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89】測算命運  
   
【089】測算命運

九重宮門豔陽高照,然而此刻的氛圍卻是凝重如那靜默的宮牆,透著幾分冷澀肅殺舒睍莼璩

韶音沒有開口話,只是瞥著夜青蕖,身上那股渾然天成的氣勢,有著一股難的傲岸眼神輕蔑,唇淡抿,好似在看著跳梁丑一般

"我們帝醫大人是陛下親封的正一品官員你這哪里來的沒見識的乞丐婆子,還不滾一邊涼快去"

海蓮沒有見過夜青蕖,見到她一身髒兮兮的,立刻露出了嫌惡的表,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

"一個芝麻官——等等——正一品帝醫"

夜青蕖原本下意識要諷刺兩聲,陡然反應過來,張大了嘴巴,表僵硬至極,不敢置信的看著韶音

"走"

韶音放下了簾子,沒再去理會夜青蕖,淡淡的嗓音,緩緩落下,仿若清風撫過

"好嘞"

西涼也放下了簾子,進了馬車之內,沒有跟這村姑一般見識

馬車從九重宮門疾馳而去,秀女們一陣贊歎感慨因為夜青蕖是定南候府的姐,她們忌諱著她的身份,也只能偷偷笑話,沒有明著出來

但這些怪異的譏諷目光,已經叫夜青蕖氣得五髒六腑都受了內傷臉上一陣青交替,丟臉丟到了家門口

"哎呀,這世道可真是不得了啦,正一品的官員都是芝麻官,還真是不曉得哪里還有大官呢"

姜莉想起先前在鏡花宮時候,受了夜青蕖不少排擠,現下也出暗諷起來

"莉姐姐,正一品不是朝中最高的官職了嗎?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

葉遠婷啃著手中的糕點,好奇的問道

"不定什麼時候出了高的官職,我們都不知道呢咱們的消息哪里有青蕖姐那麼靈通呀"

姜莉手中握著帕子,捂嘴笑著道

"好了,我們也該出宮了,你們兩個再下去,這宮門都要關了"

方紹錦見到夜青蕖那惡狠狠的怨毒目光,知道她這個人心胸狹窄得很,便開口制止她們再下去,免得禍從口出

"方姐姐得對,我們還是先出去再,我好想念家里的金絲肉松餅啊"

葉遠婷惦記著家里的吃的,連忙拉著她們一起遞交了身份牌子出了宮門

一行人回望著這偌大的皇宮一眼,在宮中死里逃生,她們此生再也不想入這九重宮門

呼吸了一口外面清冰冷的空氣,方紹錦感覺自己又重生了一般抬頭看了一眼晴空,天大地大,任由她自*呼吸,這才是她想要的

"幾位妹妹,我們就此分道揚鑣了,後會有期"

方紹錦落落大方的朝著她們笑了笑,臉上依舊是和善的笑容,叫人暖心

她看著韶音那輛遠去的馬車,也默默地對她道了一聲再會

她們能夠安然地走出宮門,多虧了韶音的幫助,如果她當初沒有理會她們幾人的死活,恐怕她們早就被害死了宮中步步驚心,不是她們這些深閨姐能夠應對的

她不知道為何韶音懂得那麼多,她給人一種特別神秘的感覺,現在是叫人看不透

她們幾人一同入宮,也一起出宮

但她們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在宮中掙紮求生,僥幸活著走了出來韶音與她們不一樣,如今的她已經褪去了那一身黯淡的塵埃,嶄露頭角,開辟出了一片天地

天曜之中沒有幾人知道她們這些秀女姓甚名誰,但帝醫韶音之名卻人盡皆知

秀女們離宮之後,坐上了各自家族來迎接的馬車,消失在了宮門口

夜青蕖站在宮門口吹著冷風,左等右等,終于等到了夜府的馬車姍姍來遲

"你們這些死奴才怎麼來得這麼晚?本姐都快被凍死了"

夜青蕖怒氣沖沖的喊道,尖銳的嗓音,刮過夜府眾人的耳膜,讓人生受不起

"青蕖姐息怒,我們剛剛接到消息就趕來了,要怪只怪那傳訊的厮這會兒才把這大喜的消息告訴我們"

從馬車之中走下一道熟悉的身影,聽到她的話音,夜青蕖的心越發不爽起來

"你這個晦氣的人怎麼在這里?本姐被關進大牢,有什麼可喜的?"

"青蕖姐誤會漫兒了,人家沒有這個意思"

話之人正是當日被趕出韶府的韶漫,如今她寄人籬下,成了夜立萬的暖床奴,自是不敢得罪夜青蕖

"青蕖,你也不要拿我的愛姬發火了,我頭疼得很,你別添堵了"

夜立萬的聲音從馬車里傳出來,透著不耐煩的意味

夜青蕖瞪了韶漫一眼,大步走上馬車,就見到夜立萬的腦袋上包著一團繃帶,手臂上也纏繞著繃帶,看上去渾身都是傷

"哥,你怎麼弄成這副樣子?"

夜青蕖險些驚掉了眼珠子,素來最重視外貌的夜立萬,怎麼把自己弄得這樣狼狽

"還不是韶音那個賤蹄子,竟敢對萬哥哥下毒手那個心狠手辣的賤人,萬哥哥傷好之後,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她"

韶漫提起韶音的時候,就恨得牙癢癢尤其是聽她要成為武尊王殿下的正妃,她恨不得吃她的肉啃她的骨

原本她是韶府的嫡女大姐,尊貴至極,現在卻淪為沒名沒分的暖床奴一名

韶音只是韶府最卑微的庶女,低賤無比,此番卻飛上枝頭當鳳凰

韶漫嫉妒到了極點,一想起韶音的風光,她就越發心理不平衡

"又是她大哥,你一定要替我出氣那個賤人,我恨死她了"

夜青蕖聽到韶漫的話,頓時就想起了自己方才所受的屈辱,立刻與韶漫同仇敵愾起來

"那個女人,總有一天會怪怪臣服在本侯爺的腳下"

夜立萬想起韶音的美麗風姿,感覺整個人都要燃燒起來眼底滑過一抹浮欲,濃烈至極,充滿了征服的**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他越是渴望,對于女人也是同樣的道理

他原本對韶漫千般討好,如今得到她的身體,就已經沒有了興趣何況韶漫現在不過是被趕出韶府的棄女,對他的大業毫無幫助,充其量只是一個擺設的花瓶罷了

如果不是為了找到消失無蹤的鳳凰金簪,他哪里還會對她和顏悅色?

他無論如何也猜不到,那鳳凰金簪此刻會在什麼人的手中

穿過蜿蜒曲折的長街,從最繁華的城池中心,抵達人跡罕至,瓊樓玉宇林立的皇親住宅區

"聽這里住的都是皇族中人,沒想到帝醫府邸會在此地"

花眠憂駕著馬車,抵達了帝醫府邸的門口,看著壯觀的帝醫府邸,不由驚歎了一聲她平日經過武尊王府,倒是不曾注意到對面的帝醫府因為一直沒有人住,所以她也沒有去留意

如今帝醫府邸正式迎來了它的主人,沉寂已久的帝醫府也煥發起鮮活的氣息

風帝禦賜的匾額高懸于門口,彰顯著府邸主人的榮寵

"好大氣的宅院"

西涼跳下馬車,見到帝醫府邸也忍不住大吃一驚

"以後我們就住這里嗎?真是太好了"

海蓮一臉的興奮,手里抱著包袱,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去看看

"我們進去帝醫府看上去挺大的,實際上就一座屋子,我們幾個住剛好不過府里沒有其他人,可能會顯得有些冷清"

韶音沒有安排其他的婢仆,她喜歡清靜一些

"我們陪著音姐,不會冷清的"

西涼把東西搬進去,屋里有著宮中派來的宮人守著,韶音的東西倒是都整齊的擺放在外面,沒有放進去

"辛苦公公了"

br>韶音見到東西都從宮里搬出來了,開口道謝了一聲

"帝醫大人太客氣了這是府中的鑰匙如果沒有其他的事,老奴就告退了"

公公等候多時,就是為了把鑰匙交給韶音之前守屋子的管家,也依韶音的意思離開了

"公公慢走"

韶音接過鑰匙,讓西涼打賞了他一些賞錢,就開始忙碌起來

帝醫府樓宇並不大,四周都是花園,看上去風景倒是極好的如今滿院子的梅花開得燦爛,各種品種的梅花都有,繽紛的顏色為這寂靜的冬日增添了一抹靚麗之色屋子後面的大湖,是美不勝收

幾人走進水榭閣樓,將東西擺放整齊知道帝醫府沒有多少婢仆,先前搬東西過來的內侍已經將里里外外清理乾淨,讓韶音方便入住

如今她們要做的就是把堆放在外面的東西,按照韶音的喜好擺放整齊

韶音選了一間靠湖的屋子,西涼和海蓮就動手把她的東西放進這個屋里來這些東西大多數都是武尊王送的,一下子就將冷冷清清的臥室,點綴得溫馨至極

屋子里以浪漫的淡粉色為主色調,配上幾分明麗高貴的紫色,充滿了青春氣息

韶音將萌萌的屋子擺放在床邊,將一些私人的物品自己整理妥當,讓西涼和海蓮去整理自己的行李她也給花眠憂安排了一間臥室,就在她房間旁邊,這邊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聽到

木芙以前的東西,她安排在了另外的房間想著什麼時候將她接過來住幾日,不過要等風波平息之後才行

從萌萌帶回來的信箋上得知,如今木芙過得很好,身體已經完全恢複了有著胡家兩兄弟幫忙照顧,她平日就安心地釀酒,然而讓胡家兄弟送到鏡雪樓

鏡雪樓快開張了,這些日子韶音也沒有閑著,而是釀了不少的極品美酒同時,她也讓百事通到處宣傳鏡雪樓即將開張的消息,對于神都最神秘的鏡雪樓要開張的事,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韶音在不在?"

一道詢問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清甜的嗓音,透著幾分豪氣,讓韶音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誰來了

"落初快進來"

韶音走出屋子,朝著水榭之外望去,就見到展落初的身影在她身邊還站著玉樹臨風的韶樂,藍衣如海,盡顯風華

"哥"

她快步走上前,伸手扶了韶樂一把

韶樂的眼睛看不見,對帝醫府又陌生得很,看到他沒有讓展落初扶著,她只能自己扶著他進屋了

感覺到韶音的氣息靠近,韶樂沒有抗拒她的攙扶,如玉的俊顏上露出了溫柔的神彩

"九兒"

"我在這里呢"

韶音回應了一聲,心翼翼地扶著他進屋他的屋子早就命人收拾妥當了,距離她的住處很近,就在正對面

她要替韶樂治療眼睛,便將他接過來住,這樣也方便照顧

"樂哥哥,心腳下的台階"

展落初走在後面,見到韶樂要上台階,連忙擔心地叫道

"落初對哥哥真是體貼"

韶音微微一笑,見到展落初對韶樂那麼關心,她心里也替韶樂感到開心

"我哪有"

展落初臉上露出了害羞之色,連忙搖頭否認起來

"你都是大哥的未婚妻了,就不要害羞了,遲早都是一家人"

韶音心中看好他們兩人,她相信展落初會對韶樂很好的,不會因為他看不見而嫌棄他

"婚約已經取消了"

韶樂停下步伐,薄唇之中吐露出的話音,透著幾分淡漠

他只不過是一個瞎子,不值得哪個女子浪費一生的幸福

他已經讓老太君將解約書遞交給展家了,展

落初的父母考慮到女兒的幸福,也已經同意解除婚約了

聽到韶樂的話,展落初臉上的笑容猛地停滯在唇邊,笑得有些苦澀

"是啊,我已經不是樂哥哥的未婚妻了,以後你就別開這種玩笑了"

"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

韶音帶著幾分歉意開口道,她沒有聽此事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好端端的良緣,怎麼就這麼解除了?

以展落初對韶樂的深,理應不會主動解除婚約才對

"沒事,不怪你,是我私下讓奶奶解除婚約的,沒告訴你一個瞎子,沒理由誤了好女孩的一生"

韶樂溫柔的低語道,俊顏之上透著幾分叫人心疼的憂郁

"哥——"

韶音想什麼,但又沒有立場開口畢竟韶樂自己有選擇的權力,他要選誰,不選誰,她也不好干涉

她只是希望他可以幸福,那就足夠了

她看著他那黯然的神,她攙扶著他的手,也跟著顫動了起來

她一定會盡全力讓他重見光明,重拾信心的

只是如今缺了最重要的一件東西,沒有那個東西,她根本沒有辦法治好韶樂的眼睛

"哥,你的傷勢剛剛好,先進去休息一會兒,我給你泡壺熱茶"

韶音扶著韶樂進了屋中,這個屋子布置非常簡單,連桌子和椅子都沒有,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因為韶樂看不見,韶音擔心他會不心磕磕碰碰,只留下了一張靠在牆邊的長榻和里面的大床和一些必需品

"好的"

韶樂安靜地坐在長榻上,聽著窗外的清風拂過水面,發出溫柔的清音,他的唇角也勾起了淺淺的弧度

能夠與韶音住在一起,他心中很高興自從韶音進宮之後,他很難再見到她如今可以和她長久的在一起,他心中特別歡愉

"今天妍兒回來了,我好了要去看她,就先回去了"

展落初呆在這里覺得有些尷尬,便找了個借口離開有韶音親自照顧韶樂,她沒什麼不放心的看他們兩兄妹親密無間的模樣,她感覺心里總是悶悶的

"路上心"

韶樂溫柔的嗓音,宛如春風吹過,總是那麼溫暖

"會心的"

展落初忍住眼角的淚水,朝著他露出了一個笑容明知道他看不到,但她卻還是以笑容告別他

她剛剛走出去,想要去跟韶音一聲,就聽到韶音屋子里傳來的聲音

"姐,你不是已經准備好了給樂少爺治療眼睛的藥材嗎?是要今日開始治療嗎?"

西涼最近在韶音身邊學了很多的醫術,她的恩師是韶樂的父親,曾經的韶禦醫得知韶音是在為韶樂少爺准備治眼睛的藥材,她一直都非常努力幫忙恩師已經故去,她只希望樂少爺可以恢複光明,那也是當年她的恩師最大的心願

"涼涼莫急,還差一個最重要的東西,沒有那個東西,就算用這些藥也沒有用"

韶音搖了搖頭,臉上有著幾分無奈有的東西不是找就能找到的,沒有合適的也不行

"到底是什麼?難道連風帝陛下也找不到嗎?"

西涼焦急的問道,眼里寫滿了疑惑

韶音如今深受風帝陛下的倚重,她需要什麼藥材,風帝必定會幫忙尋找的

"那東西不是普通的藥材,是人身上一件不可或缺的東西,被稱為眼角膜,是眼睛能否看清楚東西的關鍵"

韶音對西涼解釋道,另外也給她傳授了一些現代醫學名詞,讓她明白了眼睛的構造

"為什麼不跟人買眼角膜呢?"

西涼還是有些不明白,眼角膜不是很常見嗎?每個人都有啊

"傻丫頭,如果沒有了眼角膜,一輩子就看不見了只能從剛死的人身上

取眼角膜,而是年紀也是關鍵,不能太也不能太老我讓紫皇去留意了,應該會有消息的"

韶音淡淡的道,每個人都有擁有光明的權力神都之中時不時就會死人,合適的眼角膜花幾日時間,應該會找到

"原來是這樣難怪姐急不得了但如果找不到合適的眼角膜,樂少爺一輩子都看不見了"

西涼惋惜的道,她剛剛偷偷瞥了一眼,見到樂少爺是那麼俊秀儒雅的男子看上去就像是尊貴的王,叫人不忍褻瀆偏偏這樣一個絕世公子,卻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讓她遺憾不已

"不會的,總有希望的"

韶音相信這個只是時機的問題,她邊邊泡著蒼山蘭雪,風干的茶葉在開水中舒卷開來,沉浮間,溢滿一室清香青花瓷的茶杯,素雅大方,映襯著茶湯的黃綠色,分外清

她端著茶走出去的時候,就見到了展落初站在門口

"用我的眼睛,換他的光明"

展落初拉著韶音的衣角,眼中透著一股堅毅之色

只要能夠讓韶樂重見光明,她什麼都願意付出,就算是永遠看不見,她也不在乎

她願意用一輩子的黑暗,換他下半生的光明

"你都聽到了"

韶音睫羽下眸光瀲灩,掃過展落初的面容,淡淡的嗓音,依舊云淡風輕

此事她本就沒打算瞞著誰,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她沒有准備好之前,她沒有出來罷了

"我都聽到了韶音,用我的眼角膜治療樂哥哥,我這里就有治好樂哥哥需要的東西"

展落初之前聽韶音過眼角膜,雖然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也明白是眼睛的一部分重要的東西但她不在乎,為了樂哥哥,再大的犧牲她都不怕

"那你應該也聽到了,我只需要死人的眼角膜,不需要活人的"

韶音一口就拒絕了她的要求,沒有留一絲的余地韶樂的眼睛重要,但展落初的眼睛就不重要了嗎?

她沒有想過這種辦法,也不會這麼做

她怕韶樂等太久,便端著茶水走了進去

"好香的味道,應該是蒼山蘭雪"

韶樂是個懂茶的人,一聞就聞到了蒼山蘭雪獨特的清芬茶香,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還是哥最懂得品茶了這是我從宮里帶回來的蒼山蘭雪,知道你愛茶,就特地留著給你品嘗"

韶音余光見到展落初已經離去,也沒有多什麼

"蒼山蘭雪本是一味藥材,清心明目之效,我自然是知道這味道的"

韶樂喝了一口蒼山蘭雪,聞著茶香,心也平靜了下來

"只是無論喝多少蒼山蘭雪,我的眼睛也明澈不了"

他平靜的話音,仿佛在著不要緊的事一樣他早已經習慣了黑暗,從未見過光明,起這件事的時候,也是云淡風輕

從來沒有得到過,就不覺得失去是多麼折磨人的事倘若他不是出生就看不見,也許他現在還會對光明與彩色的世界戀戀不舍

"哥,下一場雪還沒有到,今冬的雪,我再陪你看,好麼?"

韶音坐在他的身邊,手中握著加了藥粉的茶,淡淡的問道

"好"

韶樂溫潤如玉的面容上,有著期待的神色有她在身邊,告訴他雪是什麼模樣,他就已經滿足了

"好久沒有聽哥彈月琴了,我已經讓人把哥的月琴送來了,你彈給我聽"

韶音感受著這樣甯靜的溫存,看著韶樂宛如風平浪靜的海洋,甯靜深遠,讓她的心也跟著平緩下來

"九兒想聽什麼曲?"

韶樂接過韶音找來的月琴,溫柔的問道

對于她的要求,他總是含笑著應下如同他毫無防備飲下那杯

蒼山蘭雪一樣,哪怕他聞到了不尋常的藥味,但他卻是沒有顧忌的喝下

原因無他,那茶是她親手端來的,就算是有劇毒,他也會一飲而盡

"我不知道有什麼曲子好聽的,哥就隨便彈好了"

韶音不了解這里的曲子,靠在軟塌上,讓窗外的陽光灑落在她的身上,帶來冬日幾分薄薄的暖意

"那就彈一首《三生蓮》好了,這是蝶後所作的一首歌,在神都之中廣為流傳"

韶樂手指撥動月琴的弦絲,緩緩地彈奏起《三生蓮》唯美動聽的音樂娓娓動聽的音符,時而低吟悠揚,時而高亢明麗,讓韶音聽得如癡如醉恍惚間,她似乎感受到了三生三世絲相纏的傾世之戀

腦海中那場美麗的桃花雨,那對若隱若現的古琴,也在她的眼前一閃而過

聽罷韶樂的一曲《三生蓮》她便沒有再打擾他休息,自己出了帝醫府,打算去武尊王府詢問一下陌紫皇是否找到了她所需要的東西

她剛剛走出帝醫府的大門,就見到一個身著灰色道袍的道士,手中握著一柄拂塵這個道士有著一張萌到極點的娃娃臉,大大的琥珀眸,鑲嵌在白玉般的容顏上粉嫩粉嫩的臉頰,宛如桃花染就的顏色,泛著健康的色彩微微有些發白的唇,朝著兩邊勾勒起一縷弧度

他的身上凝聚了兩種極端的氣質,明明長著可愛的娃娃臉,偏偏給人一種沉穩而甯靜的感覺一襲灰袍穿在他的身上,絲毫不顯黯淡老氣,反而有著一種別樣的韻味,配著衣袍之上的陰陽魚圖案頗為靈動

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女娃跟隨在身邊,看上去模樣特別秀氣,渾身都透著鍾靈毓秀之氣

這個灰袍道士走到帝醫府邸門口的時候,恰巧見到了韶音,澄澈的眸子陡然一亮,似乎對她產生了幾分興趣

"貧道與這位友有緣"

"你牙縫里有肉末"

韶音對于這些江湖術士沒有什麼共同話題,淡淡的留下幾個字,就朝著武尊王府走去

豈料,那灰袍道士也跟了過來,而且竟然走到了她的面前,那度宛如鬼魅

"貧道與友衣里的火月雪貂有緣可否借來一觀"

灰袍道士沖著韶音露出燦爛的笑容,那無害的表,卻讓韶音心中警鍾大響

"你牙縫里有肉末"

韶音面不改色的道,繼續跨步繞過他走過去這個道士實在是太詭異了,她可不想和這家伙有什麼牽扯

"貧道吃素"

灰袍道士一閃身,再度出現在韶音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似乎發現了什麼特別的東西

"你牙縫里有肉末"

韶音懶得跟他交談,繼續保持萬年不變的答複,站在武尊王府門口,跨步進了王府她就不相信這家伙,還會不識趣地跟進來

"貧道與友有緣,替你測算命運如何?"

灰袍道士被她的回答弄得嘴角微微抽搐,但這人的命格實在是太特別了,他只在一個人的身上見到過如今再度遇到,他立刻有了濃厚的興趣,想要一探究竟

"你牙縫里有肉末"

韶音盯著他的白牙,認真的道見到他進了武尊王府也沒有人攔他,不禁覺得這些侍衛都是擺設

"貧道吃素的"

灰袍道士抓狂的道,她就不能換一句答複?

"師傅——你昨天才跟人家,你不是吃素的耶師傅騙人這是不對的哦"

女娃一臉認真的糾正道,脆生生的嗓音,讓韶音差點噴笑出來

"你牙縫里有肉末"

灰袍道士見到被徒兒拆台,嘴角抽了抽,為了挽回面子,走到韶音面前,也認真的了這麼一句話

"要不要摳出來給你吃?死玄天,你跑本王這里來做什麼?本王跟你無緣"

韶音還沒回答,就聽到陌紫皇面

無表的道

"皇皇,你好惡心啊惡心死我了,我昨晚的宵夜都要吐出來了嘔——"

灰袍道士玄天作勢嘔吐起來,果斷被他們惡寒到了

"大舅舅"

在他身邊的女娃,見到陌紫皇的時候,從玄天的背後,怯生生地探出腦袋,朝著陌紫皇叫了一聲

"幻櫻,你長大了"

陌紫皇見到玄天身邊的女娃水幻櫻,冰山臉龐也有一絲的暖色這是他二弟的女兒水幻櫻,因為她娘親難產而死,她的族人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便讓她跟了母姓

"你認識這個瘋道士"

韶音見到這女娃叫陌紫皇大舅舅的時候,就已經風中凌亂了

"喂姑娘,留點口德啊貧道哪里瘋了?"

玄天被韶音的話徹底打擊了,要不是沒有胡子,他早就吹胡子瞪眼了

"本王覺得阿音得挺有道理的,你就沒正常過"

陌紫皇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想當初,他時候這厮就想拐他當徒弟,還好他們幾個兄弟絕對抵抗,最終才逃過一劫

"皇皇,你太毒舌了跟你爹真是一模一樣"

玄天沒好氣的道,看他這副模樣,誰也猜不到他就是名震天下的玄機樓主上知天命,下曉輪回測算人的命運,堪破生死陰陽

玄機樓主,世人眼中神秘強大的存在,便是這個有著娃娃臉,永遠不會老的道士

"你叫人把幻櫻送去她爹那里,貧道有正事要做"

"師傅——人家怕怕"

水幻櫻沒有離開她師傅,想到要去爹爹身邊,她心里也很害怕

"怕什麼?誰欺負你,你就告訴師傅"

玄天護短的道,讓水幻櫻也多了幾分底氣

陌紫皇立刻讓鳳曦澤將水幻櫻送去二弟陌月云身邊,同時還叮囑鳳曦澤讓同齡的幾個孩子多陪陪水幻櫻,免得她怕生

"你來這麼有什麼事?本王的府里可沒有什麼東西與道友有緣的"

陌紫皇走到韶音的面前,臉上露出了幾分冷漠之色他見到玄天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韶音,也沒有給他好臉色

"咳咳,皇皇,你不要想歪了,貧道很純潔的"

玄天看到陌紫皇那防備的神,立刻窘迫的道他與陌紫皇的父母交很好,對陌紫皇的態度也非常平易近人,沒有因為他這模樣就生氣

"姑娘可否借一步話?事關你回家的事,貧道相信你會願意聽的"

他高深莫測的目光,讓韶音心里陡然"咯噔"了一聲,眼底浮起了不可思議之色

"阿音,不要跟他去這家伙不正經老不羞黑心肝臭流氓"

陌紫皇聽到玄天的話,立刻防備的看著他,然後一口氣非常順溜地把他抹黑了一遍又一遍

"……"

玄天嘴角狂抽,額頭青筋隱隱跳動了一下

"有什麼話不能在本王面前講的?"

陌紫皇冷冷的道,對于玄天的舉動表示不滿

上篇:【088】變化莫測     下篇:【090】運勢凶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