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86】展露風華  
   
【086】展露風華

陌紫皇明白韶音很要強,他不是故意打擊她,而是想告訴她,只要有他在身邊,她永遠也無需練武請記住本站的網址:他會一直保護她,盡他所能,為她撐起一片晴明長空

只要她願意,她隨時可以脆弱,他堅實的臂彎,永遠是她的依靠

她纖細的柔荑,不需要握著利劍,他會守護她一生

這些話他沒有出口,但暗藏溫柔的目光中,卻有著深深地堅定與執著

若遇到她,是他此生注定跨不過的劫,那他心甘願承受甯萬劫不複,也要赴一場此生不換的姻緣劫

化雪涼風吹著他一襲宛若云霞氤氳的長發,一縷縷酒色的發絲,比起火焰的顏色還要純粹,輝映著他眉心的一點蓮珠,透著驚心動魄的美感

一襲冷漠尊貴的黑衣之下,覆蓋著一顆滾燙熱血的心,只為她傾盡天下,不論輸贏

"雙兒,你就按照我方才所去做,需要多少錢,到時候我再給你結算"

韶音將設計圖合了起來,交給了納蘭雙兒

"音音倒是好眼光,一眼就看中了納蘭這塊風水寶地既然在納蘭這里開店,那怎麼還用得著你出錢,需要什麼花銷,讓我們家這臭子出就得了"

鳳魅雪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美眸瞪了陌紫皇一眼,這麼笨的家伙,也不懂得討女孩子歡心,看這況不知道她的兒媳婦,什麼時候才能被追到手啊

"知道了沒有?嗯?"

她動聽的嗓音,透著一股不容質疑的威嚴,讓陌紫皇苦笑著點頭

"知道了"

"伯母,不用這麼客氣,我自己——"

韶音剛剛開口拒絕,就聽到鳳魅雪不悅的聲音落了下來

"你瞧瞧這孩子,明明叫我不用客氣,自己卻把我們皇皇當作外人,真是太讓人傷心了"

鳳魅雪作勢要抹淚,讓韶音看得一愣一愣的,沒想到這個傳中的女強人,居然還會裝可憐

果斷有其母必有其子,陌紫皇那麼腹黑,原來是遺傳自他娘親

陌紫皇見到娘親裝可憐的樣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一臉面無表,早就習慣了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謫仙納蘭風吟見之不忍,如風縹緲的嗓音,徐徐的落了下來

"魅雪莫要傷心"

他淡淡的眸光,朝著韶音瞥了過去

"既然魅雪了這些花銷由紫皇出錢,那你就不要推遲了,不要辜負長輩一番心意"

"沒錯,能省多少是多少,有便宜總不能不占"

鳳魅雪親昵地拉著韶音的手,果斷把陌紫皇給賣了,臉上笑容燦爛

陌紫皇聽到娘親這麼光明正大把他給賣了,除了苦笑,他也是無話可他早就知道,娘親把韶音當作准兒媳婦,當成寶貝一般,捧著怕摔了,含著怕化了,他這個兒子卻是一點地位都沒有

不過也難怪娘親著急了,因為除了他二弟陌月云和七妹陌云鸞各有一個女兒之外,其他人都沒有音訊

經過鳳魅雪和陌煙華的分析,他們一致認為是陌紫皇這個大哥沒有做好榜樣,所以才導致兄弟們一個個不急不緩,反正大哥都沒成親,他們也不著急

"那就依伯母所"

韶音見到鳳魅雪這麼熱,也不好拒絕她的好意,加上如今她手上的錢不算多,還有許多事需要花錢,便應了下來

她告訴納蘭雙兒一些細節之後,將鏡雪樓開業的時間定為半月之後在開業之前,她還要做好充足的准備和宣傳廣告,才能讓她的生意火起來

"天還沒黑,我們一起去逛街我難得出來玩,你就陪陪我好了"

鳳魅雪見韶音也沒有其他事,便開口邀請她一同去逛街

"娘親,她還要練武——"

陌紫皇想起韶音的仙蹤云步還沒練習,便開口道

"練什麼武,你是拿來當擺設的嗎?媳婦都照顧不好,就該送你回天苑再學幾年出來"

鳳魅雪伸手敲了敲陌紫皇的腦袋,沒好氣的道

"女孩子打打殺殺的多沒形象還是音音這樣文文弱弱的可愛"

她滿是憐愛的看了韶音一眼,讓韶音頗為不好意思

"娘親,你覺得自己這種話,合適嗎?"

陌紫皇對于鳳魅雪這話,感覺特別無語原因無他,就是因為鳳魅雪的實力是所有人之中最高的一個,哪怕是他爹爹陌煙華,都沒有鳳魅雪厲害

打打殺殺這種事,都是他娘親干膩了的

"老娘怎麼就不能?你這臭子連娘親都敢埋汰"

鳳魅雪再次敲了敲他的腦袋,讓陌紫皇露出了一臉的無奈之色,也惹得韶音微微一笑

"音音,以後這臭子要是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們,一准幫你教訓他"

韶音聽著鳳魅雪用對待准媳婦的口氣話,臉頰不由火燒火燎起來以前總是聽婆婆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不過現在看來,還是要分對象的也不是每個婆婆都很壞,那些刁鑽惡毒的婆婆,想必性格本就不好

她心中如是想著,但馬上就回過神來,對于自己沒來由的想這個問題感到臉

她的心底其實很喜歡和陌紫皇呆在一起的感覺,也很期盼和他一直走下去但是每當想起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想著總有一日她要回去,她的心里就不願意承認她對他的感,也不想讓自己越陷越深

只是,她不懂愛從來就不是抗拒就不會淪陷,也不是自己能夠選擇要與不要的東西

每一次的相望,每一次的相遇,都只會讓感越來越深,她不懂的愛,所以她以為自己不承認,那便不存在

"納蘭,等開業的時候,我會過來捧場的,到時候一起暢飲一番"

鳳魅雪含笑著看了納蘭風吟一眼,動聽的嗓音,脆生生的落下

"好,不見不散"

納蘭風吟聽到她的話,謫仙俊顏之上有著難掩的喜色云淡風輕的一個人,卻因為她一句話,而內心澎湃,無法自抑

哪怕他知道,鳳魅雪始終是把視為朋友,他也默默地貪戀著每一刻與她相聚的時光

短暫的回憶,叫他足以溫暖一生

"不見不散"

鳳魅雪朝著他點了點頭,輕柔的嗓音,有著一諾千金的重量

花眠憂坐在馬車上,跟隨在他們的身後,見到她仰慕已久的蝶後,她的眼中浮滿了喜悅的光彩聽櫻落樓的樓主,也就是她師傅花冷醉提過蝶後,在師傅心中蝶後是世間最完美的女子

她曾經在師傅的密室之中,見到過蝶後的畫像,滿滿一室的畫像,畫得栩栩如生

以至于她如今只是見到蝶後一眼,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蝶後鳳魅雪是好幾代人心中的傳奇女子,哪怕她的年紀不過三十多歲,卻鑄就了他人百年無法比擬的輝煌

大街上的積雪已經被掃到路旁,地面還是濕漉漉的結著冰雪的樹枝,在陽光中泛著冷冷的光芒,有種清冷的美麗

陌紫皇也很久沒有與娘親一同逛過街,這些年她鮮少回來,如今難得有機會重溫兒時的溫暖

鳳魅雪看著神都陌生而熟悉的街道,有著恍若隔世的感覺知道陌寒淵還活著,她擔憂多年的心也平靜了下來

呼吸著塵氣息,她覺得自己才剛剛從世外回歸塵世

"韶樂在王府養傷,我讓靈軒過去照顧他箭傷沒有射中要害,並無大礙"

陌紫皇走在韶音的身邊,開口緩緩道清冷的嗓音,卻給韶音帶來了春暖花開般的溫暖

他知道她擔心韶樂,便開口將韶樂的況告知她韶府中人,她不放心,所以他直接將韶樂接到了武尊王府邸

如今展落初親自在照顧韶樂,不眠不休地守候在他的身邊,事事都親力親為

"紫皇,謝謝你"

韶音心中一暖,沒有再計較之前他那一個輕薄的吻若是換做其他男子,膽敢這般對她,就算她打不過,也會讓萌萌毒死登徒子但面對陌紫皇的時候,她總是容易心軟

他孩子氣的親密舉動,也會讓她心中泛起絲絲甜蜜

陌紫皇見到她沒有刻意躲開自己一段距離,心頭湧動著喜悅她的一一行,都牽動著他的喜怒哀樂

三人氣質然,行走在街道之上,頓時引來了人們驚豔的矚目

鳳魅雪選了一條偏僻的街道,這里不是神都最繁華的地方,卻有著許多擺攤的攤販琳琅滿目的攤,空氣中還有著濃郁的特色吃的香氣

行走在絡繹不絕的人流之中,陌紫皇一直跟隨在韶音的身邊,讓人流不會沖撞到她

韶音看著來來往往,川流不息的人潮,一瞬間,感覺周遭的一切都模糊了起來,只剩下他與她兩人

"音音,快看這根蓮花簪子,真適合你的氣質"

鳳魅雪手中握著一根蓮花銀簪,花瓣中央點綴著一顆碧玉圓珠,潤澤迷人

她將蓮花銀簪拿起來,給韶音戴上,看到銀簪與她非常相配,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

"謝謝伯母"

韶音朝著攤上面擺放的銅鏡看了看,見到簡單的蓮花銀簪搭配著她的長發,顯得分外雅致,心下也頗為喜歡

蓮花銀簪不算貴重,但卻符合她的心意

"這對紫蝶耳墜,也很適合伯母"

韶音也走到攤子前,看到上面擺放的飾品,大多數都很精巧材質不算貴重,大多數是以銀和其他彩金打造而成的,但做工都很好,設計的也漂亮

她拿起一對紫色蝴蝶耳墜,讓鳳魅雪試了試

鳳魅雪在她眼中就像是姐姐一樣,與她一同逛街,她並不覺得拘束反而有她加入,她和陌紫皇都不覺得緊張

"音音的眼光真好"

鳳魅雪笑著接過韶音挑選的紫蝶耳墜,滿意的點了點頭,也對著鏡子試了起來

"兩位姐長得美麗,戴什麼都好看"

販見到美若天仙的兩人光顧自己的攤,立刻熱的推薦起攤子上的首飾

陌紫皇見到她們兩個其樂融融的模樣,目光落在這些首飾上面,認真的看了看

兩人挑選了一番,選好了首飾,鳳魅雪就拉著韶音往下一個攤子走去,留下陌紫皇付賬

"把這些都包起來,另外,這一根簪子也包起來"

陌紫皇自己也為韶音選了一根發簪,讓販用布帛分別包好,他自己選的簪子則藏了起來,沒叫她們看見

他再看過去,她們兩人早就到老遠了,手里已經提了好多的東西

看她們興致濃濃,他的目光也充滿了暖意娘親許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韶音和鳳魅雪挑選了許多的東西,還在一個賣瓷器的販那里定制了許多裝酒水的酒瓶

"咦?那邊圍了好多人,不知道有什麼熱鬧可看的?"

鳳魅雪今日心很好,見到前面圍了那麼多人,心里也有些好奇

"我們過去看看"

韶音見到路都被堵住了,便也走了過去,看看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

看到兩位氣質卓越的大美人走來,原本擁擠的人群,立刻殷的讓出一條道來

她們兩人走上前,就見到那是兩人在對弈而其中一個人,是韶音認識的人,正是南後街的地頭蛇百事通

百事通正是擺棋局的人,他見到韶音的時候,臉上也有幾分慌亂之色

"剛才就有個人贏了好多錢呢這麼多人在排隊,就是想要贏一局大的"

"是啊只要贏了棋就能得到雙倍的錢,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我覺得自己的棋藝不錯,等會兒也試試手氣"

"……"

聽周遭的人議論,韶音知道這不是簡單的棋局,而是賭錢的棋局如果能夠贏了擺棋的人,就可以得到雙倍的錢,如果輸了,那拿出來的錢就歸對方

"音音,你會不會下棋?想不想玩?"

鳳魅雪看了那棋局一眼,拉了拉韶音的衣問道

"我對下死棋沒什麼興趣"

韶音見到百事通這子又在招搖撞騙,不過卻也沒有揭發他,沒有湊這個熱鬧,而是與鳳魅雪離開了人群

"呵呵,你也看出來那是殘局了"

鳳魅雪欣賞的看著韶音,聽她的話,看來她是知道這棋局是殘棋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是平局,所以下棋必輸無疑至于那些贏錢的人,就是托兒罷了,幾個人串通一氣,讓其他人以為有贏錢的機會,自然會有很多人上當

韶音朝著鳳魅雪露出會心一笑,看來她也知道這棋局的內涵跟聰明人話就是輕松,只是簡簡單單的話,就可以彼此明白,不需要費勁唇舌解釋什麼

"逛了這麼久,天都黑了,你肚子也餓了我帶你去蹭飯"

鳳魅雪挽著韶音的玉臂,兩個人就像是姐妹一般,行走在雪後的長街上

街道兩側已經掛起了顏色斑斕的燈籠,陌紫皇跟上她們,穿過一條巷子,韶音就聞到了空氣中的藥香

這條開滿藥鋪的街道她以前來過,她的銀針就是在河邊的藥神居買的

鳳魅雪帶著韶音和陌紫皇,來到了藥神居前面屹立在岸邊的藥神居,在暮色中顯得分外甯靜一盞明燈搖曳在藥神居之中,照亮了微醺的暮色

"走,這個時候也差不多是開飯的時辰了"

鳳魅雪徑直走進藥神居,熟稔得好似回家一般

陌紫皇也是一臉隨意的神,對于藥神居他也很熟悉

這是韶音第二次來藥神居,她只記得藥神居里有著各種各樣的藥材,但對于藥神居的主人,她並不清楚

藥神居的門大敞著,歡迎著每一位客人

"各位要買什麼?"

一個稚氣未脫的淺綠色長裙的女孩,正在認真地看著藥方,神色嚴肅聽到有人的腳步聲,她便脆生生的問道

"幽兒,我們要買一頓霸王餐"

鳳魅雪透著幾分笑意的嗓音,讓君凰幽一下子就抬起頭來,滿眼歡喜地撲向她

"鳳姨"

君凰幽跑著奔過來,長長的裙裾陡然散開,好似一片圓形的荷葉,于風中輕輕搖晃辮子上的銀鈴聲,清脆的響徹而起

"爹爹,雨茉姨,快出來鳳姨來了"

她朝著里面喊了一聲,立刻就有一男一女走了出來

"稀客臨門,快進來坐"

面容儒雅的男子,臉上有著驚喜的笑容

"就算詩魂不,我也不會客氣的我還記得你的廚藝不錯哦,我可是特地來蹭飯的"

鳳魅雪拉著韶音走上前來,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意

"這是我未來兒媳韶音,她對醫術頗有研究,以後要找什麼藥材,可以向你君叔叔要這藥神居最多的就是藥材了,就算沒有你需要的藥材,也能探聽到何處有"

韶音聽到鳳魅雪的話,不由喜出望外,反而沒注意到鳳魅雪的身份是兒媳婦

"韶音見過君叔叔"

"好好快進來我在師門之中的輩份,也不過是紫皇的掛名師兄罷了,不過年長幾分,這聲叔叔我就接受了"

君詩魂和善的道,見到鳳魅雪過來,他也很高興

他的妻子雪楓淺草就是鳳魅雪身邊的侍女,但她們卻是誼深厚,他對鳳魅雪是尊敬至極

"我就是來看看幽兒幾年不見,幽兒可是長大不少了"

鳳魅雪看著君凰幽,她長得可真像她娘親淺草

"大家都進來,碗筷我都擺好了"

君凰幽趁著他們話的空隙,已經將碗筷一一擺放好,朝著他們招了招手

"我好像見過韶姐姐感覺好眼熟啊"

她好奇地打量著韶音,水靈靈的眼睛里寫滿了好奇

"我來藥神居買過東西,自然是見過的"

韶音淡淡的道,沒想到君凰幽的記性還真好

"原來如此"

君凰幽點了點頭,臉上寫滿了恍然大悟

屋里已經擺放著許多家常菜,幾人隨意吃了一頓便飯,雖然沒有山珍海味,但韶音卻吃得津津有味

飯後,韶音托君詩魂給她准備幾種藥材,他很爽快的答應了只是准備這些藥材需要時間,所以不能馬上給她,所以他就等准備齊了藥材,送到武尊王府,讓陌紫皇轉交

幾種基本的藥材,加上宮中禦膳房的藥材,韶音已經備齊了為韶樂治眼睛的藥材只等著他身上的傷勢養好了,調整到最佳狀態就開始治療

"今日太晚了,就不練仙蹤云步了,明日再練習"

陌紫皇將韶音和鳳魅雪的東西放入馬車之中,見到韶音走了這麼久已經累了,沒有叫她再練武

其實他也舍不得讓韶音受累,他讓韶音練習仙蹤云步,也是為了她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及時逃走,才能等到救援的人

"嗯,那明日再見"

韶音知道陌紫皇公務繁忙,如今北方遇到雪災,他定然是忙了加上他還陪了她們大半天,想來回去之後又要熬夜了

想起昨夜他熬到那麼晚,她也有些心疼

"明日再見"

陌紫皇點了點頭,目光中透著幾分不舍

花眠憂為了韶音的安全,沒有找其他的馬車夫,而是自己坐在前面駕車

有鳳魅雪在車駕之上,韶音的安危,陌紫皇並不擔心

馬車一路飛奔,抵達了九重宮門

"伯母可有興趣看一出好戲"

韶音走下馬車,看到鳳魅雪並不累,就開口問道

"有好戲看,那怎麼能少了我呢"

鳳魅雪興致濃濃的道,對于韶音所的好戲,她心中也有幾分了然

她聽習秋皇後將連日來宮女離奇死亡的案件,交給了韶音和紫阡陌處理看來她這個准兒媳似乎有了什麼妙計,她倒是很有興趣

"那我們就同行"

韶音很喜歡與鳳魅雪呆在一起時候輕松的感覺,她與其他人不一樣不上哪些地方不同,但韶音心里總是有種她們是同一類人的感覺

也許是鳳魅雪不拘禮節,行事風格挺像現代人,讓她很有親切感

韶音將馬車里的包袱拿出來,一大堆是鳳魅雪的,還有一大堆是她的兩人看著彼此買的大袋包,不由相視一笑

鳳魅雪讓人把包袱送回帝凰宮,與韶音一同去了紫菱宮

一路上,但凡見到鳳魅雪的侍衛,皆是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尤其是年長地位高的禁衛軍,對她是敬若神明

韶音知道以前鳳魅雪肯定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在這些禁衛軍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回到槿嵐苑之後,韶音將今日買的東西放好,打開包袱之後,她發現了一件不是她挑選的東西

那是一根非常漂亮的月亮形狀白玉簪,彎彎的月亮上點綴著青色玫瑰花,長長的星星流蘇,鑲嵌于玉簪末端,好看至極

這玉簪質地不是最上乘的,但那工藝與她買的其他簪子如出一轍看得出是從那個攤子上買的東西,但她和鳳魅雪都沒有見到這根弦月玫瑰玉簪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陌紫皇買的,這根簪子與她的東西放在一起,那意思非常明顯,就是送給她的

"哇好漂亮的弦月玉簪花,皇皇打哪個角落找到這簪子的,看來用心的男人,就是不得了"

鳳魅雪見到了這根玉簪非但沒有不高興,反而對兒子有長進感到高興

"皇皇就是悶騷,送人東西也不一聲,一定是遺傳他爹的,這一點絕對不像我"

"可能是放錯地方了"

韶音玉顏染上了暈,溫柔的嗓音,透著幾分醉人的嬌羞

"那臭子做事一向謹慎,你看看我們兩個挑的東西,他可是一件都沒有放錯,哪里有可能把簪子放錯了他只是怕你拒絕,所以就偷偷放進來罷了"

鳳魅雪清楚陌紫皇的性格,這種事明顯就是他的風格

"你就收下,他一個大男人,總不能戴這個?"

她好笑的道,見到兒媳婦那惹人憐愛的模樣,心中滿意得很

那臭子這麼多年來,就這件事做得最讓她高興了

韶音聞握著這根玉簪,最終還是收了下來,對于陌紫皇的心意,她也是知道的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玉簪之上星月相伴,其中的寓意,讓她芳心輕顫

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暗,今夜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她手中的弦月玉簪,猶如最璀璨的月華,在燭火中折射出玉質光芒

"姐,一切都准備好了"

花眠憂走進來,開口在韶音的耳畔道

"好的,我知道了"

韶音心翼翼地收起簪子,淡淡的應了一聲

她朝著鳳魅雪看了一眼,她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換了一身夜行衣,朝著外面走去

深夜的皇宮,看上去陰森森的,尤其是這樣無月的夜晚

雪化開之後,禦花園中吹來的寒風,讓人渾身發顫

原本幽靜無人的禦花園之中,突然出現了一盞燈

寒風之中,宮燈似乎隨時會滅掉一般,忽明忽暗的光芒,照著那手執燈盞的宮女身姿分外纖弱

"呼——"

一陣寒風吹襲而來,宮女手中的帕子頓時被吹飛了

她連忙提著燈追了過去,終于在湖邊的一簇草叢上找到了繡花的手帕

就在她要起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見到了湖里伸出了一只蒼白的手,抓住了她的腳

還沒等她呼救,就聞到了一陣甜香,她的身體一軟,就倒在了地面之上

一道模糊的魁梧身影,從湖中爬了出來

就在那個男子爬出來,伸手要朝著地面上的宮女抓去的時候,四面八方陡然亮起了火把

男子見勢不妙,立刻伸手掐住了宮女的脖子

"不許過來,否則,她就死定了"

男子知道自己中計了,心下駭然,立刻抓住人質

埋伏已久的皇宮禁衛軍手持火把逼近,火光照亮了那男子被燒得看不清模樣的臉

韶音和鳳魅雪見到人犯落網,也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見到這麼多人,男子臉上也露出了瘋狂之色

"你們再過來一步,她就死定了"

就在他發瘋般要掐死那名宮女的時候,原本昏迷的宮女陡然睜開了地朝著他身上的穴位點去,一下子就將他定在了原地

"誰死定了,還要走著瞧"

打扮成宮女模樣的花眠憂,拍了拍衣裳上面的塵土,緩緩站起身來

男子見到這個宮女不僅沒有被迷暈,而且還點了他的穴,眼底充滿了恐懼之色

"把人犯壓下去,立刻通知丞相大人夜審"

韶音見到事出乎意料的順利,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她原本還擔心花眠憂的安危,但她自己卻是自信滿滿,如今看來是她多慮了

"你怎麼做到讓那人犯自投羅網的?"

鳳魅雪知道此局必定是韶音設下的,但她如何知道那人犯會在這里出現,並且會對這個宮女下手?

"其實很簡單,我發現幾個死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她們的生辰都是這個月,年紀也都是十幾歲所以我就猜測對方要找的人,很可能是與生辰有關,所以我就命人去散播一個消息,就是我身邊入宮的宮女生辰就是今日"

韶音緩緩的道,她知道對方應該是極其熟悉皇宮里的宮女況,所以讓其他人假冒的話成功的可能性很她就只能偽造出花眠憂的生辰是今日,並且讓戶籍處也做了一份備案

"那為何是選在湖邊?"

鳳魅雪繼續問道,對于韶音觀察細致入微也感到頗為驚訝

"我曾經與死者身前的朋友交談過,她們提到過一個共同點,就是死者身上都有湖藻我就猜到凶手很可能藏身在湖中,如今湖水低,在夜晚有人藏在湖里,也看不清楚"

韶音邊走邊回答鳳魅雪,也將案的線索梳理了一遍

"我在湖里見到了死者的荷包,應該是凶手丟下去的"

"你看到了其他人不曾發現的東西"

鳳魅雪聽她幾句簡單的分析,就頓時明白了同時,她佩服這年輕姑娘的聰明與敏銳,雖然只是幾個微不足道的東西,但她卻做了大膽的猜測,並且馬上行動,制定出這個請君入甕的計劃

"凶手會在這個湖邊出手,想來不是意外,而是你透露出的路線"

她知道定然是韶音散播出那宮女晚上會從這里回槿嵐苑,對方才會選擇在這里埋伏的

"從皇後的茉雪宮回槿嵐苑最近的路線可不就是這條嗎?加上這里只有一個湖,如果對方要下手,那只有可能是此處了"

韶音微微一笑,對于每一步都算得很清楚她提前給花眠憂服下了秘藥的解藥,她沒有去見過那些尸體,但卻知道她們中了什麼毒因為在她們出事的地點,都泛著一種揮之不去的花香

另外,宗卷上描繪著她們死亡之後,各個面若桃花,宛如醉酒,故而她知道那迷藥正是醉美人

原本一個簡單的案子,之所以撲朔迷離,是因為醉美人這種迷藥非常罕見一旦中了這種毒,就會渾身乏力,完全陷入昏迷之中這種藥也有些催的作用,故而那些宮女都沒有反抗的跡象

她明白了作案的手法,但卻不明白對方到底為何要對這些宮女下毒手這一切答案只有審問過凶手,才能知曉

當夜,還沒有入睡的丞相紫阡陌,就連夜趕到了天牢之中

聽傳報的人是連環迷案的殺人凶手已經落網,她頓時驚訝不已,聽到是韶音設局所破,她再度對這個女子越發欣賞

一入天牢,她就被風七里帶到了審訊重犯的刑房,見到蝶後鳳魅雪也在此處,她立刻恭敬地行了個禮

"阡陌見過太上皇後太上皇後萬福"

"這里沒有外人,阡陌不必多禮夢柯的身體好些了沒有?"

鳳魅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緩緩地開口問道

"義父身體尚佳"

紫阡陌恭敬的回答道,她的義父蘭夢柯,也就是前丞相,曾經就是跟隨天策帝君和蝶後之後因為身體抱恙,所以便隱退了

其實她明白,義父不過是功成身退,免得功高震主,引得帝君猜忌罷了

義父是個聰明人,一直以來都是

"他是清閑了,苦了你"

鳳魅雪溫和的道,對于蘭夢柯一手栽培出來的紫阡陌,她也很是看重

"臣不苦,日後有帝醫大人相伴,臣的清閑日子也要來了"

紫阡陌笑著道,走到韶音的身邊坐下她們兩人都是正一品官員,韶音雖然名義上是帝醫,但本事卻不在她之下,兩個人倒是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丞相大人過謙了,韶音不過是閑云野鶴罷了"

韶音謙虛的道,安靜地坐在審訊官員的位置上,看著被五花大綁的男子,目光清冷

"咱們兩個也不用客套話了審案要緊"

丞相紫阡陌沒有多什麼,直接開始進入正題聊天的機會以後很多,但這個大案卻是拖不得

"嗯"

韶音點了點頭,沒有開口插話,而是讓紫阡陌主審

她們兩人共同辦理此案,她也不想獨占功勞,鋒芒太露她已經設計抓到了殺人犯,那後續的事,相信紫阡陌會處理好的

"你叫什麼名字?"

"你為何熟悉宮中的宮女況?"

"為什麼要對宮女下殺手?"

"你有什麼目的?"

"背後有什麼主謀?"

"……"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那個男子倒也硬氣,無論紫阡陌問什麼話,他都是閉口不

哪怕是動了刑,他還是一句話都不,讓天牢的氣氛一下子就陷入了僵局

只是除了韶音之外,紫阡陌和禁衛軍統領風七里都沒有露出擔憂之色,而是繼續一個一個問題問下去

到了最後,紫阡陌直接揮了揮手,那男子就被拖了下去

期間,那男子一句話都沒有,但紫阡陌卻沒有再問的意思,讓韶音目瞪口呆

"他什麼都沒有,現在該怎麼辦?"

韶音也看出那男子很難纏,尋思著要不要下一點藥,讓他直接招供得了

"誰他沒有的,他在心里都招了"

紫阡陌很認真的道,態度一點不像是開玩笑

"他心里的話,我們哪里知道你知道?"

韶音無奈地聳了聳肩,不明白她哪里來的好心,還在尋思著下那種藥效果好

"他心里想什麼,我當然不知道啊"

紫阡陌微笑著道,那淡定的樣子,讓韶音再度跌破眼鏡

"那你還一副輕松的模樣?"

韶音哭笑不得的看著她,這案子的凶手雖然抓到了,但背後的罪魁禍首,卻還有可能逍遙法外

她總覺得這案子的背後,應該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如果沒有查出來,那這個案子也不算是了結

"我雖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了什麼,但有人知道"

紫阡陌朝著蝶後鳳魅雪看去,臉上神愈發恭敬,拱了拱手道

"還請太上皇後明示"

"呃——"

韶音張了張嘴巴,不明白紫阡陌為何要鳳魅雪明示

難道?

她想起紫阡陌鳳魅雪知道那人心里想什麼,腦海中似乎有一道靈光閃過

"夢柯看人最是透徹,連本宮會讀心術都知道"

鳳魅雪微微一笑,那一雙洞悉世間一切的眼眸,深邃如洪荒宇宙,廣闊深遠,讓人如何也看不透

她平靜的話音,霎那間打破了韶音心中的平靜

讀心術

這該是有多麼逆天的女子

難怪每次她覺得鳳魅雪在看她的時候,自己好像是完全透明的一般,在她那明澈的目光下,什麼都無法掩藏她原本覺得是自己太過敏感了,但如今看來,並不是她的錯覺

只是能夠讀心,那身邊的人,有什麼想法,她是全部都知道了只要她想知道什麼,她一雙眼睛就能夠看出來

"好了,本宮也不賣關子了,真正的元凶,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們猜猜是誰?"

鳳魅雪完這句話,目光朝著天牢的角落看去,唇角勾起了一抹危險的弧度

韶音聽到她的話,腦袋上冒出了一片烏云,她明明就在賣關子

-----

上篇:【085】案發展     下篇:【087】華美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