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91】吉光鳳羽  
   
【091】吉光鳳羽

"你心里頭除了想著你的韶樂哥哥,就不能想想自己嗎?好了,人你也看到了,跟我回去"

蘭沁妍心疼的道,不忍見到展落初那黯然傷神的模樣,拉著她朝著外面走去

"你爹娘都急死了,你以後再做這樣的傻事,受到傷害的只有那些愛你的人醉枕三界"

展落初聽到她的話,想起她的爹娘,就猛地哭了出來

淚珠自眼眶中滾落下來,看上去楚楚可憐

"落初怎麼了?"

韶樂不知道展落初發生的事,因為他的眼睛剛剛恢複,韶音並沒有出展落初為他自殺的事,怕他心里壓力大

"這個笨蛋為你自殺了她對你那麼好,你卻如此狠心,落落,我們不要理這個負心人"

蘭沁妍氣呼呼的道,她一直以為展落初是受不了刺激才自殺的

"落初,對不起你的幸福,我無法給你是好女孩,定會遇到你的良人如今你已是自*身了,祝你幸福"

韶樂溫潤的嗓音,淡淡的落了下來他素來溫柔,哪怕是不喜歡展落初,也沒有用尖銳的話語刺傷她,只是平靜地道

他看似柔弱,內心卻特別堅強否則以他雙目失明的況,哪里還能活到現在一個人心若消沉,就會一蹶不振這麼多年,韶樂一直都很樂觀,沉醉于醫術之中,哪怕看不見東西,他還是努力學習

他有自己的原則,也很清楚什麼感是自己要的,什麼人是自己沒有感覺的

如果他明明不喜歡展落初,還要對她假裝喜歡,那才是最大的傷害

"韶樂哥哥,我知道,我不會成為你的負累,也不會纏著你"

展落初抹了一把淚水,早就知道韶樂對她不是男女之,但她還是沉迷在他的溫柔之中無法自拔

她顫抖著雙肩,轉過身,朝著屋外走去

外面的大雪還在拼命的下著,寒冷的雪夜,她站在孤燈下面,看上去那般憔悴

等待在外面的厮李子見到展落初柔弱的模樣,眼里露出了深深的心疼,對韶樂是心懷不滿

"姐,我們回府老爺和夫人都在等著"

李子手中握著傘,將快要倒下的展落初扶住

"謝謝你,李子"

展落初道了一聲謝,這麼多年李子一直都伺候在她的身邊,哪怕是在最寒冷的雪夜之中,也給她帶來了一絲溫暖

她想起自己的家人,哪怕誰都不愛她,至少她的家人永遠都是最疼愛她的

"落初的身體還沒有康複,要好好修養一段日子,妍兒照顧好她"

韶音見到展落初離去,叮囑了蘭沁妍一句

"我會的"

蘭沁妍點了點頭,立刻追了出去

"哥,你真的已經決定了嗎?落初對你一往深,你不會看不出來甚至,她還願意為你獻出光明,哪怕是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韶音手中抱著暖手爐,坐在韶樂的身邊,看著他那溫潤如玉的面龐,淡淡的問道她不想左右韶樂做決定,只是告訴他,展落初為他做的事,讓他自己可以去選擇

"九兒,落初就像是寒湖之畔的長柳,佇立于湖畔十年百年花田籬下最章節縱然長柳願意一輩子守在湖邊至死不渝,然而,真正落進湖心的卻是天空的白雪你可懂?"

韶樂一襲藍衣,整個人就像是那一片寬闊甯靜的湖,波瀾不驚

他愛雪,心中不染凡塵,心高比天,剔透玲瓏哪怕湖畔的柳樹再美麗,他也不會改變心意

有的人,注定只是過往他看似心軟,實則心若寒冰

"哥,我懂落花意,流水,這世上最不能勉強的便是感"

韶音睫羽在燭光之中點綴上了明媚的金彩,她如何能不懂韶樂的意思若是不愛就放手,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他做得很對,她也無話可

將心比心,如果叫她與一個不愛的人在一起,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願意的

"九兒,還是你最懂我"

韶樂含笑著道,目光溫柔的凝視著韶音的面容,透著繾綣的柔

"哥,我其實不懂你"

韶音搖了搖頭,她感覺自己並不了解韶樂

自從韶樂恢複光明之後,韶音就有種感覺,韶樂不會是一個籍籍無名的人物他的世界不會再如過去那般蒼白單調,必定會有所作為

從他處理與展落初的感關系的事就可以看出,他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男子

一個雙目失明的人,不但會識字,還懂醫術,又精于樂器韶樂,真的不簡單

當日在保福寺,韶樂有勇氣替她擋箭,也證明了他的膽魄

"只要哥懂你就好,九兒不用懂太多,哥會保護好你的"

韶樂微微一笑,臉上寫滿了堅定之色如今的他,已經不再是看不見的瞎子了,他可以自己保護韶音

他溫柔的目光里面有著太深的感,讓韶音心底輕顫,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她再凝眸望去,卻見他眼底一片平靜,猶如往昔一般溫柔包容,充滿了叫她安心的感覺

也許是她想多了

"夜深了,我先回去歇息了"

韶音站起身來,手中的鏨花八寶紋暖爐散發著淡淡的余溫屋外的雪還沒停,她的心中也有一絲憂慮,不知道北部如今會不會再度受災

這場大雪下得比上次的大,不知道雪夜之中,陌紫皇是否還在伏案于公文間?

"九兒好好休息"

韶樂點了點頭,起身送她出去,臉上始終帶著微笑

一只青鳥在雪中拍著羽翼,穿過重重風雪,落在了半敞的窗戶上

韶樂走上前,伸手拂去青鳥羽翼上的雪花,聽著青鳥脆生生的啼叫聲,他的水色薄唇勾起了一抹溫柔的笑意

"家伙,這風雪夜可別迷了回家的路"

他伸手將青鳥放飛出去,琥珀般美麗的眼眸,宛如一汪湖水

青鳥清脆的啼叫了一聲,抖了抖翅膀,朝著風雪中飛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眼前都是地府惹的禍

夜色空靈,燈火闌珊

武尊王府的玉皇閣在風雪之中靜默不語,曲折回廊之中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透過木格子窗戶上的天青色窗紗,可以看到那滴淚的燭台旁,一張俊逸的容顏,寫滿了認真肅穆

陌紫皇在一旁認真的批閱著奏折,魚戈打扮得妖嬈至極,精心描了一個濃豔的妝容手中端著一碗羹湯,嫋嫋婷婷地走了進來

"夜,奴婢給您准備了一碗羹湯,您趁熱喝了"

魚戈殷地將羹湯端了過來,心翼翼地站在一旁,不敢打擾他處理公文

這幾日鳳曦澤給她安排了不少任務,但她都用最快的度做完了,如今終于又回到了王府之中她決心一定要用體貼溫柔打動爺,近水樓台先得月,在王妃嫁入王府之前,她先爬上王爺的床榻,讓王妃氣去

"放在一旁"

陌紫皇忙到現在確實有些餓了,只是正看到關鍵的時刻,所以沒有心思分神,便讓魚戈把羹湯放在旁邊就好

"是,爺"

魚戈抿嘴一笑,立刻將羹湯放在一旁距離陌紫皇最近的桌子上

見到桌子上擺放著一條絨線編織出來的圍巾,她不知道這個有什麼用處,便自作主張地將那圍巾直接掃到了一旁,然後將她精心煮的羹湯擺放上去

"你在做什麼?"

陌紫皇見到魚戈把他心愛的圍巾掃下桌子,立刻怒吼了一聲

他突然的吼聲,嚇得魚戈手臂一顫,將羹湯打翻了,湯水流到了圍巾上面

"啪——"

陌紫皇鬼魅般的身影,當下就到了魚戈的面前一巴掌打了下去,將她直接打懵了

"爺——奴婢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打我?"

魚戈捂著臉,淚眼迷蒙的望著怒不可遏的陌紫皇,不明白她到底做了什麼事這是爺第一次生如此大的氣,還動了她

"滾出去跪著沒有本王的允許,不許起來誰准你動這條圍巾的?該死的,還弄髒了它"

陌紫皇痛心疾首地捧起了韶音為他織的圍巾,看也沒有看魚戈一眼

魚戈沒想到自己居然因為這一條不知道什麼用處的東西,在這樣寒冷的冬天被罰跪見到陌紫皇面冷如冰,她掩面哭泣,只能走到了外面冰冷的石階上跪下

漫天的雪花落下來,周遭的寒氣冷到了極點,如果不是她練過武功,早就被凍死了

"打水來"

陌紫皇吩咐下人打水過來,大冷天的親自洗起圍巾來他認真地把圍巾洗乾淨,連洗了好幾遍,還用泡了梅花的水除了味道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跪在外面瑟瑟發抖的魚戈一眼,眸光冰冷至極他自己都舍不得戴這條圍巾,卻被她給弄髒了,叫他如何能不生氣,罰她跪在雪地里已經是最輕的懲罰了

幸好圍巾沒有被弄壞,否則就不止是罰跪了

見到陌紫皇那冷酷無的模樣,魚戈感覺自己的心也跟著寒冷的雪花一起冰涼下來,一點溫度都不剩下悍戚

"那條圍巾是主母親手贈給王爺的東西,魚戈真是不知輕重"

一旁的侍衛低聲道,他們也算是府里的老人了,原本魚戈做事還很有分寸,最近越來越急躁了

"我看她肯定要跪到天亮了,你沒瞧見爺剛剛可是親自洗東西了,爺最怕髒了,居然自己動手了當差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到爺對什麼東西如此喜愛"

另外一個侍衛也感慨了一聲,這大冷天的洗東西,本身就夠嗆的

"兄弟,你這就不懂了,爺哪里是喜歡那東西啊爺喜歡的是送東西的人"

這兩個一直跟隨陌紫皇,也看出了他們爺的心意

"還是兄弟你得有理"

侍衛點了點頭,想著以後可千萬不能得罪主母爺不是心軟的主,對下屬也非常嚴厲,他們要是做錯了什麼,懲罰是少不了的

"你們兩個有時間嚼舌根子,心下一個跪在這里的就是你們"

鳳曦澤走過來,聽到他們兩人的話,冷聲開口道

"總管大人恕罪,我們不敢了"

兩名侍衛連忙認錯,免得步了魚戈的後塵

"做人最起碼要懂得自知之明,安分守己,認清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才能活得長久"

鳳曦澤邪魅的嗓音,透著幾分失望

魚戈聽了他的話,身體顫了顫,垂下眼簾,眼底里卻有著濃濃的不甘難道她一輩子都要做一個下人?

鳳曦澤甘願屈居人下,她卻不願意她長得這麼好看,難道就比別人差嗎?為什麼人家可以當主母,她卻只能但下人?

見到她執迷不悟,鳳曦澤沒有再理會她,而是走進了屋子之中聽爺這邊出了狀況,他特地來看看

得知是因為一件東西,引發的王者雷霆,他不禁有了興趣

不過見到那掛在屋子里晾干的圍巾之後,他不禁覺得爺真是魔怔了

因為魚戈的打攪,陌紫皇的心特別不好見到鳳曦澤過來,他冷冷的抬眸望了過去

"澤,去把羽叫過來"

"爺,這都半夜三了,羽公子都歇下了"

鳳曦澤聞不由開口道,他的爺難道沒有注意時辰嗎?

"告訴他,不過來的話,明日他娘就會過來做客,他會過來的"

陌紫皇冷冷的開口道,聲音里幾乎可以聽到冰凌蹦出來

"是,屬下這就去辦"

鳳曦澤知道陌紫皇還在氣頭上,連忙沒有多一句話,馬上照著他的話,去請來了月上淵清

月上淵清酒酣飯飽,睡得正是香甜不過還沒睡夠,就被陌紫皇威逼過來了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眸,一頭長發毫無束縛,披散在他的肩頭一身單薄的寢衣,露出幾分春光,還能見到他那***的胸膛逆天獨寵,狂妃很妖孽腰帶松松垮垮地系著,充滿了慵懶隨性的感覺

"干嘛?要陪睡?"

月上淵清的嗓音,還帶著幾分初醒的沙啞眸子微微一抬,朝著陌紫皇的冰山冷臉看去

他還想繼續睡覺,瞅見陌紫皇的大床,不介意今晚和他一起睡一覺

"我皇皇,你都幾歲了還怕黑,這麼大晚上的把本公子拉過來"

他作勢要爬陌紫皇的大床上睡覺,就感覺脖子後面一陣涼颼颼的

陌紫皇直接拎著月上淵清的領子,將他拉到書桌前來

"今晚本王不想批奏折,你來"

他霸氣的聲音,讓月上淵清從睡意迷朦中驚醒過來,猛地被外面灌入的冷風吹得哆嗦了一下

"啥?"

月上淵清張大了眼睛,直直的盯著陌紫皇那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伸手想要戳一戳,看看他是不是假的

"本王的話不第二遍,你住在本王這里,白吃白喝白住,總要干點活不然——我會在你住進帝醫府之前,把你丟到你娘那里去"

陌紫皇霸道的冰冷話音,讓月上淵清嘴角狂抽

他看了看那堆公文,又瞧了瞧陌紫皇的冷臉,最後只能認命地窩到了一旁的軟塌上

"澤澤,給本公子加點炭,凍死我了"

鳳曦澤見到月上淵清被丟在這里批公文,陌紫皇則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由無奈地搖了搖頭讓人給爐火里加上炭,並叫人送來了厚實的毯子,免得月上淵清還沒被壓榨完畢,就凍死了

陌紫皇很清楚月上淵清的本事,他從也是被作為帝君一般的繼承人培養,批點奏折也是意思只是他太過放蕩不羈,不喜拘束,天天逃跑,讓他尊貴的聖妃娘親頭疼不已

鳳曦澤並不知道月上淵清的神秘身份,但他知道爺做的決定都有原因,他只要遵從就可以了

一夜的大雪未曾停歇,魚戈跪到天亮才被人抬走,雖然還留著一條性命,但也生了一場重病並且被鳳曦澤安排到了距離玉皇閣最遠的地方沒有爺的傳召,不得靠近玉皇閣半步

天光照雪,帝醫府已經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白雪看上去好像是棉絮堆積成一張巨大的棉被,披在了廣闊的天地之間

屋內青銅鎏金的竹節熏爐,宛如花蕾玉立,嫋嫋騰騰的熏香,宛如仙云繚繞熏爐之中丟了一些梅花,暈開一室梅香

韶音昨日睡得早,今晨天未大亮就起來了如今攝政王陌紫皇理政,特地准了她幾日假期與月上淵清一同放假休息她的鏡雪樓也馬上要開張了,便借著假期打點起來

她穿戴整齊,披上暖和的棉襖,這才推開窗戶

外面的湖水完全被冰透了,看上去倒是非常壯觀

她見著外頭厚實的積雪,一時起了玩心,穿上雪地靴,款款走出水榭

"姐,這麼冷,你要做什麼呢?"

花眠憂寸步不離地跟隨在韶音的身邊,見到她不畏冰雪,玉手捧起了未消融的積雪,不由好奇的問道

"秘密憐寶鑒"

韶音神秘一笑,找來了一個鏟子,開始將冰雪堆砌在一起

"九兒,我來幫你"

韶樂起的也很早,從窗戶里看到韶音在雪地里忙碌,他也走了過來

"好啊哥,你幫忙把附近的雪弄過來"

韶音沖著韶樂露出甜美的笑容,將鏟子和木桶遞給他自己也拿起掃帚,把積雪掃到一起,然後聚攏成底座

"嗯"

韶樂爽快的答應下來,如今的他終于可以親手幫助韶音,他心里分外喜悅

韶音將雪聚集完畢之後,讓韶樂和她一起把雪滾成大球,然後移到底座上來接著就做起了的雪球,弄成一個圓圓的腦袋

水榭之中炊煙嫋嫋,西涼和海蓮已經做起了早膳花眠憂則是依照韶音的話,幫忙拿了一些東西過來她要的東西都很容易找,不過一會兒,花眠憂就提著籃子走了過來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原本平坦的雪堆里面,竟然出現了幾個大不一的可愛雪人

火月雪貂萌萌活潑地在雪地里飛竄,雪白的身影融入雪中,不注意看很難發現它的存在

"憂兒,把東西給我馬上要完成了"

韶音將籃子里的胡蘿蔔插上去,點綴成雪人的鼻子石頭作為眼睛,樹枝作為雪人的手只可惜沒有帽子和圍巾,不然就完美了

她看著可愛的雪人在雪地里閃著晶瑩的光彩,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還記得以前與爺爺一起堆雪人的日子,爸爸媽媽也在旁邊幫忙一家人一起堆出來的雪人,哪怕不能永遠屹立在院子里,卻也凝聚了美好如露的回憶,短暫而永

"好可愛啊"

"太漂亮了姐好厲害"

西涼和海蓮走出來,見到門口可愛的雪人,眼睛都泛起了閃亮亮的光芒

"九兒真是奇思妙想"

韶樂看著簡單的白雪,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人,對韶音的聰明才智稱贊不已

"不過是玩意罷了,哪里有什麼奇思妙想"

韶音見到大家那驚訝的模樣,不禁暗暗擦汗對于她而,堆個雪人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但在他們看來,就是非常特別的舉動了

她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與這里的人總是不同的

想到這里,她就想起陌紫皇手中的九霄環佩古琴,上面的蒼華云淚是她回去的唯一機會她考慮了這麼久,也該下定決心了

"姐,少爺,早膳已經做好了姐堆的這些東西太可愛了,我都差點忘記自己出來做什麼了"

西涼笑著道,這冷天飯菜容易冷掉,她們就是出來叫韶音和韶樂進去吃早膳的,自己卻看呆了

"哥,忙了這麼久,也累壞了去吃點東西,再喝一杯酒暖暖身"

韶音見到已經大功告成,心滿意足地走進水榭之中她心里尋思著也該做一雙溜冰鞋,要是在這冰湖上面溜冰,那肯定是非常有感覺的梟寵,特工主母嫁到最章節

"瞧你玩得臉上都沾著雪花了"

韶樂伸手拭去韶音臉頰上沾到的雪花,滿眼的寵溺之色

"沒事,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韶音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拿出帕子,自己擦了擦

走進水榭之中,清淡的菜已經擺上了桌子長方形的鏤空四神溫酒爐子已經加好了炭火,上面一壺酒正熱著

韶音坐下之後,就給自己斟滿了熱酒,喝了一口溫熱的美酒,她感覺全身的每個毛孔都舒展開來

"九兒,喝酒傷身,不可貪杯"

韶樂酒量不佳,見到韶音那滿足的模樣,溫柔地提醒了一句

"哥——我知道啦"

韶音知道他是關心自己,吐了吐香舌,乖巧地應了下來她喝酒很挑剔的,非極品好酒勾不起她的興趣但這世上能入她眼的美酒還真是沒有多少,所以她想貪杯也沒條件啊

她忽然想起了九華山的酒池,那濃郁的酒香,哪怕是她都忍不住心動只可惜,她只喝了一口,還沒品味那千年酒的味道,就一醉千年

一滴酒,入了喉,穿了時光

"對了,你們知道九華山這個地方嗎?"

她狀似無意提了這麼一句,她只是不經意想到九華山之中那不是現代風格的遺跡,所以才問了一聲

"嘭——"

韶樂手中端著的碗,驟然落地,碎成了碎片

"哥,你沒事?"

韶音見到韶樂的碗掉了,連忙站起身,走了過去在她的潛意識之中,韶樂還是需要人保護

"九兒,我失態了"

韶樂歉意的笑了笑,朝著韶音露出了幾分愧疚之色

西涼和海蓮已經動手收拾起碗筷,給他添了碗

"沒傷到就好"

韶音見到他沒有傷到手,這才舒了一口氣

見到韶音這麼關心自己,韶樂雋秀俊美的臉上,浮起了一抹粉色暈他只是隨便吃了一點東西,就沒有再動筷子

"九兒,怎麼突然問起九華山來?"

韶樂起身靠在一旁的雕花廊柱上,一雙溫暖的眸子,瞥向了韶音

看著韶音的面容越來越清晰,他的心底充滿了喜悅

"我只是在古書上看到過這個名字,聽九華山上有一種特別的藥材,所以才隨口一問"

韶音鎮定自若的回答道,隨便瞎掰了一個理由,得合合理,讓人無法懷疑

"原來如此"

韶樂點了點頭,露出了恍然之色俊顏之上一抹緊張之色,也消散開來

"哥,你知道這個地方嗎?跟我看問鏡"

韶音好奇的看著韶樂,表面上一副淡然的模樣,心里卻是激動澎湃起來這個世界,竟然也有九華山

究竟是巧合,還是相同的地方?

她心中有著無數的猜測,無法下一個定論

她的爸爸媽媽就是在九華山失蹤的,她相信他們吉星高照必定還活著只是如今不知所蹤,她實在放心不下她甚至想過,她的父母是不是也和她一樣來到了這個世界,只是人海茫茫,她該如何找到他們?

慈父慈母始終是她心頭的牽掛,她當初為了尋找他們,孤身深入九華山,九死一生,也沒有一句怨

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曾放棄

"九華山是一個不祥之地,也被稱為仙鄉鬼地聽有人曾經在九華山見到一座精美絕倫的宮殿,然而想要再找尋的時候,都出不來了也有人,九華山就是不歸山,一旦進去就踏入了黃泉河,再也回不了人間"

韶樂溫潤的嗓音,不疾不徐地講述起來

"不知道這麼危險的地方,是在哪里呢?我以後可要擔心一點,免得誤入了"

韶音露出了擔憂之色,好似很害怕一樣她的心中其實已經被韶樂的話震驚了,因為他所描述的九華山,與她在現代的時候所去的九華山一模一樣

她的心頭又再度火熱起來,倘若九華山就在這里,那她的父母很有可能也是在這里

"九華山很遠,是在天曜皇朝與云夢皇朝的西南交界處因為九華山這座天塹,所以從無人從這里通過,很多人早就遺忘了九華山的存在"

韶樂回想了一下,緩緩的開口道一般人也不會到九華山去,只是擔心韶音會誤入,他便出了九華山的所在

"哥真是博學廣聞,不出門一步,也知曉那麼多"

韶音暗暗記下了九華山的位置,對于韶樂知道那麼多的事,她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的

"這是時候爹爹告訴我的,不然我哪里會知道呢"

韶樂眼神有些黯然,表憂郁的道

韶音知道他想到傷心的事,沒有再開口追問什麼,只是為韶樂的遭遇感到遺憾其他人如今尚有雙親疼愛,但韶樂卻自幼雙親齊亡

他能活到現在,也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了

"姐,你不是今日一大早要出門辦事嗎?馬車我已經備好了"

花眠憂開口提醒了一聲,免得韶音誤了時間

"嗯,我這就走"

韶音點了點頭,她之前買好的東西,如今都已經送到鏡雪樓了,她也要親自去鏡雪樓看一下才行

"哥,你眼睛還要幾天才能完全看清楚,暫時不要出門,委屈你了"

"一點都不委屈,在屋子里多呆幾天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早就習慣了"

韶樂搖了搖頭,如果不是韶音,他現在還是瞎子他一直都是呆在屋子里,極少出門,沒有什麼難過的如今只要熬過幾日,他就能走出去,親眼看看這個世界了,這是讓他很期待的事

"我送你出去網游之戰靈天下最章節"

他堅持陪韶音出去,她也只能點頭同意

踏著柔軟的雪,空氣中有著沁涼的草木雪味,味道很特別

推開厚實的朱漆重門,門上的銅環塗抹上了嶄的鎏金,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兩人起得都很早,此刻天也才徹底亮堂起來

當韶音踏出府門的第一步,見到門口的風景,她陡然停住了腳步,整個人愣在了原地,沒有辦法動彈

腦袋似乎被重錘猛地一砸,完全陷入了一團混亂,無法思考

"這——這太神奇了"

花眠憂張了張嘴巴,眼眸里寫滿了驚豔,比先前看到韶音和韶樂堆出來的可愛雪人還要震驚

"這是九兒"

韶樂也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才一夜的時間,帝醫府的門口,出現了一個絕美的冰雪雕塑,以雪為膚,以冰為發,雕刻出栩栩如生的仙女長袂飛揚,蓮裙散開玉臂上綾紗飛舞,玉手舒展開來

那一顰一笑,宛如韶音的臉印刻在上面

這個冰雕的大與韶音的個頭一模一樣,冰雕中的人兒擺出的姿勢,正是昨日韶音在梅花樹下跳的那一支水月鏡花舞一朵冰梅花,點綴在冰雕仙女的眉心,每一個細節都極盡完美

"這是我們爺送給主母的禮物,爺花了大半夜的時間親自雕琢而成,並請人以日光不化的玄寒之冰凍結起來,哪怕是日曬雨淋,都不會融化損壞"

鳳曦澤站在一旁,對韶音解釋道

他昨夜還在疑惑爺大半夜發瘋在外面做什麼,到了白天見到這吉光鳳羽般的稀世珍寶,才明白了爺的用心良苦

那每一個線條,都寄托著爺對韶音的深,融于冰雪之中,方才早就了如此美麗的雕塑

"來人,把這冰雕搬帝醫府邸"

他揮了揮手,立刻就有侍衛心翼翼地把冰雕搬進去,美麗無暇的冰雕,在陽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美若夢幻

韶音一句話都沒能出來,心頭早就被巨大的震撼與感動淹沒

她轉過頭,看著那絕美的冰雕,被放置于璀然盛放的梅花林之間,仿佛也見到了自己在起舞弄清影的姿態

"爺好細心啊看爺那麼冷酷的男子,沒想到也這麼細膩"

花眠憂聽到那是陌紫皇親手雕刻出來的雕塑,激動不已的道

"爺當然不是尋常男子可比的"

鳳曦澤自豪的道,臉上充滿了驕傲之色

"哼,爺如天神一般,自然不是你這樣的凡夫俗子可以比擬的守財奴"

花眠憂撇了撇嘴,語氣透著幾分挑釁,不屑地看了鳳曦澤一眼

這家伙武功還不如她呢,真是不知道爺為何如此倚重他?他除了會賺錢,還會什麼?

她早就聽過神都紫羽澤三公子,紫公子尊貴無雙,羽公子飄逸如仙,澤公子風流倜儻

他就是個花叢里的敗類,就會沾花惹草網游之霸王傳

花眠憂最鄙視這種男人了,賺了錢就去勾引良家女子,太無恥了

"我是守財奴又怎麼了?總比你這個敗金女來得好誰要是娶你,那才是倒黴倒到家了"

鳳曦澤理直氣壯的道,氣得花眠憂直跳腳

韶音聽到鳳曦澤連拜金女都出來了,不由對這個世界感到非常好奇似乎,這里也沒有落後啊

她不知道鳳曦澤是跟在陌紫皇身邊久了,對于一些現代的名詞也有些了解耳濡目染的多了,起來自然是流利得很

"你還是敗類……"

花眠憂和鳳曦澤在一旁吵了起來,原本冷冷清清的早晨,也熱鬧了幾分

韶音目光深深的望了那冰雕一眼,複雜的目光落向了武尊王府她知道這個時候陌紫皇已經去上朝了,想到他一夜沒休息,為她全心全意地雕刻這個冰雕,她的胸口湧過一陣春風化雪的暖流

心湖的兩岸,似乎開起了一朵朵美麗的花兒,正在散發著甜美的香氣

"云,他還真是用心"

韶樂水色薄唇動了動,眼眸之中有著水光閃爍他不知道是喜悅多一些,還是憂郁多一些,見到陌紫皇對韶音那麼好,他心里有些莫名的酸楚,似乎並沒有他想象的開心

陌紫皇能為韶音做的,他也可以做到的

以前他不行,但從今往後不一樣了

這時,一個白色輕裳蝶翅玉簪束發的男子,翩然立于帝醫府邸的鋪雪的屋簷上,然而雪上竟然沒有腳印的痕跡那是一個無法用語形容的絕世男子,清逸無雙美得人神共憤的俊顏上,纖薄如綢的唇,朝著兩側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

他玉白色的肌膚,閃動著凝脂般的光澤眉毛粗細有致,沒有飛揚跋扈的霸道,也沒有柳葉如眉的纖細,就是不濃不淡恰到好處眉心一點迷人的朱砂蓮花烙印,是為他添上了一抹無限的風

他淡淡的瞥了那冰雕一眼,俊眉如嵐,眸深如海,泛著煙波浩瀚的朦朧閃爍,仿佛盛放著一條綴滿星華的銀河

驟然間天地失色,化為一片黑白只一眼,世間顏色盡為鉛華

"紫皇還懂得風花雪月,看來他身上的況並沒有雪得那麼糟糕這冰雕倒是刻得鬼斧神工,奪天之巧"

男子薄唇輕啟,溫潤疏朗的聲音,帶著江南煙雨般的悠長韻味,響徹而起

神秘男子將目光移到韶音的身上,也仔細端詳了她一眼

"哥,外面風大,你先進屋"

韶音打算要上馬車,便對韶樂了一聲她感應到似乎有人在看自己,目光朝著四周環顧了一圈,什麼人也沒有瞧見

"踏踏踏"

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一輛馬車招搖地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馬車停下之後,韶漫扶著夜立萬,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韶音看到韶漫和夜立萬出現,就知道來者不善不過,既然來了,那她便會一會他們,看這對狗男女能翻出什麼浪花

上篇:【090】運勢凶吉     下篇:【092】羽翼漸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