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6】仙蹤云步  
   
【076】仙蹤云步

韶音聽聞陌紫皇的話,臉上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神色請記住本站的網址:愛睍莼璩看來他是料到她要來鏡雪樓,所以先一步上來了看他那閑適的姿態,想來與鏡雪樓的樓主相熟

空氣的酒香很濃,單單是聞著這香味,她就知道這酒必定是非常精心釀造而成的不過比起她以前喝的酒,還是有不的差距

"韶音"

納蘭風吟淡淡的喃喃道,清緲的嗓音,念著這兩個字,都叫人聽著分外舒心

他對任何的事都沒有興趣過問,故而並沒有聽過這個名震神都的名字

"你有什麼事找我?"

波瀾不驚的眼眸,望向了韶音,態度非常冷淡

花開微涼,書寫寂寞,秋日寒風席卷而過,墨玉發絲間一根羽狀玉簪,泛著淡淡清輝,好似繞翅月光

他始終都是這樣冷淡的性子,好像這世間上沒有什麼讓他關心的

"我打算跟樓主談一筆買賣"

韶音落落大方地坐在椅子上,沒有因為納蘭風吟的冷淡而感到畏懼,目光炯炯有神地凝視向他

"我對買賣不感興趣"

納蘭風吟沒有談論買賣的意願,他們納蘭世家的產業無數,最不缺的就是錢,所以他並不打算繼續談下去

"樓主對買賣不感興趣,那對美酒可感興趣?韶音想在鏡雪樓開一個酒館,賣的是極品好酒,至于酬金就以美酒為酬勞,樓主意下如何?"

韶音見到納蘭風吟態度冷淡,可以知道要在鏡雪樓開酒館的可能性不大想來也有很多人看中了鏡雪樓這個好地方,但如今都沒有人成功,要不然鏡雪樓下面也不會這般空空如也了

不過她確實很喜歡這個地方,也覺得這里是最適合的,所以還是盡力去爭取了

"我不喜歡吵鬧"

納蘭風吟伸手握著酒壺,對于她所的美酒很動心,但他喜歡一個人靜靜地獨守在鏡雪樓,所以話中有了拒絕的意思

"既然樓主不願意,那韶音也不強求"

韶音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淡淡的道她看得出這個男子是一不二的人,眼神格外堅定,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想來是無法服他的

"鏡雪樓也太過冷清了,阿音如果在這里開個酒館,倒是熱鬧很多"

陌紫皇喝了一口杯中酒,捕捉到韶音眼底滑過的一絲落寞之色眉頭皺了皺,緩緩地開口道

"哦?我還道你為何轉了性子,居然來看為師,原來是來當客的"

納蘭風吟抬眸瞥了陌紫皇一眼,對于他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徒弟,他這個師傅也是很少見到的今日他還在疑惑,為何陌紫皇會突然過來

鳳魅雪的幾個孩子都是他親自教授醫理的,所以他們也尊稱他為師傅,但他們之中也就五陌靈軒繼承了他的衣缽,其他幾人不是學醫的料

"娘親喜歡美酒,不定會親自過來買酒"

陌紫皇放下手中的杯盞,直接拋出了殺手锏

聽聞鳳魅雪有可能會來鏡雪樓,納蘭風吟不由微微沉默了片刻,隨後開口道:"如果開酒館有什麼格局需要改變的,就請工匠過來"

他的話音落下,韶音不由露出了一抹難抑的喜色

"你答應了?"

"鏡雪樓可以借你開酒館,不過也不是白借的,每個月一壺好酒是不能少的"

納蘭風吟不苟笑的道,心中卻湧起了無限期待若是可以時不時見到心中的那個人,就算是默默地看一眼,那對于他來,已經是很滿足的事了

這些年,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她了,如今聽她已經回神都了,只是他不想介入她平靜的生活,便一直不曾打擾

"這個是自然"

韶音燦然一笑,沒想到事會有所轉機,但她知道這是陌紫皇的話起了作用而且,看樣子,這個鏡雪樓的樓主,似乎對陌紫皇

的娘親有非同一般的感

"事辦完了,我們走"

陌紫皇迫不及待的道,拉著她的手,就朝著鏡雪樓下走去

"我們要去哪里啊?"

韶音的手被他緊緊地握于掌心,嬌顏浮起了動人的暈彩,好似晚霞漫凝

"自然是要去練武,你忘記早上我過的事了?"

陌紫皇霸道的話音,明明是非常冷酷,但卻充滿了一股難的柔他本就公務繁忙,但為了她的安全,願意手把手教她學一些自保的本事

知道他是真心對自己好,韶音的心中也驀然柔軟下來,沒有掙開他緊握的手她感覺得到,他握著的力道很心,生怕會魯莽地弄痛她的手這樣心翼翼地溫柔,讓韶音心底溫暖如春

鏡雪樓前的丹桂林中,赤影神駒安靜地在吃草,見到他們過來了,便跑過去,在他們的面前停下

"上來"

陌紫皇先跳上馬背,朝著韶音伸出了手

"嗯"

韶音的柔荑放在他的手中,也爬上馬背,坐在了他的身後

"赤影跑得快,你抱著我的腰,別掉下去了"

陌紫皇俊美絕倫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羞赧之色,清晰地感覺到她在身後,他的身體猛地僵硬了幾分

韶音知道赤影的度,著臉蛋,伸出玉臂,環繞住他的腰間

她的手臂力道很輕,但卻叫陌紫皇感覺非常強烈她的體溫,她的氣息,瞬間就包裹住他,叫他沒出息地漲俊顏

他表面上冰冷,但在心儀之人的面前分外靦腆

"駕——"

赤影神駒飛一般的度,迎面而來的狂風,讓他滾燙的臉頰涼了幾分

一路直奔向武尊王府邸之內的演武場上,四面栽種著桃樹的演武場,此刻看上去有些蕭條

見到武尊王回府,一路上都是暢通無阻

陌紫皇和韶音跳下馬背,就讓赤影自己散步去了

時光靜好,天色瀲灩演武場的地面上,雕刻著霸氣的龍紋,看上去好像是巨龍盤旋于地面之上

"你從未習過武,我就教你一種簡單的輕功步法,名為仙蹤云步"

陌紫皇開口耐心地對韶音講解起仙蹤云步,這種步法是根據五行八卦的原理創造而出,行走起來,整個人宛如仙蹤難以捕捉,度很快,宛如流云,所以被稱為仙蹤云步

他完之後,親自為韶音做了示范

"你也來試著走一遍,別怕,多練習一下就會走了"

陌紫皇看向韶音,鼓勵地道

"嗯,我試試"

韶音仔細的記著他的講解,學著他的步伐走起來,不過走得很生疏,沒有什麼效果

"這一步不要太大——"

"往這邊走"

"我帶你走一遍"

陌紫皇伸手握著韶音的手,手把手地教她仙蹤云步

就在這時,銀灰色的天空下起了鵝毛大雪,一片片雪花紛紛落下,好似無數的白蝶,霎那間撲著輕柔的翅膀飛舞在天地間一旁光禿禿的桃花樹被冰雪覆蓋,好似披著銀色鎧甲一條條被雪絨點綴的枝干,猶似白色的珊瑚,整個世界都在雪中安靜了下來

"雪——"

韶音伸出了***的柔荑,接住了一朵晶瑩剔透的雪花,冰冷沁涼的雪,就消融在她的掌心

"今年的雪來得特別快我們今天就練習到這里,先進去躲躲"

陌紫皇看著大雪下得越來越大,將外衣脫下,遮蓋在她的頭上,帶著她回屋下躲雪這麼大的雪,要是凍壞了就不好了

韶音抬頭看著他那沾染著冰雪的長發,眉峰,睫羽,

鼻翼,唇畔皆點綴著白雪,讓他原本就冰冷的氣質,越發酷寒但被保護在外衣下的韶音,完全不覺得冷,心底暖融融的火焰越燒越熱

"你的衣裳都濕了,我讓人准備熱水,你先泡一個熱水澡,衣裳我讓侍女稍後拿過來"

陌紫皇伸手掃去她衣上的雪花,沒有注意自己身上的雪比她要多很多,立刻就忙碌了起來,吩咐府中婢仆准備熱水

韶音看他忙得不可開交,不知道為什麼竟有一絲心疼他平日都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嗎?明明衣裳被雪水濕透了,發絲也都濕了,還只顧著把暖爐和毛毯給她,自己卻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

"你別替我忙活了,一張這麼漂亮的臉,都成花貓了"

她放下手中暖爐,拿出了懷里乾淨的手帕,踮起腳尖,替陌紫皇擦去臉上的雪花靈動的眼眸,滿滿的盛著他的面容

陌紫皇感受著她那溫柔的動作,心跳如雷,劇烈地撞擊著靈魂

她此刻緊抿的唇,透著幾分憔悴的***,冰冷的手,沒有什麼溫度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俯下身靠近她,低下頭想要吻上她那誘人的唇

韶音似乎知道他要做什麼,緊張地閉上了眼眸,臉粉嫩如桃花

想起她那甜美噬骨的滋味,他身體一陣火熱,完全不覺得寒冷

就在他的唇,馬上要覆上她的唇,突然,一個臉盆掉落在地面的聲音,徹底打破了兩人之間美好的氣氛

"王爺,對不起魚戈不是故意的"

一個弱柳扶風的女子,身著侍女的衣裳,一臉蒼白的看著他們兩人,眼底滿是受傷與震驚之色她的腳下,一個裝著熱水的臉盆,將駝毛地毯都弄濕了

"滾出去"

陌紫皇被打斷了好事,眼底露出了怒色,冰冷的嗓音,猶如尖尖的錐子,狠狠地紮入了魚戈的心底,讓她的身體在寒風中顫了顫,好像一朵風雨中被打爛的梨花

"是,魚戈這就滾"

魚戈眼眶熱淚湧出,著鼻子,撿起地上的臉盆,朝著外面跑去

冰雪落在她的身上,她仿佛都沒有感覺她的心底只有濃濃的妒火在燃燒,她自就愛慕武尊王她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還以為有朝一日可以得到他的青睞,但如今卻被一個賤人破壞了

她如何能夠甘心?

"爺一定只是鬼迷心竅,那個賤人長得有我美嗎?"

魚戈站在湖邊,伸手化開湖面上的雪花,讓湖水照出她嬌麗的面龐她有一張精致的臉,看上去楚楚可憐,讓男人看著都有保護的**

她懂得爺的喜好,也明白爺的忌諱,她才是最適合站在爺身邊的主母

只是剛才那一幕,刺眼的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湖水之中,仿佛是韶音和陌紫皇兩人魚水之歡的恩愛模樣

她狠狠地打了一拳湖水,濺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想要勾引爺的賤人,都不得好死"

她柔弱可憐的臉上,露出了陰狠的戾氣她呆在爺身邊這麼多年,忠心耿耿,如今絕對不能讓其他女人搶走爺

以前爺從來沒有帶女人回來,這個女人讓她感覺到了威脅

上篇:【075】眩世謫仙     下篇:【077】步步生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