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93】豐厚財富  
   
【093】豐厚財富

初冬的白色涼風,輕盈地拂過金色的時光琴弦,奏響了梅樹絢爛繽紛的美景

神都之中的天下第一樓鏡雪樓,今日開張大吉

層層白梅零落成雪,千株萬樹,晶瑩盛放,氤氳出如煙似塵的美景官榜這幾日連續下了幾場雪,讓人分不清到底是白雪還是白梅然而,空氣中那一縷幽幽的梅香,卻為這個枯寂的白冬塗抹上了芬芳韻味

青石長街人流熙攘,彙聚成洶湧的浪潮人聲鼎沸,哪怕是置身于其中,也聽不清楚周遭的人什麼,大家都提高了嗓音,才勉強可以聽到彼此的話語內容

"聽天下第一樓要開業了,你們知道嗎?"

"我也通過秘密渠道,得知了這個消息,不知道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在鏡雪樓之中開張?"

"不知道是否是鏡雪樓主?"

"我覺得這個不可能,如果是鏡雪樓主,要開業早就開業了你們又不是第一天來到神都,鏡雪樓可是神都最神秘的地方,四周侍衛環繞,任何人都別想靠近"

"是啊,鏡雪樓主人的性格太怪癖了,當初我想在鏡雪樓開張,但連鏡雪樓主的面都沒見到"

"到底是何人?又開的是什麼店呢?"

"……"

無數人都懷著好奇的心,聚集到了鏡雪樓之前如今鏡雪樓外的丹桂已經紛紛凋零成泥,而今只剩下了點綴著未化的白雪,輝映著天端的明媚旭彩

因為鏡雪樓的守衛不減,故而許多人都只能遠遠的觀望著那屹立孤獨的鏡雪樓,似乎不敢褻瀆了它的甯靜美好

數萬人擠擠挨挨地將鏡雪樓四周的道路都塞滿了,人們也不知道鏡雪樓開張是流,還是真的看鏡雪樓的樣子與往常還是一樣,並沒有那些尋常店鋪的塵氣息

但看到如此多的人都來此圍觀,他們的心里又安穩了幾分這麼多人過來,鏡雪樓開業的消息,必定是真的

只是為何不見樓門開放?也沒有見到什麼人進去?

許多人一大早就已經來此等待,有的人則是擠了好久才擠到鏡雪樓附近,一個個都是累的氣喘籲籲

從早晨天還沒亮,等到大中午了,眾人的耐心也都快耗盡了

"這是不是耍我們啊?"

"到底誰他娘亂鏡雪樓要開業的?根本就沒有一點要開業的樣子"

"就是啊都日上三竿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我們大家都被騙了?"

"我就鏡雪樓不可能會開業,果然如我所料"

一道道議論聲,落了下來,讓人群喧鬧至極

"真是可惜,我還以為鏡雪樓要開業了,沒想到只是虛假消息啊"

一輛華麗的馬車之中,方紹錦掀開珠簾,有些遺憾地道聽聞鏡雪樓開業的消息,她也是本著好奇的心,才過來一看見到這麼久沒有動靜,她也是露出了幾分失望之色

"薇兒,我就鏡雪樓不會開業的,你偏偏不相信,這下子要信了"

一個軟轎之內,月霓塵坐在轎子里,身上裹著厚實的衣裳,朝著旁邊與她有幾分相似的月淺薇淡淡的道

"塵塵我也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假的啦,聽鏡雪樓的樓主是納蘭聖醫耶天醫傾城我早就慕名已久了,真可惜見不到他"

月淺薇吐了吐香舌,她入宮努力學習醫術,就是為了給月霓塵治療寒症,聽她現在已經好了不少,她特地出宮看看平日月霓塵都呆在屋子里不出門,她便拉著她出來透透氣

月霓塵比她一些,是她的親表妹但是兩人的年紀幾乎沒有差別,所以都是稱呼彼此的名字

來看熱鬧的不僅僅是她們幾人,就連這些平日深閨之中的女子都出門了,何況神都之中那些游手好閑的公子哥?

無論是定南候府的侯爺夜立萬,還是定國候府的兩位侯爺,也都聞訊前來觀望神都之中名門望族的公子姐,都奉命過來打探況

鏡雪樓能夠在神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據這這麼大的地方,而且直面皇宮鏡雪樓的主人身份,讓許多勢力又好奇又畏懼,並非誰人都知道納蘭風吟的來曆,在世人眼中他是非常神秘的

如今鏡雪樓即將揭開面紗,自然吸引了無數人無論他們有什麼目的,都聚集到了這里

"再不開門,老子就回去睡覺了昨天那婆娘哭了一夜,吵死人了真想直接打發她出去"

夜立萬煩躁的道,臉上掛著黑眼圈,顯然是沒有休息好

自從韶漫受罰回來,就鬧個不停,真是潑婦一般,讓他厭煩不已那日他沒有去接她,但她身上又沒有錢,只能一路走回來了走到第二天,才暈倒在夜府的門口,直到天亮才被人發現帶了進來

"夜侯爺真是豔福不淺啊弟們都羨慕死了"

夜立萬的跟班們,一個個垂涎欲滴的道韶漫他們都見過,臉蛋和身材都讓他們浮想聯翩

"等本侯爺玩膩了,就賞給你們樂樂"

夜立萬找了這麼久,也沒有從韶漫的身上找到鳳凰金簪,已經對韶漫失去了耐心看來她是真的不知道鳳凰金簪的下落,那留下來也是無用的

"還是夜侯爺最大方了"

一個個肥頭大耳的紈绔子弟聽到夜立萬的話,臉上露出了浮笑

夜立萬則是一臉無所謂,得到手的女人,對他而就是破布一樣,沒有任何的吸引力反倒是沒有得到手的女人,叫他心癢難耐

想起韶音那清麗無雙的面容,以及她那高貴冷豔的氣質,就叫他欲火中燒只是如今的他,沒有辦法跟武尊王搶人

但軍師大人了,只要他照著軍師大人的計劃行事等到大業一成,他朝皇袍加身,他要什麼女人都有,別區區一個韶音了

"夜侯爺得哥們幾個都忍不住了,先去找家青樓樂呵樂呵"

肥頭大耳的胖子們,滿面春光的道只是他們進來容易,這下子要出去就難如登天了,被卡在人群里,進退維艱

就在眾人等得焦躁不耐的時候,驀然間,一陣動聽的琴音,自鏡雪樓之中飄揚而出

原本喧鬧的人潮,驟然間安靜了下來

絲絲縷縷的琴音也變得清晰了幾分,循著琴音傳來的方向,眾人見到了那是在鏡雪樓的三樓

"快看在那里鏡雪樓上面"

有人驚呼了一聲,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了過去

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臉上戴著面紗,叫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樣醉枕江山然而,哪怕只是遠遠一望,就叫人心神震撼

云飛揚,顧盼生輝,宛若明珠

那女子風鬢墨發,氣質出塵絕俗獨坐于鏡雪樓空曠的玉露台上奏琴,玉指輕揚,琴弦在她的指尖交織出動人的音韻

最重要的是女子彈奏的樂曲非常特別,並非是廣為流傳的曲韻,讓人聽著感覺耳目一

清風撫起漫天的花雨,隨著琴聲響徹而起,一聲淡雅如春雨中盛開的梨花般的動聽嗓音,自女子的唇中飄出

"塵一夢云心醉仙

舉杯月驚鴻瀲

對酒迎風笑九天

年少輕狂風華無限

梅花燼雪海眠

山河不改天地變"

隨著女子天籟般的嗓音,娓娓動聽地唱起動人的歌曲,所有人都凝神靜靜聆聽

幾道屹立在周遭屋簷上的身影,也都凝神聽著這從未聽過的歌曲

"流霆寂天醇綿

紫霞泉瓊波翩

月梨白清雪蓮

花開荼蘼現

云起醉桑田

碎玉銀光乍現

香露雪燼風湮

纏夢浮春間

馥郁流芳豔……"

那寥寥數句之中,透著一股瀟灑脫塵的感覺,讓置身于滾滾塵之中的凡俗中人,有種跳脫出十丈軟的感覺

陌紫皇一身黑衣,站在屋簷之上,目光遙遙望去瞥見那白衣若雪的女子,清歌一曲,勝過了絲竹弦樂她手中的琴,不是最好的琴,是一柄很普通的瑤琴,然而哪怕琴不是極品的,但彈奏此琴的人技藝卻非常高

琴曲如縹緲的仙音,自天際華庭之上,渺渺流轉到人間

"此琴此音,宛如仙歌"

他深邃的眼眸里,流轉出驚豔之色

他身上的朝服還沒有換下來,一下朝就匆匆趕了過來,還好沒有遲來

時值正午,等了一早上的人,如今聽了這一曲清心甯神的仙歌,感覺全身都舒暢不已

"這歌當真是叫人聽著心曠神怡"

一襲紫衣的男子,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臉上戴著銀色面具,一雙冷冽的眸子里,綻放出了璀璨的煙火光華流蘇玉珠垂墜在他的腰間,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他一身霸氣尊貴,若非他站的地方偏僻,怕是早就成為眾人的焦點了

"這個女子到底是何人?"

他疑惑的喃喃自語道,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仙子似的女子,給他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史上最牛采花賊但卻還沒有熟悉到,讓他一眼就認出她是何人的程度

"太子爺,此次我們私下來神都,娘娘那邊瞞不了多久,一定要低調才行"

一個身著簡樸布衣的侍從,見到夢曇竟然來到人流這麼多的地方,不由擔心的提醒了一句

"司徒,你叫本公子什麼?"

夢曇不悅地瞪了貼身侍從司徒一眼,語氣里透著幾分不悅

"公子,司徒多慮了"

司徒見到夢曇心思縝密,連私下對話,都如此心,自然是沒有再什麼他如何比得上有著天才之名的太子爺考慮周全?太子爺做事,自有分寸,他不該逾矩

耳畔琴音與歌聲交織在一起,另外一道淺藍的身影,單薄地坐在一株高大的柳樹之上一雙溫柔的眸子,穿過千萬人潮,定定地落了那彈琴的女子身上,充滿了叫人無法看清的愫

冷風吹起男子的長袍,他的周身似乎有一層薄薄的霧氣,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樣

"主上"

一個灰衣人無聲無息地出現在男子的身後,恭敬地叫了一聲

男子伸出手擱置于唇畔,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讓一旁的灰衣人只能安靜地等待

他認真地聽著鏡雪樓之上傳來的歌聲,直到琴歇歌罷才揮了揮手,讓灰衣人繼續話

"主上吩咐的事,屬下已經辦妥"

灰衣人恭恭敬敬的稟報起來,不敢抬頭直視男子

"知道了,沒有要事,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男子淡淡的問道,似乎對任何事都不關心,輕輕淺淺的嗓音,卻叫灰衣人感覺壓力如山一般

"屬下明白"

灰衣人立刻化作一道青煙,消失在男子的面前

"這江山如畫,最終落入誰手?"

男子的唇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弧度,好似一抹月牙,美麗無暇,然而卻冷到極致

鏡雪樓外風起云湧,鏡雪樓上風平浪靜

一曲奏罷,韶音緩緩站起身,讓人撤走桌子上的琴,擺上了魚戲蓮葉白瓷杯玉手握著白玉酒壺,斟滿一杯美酒,朝著眾人舉起杯子

只是一杯酒,然而,酒香卻順著風彌漫開來,讓十里之內都充溢著叫人聞而欲醉的酒香

許多人一生都沒有聞到過這麼醇美的酒香,眼睛里面露出了驚訝的光芒

"感謝各位來到鏡雪樓,女子先干為敬"

韶音抬起玉手,紗羽般的長,從她的手腕上滑落下來鑲嵌著一圈圈白色絨羽的衣裳,讓她看上去好似一只美麗的白蝶,展翅欲飛

她喝酒的颯爽姿態,迷離了眾人的眼

"如大家心中猜測的那樣,鏡雪樓今日開業,樓中只賣酒,賣得都是極品美酒每個月限量十瓶美酒,于月初在鏡雪樓拍賣此酒非常珍稀,數量極少,價高者得"

納蘭雙兒站在鏡雪樓前,代韶音開始解鏡雪樓的事學霸也要談戀愛

"鏡雪樓之**有三層陳列著美酒,唯有拍賣下美酒之人,才有資格親自進入鏡雪樓之中酌第一層有四瓶美酒,分別是香露,流霆,天醇,瓊波第二層有著三瓶美酒,紫霞泉,清雪蓮和月梨白第三層的美酒則是最頂級三瓶,云心醉仙,碎玉銀光和纏夢浮春"

她脆生生的嗓音,清晰地落了在每個人的耳中單單是這些酒名,就讓人聽著神秘無比,何況那繚繞在空氣中的酒香,讓人如癡如醉

"唯有拍賣到第三層美酒的人,才能與我們姐同飲今日人數眾多,鏡雪樓內無法招待各位,就在外面拍賣這十瓶限量的美酒"

她的話音落下之後,眾人都驚呆了

第一次有這樣的酒樓,賣酒每個月只賣十瓶,而且還要拍賣才能得到

"首先要拍賣的是香露酒"

納蘭雙兒拍了拍手,立刻就有模樣美麗的侍女,笑盈盈地端著琉璃杯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人山人海,叫人看不清楚那酒杯里的酒到底是什麼模樣,但卻聞得到那酒杯中的酒香透過人群,伴著空氣中的梅花白雪香味,沁入心脾

懂酒的人,只要聞著酒香,就已經醉倒了

"好香的酒味"

"這才是真正好酒啊老子以前都白活了"

"快開始拍賣,我等不及了"

"……"

這些平日沉醉于紙醉金迷的望門貴族中人,觥籌交錯,飲酒無數,雖然不會品酒,但是也懂得分辨酒的層次

至于那些沉迷于美酒的人,聞到這加清晰的酒香,幾乎要發狂了

"一層的美酒拍賣無底價,各位貴客隨意叫價"

納蘭雙兒看了韶音一眼,見到她點了點頭,便繼續開口道她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面前露面,心里也怪緊張的但看到韶音肯定的目光,她感覺自己就有了力量和勇氣,遂即朝著眾人展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現在開始拍賣"

隨著她這聲音落下,眾人愣了愣,出價的聲音,就鋪天蓋地的響徹而起

"我出二十紫石幣"

第一個出價的人,價位並不高但韶音很淡定,她知道這只是開始罷了,如今鏡雪樓剛剛開業,定然會賺上不少她對自己釀出的酒有信心,當初她能讓現代酒界為之震顫,如今在這異世同樣也可以做到

真正的金子,總有一天會發光的,無論是到了什麼地方,也不會黯淡光華

她淡定自若地坐在下面,聽著報價的價格一路飆飛,從幾十到幾百,一直到上萬,都沒有停下來

這一次數萬人參與拍賣,哪怕這酒釀得非常普通,依然會有很多人拍賣因為能夠這鏡雪樓拔得頭籌,就是一件在所有人面前長臉的事了

"本侯爺出價三萬紫石幣"

夜立萬為了面子,大聲的出價道

越到後面,混亂的聲音越來越少,能夠出得高價的人,已經越來越少成了各大世家之間的斗爭,這些世家平日明爭暗斗,現在當真神都百姓的面,他們自然不會示弱最強丹師

加上這些人遠遠瞥見了韶音的風姿,恨不得立刻贏得美人芳心

誰能夠買下這些美酒,自然會這美人的心中留下不同的印象,他們哪里還會把機會拱手讓人?

"本公子出價五十萬"

一道霸氣的聲音,透著一股威嚴,擲地有聲的落下

直接以一個秒殺夜立萬的價格,讓全場陷入了可怕的寂靜之中

夢曇戴著銀色面具,走到人前,冷漠的嗓音,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眾人都知道鏡雪樓的實力,哪里敢在這里開玩笑

"你——你是哪根蔥?敢——敢跟本侯爺搶"

夜立萬面色青交加,氣得脖子都粗了

"價高者得本公子管你是誰"

夢曇冷漠的聲音充滿了鄙夷,連看都不屑看夜立萬一眼

"本侯出五十一萬"

夜立萬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們夜家是將門世家,不像鳳曦澤那樣的商業霸主,他能拿出的錢並不多五十一萬,都讓他心疼到極點,不過為了捍衛他的面子,什麼也不能輸給這個連臉都不敢露出來的混球

"果然是出來耍猴給人看的這樣的價,你也真好意思出"

司徒冷笑著道,對于夜立萬這樣的角色,也妄圖跟他們太子爺比財力,那真是自取其辱

韶音坐于鏡雪樓之上,目光好奇地朝著他們主仆二人望去

一出手就如此闊氣,而且聽那人身邊侍從的口氣,根本就不把這幾十萬放這眼底韶音知道,這個男子的來曆怕是不俗

"一百萬"

夢曇見到夜立萬一副不甘的模樣,伸出了手,指了一字冷漠的嗓音,沒有一絲猶豫,反而透著一股上位者的淡定

"這位公子出價一百萬拍賣香露,還有人出價高嗎?如果沒有,那香露就歸這位公子所有"

納蘭雙兒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這樣一瓶酒,就賣了一百萬

顯然是因為夢曇的豪氣,直接震得全場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之中,無法回過神來

"本公子出兩百萬,博醉仙一笑"

就這眾人以為香露的得主已定的時候,就聽到一聲邪魅風流的笑語,從遠處的屋頂上傳了過來

所有人聽到這個價格,全都瞪大了眼睛

兩百萬只為了博美人一笑,這是哪里來的敗家子?

"那個女的戴著面紗,肯定很丑,誰還要討好她?"

夜青蕖站在夜立萬的身邊,聽到這邪魅的笑聲,立刻嫉妒的道

但她看到沒有人管他,大家的目光都在被稱為醉仙的那位女子身上,頓時氣得直跺腳

韶音的目光,與眾人的目光一齊看向話之人,當見到開口的是鳳曦澤的時候,她不由露出了一抹好笑之色

花眠憂天天鳳曦澤是摳門的鐵公雞,這次看來,他出價倒是很干脆玄血沸騰

神都中人見到是紫羽澤三公子之一的鳳曦澤開口,心中的震驚也化作了理所應當聽聞鳳曦澤被稱為神都聖,風流倜儻,萬花叢中過,可以是男人的公敵

但是,大家都知道,鳳曦澤家大業大,開遍整個天曜皇朝城池的至尊錢莊就是鳳家開的可想而知,鳳家到底多有錢了

"公子"

司徒聽到對方面不改色的報出兩百萬,不由皺了皺眉頭

太子爺今日已經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倘若再爭下去,怕是會引人懷疑

"既然這位公子有此美意,那本公子便不掃興了"

夢曇沒有繼續在加價,反正後面還有好的美酒

他知道鳳曦澤,是武尊王身邊的人,他出面買下,就明是武尊王要捧場他便沒有再什麼,而是讓他拔得頭籌

韶音自然也是知道,鳳曦澤代表的是武尊王陌紫皇所以,見到第一瓶香露被以兩百萬的高價買下,她的目光則是掃了四周一圈,落在了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之上

他日理萬機,卻還是來了

見到他的那一刻,她感覺心花怒放,眼眸里都溢滿了飛揚的神彩

接下來開始拍賣第二瓶酒流霆,直接一口價被夢曇以兩百萬拍下他們熟悉酒名之後發現,似乎方才鏡雪樓上那位姑娘所唱的歌,詞里便蘊含著這些酒的名字

因為開頭兩人的高價,讓後續參與拍賣的人也不願意落于人後,香露,流霆,天醇,瓊波全部在最短的時間賣出

其中天醇是被花眠憂以三百萬買下的,瓊波則是展落初花了四百萬買下這兩個女子的參與,讓所有人呆若木雞

展落初許多人都認識,她家產業也在神都之中占據了一席之地,倒是花眠憂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摸不清腦袋不明白這姑娘是什麼來頭,出手如此霸氣

只有鳳曦澤在一旁腹誹,對花眠憂每次接任務動輒上千萬,讓他都羨慕瞎了

聽花眠憂隨便接個單子,就賺了三百多萬

韶音見到花眠憂和展落初也參與了,不禁有些錯愕不過她們應該也有自己的打算,如今第一層的四瓶美酒都賣出去了,要賣的是第二層的三瓶限量美酒,紫霞泉,清雪蓮和月梨白

"此酒名為紫霞泉,酒如其名,色若紫霞至于味道如何,大家買回去嘗嘗就知道了"

納蘭雙兒如今已經鎮定了很多,介紹起這些酒來話音流暢

美麗的侍女手中端著古瓷杯,靠得比較近的人,可以見到那酒杯里的酒霧在陽光下泛著紫彩,有著紫氣東來的好兆頭

"人家出五百萬買此酒大家不要跟人家搶哦"

天際之中落下了一瓣瓣紫色的花瓣,一道從空中飛來的轎子上面坐著一個豔光四射的女子無頂的轎子,停在了一個屋頂上,身上穿著花衣裳的女子,色丹蔻的手指朝著那紫霞泉一指

"這個女子莫非是曲荷風弄閣第一花魁"

男人見到這個女子,全都激動了看著她那妖嬈入骨的模樣,哪怕是看一眼,都會神魂顛倒重生之一本正經

"一定是她,真是太誘人了"

一雙雙色迷迷的眼睛,朝著曲荷風的身上打量去

對于曲荷風這個花魁,不少人都垂涎不已,自然不會跟她搶紫霞泉

韶音見到這個女子的介入,讓她原本能賺多的紫霞泉無人問津,不由有些懊惱但她不得不這個女子,渾身都透著誘人的氣息,讓人似乎像是吃了春藥一般無法控制自己

她距離曲荷風挺遠,但可以看到她周遭的男子幾乎都是一樣的神

這種況很詭異,讓她感覺這個女子身上有問題但不關她的事,她也懶得去管

"好酒怎麼能不搶呢?這天理不容啊"

一道云淡風輕的慵懶嗓音,從梅花樹下的馬背上傳出來在馬背上憩的月上淵清,打了個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眸,笑著開口道

"本公子出價八百萬"

因為月上淵清開口,眾人這才注意到他當看清他和那匹神駒,神都的女子都尖叫了起來

"快看那是羽公子耶長得好英俊"

"真的是羽公子,好俊俏的兒郎"

"要是能嫁給羽公子,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他又有才華,長得又好……"

"……"

眾女們的議論聲,讓與展落初坐在一起的蘭沁妍,氣得臉變了好幾次顏色

"這些長得跟鹵豬一樣的家伙也肖想淵清哥哥,太討厭了"

蘭沁妍揭開車簾一角,偷偷地瞥了月上淵清一眼,臉滿是通之色

"羽公子真是太傷人家的心了"

曲荷風楚楚可憐的望著月上淵清,但他還是面不改色

"人家出九百萬"

她妖嬈一笑,繼續開口道

只是她的目光卻不是望向月上淵清,而是看向了一個不起眼一棵大樹上那里一抹淺藍色的衣袂,將她的所有心神都吸引了過去

主上在那里,她自然要好好表現

"一千萬"

月上淵清云淡風輕的嗓音,在人群之中炸開鍋

誰也料想不到,一瓶酒,居然被抬到如此價位

聽到月上淵清那毫不在意的語氣,曲荷風的面色也變了幾分她沒有實力跟月上淵清搶奪紫霞泉,看來只能拍下一個了

最終紫霞泉被月上淵清買下,他心滿意足地騎著神駒墨煙,抬頭看了韶音一眼,似乎是認出了她

隨後清雪蓮和月梨白也是以千萬賣出,買主沒有透露出身份,只是派人來買,所以買主不得而知

能夠看到這樣一場拍賣會,大家都覺得來一趟值了

"接下來即將拍賣最後的三瓶美酒,最頂級的三瓶破命斬魂首先,要拍賣的是云心醉仙,將由姐親自主持拍賣"

納蘭雙兒沒有透露出韶音的身份,只是以姐稱呼她,讓人搞不懂她的身份

"這一瓶酒,名為云心醉仙酒色明麗,酒霧宛如流云,酒水潤滑,嘗過一口,便會為之沉醉不過此酒後勁十足,若是酒量淺的人,可不要貪杯"

韶音站在鏡雪樓之上,向眾人展示了盛裝于藍玉雪花酒壺里的云心醉仙,打開酒壺的蓋子,讓酒香飄出來

哪怕聞過不少的酒香,但云心醉仙的味道非常特別,直接蓋過了縈繞在鏡雪樓四周的酒味

"此酒起價一千萬,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萬"

韶音動聽的嗓音,自唇之中溢出,所有人感覺雷霆滾滾

"如此昂貴的價格,真的有人買嗎?"

許多人心里難免有這樣的疑問,但對于那些錢多得堆成山,又愛好美酒的酒癡而,這個答案無疑的肯定的

"本樓主出價兩千萬"

一道懶懶的嗓音,透著一股肅殺之氣,席卷而來,讓所有人都感覺汗毛倒豎

花眠憂聽到這聲音,立刻就知道是誰來了

除了櫻落樓的樓主花冷醉,還能是何人呢?

看不到來人在何處,但所有人都能聽到他的聲音,足以見得來人實力強大

"三千萬"

一道陰柔的聲音,從人群之中響徹而起

韶音放眼望去,居然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雕龍軍師曲盡歡

"沒想到曲大人也有此雅興,不過可惜,在下對云心醉仙的味道流連不已,不能割愛咯五千萬"

月上淵清見到曲盡歡,原本還沒什麼精神,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

"月上大人還真會開玩笑這云心醉仙才剛剛現世,你怎麼可能喝過?"

曲盡歡顯然不相信他的話,臉上露出了幾分怒容對于月上淵清三番兩次跟他作對,他早就把他恨上了

月上淵清懶得理他,反正他對云心醉仙勢在必得自從喝過韶音那里的美酒,他現在喝起酒來,實在是下不了口那瘋丫頭太壞了,居然用最好的美酒招待他,讓他現在對普通的酒都不感興趣了

不過他也有些擔心事沒有那麼容易,畢竟喝過這云心醉仙的人可不止是他一個

"你們這些輩還真是不懂尊老,本樓主出價八千萬"

花冷醉見到居然有人跟他搶美酒,立刻就怒了,身影如電光般一閃,就出現在了鏡雪樓之前

他紫發飛揚,一襲天藍色的長袍,披在他的身上手中握著一個酒壺,姿態慵懶而隨意衣裳微敞,半露胸膛,充滿了性感撩人的風一張格外好看的面龐,長眉若柳,一雙半眯著的鳳眼,不動聲色間就流露出一股冷煞的氣勢

花冷醉,不愛美人,醉于花蔭愛美酒的冷血殺手,對上了那一個倔強狂傲的女子,屢次交鋒,每每失敗從相斗不止,到最終傾心,放下屠刀,只因放不下她然而,千帆過盡,他才明白自己的心,佳人卻已經心有所屬

歲月未曾改變他的面容,但他的心早已經不是當年那無的心總裁爹地,你算哪根蔥染了風霜,嘗了苦,陪伴他的依然只有酒壺里的酒

"本王知道樓主愛酒如命,不過云心醉仙本王要了"

一襲黑衣的武尊王陌紫皇,踏著金光萬丈,風華無雙地飛到鏡雪樓之前一張美若妖孽的俊顏,一瞬間就奪走了所有女子的呼吸

哪怕是曲荷風,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本王出價一億"

陌紫皇霸氣凜然的話音,徹底地叫所有人都震驚石化了

"嘶——"

倒吸涼氣的聲音,猶如浪潮般席卷大半個神都所有聽此事的人,都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完全驚呆了

聽到他出的價格,所有人都覺得武尊王瘋了,為了一瓶酒,出到了上億的天價

韶音的嘴角也抽了抽,完全沒想到陌紫皇會這樣為她捧場

她親手釀造的酒,在他的心中就值這個價況且,云心醉仙是他喝過第一次她釀的酒,這樣的酒,他不會讓給別人

"一億一千萬這酒,本公子就是那麼喜歡真是沒辦法"

月上淵清伸了個懶腰,朝著陌紫皇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他伸手輕輕拍了拍墨煙的腦袋,也來到了鏡雪樓的正前方,准備上樓坐坐

陌紫皇見到月上淵清要跟他搶酒,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交碰出火花來

"你們兩個臭子,真當我是空氣了?"

花冷醉真的被他們氣到了,兩個家伙,直接把他排除在外面,難道他看上去就毫無競爭力不成?

"一邊去"

兩人異口同聲的道,然後繼續怒瞪彼此

"我家主上出價一億五千萬"

一個身著青色羽衣的少女,爬到了樹枝上,脆生生的嗓音,落在了眾人的耳畔

陌紫皇和月上淵清轉過頭,看向那個少女,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奇異之色這個少女身上的氣息,應該不是普通人

他們兩人都心知肚明這個少女的況,但他們的美酒可不能被人搶了

"我出兩億"

沒等他們出價,又有一道嗓音冷冷地落下,只是聽到這個聲音,韶音就感覺強大的壓力,席卷全城

韶音眼底露出了警惕之色,凝重地向來人看去

肅殺冰唇,冷酷俊顏,銀冠束發,幾縷細長的雪白碎發,半遮著英挺劍眉下那雙銳利的黑眸來人身上有種傲視天地的霸絕,耀眼得叫人想要忽視都很困難

"夢君臨你也來湊什麼熱鬧?"

花冷醉在見到此人的時候,立刻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

看到夢君臨的時候,陌紫皇還沒有什麼,月上淵清面色煞白,直接一拍墨煙,想溜之大吉,原因無他,這個人可是他的親舅舅

上篇:【092】羽翼漸豐     下篇:【094】富可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