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7】心亂如麻  
   
【067】心亂如麻

"都平身"

風帝風云華的聲音,傳出鑾駕,聽起來特別的虛弱

"謝陛下"

眾人道了一聲謝,猶如此起彼伏的波浪,一個個站起來

韶音坐在僻靜的角落,驟然聽到風云華的聲音,秋水分明的靈瞳之中滑過一縷異色

"這個聲音,我好像在哪里聽過?"

她聽著風云華這聲音格外的耳熟,就是沒有太大的印象

風帝完話之後,就躺在鑾椅上歇息,讓眾人看上去覺得他的精神很不好

麗妃見狀,唇邊冷笑連連,似乎對于這樣的況樂見其成她自然是希望風云華越嚴重越好,這樣她手中的籌碼自然就有價值

因為風帝身體不適,所以風帝和皇後並沒有走下鑾駕聖最章節

他們到來之後,便有內侍的通報聲響徹而起

"云夢來使到——"

尖細的嗓音,一下子就讓整個宮殿安靜下來

"這一次被成為珠玉月輝的夢曇太子也來了,早就聽聞夢曇太子的美名,聽他年紀就已經開始處理朝政,是個天才神童"

方紹錦開口道,目光掃過人群,似乎沒有見到她想見的人,神有幾分失落

"夢曇"

聽到這個名字,韶音就看到月上淵清的臉色很不好看

"那不是阿慈的大哥名字嗎?"

韶音記起先前在禦花園見到夢慈,心中不由掀起了驚濤巨浪難道夢慈是云夢的皇子?而他那個嚴肅的大哥,就是云夢太子

想到這里,她心底頓時凌亂了

在一盞盞美麗燦亮的宮燈照耀下,沿著五色駝毛毯子走來的云夢來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也包括了韶音

為首的是一個年紀三十多歲的威嚴女子,一雙凌厲冰冷的鳳眼,充滿了盛氣凌人的感覺臂彎搭著金色煙云羅紗,身著鏤金百鳳朝凰裙一頭被發液擦得鮮亮的頭發,挽成扇形高髻,點綴上鑲著長長流蘇的鳳凰金冠,富貴至極榮曜秋菊

此人正是云夢皇朝的木棉皇後,但是她一身迫人的氣勢,與她那溫婉可愛的名字很不相符

"好多人啊太子皇兄,我有點怕"

跟隨在木棉皇後身邊的是夢曇太子和夢慈皇子,此刻夢慈撲閃著怯生生的大眼睛,朝著四周打量,躲在夢曇的身後,拉著他的衣角尋求安全感

"給我站直了,怕什麼?"

夢曇見到弟弟那怯生生的樣子,冷眸掃過他的臉龐,低聲呵斥道以前這家伙一個人離家出走也沒見他害怕,今日白天的時候,他也一個人溜達得無影無蹤了

"這麼多陌生人"

夢慈可憐兮兮的道,以前有韶音姐姐一起,他才不害怕呢

見到云夢來使,皇後唐柒柒親自走出來接見,讓他們入座夢慈什麼都沒有聽到,一雙圓溜溜的眼眸,在人群里掃了幾遍,終于,在角落瞥見了韶音朝著他微笑的倩影

他迷朦的眼睛一下子就璀璨晶瑩起來,好像閃亮亮的星辰熠熠生輝

"阿慈,在看什麼這麼出神?"

夢曇順著夢慈的目光,看到了那坐在一角玲瓏亭中的韶音看到她身上那一襲特別的宮裝,就想起她在宮門時候的表現,不由多看了她兩眼

"沒,沒什麼"

夢慈收回目光,臉上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當夢曇見到韶音身邊的月上淵清之時,兩人的目光就在空中交鋒起來,他們的目光都透著不友善的味道,像是刀劍相對,哪怕只是對視,都透出了驚心動魄的味道

"這兩個家伙好像有仇"

韶音嘴角抽了抽,正好位于他們兩個目光交鋒的中間,只覺得一陣涼颼颼的風在狠狠地刮帝妃戀之鎖江山

不過兩人礙于如今的場合,都沒有發作,只是互相凶狠的對視了一眼,然後各自不看彼此

初次見到云夢太子,無論是在場的秀女還是宮女,都是眼前一亮

麗妃同樣的張了張唇,沒想到云夢太子長得如此英俊帥氣,幾乎可以和武尊王媲美了

雖然云夢皇後和太子都已經入席,但是宮宴還沒有正式開始,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什麼人

木棉皇後的神很冷淡,對于周遭的事並不關注,她坐的位置距離人群很遠,讓她看上去也有幾分孤寒的感覺負責膳食的宮女,分別站在每個桌子旁邊,為來賓斟酒

宮女楊海蓮見到木棉皇後,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手中端著白玉酒壺,站在一旁心翼翼地斟酒

"蔚千傳訊這宮中有一人,長得與本宮有些相似,你後來找到她了沒有?"

木棉皇後低聲問道,鏤空的金色甲套上鑲嵌著美麗的寶石,看上去華麗至極

"奴婢去禦醫苑找過了,那位醫女並不在其中禦醫苑只有一位醫女,和奴婢當日見到的人不一樣"

宮女楊海蓮回答完,沒有其他有用的消息,便退了下去,免得引人懷疑

坐在另外一桌的夢曇,抬眸朝著她們看了一眼,手中握著白玉酒盞喝了一口酒

木棉皇後正是因為楊蔚千的傳訊才快馬加鞭趕來,沒想到還是沒有找到女兒,她垂下了眼簾,

參加宮宴的官員們都已經到來,丞相紫阡陌和刑部尚書上官瑋坐在一起,看上去感很好其余的官員也是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低聲談論著什麼

夜立萬被杖責之後抬了回去,免得影響眾人的食欲

一道道菜肴被端了上來,各種水果琳琅滿目,叫人看著都很有食欲

"今天怎麼沒見到莉姐姐和葉子?"

韶音剝了一個桔子吃了起來,並不像是其他人那樣正襟危坐,生怕出了一點差錯

"葉子聽宮宴有好吃的,之前等不及就和莉姐姐過來了,現在人這麼多,肯定是找不到了"

方紹錦也探出腦袋,環顧了四周一遭,並沒有見到她們兩人

"今日大家齊聚一堂,真是人生之樂事聽上官大人教了眾秀女一曲水月鏡花,想來以各位秀女的聰明才智,必定已經練習得非常好了今天趁著這麼好的機會,就請秀女們獻舞一支助興好了"

麗妃突然開口道,讓在場的秀女聞都變了臉色

秀女們練習水月鏡花不過數日,原定要一個月才能練習完畢,如今麗妃竟然提出讓她們獻舞,那豈不是趕鴨子上架?

"麗妃娘娘,水月鏡花舞本就難跳,她們不過是練習了幾天,就算天資再好,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上官瑋站起身來,柔軟的嗓音緩緩地落下

"既然教習女官都這麼了,麗妃就不要為難這些秀女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存心刁難呢"

皇後唐柒柒不悅的道,忍著心中要收拾麗妃的沖動,保持著得體的笑容暖暖重生記

"皇後娘娘重了只是妹妹聽這一次的秀女中,有一位能歌善舞多才多藝的才女,如果不讓她出來跳上一舞,那可真是遺憾啊"

麗妃夜麗水大聲的感慨道,引發了眾人的興趣

"不知道麗妃娘娘所何人?"

"麗妃娘娘這般誇贊,想必那位秀女一定是出類拔萃啊"

官員們也很好奇是誰家的女兒,有這樣的才得到麗妃如此贊許

"那位秀女正是韶府的九姐,素聞九姐豔名,還傾倒了武尊王殿下,可想而知那是何等傾國傾城了"

麗妃將矛頭指向了坐在一旁剝桔子的韶音,將她得好像天上有地下無的

"這個不安分的狐媚子又想要搞鬼了"

陌云鸞聽到她的話,就知道麗妃不安好心她見過韶音當日在飛雪瓊華台練舞,雖然不算是太差,但是也沒有她得那麼誇張況且,韶音練習水月鏡花舞不過數日,連後面怎麼跳都不知道

倘若現在韶音出來跳舞,肯定是當眾出丑

"既然韶家九姐跳得那麼好,就請她代表我們秀女跳一支舞,為今日的接風宴助助興也好"

秦竹桃立刻煽風點火的道,她本就嫉妒韶音,如今有機會看她出丑,她自然是樂得看戲

韶音聞依然淡定的吃著桔子,仿佛根本沒有聽到她們的話

"九姐不敢不出來,看來也是浪得虛名,根本就不會跳"

人群之中有一名官員開口道,語氣充滿了不屑

"工部尚書這麼有雅興,不若你來跳一支舞給大家助助興?"

丞相紫阡陌手中握著一塊玉佩在把玩,刻意壓低的嗓音,有著一絲戲謔

"哈哈哈"

看著工部尚書那尷尬的臉,眾人聞不由笑出聲來

"本官跳不來,我看那九姐也不會跳早就聽韶家出草包,就韶普那熊樣,能生出什麼樣的女兒?"

工部尚書不屑的道,語氣充滿了譏諷

"聽韶家九姐可是韶家的第一恥辱呢哪里會有什麼才"

"就是啊根本就是一個要才沒才,要貌無貌,一無是處"

一些嫉妒韶音平日待遇的秀女,也聲的議論起來

"真不知道武尊王怎麼會看上那種貨色?"

一位世家公子交頭接耳的道,不敢大聲出來,背後指指點點的議論了起來

"你可要聲點,要是武尊王聽到了,心跟夜侯爺一樣被打一頓"

"夜侯爺玩剩下的女人也撿,那肯定是腦袋有問題"

"噓——"

難聽的話語,低聲的響徹起來武尊王坐得比較遠不知道能不能聽到,但韶音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韶音愛跳不跳是她的自*,干你們何事?面子是別人給的,臉卻是你們自己丟的農家仙犬最章節你們還嫌給天曜丟的臉不夠多嗎?"

月上淵清聽到他們這般背後傷人,拍了拍桌子,清潤的嗓音透著幾分怒火

也虧得韶音還能夠如此淡定的剝桔子,他都已經被這些家伙得火大了

"羽公子的不錯,韶音跳與不跳都是由她自己決定,其他人若是有意見,那先自己上來跳一支舞"

皇後唐柒柒開口道,讓韶音可以有個台階下

武尊王陌紫皇一臉冰冷,聽到皇後的話,他的面色才稍微緩和了幾分只是看到月上淵清對韶音似乎相當上心,他就感覺心里特別不是滋味

"我跳"

韶音緩緩站起身來,雪錦長裙隨著她款款而來,宛如祥云在湧動長發隨風飄逸,蝶羽銀翅半遮嬌顏

她沿著玉橋走上毓麟宮中央的水池瑤台,一盞盞色的水蓮燈,飄浮于水池之中

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讓她鍍上了一層朦朧的光芒

聽到她的回答,在座眾人都是非常驚訝,但是陌紫皇卻知道韶音是要爭一口氣,不戰而退,那是懦夫所為

如今麗妃都已經下了戰書,倘若韶音不敢應戰,那就輸了

"可惜今日沒有請樂師過來,你就站在上面隨便跳跳"

麗妃看到韶音敢站出來,那就讓她在所有人面前把臉面丟盡

"誰沒有樂師,本公主便是她的琴師"

長公主陌云鸞站起身來,脆生生的嗓音,讓人聽著分外舒服

"這毓麟宮中有著各種器樂,倒也不需要本公主讓人去取了"

她款步走到水池瑤台旁邊,挑了一個美麗的箜篌,銀色的長發在燈光中染上薄彩,嬌麗的面容,看上去依舊是那麼美麗

"娘親,帆帆也要給大舅媽伴奏"

聖伊帆興致勃勃的道,拿起了一個葫蘆絲

"你們兩個都加入了,那我又豈能例外?"

聖冥含笑的望著愛妻和愛女,手中握著一把長蕭,站在她們的身邊

"多謝"

韶音見到他們一家子如此力挺她,心中也是非常感動

"一家人客氣什麼"

七陌云鸞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充滿了溫暖的色彩

韶音轉過頭,就見到陌紫皇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她的身邊,玉樹臨風的身影,站在瑤台之上分外奪目

"你也要為我伴奏嗎?"

她記得當日在月牙湖邊,他那琴音彈得真是天籟一般,繞梁三日,不絕于耳

"我陪你跳"

陌紫皇的嗓音吐露出唇畔,驚呆了所有人

就連一直沒有開口的木棉皇後,都被他雷得外焦里嫩未來教科書

叱詫風云的武尊王,誰人不知道?

大家都知道武尊王的武藝高,絕對是古武至尊,然而,他方才卻要陪韶音跳舞

"咳咳咳"

在鑾駕之上的風云華聽到他的話,也忍不住咳嗽起來實在是不敢想象,他會跳出什麼樣的舞來

沒有誰看過武尊王跳舞,哪怕是麗妃也從未看過

聽到武尊王要陪韶音跳舞,麗妃心底的醋壇子早就打翻了她一心傾慕武尊王,然而什麼也沒有得到那個丑女,竟然會叫武尊王屈尊降貴的與她共舞,對比之下,她心中的落差猶如從高空墜落萬丈深淵

夜幕悄悄降臨,毓麟宮內燈火通明

韶音吃驚的看著陌紫皇神認真的俊顏,知道他不是開玩笑

只不過這事的發展,實在叫她始料不及她之所以願意上台跳舞,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不想讓陌紫皇因為她而被人恥笑

他那一句簡單的話,卻叫她心亂如麻,整顆心都不受控制地劇烈膨脹跳動起來

"我要跳的舞,你可不一定會哦"

韶音唇角勾起一抹淺笑,朝著他伸出手白玉柔荑,玉指纖纖雪紗在她的臂彎上纏繞,看上去宛如仙子下凡

"阿音,你不要瞧我"

陌紫皇天神般的冷酷俊顏上,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那叫人眩目的笑容,勝過星華,恍若朝霞絢爛

他握住了她的手,好似握住了世間上最重要的珍寶

隨著一陣悠長的蕭音吹奏而起,韶音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陌紫皇的手臂之上,在所有人呆若木雞的目光下,兩人的動作仿佛在相擁一樣親密無間

當她做出這個起舞的動作,陌紫皇的眼里也滑過了驚詫之色

箜篌聲伴隨著簫聲徐徐彈奏,夾在著清脆的葫蘆絲聲音,交織成一首唯美的樂章

陌紫皇握著韶音的手,腳步從容地往後退了一步,氣質華貴,讓所有女子都亮瞎了眼睛

韶音腳步邁前一步,一步一步朝著他靠近,橫移,並腳,舞出一個美麗的旋回

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舞姿飄逸優美,宛如行云流水,叫人看著都不忍心移開目光

"為什麼他會跳華爾茲?"

韶音手心都在冒著汗水,看著陌紫皇那熟練的舞步,完全就是學過華爾茲的人,根本不可能是手華爾茲來源于歐洲,是十足的現代舞蹈可是為什麼陌紫皇會跳華爾茲?而且還跳得那麼好?

陌紫皇不知道此刻韶音心底掀起的驚濤駭浪,他也很驚訝,為何韶音會跳娘親教給他們兄弟姐妹的華爾茲

聽娘親,華爾茲是最美麗的舞蹈,他以前學的時候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如今牽著她的手,他才感覺這支舞有多美

燈火輝煌,映著瑤台邊的水池波光粼粼,在瑤台之上挑起華爾茲的兩人,美得好似一副畫

雪錦宮裝白如浮云,墨色錦緞黑如夜色傻王的金牌刁妃最章節

她像是浮云,飄浮在他的天空之中,那麼無拘無束,自然而然

那種溫馨浪漫的氛圍,好像任何人都無法介入,也無法打擾他們的世界

"這是什麼舞?為何從來沒有見過?"

上官瑋睜大了眼睛,激動的看著那起舞的兩人,沒想到還有一種舞能夠營造出這樣仙境般的唯美感覺

"我也未曾見過這種舞,但不得不,真是太美了"

丞相紫阡陌眼里泛著異彩,看著他們配合得那麼好,就像是練習過無數次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掉眼淚"

皇後唐柒柒目不轉睛的看著瑤台上跳舞的兩人,覺得幸福的感覺就從他們的舞步中洋溢出來,讓她看著好想落淚

"太精彩了"

"這到底是什麼舞?"

各種驚歎聲,迅蔓延開來

麗妃見到他們相擁而舞的幸福甜蜜,生生掰斷了手中的指甲套,掌心上都流出了血液

"*夫浮婦這個賤蹄子,太不要臉了"

她咬牙切齒的暗暗罵道,卻不敢罵出聲音來,否則她相信武尊王不會因為她是麗妃就手下留那個男人到底有多冷血,她非常清楚

只是冷血無的他,為何獨獨對韶音百般溫柔?

他沒有什麼話,但每一個霸道的舉動,都是對她無限的溫柔寵溺

這叫麗妃看在眼里,痛在心尖

"這個下賤的女人,竟然當眾與王爺摟摟抱抱,傷風敗俗"

秦竹桃不願意承認韶音現在有多美,開口不斷地貶低

"輕羅扇白蘭花,纖腰玉帶舞天紗疑是仙女下凡來,回眸一笑勝星華"

夢曇太子看著韶音那翩若驚鴻的舞姿,開口低吟了一句,長久保持嚴肅的俊顏之上,露出了動容之色那猶如流星般璀璨的女子,驚鴻一舞,在他的心頭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記

她似乎總是那麼淡定雅若,自信滿滿,無論身處于怎樣的逆境,也都是從容面對

這樣大氣凜然的女子,哪怕收斂著一身的鋒芒,依舊叫人刻骨銘心

"也只有這瘋丫頭敢跳如此驚世駭俗之舞,也只有她能夠舞出絕世鋒芒"

月上淵清充滿欣賞的目光,望著韶音那旋舞的身姿,那是他見過最動人的舞蹈哪怕不是華麗繁複,只是簡單的舞步,卻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美感

一曲奏罷,一舞終了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似乎還沉浸在那旋動的舞姿之中,沒有回過神來

"真是下賤的人跳下賤的舞"

秦竹桃嫉妒瘋了,一直罵個不聽原本她的聲音被音樂聲所覆蓋,沒有人聽到

但是此刻萬籟俱寂,只有她那妒忌的聲音落下來

霎那間,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秦竹桃的身上,她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到發現所有人都一副看白癡模樣的看著她的時候,她才感到害怕賭與騙的博弈

"侮辱皇室拉下去掌嘴五百"

武尊王陌紫皇冷酷無的聲音,讓秦竹桃嚇得差點暈死過去但是她沒有那麼幸運,並沒有暈過去,所以只能充滿恐懼的被拉了下去執刑

"還有誰有什麼意見,盡管開口,本王洗耳恭聽"

他凌厲的眼眸掃過眾人,好像是有冰刀狠狠地刮過,嚇得他們渾身哆嗦

他們又不笨,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有意見?他們也不敢有意見啊

"啪啪啪"

外面執刑的聲音,伴隨著眾人的鼓掌聲響徹而起

這一夜過後,眾人都預見到韶府九姐因為這一舞,必定會名聲大噪

"精彩實在是太精彩了"

木棉皇後拍了拍手,不苟笑的臉上,也露出了欣賞之色

天曜皇朝因為蝶後鳳魅雪的影響,民風比較開放,對于這樣的舞蹈完全可以接受她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舞蹈,看著當真稀奇

"音姐姐真棒"

夢慈萌萌的臉上,眼睛閃著光芒,朝著韶音歡呼起來

"大舅媽很棒,我就不棒了嗎?"

聖伊帆走到夢慈的面前,嗓音軟軟糯糯的道

"你也很棒"

夢慈臉一,聲的道

"哼得那麼聲,一點誠意都沒有不理你了"

聖伊帆氣呼呼地扭過頭,惹得眾人一陣笑聲

大家的心都不錯,唯有麗妃的臉臭得好似從茅坑里的石頭一樣,惡狠狠的目光,好似要把韶音碎尸萬段才甘心

韶音剛剛要往之前坐的地方走去,就被陌紫皇拉住

"你坐我身邊"

霸道的話音,不容她拒絕

韶音知道他的脾氣,要是她不,鐵定也會被他直接抱過去想到這里,她的臉頰不由浮起了暈

想到要問他為何會跳華爾茲的問題,她便依了他,跟他一起走過去

她坐到主位旁邊,那屬于武尊王正妃的位置,再度讓一大片人吃了一驚原本大家都認為韶府九姐就算嫁入武尊王府邸,也只是一個不受寵的妾,如今看來好像不是這麼回事這種榮寵可不是一個沒地位的妾能享受到的

"太上皇駕到"

"太上皇後駕到"

兩聲通報聲響徹而起,原本坐著的人,無論是大官員,還是云夢皇朝的來使,全都站了起來

木棉皇後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看了一眼手腕上一條五彩絲線編織的手環,這是她最珍視的東西,也是蝶後送給她

在座的許多人都非常仰慕鳳魅雪和陌煙華,如今有機會一睹真容,他們都是伸長了脖子,翹首期盼穿越之春暖花開

兩人姍姍來遲,沒有換上華貴的宮裝,只是穿著便裝就叫所有人驚豔不已

他們坐到了主位之上,無人有意見,就算是皇後唐柒柒和風帝風云華也都覺得那是理所應當的

麗妃是第一次見到鳳魅雪,只是一眼,就叫她自慚形穢

"參見太上皇"

"參見太上皇後"

蝶後鳳魅雪掃過麗妃時候,那可以看穿一切的目光,讓她害怕得顫抖那種恐懼是來自于靈魂深處,叫她完全沒有辦法控制

夜麗水也是現在才明白,為何當初主子會讓她千萬不要去招惹鳳魅雪,這個女人實在是可怕威嚴天成,不怒自威

不知道何時,麗妃的背後已經全是冷汗一片,而那只是鳳魅雪一個眼光造成的

"好了,都不用多禮了"

陌煙華抬了抬手,對于這些繁文縟節他沒有那麼講究

"雪姐姐多年未見,你還是和當年一樣美麗動人"

木棉皇後在鳳魅雪的面前,好像又回到了兒時無憂無慮的童年那個時候,鳳魅雪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哪怕是過了這麼多年,她還記得她的音容笑貌

"囡囡,一別多年,可別來無恙?"

鳳魅雪淡淡的看了木棉一眼,柔和的嗓音,悅耳動聽

"我很好,謝謝雪姐姐掛懷"

木棉的臉上露出了罕見的笑容,聽著她的問話,她心底也是百感交集

當年那個在木棉村長大,天真無邪的囡囡已經不複存在宮廷之中爾虞我詐,步步驚心,她這十幾年在宮中可以長盛不衰,得蒙聖寵,經曆了太多太多她不想去記起的事

"我這一次來神都是為了找尋一件遺失的寶貝,會在這里逗留幾日"

"木棉皇後願意在這里住,我們自然是歡迎了"

皇後唐柒柒開口道,想起今日她還有一件要緊的事沒有完成,繼續開口了起來

"如今秋寒天冷,本宮命人趕制了一批棉鞋,秀女們平日宮訓很辛苦,一個個過來領回去"

"柒柒真是有心了"

鳳魅雪似笑非笑的看了唐柒柒一眼,好似知道她要做什麼,但並沒有開口揭破很多事,還是順其自然就好,她也不想管太多年輕人的事

她又看了坐在陌紫皇身邊的韶音一眼,不知道她這媳婦要藏到何時才會現出真顏

一個個秀女都親自到皇後唐柒柒身邊的左左姑姑手中領了精致的棉鞋,一一做了登記

唐柒柒認真的看著她們的妝容,這些秀女果然都很聽話,全部都塗上了她送的胭脂這種胭脂的味道和顏色和其他的胭脂不一樣,所以她一眼就能認出來

當一個個秀女都領了棉鞋回去的時候,唐柒柒竟然沒有發現一個沒有塗抹那盒胭脂的人

她轉頭看了風云華一眼,似乎在詢問他有沒有見到當夜救他的人美人坊

風云華搖了搖頭,透過紗曼,他並沒有看到那個救他的秀女

"不可能是秦竹桃和夜青蕖啊還能是誰?"

唐柒柒排除了兩個不在場的秀女,不明白自己錯漏了什麼,她努力地想著

另一旁,韶音原本打算去領棉鞋,不過人那麼多,她就打算先問問陌紫皇關于華爾茲舞蹈的事

"陌紫皇,你怎麼會跳那個舞?"

她手中端著一杯熱茶,喝了一口提提神,一臉期待的問道,亮晶晶的水眸之中,充滿了希冀的光芒

她在想是不是也有誰與她一樣,是來自于遙遠的未來時空,不心誤入了這個異世

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對她而都是陌生的,如果有那麼一個來自同一個地方的老鄉,那將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事

她原本沒有抱什麼希望,但見到陌紫皇跳的華爾茲,她的心就火熱了起來

"問世間誰最有才華,自是我當仁不讓"

陌紫皇非常不謙虛的道,出來的自戀話語,叫韶音差點直接噴了他一臉的茶水

"你嚴重腦殘,已經無力回天了診斷完畢"

韶音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然後非常痛心疾首的道

"你好毒舌……"

陌紫皇聽著她的話,額頭的青筋隱隱暴跳

"彼此彼此"

韶音朝著他拱了拱手,看著這家伙明明一副冰山臉,怎麼就會透著一股無賴勁兒呢?

"你快告訴我誰教你的舞?我好想知道哦"

韶音眨了眨眼睛,表純潔無辜,直勾勾的盯著陌紫皇

就在陌紫皇快要敗下陣,准備開口告訴她的時候,就聽到一聲驚雷般的巨響,從旁邊傳來

"對就是她就差她一個了"

皇後娘娘唐柒柒風一般的沖到了韶音的面前,仔仔細細地把她打量了一遍,那兩眼放光的樣子,讓韶音感覺相當的驚悚

"你——你要干嘛?我不百合的"

韶音拉了拉衣領,堅決不妥協的道

"噗"

鳳魅雪聽到韶音這話,直接茶水一口噴到了起身走過去看熱鬧的麗妃臉上,幾片茶葉還掛在麗妃的臉上,茶水花了她的妝容,讓她看上去相當的猙獰

"皇嬸,你要做什麼?"

陌紫皇看到唐柒柒如狼似虎的樣子,不悅的道

"音音,你昨兒個晚上是不是出門了?"

皇後唐柒柒猶如大灰狼哄騙帽的聲音,讓韶音加發毛起來

"沒有啊"

韶音怎麼可能會承認,果斷地搖頭再搖頭異界最強戰斗法師

"真的沒有?不能騙人哦騙人不是乖孩子"

皇後唐柒柒眼睛發光,好像是在打量什麼獵物一般

"沒有絕對沒有"

韶音搖頭再搖頭,動作非常利索她又不傻,才不當什麼乖孩子不騙人,怎麼可能

"那可不可以把面具摘下來,讓本宮瞄一下下呢?"

皇後唐柒柒看著韶音那沒有塗抹任何胭脂的唇,模樣猶如覬覦良家婦女的登徒子

"不可以"

韶音還沒有開口,陌紫皇就已經霸氣的替她回答了

陌紫皇一把將韶音拉到身後,防止皇後唐柒柒對她有什麼非份之想他在想是不是韶音之前跳得太美了,所以皇嬸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念頭

看她那色迷迷的樣子,這個可能不是沒有的

皇嬸對皇叔太失望了,轉而對全天下的男人都失望透底,所以打起了女人的主意

他越想越覺得這個實在是太有道理了,看著唐柒柒的目光也充滿了戒備

"看一下也不會怎麼樣,大不了等會兒宴會散場之後,讓皇嬸一個人看"

皇後唐柒柒看著韶音,如今只剩下她一個秀女沒有塗抹胭脂,加上她又戴著面具,所以風云華看不到她的模樣韶家本就是古醫世家,聽當日芙蓉宴中毒的世家姐就是被韶音所救,她原本不記得這件事,如今才想了起來

發現相思豆有毒的人就是韶音,綜合那麼多的因素,她是最有可能的一個

"不行"

聽到皇後唐柒柒想要單獨一個人看韶音的臉,陌紫皇的危機感越發強烈,義正辭的拒絕道

韶音站在他的身後,也是一臉的錯愕,這都什麼況?

只是聽到皇後唐柒柒想看她的面具下的臉,那是往往不可以的,因為她今日走得匆忙,並沒有在臉上畫上黑點若是面具摘下來的話,那豈不是就把真容暴露出來了

"不過是一張丑臉,有什麼遮掩的"

麗妃趁著陌紫皇和唐柒柒在話,無聲無息猛地伸出手,將韶音臉上的蝶羽銀翅摘下,想要讓她被文武百官與鄰國太子嘲笑

就憑她那丑樣子,也妄圖當武尊王的側妃,根本就是丟皇族的臉面

在她看來,若是武尊王娶了這樣的丑女,必定會淪為整個神都,乃至各國的笑柄

她今日就讓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看看,這丑女到底是有多麼叫人不堪入目

就在她握著面具洋洋自得的時候,全場卻是安靜到落針可聞

麗妃沒有在這些的人眼中見到嘲笑和不屑,而是一種叫她不敢相信的驚豔與狂熱她連忙轉過頭去看韶音,下一刻,她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一般,臉上模糊掉的妝容,配上她張大到極限的嘴巴,格外丑陋

"這一定是假的"

歇斯底里的尖叫聲,劃破了夜色

上篇:【066】影落月心     下篇:【068】麻煩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