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78】蓮動天下  
   
【078】蓮動天下

"拜托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靈軒哥哥"

月霓塵淚眼迷蒙,凝視著韶音,懇求的道本書最請訪問

她這一生別無所求,只希望可以每年秋冬之際,最寒冷的時刻,能夠陪在心上人的身邊哪怕只是短暫的幾個月,卻是她等待了一整年的深切盼望

"可以替我保密嗎?"

"你打算瞞著五多久?為何不告訴他?你可知道他一直都因為你的病絞盡腦汁?你這樣對他不公平"

韶音淡淡的道,知道了來龍去脈,她明白月霓塵的苦衷,但卻不苟同她的做法

"是我對不起靈軒哥哥,但我不能告訴他事實,我很怕他會生氣地離開我,再也不理我了"

月霓塵無措的道,她明白紫櫻殿耳目眾多,如果她沒有保住秘密,以後就出不來了加上靈軒若是得知真相,肯定會做出一些沖動的事,到時候她不敢想象他會遇到怎樣的危險

她承認自己很膽,不敢拿他們的未來去冒險,她只能心翼翼地裝病來維系著他們僅有的相見機會

這種如同在刀尖上起舞的感覺,心底惶恐不安,好似只要一個不慎就會摔得粉身碎骨

她對陌靈軒了解得並不多,甚至連他的身份背景也不知道在她的心中,陌靈軒不過是一個醫術高明的大夫,根本無法和紫櫻殿這個龐然大物作對

"你們的事,你們自己看著辦很多事,最好是坦誠布公地出來,兩個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孤軍奮戰要強得多"

韶音開口道,臉上有著一抹難的溫柔她以前也總是什麼事都自己扛著,但現在身邊總有一個人,會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

這樣的感覺,其實真的很不錯

"你的沒錯,我會好好考慮的這次真是謝謝你了,不知道姑娘叫什麼名字?"

月霓塵聽她的意思是會為自己保密,含淚帶笑,心中的一顆大石頭才放了下來

"我叫韶音,韶華的韶,琴音的音"

韶音清清冷冷的嗓音,透著一股甯靜的味道,不疾不徐地落下

"你好好休息,以後不要強行改變脈搏跳動的度,對身體很不好五也是太關心你,才沒有判斷出你的病是人為還是其他原因"

"嗯,我曉得了"

月霓塵也知道自己每次在有人診脈的時候,強行用功力改變脈搏頻率,很有可能會讓脈搏崩碎只是面對陌靈軒這樣醫術高的靈醫,她如果沒有自殘己身是騙不過他的就算每次裝病的結果,都是她虛弱得好幾天動彈不得,能夠呆在他的身邊,她也無怨無悔

韶音的冷靜與睿智,讓她有些害怕如果陌靈軒也如她那般敏銳,她早就已經露出破綻了

"讓智愚的確不假"

韶音走出了屋子,心中暗暗道總是聽人戀愛的人,智商通常都是負數的,如今看來非常有道理

她剛剛打開門扉,陌靈軒就焦急地跑上前來,緊張的看著她

"她已經沒事了,她的寒症我有一道古方可以治療,不過需要有人親自施針,每日為她針灸才有效果雖然不是立刻就能生效的法子,但卻能讓她舒服一些"

韶音走到一旁的桌子前面,上面有著宣紙和筆墨,她提筆寫了針灸的部位,以及一張藥方

"這個看上去好像是治療經脈的?"

陌靈軒不愧為靈醫,一下子就判斷出韶音開出的方子,應該是治療內部經脈的才對

"沒錯,她的寒氣堵塞與經脈之中,故而頑疾難治,我們醫者治病,當從根本入手,由內到外,才能治根本但因為她的身體柔弱,所以你每隔一段時間才能下針一次,在此期間給她溫補就可以了"

韶音得理直氣壯,好像真是那麼回事,聽得陌靈軒連連點頭其實她不過隨便胡謅的而已,月霓塵根本沒有病,要是亂用藥才會鬧出人命考慮到月霓塵的經脈受損嚴重,她便找了由頭,讓陌靈軒為她治療經脈

有了這個辦法,想必陌靈軒暫時是不用忙著到處找藥方救治月霓塵了,先拖一段日子再也許他們之間,還會有什麼轉機

韶音感覺陌紫皇的身份沒有那麼簡單,陌靈軒是他的五弟,應該也沒有表面上那麼文弱才對

除了陌紫皇之外,他們兄弟幾人似乎都非常低調,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是他們身上有什麼寶貝不成,生怕被人搶了?

她搖了搖頭,自己覺得想多了

"太感謝大嫂了我以前怎麼就沒想到這個方法呢?我現在就去試試"

陌靈軒迫不及待地進屋,留下了韶音和陌紫皇兩人

"天色也晚了,我送你回宮"

陌紫皇見到韶音有辦法治療月霓塵,解開了五心中的大結,不禁對她刮目相看

"你先回去忙,我有事要先回一趟韶府"

韶音看了陌紫皇一眼,他一直在這里等著,那種感覺好像是丈夫等著歸家的妻子,分外溫馨

"好,我讓澤送你過去,反正他就住在鳳府"

陌紫皇也出來很久了,府里想必已經疊著山般的奏折,等待他去批閱如今這場突然到來的大雪,對于百姓而,是福是禍還難

"阿澤也在這里?"

韶音有些意外,平日見鳳曦澤好像是住在武尊王府,沒想到他居然是住在鳳府不過鳳曦澤也姓鳳,住在這里好像合理

"嗯,他和雪姨江叔一直都是住在鳳府"

陌紫皇對于往日跟隨在娘親身邊的人很是敬重,雪姨從就照顧他們兄弟,與他們倒是親厚

他交待了仆人一聲,便帶著韶音走出鳳府

鳳曦澤已經候在門外,華麗的大馬車上已經覆蓋了一片雪塵

"澤,保護好她"

陌紫皇冷冽的嗓音,透著一絲溫

"爺放心,屬下一定完成任務"

鳳曦澤點了點頭,神嚴肅,他以前接果保護韶音的任務,那可是分外危險明明是一個庶女,卻有那麼多人想要她的命

陌紫皇撐著傘,把韶音送上馬車,目送著華麗的馬車遠去,留下清晰的車轍痕跡

大雪滿地,鳳曦澤駕車很心,度很比較慢

"音妹妹,哥哥我都成你的專屬馬車夫了"

鳳曦澤好笑的道,天天被叫來趕車,他都已經非常淡定了

"麻煩阿澤了,送我去韶府這下雪天冷,暖爐你捂著"

韶音歉意地道,柔荑掀開車簾一角,將懷里的暖爐拿了出來

"音妹妹,你澤哥哥可沒有那麼弱不禁風,你這暖爐捂好了,等會兒留給樂還差不多"

鳳曦澤陽光般笑著揮了揮手,看著韶音那無暇的面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沒想到那個丑姑娘,會蛻變成天仙子

她總是會給人帶來一次次的驚訝,不過是個嬌弱的姑娘,卻充滿了神秘的感覺

很多時候,看著韶音的時候,他都有種錯覺,似乎看到了重重迷霧她明明就在眼前,卻叫人如何也看不透

"好,既然阿澤身強體健,那女子就自個兒捂著暖爐了下了一場大雪,街上的行人都沒有了,第一次見到這樣清靜的神都街道"

韶音沒有躲回馬車里面,而是拿出馬車里面的梅花紋路紙上,也給鳳曦澤擋擋風雪

"之前這邊大街上人倒是多,云夢的使者今日要回去了,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出城了聽他們要來找什麼,沒兩天又匆匆回去了,真是奇怪"

鳳曦澤不解的道,也不知道神都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們興師動眾的

"也許是找不到,所以就回去了"

韶音聽到他的話,就猜測到了大概如今木芙被刺殺身亡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他們的線索已斷,自然無法證實當年的朝音公主到底是生是死

真正的木芙,如今已經在城北的塵寰醉夢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為了避免被人跟蹤,韶音才沒有立刻過去看望她

"也不知道是什麼寶貝,要是讓我撿到那就好了"

鳳曦澤性格開朗,跟他呆在一起,就會覺得特別自在他臉上總是掛著招牌笑容,好像沒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永遠都是快樂相伴

"你以為天上會掉金子呢?"

韶音聞也不由笑了笑,伸手接著一片冰雪,看著世界一片雪白,純潔無瑕塵埃被雪花覆蓋,整座城池都陷入了白色的迷夢

"天下掉金子有什麼稀罕的,要掉就掉個美人給我當媳婦好了要不天天看你和爺恩恩愛愛,我這個孤家寡人也太可憐了"

鳳曦澤風流倜儻的道,他這個帥氣又多金的澤公子,如今依然是獨身一人,讓韶音也有些疑惑

"阿澤,你改不會是斷?不然你成天拈花惹草的,就沒挑到一朵對眼的?"

韶音非常直白的話,讓鳳曦澤嘴角直抽

"我也想拈花惹草,不過還沒等我出手,花花草草早都殘了,連葉子都沒給留一片,早被人拔光了"

鳳曦澤痛心疾首的道,立刻遭到了韶音的白眼

神都之中愛慕他的女子那麼多,還不是他自己眼光太高了

這一個個黃金單身漢,真打算把自己當古董來存貨了

馬車走得雖然不快,但也還是趕到了韶府的門口,聽到韶音要見韶樂,門口的厮立刻拱了拱手,恭敬的回答起來

"九姐,樂少爺一早就去城外十里溪的保福寺上香祈福了,但現在大雪封路,怕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可有人與少爺隨行?"

韶音聞立刻擔憂地問道,韶樂的身體不好,加上雙目失明,如今去了那麼遠的地方,讓她如何能放心

"樂少爺是與展姐一同前去保福寺,沒有帶其他的隨從"

厮敬畏的看著韶音,知道她如今身份不同尋常,不敢有一絲不敬

"哎呀,這天都快黑了,那個瞎子還沒回來,不知道會不會在山林里面遇到什麼豺狼虎豹的我們韶府剛剛辦了一場喪事,馬上又要辦一場了"

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從剛剛下轎子的八姐韶繡口中傳出

她嫉妒的看了韶音那美麗的面容一眼,根本不敢相信那是當初的丑鬼阿九她一早就得知了武尊王居然要娶韶音為正妃的消息,心底的妒火燎原般燃燒起來

她們兩個都是庶女,憑什麼她就沒有韶音那樣的好命嫁給英俊如神明的武尊王神都之中,人人都在私底下流傳,武尊王將來很可能會繼承帝位,成為皇的事

她想到這里,就分外不甘心

她自問姿色才不比韶音差,但好事都叫那死丫頭占去了太不公平了

"哎呀,這不是我們的未來王妃嘛真是稀客呀"

六姐韶娜也走出了轎子,看著韶音一身華服精美無比,眼睛里的嫉妒根本無法掩飾酸溜溜的聲音,讓韶音聽著都有些牙酸

"現在這個世道,連丑八怪都能飛上枝頭當鳳凰了,老天還真是不長眼不過有的福氣,不是那些福薄的人能受得起的你們瞧瞧,有些人娘親還尸骨未寒,就急不可待地要投奔進男人的懷抱,實在是不孝,下賤"

八姐韶繡知道韶音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娘親,專門朝著她的痛楚踩去這種事,她以前經常做,如今起尖酸刻薄的話來,依然是語如連珠

"你們這是公然侮辱朝廷命官按照律令,要執掌摑刑罰"

鳳曦澤聽到她們竟敢這樣侮辱他的未來主母,眼底里滑過一抹寒意,臉上的笑容沒有減少,但卻讓韶繡和韶娜嚇得面色發白

她們一時得意忘形,居然忘了如今的韶音,早已經不是當日那個弱的任她們踐踏凌辱,一聲不敢吭的軟柿子

從家族第一恥辱,到尊貴無量的帝醫,如今的她化身烈焰鳳凰,平步青云,振翅高飛,扶搖直上九萬里

這些曾經看不起她的姐姐們,如今與她卻是云泥之別

"不要打我們啊我們是無意冒犯妹妹的不知者無罪,我們知道錯了"

八姐韶繡和六姐韶娜嚇得雙腿發軟,連忙跪在雪地里面,開口求饒起來

韶音卻是看也沒有看她們兩人一眼,唇輕輕一動,淡淡的嗓音,平靜地落下

"別把無知當作犯賤的理由"

韶繡和韶娜聽到她的話,皆是漲了臉,卑賤地跪在曾經看不起的九妹面前,她們覺得心肝都要揪成餃子餡了

"最毒婦人心,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大冷天的也忍心叫姐姐跪在冰寒刺骨的雪地里面,還好本侯爺當初沒有接下你的繡球,真是太明智了"

坐在轎子里,身上還纏著繃帶的侯爺夜立萬,聽到了韶音的聲音,在家奴的攙扶下,哆嗦著走了下來他想要在韶繡和韶娜面前表現一下自己,好讓他的虛榮心得以滿足

他貶低的話語,從口中利索地落下眼睛順著韶音那繡著精美花紋的衣袂,朝著她的臉龐看去

腦袋好像被巨錘狠狠砸了一下,震蕩的感覺在腦海里不斷地回蕩

他猛地放大的瞳孔里,倒映出那張蓮動天下的玉容這是他見過最清純絕美的面容,尤其是那一雙叫星辰月輝都黯然失色的靈瞳,奪了天地靈秀之氣,好像會話似的,將他的魂魄都攫取了過去

他的謾罵聲戛然而止,張大了嘴巴,怔愣在了原地

"啪"

一巴掌甩過,韶音揚起手掌,狠狠地打了夜立萬一個耳光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拿當初阿九對他的癡來諷刺她阿九是很傻,以為人家對她好,就傻傻的相信了但是她不是阿九,對于這個踐踏阿九真心的人,她只會毫不留

她這一巴掌,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發泄一般,打得夜立萬滿地找牙,一頭栽到了韶府旁邊的溝里冰層還沒有結得太厚,他的腦袋卡進了溝里,連忙掙紮了起來

候府的家奴見狀,忙不迭去拉夜立萬,但溝渠結了冰,一時半會兒沒辦法把他的腦袋弄出來,他的腦袋只能被卡住臭水溝的冰縫里面

看到韶音那彪悍的舉動,鳳曦澤感覺脖子後面一陣涼颼颼的

她冷漠的目光掃過韶繡和韶娜,她們兩個連忙動手,互相扇起了對方的臉,免得落在韶音的手里,下場加淒慘連侯爺都被打到臭水溝去了,她們兩個哪里還有膽子停下來

"哼"

韶音冷哼了一聲,高傲如女王地走回馬車,看到馬車遠去,韶繡和韶娜兩人已經是滿臉的掌印,整張臉都腫了起來,哭天搶地的嚎啕牙齒還掉了一兩顆,讓她們張嘴的時候,顯得特別滑稽

鳳曦澤沒有開口什麼,原本他以為韶音是女兒身,處事應該會優柔寡斷一些,對待敵人也難免會心軟

如今爺手執大權,背地里有很多人想對爺不利,如果主母太過軟弱,那將會成為爺的軟肋

但是,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韶音的殺伐決斷,堪比爺利落她那一巴掌,打得又快又准又狠,實在是驚掉了他的眼珠子

到現在,他才越發感覺,韶音與爺真的特別般配,他們兩個的身上,有著很多相似之處對敵人狠辣不留,對朋友卻肝膽相照,如果兩人強強聯手,想來爺會減少很多壓力

他知道韶音肯定擔心韶樂的安危,便駕著馬車一路朝著城外飛奔而去,只是這雪天路太難走,原本不需要多久的路程,他們走到了天色都黯淡了下來才抵達

十里溪的盡頭是連綿的群山,在山嵐腳下的寂靜林間,千年古刹保福寺,曠遠的鍾聲,滌蕩心神

大雪下了大半天都沒有停歇下來,千山萬壑化成茫茫雪海

這種天氣,最容易迷路,好在鳳曦澤有到過幾次保福寺,倒是認得路

在天色完全黑下來的時候,他們抵達了保福寺

"音妹妹,心一點,雪天路滑"

鳳曦澤先下馬車,上前敲了敲緊閉的門扉

韶音撐著傘,手中抱著暖手爐子,走了下來這厚厚的雪,幾乎要沒了腿,看來不能走夜路,只能在這保福寺借宿了

"吱呀"

門扉打開的聲音,伴隨著簌簌落雪灑下

一個老和尚身著青色僧袍,朝著兩人行了個佛禮

"兩位施主有禮了"

"大師,請問韶家少爺和展家姐可在貴寺中?"

韶音也回了個禮,開口詢問道她最擔心他們兩人已經回去了,要是在路上迷路了,那就糟了這樣冰天雪地的天氣,要找人也很困難

"今日有一男一女來拜佛,因為大雪封路,所以還未曾離去兩位施主遠道而來,一路風塵仆仆,快請進"

老和尚看外面雪下得大,天色也晚了,便讓他們兩人進來

馬車被安排在了後院,途經大雄寶殿

韶音在金佛前面,見到了韶樂那一襲天空藍色的身影,金色燭火映照得大佛寶相莊嚴,韶樂跪在蒲團之上,腰間系著晶瑩珠鏈和環佩,垂墜而下高挺如削的鼻梁下,水色淡淺的薄唇,緊緊抿著,秀如清風的臉龐上神肅穆濃長如蒲扇的睫羽下,眼眸溫暖卻無焦距

梵香嫋嫋,佛經吟誦,在迷朦的香霧之中,心靈也會平靜下來

韶音安靜地站在遠處,沒有上前打擾他,不想打破這祥和的甯靜氛圍

"信徒韶樂,不求己身,只願九妹韶音平安長樂,一世無憂"

韶樂溫潤的話音,在空蕩蕩的佛殿里面,顯得格外清晰

韶音聽到他那虔誠的祈願,胸口陡然有一股暖流湧出,淌遍全身上下

"哥"

她開口喚了一聲,走近他身邊,伸手將他扶起他踉蹌了一下,顯然是跪了太久,連站立都有些困難

"九兒你怎麼來了?"

韶樂聽到韶音的聲音,不禁喜出望外,憂郁的俊顏,瞬間就容光煥發

"哥,你聽,外面下雪了我帶你看雪好不好?"

韶音牽著韶樂的手,臉上有著溫柔至極的神,淡淡的嗓音也多了一股暖意

"好"

韶樂聽到她的話,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柔繾綣的笑容

見到他們兩兄妹之間融洽無間的氣氛,鳳曦澤沒有出聲,只是靜靜地站在遠處心中想著如果這一幕被爺看到,鐵定會打翻醋壇子

展落初一直守在大殿的一角,抄寫著經文,看到他們兩人自然而然的親密,她心底格外羨慕

韶樂對她總是冷冷淡淡的,是那種對陌生人一樣的彬彬有禮,格外的疏離好像不管她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走進韶樂的心,她根本沒有辦法親近他他看似溫潤的書生,但一顆心卻像是飄曳的浮萍,叫她捉摸不定

他拒人于千里之外,唯獨對韶音會露出那般溫柔的神,任由她靠近他他的神是那麼安甯,足見他對韶音是多麼信任

她告訴自己,他們只是兄妹,但心里還是忍不住一陣酸楚委屈手中握著的毛筆,滴落的墨水,不心弄汙了一片,她連忙回過神來,重抄錄一遍經文

她心中求的是韶樂可以恢複光明,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求佛主賜給他光明的人生

在同一個大殿之中,兩個人許下了不同的願望,但卻都不是為自己而求

韶音沒有見到在大殿角落的展落初,她將暖手爐換了熱炭,放到韶樂的手中,讓他冰冷的手恢複幾分熱度

兩人站在大雄寶殿的屋簷下面,靜靜地聽著落雪的聲音,夾雜在梵音鍾聲里面

"九兒,雪是什麼樣子?"

韶樂聽著落雪的聲音,睜大眼睛想要看看雪的樣子,但眼前只是一片黑暗一點點光明,都滲透不進他幽暗的世界

韶音看著他顫抖的睫羽,心口一陣莫名的疼撐開梅紙傘,帶著他走進雪中,她***的柔荑,將他的掌心攤開,伸出傘外,接到了一片雪花

"哥,這就是雪"

涼沁沁的感覺,在他的手心化開,他似乎感覺到了雪的模樣的一點,細細軟軟,輕盈至極在掌心化開的時候,會帶走手中的熱度

"感覺到了嗎?涼絲絲的雪,覆蓋滿了整個世界,天空地面都是一片白色你聽,風中雪花點綴在青松之上,飄灑在屋簷之上,零落于我們的傘間,一顆顆如細的沙子,但卻比沙礫晶瑩剔透……"

韶音詳細地著自己所見的一切,大雪飄浮在他們的周身,韶樂似乎看到了她所描繪的景致

"九兒,白色是什麼樣子的?"

韶樂迷茫的話音,讓韶音的手微微一顫

"那是一種聖潔光明的顏色是黑暗的對立面,撥開一層層黑霧,眼前一絲絲的溫暖不斷地疊加在一起,就會化作純粹的白色"

韶音的嗓音淡淡的,耐心地落在韶樂的耳畔

他從來沒有見過白色,她不知道改如何表達,才能讓他想象出白色的模樣

"九兒在我心中,便是白色的"

韶樂清秀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暖的笑容,好似心滿意足一般他想看的雪,其實是她的模樣在他的心中,她就是最聖潔美麗的雪,只是他看不到她的樣子,但他卻清楚得感覺到她給他帶來的溫暖

她就是他黑暗世界里面,最璀璨的一道光明,他循著腦海中對她的想象,感覺到了純淨的白色

"雪越來越大了,今晚怕是不會停了哥,我們進去"

韶音看到韶樂憔悴的面容,擔心他受凍,立刻帶他回到屋中

老和尚帶他們去了客房,因為下雪天來燒香的人並不多,所以客房還很寬敞,有不少的空房間

"幾位施主今晚就在這里歇著,寒舍簡陋,廚房已經備了齋菜,稍後會有人送過來"

"多謝大師"

韶音道了一聲謝,便扶著韶樂進了他所住的房間,鳳曦澤和展落初也各自被安排到了另外一個院落的客房

她就住在韶樂的隔壁,這樣可以相互照應

這里的客房很簡單,沒有什麼裝飾,只掛了一張寫著禪意的字畫

一盞燭台擺在桌面上,一點點橘黃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韶音坐在韶樂的身邊,看著他那雙眼睛,她的眼底有著深深的惋惜

如果他能夠看得見,人生想必會變得加精彩

"哥,相信我,你會看得見光明的"

韶音在心中默默地道,無論如何,她也要讓韶樂再見到光明

她仔細的觀察起韶樂的眼睛,心中已經有了確切的治療方案,只需要集齊藥材,就可以開始治療

"兩位施主,請用齋飯"

一個和尚,端著齋飯和齋菜進了屋子里面,將飯菜擺放整齊,然後退了出去

齋菜的香氣,立刻就飄了出來,對饑腸轆轆的兩人很有吸引力

韶樂摸到筷子,打算開始吃飯的時候,面前的碗卻被韶音移開了

"哥,不要動筷子"

韶音低聲道,阻止了他的動作

這個和尚有問題,他的腳步不是普通人的步伐,像是有武功的另外,他方才將飯菜擺好的時候,眼底滑過一抹異色加上他身上沒有出家人那種香火味道,有一股血腥味,這些都很可疑

她摸出一根銀針,朝著碗筷里面試了試,沒有試出什麼毒但她沒有掉以輕心,而是把飯菜混合起來,再試了試銀針

原本沒有變色的銀針,猛地就變了顏色

這飯菜單獨吃都是沒事的,但配在一起吃,就會產生劇毒因為里面各自加了一種藥材,混合在一起相克,就會產生毒性

她沒想到,那些人居然追到了這里,處心積慮想要除掉她

"哥,這里不能呆了"

"發生什麼事了?"

韶樂聽到她凝重的聲音,焦急的問道

"別問了,我們走"

韶音吹滅燭火,拉著韶樂朝著窗戶外面爬去外面的寒氣席卷而來,讓她一陣哆嗦

韶樂的手被她緊緊地拉著,哪怕是在最危險的時候,她也沒有丟下他

"九兒,你一個人走會快"

韶樂覺得自己是她的負擔,想要把手抽出來

"哥,你什麼傻話我怎麼會把你丟下要走一起走"

韶音握緊韶樂的手,拉著他跑在夜色中的雪地里

他們逃出沒多久,原本他們住的地方,已經燒了起來在大雪之中,那房屋卻熊熊燃燒,想來是潑了火油

大火與白雪形成了強烈的視覺沖擊,也讓韶音的心底寒意頓生如果他們遲走一步,想必就要葬身火海了

她知道派來殺她的死士必定還在附近,沒有就此停下休息,而是拉著韶樂繼續逃

"刷"

一道尖銳的利刃,破空而來,力道可怕,穿過風雪朝著韶音背後的方向攢射而去風雪很大,加上夜色的昏暗,韶音沒有注意到背後的冷箭

聽到風中的箭矢聲音,韶樂比韶音的反應還要快,一把將韶音推向了旁邊,自己卻正中一箭,倒在了雪地之中

腥的血液,猶如曼珠沙華陡然蔓延開來,刺了韶音的眼睛

"哥"

韶音從地上爬起來,借著微弱的光,檢查韶樂的傷口那道箭羽她很熟悉,就是刺傷木芙的箭箭頭沒入了韶樂的手臂,她沒有猶豫,立刻背著韶樂朝著黑暗中跑去

對方沒有打算放過她,但她在焦急之中,踩著陌紫皇教她的仙蹤云步,讓對方無法射中她

她的步伐雖然有些生澀,但悟性極好,在逃命之中,竟然把仙蹤云步一氣呵成的融會貫通

隨著仙蹤云步越來越熟練,她很快就將後面的追兵甩得老遠,這也讓她對陌紫皇教授的輕功刮目相看如果她勤加練習,以後打不過就跑,命還是能保住的

她雖然逃出了包圍圈,但韶樂的況卻不容樂觀在她焦急萬分的時候,她看到了遠處一點燭光,指引著她的道路

她沒有別的選擇,立刻背著韶樂跑向那座屋

沒有時間敲門,她猛地踹開大門,就見到了一個光裸的男子背影

一頭銀雪般的長發,披散在男子的腦後男子光潔的肩膀,露在浴桶的外面,看上去分外**

當韶音看到那男子的側顏,頓時目瞪口呆

馬上到月底了,寶貝們的月票別忘了送哦喜歡帝妃就送下月票哦鼓勵一下仙兒麼麼噠當然,沒有月票的寶貝不用著急,有的時候再送就成

愛你們謝謝親們送的禮物

西涼】付海蓮】煙泠月】初倦未眠】13557998460】

13551914450】展落初】永遠紀念你】n凌曦】

優曇花de夏天】素年,瑾顏】

上篇:【077】步步生蓮     下篇:【079】下榻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