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3】船到橋頭  
   
【073】船到橋頭

走過九重宮門,繞進禦花園,韶音沒有提燈,一個人閑庭信步于花間請記住本站的網址:愛睍莼璩好似之前沒有經曆過一場驚心動魄你死我活的截殺,她淡定冷靜得宛如天端的一抹冷月,無論狂風如何猛烈,她自是巋然不動

她走在禦花園之中,纖細的身影,穿過未曾凋零的花間

這時,他望見飄飛著花雨的樹下,一道紫色身影正在月下舞劍

月舞星輝長劍凌霜,俊美男子手中長劍掃過,簌簌落花環繞在他的周身紫衣尊貴無雙,衣袂之上的海水紋路,在蒼穹之風里翻湧出層層浪花

矯若游龍的身姿,透出的耀眼光華,勝過日月星輝

雪白如瀑布的長發,飄逸在夜風之中,渺渺流光,淺淺浮動,好似一團輕柔的云然而他那一雙紫瞳內蘊銳利鋒芒,卻充滿了冷硬的鐵血霸氣劍芒橫掃而過,花葉似乎都收到牽引一般聚集在他的四周,然後朝著韶音站定的位置猛地飛出

"唰唰唰——"

這些花瓣恰巧落了韶音的四周,精准得環繞在她身邊,卻沒有傷到她可見他的劍法非常高,才能把握得如此精准

"這麼晚了,你怎麼會一個人在此處?"

夢曇太子走近幾分,看到站在那里的人是韶音,略微詫異的問道

在宮宴之上,他對這個女子印象非常深刻,加上母後木棉在宮宴上看向她的神色,也讓他不由對韶音加關注了幾分

"韶音剛剛回宮,不想竟打擾了太子殿下舞劍"

韶音抬眸迎上夢曇太子探究的眼眸,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她沒有露出被嚇壞的神色,淡定自若的站立在花間,身著色朝服的她,好像是禦花園中最絕麗的花兒

天曜皇朝和云夢皇朝兩國交好,云夢來使的身份尊貴,所以被安排在了宮內住幾日,她會在禦花園中見到夢曇太子,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這麼晚了,帝醫大人才歸來,對于一個女子而,也太過危險了"

夢曇太子不由開口提醒了一句,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事,眸光里透著幾分複雜

"多謝太子殿下關心,韶音就不打擾了"

韶音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此刻看到取她而代之的夢曇,心中感覺有些異樣不出是什麼感覺,畢竟他們都算是受害者夢曇畢竟是無辜的,她縱然對木棉皇後當初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但也不能遷怒于夢曇

她也明白了為何會覺得夢慈特別親切,原來是她的親弟弟,所以才會看見他,就無端的覺得親切

她沒有在這里過多流連,跟夢曇告辭了一聲,便徑直走向了禦花園里面

"她——到底是不是母後要找的人呢?如果是又如何?不是,我又當如何抉擇?"

夢曇太子深邃的眼眸,定定地望著韶音越走越遠船到橋頭自然直,她現在想太多也是無濟于事,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出示了令牌之後,紫菱宮的守衛行了個禮之後,馬上為韶音放行

回到槿嵐苑,宮女西涼和海蓮都沒有睡,一直候在外面

"涼涼,你給我找一些較細的黑炭來"

韶音吩咐了一聲,西涼雖然不明所以,還是取來了一籃上好的銀絲黑炭,這種炭是宮中妃嬪冬日取暖所用因為韶音深得武尊王殿下的歡心,所以宮中的用度都是極好的

"你們兩個今晚不必伺候了,先歇著去我這里有本醫術,涼涼拿去看"

"謝謝音姐"

宮女西涼受寵若驚的接過醫術,樂不可支的回答道

兩個宮女回房間之後,就剩下韶音一人拿著刀片在削著黑炭

"滴答"

蓮花狀的漏,發出了水滴的聲響,夜色已深

月影迷離,蒙絡搖綴,紫菱宮槿嵐苑之中,韶音手中握著削得尖細的炭筆,在一張素白的宣紙之上書寫起來她雖然以前有練習過毛筆字,但用毛筆寫字她還是不習

慣,所以自制了一些炭筆,用起來倒是自如多了

如今她以詐死之名讓木芙徹底脫離了韶府,木芙臉上的疤痕其實早就已經痊愈了,只是為了不引人矚目,所以木芙聽從韶音的叮囑,平日都有稍作掩飾現在她已經不再是韶府的九姨娘,而是重生的木芙

城北的老屋塵寰醉夢,沒有多少人知道,她已經暗中把木芙安排到那里住那里有胡蘆與胡狸兩兄弟照顧木芙,她也安心許多

想必其他人沒那麼多容易查到那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木芙也會安全很多

她如今已經有了一筆資產,所以她准備已久的酒館也可以准備開張了塵寰醉夢作為釀酒的基地,酒館再另尋一個繁華的地方,她如今對神都也算有了一些了解,她最中意的地方是鏡雪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租下一層,作為她的酒館

她上次到過鏡雪樓,那個位置真是不錯,只是讓她疑惑的是,那里的地段那麼好,為何不見有做什麼生意呢?那種黃金地帶就算是出租店面,都能日進斗金才對

明日有時間,她親自去一趟鏡雪樓問問況,現下則是規劃一下酒館的布局和酒名價位那些細節

她要開就開一家最大的酒館,她的酒館不接待普通的客人,她的客人定位在高品味的客人

她在認真的寫著字,驟然聽到一陣喧嘩聲她連忙披上披風,她這才記起自己披著的還是陌紫皇的披風,玉顏露出了一抹暈

聽得外面的聲音,她打著一盞絹宮燈,抬頭看向外面西涼和海蓮也是剛剛睡下,聽到動靜就馬上穿衣走了出來

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已經是火光沖天

外面的打斗聲音也讓住在一旁的月淺薇和上官瑋也被驚動,提著燈走了過來

"這大半夜鬧鬧哄哄的,真是不讓人睡覺了"

月淺薇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裳,急急忙忙的趕了出來

"薇薇夜深露重,你就穿這麼一點,定然會著涼的"

韶音淡淡的道,轉頭看了宮女海蓮一眼

"蓮兒,你去取一件披風出來"

宮女海蓮連忙走進去,取了一件披風出來

韶音給月淺薇披上披風,讓她的眼底露出了感動之色

"謝謝音音"

月淺薇的性子可親,見到韶音這般體貼,臉上遂即露出了燦爛甜美的笑容

"不必客氣,事而已"

韶音淡淡的道,看了上官瑋一眼,她倒是鎮定多了,看她的穿著很整齊應該也沒有休息雖然有幾分忐忑,但她終究也是見多死人的刑部尚書

"會不會是有刺客啊?"

月淺薇聽外面的動靜,頗為提心吊膽,神色也有些驚慌畢竟是沒有經曆過什麼風浪的姑娘,對于這些窮凶極惡之徒,想想都會覺得害怕

"別怕,我們紫菱宮外不是守衛森嚴嗎?就算有刺客,在紫菱宮里也不用擔心"

韶音開口安撫道,對于這樣的陣仗,她自然是沒有一點慌亂

"我們出去看看發生什麼了"

上官瑋開口提議道,她們在這里面也只能瞎猜,還不如去外面看看

"好,不過大家都心一些,別靠太近,記得呆在禁衛軍後面"

韶音叮囑了一句,畢竟她們三個都是沒有武功的女子,不保護好自己,就會陷入危險之中

"嗯"

月淺薇和上官瑋應了一聲,三人一同走到了紫菱宮門口

舉著火把的是宮中的禁衛軍,為首的是統領風七里然而,叫她們沒有料到的是,皇後唐柒柒居然也在這里

被眾人圍起來的是一個太監,他此刻手中捧著一盆血色妖嬈的花朵,那花朵在火光下熠熠生輝,鮮豔得刺目

韶音張了張唇,看到這株血嬈花,她不由感覺有種惡心反胃的感覺

血嬈花是用人的鮮血澆灌而成的花,每個月還要取嬰兒的血來培育根莖養活一株血嬈花,不知道要取了多少人的性命她以前只在一個邪惡的教會中見過這種花,如今再度見到,她不由覺得惡心至極

聽這種花有著美容養顏的功效,但這種花卻充滿了邪惡的氣息,是以人血喂養的邪物

"你們不要過來"

太監手中捧著血嬈花,臉上充滿了惶恐之色

"膽敢盜取宮中之物,你好大的膽子是誰派你來的?"

皇後唐柒柒早就命人在麗妃以前所住的宮殿埋伏好,只等到了這個太監鬼鬼祟祟的出現,偷走了血嬈花

她想來這個人應該就是麗妃所的接頭人,只是不知道為何他要將此花偷走

"沒有什麼人派我來,我只是要燒掉這個邪物,為我枉死的妹妹報仇"

太監激動的道,手中點燃火折子,丟到了血嬈花之上,誓必要把這邪物燒掉他妹妹原本是服侍麗妃的宮女,但是卻被折磨至死,一身的血液都被放干澆灌這個邪物

他好不容易找了一個機會,才將這株邪花偷出來,就是要毀掉這個可怕的東西

"把他抓回去,好好審問"

皇後唐柒柒看到血嬈花熊熊燃燒起來,皺了皺眉頭,看來他們是找錯對象了那真正的接頭人,又在什麼地方?

這時候,一個天牢守衛急匆匆的趕來,開口向皇後唐柒柒稟報道:"皇後娘娘,大事不妙,方才有人劫獄,妄圖救走夜麗水"

"什麼?調虎離山之計這個夜麗水,當真是狡猾那她人呢?"

皇後唐柒柒沒想到夜麗水就是騙她的,引開她的注意力,為的就是等待救援

"皇後娘娘放心,夜麗水現在還在天牢里面,云上的人守著天牢,一只飛蛾都出不來"

風七里開口道,對于這一點武尊王陌紫皇早就已經部署完畢蝶後要關的人,一輩子就別想出來了如果那麼容易被劫走,那蝶後的命令不是成一紙空文了?

"是我思慮不周,想必那人已經得到風聲,所以藏起尾巴來了起駕回宮"

皇後唐柒柒開口道,心中卻想到了那幕後之人,很可能是朝中之人,否則不可能對他們如此熟悉麗妃剛剛被關起來,對方就得到消息,並且采取行動,想來是個可怕的對手

最讓人害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人離去之後,那株血嬈也被燒成了灰燼,韶音剛剛要轉身回去,余光瞥見一陣風吹開血嬈花的灰燼,露出了一角閃亮的東西

她走了過去,俯下身就看到那是一枚令牌,非常特殊的質地,在烈火中也沒有燒壞吸引她注意力的不是其他的東西,而是那令牌上面一只血色天蠍,那天蠍的圖案竟與截殺她的那些殺手死士手臂上的圖案一模一樣

"難道麗妃與他們是同一個組織的人?"

她心底湧起了驚濤駭浪,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樣,這個組織也太可怕了只是他們為什麼要對她下手,這個組織和當年追殺木芙的殺手有沒有關系?如今為何他們要滅木芙的口?

"音音,你在干嘛呢?那花都燒掉了,有什麼好看的呀?"

月淺薇開口喚了一聲,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我這就來"

韶音將那天蠍令牌收了起來,不定日後會有什麼用處她連忙站起身來,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到了槿嵐苑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韶音突然想起了她藏起來的那根鳳凰金簪,以及金簪內藏著的藏寶地圖這一切,好像是千絲萬縷,交織成一張密密的網,把她籠罩在其中

韶府大夫人夜氏就是夜家的人,麗妃也是夜家的女兒,如果他們在進行什麼驚天陰謀,那她手中的鳳凰金簪可能是關鍵的東西

她今日在韶府的時候,聽下人們無意間提了一句,夜里經常有鬼影在大夫人燒掉的屋子那里晃悠,他們都在傳是不是大夫人的鬼魂回來了

r>韶音不信鬼神之,但卻懷疑是不是什麼人來找大夫人藏匿起來的鳳凰金簪畢竟這金簪內部可是藏著一個富可敵國的寶藏,而她手中這個鳳凰金簪是開啟稀世寶藏的鑰匙大夫人背後的人,如果想得到那寶藏,沒有這個鳳凰金簪是不可以的

一夜輾轉反側,為了避免那些秀女來纏她,她連夜配置了一些美容的藥粉,用一個個盒子裝好到快天亮的時候,她才眯了一會兒,叮囑西涼給皇後娘娘送去一盒,另外向皇後娘娘唐柒柒提請了一下拍賣剩下的美容秘藥的要求

在她上朝之前,西涼就趕了回來,是皇後娘娘已經同意了她便讓西涼到飛雪瓊華台主持拍賣,價高者得這限量版的十盒美容秘藥,宮女海蓮則去通知各宮的秀女

韶音自己並不喜歡吵鬧,所以沒有親自主持拍賣西涼年紀雖,但辦事穩重得體,她也打算讓西涼好好曆練一下

見到韶音對自己如此倚重信任,西涼心中感激不已,做起事來加用心

交待完事之後,韶音就與上官瑋一同上朝一晚上沒有休息,她的精神格外不好走上白玉石階的時候,她沒有注意,差點絆了一跤

手臂被一雙手適時的扶住,空氣中飄來一股清冽的氣息,好像是山間幽谷吹來的風,充滿了大自然的靈秀之氣

這種味道,韶音很熟悉,轉過頭,果真見到了笑得云淡風輕的月上淵清

"瘋丫頭,當了帝醫,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的"

月上淵清開口笑道,見到她連走路都能摔倒,真像是個孩子

"你怎麼不去遛馬?跑這里來做什麼?"

韶音打量了月上淵清一眼,他今日居然穿著一身朝服,天青色的朝服上繡著白鶴的圖案,倒是頗為配他的出塵氣質

"來玩玩"

月上淵清嬉笑的答複,讓韶音不由有些傻眼

"放開她"

一聲透著慍怒的嗓音,驀地從後面響徹而起,韶音聽得出那是陌紫皇的聲音,就是不知道他一大早哪里來得這麼大的火氣

"哎呀,不心忘記放手了"

月上淵清剛剛伸手扶了韶音一把,忙著與她話,竟是忘了松開手

如今被陌紫皇撞個正著,他不由云淡風輕的笑了笑

"月上淵清,你個混球"

陌紫皇看到這家伙居然還笑得出來,一拳飛過去,立刻被月上淵清躲開

"哎呀,不要這麼火大我只是見她快暈倒了,扶一把而已,又沒有吃她豆腐,你打我做什麼?"

月上淵清見到陌紫皇真的生氣了,馬上揮了揮手,為自己辯白起來

"音音你怎麼了?哪里不舒服?我馬上去傳禦醫"

陌紫皇一聽韶音快暈了,哪里還有閑工夫理會月上淵清,一溜煙就出現在韶音的面前,緊張兮兮的詢問道

"我沒事,只是昨晚宮里發生了一些意外,所以沒休息好"

韶音輕描淡寫的了一句,自己只是有點累,哪里有月上淵清得那麼誇張

"昨夜宮里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你又不會武功,我真是不放心從今天下朝開始,我親自教你習武就算不能成為武學高手,起碼可以防身看你這資質真是不怎麼樣,我教你輕功好了,打不過還能跑"

陌紫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韶音一番,她的根骨沒有什麼習武奇才的樣子,加上她體質也柔弱,只能教她一些適合女子的武功她不會打沒關系,最重要的是要能跑得了,這樣還撐到人來救她

聽澤他今日去帝醫府看了看,發現後面似乎有打斗過的痕跡,還在地上發現了弓弩昨晚韶音在帝醫府邸內果然遇到了危險,但那個丫頭太要強了,沒有使用陌紫皇給她的求救信號

陌紫皇思來想去,最終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教她習武

"我可以選擇不學嗎?"

韶音聽著頗為意動,但看他那冷酷的俊顏霸道的神,不由試探的

問了一句

"你沒有選擇,我承認自己是很霸道,你有本事就給我照顧好自己,否則這輩子你就別想把我甩開"

陌紫皇霸氣云天的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意,讓韶音的心底猛地一震,一股熱熱的暖流在心扉中橫沖直撞,瞬間彙入了全身四肢百骸

不知道為何聽到他的這句話,她感覺有種落淚的沖動她不是愛哭的女子,但心底卻有一股潮在泛濫成災

昨夜讓她無眠的那些陰霾,在他那偉岸的身影下,一瞬間就被萬丈光芒刺穿

有那麼一個男子,霸道如君王,雖然不會什麼甜蜜語,脾氣也有些壞,冷酷如冰山,缺點不少,但卻讓她感到無比心安

有人保護,有人在乎的感覺,真的很好

與他在一起的時候,她會覺得胸口下那寸芳心變得灼熱異常,似乎跳得比平日都要快很多難道,她喜歡他?

她意思到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不由起了玉顏,連忙走進了金鑾大殿,不再去看陌紫皇

今日早朝,丞相紫阡陌已經來了,看來韶音的藥頗有效果,她看上去已經好多了

"多謝帝醫大人妙手回春"

丞相紫阡陌朝著韶音開口道謝,臉上有著友善的笑容

"恭喜丞相大人康複"

韶音也笑了笑,語氣也透著幾分親切她本想站在紫阡陌的身邊,但陌紫皇哪里肯,直接把她拉到身邊坐下,讓她再度羞了玉顏

上朝之後,風帝見到紫阡陌上朝,當即就下令賞賜韶音萬金,惹得百官一陣眼嫉妒

"今日還有兩件喜事要宣布,第一件是我們神都的羽公子成為天曜皇朝的大學士,掌管藏書閣第二件是武尊王和其王妃的婚期,就定在一個月之後"

風云華的話剛剛宣布下來,百官便開始祝賀武尊王

"恭喜王爺喜得佳人"

"賀喜賀喜"

"難道王爺要另立正妃?"

大學士月上淵清聽得仔細,不由看向了武尊王陌紫皇,聲音中似乎透著一絲責備

擁有韶音這樣的妃子,這家伙居然還不滿足,竟然打算先立王妃難道打算讓韶音當妾不成?

眾人這時候才意識到的是武尊王妃,並不是側妃,也都疑惑地看向武尊王陌紫皇

韶音心底"咯噔"了一聲,感覺一陣涼意從腦袋上寒到腳趾頭,她怎麼會忘了陌紫皇是王爺自古那些王爺不都是三妻四妾,如果是要與其他人共侍一夫,那她絕對不會嫁

只是想到這里,韶音自己也吃驚了她明明一直想回去的,也打算服陌紫皇解除婚約,但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還會有生氣的念頭?

難道她當真是對這個冰山動了心不成?

她不屬于這個世界,怎麼可以對這里產生留戀?

她狠狠地搖了搖頭,努力想要把這些雜念排出腦海然而,她的余光還是望向了陌紫皇,想知道他的回答

"本王是要立正妃"

武尊王陌紫皇的話音落下,官員們紛紛對韶音露出了各種目光,有同,有嘲笑,有輕視,各種各樣

"你這如何對得起韶音"

月上淵清是目露憤怒之色,為韶音感到不平,當場就直不諱地道眾所周知,武尊王的側妃的韶音,那他要立正妃,就是坐享齊人之福

韶音聽到陌紫皇的話,心底也是一顫,好像有尖銳的刺紮入心房,密密的疼了起來她這個時候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悄然動了不該動的凡心

她轉頭絕決地不去看陌紫皇,既然他要另覓歡,就不該對她那些撩亂她心扉的話

這樣朝三暮四的男人,她——不要也罷

心中剛剛下了決定,她就驟然聽到了他的另一句話

"本王如何對

不起她?本王要立的正妃,正是韶音區區一個側妃,怎麼配得上她?"

武尊王陌紫皇的話霸氣絕倫的落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整個金鑾大殿陷入了可怕的寂靜之中

韶音聞,是感覺一道電流從心尖穿過,靈魂都震動了

上篇:【072】上錯賊船     下篇:【074】頭暈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