收回了金絲蠱,箋早就已經被那蜈蚣惡心得吐了

"好了,現在把你知道的都出來,不然,我就放一只蛇蠱在你的嘴里,到時候我問什麼,你還是得什麼"

唐左左將手中一個罐子打開,里面一堆蛇探出腦袋,吐著芯子,嚇都能把人活活嚇死

麗妃自以為會一點蠱術就了不起了,卻不知道那根本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真正的蠱術行家,就在她的身邊

身為唐門唯一的繼承人,唐柒柒精研蠱術,下毒的本事也是一流只是,她解毒的本事,遠遠不及下毒,所以,她沒辦法解開風云華身上的毒

"奴婢招了奴婢什麼都招了"

箋見到那可怕的蠱毒,才知道宮中最危險的人根本就不是麗妃,而是這個平日深居簡出的低調皇後唐柒柒

"要是不到本宮滿意為止,本宮可准備了很多伙伴跟你做伴不朽聖尊"

皇後唐柒柒把玩著一只玫瑰蜘蛛,笑得一臉的危險

箋哪里還敢有一點猶豫,立刻將事出來,關于麗妃的種種罪行,她都詳細的交待,最後還在供詞之上畫押

同時,她還得知這一次箋並沒有對這些秀女下毒,卻不知道幕後下毒的人是誰?這手段實在是太高明了,直接用整個鏡花宮為籌碼,雷厲風行地鏟除了麗妃身邊最得力的爪牙

這種敢于兵行險招,又將事做得天衣無縫的人,絕對是一個智慧群的人才

那個人是誰,唐柒柒沒有去追究,只要達到她的目的就可以了她一心要扳倒麗妃,有人給她提供了這麼好的機會,她自然不會放過

"有了這份供詞,麗妃死定了"

唐左左跟隨在唐柒柒的身後,走出了黑漆漆的天牢,她們已經命人將箋轉移關押地點

"現在還不是時候,左左,你對外宣稱箋已經猝死,免得麗妃再殺人滅口"

皇後唐柒柒突然感覺胸口一陣劇痛,臉色變得格外難看,原本潤的臉龐,瞬間化作白雪般的顏色

"娘娘,你怎麼了?"

唐左左見到她捂著心口,臉色特別憔悴,焦急的問道

"快請禦醫去禦書房"

皇後唐柒柒沒有顧及自己的身體,而是急促的開口道

"是風帝出事了?"

唐左左聞不由開口問道,風帝風云華出事,唐柒柒能夠感同身受,那只有一個可能,便是唐柒柒在風云華的身上下了同心蠱

這種唐門最引以為傲的蠱毒,只要下在丈夫的身上,他要是變心的話,那就會被咬死而且,最重要的是,中了同心蠱的男女,一生只能和對方發生關系,否則也會死

她一直不知道風云華身上有著同心蠱,還誤會風帝對不起唐柒柒,經常在背地里畫圈圈詛咒

如今風云華還活著,就明他從未對唐柒柒變心,也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一直以來,都是她想多了

難怪以唐柒柒剛烈的性子,還會願意呆在宮中,那是因為她至始至終都知道,無論是曾經手握大權的攝政王,還是如今指點江山的帝君,風云華還是當年的風云華云心一縷,傲骨高華

"快去請禦醫"

唐柒柒如今還在和風云華冷戰之中,心中雖然擔憂,但是不能親自去看看,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是我這就去"

唐左左知道自己以前錯怪風云華了,如今也擔心起那個永遠都是高華無雙的男子不管唐柒柒如何嬌縱任性,風云華都包容她哪怕她喜歡的東西是宮中嚴禁出現的,風云華也排除眾議,為她建立了茉雪宮,讓她在家里一般自在他從未束縛她,任她在廣闊的天地翱翔

宮中所有的妃嬪,只有皇後一人誕下了兩位皇子,皇子還依著唐柒柒的意願,送到了唐門讓他自*自在的長大,無需承受著宮中的繁文縟節和明槍暗箭

風帝對唐柒柒的寵愛,她一直看在眼中

她趕到了禦醫苑,請了當值的禦醫前往禦書房斗神仙

"左左姑姑,陛下他不在禦書房陛下想要一個人走走,所以屏退了左右侍從,沒有讓人跟著出什麼事了嗎?"

順子站在禦書房前,見到唐左左行色匆匆,疑惑的問道難道是皇後娘娘出什麼事了?

自從蝶後離開皇宮之後,他就被安排到了風云華的身邊跟隨風云華多年,他知道風帝心中還是最在意皇後唐柒柒的,雖然賭氣不見她,但是卻在默默地關注著她的況

"這下壞事了你也不遠遠跟著"

唐左左一聽風云華竟然不在禦書房,臉色也難看了起來同心蠱的宿主能夠感覺到對方的身體況,除非到了危及生命的時候,才會影響到另外一方

唐柒柒所下的同心蠱,很可能是同生共死的同命同心蠱,如果風云華死了,那唐柒柒也活不了

"左左姑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順子撓了撓腦袋,實在是不知道況

"不跟你廢話了快派人出去找陛下禦醫就在禦書房外候著"

唐左左焦急的道,連忙趕回去稟報唐柒柒

得知風云華竟然獨自外出,唐柒柒也是臉色蒼白,立刻下令,叫來了侍衛首領風七里,叫他率領宮廷侍衛找到風云華

整個皇宮頓時風聲鶴唳,一個個手舉火把的侍衛,匆匆忙忙地穿梭在宮道之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宮人,人人自危

與此同時,清寂的禦花園中,一道倩影,正打著燈籠,沿著無人踏足的禁地徑,緩緩走來那身影好似一抹云影,飄蕩在水中,格外的輕盈

一樹白梅開得瀲灩馥郁,大朵大朵的花瓣,在空中凌亂飛舞,像是撲翅的蝶兒,幻化成漫天的白霧,香滿人間空氣中有一股寒梅香氣,馥郁芬芳飄至鼻翼

皇宮之內高高屹立的玲瓏白塔,周遭散發著淡淡的光暈,輝映著禦花園中那株偌大的古老白梅樹

一抹清影,就赫然映入了在梅花樹枝干上休憩的男子眼中,恍若暗香疏影的白梅,雅若清淺

梅花樹的枝干上,一道俊逸的身影,一手撐著腦袋,一雙充滿陽光明媚的眸子,打量著婷婷而來的夜中精靈

韶音趁著夜深,來尋找自己遺失的長生玉鎖她那日回去之後就發現了長命鎖不見了,想來就是當日泡溫泉的時候她忘記拿了只是想到陌紫皇,不定就在溫泉邊守株待兔,她特地隔了幾天,想想他的耐心應該用盡了,這才在黑夜里提燈出來尋找

燦亮的蓮花宮燈,透著橘黃色的光芒,照亮了她腳下的一方光明

樹上的男子好奇地望著這個膽敢私闖禁地的女子,突然感覺心口一陣絞痛,他暗呼了一聲糟糕,身體就不受控制地僵硬起來熟悉的劇痛席卷而來,讓他直接栽下了梅花樹,落在了韶音的面前

"啊——"

韶音雖然不信鬼神之,但這大半夜突然掉了一個人到身前,她也被嚇了一大跳她伸腳踢了踢身前的人,握緊了手中的宮燈,朝著那個人的臉照去

"咦?是上次見到的那個人?好像又不一樣,長得很相似,但不是同一個人"

韶音還以為這個人是當日芙蓉宴她見到的陌煙華,但仔細看了看,還是發現了不同之處這個人身上穿著一襲便衣,她也不好判斷是什麼身份,不過應該不是公公罰神之劍

"這個人好像中毒了,要不要救他呢?"

韶音見到他這個時候在禦花園的禁地出現,想來也是宮中的人,她私闖禁地,還是不要管閑事好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還是先去找東西要緊"

她提起裙裾,直接從那男子的身邊繞過去,婷婷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他痛苦的視線之中

韶音按照記憶中的路線,找到了那個溫泉,仔仔細細找了幾遍,沒有見到長命鎖的蹤跡

"看來是被拿走了"

她的臉上露出了失落之色,聽娘親這個東西很重要,她卻弄丟了不過想來也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被陌紫皇拿走了畢竟這個地方格外偏僻,所以過來的人特別少

沒有找到長生玉鎖,她也沒有夜游的興致,便又折返回去

經過那株梅花樹的時候,她見到之前那個男子還躺在地上,擋住了她的必經之路

"也不知道死了沒有?"

她提著燈籠靠近,蹲下來,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氣息特別微弱,看來也快死了

"還是趕緊走比較好,免得被這衰貨給連累了"

韶音根本不認識這個男子,加上她夜里出來,本來就是犯了宮禁,還是趕緊回去為妙

她站起身來,邁步要走

但是裙角竟然被抓住了,讓她邁不開腳步

"喂,流氓你快放手"

韶音踢了他一腳,大半夜遇到這麼個嚇死人的家伙,她心中自認倒黴

"救我"

男子一雙充滿求生**的眼睛,讓韶音心中不由震撼了一下緊緊地拉著她裙角的手,似乎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他不能死,為了心中的摯愛,他絕對不能死

哪怕活著要承受那麼多的痛苦,他也要堅強的活下來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韶音見到他有種跟她耗到死的決心,她可不想等到他死透了再回去,那天都亮了

她再度蹲了下來,伸手替這男子診脈診脈完畢,她的眉頭陡然皺起,立刻從懷中取出了銀針,然後利落地找中穴位紮下

從他身上流出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

"黑血你這家伙的心肯定是黑的"

韶音不忘腹誹了一句,讓那男子翻了翻白眼

"這毒怕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能讓你活蹦亂跳這麼久,也實屬不易"

她一臉凝重的看著這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這個人的求生意念非常強烈,體內積累了那麼劇烈的毒,還能活下來依她看來,這個男子身上的毒是繼承自他的娘親,在懷著他的時候,他娘親中的毒怕是非常多,最終全都積累在他的體內了

這是一種複合毒,滲透他的五髒六腑,根本是無藥可解錘劍如果下藥不注意,很可能直接讓他毒氣攻心,直接翹辮子

他本來應該很短命才對,為何還會活下來呢?

"奇怪太奇怪了"

韶音未戴面具的臉上,寫滿了不解她手中拿著銀針,在男子身上這個穴位戳一戳,又再那個穴位戳了戳,最後,男子的身上紮滿了閃亮亮的銀針長長短短的銀針,在月光下泛著銀光,讓男子幾乎要吐血了

他開始有些後悔,自己不就是想讓她帶他出去,或者找人進來救他沒想到她居然自己動起手來了,而且看她紮針毫無章法,十有**是庸醫啊

還好他現在沒力氣話,否則被韶音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一針紮死這丫的,竟然敢懷疑她的醫術

"我知道了"

韶音突然拍了一下手掌,激動的道

"一定是有個百毒不侵的藥人,每個月用心頭熱血替你續命,所以你才能活下來沒想到這世上真有傳中的藥人耶,聽藥人的心頭熱血沒有血腥味,反而有股奇香"

想過了無數的可能性,韶音最後想到了這一點她在古醫書上看過,藥人一出世就服用各種珍貴的藥材,身邊是伴隨著無數的毒物,每日服毒,最終成為百毒不侵的藥人

藥人的血可以解百度,藥人的心頭熱血是解毒聖藥,不過聽藥人的眼淚,就是世間最致命的毒藥

"不過要取心頭的熱血,那肯定特別痛要用刀子劃破心口,想想就特別嚇人"

韶音感慨了一句,沒有看到地上的男子臉色都變得格外難看起來

在這宮里只有一個藥人,對于任何毒都是百毒不侵,那就是唐柒柒

他每次毒發的時候,禦醫送來的藥,都透著一股特別的香氣,他一直都不知道那是什麼,如今聽韶音一,他整個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之中

胸口湧起了無法承受的劇痛,好似細密的針,狠狠地紮入了心髒

"可惜你體內的毒太重了,就算是藥人的血,也沒辦法根治"

韶音仔細地檢查完之後,淡淡的開口道

地上的男子眼底露出了一股極致的悲傷,他這樣活著也是連累愛人,但死了也會與愛人同歸于盡他的眼中充滿了令人心疼的迷茫,俊顏在月色下顯得格外朦朧

"你不要這麼沮喪嘛還好你遇到了我,你體內的毒雖然棘手了一點,但是也不是不能解的你的毒就是種類太多了,所以其他人肯定不敢亂解,不過難得遇到這種奇毒,我有些技癢,就來玩玩好了"

不等對方同意,韶音手中銀針飛快地紮了下來,隨身攜帶的瓶瓶罐罐也擺了出來,奇快無比的度,那男子看得目瞪口呆

既然不能單獨解毒,那她就干脆一次性所有的毒都解了

韶音的施針度很快,如果下針不夠快不夠准,那就不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一次性將這些毒全部解了

之前她為了解奈何毒,調配了許多解毒藥粉,剩下的藥粉現在就派上用場了

天色越來越暗,風七里帶著侍衛們,與皇後唐柒柒一同尋找風帝的下落找了許久,沒有見到風帝的蹤跡,眾人就朝著禦花園中尋來

"皇後娘娘,前面是禁地,屬下不宜進入神燼"

風七里開口對唐柒柒道,臉上露出了為難之色在他的心中最尊敬的人就是蝶後,那個地方是為了紀念蝶後和天策帝君而設立的禁地,他自然不敢進去

"你們在禦花園的其他地方尋找,我進去看看"

唐柒柒感覺到風云華如今的況非常糟糕,她心底是焦急萬分

她一個人朝著禁地走去,走到那株代表著鳳魅雪與陌煙華曠世絕戀的白梅樹,就在那樹下見到了滿身的血的風云華一身的毒血,流淌在他的衣襟之上,看上去他就躺在血泊之中,無聲無息

"云華"

唐柒柒感覺腦袋轟然炸開,飛奔向風云華,也不顧他身上的毒血,顫抖的雙手,將他緊緊地抱進懷里

"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

她還想要跟他白首到老,她還貪戀著他的體溫,她還想要和他一起養育孩子,看著孩子們慢慢長大

她一直沒有告訴他,她沒有不要他,她從來沒有放棄他

唐柒柒的眼眶湧起了晶瑩的淚花,沒有他的世界,她不敢想象

"咳咳咳"

風云華被她抱得喘不過氣來,猛地咳嗽了幾聲

"云華云華你沒死?"

唐柒柒關心則亂,見到他睜開眼睛,連忙擦去淚水

"我要是死了,你還能活著麼?笨蛋"

風云華看著唐柒柒那哭花了的臉龐,心中又疼又憐惜,這些年,她為了他付出太多太多,他卻都不知道

他以為自己給了她極致的寵愛,但在這場愛追逐之中,卻是她給了他最無私的寵愛

"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唐柒柒破涕為笑,想起他們還在冷戰,臉色有些尷尬,想要退後

"為了你,我什麼也不能死不然你太笨了,一定不懂得照顧好自己"

風云華一把將她拉進懷里,顫抖的手臂,將她緊緊地攬進懷里

"你不生我氣了?"

唐柒柒躺在他的懷里,大大的眼睛,瞅著風云華那蒼白的俊顏

"我從來都沒有真的怪過你,我只是氣你,不知道愛惜自己你的痛,就是我的痛"

風云華將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前,眼睛里寫滿了認真

"花巧語"

唐柒柒唇角浮起了幸福的笑容,伸手推開了風云華

風云華原本被韶音折騰了一頓,早就沒有一點力氣了,被唐柒柒這麼一推,直接暈倒在草坪上

于是,眾侍衛就見到了他們的皇後娘娘唐柒柒,背著一身是血的風帝從禦花園中走出來

眾人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可怕的慘劇,難道是夫妻相殘?

"陛下怎麼了?"

風七里連忙伸手要接過風云華,卻被唐柒柒阻止了腹黑謀後:噬魂妖嬈

"七里,快去鳳府請靈醫進宮"

唐柒柒知道風云華身上都是毒血,尋常人要是碰了,肯定會被直接毒死的

"好的,屬下即刻就去"

風七里點了點頭,馬上就趕赴宮外的鳳府,那里曾經是蝶後鳳魅雪的住處,他是輕車熟路

他策馬飛奔向鳳府,敲門之後明來意,立刻就有仆人將他帶到梅吟樓

鳳府梅吟樓外長滿了梅花,冷寂的道路上,懸掛著兩排大燈籠,一直蔓延到梅吟樓的門口

此刻,梅吟樓的臥房之中,藥香嫋嫋,雪白的紗曼後的床帳上,躺著一個女子

陌靈軒正在替那女子診脈,俊顏充滿了嚴肅的神色皓白的柔荑,纖纖玉指猶如白蔥

"靈軒哥哥,我的病是不是一輩子也治不好了?"

娓娓動聽的嬌柔的嗓音,柔柔弱弱地從紗曼之後傳出,叫人聽著都會忍不住憐惜

有著如此嬌柔嗓音的女子,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霓塵,你不要這麼悲觀,我會想辦法治好你的病"

陌靈軒的聲音,充滿了叫人信任的堅定

"我就像是一個包袱,讓靈軒哥哥費了那麼多的心神"

月霓塵的聲音透著幾分梗咽,在其他人眼中清冷高貴的聖女,此刻就像是一個脆弱的孩子,躲在紗曼之後無聲的低泣

"你怎麼會是我的包袱?傻丫頭,不許亂想了,快點休息"

陌靈軒開口安慰道,眼底充滿了憐愛與心疼

"靈軒靈軒你在不在?我是風七里"

屋外傳來了一陣急切的呼喊聲音,傳到了陌靈軒的聲音

"七里這麼晚來這里定然是有要事,霓塵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

陌靈軒站起身來,朝著門口走去

"靈軒哥哥"

月霓塵伸手掀開紗曼,露出一張仙姿玉色的面龐,楚楚可憐的望著陌靈軒遠去的背影,一臉的落寞

她緩緩放下了紗曼,徒留一聲無奈的輕歎

當夜,陌靈軒得知皇叔風云華病危,立刻趕赴皇宮之中,經過了一番診治,他出了風云華暈倒是因為失血過多開了一個補血益氣的方子,他就回了鳳府,臨走的時候,他還留下一句話

"以後這種事,不要來找他"

此事弄得唐柒柒百思不得其解,服侍風云華沐浴之後,洗去一身的毒血,給他換好衣裳,她一晚上都沒有休息就連第二天的早朝都取消了,為的是讓風云華多休息一下

終于等到風云華醒過來,唐柒柒這才知道,昨夜竟然有一個醫術奇高無比的人救了他,並且為他解了毒如今他身體雖然虛弱了一些,但是糾纏他多年的頑毒已經盡數被逼出去了

唐柒柒驚喜交加之余,問及那高人是誰的時候,風云華的面色非常複雜鐵血抗戰918最後才知道,那竟然是一個秀女,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所謂的高人,實在是太無良了,要不是他死乞白賴,人家根本甩都不甩他

不過要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是會死乞白賴如今解了毒,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松

就連唐柒柒也感覺松了一口氣,感覺到整個人都重生了一般

"不管那人是誰,救了你的性命,還解了你的毒,如果找到她,必定要封她為帝醫"

皇後唐柒柒臉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以後再也不要提心吊膽,生怕風云華下一刻就一命嗚呼,也不用再被麗妃牽制風云華的毒一解,麗妃手中可以壓制風云華毒發的解藥,已經沒有任何的用處

"既然你已經好了,那我們也該算算賬了,你,為什麼要封那個麗賤人為妃,還一副寵愛她勝過我的架勢?"

她一把拉住風云華的耳朵,興師問罪的道

"不是你叫我封她為妃嗎?你的話,為夫敢不聽嗎?況且那女人了,她手里有一種藥是你需要的,如果沒有那種藥,你會死為夫還不是為了你,才委曲求全封了個妃位給她"

風云華委屈的看著唐柒柒,攤上這無賴的魔女,他就沒有安生的日子

"哇靠那賤人居然還很會做生意啊那些佳麗三千是怎麼回事?不老實交待,姑奶奶我擰斷你的耳朵"

唐柒柒坐在他的身上,氣呼呼的道

"什麼佳麗三千啊?"

風云華不大記得這回事,有些沒反應過來

"你還給我裝,就是你後宮的那些美人"

唐柒柒用力掐了掐他的耳朵,叫他不老實認罪

"柒柒饒命啊我這是病人,你不能這樣虐待我你的那些後宮美人還不是紫皇的手下嗎?他後宮這麼大,反正沒有用,就借給他當作訓練地了那些美人可都是紫皇云上的人,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風云華眼巴巴的望著唐柒柒,看著她吃醋的可愛模樣,感覺時光一下子就回到他們初遇的時候

見到唐柒柒震驚的張大嘴巴,他一把將她壓倒在身下,親了一口她粉嫩的唇那滑膩的唇,點燃了他的**好久沒有嘗過她的味道,讓他一刻也等不及

他起身勾了勾手,繡著龍鳳金絲的床帳被放了下來,隨著嚶嚀聲溢出檀口,兩人交疊的身影和一地凌亂的衣裳,透著旖旎的氣息

一晌貪歡,風云華華麗地再度暈了過去,唐柒柒慌亂的請來了一名親信禦醫,禦醫只是語重心長的告誡他們要節制以陛下那身體,根本經不起這麼縱欲,聽得唐柒柒面耳赤,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風帝病愈的消息並沒有傳出去,而且被嚴密地封鎖了起來所以宮人們只知道昨夜風帝血淋淋被從禦花園中背出來,今天一大早又有禦醫被請了過去,想必況很不樂觀

麗妃聽聞這個消息,臉上露出了冷笑

"哼,看來風帝毒發的日子又到了,這一次你們就等著跪求本宮的解藥要你們像狗一樣,舔著本宮的腳趾頭苦苦哀求"

她伸手扶著那一盆鮮的花朵,猖狂的大笑聲,回蕩在宮殿之中

韶音根本不知道昨夜救的人是誰,她只是覺得昨晚還好自己溜得快,聽昨夜不知道什麼原因,宮廷侍衛在大肆搜查什麼人漫步在武俠世界

"該不會那家伙是刺客?不然為何會有那麼多的侍衛搜尋?看來我可千萬不能被人發現了"

她覺得自己務必要低調行事,免得惹來大麻煩她昨晚救了人之後,身上染上了毒血,她連忙把那件沾著毒血的衣裳燒掉,換上了乾淨的秀女衣裳

"音妹妹今天的宮訓取消了,聽云夢皇朝的來使提前抵達神都了,已經進宮了,晚上將會在宮中設宴為他們接風洗塵我們這些秀女也要一並出席參加晚宴,習秋姑姑叫我們都打扮精神一點"

方紹錦走進屋子,見到韶音剛剛起床,就開口道

"聽箋姑姑昨夜猝死,真是自作自受,活該如今禦膳房換了左左姑姑掌管,就是當初我們的教習姑姑聽那是皇後娘娘身邊的人,想來以後我們就可以安心多了"

"嗯嗯"

韶音伸展了一下手臂,好久沒有治療過那麼麻煩的病人,她現在還有些手酸

"皇後娘娘賞賜了我們這些秀女每人一盒胭脂,叮囑了晚上出席晚宴的時候,務必要塗上"

方紹錦把從姑姑手中領來的精美胭脂盒分給韶音,自己就坐一旁的梳妝台前化起妝容來

韶音接過胭脂盒,打開胭脂盒,就聞到了一陣濃濃的花香然而,她卻發現了這胭脂中,還有一種特殊的花粉成分,如果塗上去的話,第二天嘴唇肯定會發癢

她蓋起了胭脂盒,想要提醒方紹錦一聲,但她已經化妝好,興致沖沖的出門了

這不過是會有些過敏的況,也不是什麼大事,她想了想就沒有多什麼大家都出去透氣了,就剩下她在房間里面她放下了胭脂盒,也走出鏡花宮散散心

今日無需宮訓,秀女們也被特許可以出行,當然一些禁地是不能去的

秀女們三五個成群結隊去欣賞一下皇宮的壯觀宮殿,韶音則是自己獨自走在禦花園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所以她沒有再去月牙湖,而是選了一條僻靜的道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享受著難得悠閑的時光

風中飄來一縷淡淡的酒香,韶音循著那極淡極淡的味道,一路朝著禦花園深處走去

"哎呦"

一個匆匆忙忙的身影,突然撞上了她,發出了一聲驚呼聲音兩個人都跌坐在了地面上,顯得格外狼狽

韶音沒有想到如此僻靜的地方會有人,抬眸望了過去,卻見到了一個熟人

"阿慈"

"音姐姐"

夢慈連忙站起來,扶起了韶音,臉上寫滿了驚喜之色亮晶晶的大眼睛,瞅著韶音那戴著面具的臉龐

"音姐姐,你怎麼在這里呀?"

"我還想問你這個問題呢你怎麼來這里了?不會又是找什麼神仙姐姐?"

韶音看了看四周沒有人,只有夢慈一人,淡淡的聲音,好笑的問道

"音姐姐,你可神了我聽神仙姐姐就住在禦花園里面,所以就來找啦音姐姐,你也是來找神仙姐姐的?"

夢慈一臉期待的望著韶音,臉上寫滿了激動的神色智能工業帝國他一路上想要溜去看音姐姐,但是被皇兄看得死死地,一直沒有辦法逃走原本以為見不到音姐姐了,卻不料會在這里相見

"是啊不過我找的神仙姐姐和你不同,我找的可是酒中仙"

韶音見到夢慈,心就變得特別輕松空氣中的酒香非常淡,如果不是她這種對酒特地有研究的人,肯定是聞不出來的

"那我們一塊兒找好不好?"

夢慈充滿期待地看著韶音,白白淨淨的臉上,露出了可愛的酒窩

"好啊"

韶音點了點頭,和夢慈結伴尋找起來

四周佳木蘢蔥,奇花閃灼,精致的亭台樓閣之間點綴著藤蘿翠竹,突兀嶙峋的假山怪石層疊在清流溪邊

循著空氣中淡淡的酒香,韶音和夢慈來到了一片怪石林,這里有著非常多條道路,很難辨認

只是走著走著,眼前就沒有出路了

韶音分明聞到酒香就是從那後面傳來的,但怎麼會沒路了?

她仔細地觀察起這片石林,對于五行八卦行軍布陣她了解不少很快,她就發現了這里的端倪,朝著夢慈招了招手

"阿慈,跟我一起來玩玩穿牆術"

"音姐姐,真的可以嗎?"

夢慈聽到穿牆術,眼睛都亮了起來

"我先穿給你看看"

韶音大步朝著眼前的石壁走去,很快就穿了過去那石壁不過是一個障眼法,阻擋了人們的去路

"音姐姐,等等阿慈"

見到韶音消失不見,夢慈焦急地跑了過去,一下子就穿過了石壁

"哇這里真的是神仙姐姐住的地方看上去就跟仙境一樣"

夢慈張大嘴巴,眼睛里面閃著璀璨的光彩,望著眼前的另一個世界

"這真是世外桃源"

韶音也被驚呆了,禦花園之中竟然藏著一個甯靜的村落大片的樹林環繞著一座竹屋,院子外一道紋路斑駁銀灰色的樹籬,疏朗敞開,低矮簡易,籬笆邊緣靜立著一片秀潔的蘭花,鳥語花香,花木葳蕤,自然地流出出一派世外之風

竹屋之外,掛著一張的匾額,上面書寫著醉塵竹苑

"跟個孩子似的"

夢慈飛奔向那座竹屋,見到他那莽撞的樣子,韶音搖了搖頭,連忙走上前

"你是什麼人?"

一聲稚氣的清脆嗓音,質問著夢慈軟軟糯糯的調子,卻有著大人的口氣

"我——我是夢慈"

夢慈見到從院子里走出一個仙女,雪白粉嫩,明眸皓齒,一襲蕊黃色的巫月紗裙,猶如一朵盛開的黃蓮花襟口處點綴著白色的絨毛,腰間掛著兩串碧綠色的水晶流蘇,賞心悅目一頭銀中透著幾分金彩的長發上,點綴著雪白絨羽花球,分外可愛

"夢慈?我不認識你三國兵之霸途你是來偷東西的嗎?"

聖伊帆圓瞪著大眼睛,兩人大眼瞪眼的看著對方

一個正太,一個蘿莉,那畫面看上去格外有趣

"我沒有我是來找神仙姐姐的"

夢慈漲了臉,第一次見到這麼可愛的姑娘,他的臉得好似秋日熟透的蘋果低著頭,看著腳尖,不敢看向聖伊帆

"哼,都不敢看帆帆,一定是做——賊——心——虛"

聖伊帆雙手叉腰,頗有她娘親彪悍的模樣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不心誤入了這個地方,打擾了"

韶音見到夢慈都快哭了,連忙開口道

"大舅媽"

聖伊帆聞聲看向韶音,一下子就認出了那是她的大舅媽身上的敵意,馬上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呃?什麼大舅媽?"

韶音聽到她的話,不由愣了愣,不明白她什麼

"沒什麼,我娘親了,來者是客,快快進屋"

聖伊帆圓溜溜的眼睛轉動了一下,狡黠可愛的道伸手親昵地拉著韶音進屋,哪里還有剛才那防備的模樣

夢慈見到韶音進去,也跟著走進院子

這個院子里面搭了葡萄架子,藤蔓爬滿了屋脊

"帆帆寶貝,是什麼人來了?"

一道溫柔的嗓音,宛如林籟泉韻,落在韶音的耳畔

鳳魅雪絕美的倩影,就出現在了韶音的面前那無暇的面容上,細長的柳眉不描而翠,幾乎蓋住動人的明眸的瓊鼻下櫻桃似的唇,點染著一抹朱砂般的殷之色滲透著絲絲嫵媚與風韻,讓人不禁生出一親芳澤的沖動

霧鬢風鬟猶如潑墨般暈開,腦袋上左右兩側各自斜插著一根靈芝云紋金釵,金釵的做工極其細膩,每一縷紋路都清晰可見金色的雍容,襯得她加動人長長的發絲一半挽起來,盤成一個繁複而高貴的鳳舞飛髻,另一半則在背後以一根粉紫色的綢紗束起

發髻的整體形狀,猶如彩鸞展翅般迷人,大氣而典雅一顆顆金色的月瀅珠,零星的鑲嵌在發髻間,額前還點綴著一層層波浪般金色的珠鏈,珠鏈上懸掛著一排長度適中的菱形流蘇,金光熠熠,看上去極其華美

今天的她身著一襲粉紫色煙蘿綢紗霧裳,深紫色線條勾勒出三角形的邊緣圖案,行動間,仿佛是水霧在流動,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哪怕不是第一次見到她,韶音心中還是驚豔到了極點

"醉塵竹苑難得有客人過來,煙華,你快把我們剛剛取出來的酒拿過來"

鳳魅雪笑得一臉和善,伸手拉著韶音,讓她坐在椅子上她滿意的看著韶音,時不時點點頭,臉上笑容一直都掛著

"這位姐姐不用這麼客氣,我馬上就走了——"

韶音看著這個年輕漂亮的女子如此熱,不禁有些吃不消

"我哪里是什麼姐姐,你都可以叫我為娘親了級機器人分身"

鳳魅雪伸手拉著韶音的柔荑,笑著開口道她和煙華剛剛回來,就聽風云華的毒已經解了,心不由大好,又見到他們的未來兒媳婦,實在是喜上加喜

韶音聽到她的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過想起她是陌紫皇的娘,臉猛地到了耳根

"你就是神仙姐姐嗎?"

夢慈激動不已的看著鳳魅雪,她和父皇所描繪的神仙姐姐一模一樣父皇的禦書房中還掛著神仙姐姐的畫像,就是這個樣子的

"什麼姐姐?你要叫她外婆才對哼哼她可是我外婆"

聖伊帆伸手敲了敲夢慈的腦袋,這家伙居然想占便宜門都沒有

"呵呵,你就是地瓜的兒子阿慈長得也靈氣,這眼睛倒是和你娘親木棉挺像的"

鳳魅雪笑著道,她也沒有想到,地瓜會娶了當年木棉村中她救下的囡囡為妻,想起當年可愛的囡囡,年紀也就比地瓜一些,誰沒想到他們會在一起時間過得太快,連她都有些恍然如夢囡囡的閨名,就是取了他們村子木棉的名字

木棉村的女娃,如今都已經是云夢的皇後,那個憨厚的地瓜,也都成了一國之君世事無常,造化這東西,最是神奇了

"父皇和母後可想您了"

夢慈乖巧的道,聽到聖伊帆的話,也不敢亂稱呼

"你如今長大了,也要學著為你父皇排憂解難了"

鳳魅雪伸手摸了摸夢慈的腦袋,慈愛的道

"酒來了"

陌煙華已經把酒盛放在碗里,擺放到了桌上

見到未來兒媳婦到來,他的臉上也掛著難得的笑意,看上去格外親切

"你難得來一次,別急著走,吃過飯再帆帆,去叫你大舅舅多炒幾個菜"

鳳魅雪見到韶音有些拘束,和顏悅色的道

"謝謝"

韶音見到大家都這麼親切和善,也不好意思拒絕只是她老覺得在這個女子的面前,她完全被看穿了臉上的面具,似乎根本沒有一點阻擋的作用

"懂得韜光隱晦,很好在宮中鋒芒太露不是什麼好事"

鳳魅雪意有所指的道,她看得出韶音沒有什麼武功,就是一個凡人而已這樣的人,如果不知道謹慎行事,在這個物競天擇的世界,很可能無法保全自己的性命

韶音聽著她的話,點了點頭,手中捧起了酒碗,喝了一口清冽的美酒,她的臉頰不由泛起了動人的色

"這是葡萄酒"

韶音一口就喝出了葡萄酒的味道,這酒釀造得很好,與她以前喝到的那些進口的葡萄酒可以相媲美只不過她記得古代也有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典故,所以沒有把鳳魅雪和她來自同一個地方想

她自然不會知道,鳳魅雪之所以會穿越到這里,就是因為她爺爺手中的一個寶物輪回蝶瞳她也聽爺爺過那麼一件奇事,與他對賭的黑道第一女皇,竟然在打開那個寶盒之後,就暈倒了過去,再也沒有醒過來

當時,她只是以為爺爺是笑話的,所以並沒有往心里去絕色凶器

兩人有緣在這個異世相遇,但卻彼此不相識

"是啊姑娘挺有見識的"

陌煙華點了點頭,這里的葡萄酒本來就非常少,他們還有一對特制的高腳杯,因為是他們夫妻對飲的時候用的,所以沒有擺出來

"我叫韶音,很高興和兩位前輩相識"

韶音尊稱了他們一句前輩,因為實在是看不出他們的年紀多大,看上去明明就是二十歲左右,但居然是陌紫皇的爹娘

"叫什麼前輩,多生分,要不先叫我伯母,叫他伯父就得了"

鳳魅雪聽到她的話,連忙要拉近雙方的關系,她雖然很想直接叫她喊爹娘,不過凡事不能操之過急都怪她這個沒用的兒子,這麼久了還沒有把她的媳婦兒搞定,弄得她現在只能當個伯母

"好,那我就叫伯父,伯母"

韶音點了點頭,淡淡的道

"爹爹,娘親,可以開飯了今天皇皇下廚,我覺得我可以先回去了"

陌云鸞探了探腦袋,想到陌紫皇那廚藝,她就忍不住淚流滿面

"作為一個好男人,不會做菜怎麼行?他這次要是不煮好,回頭好好收拾他一頓"

鳳魅雪沒好氣的道,她的大兒子什麼都好,就是那廚藝,實在是叫她這個當娘的替他臉一把

"音音寶貝,你去廚房幫把手"

"好——好"

韶音也想看看陌紫皇煮菜的樣子,所以提步朝著廚房走去,夢慈想要跟過去,馬上被聖伊帆拉住了領子

"我大舅媽和大舅舅恩恩愛愛的,你去攙和什麼?跟我去摘菜"

聖伊帆拎著夢慈的衣角,朝著後面的菜園走去,惹得眾人一陣好笑

夢慈可憐兮兮的跟在聖伊帆後面,連吭都不敢吭一聲

韶音給他一個自求多福的目光,然後邁步朝著廚房走去還沒有走進廚房,就聞到了燒焦的味道,從鍋里爭先恐後的冒出來

"你這可真是在燒菜"

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見到那成焦炭的菜,能燒成這樣,確實是一種本事

聽到這清脆的聲音,陌紫皇猛地轉過頭,見到韶音盈盈地站在廚房門口身後大片的陽光,照耀得她分外璀璨

她臉上戴著面具,那是他送給她的,這讓他頗為滿意

只是想到讓她見到自己這丟臉的樣子,他馬上就變了臉色

"你怎麼來這里了?"

"我是不心進來的,就見到我們王爺威武霸氣的一面了"

韶音掃了陌紫皇穿著圍裙的樣子,忍住心頭的笑意,沒有笑出聲來不過她的雙肩還是止不住發顫,忍得實在是很辛苦

"想笑就笑,忍著做什麼?"

陌紫皇手中握著鍋鏟,沒好氣的瞪了韶音一眼瘋狂抽獎

"哈哈哈,是你自己的,我就不客氣了,哈哈哈——"

韶音立刻大笑了起來,讓陌紫皇的臉刷刷的黑了一層又一層

"笑夠了沒有?笑夠了你來做飯"

陌紫皇一把將鍋鏟放到韶音的手上,直接把她拉進了廚房

"男女授受不親"

韶音甩開他的手,附帶踩了他一腳

"我其實一直把你當男人"

陌紫皇撇了撇嘴,看到她那跳腳的樣子,毒舌的道

"其實我也覺得你挺像娘們的"

韶音無所謂的道,揮了揮手中的鍋鏟,那話叫陌紫皇抓狂

"你再一遍"

陌紫皇聽到她居然他像是娘們,實在是氣死他了

"像娘們——像娘們——"

韶音惡趣味的道,還沒完這句話,唇就被陡然覆上

陌紫皇冷俊的妖孽容顏上,浮起勾魂攝魄的光芒俯下身子,火熱的唇,已然將她櫻桃般的唇擒住,他將她一把壓在廚房的牆壁上,一只手臂將她的嬌軀禁錮在懷里

修長迷人的手指,穿過她如瀑布般的青絲,固定住她的後腦勺

兩人火熱的身體,重重地撞擊在了一起她凹凸有致的嬌軀,與他結實的身體幾乎鑲嵌在了一塊兒

耳畔是鳥語鶯啼,以及鸞鳥撲翅的聲音幾只色彩斑斕的蝶兒,拍打著柔軟的翅膀,穿梭在懸掛在屋頂上的花藤之間清風吹拂而過,甯謐的空氣里,宛如有著歌聲在飛揚

整個世界都寂靜下來了,韶音覺得熱血倒流進腦海,完全沒有辦法思考

她瞪大了水亮的眼眸,顫顫地睫羽恍如蝶衣,一拍一拍半邊面具遮掩住了她到極致的嬌顏,但卻遮掩不住她那被輾轉索要的潤唇

她的鼻息,熱熱的撲到他的臉上,身上的處子香氣,讓陌紫皇的心神加迷醉

"嗯——"

嚶嚀聲忍不住溢出唇畔,觸電般的感覺,讓他的靈魂猛然一震他的眸光瞬間深邃了幾分,她的甜美清,竟然讓他欲罷不能的想要得到多

韶音的唇軟如棉絮,在陌紫皇的吮吸下染上了豔麗的玫瑰色她掙紮的手,在他的背上劃出指痕,但卻讓他的眼瞳越發深邃,喉嚨深處發出了低喘聲

他吻得霸道至極,舌尖撬開她的貝齒,邀她柔軟的香舌共舞然而迎來的卻是她的反抗,只不過他卻毫不退縮,任由她咬他的舌頭

但是韶音終究沒有狠下心來,反而讓他長驅直入,占足了便宜

陌紫皇的眼眸中溢出層層晶瑩的光澤,火熱的吻,雖然霸道,但卻有著無法掩飾的生澀正是那分生澀,惹得韶音的芳心一陣陣顫栗

兩人對接吻都是同樣生澀,宛如青澀梔子花一般,在春風之中徐徐綻放

上篇:【064】花明柳暗     下篇:【066】影落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