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68】麻煩不斷  
   
【068】麻煩不斷

溶溶月色照耀著晶燦的琉璃頂,毓麟宮金色穹頂上的鳳凰壁畫也泛著淡淡的光澤

韶音一襲雪錦宮裝立于高處,輕柔的夜色里,從禦花園中飄來的花瓣,灑落在她那桃夭若錦的云之上墨發傾瀉而下,宛如輕綢滑順,幾縷發絲在風中微揚

原本長滿可怕黑斑的鬼臉,已然被潔白無暇的玉容所取代

那是一張叫人看著非常舒服的臉,配上她身上那股淡雅甯靜的氣質,真叫人驚豔到了骨子里

出水的洛神香妃,怕也不過如此風姿

她的美不像牡丹豔麗逼人,而是一種鍾靈毓秀之美,宛如天山雪海之巔一株迎風綻放的雪蓮花,如雪似玉,芬芳馥豔這種美,好似深呼吸一口,就會隨著香氣滲透五髒六腑,叫人一輩子都沉醉

無怪所有人都會露出驚豔之色,沒有人想得到那半顏面具下覆蓋的竟然是這般絕美的面容

聽到麗妃的尖叫聲,韶音感覺臉上一陣涼風吹來,蝶羽銀翅已經不翼而飛

她心中一陣"咯噔",秋水明眸之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她如今露出了真顏,接下來肯定是麻煩不斷了她本來就討厭麻煩,而都是麗妃造成了這樣的況她一把搶過麗妃手中的面具,揚手間就給她撒了一把藥粉,毒不死她,整死她

"本姑***面具可不能讓你白摘的"

她在心中暗暗的怒道,臉上依舊是什麼事都不曾發生的淡然模樣

"好狡猾的狐狸看來以後皇兒可要吃得死死的了"

鳳魅雪見到她的動作,唇角勾起了一抹好笑之色,不動聲色地坐在主位上看著熱鬧對于韶音的真顏,她並沒有露出什麼驚奇之色,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可惜鳳魅雪晚來了一步,並沒有見到韶音和陌紫皇共舞的華爾茲,否則一定會發現韶音是來自現代

陌紫皇並不知道華爾茲是源于另外一個時空的舞蹈,他只是認為這是一種比較罕見的舞蹈,所以對于韶音跳出這支舞並不覺得奇怪

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娘親體內的靈魂是現代的黑道女皇,因為她從來沒有提過,就連他父親也不知道

陌煙華的神色也很淡定,在他的心中,世間萬千美色,也不若身邊愛妻的溫柔淺笑來得好看只是看到了兒媳婦的模樣,他也頗為滿意這般靈動秀氣的女子,配上陌紫皇,當真是絕配

"你分明不是長這個樣子的你是假的"

麗妃怒瞪著眼睛,看著這個比她年輕漂亮不知多少倍的美人,她的要瞪出來了

韶音還沒有開口,聽到這話的陌紫皇和唐柒柒也看了過去看清楚她在燈火之中的絕美玉顏,陌紫皇也呆住了,臉上的表,變化了幾下,最終只吐露出了一個令他咬牙切齒的名字

"唐——糖——糖是你"

這個鬼丫頭居然耍了他,他還傻傻的信了難怪他怎麼覺得那姑娘特別眼熟,沒想到原來竟然就是韶音

他伸手去子中找長命鎖,但什麼也沒有找到,臉上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白天明明還在的,怎麼才一會功夫就不見了

他想起那華麗的一撲,就猜到十有**是被鬼丫頭給摸回去了

"糖糖?糖糖在哪里?"

皇後唐柒柒原本就沒有見過韶音的面容,如今一見也覺得特別的養眼,還沒欣賞完,就聽到陌紫皇那氣怒的嗓音,不由一頭霧水

"什麼糖啊?能吃不?"

韶音聽到陌紫皇的聲音,就知道麻煩來了她一臉的無辜,美麗無暇的嬌顏上,睫羽纖長地眨了眨,配上她那惹人犯罪的臉蛋,殺傷力十足

"你——你這個無賴"

陌紫皇聽到她裝傻,當作沒有月牙湖梅樹下相遇的事,被她憋得不出話來他現在自然不能出當日的事,否則韶音就是私闖禁地,這個罪名讓有心人拿去利用的話,對她很不利

哪怕是生氣懊惱,但他還是忍住了,只是氣呼呼地罵了一句無關痛癢的話

"咳咳咳"

皇後唐柒柒還想再問清楚唐糖糖的事,就聽到風云華距離的咳嗽聲傳來

她連忙快步走到風帝的身邊,見到他指了指韶音,然後微笑著點點頭,她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韶音就是當日救下風云華的女神醫

"哐當——"

一個酒壺落地,發出了一聲巨響

宮女楊海蓮驚喜交加的看著韶音,連忙將酒壺撿起來,然後朝著木棉皇後遞了一個眼神

"毛手毛腳的,還不快下去"

左左姑姑見到楊海蓮這麼粗心大意,不悅地讓她退下,免得到時候又闖了禍

宮女楊海蓮收拾了東西,退了出去,但木棉皇後也已經收到了她傳遞的消息,將目光投向了站在武尊王身邊的韶音

那眉眼間透著一股清秀氣,仿佛一朵剔透的琉璃花,看著都想要好好呵護

一雙純淨的眼,讓木棉皇後想起了年少時候的自己,無憂無慮,天真爛漫

年輕時候的木棉很美,好像燦爛的木棉花,但遠遠不及韶音的美她們只是眉眼間有些神似,但還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不是相熟的人,也不會認為她們多相似,畢竟年齡差距擺在那里

她的呼吸不由急促了幾分,但是卻極力按捺著心底的激動尋找女兒的事非常重要,絕不能出現任何的紕漏如今她親眼見到了這個和她年輕時候頗為神似的姑娘,自然要讓楊蔚千去仔細地搜尋韶音的報

夢曇見到母後的異樣神,目光深深的看了韶音一眼,又看了他母後一眼紫羅蘭色的瞳眸之中,滑過一縷了悟的神色

他看到她的模樣,心中卻覺得她天生就該是這個樣貌,才配得上她那不染纖塵的氣質

那股清的美,叫他心底萌生起一抹淡淡的異樣感覺好像有一根輕盈的羽毛,飄落這他的心坎上,撓得他有些酥麻

"音姐姐怎麼變了樣子了?美得跟天仙一樣"

夢慈嘟囔著喃喃道,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對啊不是聽韶家九姐是第一丑女嗎?"

"如果第一丑女都長成這樣子,那整個神都的女人都是歪瓜裂棗了"

"這哪里丑了?明明從上到下,都是無可挑剔啊"

"這就是我夢中的女神"

"好美膩"

"聽當初夜立萬居然拋棄了這位女神,他實在是瞎了眼了"

"何止是瞎眼啊簡直是腦子被狗啃了"

"這等美人也狠心辜負,真該碎尸萬段"

原本還這著不屑話語的世家公子,乍見韶音的玉容,態度全都轉了一百八十度韶音這一變就從女鬼,變成了天仙轉變實在是太過驚人了

那些諷刺陌紫皇有眼無珠的人,現在一個個痛心疾首,恨不得把自己給剁了怎麼就沒有早一步下手?求得美人青睞?

如今看著那雪山女神般的韶音,他們只能眼巴巴的流口水

"音妹妹變得好漂亮啊"

方紹錦也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沒想到韶音竟然會大變樣,完全讓她無法反應過來臉上寫滿了喜悅之色,為韶音感到高興

女人的臉有的時候比性命還要重要,如果沒有了臉,那很可能一無所有雖然有些諷刺,但是那卻是事實

男人的腦子愛著女人的內在,不過他們的眼睛可不是那麼想的內在美也要有人想挖掘,才能看得到

"這也太神奇了"

蘭沁妍記得當日麗妃揭開過一次韶音的面紗,露出的是眾人鄙夷的丑顏,如今麗妃再度揭開韶音的面具,露出的卻是驚世之容

"爺的眼光,果然極好"

她抿嘴笑了起來,看到麗妃那難看的臉,心中也特別爽快

誰叫麗妃總是要為難韶音,現在見到她吃癟,大快人心

"瘋丫頭——這真的是她嗎?"

月上淵清猛地站起身來,遙遙的望著韶音那動人的倩影,一顰一笑都叫他心潮澎湃

"就像是做夢一樣"

他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這世上真有女子長得那般清麗無暇嗎?

他對女子的長相並不看重,世界上粉萬千,他依舊心若菩提,不起波瀾

然而,這一日,卻起了驚天變化

他看過最美的冰雪,韶音就像是那純潔的冰雪,輕舞飛揚,落在他的肩畔停駐片刻,但即便如此,也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至少,茫茫人海,落落時光,他們曾經相遇過

看到他的目光始終落在韶音的身上,未曾在自己的身上停留,蘭沁妍的臉上拂過一縷淺淺的憂郁,眼眸中浮起一抹朦朧水色

她明明就在他身邊,可他為何沒有注意到她?

他難道忘記了南湖之畔的妍兒了嗎?

"妍兒,等你長大了,我娶你回家可好?"

耳畔似乎有一句溫柔稚氣的嗓音這回蕩,她還記得他,但他卻早已經不認得長大以後的她

那句兒時的玩笑話,他只是隨口一,早就忘記了,但她很傻,當真了

一直想著快快長大,嫁給淵清哥哥,但他都不記得自己了她還沒有回答他,那個只有長大後才能回答的話

青梅竹馬,終究敵不過逝水流年,風霜過後,什麼也不曾留下

青梅凋零,竹馬斑駁,誰還在記憶彼岸念念不忘?

月上淵清收回注意力,清風般的目光掃過蘭沁妍身上的時候,只是停頓了一下,並沒有記起她來畢竟他們相識的時候,蘭沁妍還很,女大十八變,他自然沒有記起她

另外一旁,正趴在桌上認真吃東西的葉遠婷,突然被姜莉叫起來

"莉姐姐干嘛拍我頭啊沒見我正忙著嗎?"

葉遠婷左手拿著一個白云酥,右手握著一個水晶糕,吃得正開心

"快看上面啊那個是音妹妹啊"

姜莉拍了拍葉遠婷的手臂,讓她看向韶音

"噗——"

葉遠婷看到韶音的樣子,不由直接噴了一桌子的糕點

與她一樣目瞪口呆的還有那些眼高于頂的秀女們,這些秀女原本還對韶音冷嘲熱諷,現在卻是一句話都不出來,幾乎忘記了如何話

她們感覺先前恥笑韶音的話,現在顯得多麼蒼白無力一個個臉上**辣的,好像被活活打了一巴掌

皇後唐柒柒走到韶音的面前,緩緩的開口問道:"聽九姑娘以前的臉上有著黑斑,今日一見,怎麼與傳並不相符呢?"

她問出了所有人心底的疑惑,眾人也都仰頭看向她,好想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這個其實是要歸功于女子近日研究出的一種美容秘方,驅除了臉上多年的黑斑,讓皮膚變得好了"

韶音知道如今既然已經被看到了真容,那她藏著掖著也沒用,便大方的開口道

聽到她有美容秘方,這些愛美的秀女們,全部都像是餓狼一般,眼睛冒著綠光盯著她

她們可是親眼見證了這美容秘方的神奇,能讓一個級丑女,變身為絕世美人的美容秘方,對她們而有著天大的吸引力

"哇那秘方可否告知一二?"

皇後唐柒柒聽到有這麼神奇的美容秘方,也是一臉的激動哪個女人不愛美?就算是皇後娘娘也一樣

"娘娘,這種美容秘方是我們韶家的不傳之秘,而且只有女子做得出來,只是需要耗時耗力——"

韶音得非常認真,好像真有這種事一樣,讓大家都聽得芳心怦然

"本宮願意花重金跟你買下這美容秘藥不會讓你白出力的"

皇後唐柒柒非常干脆的道,臉上掛著笑容這歲月不饒人,她也希望在夫君的面前顯露美麗的一面,花多少錢都值了況且,她堂堂國母,還出不起這個錢嗎?

"娘娘這是折煞韶音了,韶音怎麼敢要娘娘出錢"

韶音開口道,一臉的惶恐之色,心中卻是樂開了花她這一次既然露了真顏那就不能白露,怎麼也得大賺一筆美容秘方她多得是,隨便拿幾個出來,也可以叫這些古人驚訝的

"本宮豈能叫你白出力讓你收你就收下本宮定金先付了"

皇後唐柒柒見她不願意收錢,還以為她不想拿出秘方,連忙焦急的道馬上脫下一個上好的玉鐲子,就往韶音的手上套去

其他的秀女看得也是眼不已,爭先恐後的要跟韶音買這美容秘藥否則秘藥越賣越少,那可如何是好

"我也要買"

"還有我也給我留一份啊"

"拜托了"

"……"

聽著那熱似火的聲音,韶音假裝露出為難的神,好像舍不得割愛一樣,讓眾人覺得那美容秘藥一定珍貴至極

她可以猜到,這一次肯定賺個缽盆滿

木棉皇後聽著也非常心動,想要開口買的時候,站在一旁的麗妃突然抓狂一般,猛地把衣裳豪放地扯開

"嘶啦——"

一道裂帛的聲音,在人聲鼎沸中顯得微不可聞

但麗妃正好站在韶音旁邊,但她將衣裳撕裂,露出了白嫩豐腴的手臂,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矚目

"嘶啦——"

麗妃似乎覺得撕開外裳還不夠過癮,著眼睛把里衣也猛地一撕,一把扯出了繡著鴛鴦的肚兜,放在手中揮舞了起來

全場見到麗妃宛如癲狂的發浪模樣,眼珠子掉了一地

尤其是那些沉迷于煙花巷子的紈绔公子,是口水直流三千丈

"王爺來嘛——"

麗妃臉頰異樣潮,面露春,揮舞著肚兜,要朝武尊王撲去

當場,鳳魅雪和陌煙華的臉就黑了下來,在場的只有一個王爺,就是他們的愛子陌紫皇

這個蕩婦,竟然敢做出這種舉動,叫他們如何能容忍

---

上篇:【067】心亂如麻     下篇:【069】亂蝶狂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