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0】蜂擁而至  
   
【070】蜂擁而至

"賤人,還不快叫人放了本宮你過來把這些髒老鼠從本宮身上弄下去"

夜麗水驚恐的慘叫道,臉上充滿了怒色,頤指氣使的語氣,分外得瑟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你要我親自幫你弄掉這些老鼠嗎?"

皇後唐柒柒開口問道,聲音中透著一絲興奮

"不叫你,難道還叫這些卑賤的獄卒的髒手碰本宮的千金之軀嗎?"

夜麗水怒聲道,一刻也等不及了

"既然你這麼要求,那我就自己動手了"

皇後唐柒柒無奈的道,揮了揮手,身後的人就搬了一個黑色的大缸過來

夜麗水見到她磨磨蹭蹭,不由有些焦急

"抓老鼠就利落一點,還杵在那里做什麼?"

夜麗水腿上被老鼠啃了一口,便大聲的嚎叫起來

不過她的嚎叫聲在見到皇後唐柒柒淡定地打開大缸,放出一條手臂般粗大的毒蛇整個水缸就只裝得下這一條毒蛇,可想而知那是有多長

"刷"

大毒蛇見到夜麗水身上的老鼠,猛地飛射過去,張開血盆大口,一口一只,將這些碩鼠吞吃入腹

吃完這麼多的大老鼠,毒蛇還沒有消停下來,而是在夜麗水驚恐的視線中,卷上了她的身體巨大的腦袋,正對這她煞白的臉,吐著芯子

"咕咚"

夜麗水嚇得咽了咽口水,根本就不敢吭聲生怕一話,那毒蛇就會撲過來,一口咬斷她的脖子

"把解藥交出來"

皇後唐柒柒看到夜麗水膽子這麼,冷笑著道

夜麗水搖了搖頭,被嚇得渾身發抖她沒想到皇後竟然這麼毒,使出如此卑鄙的招術

"不交也沒有用,本宮已經派人去你宮里找了,你留著也沒有用了,就叫這毒蛇咬死你"

皇後唐柒柒見到她不話,就冷聲威脅道

她提解藥的事,只是為了降低夜麗水的警惕,讓她誤以為風云華況危機,免得她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什麼都不肯

"你不能殺我這個解藥除了我,沒有人知道在哪里"

夜麗水聽到她的話,忍住恐懼開口道見到身上讓她毛骨悚然的大毒蛇沒有反應,這才大膽繼續下去

"沒了我的解藥,風帝必死無疑"

"誰知道你的是不是真的解藥本宮自己去找"

皇後唐柒柒一臉的焦急,讓夜麗水感覺她急需這解藥,底氣就足了幾分

"解藥不在我的宮中,你就算找幾遍都沒有用"

夜麗水嘴硬的道,解藥現在還沒送進來,她也不擔心唐柒柒能找出什麼東西來

"解藥在哪里?你沒的選擇,如果這一次我得不到解藥,你就等著被毒蛇一口一口吃掉"

皇後唐柒柒開口威脅道,讓夜麗水忌憚不已

"解藥只有我去,才能拿到,明晚會有人送到我宮中如果見不到我,那人就會把解藥毀掉"

夜麗水仗著解藥作為籌碼,相信她也敢冒險,就會放她出去

"既然如此,那本宮明日就去看看你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假的,你就呆在這天牢一輩子"

皇後唐柒柒吹了吹哨子,毒蛇戀戀不舍地從夜麗水的身上爬下來,然後進了大缸里面

夜麗水整個人就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一樣,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了她哪里知道唐柒柒根本沒有打算把她放出去,只是把她當作一個誘餌,引出背後的幕後黑手夜麗水不過是一個角色,背後的人才是真正危險的存在

夜色正濃,一道白光掠過窗台,飛竄了幾下,就跳到了禦花園之中

火月雪貂萌萌在月光下飛閃而過,粉嫩的鼻子在空氣中聞了聞,圓溜溜的眼睛分外閃亮不多時,它就在一個非常不顯眼的角落,找到了一株千年人參它爪子朝著泥土挖去,快地將人參挖出來,叼著千年人參,就飛回槿嵐苑

一晚上來來回回好幾次,穿梭在許多人們沒有注意的角落里,勤快地忙碌著,沒有驚動任何人

清晨的天空還是淡墨色,韶音在睡夢中聞到了一陣濃烈的藥香,她連忙起身尋找起來走下八寶羅帳床,穿起制的棉鞋,她就見到外面書房的地面上,竟然堆了山一般高的奇花異草,全部都是上好的珍稀藥材

甚至有些藥材,她不曾親眼見過,只在古醫書上看到過但如今卻真實的出現在她的眼前,叫她這個精通醫理的神醫,如何能不激動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她以前有很多方子都沒辦法嘗試,看著地面上的藥材還帶著泥土的芬芳,她就知道這是拔出來的

她的目光從下面移到上面,就見到火月雪貂萌萌縮成一團,正窩在藥材堆積的山上頭那憨態可掬的樣子,真是讓她的心坎都軟了下來

看到它的爪子上都是泥土,因為它的爪子太過稚嫩,挖硬土的時候還傷到了它嬌嫩的爪子,上面還沾了幾點血絲,讓她心疼不已

"這個淘氣真是叫人又氣又愛"

韶音看到萌萌累得沒有一點力氣,聽到她的聲音,努力地抬起腦袋,清澈如玉琉璃的大眼睛,可憐楚楚地看著她馬上要爬起來撲進韶音懷里,但沒有力氣動,又趴了下來

"嗚嗚"

軟嫩的清脆嗚咽聲,從萌萌的口中傳來它還不忘向主人展示一下它的勞動成果,伸出受傷的爪子,俏皮地戳了戳壓在粉肚皮下的藥材

昨晚韶音告訴它沒有藥材了,它聽懂了她的話,忙活了一整晚,把它能找到的天材地寶全給搬回來了

"乖萌萌,辛苦你了"

韶音聽它哭得可憐,伸手把它抱了起來,它才停止了嗚咽

"等會兒就給你做好吃的"

她伸手摸了摸萌萌蓬松的絨毛,它極其享受地眯著眼睛,一臉的甯靜神色它從就沒有了娘親,韶音就像是它的娘親一樣,讓它依賴至極

"不過現在要先把你洗乾淨才行"

她看著這泥娃娃,要是讓它撲進懷里,身上肯定一身泥巴了

"音姐,熱水已經准備好了,需要涼涼端進來嗎?"

宮女西涼一大早就起來燒水,聽到房間里有聲音,便在門口問了一聲

"涼涼,把水端進來"

韶音清泉般的嗓音,淡淡地落了下來

西涼把臉盆端進來之後,就見到了一地的藥材,不由張了張嘴巴她沒有什麼,而是把臉盆放到了架子上

"涼涼你再去拿一些熱水過來,不要太燙,溫度合適就可以了"

韶音伸手試了試水溫,溫度剛剛好,便將伸手替萌萌洗起爪子來她沒有給它全身清洗,這個天氣太冷了,這里沒有什麼吹風機,萌萌太了,很容易生病獸生病什麼的最麻煩,很可能會因為生病丟了命

火月雪貂血脈高貴,但這才兩三月的貂兒,並沒有什麼抵抗力

"吱吱"

萌萌很怕水,感覺到爪子上有水,嚇得炸毛想要跑走,但是被韶音抓著,它也跑不了

"不要亂動哦洗乾淨了才能上床,不然就呆在地上睡覺"

韶音淡淡的開口道,不輕不重的威脅了一下

"嗚嗚"

萌萌聞圓溜溜的大眼睛,騰起了一抹水霧之色,好似要落淚一般

"賣萌裝可憐沒有用乖乖洗乾淨"

韶音纖纖玉指點了一下火月雪貂萌萌嫩嫩的鼻尖,然後細心地幫它把爪子洗乾淨,身上也擦拭了一下,然後用干布擦拭干,抱到火爐旁邊烘干濕透的絨毛

她坐在軟塌上,讓萌萌呆在她的雙腿上,將它翻了個身,露出了沒有長齊毛的肚皮

"吱吱"

萌萌的肚皮是它最脆弱的地方,它不想要露出來,總是想轉身

"不許動"

韶音抓住了它的爪子,聲音中透著幾分嚴肅,萌萌一愣,眨巴著大眼睛,就可憐兮兮地躺在她腿上

見到它不亂動,韶音立刻拿出了清涼的藥膏,抹上它粉嫩柔軟的爪子肉墊那肉墊粉嫩嫩的,捏上去也格外的柔軟,像是草莓果凍一樣只是如今那粉嫩的爪子上面有些開裂,叫韶音看著越發心疼

她動作很輕柔,細心地把藥膏塗抹好,這才把它抱起來

"以後不許一個人不對,是不許一只貂跑出去摘藥材,你可以告訴我藥材的位置,我和你一起去采摘不然摘回來,我也不幫你弄好吃的"

韶音開口叮囑了一句,要抱它到床上休息,它什麼也不肯,最後還是躲在了她的懷里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由著這家伙任性她穿上外衣,披上了厚實的棉襖,然後用西涼重打來的熱水梳洗了一番

海蓮准備好了早膳,她用過早膳之後,就開始把這些藥材處理了一遍西涼在一旁打下手,按照韶音的吩咐,把藥材搬到了隔壁一間空置的房間

韶音打算把隔壁空置的房間作為藥房,這樣她要研究起東西就方便多了

西涼跟著韶音學了不少的東西,以前不明白的醫理在韶音簡意賅的講解下也恍然大悟

時間過得很快,韶音喂萌萌吃一點東西和露水,天就大亮了

"音姐,您今天第一天上朝,別去遲了外面天冷,里頭穿件夾襖,再披上朝服"

海蓮把韶音的朝服拿出來,還給她找出了適合的夾襖和暖爐,可以隨身攜帶

"嗯,我自己換就好了,你們在外面等著"

韶音走進屋中,將嶄的朝服換上,她的脖子上還掛著長命鎖,貼身佩戴,沒有叫人看到

換上朝服之後,她也把靴子換上打開門扉讓她們兩人進來,免得等久了凍到

"音姐,我給你梳一個輕云柳雪含香髻"

西涼讓韶音坐在梳妝台前面,手中握著桃木梳,給韶音梳起發髻來韶音平日都不梳發髻,青絲隨意挽起不過今日要上朝,自然要莊重幾分比較合適

西涼的手很巧,很快就為韶音梳起一個端莊大氣的輕云柳雪含香髻,遠遠望去像是輕云飄于腦袋上,幾縷柳枝垂瀉而下點綴上一排珠玉流蘇,幾朵玉簪花,倒是清雅無雙

"時間不早了,音姐可知道金鑾殿怎麼走?"

"我們隔壁不是住著上官大人嗎?我和她一塊兒走就不會迷路了"

韶音站起身來,讓她們兩人呆在屋子里收拾一下,自己跨步出去槿嵐苑的木槿花沉寂了一夜,迎著如火的驕陽,簌簌綻放,那美麗的花樹,充滿了熱

木槿花的顏色是鮮豔的色,與她一身繡著繁複雪蓮花的色朝服相互輝映,絢爛至極

"帝醫大人,起得真是早"

上官瑋也已經換好了朝服,正朝她這邊走來,想必是想與她同程

"上官大人也起得早"

韶音朝著上官瑋點了點頭,對于這個突如其來的官職,她也有些意外,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她好歹也是華夏軍部的靈魂軍師,什麼樣的大場面沒有見過

"我們一起走,今日帝醫大人是第一次上朝,凡事要心一些,少多察"

上官瑋微笑著叮囑道,對韶音的態度倒是和善

她們走過閉月苑的時候,就被晨光霧靄中一幕絕美的畫面所吸引

只見,大片的紫薇花叢中,一道身著藍紫色望月水裙的清麗身影,婷婷玉立地站在藥圃之中,手握花鋤,俯身拾撿被風吹落的紫色花朵清晨淡淡的曦光,襯著她身後大片紫光瀅瀅的花海,美不勝收

那是一個年紀和韶音相近的女子,白色的內襖間綻放著色彩濃烈的紫薇花瓣耳際一串紫色的水晶耳墜,折射出美麗的霞光

一張脫俗的秀氣容顏上,柳眉下一雙寶藍色的靈瞳雪亮乾淨玫瑰花般不點而丹的唇瓣,輾轉流溢著瀅粉色的桃暈,仿若清晨朝陽初開時染上玫瑰色的云霞

"那是太醫院的醫女,月淺薇"

上官瑋開口介紹道,以後她們還會經常相見,現在認識一番,自然是比較好的

"月色清淺繞紫薇,舉凝眸暗生輝好有氣質的一個姑娘"

韶音見到月淺薇,就感覺到了她身上那股很溫柔的氣息,讓人覺得特別親切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她卻挺喜歡這個女子的

"咦?薇兒好像沒見過你呢?你是來的嗎?"

月淺薇撿起地上的花瓣,提著花籃朝著韶音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嗯,我是昨天才搬進來的我叫韶音"

韶音朝著她點了點頭,淡若流云的嗓音,叫人百聽不厭

"音音,很高興認識你哦我是月淺薇,你以後叫我薇,或者薇薇,隨你喜歡怎麼叫都成"

月淺薇熱絡的道,看上去特別活潑可愛

"瑋瑋,音音,你們進來喝杯茶呀,我研制出一種花茶呢你們來喝喝看"

"不了,我們還要去上朝,再遲點就要耽誤了"

上官瑋搖了搖頭,朝著月淺薇道

"音音也是女官嗎?好厲害啊"

月淺薇羨慕的張大眼睛,看著韶音,沒想到她也和上官瑋一樣是女官呢她這才注意韶音身上的朝服,那輝煌大氣的正色,配上銀色雪蓮花,端的是好看至極

這樣精致美麗的朝服,想必她的官位還很高

"音音是什麼官員呢?"

"她可是正一品的帝醫哦以後你可要多向她學習一下醫術"

上官瑋笑著道,看到月淺薇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由露出了幾分自豪的神色那是同樣身為女兒身的自豪,韶音是女子,但卻是一品帝醫,為女子爭了一口氣

"太棒了薇薇也要努力,成為一名可以上朝的女官"

月淺薇握了握拳頭,非常有志氣的道

"你們快去,你們有時間再來玩哦"

她雖然想和她們多聊聊,不過也知道分寸,沒有耽誤她們的行程

韶音剛剛出了紫菱宮,就見到有兩台軟轎在宮門外候著了她這才知道原來女官是有專人接送去金鑾殿的,之前她還怕找不到路,看來是白擔心了

上官瑋早就知道會有轎子來接,她只是擔心韶音會害怕,所以才與她同行

抵達金鑾殿之外,百官絡繹不絕,暗色系的朝服上面有著各種飛禽走獸的圖案

這些官員都來得很早,畢竟入宮要一段距離,如果不起早一些,必定是要錯過時間的

"聽多了一個女官?還是正一品女官"

"是啊昨日的宮宴上,皇後娘娘親自傳達了風帝陛下的旨意"

"一個女人為官,能有什麼作為?"

"可不是嗎?也不是誰都能有蝶後那樣的雄才偉略"

"這個女官據是帝醫,一個大夫上朝,那不是笑話嗎?"

"真是太荒唐了"

眾官員議論紛紛,對于女官格外排斥,畢竟如今在這朝上,還是他們這些男人的天下縱然有一個上官瑋,但他們也沒有把她放在眼里

"停轎"

隨著一聲輕靈的嗓音淡淡落下,轎簾被一只細膩如白瓷的玉手掀開,韶音那火的身影,就霸氣地闖入了所有官員的眼中

絕麗的清純玉容,宛如洛神降世,當當是這一份美麗與那鎮定自若的神態,就將這一干老老的官員震懾住

上官瑋也走出轎子,看到韶音面對百官,沒有一絲畏懼,反而猶如閑庭信步那般輕松自若,不由覺得自己是白擔心了看來紫衣侯所非虛,這個女子真的是非常與眾不同

韶音靈眸淡掃過百官,眾人不敢開口一句話她那透著上位者威嚴的目光,讓他們恍惚間記起了當年蝶後垂簾聽政的時候,那珠簾之後透出的目光,讓他們心都涼了半截

"上官大人我們進去"

輕盈慵懶的嗓音,緩緩地落下,她拖曳著鳳凰長翼的火長袍,踏著黑底紋的長靴,昂首挺胸霸氣地走進金碧輝煌的金鑾殿之內

見到她們離去,百官群臣才感覺松了一口氣明明是一個纖弱的女子,卻帶給他們連風帝陛下都沒有的威壓,讓他們心中大為震撼

"這便是天曜皇朝臣子朝見帝君的地方金鑾大殿了"

韶音在心中喃喃自語道,腳下踩著金鑾大殿五彩絲線編織成的地毯上,第一次來到古代的金鑾殿,她也看得很認真

金鑾大殿重簷九脊頂異常宏偉,斗拱交錯,九根高大的蟠龍金柱支撐著橫梁殿頂中央藻井上,盤踞著一條黃金蟠龍,龍口銜著一顆巨大的珠子,泛著明亮的光芒中央擺放著金漆雕龍寶座,那是風帝風云華所坐的地方

此刻已經有不少官員進來了,看到韶音和上官瑋,他們的神色各異有人驚豔,有人不屑,有人敵視,目光複雜地交織成一道網絡,覆蓋在韶音的身上

她,是今日的焦點

"等紫衣侯到了,你站在紫衣侯身邊就可以了"

上官瑋叮囑了一句,就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這群臣百官的站位也有講究,韶音是第一次上朝,所以並不清楚,幸好有上官瑋提醒

她站在原地等了許久,官員們都到齊了,但紫衣侯卻遲遲未來

上官瑋有心要再提醒她一下,但此時一聲尖長的通報聲音響徹而起,群臣都連忙跪地行禮

"風帝陛下駕到"

"參見陛下"

排山倒海的山呼聲,此起彼伏地響徹而起

風帝風云華在順子的攙扶下,虛弱地坐到了金漆雕龍寶座之上

當看清楚他的面容,韶音的嘴角狂抽,整個人也被雷電劈了一記,愣在了原地,完全失去了語的能力

這丫的不就是那晚拉著她不放的流氓嗎?她把他狠狠折騰了一番,貌似最後聽到有人靠近,就把他丟下自生自滅了

看到他還活著,就明她成功解掉他身上的毒,他也努力熬下來了

但關鍵,他是風帝陛下,那自己這個帝醫的位置,十有**是當日她意外救活他所得了

這下子,所有的疑惑都解開了

不過,這個時候,所有官員都跪下行禮,唯有韶音還站得筆直,于是成為了所有人目光的中心

"大膽你好大的膽子,朝見陛下竟然不下跪行禮"

虎背熊腰的將軍熊悍見到韶音沒有下跪行禮,粗聲粗氣的怒喝道

金漆雕龍寶座上的風云華一手枕著腦袋,頭發披瀉而下,似笑非笑地看了韶音一眼知道她自然是見到他的模樣,所以大吃了一驚,他也是故意要嚇嚇她的,誰讓她那晚上如此粗暴對待他那銀針紮得他現在還覺得隱隱作痛,也該讓她怕一怕

不過他沒有見到她驚恐的神,她依舊是一臉淡定,好似這樣的陣仗沒有嚇到她分毫

"朕的帝醫,為何見到朕不行禮?"

"本王的未婚妻,自然不用理會這些繁文縟節"

沒給風云華戲弄韶音的機會,武尊王陌紫皇就已經踏著五彩地毯霸氣走來,金色的陽光,自穹頂上灑落下來,仿佛戰甲一般披在他的身上,讓他看上去尊貴至極

"武尊王所不錯,帝醫既然是武尊王的未婚妻,那宮中的這些繁文縟節就免了"

風云華心中把陌紫皇給罵了一遍,叫他出現得這麼剛好,一點機會都不給他而且,這家伙還是那麼不給他面子,實在是讓他內傷

武尊王有著不行禮的特權,如今連帶著他未婚妻都沾光了,不得不讓官員們眼不已

如今他們也才記起來,這位帝醫還有一個為顯赫的身份,那就是武尊王的未來側妃他們自然不知道那側妃早就改為正妃了,但單單是一個側妃,那是也皇族中人了

當然也有人對韶音頗為不屑,覺得她是靠著裙帶關系上位哪里知道她的本事,大得足以踩死他們無數遍

"謝陛下"

韶音沒想到陌紫皇會出現的這麼及時,還為她解了圍,讓她心中感覺一陣甜蜜

"別愣在這里擋路了,跟我過來"

武尊王陌紫皇來得比風帝還晚,但沒有人敢什麼誰都知道武尊王才是這里掌握著實權的人,處理的公務和奏折比風帝要多多了,熬夜都不知道熬到什麼時候,起得晚一點也無可厚非

何況武尊王是出了名的冷酷無,他們誰敢惹這尊煞星啊?

"哦"

韶音的柔荑被他粗糙的大手驟然握住,她玉顏一,被他帶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在這個不起眼的位置,居然還有一把偌大的黃金座椅,上面鑲嵌著寶石,看上去不比龍椅差多少

"坐"

武尊王陌紫皇將她拉下來,讓她和自己一同坐在這椅子上

韶音一個沒留神,就被他拉到了座位上,這個座位原本是挺大的,不過是一個人坐的加上她一個,就顯得有些擠了,兩個人緊緊挨著,看上去分外曖昧

她的大腿都靠在了他的腿邊,可以感覺到他薄薄衣料下的體溫

此時陌紫皇已經松開了韶音的手,所以沒發現她手心已經出了汗水那不是因為害怕的緣故,而是和他這麼近距離,她的心跳不斷加快,不知道為何有些莫名的緊張

"愛卿有事啟奏無事便退朝"

風云華的聲音很虛弱,看上去隨時有暈倒的可能性,也讓陌紫皇想把奏折丟回他宮里的念頭打消了不少

他皇叔一副隨時要掛掉的模樣,他要是把奏折丟回去,肯定會被皇嬸再丟回來

那他還是不要做無用功了,免得白忙一場,最後還得處理奏折

金鑾大殿之中百官云集,清一色的朝服,看上去分外壯觀在武尊王的下位本來站著丞相紫阡陌,但今日卻不見其人

"今日丞相為何沒來?"

風云華看了一眼百官,見到從未缺席的丞相紫阡陌竟然未來,不由疑惑的問道

"啟稟陛下,紫衣侯生病了,故而告假未來"

回答風云華的是武尊王陌紫皇,紫衣侯一早就派人去跟他了,免得他有政事找不到自己

對于風云華,紫阡陌也沒有特地去打擾,只讓他好好靜養若非沒有合適的人繼承帝位,風云華這樣的身體況,早就要退位了

在風云華的心中,最合適的儲君不是太子風驚灩,而是武尊王陌紫皇

只可惜陌紫皇什麼也不肯繼承帝位,他也總不能逼迫他他可不是大哥陌煙華,直接丟下一道聖旨,就攜著嬌妻跑個沒影

不是他不想這麼做,而是他跑不到哪里去啊

武尊王陌紫皇手中的云上,就夠把他從天涯海角抓回來了,他要是敢這麼做,溜得無影無蹤的人,肯定是陌紫皇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苦力,他可不能讓這家伙跑了

"原來如此丞相大人勞苦功高,等退朝之後,就請帝醫替朕去紫衣侯府邸走一遭若是治好了紫衣侯,朕自有重賞"

風帝風云華點了點頭,開口對韶音道他知道這姑娘絕對不是那種會做白工的人,那日如果不是他苦苦哀求,死拉著她不放,估計早就被見死不救地踹開了現在想來都是一把辛酸淚啊

"是,臣領命"

韶音想想可以借此機會出一趟宮看看娘親,倒也是不錯的況且風帝也了,這不是白工,做好了有報酬的她很缺錢,手頭上的錢還不夠她做想做的事,所以果斷的應了下來

"帝醫如今身為朝廷命官,宮訓就免了你也可以出去看看帝醫府邸,讓武尊王帶你去看看"

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讓韶音有些不解

去帝醫府邸為什麼要讓武尊王帶她去看看?她自己不能去嗎?

武尊王陌紫皇挑了挑眉毛,臉上有一抹淡淡的戲謔神色,好似狡猾的狐狸

韶音若是去帝醫府邸看過,一定會驚訝至極的

交代完這件事,風云華就精神不振地躺在龍椅上,聽著大臣們上表奏事韶音沒有發表什麼意見,而是觀察著這些大官員

上奏的事,無外乎就是國泰民安,各種阿諛奉承,讓她聽得都犯困

這樣只一味上報太平,背地里有多少的貧苦,身處于深宮中的風帝如何會知曉

她似乎看到這個表面繁華的皇朝,內部已經開始分崩離析,奢華與和平都只是一層華麗的外衣罷了

一直議論到中午,風云華快撐不住的時候,才散了朝

韶音走出金鑾大殿,看著外面天空廣闊,整個皇宮似乎在她的眼底蔓延開來,一直抵達外面的世界

"走,我帶你出宮"

武尊王陌紫皇站在韶音的身邊,看她有些犯困,不禁露出了好笑之色

"這朝堂之事是不是很枯燥乏味?"

他覺得她一個平凡的深閨女子,想來對國事政務也聽不懂,讓她呆了一早上,也真是委屈她了

"你若是不想來,可以不來的"

"陛下了,每日都按時上朝,有月俸正一品官員的月俸,很多耶"

韶音理直氣壯的道,***無暇的玉顏,在陽光下眉飛色舞,看得陌紫皇有些發呆

"你這個財迷"

陌紫皇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動作充滿了寵溺,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

"財迷又怎麼了?你不知道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嗎?"

韶音嘟了嘟唇,義正辭的回答道

"好好你有理你若是缺錢,就跟我,我有也願意給你花"

陌紫皇妖孽般完美的俊顏上,一雙深邃的眼眸,溫柔如水的凝視著韶音,幾乎讓她的靈魂都要飛進他的眼中

"我自己賺錢自己花才不要你施舍"

韶音著臉,看著他靠近的俊顏,連忙推開他的身子

"哈哈哈"

陌紫皇看到她那害羞的模樣,朗聲笑了出來,天籟般動聽的笑聲,醉人心弦

那些走出來的官員們,第一次見到武尊王的笑容,那天神般的笑容,真是讓人甘墮地獄美若黃泉兩岸的彼岸花,生生照亮了整個靈魂

兩人並肩走向九重宮門,就像是一對侶在散步,那神仙眷侶般的模樣,叫人看著都羨慕

他們剛剛抵達九重宮門,就見到在飛雪瓊華台等待宮訓的秀女們蜂擁而至,一個個眼睛發著光看著韶音那火霸氣的朝服

"帝醫大人,可否把美容秘藥賣給我一份呢?我願意出一千紫石幣"

一位秀女激動的道,看著韶音那美麗的模樣,恨不得馬上就用了美容秘藥,然後變得和她一樣漂亮

"一千紫石幣也想買,你是窮瘋了我出兩千"

"我出三千"

"一萬"

"……"

秀女們瘋狂的抬價,一個個爭先恐後,生怕遲了一步就沒有了

"讓開"

武尊王陌紫皇見到她們這樣圍著韶音,不由冷聲喝道他身上煞氣十足,嚇得這麼秀女們連忙退後

"大家有意願購買美容秘藥的話,等我回宮再秘藥稀少價高者得"

韶音淡淡的道,沒有在這里逗留,留下了一群扼腕歎息的女子

看著韶音和武尊王陌紫皇一起離去的背影,所有的秀女都是一陣失落,沒有買到秘藥,她們如何求得美貌,贏得風帝的歡心呢?

"我要趕緊去把東西賣掉,換些錢來,免得被別人搶走了秘藥"

"馬上托人從家族里把錢弄進宮"

"必需要籌錢了"

"……"

趁著韶音出宮的這會兒功夫,這些世家姐們各個摩拳擦掌,想方設法把錢籌起來多一分美貌,就多一分勝算,這筆錢花得絕對值了

想到這里,秀女們都瘋狂了,一個個想辦法去湊錢拍賣韶音手中的美容秘藥

原本還和和睦睦的秀女們,一下子都仿佛是對陣殺敵,一個個嚴陣以待

韶音不知道這些,而是坐上華麗的馬車,出了宮門

"帝醫大人,恭喜高升"

趕車的還是鳳曦澤,他朝著韶音拱了拱手恭喜道,臉上有著燦爛的笑容

沒想到才進宮數日,韶音就成為了帝醫,這件事已經公告天下,也傳到了韶府之中

那些曾經瞧不起韶音,欺負韶音的人,現在恐怕是追悔莫及了

他也已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韶樂,他也是非常高興

"謝謝"

韶音對著鳳曦澤點了點頭,看他明明身份不低,穿得也是一身錦繡華服,不知道怎麼就天天給陌紫皇趕車了?

她不知道鳳曦澤其實很忙,也就陌紫皇叫他把馬車趕過來,他才會百忙之中抽空過來的原本陌紫皇都是騎馬,為了她才特地坐馬車,他也就趕了那麼兩回車,每次都是這姑奶奶親臨馬車

"澤,去紫衣侯府"

武尊王陌紫皇冷冽的嗓音,淡淡的落了下來

"好的"

鳳曦澤拉起缰繩,駕著華麗的大馬車,朝著紫衣侯府邸奔去

不過兩人還沒有抵達紫衣侯府邸,就有一只靈動的雀兒飛進了馬車之內,落到了陌紫皇的手中

他沒有避諱韶音,直接打開了字條

見到上面的內容,他的面色不由一沉,轉頭看向了韶音

"你娘親受傷了老太君已經命人救治了,但況很不妙"

"什麼?我們快回韶府"

韶音聽到這個消息,連忙開口叫鳳曦澤調頭

"我知道了"

鳳曦澤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馬車調轉了一個方向,快朝著韶府奔去

韶音則是一臉的焦急,希望娘親不要出事,一定要等她回去

她下意識伸手按住了衣裳下面的長生玉鎖,心中暗暗地祈禱起來

恭喜眠兒成為帝醫醉妃的第五個狀元恭喜妍兒成為帝醫醉妃的第六個狀元恭喜傾城成為帝醫醉妃的第七個狀元寶貝們太有愛了仙兒很感動努力回報

感謝薇兒送的1518朵花花非常給力呢

還有謝謝每位送禮物月票的寶貝們,仙兒愛你們

雪蓮淚】mhh】gongii】付海蓮】

ssss198311】嵐沁妍】西涼】oo仙粉麥麥oo】

初倦未眠】永遠紀念你】展落初】

上篇:【069】亂蝶狂蜂     下篇:【071】至高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