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1】至高無上  
   
【071】至高無上

"踏踏踏"

馬車飛馳而過,韶音伸手掀開車簾,焦急的看著外面,希望這馬車可以跑得快一些本書最請訪問

"澤,停車"

武尊王陌紫皇眉頭微蹙,冷聲開口道

"籲"

馬車停了下來,讓韶音分外不解,不明白他為何在這時候停車

"跟我來"

武尊王陌紫皇伸手拉著韶音走出馬車,吹了吹懸掛在腰間的一個精美的玉短笛,笛聲清脆地響徹而起

還沒等韶音看清楚眼前的事物,她就感覺腳下一空,整個人被陌紫皇橫抱了起來,隨著他一同跳上了馬背

"駕"

他雙腿一夾,神駒赤影就化作火云飛竄而去,留下一串殘影

韶音剛剛坐穩,就感覺到狂風迎面撲來,周遭的景物像是放電影一般不斷地閃過

陌紫皇的坐騎赤影度奇快無比,讓韶音感覺隨時有掉下去的危險然而,她身旁堅實的臂彎卻將她牢牢地保護起來,沒有讓她從馬背之上墜下

韶音這才打量起身下的這匹神駒,那火的顏色,讓她誤以為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原本需要走上半日的行程,在赤影的腳程之下,硬生生縮短了許多沒有多久,韶音就見到了韶府的大門,在她的視線盡頭敞開

"到了好快的度"

韶音驚喜的道,剛抵達韶府,她就迫不及待地跳下了馬背,跑向了浮夢苑

陌紫皇也跟上她的步伐,俊顏之上神淡若,好像剛才的事很平常他的坐騎度有多快,他自然是很清楚若非韶音急著趕回來,他也不會叫來赤影,畢竟一般的女孩子騎這麼快的馬,肯定會被嚇壞的

韶音倒是很喜歡赤影的度,如果不是況危及,她還想要好好地騎著這神駒兜兜風

一路上的婢仆見到韶音和陌紫皇同行,都紛紛行禮,卻不曾認出韶音就是他們的九姐,只以為她是老太君請來的貴客

韶音也沒有功夫去解釋什麼,跑到了浮夢苑她走進屋里,就見到了許多人圍在屋子里面,就連老太君也在

原本以木芙的地位,根本不會有這麼多人關注,但如今她母憑女貴,身價百倍,自然備受關注

尤其是聽聞韶音居然成為了正一品帝醫,整個韶府都沸騰了,誰也沒有想到那只丑鴨會有展翅高飛的一天

"普兒,怎麼樣了?"

老太君看向韶普,臉上也有幾分擔憂之色她看木芙身上的箭傷非常嚴重,對方肯定是要置她于死地幸好韶樂來看望木芙,身邊隨行的侍衛眾多,才叫木芙逃過了一劫

聽到木芙中箭受了重傷,韶府後院的妻妾們都嚇壞了她們哪里有遇到過那麼可怕的事,歹徒如此凶殘,竟然都殺入了府邸之內,太可怕了

"沒救了,這箭頭拔與不拔,她都活不了"

韶普搖了搖頭,對于木芙並沒有什麼感,如果不是老太君下令讓他醫治,他也不會動手

老太君聞也露出了幾分惋惜之色,老臉上還有深深的擔憂她還記得與木芙第一次見面,那是一個大雪天,木芙抱著剛出生不久的昏倒在了樹林旁,正好被路過的她救下

聽木芙所,她的丈夫被強盜所殺,如今剩下了孤兒寡母無依無靠老太君因為憐憫她們母女,這才將她們帶回韶府

為了給她們母女安身立命之處,她便讓韶普給了她一個妾侍的名分,但只是一個虛名而已所以韶普早就知道韶音不是他的女兒,對于木芙也沒有一絲感

"這命苦的人"

老太君搖了搖頭,准備讓人去准備木芙的後事,轉頭就看到身著朝服的韶音和陌紫皇走了進來

一時間,她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的兩人端的是耀眼至極,男的俊美,女的俏麗,讓她看得目瞪口呆

整個房間里的人,也都轉頭看了過去天地間的光芒,似乎都聚集在了這對男女身上,黑衣衣相撞出的視覺沖擊,讓他們驚豔得不出話來

"九妹,你回來了"

一襲藍衣甯靜如海的韶樂,腰間系著晶瑩珠鏈和環佩,優雅至極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得幾乎透明的膚色,讓人看著都忍不住心疼

他雖然看不到世人所看的實物,但卻看得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眾人只見到韶音的外貌,所以沒能認出韶音但韶樂卻記得韶音身上的氣息,甚至細微到她的腳步聲

"哥"

韶音在所有人震驚到石化的時候,輕輕喚了韶樂一聲,便走到了木芙的床邊

此刻的木芙面無血色,氣息微弱,好像隨時都會死去一樣她的胸口上洇染了鮮的血跡,上面還有一根箭頭

"你們都出去"

她淡淡的道,話音卻是不容任何人拒絕

眾人聽她得堅定,來不及消化心中的震驚,就被叫了出去,屋子內只剩下了韶音一人

他們想韶音應該是有些話要對木芙,因此才讓他們出去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為何韶音的模樣會變得那麼漂亮,但他們卻知道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

所有人都出去之後,韶音用剪刀將木芙胸口箭頭附近的衣裳剪開,檢查了一下箭頭,沒有倒刺,她才將箭頭拔了出來在箭頭拔出的瞬間,她就將准備好的藥粉灑到傷口上,手中銀針快地落下,將木芙傷口的血止住

其他人不敢拔出箭頭就是怕她會失血過多而死,畢竟這箭頭是紮入了非常脆弱的地方,一個不慎都會讓木芙丟了性命

韶音鎮定地替木芙包紮處理傷口,冷靜到了極點

沒有多久,她就將木芙的傷勢控制住,只是叫她著急的是木芙的臉上浮起了一層黑色

那是中毒的跡象

那箭最致命的是上面塗抹了毒液,箭羽平凡無奇,但那毒卻是霸道至極韶音判斷出那是黃泉毒,與奈何毒同名的毒藥,融入血液之後,中毒之人便就會在夜里步入黃泉

黃泉毒不像奈何毒無藥可救,但她手中沒有解毒的藥材,如果再去取,怕是要耽誤了救治的絕佳時間

"吱吱"

就在韶音在想辦法的時候,火月雪貂萌萌從她的懷里爬了出來,水靈靈的眼睛,眨動了幾下

"對了,還有這個家伙"

韶音見到萌萌的時候,眼前一亮,想起了火月雪貂可是萬毒克星上回遇到風云華的時候,萌萌睡得正香,她也忘記了這回事,如今也是見到它出來,她才記起火月雪貂可以解百毒的神奇能力

"萌萌,你可以解開我娘親身上的毒嗎?"

她開口對萌萌道,以它的聰明,可以聽得懂她的意思

"吱"

萌萌點了點頭,跳到了木芙的身上,毛茸茸的雪絨,就發出了柔和的光芒它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吸引毒素的巨大磁石,隨著它眼睛開始變成紫色,木芙體內的毒素就一絲絲的逸散出來,融入了它的體內

它原本有些疲憊的精神,一下子就飽滿了起來這些對于其他人而是劇毒的東西,對于它而就是大補藥

不過它的年紀還是太了,將木芙體內的毒素吸出來之後,它就因為吸收太多毒素,所以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是韶音第一次見到傳中的火月雪貂解毒的景,感覺好像是做夢一樣,讓她幾乎以為是出現了幻覺不過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火月雪貂以毒為食,又是至毒的貂皇,能有這樣吸收毒素的力量,她也可以理解

早知道萌萌這麼逆天,她那夜就不必辛辛苦苦地去替風云華解毒了

"萌萌做得真棒"

韶音將萌萌放進懷里,看著它睡得香甜,臉上浮起了溫柔的笑容看來她還真是撿到了一個大寶貝這可是萬金都買不到的

木芙身上的毒被清除之後,她才悠悠轉醒,見到韶音的時候她也沒有及時認出來

"你?"

"娘,是我韶音"

韶音伸手握著木芙的手,將脖子上掛的長生玉鎖給她看了看

"音兒,你的臉已經好了"

木芙虛弱的道,看著如今韶音那美麗的臉,眉眼間的神韻特別像是那個人她握著韶音的手,輕輕地顫動了一下,似乎是非常害怕

"娘,告訴我,是誰對你下殺手?你一定知道對不對?"

韶音握著她的手,感覺到她心中的恐懼,開口詢問道

"音兒別叫我娘我不是"

木芙聽到她的話,眼眶不由潤了起來,虛弱的話音,斷斷續續的道

她不知道是什麼人對她下毒手,但是她卻隱約猜到了對方為何要殺她,一定是為了滅口

望著韶音那清麗的玉容,她知道韶音的身份可能已經暴露了,那一定會引來殺身之禍,所以她不能再隱瞞她了

"娘你什麼?"

韶音張大了靈眸,睫羽輕顫,瞳眸凝鎖在木芙的面容上

"那是關于你真正的身世你必需躲起來不能不能讓他們找到你"

木芙想要坐起身來,但是心口傳來的劇痛,讓她完全動彈不得她此刻的身體很虛弱,但她怕自己再不,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音兒,你其實是"

她頓了頓,咳嗽了幾聲,又繼續的了起來

"云夢皇朝至高無上的朝音公主真正的名字是夢音"

韶音聽到她的話,心中掀起了驚天狂瀾她覺得木芙所太過荒唐,但卻又有無數的蛛絲馬跡可循

她喂木芙喝了一點藥,讓她的臉色恢複了幾分血色,話的聲音也流暢了幾分

"我是朝音公主?為何會淪落到這里,任人欺凌?為何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人找過我們?"

她心中有著很多的疑問,有很多不明白的事

"音兒,你別急聽我慢慢"

木芙恢複了一些力氣,便開始緩緩地起了韶音的身世

原本木芙是木棉村中無憂無慮的少女,豆蔻年華天真爛漫,在甯靜的木棉村過著幸福的生活她有一個閨蜜,名為木棉,長得特別好看,是木棉村里最美的一枝花

那一年,木棉救了一名受傷的少年,她的美麗與善良深深打動了那個少年少年傷勢好後,就離開了木棉村,但木棉卻在那段時間愛上了少年木芙一直見證著他們的戀,心中也很遺憾那少年一去不回

直到那一日,少年一身皇袍加身,聲勢浩大地前來向木棉提親,她們才知道,那個少年竟然是云夢皇朝的年輕帝君夢夕霧

夢夕霧未曾嫌棄木棉的出生,對她寵愛有加,並且冊封為後,尊榮無限木芙與木棉姐妹深,便跟她一同進宮,當了一個宮女,在她的身邊陪伴她

云夢皇宮中那遍植的木棉樹,就代表著帝君夢夕霧對木棉皇後的寵愛

然而,年輕的帝君卻敵不過大臣與祖制的壓力,陸續冊封了一些妃嬪從那之後,木棉純真無邪的臉上都時常掛著愁容,夢夕霧寵愛她,卻讓她陷入眾矢之的,無數的陷害接踵而至

天真的木棉,哪里是這些人的對手,一次次死里逃生,被侮辱,被欺凌,被刁難,那可怕的漩渦,讓原本柔弱的女子,不得不堅強起來,狠辣起來當木芙為當時救身懷六甲的木棉,擋下了致命一刀毀了整張臉倒在血泊的時候,那單純可欺的木棉就徹徹底底的死了

木芙被安排在清靜的地方養傷,沒有再隨身伺候木棉皇後

直到木棉皇後快要臨盆的時候,她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臉上雖然留下了丑陋的疤痕,但是木芙從來沒有後悔過為了姐妹擋下那一刀,毀掉的是一個人的臉,但救下的卻是另一個人的命

只是分別了這麼久,木芙再次回到木棉皇後的身邊,卻發現她與以前不一樣了冰冷的眼眸,充滿了狠辣的光芒,讓她覺得格外陌生這樣的木棉,讓她很害怕

在木棉誕下韶音的那一夜,是一個暴風雪肆虐的夜,冷得徹骨,讓木芙在屋子里都渾身發抖她記得非常清楚,那夜特別特別冷然而,比冬夜冷的是木棉皇後在生下韶音的那一刻,得知是公主,而且這孩子也活不了多久的時候,她那雙冰冷陰戾的眼睛

直到現在,木芙每次想起木棉皇後那雙冷血無的眼睛,充滿了算計與狠毒,她就會不寒而栗,嚇得做噩夢

那一夜,木棉皇後就下令,將公主丟掉而,做這件事的人,必需是她最信賴的人,也就是願意為她而死的木芙

木芙顫巍巍地接下了剛剛出世的韶音,看到她脖子上戴著的長命鎖,但這鎖卻沒有鎖住她的命,而是要索了她的命木芙連夜持著宮中令牌出了宮,當夜,也有一名剛剛出世的男嬰被送進了皇宮,取而代之

木芙站在冰冷的湖水旁邊,想要把懷里的嬰孩丟下冰湖,但卻下不了手

一直老實本分,對木棉皇後忠心耿耿的木芙,在那夜做了一個最瘋狂的決定,當夜就帶著朝音公主逃了哪怕她可能會短命,但至少也曾經活過她無法親手扼殺這個她盼望已久的生命,早在木棉村的時候,她們姐妹二人就過,如果日後對方有了孩子,那她們就一定要做孩子的干娘

她早就應允了做這生命的干娘,又怎麼忍心把她活生生的弄死掉?

她拼命地逃,但是卻有人一路追殺,她一直躲躲藏藏,在寶寶快要凍死掉的時候,她得到了好心人的幫助,渡過了一劫她還很幸運的遇到了納蘭神醫,那位神醫似乎是因為見到了公主脖子上的長生玉鎖,才出手救了她一命,給她留下了一張藥方

木芙不斷地逃,朝著遠離云夢皇朝的地方逃去,但卻失足滾下了山林,以為她們必死無疑的時候,被韶府老太君所救

後來的事,韶音就大體知道了,木芙成了韶府名義上的九姨娘,帶著公主蝸居在一隅,苟延殘喘卑賤的活著當年的公主在木棉皇後肚子里的時候,就已經中了奈何毒,因為被下過劇毒,所以阿九臉上有著可怕的毒斑,長得可怕至極

弄清楚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韶音才明白之前的種種不解原來,竟然是自己的親娘要對她下毒手,所以木芙才不敢回到云夢皇朝,甚至連木棉村都不敢回

"音兒,他們已經知道你在這里了你快躲起來一定要躲起來啊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木芙聽云夢皇朝如今已經有了太子,那太子的年紀和韶音一模一樣,肯定就是木棉皇後瞞天過海之計倘若韶音被找到的話,必死無疑

木棉早就已經不是當年的木棉了,她已經變成了魔鬼,任何阻擋她擁有大權的人,無論是誰,都會被無地除掉如果韶音的存在被發現,那她當年換皇子的事就會被揭露出來,她怎麼可能留韶音活口?

這一次她被人襲擊,很可能就是有人要殺她滅口,讓她不能出當年的這樁皇族秘事

"娘,你是養育我長大的娘,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你都是我的娘親知道嗎?"

韶音沒有驚慌失措的逃走,而且握緊了木芙的手,真誠的道

"音兒是娘沒有用讓你堂堂一個公主淪落到那樣的地步"

木芙淚如雨下,看著韶音那溫暖的眸子,原本害怕的心也平靜了下來她不怕死,只是怕女兒恨她

這麼多年,她一直把這孩子當作親生女兒對待,哪怕是為她死也不會猶豫

"娘,如果不是你,音兒早就沒命了至少,我們現在苦盡甘來了,絕不能讓人破壞我們的平靜生活"

韶音的嗓音中透著一股霸氣,如果誰要破壞她的生活,傷害她的娘親,那她絕對不會放過他們就算那個人是木棉皇後,她也不會有一絲遲疑

"他們已經發現我,肯定會知道你就是朝音公主"

木芙憂色濃濃,就怕韶音會有危險

"娘親,我現在住在天曜皇宮里面,那邊守衛森嚴,不會有事的倒是娘親這邊我不放心,想必娘親也不願意再留在這里,女兒有一個辦法,就是要委屈娘親了"

韶音附耳對木芙起了自己的計劃,讓她可以脫離危險,又能夠重以不同的身份,過一次的生活

"這樣真的可以嗎?"

木芙聽了韶音的話,眼底泛起了激動的光芒,她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心中卻充滿了期待

"可以的娘親不信我?"

韶音溫柔的話音,讓木芙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這個世界上,她最相信的人,就是她的女兒韶音了

"那娘親好好睡一覺,再次醒來,就是的人生了"

韶音伸手撫過木芙的面容,她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之後,傳出韶府的九姨娘木芙因為不名歹徒的襲擊重傷而死,于是韶府再也沒有了九姨娘這個人,她的名字也被一筆抹去原本老太君是主張看在韶音的份上,把木芙的喪事大辦,也順便給她一個像樣的名分但韶音卻一口拒絕了,讓木芙徹徹底底地從韶府消失與韶府再無干系

另外,她還提出搬出韶府,入住帝醫府邸韶老太君早就知道韶音不是她的親孫女,如今木芙已經過世了,韶音與他們韶家就沒有什麼關系了,只是名義上是韶家的人罷了,所以也沒有強留下韶音

倒是韶樂對她依依不舍,但聽到韶音讓他以後搬到帝醫府邸來住,他就欣然應允下來了

住在哪里都一樣,只要有她在就好

這世界上,他最牽掛的人,便是她了

韶音命管家先行把她和木芙的東西送到帝醫府邸,因為她們娘倆的東西不多,所以一輛馬車就足夠裝下了

當日,木芙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沒有人再看到她,也不知道她葬在何地

只是此後在城北奈何巷旁邊的老屋里,時不時會有濃濃的酒香飄逸而出,叫人忍不住停下步伐

處理完所有的事,韶音站在了韶府門口,抬眸望了一眼韶府那燙金的匾額哪怕到現在,她都覺得這個地方給她的感覺就是冰冷陌生,如今她終于光明正大的摒棄了這個地方,踏出了韶府的大門

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後,她對于韶普的那絲怨怒也消失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把她和木芙當作家人,自然不會在乎她們的死活

這也是為什麼木芙從來不爭什麼,只想好好的守著女兒,讓她們有一葉棲身

此刻已經日暮時分,天邊血色的殘陽印在她的玉容之上,也讓她的身姿看上去恍若仙女火的朝服,被夕陽染得加耀眼,她就那樣霸氣地站在原地,倔強到了極點

臨風玉立,墨發飛揚

陌紫皇並沒有催促她,而是安靜地看著她柔弱的身影,那般堅強地站在那里,他不由覺得分外心疼

若這世上沒有人疼他,那便叫他來疼好了

他看穿了她的脆弱,想要保護她,讓她不必凡事逞強的一個人扛

天塌下來也罷他為她頂

一路上他都在她身邊默默地陪著她,沒有多余的語,但卻有一股無聲的力量,支撐她

"我們走,讓王爺久等了,真是抱歉"

韶音朝著他點了點頭,粉嫩如櫻的唇,朝著兩側揚起了一縷極淺極淺的弧度她的笑容,比那夕陽美好,只可惜稍縱即逝

"時間不早了,我們就騎赤影過去,阿音,你怕不怕?"

武尊王陌紫皇招了招手,俊美無比的赤影神駒就踏著夕陽而來,出現在韶音的面前

如果要有什麼馬可以媲美赤影,那就是墨煙神駒了

赤影有一雙玉般的眼眸,炯炯有神,看上去同樣是靈氣逼人

韶音走上前,伸手試探地摸了摸赤影的頭,它倒也沒有反抗,而是垂下了頭,讓韶音摸,神態頗為享受

"怎麼可能?"

武尊王陌紫皇詫異的看著赤影那溫順的模樣,這匹馬可是非常難馴服的野馬之首,哪怕他馴服之後,赤影也只讓他一個人碰

如今看赤影那享受的樣子,好像很喜歡韶音的樣子

"色馬"

陌紫皇沒好氣的道,對于赤影這家伙,實在是無語得很

"好乖的馬兒你叫赤影哦,比你主人可愛多了"

韶音伸手摸了摸赤影的頭,清脆的笑聲,讓陌紫皇的俊顏又黑了一層她自己並不曾發現一件事,就是她對于這些動物有著非常強大的親和力,無論是她在現代的時候,還是在這里的時候,她身邊都有許多動物環繞左右

她身上有一股很純淨靈魂的氣息,好像大自然的味道,讓這些動物都想要親近

"走咯我載你一程,王爺,你怕不怕?"

韶音動作帥氣利落地躍上馬背,朝著陌紫皇勾了勾手指,那動作讓他猛地感覺一陣電流穿梭過全身

那在馬背上自信飛揚的神彩,叫他看得目眩神迷色朝服配上色的駿馬,趁著燦爛無雙的夕陽映畫,真是美到了極限,讓人無法用語形容

"丫頭很狂嘛等會兒不要嚇得哭鼻子"

陌紫皇聽到她出來的話,不客氣的回應了一句他跳到她的身後,她手握缰繩,策馬飛奔起來

只是他之前一時激動,體內萌生的欲火還沒有消退,乍然與她身體相貼,雙臂圈攬在她的腰際,他感覺那股**又熊熊燃燒起來

他身上的滾燙火熱,讓韶音的背猛地僵硬了一下

"你你再耍流氓我就把你踢下去"

韶音的玉顏到了極點,好像是可愛的蘋果,在陽光下閃著光彩

"我不是故意的"

陌紫皇感覺全身都要燒起來似的,感覺她那軟膩的嬌軀,纖細的腰身,以及身上天然的香味,都撩撥著他的心弦

這甜蜜而折磨的煎熬,真叫他難受得要死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嗎?把手放開"

韶音氣得渾身發顫,赤影跑得飛快,讓她又必需心看著前方陌紫皇環繞在她腰際的手,火熱得好似要燙傷她的肌膚

"好既然你這麼,那就依你"

陌紫皇將手從她的腰間移開,轉而握在了缰繩上面,與她共騎他粗大的手掌,將她玲瓏的手包裹在中央,掌心的熱度,直抵她的心坎

"別亂動要是不心掉下去,我還要抱你回去"

他在她晶瑩***的耳珠旁吹了一口熱氣,壞壞的道那腹黑的話語,叫韶音氣得跳腳

還好紫衣侯府邸不算遠,加上赤影的腳程快,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紫衣侯府前面韶音在停下馬兒的時候,就逃命似的跳下來,差點摔倒,被陌紫皇給抱了個正著

"下馬都不會,你以後可要多練習了"

陌紫皇充滿磁性的天籟嗓音,還透著幾分無賴味道

"下馬威我倒是會"

韶音狠狠踩了他一腳,看著他手上還有著上次被她咬的傷痕,著臉走向紫衣侯府邸

"這彪悍的女人"

陌紫皇看到她活力四射的樣子,看來自己是白擔心了

韶音出示了令牌之後,就與陌紫皇一同被帶入了紫衣侯府邸這里原本是丞相府,前丞相蘭夢柯所住之處,後來才改為了紫衣侯府

這里到處都種著蘭花,看上去倒是雅致得很

"主子,帝醫大人和武尊王殿下來了"

管家在紫衣侯臥房的門口通報了一聲,態度格外恭敬

"請帝醫大人進來"

紫衣侯紫阡陌的聲音從屋內傳出,落到了兩人的耳畔

"帝醫大人請"

管家將房門打開,讓韶音一個人進去

韶音點了點頭,就邁步走進了紫阡陌的臥房清一色的紫色紗曼,充滿了神秘的氣息

空氣中有著熏香的味道,還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韶音伸手掀開紗曼,就見到紫阡陌披著美麗的長發,僅僅穿了一身的紫色寢衣,坐在床鋪上背後靠著枕頭,手中正握著一本書籍在看

夜色已經漸漸昏暗下來,韶音走上前,將燈盞點亮

"把手給我"

韶音沒有去理會什麼虛禮,直接開口道

紫阡陌伸出手,那***的手,特別纖細,看上去不像是男子的手

韶音為紫衣侯診脈,臉色變化了數次抬眸與紫阡陌那微笑的眸子對上,突然覺得自己真是有些遲鈍,竟然沒有看出來,紫衣侯是個女子

她身體不適,應該是來葵水了

此刻的紫阡陌沒有打扮成男子的模樣,披散著頭發,倒是有幾分柔弱的氣息

"你知道了?"

紫阡陌似乎不意外韶音會看出她的女子,因為她也沒打算瞞著韶音這件事

堂堂丞相大人,其實是女兒身,這要是出去,肯定會讓整個神都的人都目瞪口呆

"你是葵水到了,注意保暖,不要吹風熬夜,平時飲食方面也要忌諱生冷刺激的食物"

韶音走到一旁,寫了一張藥膳的方子,讓她好好調理一下身子

"今日你肚子痛得厲害,應該是昨夜碰了冷水女子在這個時候,最不能碰冷水了"

她開口出了原因,看紫阡陌似乎都不懂得照顧自己

"我不知道有什麼忌諱,我是個孤兒,從都是我義父帶大我的,他一直把我當男孩子一樣教養"

紫阡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平日人前威嚴的丞相,現在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以後你有什麼不解就來問我,不必擔心,我不會出去的"

韶音聽到她的話,也有些心酸

"嗯,我相信你不會出去的"

紫阡陌露出了一抹笑容,好像薔薇花綻放在暖暖的燈光之中,一瓣瓣沾染了絲絲蜜色,格外甜美

"為何相信我?"

韶音寫完藥方,交給紫阡陌,還寫了一些平時忌諱的事,讓她多加注意

"我是直覺你信不信?"

紫阡陌攏了攏衣裳,窗外的冷風吹得她有些冷

"信"

韶音走過去,把窗戶關了起來,拿起一旁的披風,給她披上

兩人相視一笑,屋子里有股溫馨的氣氛在流動韶音本就對紫阡陌頗為佩服,如今覺得她可親

"你先在這里歇著,我去給你熬一碗糖姜湯驅驅寒"

韶音走出屋子,吩咐候府管家帶她去廚房熬藥

很快她就熬制了熱熱的糖姜湯,還命人備了暖爐和厚實的被子,讓紫阡陌一下子就感覺舒服了不少

見到她已經沒有大礙,她這才起身告辭要離開

她剛剛出溫暖的房間,打開房門的時候,就覺得冷風灌入房間之內,讓她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夜里的神都,當真是冷得徹骨

但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陌紫皇竟然還在門外等著,見到她出來哆嗦了一下,他立刻解下了自己身上帶著體溫的厚實披風

他的手指不心滑過她臉頰時候,那冰冷的溫度,證明他在外面的冷風中已經站了很久了

一念及此,韶音感覺鼻子微酸,心底湧起了一股感動

"夜冷,莫要著涼了"

他開口了一聲,便讓人取來一個暖爐,讓她隨身帶著

走廊上橘色的紗燈,透出的柔軟光暈,讓他的俊顏看著特別溫柔那冷硬的線條,似乎一下子軟了下來

韶音覺得他真的很好看,讓她的心也有一種莫名的悸動

這時,月夜之中,一陣簫聲飄來

兩人並肩朝著紫衣侯府大門方向走去,再轉過一道洞月門的時候,意外瞥見了一抹身影

那是一個坐在輪椅之上的男子,飄逸的銀藍色長發,披散在他的身後,手握一柄白玉通透的長蕭在吹奏

韶音沒有看清楚他的面容,但她卻猜到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紫阡陌的義父

"他是前丞相蘭夢柯雖然不良于行,但卻是世人望塵莫及的經天緯地之才紫阡陌也是他一手栽培出來的,如今年紀,就執掌大權了,是我朝的棟梁"

陌紫皇開口向韶音解釋道,以前他父皇在位的時候,當朝丞相便是蘭夢柯這個男子看上去溫潤如玉,實則骨子里透著一股冷血淡然,對于紫阡陌也是非常嚴厲

"聽上去好厲害"

韶音可以想象能教出紫阡陌這樣人才的高人,一定是特別厲害就是不知道這人長得什麼模樣?

似乎是聽到有人議論的聲音,蘭夢柯轉過頭來,望了過去

韶音見到蘭夢柯的模樣,還是微微吃驚原本以為是老頭子,沒想到那麼年輕

蘭夢柯面容如玉,銀色瞳孔流光溢彩,絢麗奪目,高挺的鼻梁,如罌粟般絕豔誘人的丹唇少許的斷碎發斜斜的橫蓋在光滑的額頭上,眉宇中有著淡淡的哀愁這等美麗高華的男子此時卻坐在輪椅上,著實叫人歎惋不已

他見到陌紫皇和韶音沒有開口什麼,只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然後兀自吹著長蕭

"感覺好冷啊紫阡陌天天對著他,肯定冷了難怪都凍病了"

韶音不由想起紫阡陌的話,這樣的一個男子,想必真的不會關系紫阡陌的身體況

"你給我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就好了,少操心別人這次去帝醫府邸,是你載我一程?還是我載你一程?"

陌紫皇充滿磁性的嗓音,頗為曖昧的道,讓韶音恢複的臉色,再度漲

感謝寶貝們送的禮物麼麼卿丶妄】西涼】雪蓮淚】永遠紀念你】展落初】

上篇:【070】蜂擁而至     下篇:【072】上錯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