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7】步步生蓮  
   
【077】步步生蓮

深秋的第一場雪,下了很久,好似在宣告冬天即將到來愛睍莼璩落雪輕柔的聲音,宛如柳絮飄揚,細細的聲音,打在金燦燦的琉璃頂上

朱色的雕花木格子窗,籠罩著乳白色的薄紗描金雕鳳的屏風後面,是一個以鵝卵石鑲嵌邊緣的浴池,從地下引來了滑潤的溫泉水,哪怕在這樣寒冷的時候,浸泡在熱熱的溫泉之中,也不覺得寒冷

韶音泡在溫泉水里,看著外面的雪景,讓自己放松了下來

陌紫皇讓侍女將當日她送回來的桃夭云霞裙放在屏風旁邊,讓她可以換上

泡了個舒服的澡,韶音將桃夭云霞群穿上,觸手柔滑的布料,宛如流煙飄浮,玫瑰的衣上芙蓉花暗紋隨著光線變化忽明忽暗

觸手柔軟如流水的布料,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看上去仿佛是煙霧一樣縹緲,最別致的是面竟然還有會隨著光線變化而改變的她擦干長發,隨意用一根絲帶挽起長發,就走了出去

陌紫皇已經換了一身衣裳,依舊是威嚴奪目的黑衣,衣襟上的錦繡旭日紋路,讓原本暗沉的色澤,顯得尊貴至極

"穿得這麼單薄,你這虛弱的體質怎麼受得住外面的風雪"

見到韶音走出來,他就將制的云錦流光迷花披風披在了韶音的身上雪白的絨毛,圍在披風的邊緣,格外暖和

他揮了揮手,就有婢女將鏤空花紋的暖玉端了上來,他將雕琢著龍鳳呈祥與蓮花的暖玉佩,系在她的身上另外打開盤子上呈放的首飾盒,拿出了一條精美的藍晶暖玉手鏈,一顆顆珍珠般的珠子,襯著她雪白的肌膚分外迷人

這條暖玉手鏈很長,在她的手腕上足足繞了三圈戴著這條暖玉打造的手鏈,她感覺冰冷的手一下子就暖了起來

"謝謝"

韶音感受著他帶給自己的溫暖,心中卻有一種複雜的感覺,讓她分外難受

屋內瑞獸暖爐里面燒著上好的炭,整個屋子溫暖如春,四面的窗戶都緊緊地閉著只能透過薄紗窗戶,看到外面的雪還沒有停歇

"阿音,不要跟我謝字,我不喜歡"

陌紫皇冷酷的俊顏上有著不悅之色,對于韶音這般客氣的姿態,他很不喜歡他希望的是她能夠與他親近一些,為她做這些,都是他心甘願的事,他想要的不是一個謝字

"我送出的東西,從來不收回你這次若是再送回來,我就盡數丟進湖里"

"你這人真是霸道不講理"

韶音聞不由撇了撇嘴,哪里有這麼強送東西的?她的確是想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還給他,無功不受祿,她不想平白收下他的東西

"東西已經送你了,你要就要,不要就丟掉"

陌紫皇霸道的道,並沒有和韶音開玩笑的意思

韶音無奈的笑了笑,看著手腕上的暖玉蓮子,每一顆暖玉珠子里面都有著非常美麗的雪蓮花圖案,可以是價值連城的珍寶他卻丟就丟,當真是敗家得很不過他也有敗家的資本,不像如今的她,還在努力的創業

手鏈和衣裳她很喜歡,便沒有矯地再拒絕心里在想著給他回個禮,答謝他一直以來對自己的關照

"你肚子餓不餓?"

陌紫皇見到她沒有退回他送的東西,語氣稍溫和了幾分他不善于表達,也不懂得如何討女子歡心,他只能用霸道的話語,來掩飾他怕被拒絕的緊張心

"嗯,有點餓了"

韶音點了點頭,一大早起來,她只吃了一點東西,現在肚子也很餓了

"那我帶你去個好去處"

陌紫皇拿了一把油紙傘,帶著韶音走出屋子

一陣大風吹來,鵝毛大雪紛紛灑灑,世界瞬間化作雪一樣的白

因為雪下得很大,陌紫皇沒有打算騎馬,而是一把攬住韶音的纖纖腰肢,在她驚呼出聲之際,他已經帶著她跳到了屋頂之上

"不用怕,你打好傘就可以了"

陌紫皇聽到韶音的驚呼聲,妖嬈唇勾起一抹可愛的笑容,腳尖一點,迎風飛起

"你可見過雪中的神都全景?"

"不曾"

韶音感覺自己似乎是飛在了半空,一顆心又緊張又激動手中握著雅致的油紙傘,讓她稍稍安定幾分,然而,真正叫她安心與信任的卻是身邊如山峰偉岸的男子

"那我們就共賞雪海,盡覽千里冰封"

陌紫皇腳下踏著飛雪,步步生蓮,一朵朵雪花凝聚成雪蓮在他的腳下綻放那絕美的景致,叫人為之屏息

黑衣裙輝映著白雪,韶音手中握著紙傘,穿梭在大雪之間,看著綿延的白色屋簷脊背,好似神駿白龍臥躺于蒼莽大地之上,隨時要騰空而起,沖向天際華庭

這是韶音第一次親身體驗這樣的美景,胸臆之間油然而生一種指點江山的豪

沒有居高處,永遠不知道高處的風景是何等美麗

高處雖孤寒,但身邊有人相伴,便不覺得冷

因為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街道之上都沒有行人,這一刻,韶音覺得天大地大,只有他與她兩人

飛過結冰的湖,掠過積雪的橋,繞過一座座白色的屋子,韶音最終落在了一個梅林之中雪中梅樹,風姿清骨,美不勝收

"這是什麼地方?"

"梅吟樓,我娘以前住的地方"

陌紫皇開口道,這里也是外婆和外公的家,只是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如今梅吟樓住著他的五弟陌靈軒,不過這個時候,月霓塵不定也在這里

他此次帶韶音過來不是要看他五弟,而是帶她去梅吟樓的另外一個地方

"梅吟樓這個名字還真是貼切,這里梅樹環繞,和鏡雪樓倒是有幾分相似"

韶音觀察得仔細,一下子就看出梅吟樓和鏡雪樓的相同之處,越發覺得鏡雪樓的樓主與鳳魅雪不定有什麼非同尋常的關系

"真是沒想到,你會是那樓主的徒弟"

"納蘭師傅,醫術的確不錯不過醫人不醫己,醫術再高終究是醫不了心病"

陌紫皇看得通透,知道納蘭風吟是喜歡他娘親的,所以他隨便拋了個誘餌,那家伙就乖乖上鉤了而且明明知道他只是隨便,他也還是沒有任何遲疑

以前他不明白,為何師傅明明知道那是永遠得不到回應的一份愛,還十年如一日,從未變心,也未曾抱怨什麼只是默默地守望,靜靜地思念

如今他卻有些了悟,這世間叫人最不可自拔的就是感,不是想斷就能斷,想斷就能斷的

有的人願一輩子,只守著一份愛,至死不渝

有的人孤獨一輩子,只護著一個人,不計輸贏

"你師傅的醫術高明,不過你好像沒繼承他的醫術呢"

韶音好笑的道,陌紫皇的武功確實高,但他的醫術,她倒是沒有發現有多高

"我對那個沒興趣,五喜歡學醫,我們幾個兄弟只有他繼承了師傅幾分本事"

陌紫皇最有興趣的是音律,醫術不是他的愛好,他自然沒有花什麼心思去學

"你也夠誠實的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你會跳華爾茲呢?"

韶音走在雪徑之上,身後留下兩人的腳印,越來越越遠她手中握著油紙傘,用手撮動了一圈,落在紙傘上的雪花,全都朝著四面八方飛去

"我生下來就會,你信不信?"

陌紫皇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語氣輕松的道能夠與她這樣並肩走在安靜的梅林之中,隨便話,聊聊天,他就感覺特別開心這樣自然而然的感覺,讓他格外喜歡

"你騙鬼啊才不信"

韶音氣呼呼的道,嘟起了粉嫩的唇,被他的回答氣樂了

"你不信,那也沒辦法咯不僅僅我會跳那種舞,我們幾個兄弟都會跳,沒有什麼好稀

奇的不過我不知道那種舞叫做華爾茲,只知道唯有牽起深愛之人的手,才能旋轉出一個愛的圓弧"

陌紫皇停下腳步,深的凝視著韶音那潔白無瑕的臉,充滿磁性的嗓音,聽著都是一種享受

"我不懂得什麼風花雪月,也不會甜蜜語我只希望,每一個呼吸的瞬間,你都在我身旁"

他深邃的眼眸,閃爍著寶石的光彩眉心上一點烈焰蓮珠,讓他的俊顏顯得越發妖孽隨著他低頭,垂瀉而下的長發,閃著酒煥彩,比霓虹還要炫目

油紙傘下,兩人相望的目光,膠著在一起

傘外素雪飄舞,傘內凝眸向對

"阿音,你願意把手交給我嗎?"

陌紫皇磁性的嗓音,冰冷中透著一股火山噴發的熾熱,席卷進韶音的心房

"砰砰砰"

距離跳動的心,如鹿亂撞,讓韶音幾乎無法思考

他這是在對她告白?

她感覺腦袋一下子就空白了,靈動的水眸,有些慌亂的望著他,呼吸也困難起來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她卻感覺渡過了整整一個世紀

然而,陌紫皇卻比她緊張,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愛上一個女子,也是第一次鼓起全部的勇氣,對她告白

那感覺比他上戰場都要忐忑不安,這一場輸贏,賭上了他一輩子

他沒有催促她,只是安靜地望著她,目光籠罩在她的身上,猶如一層層輕紗將她包裹成繭子,無處可逃

"我——我——"

韶音的臉頰滾燙得要命,她覺得自己連話都有些困難

答應他

拒絕他?

兩種思想在她的腦海里作著天人大戰,她很想開口好,但一想到自己不是這里的人,不定哪一天她就會回去,她又再度吞回了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

"我可以考慮一下嗎?太突然了"

韶音握了握拳頭,忍住自己想要伸出的手,唇畔輕啟,淡淡的嗓音,透著深深的無奈

"嗯我等你"

陌紫皇的眼眸一黯,瞳仁深處有著一抹落寞憂郁也許是自己不夠好,所以她不願意為他伸出手

她,終究還是對他沒有信心

他在心中檢討著自己的不足,自己的性格太霸道,脾氣也不好,又不懂得風,不會甜蜜語

但他一定會對她很好,保護她,疼惜她,給她幸福

雖然沒有被明確的拒絕,但他的鼻子還是有些酸酸的,心中有著難的傷感

韶音看到他眼底那一閃而過的水霧,幾乎要以為自己看錯了她的嬌軀輕輕顫了顫,欲又止,握著手中的傘,明明沒有多少積雪,她卻覺得特別的沉重,幾乎要拿不穩

"我來拿"

陌紫皇接過她手中的傘柄,臉上已經恢複了平日的面無表

韶音放開傘柄,才發覺沉重的不是傘,而是她的心

因為他,她想回去的心,竟然動搖了在他向她表白的那一刻,她好想要留下來,呆在他的身邊,與他攜手撐船,渡過歲月長河,抵達時光的彼岸

一路上,共同看花開花落,云卷云舒,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怒哀樂愁

如果不是她的意志足夠堅定,她已經忍不住答應了她努力在欺騙自己什麼都不曾改變,告訴自己還是那個云淡風輕的女子,但卻騙不了自己的心她的心,為他而跳動,被他的每一個舉動牽動

"你要帶我去的,是什麼地方呢?"

韶音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尷尬,因為他的表白,她也忘了追問華爾茲的事

"穿過這片梅林,前面就是了"

陌紫皇手中握著油紙傘,兩人一

起呆在的傘下,好像世界也變了

韶音幾乎是緊貼在他的身邊,因為傘不大,他又總是把傘偏向她的位置,為了不讓他被雪打濕,她便朝著他貼近了幾分

她的關心舉動,讓陌紫皇原本失落的眼眸,再度浮起了感動之色

看來她並不討厭自己

知道這一點,他的心中又多了幾分信心

在沙場之上戰無不勝的武尊王,在場之上卻是患得患失,生怕一步不慎,全盤皆輸

穿過梅林,一面結冰的湖,就出現在韶音的面前

"就是這里?"

韶音看著這美麗的湖,完全被冰封起來,看上去就像是一面透亮的鏡子,看上去叫人賞心悅目

"你看那里"

陌紫皇伸出手,朝著湖中央指去冰湖之上銀絲縷縷,云霧輕緲,一朵冰藍的睡蓮靜靜地開在湖水之中冰藍色的葉子,高托于水面湖中還有冰藍色的蓮蓬,上面點綴著晶瑩欲滴的玉珠

蓮香清淡,引來了稀少的沁雪蝴蝶迎雪飛舞在睡蓮之上,非常美麗

"這種冰蓮是很罕見的睡蓮,在下初雪的時候綻放,這蓮蓬中的冰晶蓮子味道特別好"

陌紫皇著就伸手采下蓮蓬,取了冰晶蓮子獻寶一般捧到韶音的面前

韶音看著這蓮子寒氣湧動,但陌紫皇卻是滿眼期待,她伸手捏起一顆冰晶蓮子,感覺軟軟滑滑的張口嘗了嘗,咬上去就像是果凍一樣,她咬破薄薄的表皮,一下子就感覺到涼沁沁的香甜味道席卷到味蕾上

咽下這果汁一般的液體,她就發現身體竟然有股暖融融的感覺,一點也不覺得冷

"好吃"

陌紫皇看到她那驚訝的表,就知道她定然沒有嘗過冰晶蓮子這可是他外婆的娘家冷家才有的東西,是娘親移植過來的,其他人見都沒有見過

"嗯"

韶音點了點頭,一句肯定,就讓陌紫皇感覺分外滿足

陌紫皇將采摘下來的蓮子都給了韶音,自己則忙活了起來,將蓮花和蓮葉摘下來,帶韶音呆在一旁的涼亭里面躲雪他自己則去哪里搬來了一個爐子,把水燒開,將蓮葉和蓮花放進去,加上一些鮮的棗和枸杞,煮了起來

他沒有加什麼佐料,只加了一些白砂糖

待到煮完一鍋熱湯,他盛了一碗給韶音

韶音見到他忙得滿頭大汗,含笑接過熱騰騰的碗,舀了一口蓮花羹,入口是香甜清的味道

"很好喝"

"真的嗎?"

陌紫皇對自己的廚藝非常沒信心,聽到韶音的稱贊,感覺心里格外甜蜜,比吃了蜂蜜都要甜膩

他冷峻的臉龐上,綻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一排雪白的牙齒,好像是一片片整齊的貝殼

"嗯真的"

韶音看著他那麼陽光的笑容,整個世界好像都被瞬間點亮,一束束火樹銀花,閃耀在她的生命之中看到他的笑容,她的心也跟著明媚起來

"第一次有人誇我煮的好吃"

陌紫皇有些不好意思,靦腆的道

"你若不信,也嘗嘗"

韶音舀了一勺,遞到他的唇畔喂他吃了一口,待到他吞咽下去,她才記起這是她剛剛用的調羹

"真甜"

陌紫皇臉上的笑意,讓韶音一下子就透了臉

兩人坐在亭子里,坐看飛雪,吃著蓮花羹,心如蜜甜

就在他們打算回去的時候,就見到湖邊的假山石縫里有什麼東西在動

"那是什麼?"

他們兩人不禁有些疑惑,這里地方人跡罕至,怎麼會有東西躲在石縫里面

"呆

在我身後"

陌紫皇下意識的要保護韶音,在他的心中男兒就該是頂天立地,保護她是他要做的事

韶音一直都習慣了自己保護自己,但在他的身邊,她總是被保護的一個,這樣的感覺,讓她很安心一個女人再堅強,偶爾也有脆弱的時候,也想要有個臂彎可以依靠

兩人走到假山前面,就見到一撮灰色的絨毛,在石頭縫隙里面顫動

陌紫皇伸手捏住那團的東西,從石縫里面取出來,發現那居然是一只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龍貓

"好可愛的龍貓"

韶音非常喜歡這些動物,見到這只灰毛白肚皮的龍貓,怯怯的在陌紫皇的手掌心顫抖,那模樣特別可憐

她朝著那石縫看去,就見到還有一窩龍貓都凍死了應該是這突然的大雪,讓剛剛誕下龍貓的龍貓和其他龍貓都凍死了只剩下最後一只龍貓,躲在母親的身下,還有一息尚存

如果他們不要它,那它一定也會凍死掉

這龍貓還沒有睜眼,想來還沒有斷奶就連毛都沒長多長,短短的覆蓋在皮膚上

"這有什麼可愛的?又又脆弱"

陌紫皇皺了皺眉頭,對于動物沒有什麼興趣他這麼一個大男人,哪里會像女孩一樣喜歡寵物加上他非常愛乾淨,這些動物對于他來,簡直就是噩夢

他的潔癖也是受他爹的影響,有一個級潔癖的爹,他自也非常愛乾淨

"紫皇你來養它好不好?它好可憐啊"

韶音連忙拿出了手帕,將龍貓包起來,看到陌紫皇一副潔癖的模樣,好像隨時可能把這可憐給丟掉

"你這麼喜歡,你來養好了"

陌紫皇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心底激動的顫了顫,不過還是對動物非常抗拒

"不行啊我已經有一只寵物了,主人不能太花心,不然萌萌會不高興的"

韶音無奈的道,將包好的龍貓放到陌紫皇的掌心

"吱吱"

好似回應韶音的話,窩在她懷里的火月雪貂萌萌,一下子就竄了出來,露出了可愛的腦袋爪子趴在她的衣裳上,圓圓的腦袋兩側立著一對花瓣似的耳朵,一雙晶瑩剔透的眼睛東張西望,充滿敵意的看向陌紫皇手中的龍貓

火月雪貂的獨占欲很強,絕對不許任何寵物搶走它的主人韶音知道它的脾氣,自然不能再養龍貓

如今這個艱巨的任務,就只能交給怕碰動物的陌紫皇了

"紫皇,你就養它嘛不然我們一起照顧好了,寄養在你那兒,我每天過去看它好不好?"

韶音長長的睫羽扇了扇,水靈靈的眼睛,直勾勾地瞅著陌紫皇

"那好"

聽到她每天都過來看龍貓,陌紫皇這才勉為其難的答應養這只寵物

"那我們先把它的家人埋起來"

韶音看著那些可憐的龍貓,如今已經救不活了

兩人一起在假山後面,挖了一個坑,把一窩凍死的龍貓埋了起來,免得它們被其他鳥獸叼走

做完這些,他們兩個才回到涼亭之中,坐在爐火旁邊取暖

陌紫皇見到龍貓哆嗦得厲害,解下了圍在披風邊緣的絨毛,一圈暖和的絨毛將龍貓包裹起來它窩在他熱熱的掌心,這才安心地睡了,沒有再發抖

韶音看他細心的動作,唇邊露出了笑容沒想到他還挺有愛心的,只是嘴硬不承認罷了

"你也給龍貓取一個名字"

她雙手托腮,坐在石桌旁邊,凝視著他那冷酷的俊顏,覺得他有時候真的挺可愛的

"還要起名字?"

陌紫皇從來沒有養過寵物,想到她娘親的萌寵似乎都沒有這麼麻煩,天生就有名字,哪里還要取的

他看了掌心上睡得香甜的龍貓,這東西實在是沒辦法跟娘親那些所謂的萌寵相提並論

"對啊你可是它的主人,起名字的重任就交給你了,給它起個霸氣響亮的名字"

韶音看著他糾結的樣子,忍不住抿嘴一笑

"就叫朧朧好了你那只叫萌萌,我這只就叫朧朧,諧音朦朧"

陌紫皇隨意的道,還解釋了一下取名的寓意

"我怎麼覺得諧音是猛龍過江的猛龍啊你好懶哦"

韶音聽到他給龍貓取的名字,哭笑不得的道

"朧朧不是挺配它的嗎?"

陌紫皇倒是覺得自己起的名字不錯,看著朧朧粉嫩嫩的舌頭,舔了舔他的手掌,好似也很喜歡這個名字

只是他還沒開心一會兒,就意識到這家伙剛剛舔了他的手,他愛乾淨的習慣,讓他將朧朧塞到衣暗袋里,然後馬上跑去洗手

"不就是舔你一下嗎?你不要這麼誇張啦以後會習慣的"

韶音趴在桌子上大笑起來,看到陌紫皇那模樣,她覺得自己一定要經常去看朧朧,不然它一定會被陌紫皇給丟到哪個角落去

見到陌紫皇離開好一會兒,韶音便滅了爐火,走出去尋找他

她繞了一圈,見到了梅林之中的梅吟樓,此刻積雪將梅吟樓點綴成了一副水墨畫她走到樓外,就聽到里面傳出的聲音

她認得出,那是陌紫皇的聲音

"五,都怪大哥沒把碧玉菩提子給你,如今霓塵的病才會越發嚴重"

陌紫皇充滿歉意的聲音,讓韶音的心底猛地一揪想起那顆碧玉菩提子,他是給了她

當時她還怪他一個大男人跟自己搶東西,但如今聽到他的話,她才知道事的來龍去脈碧玉菩提子是她用掉的,但卻讓他承擔了後果

他從來沒有抱怨過她,明明拿到了那麼重要的碧玉菩提子,還是給了她這樣的一份深,叫她如何還得清?

"大哥,霓塵的病,不怪你都是靈軒自己沒用,治不好霓塵的寒症"

陌靈軒靈秀逼人的嗓音,透著幾分沙啞,充滿了無力他精研醫術多年,醫術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但卻治不好月霓塵的病,讓他深受打擊

"五,一切會好起來的,你別自暴自棄"

陌紫皇想起是自己親自把碧玉菩提子給了韶音,讓陌靈軒錯失了一個救治心上人的機會,心中越發內疚起來

"可以讓我看看病人嗎?"

一聲淡淡的嗓音,好似溫柔的風,細細的吹來

韶音手中握著一柄油紙傘,站在門口,朝著兩兄弟看去

"阿音,外面冷,快進屋"

陌紫皇因為突然聽到月霓塵犯病,所以還沒來得及過去跟韶音一聲,見到她過來,連忙叫她進屋

"聽大嫂被封為帝醫,想必定然醫術過人,不過霓塵的病拖了多年,始終不見好轉——"

陌靈軒藍如海洋的眼眸里有著深深的哀傷,讓心儀之人受著那麼大的苦楚,他的心也跟著受煎熬

一襲高雅玉色長袍,衣袂飄揚,腰間碧玉絲絛,充滿了清雅的仙味

他與他師傅納蘭風吟倒是頗為相像,身上都有藥草的味道,不過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沒有那股孤寂氣息

"不試試,永遠不知道結果"

韶音沒有多什麼,只是淡淡的落下這句話

"那就麻煩大嫂了"

陌靈軒的稱呼,讓韶音羞了臉,卻沒有反駁什麼

聽到陌靈軒這麼上道,陌紫皇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

兩兄弟之間的無聲交流,韶音自是沒有見到

sp;"在這邊"

陌靈軒親自帶韶音去月霓塵暫住的地方,因為梅吟樓鮮少有人來,所以月霓塵每次犯病的時候,陌靈軒都安排她在這里住,就近醫治

打開緊閉的門扉,韶音就感覺到熱浪撲面而來,讓她一下子猶如寒冬到了盛夏

她走進屋子里,就見到大大的暖爐燒得火熱,無煙的銀絲炭,溫度很高四周的窗戶也被關得緊緊地,沒有一絲縫隙叫冷風吹進來這里的窗紗都被換成了厚實的布片,幾乎把這個屋子變成了烤爐

"馬上把窗戶開起來"

韶音一進屋子,當下就急忙的道

"霓塵的寒症,極其畏寒"

陌靈軒知道韶音一下子沒有適應,立刻開口解釋起來

"笨蛋你自己都知道,她現在是病人,連我們都受不了這樣的溫度,你覺得病人能承受嗎?"

韶音自己動手推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了起來

"快把這些暖爐全部搬出去,火炭燃燒的時候會產生一種氣體,很容易讓人窒息而死,你這不是救她,而是害她"

見到這房間的布置,韶音已經無語到了極點,不客氣的道

很多人使用炭火取暖的時候都會關上窗戶,這種行為等同于自殺火焰燃燒的時候,會消耗室內的漾起但氧氣有限,炭火卻依然在燃燒,這樣就會產生一氧化碳,吸收一氧化碳過多就會中毒,渾身僵硬,無法動彈哪怕想要自救,也沒有力氣呼喊行動

韶音以前曾經見過很多偏遠農村的人,因為用炭火取暖,晚上關上窗戶,結果活活被悶死很多人不知道一氧化碳是什麼,也沒有危險意識,才會發生那麼多的悲劇

如今見到陌靈軒居然擺了這麼的火爐在屋子里,立刻對月霓塵的安危感到擔心

"來人,把這些爐子搬出去"

陌靈軒聞連忙道,聲音也有些慌亂

"男的都呆在外面"

韶音穿過一層紗曼,快步走到床邊,一把將床帳掀了起來

床榻上面色憔悴蒼白的病美人,已經暈了過去

"五,你進來,把她抱到其他房間去"

她抱不動月霓塵,但她不能再呆在這個充滿一氧化碳的房間,立刻叫陌靈軒動手

陌靈軒沖了進來,見到月霓塵已經昏迷不醒,探了探她的鼻息還在,也顧不上其他,馬上抱著她,朝著隔壁房間走去

他感激的看著韶音,也明白自己這事做得有多蠢還好她來了,不然月霓塵可能就要被悶死了

"這房間全部窗戶開著通風,大家都別呆在這里了"

韶音開口道,讓人不要在這里久留她看著陌靈軒那著急的樣子,細細想來,也覺得有可原,關心則亂,哪怕是醫者也是如此治療親近的人,最容易失了分寸

治病需要的不僅僅是醫術,還要有清的頭腦

陌紫皇為了避嫌沒有進來,在外面看著她指揮若定的模樣,俊顏之上露出了欣賞之色

臨危不亂,鎮定自若,這樣的女子,當真是有大將風范

不知道為何,明明是那麼一個柔弱的女子,連武功都沒有,卻會叫他感覺她特別深不可測

韶音走出房間,立刻進了隔壁房間,讓陌靈軒先行離開

接下來她要做的事,不適合男子在旁邊圍觀

陌靈軒出去之後,韶音便將月霓塵的衣裳松開,解開了她的衣襟和腰帶,讓她可以順暢的呼吸只是她還沒有清醒過來,呼吸越來越微弱,幾乎要馬上停止了

"五,你進來"

韶音做了初步的急救之後,發現效果不大,立刻開口喊道

陌靈軒原本就揪著一顆心,聽到她的話,立馬飛奔進來,一臉的焦急當見到月霓塵衣衫不整的時候,他的臉頓時猶如火燒一般

"她不能呼吸了,馬上就要死了,你幫她"

韶音沒有啰嗦,嚴肅的道

"怎麼幫?"

陌靈軒聽到月霓塵快要死了,哪里還顧得上什麼害羞,額頭上馬上滾下了冷汗

"嘴對嘴吹氣人工呼吸懂不懂?不要看我,你自己救"

韶音見到陌靈軒著臉,看著她,她立刻搖了搖頭,反正有人做苦力,她懶得動

"霓塵,冒犯了"

陌靈軒見到韶音居然在這種緊要關頭見死不救,只能硬著頭皮對著月霓塵那蒼白透明的唇靠近,兩唇相疊,吹起氣來

在觸碰到她的唇之時,陌靈軒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開了,但卻不能胡思亂想,緊張的閉著眼睛,認真的為她吹氣

不多時,月霓塵清醒了過來,張開了朦朧的眼眸

韶音見到她醒來,低調的站在角落,沒有打擾他們兩人

陌靈軒因為太過緊張,一直閉著眼睛吹氣,沒有見到月霓塵醒來

見到陌靈軒的唇緊貼著自己的唇,月霓塵的臉頰若云霞,眨動著靈眸,沒有提醒他自己已經醒來,而是靜靜地感受著這美好的一刻

眼角有淚珠滾落下來,那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她不知道自己等這一刻等了多久,但她明白這一刻的幸福,只是海市蜃樓,不可能長久

她只能假裝沒有清醒的時候,偷偷地感受他的吻

因為她是紫櫻殿的聖女,聖女是不能有七六欲,不得有男女私,必需清心寡欲否則,一旦被發現,就會被逐出紫櫻殿

陌靈軒吹了半天的氣,一直沒聽到韶音喊停,于是不敢停歇

直到他感覺到月霓塵的鼻息,才睜開眼睛看到月霓塵眼角的淚水,他立刻手足無措的站了起來

"霓塵,對不起——"

陌靈軒以為是自己褻瀆了月霓塵,她才會哭得那麼傷心,當下就給了自己兩個響亮的耳光

讓韶音和月霓塵都看傻了眼,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靈軒哥哥不要"

月霓塵艱難地想要爬起來,但身上卻沒有力氣,只能焦急的叫道

"我沒有怪你"

她連忙道,看著陌靈軒臉上的掌印,心痛如刀割

她雖然身體不能動彈,但意識卻還清醒,知道陌靈軒是為了救她

"好了,五你出去,我給她看看"

韶音開口道,讓陌靈軒先出去透透氣

陌靈軒聽到韶音的話,沉默地走了出去,臨走之時,愧疚的看了月霓塵一眼,然後才關上門

他出去的時候,陌紫皇見到他臉上的掌印,不由有些不解

"五,你被打了?"

陌紫皇瞥了他一眼,開口問道

陌靈軒沉默

"她打的?"

陌紫皇繼續問道

陌靈軒繼續沉默

"你自己打的"

陌紫皇再度道,對比了一下掌印大和力道,下了一個結論

陌靈軒依舊沉默

"你親她了?"

陌紫皇作為大哥,頗為關心親弟弟

陌靈軒臉,仍然沉默

"這頓打沒有白挨值"

陌紫皇了然,伸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肯定的道

"……"

陌靈軒嘴角抽搐了一下,對于大哥這話,他實在是無以對

p;"哥,你也做過?"

沉默片刻,陌靈軒狐疑的看了陌紫皇一眼

陌紫皇緘默,臉頰微

"被打了?"

陌紫皇保持緘默不語

"嫂子沒抽你?"

陌靈軒覺得嫂子那麼彪悍,這明顯不合理

"其實她有這麼想"

陌紫皇站在韶音的立場上,了一句實在話

"但你反抗了?"

陌靈軒瞪大了眼睛,看著悶騷的大哥,眼神古怪

"哥,你太不爺們了,占了大嫂便宜,也不讓她抽一把過癮"

"……"

陌紫皇聽到弟弟這話,直接賞了一記白眼給他

想當初在湖底,他想給她度氣,就險些挨打在湖邊想給她解毒的時候,直接就被來了一巴掌

兩兄弟在風口沒營養的對話,屋里只剩下韶音和月霓塵兩人

見到月霓塵的臉色已經恢複了一些,韶音安靜地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替她診脈

只是診了許久之後,韶音微微蹙起了秀眉靜美清麗的絕美容顏上,一雙秋水分明的眸子,凝視著月霓塵仙姿玉色的面容

"為什麼騙人?"

薄如桃花瓣的唇,微微輕啟,玉珠落瓷盤的嗓音,低聲飄到月霓塵的耳畔

"我——我不懂你什麼?"

月霓塵的臉色微微煞白,緊拽著被角,強裝鎮定的道低斂著睫羽,不敢與韶音犀利的眸光對視

"我們明人不暗話,現在這屋子里就你我二人,就不必裝傻了"

韶音松開了手,淡若地坐在旁邊,目光清冷

"你根本就沒病"

她冷冽的嗓音,有著身為魔醫的自信與決斷她如果連病人有病沒病都分不出來,那她魔醫的稱號也只能是浪得虛名了

"你——你胡"

月霓塵聽到她斬釘截鐵的話,臉色加蒼白,幾乎沒有一點血色嬌軀發抖起來,眼神充滿了閃躲

"我有沒有胡,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如果不告訴我原因,我就告訴五你是裝病騙人"

韶音淡淡的話音,卻有一股威嚴

"你若是敢泄漏我的秘密,我會殺了你"

月霓塵冷漠的看著韶音,嗓音里透著一股凌厲身為云幻大陸最強勢力紫櫻殿的聖女,她的武功非常強,韶音不過是一個普通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我不怕,我相信你不會恩將仇報的"

韶音搖了搖頭,並沒有露出畏懼之色

"你憑什麼信我,你根本就不認識我"

月霓塵聞不由開口問道,眼底卻有一絲動搖

"因為我覺得五的眼光不會那麼差,他喜歡的人,怎麼會是恩將仇報的人?"

韶音淡淡的嗓音,好似在著很普通的事

聽到韶音的話,月霓塵感覺自己被雷霆劈了一下,整個人都僵硬在原地,無法動彈

"靈軒哥哥,喜歡我?真的喜歡我嗎?"

月霓塵的眼眸一下子就湧起了淚水,晶瑩的淚珠,決堤一般洶湧而下

她脆弱地靠在了韶音的身邊,低低的哭泣了起來身上堅硬的防備外殼,一下子就土崩瓦解

韶音輕易就看穿了她內心的軟弱之處,也觸碰到了她溫柔的棱角

月霓塵看似冷若冰霜,其實卻如普通的女子一樣,渴望著被愛

"別哭了,有什麼委屈就出來,心病還需心藥醫你得的

是心病,無論五花費多大的心力,找到再多珍貴的藥材,也終究沒有辦法治好心中的病"

韶音伸手拍了拍她的背,身上那股親切甯靜的氣息,叫人容易卸下防備

"我只是靈軒哥哥的包袱我以為他只是為了我的病,才願意來看我的……"

月霓塵哭泣的起來,將一段不為人知的秘密往事,一點點的告訴了韶音

她是紫櫻殿的聖女,那是一個遠離世俗凡塵的地方,因為上一任的聖女愛上了一個男人被逐出了紫櫻殿她從天資就好,被作為紫櫻殿的繼承人來培養,她一直被告誡,絕對不能動凡心,不能愛上任何的男人

紫櫻殿不會容許聖女被褻瀆,很可能會殺死那個男人,讓聖女保持純淨

聖女高高在上,卻是非常孤獨的在她時候,遇到了已經是少年的陌靈軒,他來天下城采摘一味藥材云琉果他不像其他人,對她敬而遠之,在他的面前,她感覺自己就像是個普通的女孩兒,可以有一個彩色夢幻的童年

是陌靈軒教她放紙鳶,是他教她折紙船,是他帶她去看雨後的彩虹……

那段日子,是她最開心的時光,長這麼大,只有他對她那麼好

最後,陌靈軒找到了他要采摘的藥材云琉果,那是在天下城附近的一座冰島之上

為了將云琉果摘給陌靈軒作為禮物,她獨自一人去了冰島,但卻被寒氣所傷陌靈軒找到她的時候,她幾乎被凍成冰塊了

那個時候,她的手上還握著一顆云琉果,後來她就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她已經被凍得失去了意識

聽紫櫻殿的人,是陌靈軒抱著她回來的,並且親自救治她後來陌靈軒離開了天下城,她沒有再見到他

第二年,入冬之後,她得了一場重病,在她病得嚴重的時候,她見到了陌靈軒

她知道,要想光明正大的見到他,只有她生病的時候

所以,這麼多年,她的寒症始終好不了,只為了見到他,她甯願一輩子都裝病,永遠也不要好起來

上篇:【076】仙蹤云步     下篇:【078】蓮動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