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87】華美蛻變  
   
【087】華美蛻變

在場的眾人,循著鳳魅雪的目光方向,看向了天牢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請記住本站的網址:舒睍莼璩那里距離她們所在的地方有些遠,如果不是鳳魅雪看過去,誰也不會注意到那里有人

因為距離比較遠,所以他們的話,那邊也聽不清楚

"有人在那里"

韶音視線鎖定在那一個衣著襤褸的女子身上,一頭蓬松的亂發,遮掩在她的臉上,叫人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樣

但這個人的身影頗為眼熟,理應不是陌生人才對

亂發之中,一雙射出寒芒的怨毒眼睛,讓韶音立刻從回憶中找出了對應的名字

"麗妃"

她想起麗妃當日在晚宴之上公然脫衣引誘武尊王,被鳳魅雪直接打入天牢之中為奴如今看她那宛如乞丐的打扮,就知道她在天牢里面過的日子定然很悲慘

麗妃以前作惡多端,對宮人是心狠手辣,如今那些人也是想方設法托人好好地整整她,她自然是過得生不如死

"難道夜麗水便是這一起連環案件背後真正的元凶?"

丞相紫阡陌也認出了夜麗水,她對夜麗水很熟悉,不像韶音只見過她幾次,所以馬上就猜到了鳳魅雪所指之人是夜麗水

"嗯"

鳳魅雪點了點頭,沒想到這個女人被關在了天牢之中還不安份,鬧出了這麼多的事

她的眼底浮起一抹殺意,原本她是讓唐柒柒來處理,但顯然她是力不從心,留下了這個禍患

"把夜麗水拿下"

紫阡陌一聲令下,立刻有獄卒將夜麗水五花大綁,拉到了她們的面前

"你們為什麼捆住我?"

夜麗水跪在地上,圓瞪著眼睛,仇恨的目光,狠狠地盯著她們

"你指使以前的貼身侍衛,殘忍殺死了數名宮女,還不認罪他已經招供了"

韶音嚴肅的宣布道,直接一口斷定了夜麗水的罪名

"他是不會招出我的你胡八道"

夜麗水驟然聽到韶音厲聲的話語,心底猛地一顫,立刻開口反駁起來

"沒錯,我是胡但你自己卻承認了,是你指使他做的"

韶音淡淡一笑,穩如泰山的坐在主審座位之上

夜麗水聞面色煞白,她方才的話,就等同于承認了自己是主謀哪怕她否認是他招供出自己,也是沒有用的,因為她不知不覺已經中了韶音下的圈套

"你為了保住美貌,讓以前與你有染的侍衛,殘忍地為你取處子初夜之血服食你真以為,你那顆千瘡百孔丑陋的心,可以用一張皮粉飾得了嗎?"

鳳魅雪冷冷的嗓音,讓夜麗水整個人頹然地倒在地上,眼睛里充滿了驚恐與絕望

"你為何會知道這些?他不會的"

夜麗水亂蓬蓬的頭發下,一張臉宛如厲鬼那個侍衛是從跟隨在她身邊的人,他一直對她死心塌地,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招供出她她要他做什麼事,他都會願意

"你不,我難道就不知道了?你處心積慮地爬上高位,卻連自己是誰的棋子都不知道,該你蠢還是可悲?"

鳳魅雪將夜麗水心里想的看透,知道了她並無利用價值,就沒有留下她性命的打算

"放了她,將她逐出皇宮"

她淺淺的話音,透著淡漠之意

"另外,將那名侍衛,推出宮門,斬首示眾,以儆效尤"

夜麗水聽到自己只是被逐出皇宮,為她效命的侍衛卻要被斬首示眾,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韶音和紫阡陌對鳳魅雪的決意沒有多什麼,立刻讓人執行

當夜,兩輛囚車緩緩駛出宮門,但夜麗水一身衣裳襤褸走下囚車的時候,就見到那名臉被燒得面目全非的男子,朝著她露出了一抹祝福的笑容

隨著血濺三尺,頭顱落地,夜麗水感覺整個魂魄都要抽離她的軀殼

想起他毀容的原因,是為了救她出火海,毀了原本俊秀的臉

除了他,這世界上沒有誰那麼愛她

哪怕她再狠毒,哪怕她再肮髒,他都從未離開過

這一刻,看著他因為她而死,她第一次發現原來她錯愛了一輩子,真正的幸福卻從未正視一眼

就在她幡然悔悟的一霎那,一道穿心的利箭,就射中了夜麗水的胸口,奪去了她的性命

"噗——"

她踏出宮門的那一刻,竟是她命喪黃泉之時

她沒有料到,但鳳魅雪卻早就知曉這樣的結局因為,她早已經是一顆無用的棄子,黑暗中的那雙眼睛里,哪里會容得一粒沙子存在

就在那道弓箭射過來的時候,早就埋伏在四周的聖羽戰堂精銳,瞬間循著箭羽飛來的方向,包圍了過去

"嘭——"

一個巨大的煙霧彈炸開,那道人影就在濃濃的煙塵之中消失無蹤

韶音與鳳魅雪站在皇宮之中高高的玲瓏白塔之上,朝著宮外那一片迷朦的煙霧看去鳳魅雪一臉高深莫測,讓韶音如何也猜不透,她此刻到底在想什麼

"音音,你是不是在想,為何我明知道對方會現身,卻不親自動手?"

鳳魅雪輕柔如羽的嗓音,從韶音的耳畔滑過

"伯母本事那麼大,如果出手的話,天曜皇朝想來又會是另一番模樣"

韶音站在玲瓏白塔之上,眺望著神都夜里一盞盞燈,連綿成蟄伏的巨龍形狀,看上去巍巍壯觀

"這天下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沒有誰可以保護誰一輩子,哪怕是我也無法做到將所有人都保護在羽翼之下唯有自己堅強起來,才能夠迎面風霜,怒放出絕世清芬"

鳳魅雪一雙看透萬世滄桑的眼眸,盈盈地望著這片天下整個人就像是迎風羽化的仙子,纖塵不染,叫韶音生出幾分她隨時可能乘風而去的感覺

原本她以為自己可以保護自己在乎的人,哪怕無法守護這個天下,也可以護著心中非守護不可的幾個人

然而,經過那麼多的事,她才明白,自己的力量再強大也是有限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軌跡,有自己的人生道路,這一路上總會遇到許多莫測的危險最好的保護方法,不是為他們排除一切的阻礙艱險,而是讓他們成長起來,自己擁有直面困難的勇氣與戰勝挫折的力量

這也是為何她與夫君不問世事的原因,他們希望孩子們自己在這混濁的亂世之中,開辟出一片朗朗晴空

"我懂了"

韶音玉顏之上露出了頓悟的神色,他們如今覺得困難的事,在這些前輩的面前,也許根本不值一提但他們幫忙解決這一次的危機,不代表下一次發生危機的時候,他們還能及時伸出援手

他們會默默地在背後守護,但卻不會讓自己的寵溺,成為雄鷹翱翔的阻礙

鳳魅雪微微一笑,傾城傾國,長長的裙裾,在夜風之中不斷地飛揚

"這次多謝伯母幫忙,才讓醉美人之案水落石出"

韶音朝著鳳魅雪道了一聲謝,話音格外真誠

"你的聰慧,才是破案的關鍵有你在皇兒身邊,我也安心多了他——是最讓我放心不下的孩子"

鳳魅雪的眼里有著慈母的溫柔之色,似托付一般,握著韶音的手

這麼多的孩子之中,沉穩鎮定,才學廣博,文武雙全,有著帝君之風的陌紫皇,是她最擔心的一個孩子

他雖然是最優秀出色的一個,但身上卻有著不為人知的巨大隱患這麼多年,她與夫君四處奔波,一方面是為了尋找九,還有一方面就是為了找到解決陌紫皇身上那個隱患的辦法

哪怕是有著通天之力的玄機樓主玄天和知曉萬事萬物的湮寂,都沒有給她一個肯定的答複只告訴她,一切隨緣

"我

和他不是那種關系"

韶音聽懂鳳魅雪的意思,連忙搖頭道

"很快就是了"

鳳魅雪以為她是害羞,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露出了她明白的神色,讓韶音無以對,什麼只會越描越黑,她干脆什麼都不了

夜色深沉,韶音回到槿嵐苑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她沒有立刻歇下,而是寫了一封信,讓火月雪貂萌萌帶去給木芙

如今還有許多勢力在背後盯著她,她不宜去見木芙,否則會給木芙帶來殺身之禍她只能按捺著心中的擔憂,讓萌萌暗中傳訊萌萌年紀不大,但度卻奇快無比,加上它極有靈性,可以聽得懂她的話,是她如今最大的幫手

萌萌去為她傳信給木芙,她自己則拿出了西涼白日里為她准備好的絨線和各種布料,手握著剪刀,坐在燭火旁邊,認真地裁剪起衣裳

她的手很巧,以前練習銀針的時候,她經常被師傅叫去刺繡,如今這一手繡活倒是爐火純青

她給萌萌縫制了幾件可愛的衣裳,想起讓陌紫皇代為照顧的龍貓,她又按照龍貓的大,做了兩件衣裳

做完衣裳之後,她用木條削了兩根棒針,挑選了深紫色羊絨線,就埋頭織了起來

她的手法很嫻熟,一針一線,織得格外認真

一整夜,槿嵐苑中的燭火都是亮著的,蠟燭快燒光的時候,西涼就添上了蠟燭海蓮則是在一旁加炭火,免得夜冷凍著韶音

她們看不懂韶音在織什麼東西,但看得出那紋路很漂亮

當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韶音才編織好了一條深紫色的圍巾,渾身一陣腰酸背痛,她好像都沒有感覺見到西涼和海蓮陪她熬了一夜,便讓她們下去休息

她將圍巾折疊起來,看了看天色,她就打水洗了一把臉,然後換上朝服去上朝

當金色的陽光,化開積雪,映射在她的玉容之上,她身著火朝服走進金鑾大殿昨夜宮中疑案被韶音以雷霆度破案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朝野

原本聽到她對雪災的解決策略,百官只是對她改變了印象當得知懸于多日未解的疑案,剛剛交到她的手上,短短時間就水落石出

朝廷上下,文武百官,對于這個晉的一品女官,再也沒有一絲怠慢

眾人早早就到了金鑾大殿,見到韶音衣勝火,淡定自若地步入金碧輝煌的大殿之內他們仿佛見到了火鳳浴火而生,華美蛻變,翱翔寰宇

那張揚的色傾天長袂,在金色的穹頂下,染上了輝煌的萬丈霞輝,她那纖弱的倩影,看上去竟是叫人不敢直視

或許韶音並不是什麼武林高手,也沒有高大偉岸的身材,但她卻有著驚人的智慧,讓這些須眉男兒都自愧不如一個人最強大的不是武力深淺,而是智力高低

"見過帝醫大人"

群臣百官連忙朝著韶音行禮,態度較之昨日加恭敬了幾分

韶音成為帝醫以來,見到了這些官員對女官的輕視,但她從未什麼她只是以實際行動來證明,女子從來就不遜于男子

誰道女子頭發長見識短?她便要讓這些人知道,女子不僅僅頭發長,而且長得可以勒死這些瞧女人的大男子

"帝醫大人,昨夜沒有休息好,今日還起得這麼早,真是辛苦你了"

丞相紫阡陌走到韶音的身邊,朝著她打了個招呼

原本圍著韶音的官員,見到丞相大人過來,只能行了個禮,退到一旁

"丞相大人也辛苦了"

韶音不喜歡和那些人有什麼交集,也不喜歡應付他們,紫阡陌替她解圍,她也很配合

兩人有有笑,看上去特別親近

但她們的親近畫面,卻刺痛了曲盡歡的眼看到一直對所有人都頗為冷淡的紫阡陌,竟然對韶音如此友善,他心底嫉妒得發狂

只是如今韶音風頭正勁,他也沒辦法使絆子,只能暗暗記下這筆帳

p;上朝之後,風帝大為嘉獎了韶音一番,同時也記了紫阡陌一功賞賜了她們兩人一些宮中的貢品,同時還特許韶音日後可以挑選幾名宮人,帶到帝醫府邸伺候

此等殊榮,讓眾官員羨慕不已,但韶音居功理應受到賞賜,無可非議

眾人上表了一些瑣碎的事,風帝身體還沒康複,看上去也是沒有什麼精神聽

見到風帝沒精打采,曲盡歡的眼底滑過了一抹喜色

陌紫皇今日卻是來得晚了,等到快下朝的時候才姍姍來遲

韶音見到他的神色有些疲憊,想起他這些日子都沒有休息過,心底生起了幾分憐惜他雖然身為王爺,但大大的政事都落在了他的肩上

下朝之後,韶音提出要去看望韶樂,就與陌紫皇一同去了武尊王府

昨夜他就得知韶音破了宮中疑案,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沒想到那麼快罷了他一直都知道她很聰明,這樣的人才,真是不該屈居人下

連續兩日的晴天,那場大雪已經化得不留什麼痕跡,若不是牆角陰涼處的那一抹雪白,幾乎要叫人以為不曾下過雪了

"韶樂就在這邊廂房"

陌紫皇親自陪她到王府中的客房,一路上遇到府中的奴仆和婢女,他們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以前未曾見爺帶什麼女子回來,這幾日他們卻是經常見到這位姑娘有傳爺就快大婚了,看來這個消息十有**是真的了

韶音沒有走進屋中打擾韶樂休息,而是站在敞開的窗戶外面,朝著里面看了一眼

乾淨整潔的客房之中,韶樂閉著眼睛在休息,床邊則是展落初衣不解帶地靠在一旁看來她都沒有休息,只是靠在那里憩一會兒

她看韶樂的面色已經好了許多,就沒有進去,腳步輕盈地離開了

她與陌紫皇剛剛離去,在睡夢中的韶樂,無意識地喃喃了兩個字:"九兒——"

被他的聲音驚醒,展落初揉了揉布滿血絲的眼眸,當見到韶樂還沒有醒來想起耳畔恍惚間聽到的話音,她的眼眶不由一

"他們真的只是兄妹麼?"

她在心中無聲的問道,好似咀嚼著一顆苦澀的青梅,酸入心肺

愛是不公平的,不是她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

娘親曾經告訴她:"如果那個男人心里沒有你,無論你為他做多少,他都是看不到的因為他的眼里從來都沒有你,又怎麼會見到你的好?又如何看得到你付出的一切?"

只是,她明明知道韶樂不喜歡自己,卻還是想要守在他身邊,心中期盼著能夠得到他的一絲在意,那她就算是死也甘願了

一陣雪過後,武尊王府中大片的梅花樹,就齊齊冒出了花苞千樹萬樹,含苞欲放

"你再練習一下仙蹤云步"

陌紫皇將她帶到了不算寬闊的梅林之間,這里不是演武場,但卻能體現出仙蹤云步的靈活他想看看她練習的如何,好指點她一下

"嗯"

韶音點了點頭,將仙蹤云步走了一遍她的身影,好似消融在梅林之中,看上去縹緲至極

陌紫皇見到才隔了一日,她的仙蹤云步就練得如此純熟,不由大大的吃了一驚他明明看出她沒有什麼練武的天賦,但她的進步實在是太快了

韶音見到他驚訝的神色,對于自己仙蹤云步練習的這麼熟練一點也不意外她的確不是什麼練武奇才,但人如果沒有被逼過,哪里能夠發揮出體內潛藏的實力

她在生死關頭,不得不將仙蹤云步發揮到最好,否則她和韶樂就會喪命

在如此大的壓力下,她的仙蹤云步才會進步得那麼快雪夜的逃命狂奔,也讓她意外練成了仙蹤云步

那漫天的雪花,在風中縹緲至極,也叫她明白了仙蹤云步真正的關鍵所在

"可以了,你這仙蹤云步走得很好看來我可以教你一些其他的防身之術,你的領悟力乎想象"

陌紫皇不吝惜的贊賞道,對于韶音的表現,他非常滿意她的體質不好,但領悟力卻強,有些精妙的武學,想必她會學得比那些武學奇才都要快

學武也不是一味的靠蠻力,腦子也是關鍵

他命人拿來了一根色綾紗,綾紗的末端,皆系著一顆暗色的月光寶石

"這是舞月綾紗,你可會跳水月鏡花舞?這舞月綾紗配合水月鏡花舞,加上仙蹤云步,是一種適合女子的武學,以舞為殺,步若鏡花只是要將仙蹤云步與水月鏡花相結合很難,所以沒有幾個人學得會"

"我試試"

韶音沒想到水月鏡花舞竟然也是一種武學,會跳這種舞的女子有很多,但沒有見到哪個很厲害的

不過她聽這水月鏡花舞原本是蝶後所創,那麼,這種舞很有可能是高深武學

一道色的倩影,手中握著一根長長的色綾紗,在梅花林中迎風起舞

另一道黑色的冷酷身影,若九天神明,坐在梅花樹之下,扶著琴弦,奏響仙音

韶音手握舞月綾紗,腳踏仙蹤云步,在梅林之中起舞的絕美姿態,仿佛九天玄女琴音悠揚動聽,她玉臂輕舒,綾紗繞臂飛舞她的身姿纖柔,跳起舞來,越發顯得楚腰曼妙

清麗的玉容,清澈的明眸,柔潤的唇,搭配在一起,完美無暇她未曾露出笑靨,單單是那起舞弄清影的姿態,就叫人神魂欲醉

手中抱著一疊畫軸興致勃勃走進梅林來找陌紫皇的月上淵清,不經意間見到了那震撼人心的一幕,愣在了原地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韶音,絕麗妖嬈,那飄揚的色綾紗,似乎要將人的魂魄也牽走一般

聽到月上淵清手中的畫軸落地的聲音,韶音與陌紫皇都停下了動作

琴音戛然而止,舞步停歇,兩人都凝眸看向了月上淵清

"你怎麼來了?"

陌紫皇手指停在琴弦之上,清冷的目光,透著幾分不爽

"皇皇,你干嘛臭著一張臉,好像很不歡迎我?"

月上淵清俯身將畫軸撿了起來,沒好氣的道看到陌紫皇那難看的臉色,他卻是習以為常,不以為意

"實話,不歡迎"

陌紫皇見到月上淵清笑得云淡風輕,那閑逸的姿態,在他的府邸里面閑庭信步一般,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外人

"瘋丫頭,你不來幫忙撿一下嗎?都是因為你,我才看呆了,不然畫軸也不會掉一地"

月上淵清不理會陌紫皇的黑臉,反而淡然地道

"你這可真是一個歪理由墨煙沒跟你一起來?"

韶音好笑地走上前,幫忙撿一地的畫軸,這些畫軸都是空白的,也不知道他拿這麼多畫軸過來做什麼她卷翹的睫羽,輕輕眨了眨,朝著他的身後瞥了一眼

"喏,不就在後頭嗎?"

月上淵清朝著後面指了指,一一黑兩道馬影就從林間跳了出來

墨煙正和赤影在一旁吃草,看它們悠哉悠哉的模樣,還真是快活得很

見到韶音,兩匹馬兒都飛奔了過來,親昵地圍著她轉悠

"這兩匹見色忘主的色馬"

月上淵清無語的道,對于墨煙這性子他早就見慣了,不過沒想到赤影也是沒理會陌紫皇,直接撒腿跑到韶音身邊

陌紫皇見狀也是一臉無語,不知道赤影那冷豔高貴的傲嬌性子哪去了?

因為月上淵清的突然到訪,韶音也停下了練習,幫忙撿好畫軸,就將舞月綾紗收好,遞給了陌紫皇

就在這時,她瞥見了陌紫皇身前的九霄環佩古琴

靈魂似乎都震顫了起來,那柄古琴讓她似曾相識最叫她激動的是,她在這柄古琴的琴柄上見到了泛著陽光彩輝的蒼華云淚

手中的舞月綾紗驟然落到了地上,那熟悉的蒼華云淚,完全吸引了她

的心神

"瘋丫頭,你中邪了?"

月上淵清見到韶音突然呆在那里,連手中的東西掉在地上都沒發現,不由開口叫道

被他這麼一叫,韶音才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連忙撿起舞月綾紗

韶音的視線,緊緊地膠著于九霄環佩古琴上的蒼華云淚寶石之上,眼底有著難掩的激動之色

蒼華云淚是她回去的關鍵,她記得自己就是被蒼華云淚中的一道光芒帶到這里來的,這顆寶石是不是還能夠帶她回到現代?

想起這個可能性,她的內心就火熱了起來,她的手指,忍不住朝著蒼華云淚伸去

然而,就在她的手即將觸碰到蒼華云淚的時候,她的心底產生了一絲遲疑

"阿音,你怎麼了?"

陌紫皇感覺韶音有些神思恍惚,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感覺到她的掌心異常冰涼,不由露出了擔憂之色

此刻,蒼華云淚寶石,在陽光下泛著異彩,但他並沒有注意到

"我沒事,只是覺得這琴特別好看,一時間有些失態"

韶音的手被陌紫皇握住,她連忙抽了出來,玉顏之上有著一抹掙紮之色

只要再靠近一點,觸摸到蒼華云淚,她就有可能回家了

只差那麼一點點,自己到底在猶豫什麼?

她感覺到那顆寶石似乎在呼喚她,那股強烈的感覺,讓她確定這顆蒼華云淚,絕對與她到這個異世有關系

那流光幻彩的蒼華云淚,美得驚心動魄,似乎要把她的魂魄給吸進去

"你的手這麼冷,許是著涼了,今日就練到這里,我們進屋"

陌紫皇握著她的手,將手掌的熱度傳遞到她的手中,呵了一口熱氣,讓她的手暖和一些他手掌覆蓋在她巧的柔荑外,搓了搓,讓她的手恢複幾分溫度

接著他便將九霄環佩古琴收了起來,帶著韶音朝著屋里走去

月上淵清不請自來,懷里還抱著一疊的畫軸跟在他們身後,目光透著幾分思索的意味,朝著陌紫皇抱著的九霄環佩看去

他方才似乎見到這柄古琴上的寶石發出很特殊的光芒,那種光芒有著強大的魔魅力量,讓他都險些心魂失守

從寒冷的屋外走進溫暖的室內,韶音感覺冰冷的身體,慢慢暖和了起來

陌紫皇不知道把琴收到什麼地方去了,從屋里出來的時候,手里只捧著一碗姜湯

"喂,皇皇,你這是嚴重忽視我的存在,我也好冷啊"

月上淵清見到陌紫皇壓根沒管他,坐在火爐旁邊,自己端著熱茶喝了起來,嘴上還在抱怨連連

"一邊涼快去,沒人當你存在"

陌紫皇瞪了他一眼,這個級大燈泡,一點都沒有自覺性

"那你們就當我不存在得了,我上次可跟你過了,我要搬你這里來住些日子,你是一口答應了"

月上淵清把畫軸放了下來,也沒有見到他有什麼多余的行李,這些就是他要帶的全部家當了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的?"

陌紫皇聽到他的話,冷冷的道

"時候,在天苑的時候,我過的"

月上淵清非常認真的道,出來的話語,叫陌紫皇差點沒有直接把姜湯潑他一臉

"你敢不敢不要擺著一張正直的臉,著這麼無恥的話?"

陌紫皇嘴角抽了抽,他在天苑的時候,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什麼陳芝麻爛谷子的事,他也好意思提

"我一直都是這麼正直,要不然也不會被那瘋丫頭打劫了人善被人欺,我娘誠不欺我也"

月上淵清朝著韶音看去,對于他們初次見面的事,他可是印象深刻

"打劫你?沒有啊你沒證

據就不要亂我劫色了?還是劫財了?"

韶音喝了一口姜湯,無辜地耍賴道

"你劫了我的馬"

月上淵清差點一口血噴出來,痛心疾首的道

"你的馬不是在外面嗎?你這大白天的夢話呢"

韶音淡定的嗓音,透著幾分疑惑,再度打擊了月上淵清

"我現在才知道,爹的沒錯,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月上淵清幽幽的道,幽怨的目光,讓韶音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我改日把這話轉告你娘"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認真的道

"兄弟,你可別這樣那我爹就慘了他可是級懼內,你這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啊"

月上淵清連忙開口道,他爹是老實人,可經不起折騰

韶音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就知道他們的交定然不錯原本沉重的心,也稍稍舒緩了幾分

喝完一碗熱騰騰的姜湯,她覺得渾身都暖和了起來,只是心里卻還有一塊無法化開的冰晶,阻礙著這股溫暖湧入

"我也該回去了,你們慢慢聊"

她緩緩站起身,朝著他們告別了一聲

"我送你"

陌紫皇看天色也晚了,便送她走出門口,把月上淵清丟在屋里反正那家伙是自來熟,自己會安排好住處,不需要他操心什麼

他覺得韶音自從剛才見過九霄環佩之後,就開始心事重重,讓他放心不下

兩人並肩走在長長的路上,府里的家仆都很識趣的避開

"剛才那柄琴叫什麼名字呢?看上去好像有些年份了,應該有來曆?"

韶音唇動了動,淡淡的嗓音,努力保持鎮定

"沒想到你也懂琴,那柄琴名為九霄環佩,是我最心愛的東西,從未有其他人碰過"

陌紫皇提起九霄環佩,神都柔和了幾分

"你彈琴很好聽"

韶音看得出陌紫皇對那柄琴特別喜歡,想到九霄環佩上鑲嵌的蒼華云淚,她心中不知道是喜悅還是失落

"你若喜歡,日後我天天彈給你聽"

陌紫皇聽到她的誇獎,冷漠的俊顏上,立刻掬起了淺淺的笑意那上揚的弧度,牽扯著韶音的心微微一疼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因為她而展露的笑容,她竟然會有種莫名的憂傷

如果離去,她這輩子,是不是再也見不到他的笑容了?

想到這里,她就覺得胸口悶悶的疼,就連呼吸都艱澀了幾分那冰寒刺骨的風,灌入她的肺腑,讓她整個人涼透到靈魂深處

他的話,雖然簡簡單單,但在她聽來卻是世間最動人的話

陌紫皇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俊顏之上滑過一抹落寞之色他並不知道此刻的韶音,內心有多麼的矛盾

回去的機會就在眼前,她卻做不了決定

兩人一路無,走出了王府,馬車已經停在了外面花眠憂看到他們兩人一同出來,臉上露出了一抹祝福的笑容

在她看來,他們兩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爺對姐也是真心好哪怕是她這樣冷血的殺手,都羨慕有人這般傾盡憐寵用心呵護

只是她的世界沒有愛,殺手不該擁有那麼奢侈的感

她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羨慕一下,卻不敢去想太多,對于她自己的未來,她也沒有任何打算

"路上心,保護好她"

陌紫皇一句話,半句是對韶音的,另外半句則是對花眠憂的

"爺放心"

花眠憂自信滿滿的回答道,她既然收了錢,自然會辦好事

"澤每次都是這麼回答的"

陌紫皇冷冷的嗓音,透著幾分不放心

"那個天天只知道守著一堆錢財的家伙,哪里能跟我比"

花眠憂想起鳳曦澤就氣不打一處來,明明錢多得要死,卻又氣得很她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人,要不是看在爺的面子上,她早就修理他一頓了

陌紫皇對于花眠憂的身手也有所了解,沒有再什麼,轉身要折回去

"紫皇"

他突然聽到一聲溫柔的嗓音,淡淡的兩個字,卻讓他的心忍不住悸動

他轉過頭,就見到韶音伸手掀開了馬車簾子,從里面遞出了一個布包

"這是給朧朧做的衣裳"

她將布包交給陌紫皇,跟他解釋了一下里面的東西,並叮囑了他一些照顧龍貓的細節今天她走得匆忙,還沒來得及去看看朧朧,回到馬車里才記起來昨夜趕制的衣裳

"嗯,我知道了你這麼關心朧朧,我會照顧好它的"

陌紫皇手中握著布包,酸溜溜的聲音,充滿了醋意

他都不如一只寵物來得重要,她都給龍貓做衣裳,卻沒有想到他

看著馬車疾馳而去,他的心,隨著那遠去的馬車,變得空落落的

他心里雖然酸楚,但還是迫不及待地打開布包,想看看她做的衣裳是什麼樣子的

他從布包里面拿出了的精致衣裳,眼底露出了一抹溫柔之色他可以想象到,韶音必定是非常用心去做這衣裳,每一件都是那麼漂亮

針腳整齊,裁剪得也很合適,想來那東西穿上去,肯定很好看

他取出衣裳之後,發現布包底下還覆蓋著什麼他取出來之後,就見到了一條長長的深紫色圍巾上面編織著淡紫色月亮烈焰花朵紋路,紋路繁複至極,要編織出這樣的圍巾,非常的困難,需要極大的耐心

他看到布包里面有著一張信箋,上面書寫著飄逸的文字

"以此物名圍巾,圍繞于頸脖之上可禦寒韶音親筆"

看完這一行字,他知道這個是送給他的東西他如獲至寶的抱著圍巾和這張信箋,妖孽般完美無瑕的俊顏上,露出了一抹呆呆的傻笑

幸福來得那麼快,好似一朵朵花兒,迎著春風一夜綻放開來點綴著他整個生命,讓他灰暗的世界,變得明媚至極

他舍不得將圍巾圍起來,而是心翼翼地疊好,然後慎重得擺放在自己的床榻旁邊,讓自己隨時可以看到

這一條簡單的圍巾,溫暖了他的心

他將九霄環佩放置在圍巾的旁邊,代表這兩個都是他最珍視的東西

想起韶音的叮囑,他將躲在溫暖的窩里睡得香甜的朧朧抓了出來,喂它吃了一點東西,才將它抱回去繼續睡覺

他將韶音做的衣裳收好,專門取了一個玉質的盒子,將她的親筆信箋心藏好

"朧朧,你可要健康的長大"

陌紫皇目光柔和的望著龍貓,看著它那麼,那麼脆弱,不禁露出了幾分憐惜之

他原本不喜歡動物,但因為韶音,他如今覺得這家伙也有些可愛

朧朧似乎聽到了他的話,朝著他的手指舔了舔,再度甜甜的睡了

另一旁,陌紫皇則是飛奔去洗手,看來他還是要再適應一段日子

上篇:【086】展露風華     下篇:【088】變化莫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