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81】夜盡天明  
   
【081】夜盡天明

夜盡天明,晨曦淡霧攜著銀雪清寒,染上了韶音露在衣外蔥白玉指,一頭潑墨似的發絲,恍如清流潺潺淌下本書最請訪問

雕花的窗欞,鍍上了陽光璀亮的金輝,雪青色的紗曼,在晨風中微微輕揚

一室檀香芬芳,書案前堆積著散亂的奏折,一旁憩的云綿五彩軟塌上,一對玉人偎依在一起身上蓋著厚實的毛毯,靠在灑金祥云紋路的大靠枕上面睡得正沉

屋里的鳳凰燭已經燃盡了,滴淚到天明

"滴答——"

屋簷上化開的雪水,滴落下來,落在了白色的雪堆之中

韶音感覺到刺眼的明亮,睫羽如蟬翼顫了顫,睜開了惺忪睡眸當看到眼前陌生的景象,她愣了愣,感覺到自己靠在一個熱乎乎懷里,腦袋還枕著誰的手臂,她陡然精神了起來

略微抬頭就見到陌紫皇那透著些許疲憊的俊顏,在陽光的金光下熠熠生輝他的眉眼格外耐看,叫人百看不厭,那性感的唇,嘗起來也是軟軟的……

韶音看得入神,後知後覺,嚇得直接跳了起來

"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我怎麼會在他的懷里睡著了?而且該死的睡得特別的香甜"

她伸手拍了拍腦袋,讓自己趕緊清醒起來她不知道他到底對她施了什麼魔法,才會讓她滿腦子裝滿了他

因為懷里的人兒離開,陌紫皇也睜開了眼睛,看到韶音身著淡藍色的寬大衣裳,站在晨光之中,甯靜的身影,好似一縷暖煦的風吹進他的心底,分外舒暢

"昨夜睡得可好?"

陌紫皇站起身來,朝服還沒有脫下,一晚上都沒有休息,直到天快亮才睡了一會兒

"嗯"

韶音眼底泛著水波般淺淺的嬌羞,她不知道自己怎麼跑到他懷里睡了,昨夜她睡得特別安心,做了一個非常甜美的夢夢境的細節她看不清楚,好像是一場美麗的桃花雨,有兩個男女坐在桃花雨之中撫琴

那古琴的模樣她沒看清楚,但恍惚間,她似乎見到了蒼華云淚的柔光于琴身之上閃爍

兩張古琴彈奏出的天音,似乎還在她的耳畔不斷地響徹,那琴音溫暖得叫她不忍忘記

這個同樣的夢境,從就在她的夢里不斷地重複,兩張古琴,兩個人,一場桃花雨,朦朧而唯美

她來到這里之後就沒再做過這個夢,但昨夜又再度做了同樣的夢,那夢似乎比起以前加清晰了幾分

"你的朝服已經烘干了,就放在桌子上,等會兒吃完飯之後,我們去上朝"

陌紫皇開口道,昨日他就已經讓人把她的朝服洗淨烘干了,只是放在角落她不曾注意到

"謝謝"

韶音走過去,抱著朝服走進屋內換了起來

陌紫皇則讓人把奏折收拾起來,聽著屋內窸窸窣窣的換衣服聲音,他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她那玲瓏有致的身影

"奴婢伺候爺梳洗"

妝容濃豔的婢女魚戈,端著熱水盆走進屋子,一臉含羞帶怯的看著陌紫皇

"放著"

陌紫皇注意力在紗曼後面的韶音身上,哪里有心思去看魚戈打扮的模樣

"爺,天冷了,熱水一下子就冷了,讓奴婢伺候爺梳洗"

魚戈見到武尊王根本沒有看她一眼,她起早摸黑的起來化妝,他竟然瞧也沒瞧,叫她如何甘心這麼離開

"本王的話你沒聽到嗎?端水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了,你要是這麼閑,就讓澤給你安排一些任務"

陌紫皇不耐煩的道,伺候他的事原本是其他婢女做的,魚戈是云上的一員,有著不弱的武藝她之所以會在武尊王府,只是為了方便聽命行事罷了

"爺,奴婢只是想報答爺"

魚戈楚楚可憐的望著陌紫皇,眼眶里面盈滿了淚水,好像隨時可能掉下來

就在她弱柳扶風,馬上要脆弱地倒下的時候,韶音掀開了紗曼走了出來她還在整理著衣裳,披散著長發,沒有梳理起來

"看你扣子都扣錯了,這腰帶要這樣系"

陌紫皇走上前,替她整理好朝服,那自然而然的親昵模樣,一下子就刺傷了魚戈的眼睛

魚戈圓瞪的眼睛,充滿了震驚與受傷他們竟然一起睡了這個女人居然在玉皇閣過夜了

她的心中嫉妒得發狂,武尊王那張無數女人想爬上去的床榻,居然被這個賤人捷足先登了

她感覺渾身都僵硬了,一顆心被血淋淋地戳了好幾刀子

"我自己穿,有人看著"

韶音見到他動手替她系腰帶,玉顏頓時漲起來,不好意思的道

"你還不出去?"

陌紫皇聞,冷冽的嗓音朝著魚戈落去

"奴婢告退"

魚戈的心再度被碾了幾遍,顫抖著邁開灌了鐵鉛的步伐,朝著外面走去

臨走的時候,她見到了陌紫皇親自擰了毛巾給韶音擦臉,一步沒注意,腳下打滑,滾了下去,一頭栽倒在雪地里面

膳房很快就送來了清淡的早點,擺放在玉皇閣之中韶音吃著這些精致的點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難怪這家伙每次來上早朝比風帝還晚看他一晚上沒休息,她也有些心疼

這麼多的奏折堆在這里,他可以是天曜皇朝的無冕之皇風帝雖然頂著個帝君的名號,但卻是逍遙快活得很

兩人吃完早點之後,就坐著赤影一路飛馳到九重宮門

朝中官員都已經在金鑾大殿上站定,見到他們兩人一起進來的時候,所有人神色各異,但卻不敢什麼

"武尊王和帝醫大人一同上朝,真是好巧啊"

風帝一臉玩味的看著韶音和陌紫皇,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韶音聽著他的話,臉上有些發燙風帝肯定是知道自己昨夜沒回宮,所以才會露出這樣的神

"是很巧"

陌紫皇面無表的道,拉著韶音在他的身邊坐下,目光環顧了一周

月上淵清見到他們兩人並肩而來,臉上不由露出了疑惑之色只是沒有詢問什麼,安靜地站在一旁,朝著韶音微微一笑

那俊逸翩然的身影,與這波譎云詭的朝堂格格不入

韶音朝著他點了點頭,心中實在是不明白,他這樣的人,為何會入朝為官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和理由,她沒有立場什麼

"上官大人今日缺席了?"

陌紫皇對于朝中官員了如指掌,從未缺席過一日的上官瑋,竟然缺席了

韶音聞也看向平日上官瑋站的地方,確實沒有見到她因為朝中女官很少,所以一眼就能看到少了誰

"朕剛要此事,上官大人昨夜遇刺"

風帝一臉悲憤的道,目光淡淡的掃過在場中人

聽到他的話,有人歡喜有人愁丞相紫阡陌和韶音都露出了震驚與擔憂之色,而一些對于女官一直抱著歧視態度的官員則是暗暗歡喜

"不過萬幸,只是受了傷,沒有性命之憂"

風帝開口道,讓韶音和紫阡陌稍稍放心了幾分只是宮中防衛森嚴,竟然還出了這種事,實在是叫人擔心

"諸位愛卿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啟稟陛下,昨日大雪,造成北部雪災,大片的城池被大雪覆蓋,如今數十萬災民岌岌可危"

雕龍軍師曲盡歡一臉正氣的道,露出了痛惜百姓的神色他的臉色異樣的慘白,看上去好像是生病了一般

"這個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韶音看向雕龍軍師曲盡歡,不知道他是什麼官職,但看官員們對他的態度頗為尊敬,看來他的官位應該不低他在朝中頗有威望,尤其是在武將心中地位很高

那些桀驁不馴的武將,在聽到曲盡歡話的時候,神都很莊重

"他會不會是昨夜那個灰衣人?"

她想到昨夜自己對那個灰衣人下了毒,看曲盡歡的臉色也很差,不知道是不是中毒的關系

只是沒有證據,她不能妄下判斷她心中不喜此人,但凡事都要有理有據才行她打算私下再試探一下這個人,好確定他是不是昨夜偷襲的人

陌紫皇聽到曲盡歡的稟報,臉色有些凝重數十萬的災民,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如果處理不好,那必定會造成災民暴動,到時候社稷必定動蕩不安

"眾位愛卿有何良策?"

風帝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格外嚴肅神都原本就比北部要溫暖很多,昨日都下了這樣的大雪,他可以想象北部如今定然是冰封萬里一片白雪

天災難料,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凍死在雪災之中

這件事非常重大,曲盡歡第一時間提出,也算是大功一件曲盡歡對朝廷一直忠心耿耿,多年來立了許多功績,就算是風帝,對他也是信賴有加

"這——以前都沒有發生過這麼大的雪災,臣等一時間也沒辦法啊"

眾官員們平日就忙著歌頌太平,哪里還有什麼良策

丞相紫阡陌年紀還,以前沒有遇到過雪災,故而也沉思起來

整個朝堂一下子就陷入了尷尬的寂靜,讓風帝的臉色加難看

"爾等就沒有一人可以提出解決的辦法嗎?"

"聽陛下親封一名一品官員,與丞相大人同樣的官階,想必一定有過人的智慧此次這個難題,不知道帝醫大人有什麼好計策?"

曲盡歡陰柔的聲音,清晰地落了下來,將矛頭直指韶音他早就聽韶音是因為醫術出眾被破格冊封為官,他就是想要讓她當眾出丑,丟人現眼,故而才出了這樣的話

然而,韶音是武尊王的未婚妻,讓她丟盡顏面,同時也是讓武尊王顏面掃地

這樣一來,可以是一箭雙雕,不僅可以殺殺韶音的銳氣,讓她這個一品官員淪為虛位,又可以叫武尊王被人恥笑

"韶音不過是一個大夫,出的計策怕會貽笑大方"

韶音玉顏微微一沉,聽出此人心機深沉,如今是要與自己為難她的第六感果然沒錯,早就感覺到這家伙不是什麼好東西

"帝醫大人自然是醫術高,曲大人沒見到文武百官無一人有良策嗎?你這不是存心叫帝醫大人難堪嗎?你這麼沒風度,你娘知道嗎?"

月上淵清對于曲盡歡一點也沒有好印象,他討厭這樣曲盡歡陰陽怪氣的聲音,看上去一點都不像男人

不過他卻知道,曲盡歡這個人頭腦極其靈活,算得上是鬼才他曾經出謀劃策在戰場上屢建奇功,被譽為雕龍軍師在軍中的地位,只比驍勇善戰的武尊王低一些

但即便知道曲盡歡是什麼樣的人,月上淵清還是沒有放在心上,他就是看不慣這種欺負女人的偽君子

"帝醫大人太過自謙了,盡歡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為數十萬災民求得一線希望有道是上醫醫國,其次疾人帝醫大人既然尊為帝醫,自然有過人之處"

曲盡歡得頭頭是道,大義凜然,讓人反駁都沒有辦法

見到韶音被為難,陌紫皇臉上露出了不悅之色,剛要開口話,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嗓音緩緩落下

"既然曲大人對韶音抱有這麼大的希望,那韶音就獻丑了"

上篇:【080】府邸之夜     下篇:【082】明珠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