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6】影落月心  
   
【066】影落月心

陌紫皇吻得意亂神迷,這個丫頭就像是甜美的甘泉,灑向他干涸如沙漠的心間然而,卻是如何也止不住心頭的渴望,品嘗到她的美好滋味,他越發渴望進一步擁有她

韶音的腦袋也暈乎乎的,他的氣息如此清晰地包裹她,叫她心神悸動,靈魂都在不斷地震顫

只是一個灼熱的深吻,卻叫兩人都有些失控

"啊"

這時候,聖伊帆和夢慈摘了菜,來到廚房就見到了他們兩個那激火辣的一幕,嚇得大叫了一聲

兩個人連忙跑了出去,丟下了菜籃子

被他們這一叫,陌紫皇和韶音也連忙尷尬的分開

"啊"

陌紫皇被韶音狠狠踩了一腳,也叫了一聲

似乎這樣子還不解氣,她伸他,但力道卻叫他不痛不癢,反而一臉享受,氣得韶音咬牙切齒

"你這個流氓"

她伸手用力擦了擦嘴唇,怒目瞪著陌紫皇,他的氣息和味道,似乎還縈繞在自己的唇齒之間,羞得她無地自容雷武裂天最章節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忍心咬斷這登徒子的舌頭,心底竟然還有該死的甜蜜與的渴望

這樣矛盾的感覺,叫她無法理解

"你上次也不是對我耍無賴嗎?現在扯平了你覺得我還是娘們?"

陌紫皇被她那嗔怒的眼神弄得渾身酥麻,對她的味道依舊留戀不已想起她之前的話,他孩子氣般的問道

"是啊像娘們了還是十足的潑婦"

韶音聽到他的話,氣呼呼的道那可愛的模樣,真是陌紫皇幾乎要忍不住再吻上她的芳唇

"你——你這個女漢子"

陌紫皇也氣呼呼的回了一句,俊顏上的暈還沒有褪去

"女漢子就女漢子怎麼滴?有意見嗎?姑奶奶懶得理你"

韶音嘴上不饒人,轉過頭不去看他,要邁步出去,不想再見到這個登徒子打又打不過他,又不能毒死這家伙,她只能眼不見為淨

"阿音——"

陌紫皇那天籟般充滿磁性的男子嗓音,格外的迷人,那酥酥麻麻的嗓音,叫韶音聽著臉頰火燒火燎

"不要走"

他連忙攔住韶音,不讓她離開

"給我滾開"

韶音握了握粉拳,聽到他的稱呼,臉頰飛起了云霞她用盡力氣推了他一把,在與他糾纏之中,不心讓他衣里的長生玉鎖掉了下來

她眼睛一亮,正要去撿,陌紫皇的度快,立刻就撿了起來,放進了衣

韶音連忙縮回手,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她當年掉長生玉鎖的時候可是以真顏現于他的面前,所以此刻也不能向他索要,否則就是承認了那天的人是她

她如今不想暴露容顏,自然不會這麼做只能眼睜睜看著長生玉鎖,沒辦法拿回來

"不要走留下來——燒菜好不好?你就當是報答一下我對你的救命之恩好了"

陌紫皇見到她要走,狡猾如狐地挾恩求報,那妖孽俊顏上有著幾分壞壞的神色

"你好無恥"

韶音本就是極重義,對于陌紫皇也是一直心懷感激,卻沒有什麼機會回報如今這個屢次救她于危難的大恩人都親自開口要回報了,她只能死命地瞪他,然後停住了腳步

她一直以為這家伙是正人君子,傳中的雷鋒,做好事不留名不過看來,他雖然沒有在日記里面都記下來做了什麼好事,但是卻在心里記得清清楚楚

世間上果然沒有什麼正人君子,這丫的原來是傳中的極品腹黑冰山男

不過留下來也好,可以找個機會,偷偷把長生玉鎖拿到手

"多謝誇獎,很久沒有人這麼誇獎我了真是受寵若驚"

陌紫皇眨了眨深邃迷人的眼眸,性感的唇畔沁著一縷得逞的笑意男配的填房

他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戰,遑論做沒有報酬的事?

他素來不管閑事,既然管了,肯定是要有一些回報的

"不過,燒菜我不怎麼會"

韶音沒想到自己被這家伙吃得死死的,手中揮了揮菜刀,理直氣壯地道

"原來是同道中人啊"

陌紫皇挑了挑眉毛,沒有生氣的意思,只是把她當作與他一樣做菜無能

"誰跟你同道中人,不要把我跟你這種笨蛋相提並論誰菜一定要燒了吃的?"

韶音沒忘記損他幾句,把地上的菜籃子撿了起來,塞到他的手上

"去洗菜"

"哦"

陌紫皇被她那彪悍的樣子弄得無以對,沉默的在一旁分揀起菜葉來

韶音雙手環抱于胸前,開始指揮起來

"把這土豆切片青瓜切片"

"菜葉洗乾淨一點"

"肉片切薄,你切得跟城牆似的,這是要做肉排嗎?要比紙張還薄快切"

"……"

廚房之中,盡是韶音指揮的聲音,還有陌紫皇苦逼的切菜聲音傳到在外面偷偷圍觀的眾人耳畔,顯得特別的歡樂

"我原本覺得以皇皇那霸道又腹黑的性子,大嫂應該會比較倒黴,不過看樣子是皇皇比較淚奔啊"

陌云鸞坐在石椅上,看著從各地趕回神都的眾兄弟,頗為驚訝的道

"俗話得好,男人總是想要找個聽話的女人,但若是愛極了那女人,就會忍不住聽她的話"

一襲旭日交輝云錦長袍,披在一旁躺在屋頂上望天的男子身上,露出內袍銀絲滾邊男子有著一雙棕色的眸子,眉心一點耀金蓮珠,泛著柔和的光輝姿態悠閑,金發耀眼奪目,好似天端的太陽銀白的羽冠,將他的金發束起,慵懶中又有著幾分高貴

此人正是陌紫皇的三弟陌焚焰,生性開朗,對于任何事都看得很淡,在幾個兄弟中是最好相處的一個似乎對什麼都不在意,好似局外人一般,實際上看得比誰都透徹

"三哥這話得不錯,不過我倒是覺得願意為女人花錢的男人,才算是真的愛那個女人無論你有家產萬貫,要是舍不得給愛人花,那就明她在你心中,還不如錢重要"

六陌星朽非常感慨的道,紫羅蘭色的眼眸,撲閃撲閃地眨動他是幾個兄弟中最喜歡財寶的一個,生平沒有什麼愛好,除了尋寶,就是賺錢了如今鳳魅雪名下的各大產業,絕大部分都是陌星朽在掌管經營,他有著天生做生意的頭腦

"大哥可不像你,愛財如命你這法可不對我覺得大哥如果把他的寶劍贈予大嫂,那才能表明真心"

老二陌月云手中握著金刀,他最喜歡的就是打架,好久沒有和大哥切磋一下,他覺得心癢癢的

"哈哈二哥,你少來啦你最喜歡刀劍,大哥可不一樣"

老四陌歸墟朗聲笑道,對于陌月云的話並不同意重生之世家子弟

"老四,那你看,大哥最珍愛的是什麼東西?"

五陌靈軒微微一笑,舒緩的嗓音,清晰的落了下來

"那自然是那柄古琴——九霄環佩了"

老四陌歸墟甩了甩劉海,語氣肯定的道

"老四得在理,不過九霄環佩和影落月心本是一對古琴,可惜如今只有一柄九霄環佩,倒也是形單影只"

八陌海珀有些惋惜的道,如果能得到完整的一對古琴,想必大哥肯定會很高興

"影落月心早就不知所蹤了,聽曾經在陌長歌的手上,不過自從陌長歌叛變失敗身死之後,那影落月心就再也沒有人見過了"

傳九霄環佩與影落月心是用一株老死的姻緣樹為琴身斬成,琴為弦月狀,配以翡翠雕花,水晶琉璃打造琴軫,吹影鏤塵,精美絕倫如果可以得到這一對萬年姻緣木的古琴,就可以生生世世結為夫妻,白頭偕老,姻緣永世不斷

"其實二的也沒錯皇皇的眼中最重要的就是那柄九霄環佩了,但那柄琴不是可以化作寶劍嗎?有琴魂的寶物,可以隨意幻化成任何武器的模樣,我見過皇皇把九霄環佩化作佩劍,上面還鑲嵌著蒼華云淚"

陌云鸞脆生生的道,萬物皆有靈性,陌紫皇之所以那麼鍾愛九霄環佩,也是因為琴聲之中已經化出了琴魂

"聽蒼華云淚有一對,一顆鑲嵌在九霄環佩之上,另一顆則是在影落月心之上擁有這對古琴的愛侶,無論相隔多遙遠,都會在蒼華云淚的牽引之下,跨越千山萬水,時間空間的阻隔,相聚到一起"

八陌海珀充滿神往的道,關于這對古琴的記載,還有一個淒美的愛故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古籍之上得太過誇張了,但是他卻是相信了

"八,你少文縐縐了不過是一對古琴罷了,哪里有那麼誇張大哥和大嫂不會是想餓死我們,飯菜還沒煮完啊"

六陌星朽雙手撐著腦袋,望眼欲穿的道

"你們幾個饞貓,到有吃的就飛奔過來了"

鳳魅雪和陌煙華笑著走出來,見到兒女齊聚一堂,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燦爛了幾分

只是想到九,她的神有些無奈

"娘親爹爹"

眾兄妹見到鳳魅雪和陌煙華攜手而來,不約而同的叫道

"可惜九不在"

六陌星朽見到兄弟們都回來了,唯獨少了一個九弟

"娘親,你們這一次問了湮寂姨娘,結果如何了?"

陌云鸞眼睛里有著期待與忐忑,開口問了出來

所有的兄弟也都將目光凝聚在鳳魅雪的身上,對于九的生死,也是他們最惦記的事

"九如今還活著,你們湮寂姨娘只透露了這一點,還來日自會相見不過她沒有出九在何處,我想那應該是一個很遠的地方,他要走很遠很遠的路才能回來"

鳳魅雪溫柔的道,得知九還活著,那就足夠了九為了救夜幽璃,毀掉了玲瓏蓮珠,自己中了忘川毒,能夠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家有仙仙

她如今也已經看開了,每個兒女都有自己的造化,她能做的都已經做了,以後就看他們自己的命運發展了

"還是湮寂姨娘厲害啊玄天那家伙實在欺世盜名,居然看不透我們幾個的命格當日叫他算一算九的凶吉,那家伙都把自己算吐血了二哥,你女兒幻櫻送去給玄天當徒弟,實在是羊入虎口啊"

陌云鸞知道九還活著,心中最大的石頭也放了下來她相信九一定會平安歸來,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這也不能怪玄天,只能你們幾個家伙命格太過特殊了幻櫻如今拜了玄天為師,那也是她的命數,也算是為我圓了一個因果"

鳳魅雪溫和的道,想起她的外孫女水幻櫻,她心中也是一陣唏噓

那女孩的娘親顏薄命,生下水幻櫻的時候因為難產而死,幻櫻跟了她娘親的姓氏,一直以為自己是沒爹的孩子,幸而被玄天所救,也就拜了他為師傅,被他撫養長大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她是有爹爹的,只是她爹爹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才晚了好些年相認

幾人在那邊聊著,聖伊帆和夢慈就著臉,慌亂地跑了過來

"出什麼事了?你們兩個的臉怎麼跟蒸熟的蝦子似的?"

陌云鸞看著寶貝女兒這個樣子,莫非見到了什麼美男出浴?

"我們見到——見到了——那個"

夢慈著臉,不好意思出口

"那個什麼?"

眾人齊聲問道,好奇的看著這兩個有趣的家伙

"你真是太笨了,這有什麼不出來的,我們見到大舅舅和大舅媽在親親耶"

聖伊帆雙手捂著臉,羞澀的道

"哇哦——"

眾人一陣狼嚎,齊刷刷地朝著廚房湧去,不過可惜他們什麼也沒有見到,反而是嚇到了韶音

"你們要干嘛?"

"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菜都沒做,就等不及沖進來了"

陌紫皇見到韶音被嚇了一跳,沒好氣的道

"大哥,菜在哪里啊?"

眾人探了探腦袋,沒有見到有什麼菜做完的

"你和大嫂該不會忙著親熱,忘記做菜這回事了?"

陌靈軒頗為邪惡的道,讓韶音的臉馬上了起來

"五,你下次不想找我尋藥材了對?"

陌紫皇冷冷的嗓音,不疾不徐的落下,但其中的威脅之意,非常明顯

"我什麼也沒有,大哥,五來幫您老端菜"

陌靈軒聞俊顏一苦,馬上殷地接過陌紫皇手上的菜籃

"聽大嫂和大哥剛剛在里面上演了激一幕,求重來一次"

六陌星朽眼睛冒著金光,朝著韶音看去,想要見見大嫂長什麼樣子古武天道不過很可惜,韶音戴著面具,讓他們根本看不到模樣

"混子,越發沒大沒了,你以後不要來找我要什麼寶貝了"

陌紫皇見到這些想要看戲的家伙,把韶音擋在身後,免得她被他這些惟恐天下不亂的弟弟們給嚇到了

"大哥,饒了我我不敢了我給大嫂端菜"

六陌星朽連忙擺出了可憐的模樣,動作迅地幫韶音端菜

"大家把這些菜都拿出去"

韶音見到這麼多人進來,也不能浪費了人力,馬上開口道

"沒煮的菜也能吃嗎?不會是要我們吃生的?"

大家都有這樣的疑惑,不過他們見到大哥正在氣頭上,不敢惹怒他,免得平日的福利被直接剝奪了

等到他們把東西搬出去之後,就見到韶音讓陌紫皇搬了一個大鍋,下面架起了火堆,然後把調好的骨頭湯鍋底倒入鍋中

"水燒開之後,大家想要吃什麼,就拿進去燙一燙,湯的味道都已經調好了另外,大家要是偏愛其他口味,這旁邊也有醬料"

韶音手中拿著碗筷,坐在火堆旁邊,露天吃著火鍋,這感覺還真是不錯

她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過來,幸好她為了整一整陌紫皇,讓他切了一大堆的食材看看這麼多人,應該正好是夠吃

要是陌紫皇知道她那惡整他的想法,一定會特別內傷他從出生到現在,就今天切的菜最多了,手都快切斷了有沒有?

"哇這個是煮火鍋啊可惜沒有鴛鴦鍋,我喜歡吃麻辣味道的"

鳳魅雪見到這大鍋和一個個籃子裝好的食材,驚喜的開口道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有吃過火鍋了,這種吃法在這邊並不流行,她也都有些忘記冷天圍在火鍋旁邊,吃著熱騰騰的水煮魚的感覺了

"因為不知道大家吃不吃辣,所以沒有加辣椒,不過我做了一些辣椒醬,可以蘸一下"

韶音聽到鳳魅雪到鴛鴦鍋,不由疑惑這個地方也有鴛鴦鍋這東西嗎?

"火鍋就是要麻辣的才好吃這些都加進去"

鳳魅雪沒有擺什麼太上皇後的架子,拉著陌煙華把大盤的燈籠辣椒倒入鍋中,還加了花椒和各種佐料,看得韶音一愣一愣的

"嘶——"

幾個兄弟見到娘親難得開心的樣子,雖然有心想要阻止,但沒有一個人開口

"主人,再加辣椒,大家等會兒怕是不敢動筷子了"

聖冥見到聖伊帆的臉都變了顏色,緩緩地開口道

"聖冥,你們不知道,這火鍋辣得才有夠味清清淡淡的吃起來,一點也不痛快"

鳳魅雪搗鼓完畢,就坐在陌煙華的身邊,手中已經拿好了碗筷,坐等火鍋快點沸騰起來

"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

韶音也很喜歡吃麻辣火鍋,特別是這麼冷的天氣,吃上一口,全身都熱騰騰的

聽到她的話,眾人的表特別古怪劍訣他們幾人很少吃辣,如今看著彤彤的一鍋辣椒,都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音姐姐,這真的能吃嗎?"

夢慈有些害怕的瞅了瞅這鍋辣椒油,看著辣椒油冒起來泡泡,他有些怯怯的問道

"能不能吃,嘗過就知道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有些東西你沒有吃過,永遠不知道到底合不合口味"

韶音淡淡的道,夾起一筷子的白菜,放入大鍋里面

鳳魅雪的度也不慢,也是將切得很薄的肉片與肉丸子放進鍋里,並招呼大家把薯粉和其他的菜加進去

"一點點辣怕什麼?你娘既然喜歡,你們也陪她湊湊熱鬧也好"

陌煙華見到這些家伙那糾結的神色,舒緩動人的嗓音,落在了他們的耳畔

"好,娘親都不怕,鸞兒也不怕"

陌云鸞也夾起一塊土豆片,放進了鍋里,坐在一旁等著土豆片煮熟

眾人紛紛動手,大鍋里一下子就裝滿了各種食材

陌紫皇沒有吃過火鍋,對于韶音的辦法也有些忐忑,不知道這樣做出來的東西到底好不好吃

等到這些食材煮沸了,一陣讓人垂涎欲滴的香氣就散發出來,韶音和鳳魅雪已經動筷子夾起了煮熟的菜,大口品嘗了起來

她們兩人相視一笑,吃得津津有味

"咕咚——"

陌紫皇見到韶音那開心的吃相,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吃慢點,別被辣嗆著"

俊美無儔的陌煙華盡顯賢夫的本色,在一旁給鳳魅雪夾著她喜歡的菜,放入她的碗中,一邊替她挑開花椒

"好好吃煙華,我好久沒有吃得這麼暢快了"

鳳魅雪夾起一塊燙熟的肉片,非常入味,吃起來香噴噴的

"娘親,真有這麼好吃嗎?"

陌云鸞夾了一塊土豆片,吃了一口麻辣味道十足的土豆,滿口濃香,加上土豆片被煮得特別松軟,吃起來特別美味

這火鍋看上去很辣,真的吃起來卻不會太辣

"不辣呀很好吃"

她也各夾了一塊給聖冥和聖伊帆,贊不絕口的道沒想到這個火鍋煮法簡單,但味道卻那麼好

"真好吃大嫂好手藝啊"

大家也夾起煮熟的食材,一個個都誇贊起來,弄得韶音差點被嗆到

"我不是你們大嫂,你們可以叫我韶音"

韶音被他們得玉顏漲,火燒火燎一般熱到了耳根

"大嫂,我是云鸞,上次在鏡花宮見過的有誰欺負你,你就來找我,我幫你欺負回去"

陌云鸞調皮的道,讓韶音擦了一把冷汗

韶音這時候才突然明白一件事,陌云鸞是長公主,但又不是風帝的女兒,那就是傳中赫赫有名的蝶後的女兒了青竹桃花少年行

眼前在她對面吃得沒什麼形象的絕色女子,就是陌云鸞的娘親,不就是她就是蝶後?

想到這一點,她頓時呆了呆,一直神往的人就出現在眼前,她心里也激動起來只是看蝶後的模樣,非常平易近人,完全沒有傳中那威嚴的模樣

"大嫂,我是陌星朽你可以叫我六沒錢花的時候,可以叫我借一點"

眾人果斷無視了韶音之前的話,依然我行我素的叫道,讓韶音哭笑不得

"六,你好氣啊"

"就是啊還要借耶氣到爆"

"大嫂有大哥這座金山,還要跟你借嗎?"

"你不要向大嫂跪求借錢就得了"

眾兄弟聞,紛紛調侃起愛財如命的六陌星朽

陌星朽卻也不以為意,笑得好似彌勒佛

"大嫂,我是陌靈軒,排行第五有病找我,一藥治百病"

陌靈軒朝著准大嫂點了點頭,開了個輕松的玩笑

"對啊如果你和大哥有某些不好意思啟齒的病也可以找五哥,他很在行"

陌星朽開口笑道,他的話惹得眾人一陣哄笑

"沒錯,六那不忍啟齒的病就是我給治好的"

陌靈軒淡定的回答道,這話得讓韶音都忍不住笑了

她感受到陌紫皇兄弟姐妹之間的可貴誼,看他們笑罵嬉鬧,毫無芥蒂,心與心的距離那麼近,讓她這一個外人都覺得非常溫暖

"五哥,你太壞了,我不就是失眠嗎被你得跟什麼似的"

陌星朽聽到他的話,簡直都要淚流滿面了果然除了大哥之外,最腹黑的人,莫過于五哥了

"哈哈哈"

眾人歡聲笑語聲,響徹在韶音的耳畔,讓她的唇角也朝著兩邊揚起

夢慈和聖伊帆也在一旁偷笑,吃著辣辣的火鍋,兩人都不停的喝水,不過又嘴饞繼續吃起來

一頓飯吃得格外溫馨,韶音帶著夢慈告別了他們

"我們要回去了"

"皇兒,送送他們"

鳳魅雪開口道,對于這個未來兒媳婦滿意至極最重要的是她還會做火鍋,這實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他們不是認識路——"

陌紫皇嘟囔了一聲,還沒完話,就被陌煙華直接踹了一腳,朝著韶音那邊撲去

"啊快讓開"

他爹相當的不客氣,一腳踹得格外用力,于是他刹不住車,直接將韶音華麗地撲倒在了厚實的草甸之上

那一幕,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鳳魅雪則是對著陌煙華暗暗豎起大拇指順風順水最章節

陌煙華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美得叫人目眩神迷

"給我滾馬不停蹄地滾"

韶音被陌紫皇壓得結實,伸手從他子里抓了一把,摸到長生玉鎖,一把抓住,然後不著痕跡地收起了長生玉鎖玉顏上狡黠的神色被面具遮掩住,從唇中吐露出來的惱怒聲音,讓陌紫皇尷尬至極

陌紫皇摸了摸被踹得生疼的後臀,對于他爹心狠手辣的勁兒,實在是深有體驗他見到韶音在氣頭上,伸手要扶起她,就被她直接拍開

"音姐姐,你沒事?"

夢慈連忙伸手扶起韶音,一臉的焦急

"臭子,離她遠點"

陌紫皇拍開夢慈的手,一把拉起了韶音,不顧她怒目相對

"呃——"

夢慈不知道陌紫皇對他敵意為什麼那麼重,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好重的醋味啊快酸死我了"

陌云鸞笑著道,看到陌紫皇居然吃一個十幾歲少年的醋,頓時樂翻了

韶音沒有理會陌紫皇,拉著夢慈的手,朝著出口走去

"音姐姐,阿慈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夢慈可憐兮兮地跟在韶音身後,一臉的無助模樣

"是啊你錯在不該對那個流氓太客氣了你應該戳他眼睛,打他頭,揍他鼻子,踢他肚子……"

韶音出的話,讓夢慈呆若木雞

看到夢慈那模樣,韶音忍不住笑出聲音來,衣里面藏著長生玉鎖,她的心也變得好了起來

"好了,我該回去了,你也回去不然心你大哥又來抓你"

韶音猜到夢慈的身份應該是貴族,想必是進宮參加晚宴的她朝著他揮了揮手,與他分道揚鑣

"音姐姐再見"

夢慈聽到大哥,臉上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趕忙和韶音揮手作別

看到他提到大哥,就像是老鼠見了貓,她也不由一陣好笑

整了整衣裳,她這才回到了鏡花宮

"哎呀,我的姑奶奶,你總算是回來了快換上宮裝,准備出席宴會了"

習秋姑姑見到韶音這時候才回來,連忙讓她換上秀女們的宮裝這一次的宮裝是以素白的雪錦緞制成,衣間點綴著玉蘭花圖案,看上去好像是藍色的天空中飄蕩的浮云,非常好看

"音妹妹,快去換衣裳就差你一個了"

方紹錦拉著韶音的手,走進屋子內,將嶄的宮裝遞給她

聽這次的宮裝是麗妃早先讓司衣苑做的,就是給這一次的秀女准備的衣裳的款式看上去縹緲如仙,配上一條雪色灑金綾紗,仙氣十足

這雪錦宮裝的材質比較稀少,所以每個秀女也只有一件

"好的,我這就去換血之裂變最章節"

韶音不知道為何突然臨時要換宮裝,不過大家都換了,她也沒有理由不換,否則那肯定要成為全場焦點了她一向是奉行低調的原則,自然不會做這種事

她走到屏風後面,把雪錦宮裝換上,這件雪白的衣裳,襯著她原本就甯靜如云的氣質越發迷人

"快走這一次的宮宴就在毓麟宮之中舉行,我們要先過去,免得遲到了很多秀女都提前過去了"

方紹錦拉著韶音的手,兩人結伴同行,朝著毓麟宮走去這個地方距離飛雪瓊華台很近,所以她們很快就找到了

毓麟宮之中有一個巨大的舞台,聽是以前宮中舞女練舞的地方,不過自從天策帝君繼位之後,宮中沒有舞女,這座宮殿也被棄置了許久後來在風帝繼位之後,將毓麟宮重修了一次,作為招待各國使節的地方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顏色鮮豔的琉璃金頂之上,愈顯金碧輝煌雕梁畫棟的宮殿閣宇,在花樹蔥蘢的點綴下,籠上了一層薄薄的朦朧詩意

"聽今天有不少王侯將相都進宮來了,不定可以看到許多熟人呢"

方紹錦認識不少世家公子,落落大方的道

"你們兩個也現在才來呢我們一同進去"

蘭沁妍也換上了一身素色雪錦宮裝,好似冬日絳雪,清動人她見到韶音她們到來,淺笑著迎了上去

"嗯嗯這樣也好多個伴也熱鬧"

韶音見到蘭沁妍,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毓麟宮門口站著綠怡姑姑和幾個宮婢,正在登記到來的名單,每位來賓,都要在此處登記一下

她們三人也走了過去,開始登記名字

她們剛剛寫完名字,綠怡姑姑卻將毛筆放在研磨好的墨水里蘸了蘸,在提筆的時候灑了韶音一身這樣還不夠,她還拿起了朱砂筆,色的朱砂,也濺在了韶音的身上

"啊"

方紹錦驚呼了一聲,見到韶音剛剛換上的嶄衣裳,被墨水弄得黑點斑斑,還摻著幾分點,原本好好的衣裳,頓時就被毀得不成樣子了

雪錦之美,美在不染纖瑕,白得純粹哪怕是有一點汙跡都會叫人覺得不堪入目,何況是這麼明顯的墨跡

"真是對不起,奴婢不心弄髒了主的衣裳"

綠怡姑姑連忙請罪,弄得好像是不心才弄髒韶音的衣裳一樣

"手腳這麼不利索的宮婢,怎麼會留在這里,丟人現眼,把她拖下去,交由皇後娘娘處置"

身著華貴莊重的紫色官服的紫阡陌,正好見到這一幕,皺了皺眉頭,冷漠的下令道

原本眼底還透著得意之色的綠怡姑姑,聽聞紫阡陌的話,面色變得慘白

"奴婢不是故意的紫衣侯饒命啊"

綠怡姑姑連忙跪下來求饒,如果交給皇後娘娘處置,她肯定要被貶到冷宮去打雜

"拉下去"

紫阡陌唇畔動了動,完全沒有一點留的意思特種兵一一霸上女軍王倘若叫這樣的賤婢毀了天曜皇朝的顏面,那可真是得不償失

"現在怎麼辦啊?音妹妹這身衣裳都毀了綠怡姑姑肯定是故意的,她在鏡花宮的時候就處處刁難我們,現在還做出這種事"

方紹錦手足無措的看著韶音那一身的墨跡,被氣得不輕如今每個秀女都要穿這件宮裝參加宮宴,每個秀女又只有一件,韶音現在換也不是,不換又沒辦法參加宴會

"韶音的身材跟我差不多,要不換上我的衣裳好了"

蘭沁妍知道綠怡姑姑是麗妃的爪牙,此次必定是麗妃的主意,為的就是讓韶音當眾出丑

"不用了"

韶音搖了搖頭,要是她再回去換衣裳時間也來不及了,另外蘭沁妍自己也要穿著這個宮裝進去,她自然不會讓她丟臉,保全自己

"那怎麼辦?"

方紹錦見到大家朝著韶音指指點點,連忙和蘭沁妍擋住眾人的視線

"只能將錯就錯了"

韶音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拿起了毛筆,在衣裳之上畫了幾筆,又拿起了一旁的朱砂筆,在上面點了幾下

不過是寥寥數筆,就讓原本被墨跡所汙的雪白衣裳上出現了點點桃花,色的朱砂花瓣,黑色的枝椏,再配上雪白的底色,原本尚顯單調的衣裳,馬上變得靚麗起來那灑落在衣裳上的點,化作了美麗的桃花瓣

纖纖素手,巧妙地勾畫出了美麗的桃花雨,驚豔了紫阡陌的眼睛,也讓在遠處站立的一個紫衣男子露出了欣賞的目光

"好個聰敏機智的女子那一手丹青,真是化腐朽為神奇"

男子蓮華姿容,讓人一眼就會為之沉淪劍眉之下,長長的睫毛半掩著紫羅蘭色的瞳仁,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一頭如雪般晶瑩美麗的長發,仿若千朵萬朵雪花點綴在柔順瀑發之上,傾瀉而下,渺渺流光輾轉其間,美不勝收

紫色玄紋衣裳覆蓋著他偉岸的身體,那完美的曲線,充滿了誘人的性感他的腳下踏著黑色紫紋的長靴,每一個細節都透著尊貴霸氣風吹衣袂飄揚,那身影宛如墜落云海幻霧之中,翻舞的衣袂,一瓣瓣曇花紋路,鮮活玲瓏,哪怕是花蕊都絲絲分明

"太子殿下,差不多該過去了"

一旁的內侍順子,開口提醒了一句

"她是何人?"

云夢太子夢曇的嗓音,像是白雪覆蓋在青松之上簌簌落下,溫柔中透著幾分冰冷

"她應該是韶府的九姐韶音"

順子聽聞秀女中有一人戴著面具,那就是韶府九姐韶音

"她為何要戴著面具?"

夢曇對韶音的興趣很濃烈,又開口問了一句

"奴才聽九姐相貌奇丑,怕嚇到人,所以才戴著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順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不明白夢曇太子為何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感興趣

"我們進去"

見到韶音她們已經入內了,夢曇太子也淡淡的道末世之三妻四妾

"好咧"

順子立刻在前面引路,先帶夢曇太子去偏殿衣

走進華麗的宮殿之中,到處都是張燈結彩,一派喜慶

"音妹妹,你可真聰明,居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

方紹錦對于韶音的急中生智表示佩服,換做是她,遇到這樣的況,肯定都急哭了,哪里會想到這個辦法

"韶音的丹青畫得真是好讓我好像看到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蘭沁妍自就喜歡這些書畫,見到韶音露了這麼一手,對她越發贊賞起來

"只是雕蟲技,上不了什麼台面"

韶音謙和的道,如今解了一時危難,卻讓她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這和她的初衷相違背,但她也沒有選擇

要麼甘心受辱,要麼傲然反擊

她選擇了後者,絕不低頭

一行人穿過了雕花的長廊,就見到了秀女和王侯們聚集的地方

韶音與眾不同的打扮,立刻就吸引了眾人的眼球

這些舉杯在對飲的世家王侯公子哥,坐在水榭之中,打量著這些秀女,竊竊私語,時不時發出了幾聲意有所指的笑聲

一個個華服披身,觥籌交錯,相互攀談

在這麼多人中,卻有一道身影遺世獨立,沒有與他們呆在一起,獨自站在一樹玉蘭花樹旁,自飲自酌,端的是風流瀟灑

許多女子都在一旁,偷偷的望著那俊美的男子,眼里充滿了傾慕之色

這個男子正是神都紫羽澤三公子中的羽公子,月上淵清得知今日蝶後會出席宮宴,月上淵清才會勉為其難進宮

月上淵清依舊是穿著雪月長袍,繡滿了竹葉松紋,充滿了雅意詩韻一頭棕色的卷發波濤般垂于肩上,看上去有種頹廢的感覺手指上的劍紋扳指,透著一種凜凜的霸氣一雙炯炯有神的赭色眼眸,興味濃濃的落向了韶音

"瘋丫頭"

他朝著韶音揮了揮手,指了指身邊的位置,讓她過來坐

"音妹妹,妍妹妹,你們認識羽公子?"

方紹錦見過赫赫有名的羽公子,不過並沒有深交,所以她定然不是羽公子口中的瘋丫頭

聽到羽公子這麼親昵的叫聲,附近的那些女子,全都把眼刀齊刷刷地飛了過來

蘭沁妍見到月上淵清朝著她們揮手,清秀的面容,瞬間就浮上了淡淡的粉**還休的嬌羞眸光,充滿了少女懷春的忐忑期待

"這家伙到底是誰啊?怎麼陰魂不散的"

韶音見到月上淵清嘴角就猛抽,她不就是劫了他一匹馬嗎?怎麼就結了這段孽緣?

"音妹妹不認識他啊?他可是神都之中才華橫溢的羽公子"方紹錦開口道

"沒聽過"

韶音搖了搖頭,表示對所謂的羽公子毫無概念,她只知道這家伙非常難纏重生之惡魔獵人

"我們過去坐,其他地方也沒的坐了"

蘭沁妍期待的道,臉還是撲撲的,心跳得特別快

"好"

韶音看了看這到處都有人,也就羽公子那里最清靜了

她們朝著月上淵清所坐的地方走去,三個身材曼妙,氣質不同的女子盈盈走來,其中韶音雪錦上的桃花,是奪目至極

"那個是哪家的姐?中間那個?氣質最好的那個"

一個男子張大了嘴巴,激動的問道

"那個不就是韶家九姐嗎?她長得可丑了一件衣裳弄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賤人"

坐在他們不遠處的秀女秦竹桃,語氣充滿嫉妒的貶損道

"當初那個賤人不是對侯爺苦苦追求嗎?那放蕩的樣子,真是我們神都女子的恥辱"

秦竹桃的手傷還沒有恢複,綁著白色的繃帶,看上去像是兩個大豬蹄

"原來是那個花癡女啊侯爺可真是豔福不淺"

一眾世家公子大聲哄笑起來,紛紛對侯爺夜立萬的風流史議論起來

"夜侯爺的品味還真是獨特啊居然連這種丑貨都咽的下去,讓吾輩佩服不已"

"瞧她那樣子,應該是沖著夜侯爺來的"

"就是啊人家深一片啊侯爺就別那麼狠心了"

聽著這些人的譏諷,夜立萬的臉上露出了陰戾之色他對阿九長得有多丑格外清楚,想想她那丑樣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嘔吐

見到韶音她們是往這來,夜立萬立刻站起身來,眼睛斜斜地看著韶音記憶中她面具下的丑陋鬼樣,再度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看你長成這副鬼樣子,怎麼還不去死就算是瞎子也不會看上你,別是本侯爺"

身著華服的夜立萬惡毒的話音,猶如詛咒般響徹而起,闖入了韶音的耳畔

韶音驟然間聽到這沒頭沒尾的話,還沒有反應過來,反而是蘭沁妍與方紹錦聽明白了,氣得站在了原地,怒目瞪向了侯爺夜立萬

片刻之後,韶音也明白了夜立萬是在對她話,其實她對夜立萬還真沒多大印象這個路人甲,居然對她這種話,看來腦子絕對有問題

她氣定神閑的站在夜立萬的對面,身上流露出清如仙的氣質,那冷冷的目光,仿佛徹底的將他藐視了

因為夜立萬的這句話,全場都安靜了下來大家都將視線凝聚在了韶音的臉上,伸手指指點點

在極致的沉寂之中,另外一道霸氣至極的男子嗓音,驚雷似的落下,震顫了所有人的耳膜

"混帳東西本王就是獨獨看上她了,你這是質疑本王的眼光?"

看清話人的模樣,原本一臉高傲的侯爺夜立萬,震驚到無以複加,嚇得面色慘白,連忙惶恐的跪下磕頭

"不敢王爺的眼光自是極好的,是人有眼無珠"

夜立萬雙腿一軟,差點被武尊王陌紫皇的話嚇尿了重生之妖嬈軍嫂

他之前喝了幾盅酒,腦子有些不清醒,忘記了如今韶音可是聖上親自下旨賜婚的武尊王側妃只不過他根本就不認為,天人般的武尊王會看上這個無鹽丑女

他萬萬沒有料到,武尊王竟然會當著這麼多王孫公子的面,公然維護那個丑女

"陌紫皇"

韶音聽到他那霸氣無雙的聲音,像是天界奏響的天籟,又像是天使的低吟淺唱,直直鑽入心底的最深處,撞擊著她心尖一抹柔軟蝶羽銀翅面具下無暇的玉顏,露出了震驚至極的神色嬌嫩如櫻桃的唇,也綻開了驚詫的弧線

此刻那個在宮婢內侍簇擁下,與長公主陌云鸞一同進來的陌紫皇,看上去猶如泰山一般,讓韶音感到分外高大好像只要憩息在他的港灣之中,她就可以被保護得好好的

沒有誰可以欺負她,沒有誰可以羞辱她

因為,有他在他不會允許任何人那麼做

"哼你竟敢當眾辱罵本王的未來王妃,等同于侮辱皇族,念定南王戰功卓越,減輕刑罰,賜你廷杖一百"

武尊王陌紫皇冷酷霸氣的聲音,讓侯爺夜立萬嚇得直接失禁,熏得眾人捂著鼻子扇風,全部逃得遠遠的他們也沒有注意到陌紫皇的是王妃,而不是側妃

"拉下去,杖責"

"王爺手下留"

麗妃盛裝出席,臉上濃妝豔抹,看上去分外妖媚

"立萬只是了那秀女一句不痛不癢的話,何必如此動怒呢?王爺罰一百廷杖,可是會要了立萬半條性命的請王爺手下留啊"

"看你長成這副鬼樣子,怎麼還不去死就算是瞎子也不會看上你,別是本王"

陌紫皇冷冷的不屑話音,朝著夜麗水落去

"王爺,你——你怎可對麗水出這麼殘忍惡毒的話"

夜麗水一心愛慕武尊王,聽到他無的話,整顆心幾乎被碾碎了一遍又一遍

"麗妃不是這只是一句不痛不癢的話嗎?怎麼現在又惡毒了?既然麗妃都這麼承認了,你們還愣著做什麼,把這藐視皇族的混賬拖下去"

武尊王陌紫皇面不改色的道,一聲令下,夜立萬就被拖下去重打

韶音聽到武尊王陌紫皇方才的話,差點沒有直接笑噴出來他倒是懂得現學現賣,把麗妃給氣得半死,大快人心

"姨娘,救我"

夜立萬嚎叫著被拖了下去,心中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真是蠢貨"

夜麗水氣得罵了一句,他嘴賤什麼?現在落得被杖打的下場,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看到夜立萬只了韶音一句,就被拖下去重打,眾人半聲也不敢吭

韶音在蘭沁妍和方紹錦的陪同下,裙裾款款地走到了月上淵清的旁邊坐下,見到他們熟稔的模樣,之前那些嚼舌根的世家公子全部都是一陣目瞪口呆,敢人家根本不是來找夜立萬的

那他不是自作多,然後自找死路了?

"瘋丫頭,你一出場,可真是風起云湧,霸氣側露啊庶女重生"

月上淵清低笑著道,沒想到他一個舉動,居然叫他見到了這麼一場好戲

"看那賤男剛才跪的動作可真是行云流水,特別流暢啊"

"英雄所見略同,雖然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我覺得把那賤男的膝蓋割下來,也是找不到半塊石頭的"

韶音淡淡的道,見到那個負心薄幸的夜立萬,如今被狠狠責打,她的心中也非常暢快

那種渣男就是該狠狠的打,打到斷子絕孫不為過

她雖然不曾親自經曆過那被人欺騙和背叛的錐心刺痛,但只是聽著木芙講述夜立萬的可惡,她都已經覺得難以忍受了何況,當初的阿九,就是被無地狠狠傷害

那站在鏡雪樓之上無助眺望,在酒池底下苦苦掙紮的可憐靈魂,她定會替她全部討回公道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那個家伙確實可惡至極,活該被打"

蘭沁妍早就聽過夜立萬品行不端,今日還公然辱罵韶音,實在是可恨至極

"不過今日定是惹急了麗妃,還不知道她以後要怎麼整我們"

方紹錦看得比較長遠,夜立萬因為韶音被打,麗妃肯定會遷怒到韶音

"怕什麼不過是一個賤人"

韶音還真就不怕,她不喜歡惹事,不代表她怕事她只是嫌麻煩,所以懶得搭理這些賤人要是真惹急了她,一個一個陰死她們

"不愧是瘋丫頭"

月上淵清聽到她的話,忍不住笑出聲來,那迷人的笑容,叫蘭沁妍看得怦然心動

瞥見他們相談甚歡,陌紫皇的臉色特別不好看,心底翻湧的那股酸溜溜的感覺,叫他的心特別不爽

"風帝陛下駕到"

"皇後娘娘駕到"

隨著內侍的聲音落下,風帝風云華和皇後娘娘唐柒柒坐在鑾駕上被抬了進來鑾駕外面隔著輕紗,讓人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模樣只見到風帝似乎沒有什麼精神,斜靠在鑾椅之上

透過輕紗,皇後唐柒柒見到麗妃坐在那里,她的臉上遂即露出一絲冷笑

如果不是為了揪出麗妃背後的幕後黑手,她早就下令處置這個狐媚子了只是為了以絕後患,她必需要沉住氣

在眾人的山呼聲中,唐柒柒揭開一角輕紗,仔細的朝著這些秀女們看去

她為這些秀女准備的那盒胭脂里面摻雜了一點會讓肌膚過敏的成分,同時還叮囑秀女們擦上這些秀女自然不會違背她的命令,定然會將帶著幾分過敏藥粉的胭脂塗抹上

除了一個人,就是那個有本事解開風云華身上劇毒的那個醫術聖手

明明知道那胭脂盒里有微毒,唐柒柒相信那個人絕對不會傻傻的去塗抹胭脂

只要找到誰沒有塗抹她親自贈送的胭脂,就是她今夜要找的人

上篇:【065】暗香疏影     下篇:【067】心亂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