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85】案發展  
   
【085】案發展

"你確定沒發燒?我幫你看看"

韶音伸手探了探陌紫皇的額頭,靈動的眼眸中柔光熠熠,映著他的俊顏,似乎要將他映入瞳仁之內,納入心尖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她纖細冰涼的指尖,觸碰在他溫熱的肌膚之上,一片夾帶著雪水的花瓣飄落而下,盈盈地落在她的手背上好似一瓣白玉,沾染著幾分雪的薄寒

"我是發燒了你摸摸看它為你而燃燒"

陌紫皇寬大厚實的手掌,握著她的手,朝著他的胸口移去定定的眼眸,充滿了深

"你不正經"

韶音猶如觸碰到火焰般,慌忙將手自他滾燙的手掌心抽了出來面對他的時候,她總是會失了冷靜,那種陌生的悸動感覺,讓她又歡喜又擔憂

"有麼?"

陌紫皇長睫洇染著陽光金芒,性感的唇微微上揚,勾挑出一抹狡黠如狐的線條

"哼,懶得理你這個無賴"

韶音嗔怒地瞪了他一眼,轉過身來,朝著湖中看去她在空氣中聞到了一股脂粉的味道,推她下去的人,應該是女的尖銳的指甲觸碰到她後背的時候,尖銳的感覺,她記得很清楚

花眠憂已經追過去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了

"哪里有本王這麼英俊瀟灑的無賴?"

陌紫皇清越的嗓音,好似天籟,帶著幾分無辜,落了下來

"誰長得英俊瀟灑的就不是無賴了?衣冠禽獸聽過沒有?"

韶音沒好氣的道,看他一副萬年冰山的模樣,哪里知道他其實能善道,腦袋瓜不知道有多靈活

"聽是聽過了,只是沒有把衣冠禽獸跟我聯想到一起拜你所賜,我也當了一回禽獸"

陌紫皇走在她的身邊,俊顏上神采飛揚

"你還算有點自知之明"

韶音長發輕揚,一襲素雅的宮裝,在堆雪飛煙的禦花園之中,成為一抹靚麗的風景線她瞥見了湖中凍結的東西,便是一個荷包,如果沒有仔細觀察,還真是不容易發現

"既然是禽獸,我覺得不做點什麼,似乎有愧你給了我這麼個稱號"

陌紫皇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嬌豔欲滴的惹火唇,真叫人想要嘗一嘗那**蝕骨的滋味她的身上就像是有磁力一般,不斷地吸引著他輕易就可以將他點燃,由冰化作熊熊烈焰

他伸手扶了扶眉間的烈焰蓮珠,宛如朱砂般的一點色珍珠,是他出生時候就擁有的東西每當他緒激動的時候,烈焰蓮珠都會格外滾燙

"你不知道禽獸也講究低調嗎?"

韶音聽到他的話,感覺自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看到他熾熱的目光,她的臉頰就忍不住滾燙了起來

"我很低調,我只是想告訴全天下,我是非常低調的"

陌紫皇腳步一移,宛如一陣風吹過韶音的身邊

下一刻,她就感覺臉頰被親了一口,然而那個登徒子卻是踩著仙蹤云步,站得老遠,臉上還滿是正經的嚴肅神,好似什麼都沒有做過

"阿音,你別發呆了,快回去換一身衣裳,你不是還要在鏡雪樓開酒樓嗎?不去准備一下?"

陌紫皇心里在偷笑,看著她那羞怒的模樣,當真是可愛極了

"你有本事就不要跑那麼遠"

韶音氣呼呼的道,臉頰被他吻過的地方,滾燙灼人

"能跑這麼遠,就是我的本事"

陌紫皇知道韶音的脾氣,自然是保持安全距離為妙

韶音被他的話噎得不出話來,心中暗暗決定,要將仙蹤云步學好,到時候看他還怎麼逃

她走回槿嵐苑,換了一身尋常人家穿的紫色彩云繡錦裙裳,打扮得很素淨,臉上未著粉黛,看上去卻是肌膚勝雪,美麗無比

她剛剛換好衣裳,花眠憂就已經回來了,同時還壓著一個被點穴的女子

"你們憑什麼把我抓這里來?我是宮里的秀女"

秦竹桃尖叫起來,尖銳的嗓音,歇斯底里地響徹而起,似一根針要紮破人的耳膜

韶音微微眯著眼,聞了聞空氣中熟悉的脂粉味道,心下已經了然是什麼人推了她

"見到正一品帝醫大人,還不下跪行禮"

西涼見到秦竹桃仗著自己是秀女就一副囂張的模樣,立刻開口道

"對朝廷命官不敬,就算是秀女也要受罰"

海蓮脆生生的道,看到秦竹桃的臉還是腫的模樣,就知道那日她出不遜得罪武尊王受罰還沒恢複

"你傷疤還沒好,怎麼就忘了疼呢?企圖謀殺朝廷一品命官,可是殺頭的罪名,是誰指使你的?"

韶音冷冷的嗓音,猶如寒風刮過秦竹桃的耳畔

當初在秀女訓練的時候,就是她推了自己一把,讓她險些被麗妃責罰如今她又膽大包天,再度要害她

她凌厲的眼眸,比寒冬的冷風還要凍人,讓秦竹桃渾身忍不住打起顫

"我什麼也沒有做,大人莫要汙蔑好人"

秦竹桃跪在地上,看著韶音那冷靜凌厲的眼眸,心里格外沒底

"你莫非忘記了本官的照妖鏡?"

韶音手中拿出一塊巧的鏡子,讓秦竹桃負隅頑抗的心一下子宛如死灰

她的照妖鏡,就是秦竹桃心中最可怕的噩夢因為那一個的照妖鏡,她承受了千針穿指之痛如今看到那照妖鏡,她就條件反射般的畏懼起來

她自然不知道,韶音這次衣裳並未灑上藥粉,只是嚇唬她罷了

"我招我招是青蕖姐叫我做的我不知道她怎麼知道大人會經過那里,但她一早就吩咐我在那里等著,見到有人過去的話,就把人推下去"

秦竹桃對韶音有著很大的心理陰影,幾次受罰都是因為韶音,她剛才就在想為何沒有摔死韶音

她掩藏起眼底的仇恨,立刻將夜青蕖招了出來

"她如今在牢中,哪里還能指使得動秦大姐?"

韶音記得夜青蕖一早就被上官瑋關到刑部大牢去了,如今還沒滿時間,自然是出不了

"我有證據"

秦竹桃見到韶音不相信,立刻掏出了懷里的紙條

西涼拿過紙條,遞到了韶音的面前

韶音打開紙條,就見到上面寫著一行字,內容與秦竹桃所無二,最下方的署名正是夜青蕖但看這字跡不像是女子所寫,加上夜青蕖如今被關在刑部大牢,沒有機會給秦竹桃下這樣的命令

由此看來,秦竹桃是被人利用了,而那個人很可能就是這連環案的凶手

讓韶音感到有些心驚的是那人對皇宮熟悉至極,就像是無處不在一般紙張上的墨跡都沒有干透,明顯是剛剛寫不久

幕後黑手一直躲藏在暗處,猶如嗜血的惡鬼,伺機而動韶音心中也生起了危機感,對手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

"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現在可以放了我嗎?"

秦竹桃努力讓自己表現得無辜一些,開口乞求道

"如今罪證確鑿,把罪犯壓入天牢,等候發落"

韶音淡淡的道,一句話就判了秦竹桃死刑她謀殺朝廷命官,如此大罪,經過審案之後,不可能還有活路

"我是冤枉的——"

秦竹桃被拖了下去,一路上還在含冤她雖然只是爪牙,但三番兩次對韶音下毒手的人就是她,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絕對不能留下,否則必定是個大禍患

韶音沉思了片刻,如今秦竹桃被擒獲,案也有了的變化她可以確定幕後黑手時刻盯著她,也關注著宮中的一舉一動

她腦海中靈光一閃,唇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已然有了辦法破這個疑案

"蓮兒,涼涼,你們兩個過來,我有事要你們去辦"

韶音揮了揮手,讓西涼和海蓮走上前來,在她們的耳畔低語了起來

吩咐完她們之後,韶音也叫來了禁衛軍統領風七里,做好了一切的安排,這才出了皇宮

這一次她沒有與陌紫皇共乘赤影,她現在還生著他的氣,自然沒有理會她她讓人安排了一輛馬車,一路直抵鏡雪樓

見到韶音和陌紫皇到來,侍衛們立刻去通知納蘭雙兒

"師傅已經吩咐過雙兒一切聽從音姐姐的安排,快快請進"

納蘭雙兒微微一笑,素手一引,便帶著韶音和陌紫皇走進鏡雪樓不過她卻看到韶音站得遠遠的,刻意不與陌紫皇靠近

陌紫皇則是一臉苦笑,看她避如蛇蠍的模樣,心中頗為無奈看來豆腐不是那麼好吃的,這女人生起氣來,不用罵他打他,只要不理他就夠他受的了

花眠憂見到有陌紫皇親自陪在韶音的身邊,就沒有跟過去,而是留在了馬車上等待韶音

"我帶了設計圖過來,鏡雪樓的三樓都作為陳列美酒的地方,需要放一些酒櫃擺放美酒"

韶音將自己畫好的設計圖打開,上面是用炭筆畫好的圖案,簡明的線條,勾勒出需要改造的地方,讓人一看就會明白

"音姐姐,這圖畫得好精致,不過似乎並非用毛筆畫的"

納蘭雙兒好奇的問道,眼睛里寫滿了驚訝

陌紫皇探頭看了一眼那設計圖,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娘親用炭筆畫畫,好像也是這種樣子"

他喃喃自語的道,只是站得比較遠,所以韶音沒聽到

這時,一道溫柔動聽的嗓音,從鏡雪樓之外飄了進來,比絲竹弦樂還要迷人

"納蘭,聽皇兒你們鏡雪樓要開酒館了,我特地來看看"

鳳魅雪站在鏡雪樓門口,淺淺的嗓音方才落下,一道謫仙般的身影,就以神鬼莫測的度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誰也不知道納蘭風吟到底是打哪里來的,明明方才還不在這里,但在鳳魅雪來的時候,他就出現了

"好快的度太可怕了"

韶音目瞪口呆的看著納蘭風吟的身影,那鬼魅般的度,證明他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師傅是從頂樓飛下來的,當然快了"

陌紫皇對于納蘭風吟的度一點也不意外,他今天才跟娘親提了一句鏡雪樓要開酒館,沒想到娘親就過來了在他看來,娘親來看酒館是假,想找借口看看未來兒媳婦才是真的

"什麼時候我才能飛簷走壁呢?有武功真是方便啊"

韶音格外羨慕他們這些武功好的人,以前在現代的時候,武功好的人不算多,但在這里隨便遇到一個都會武功,讓她何以堪啊

"你別想太多了,老實的練好仙蹤云步就可以了"

陌紫皇看到她那羨慕的目光,好笑的道她這身子骨那麼弱,其他的武功也不適合她,就練練逃跑的本事還行

"你不用提醒我這個事實"

韶音白了他一眼,對于自己不適合練武的體質也頗為無奈

----

上篇:【084】宗卷 奇案     下篇:【086】展露風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