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94】富可敵國  
   
【094】富可敵國

"淵清,見到舅舅就要跑了麼?"

夢君臨挑了挑劍眉,性感的聲音,透著一股冷漠冰寒一身褐色的長袍之上繡著祥云暗紋,盡顯成熟男子的魅力

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巨大的壓力,讓墨煙四蹄發顫,根本無法撒腿跑走

月上淵清見到自己被發現,自知走不掉了,便只能跳下馬,訕訕的笑了笑

"我的親舅舅,外甥這不是眼神不好,沒瞧見您嗎?"

"等拍賣結束之後,跟我回去"

夢君臨充滿威嚴的話語,讓月上淵清都快哭出來了

但月上淵清知道,這次被舅舅逮住了,鐵定要回去的

他舅舅是的雷厲風行的主,從來沒有人敢忤逆他,沖撞他,人人皆是畏懼他

他曾是云夢帝君,若非因為鳳魅雪,也不會放下皇權,當一個逍遙的太上皇

無論他如何精打細算,萬般籌謀,也走不進她的心他打得了天下,卻攻陷不了一寸芳心即便如此,他在云夢千萬百姓的心中依舊是那個揮斥方遒的戰場霸主,尊貴無量的云夢之主

"義父來了,看來不需要我出手了"

夢曇原本還想開口參與拍賣,為的就是給愛美酒的義父夢君臨帶回佳釀,但沒想到他會親臨神都看來是蝶後的回歸,讓他千里迢迢從云夢趕了過來

想起義父的厲害,他立刻隱入人潮之中,免得被認出來之後引他懷疑他以抱恙為借口,未曾露面,只是安排了替身在太子東宮

在他隱入人潮的時候,夢君臨冷酷的眼,朝著他的方向掃過去,但他已經不在原地了

"難道是我感覺錯了?曇兒此刻應該在暮雪城才對"

夢君臨收回心神,瞥了月上淵清一眼,讓他別動逃跑的心思這家伙居然滿世界亂跑,讓眾人找得夠嗆此次他來神都,接到了妹妹的請求,就是順便把他們家的臭子帶回來

"舅舅,我可以自己回去,不勞您大駕"

月上淵清見到他看自己,連忙擠出了尷尬的笑容,想著什麼時候偷偷溜走

"少耍花樣,你給我老實跟著,這次你娘找你回去,除了相親這件事之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夢君臨知道他心里的花花腸子,沒好氣的敲了敲他的腦袋

"哪能有什麼大事啊?"

月上淵清明顯不相信,有月上藍澤那個乖寶寶在,什麼事要他親自過問的?

"大姐已經醒了"

夢君臨深邃冰冷的眼眸之中,滑過一抹溫柔之色想起大姐紫雪沉睡多年,終于醒來了,他感覺整靈魂都溫暖了起來

這麼多年,那個男人一直守護在姐姐紫雪的身邊,哪怕所有人都放棄了希望,那個男人還是守在那里,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基因入侵也許是他的真感動了上蒼,姐姐才會蘇醒過來

他這一次來到神都,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告訴鳳魅雪這件事,畢竟,那個癡無悔的男人是鳳魅雪唯一的大哥鳳瀲墨

"真的嗎?紫雪姨醒來了"

月上淵清聽到紫雪蘇醒,也知道這一次他必需回去了如此喜事,如果他錯過了,那可會非常遺憾的

他相信如今最開心的不是他們,而是守了紫雪數十年的鳳瀲墨,有人終成眷屬

"這的確是喜事,想必娘親知道會很高興"

陌紫皇聽到夢君臨的話,俊顏上露出了一抹喜悅之色他的舅舅鳳瀲墨這些年過得很不容易,一直守著一個沒有意識的人,每天做的事就是等待奇跡發生

"雖然是喜事,不過也不能阻止本樓主對美酒的熱云心醉仙本樓主出價兩億五千萬"

花冷醉慵懶的笑著道,沒有因為夢君臨是老相識而把美酒讓給他

"三億"

陌紫皇對云心醉仙勢在必得,這酒對他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

因為夢君臨的介入,月上淵清也退出了競價,免得被這個舅舅揍一頓

現場的眾人早就已經被驚訝過無數次,如今下巴都已經掉到了地上,嘴巴幾乎都無法合上了被震驚多了,他們也有種麻木的感覺

聽到這樣的天價,眾人也只是僵硬地張了張發疼的嘴巴

夜立萬早在聽到陌紫皇出了一億的時候,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了跟起陌紫皇一比,他直接被打下十八層地獄了

"輩還是在家里呆著,出來湊什麼大人的熱鬧?"

夢君臨見到陌紫皇如此較真,便開口道

"夢君臨,你可不許以大欺老不羞哦"

一道溫柔的聲音,伴隨著一陣冷風吹拂而來,冰羽仙鶴之上,一對神仙眷侶盈盈落了下來只是因為人太多,很多人都沒有看到那兩人的模樣,只見到了兩個絕美的背影

聽到鳳魅雪的話,原本還打算繼續報價的花冷醉和夢君臨都沒了聲音,能夠見她一面,他們哪里還要借酒澆愁

至于豐神俊朗的陌煙華,則被他們直接無視了

"鳳兒,幾年沒見,你越發漂亮了"

花冷醉不正經的笑道,臉上綻放出大大的笑容,開心得無法掩飾

"這幾位前輩似乎都是互相認識的而且各個身份不同尋常"

韶音見到這幾人的出現,自自語的道對于陌紫皇對云心醉仙的執念,也讓她為之動容

看來真正富可敵國的不是鳳家和展家,而是他們背後的蝶後

"花蝴蝶,你還是跟當年一樣欠扁"

陌煙華冷冷地飛過去一個眼刀,瞪完花冷醉,又瞪了夢君臨一眼,顯然是敵見面天雷地火

"雪兒,我們上去萬主"

他可不想讓鳳魅雪跟這兩個心懷不軌的家伙接觸,牽著她的白玉柔荑,乘著冰羽仙鶴飛向了鏡雪樓的頂樓

"我記起來好久沒有見過破籃子了,都到人家門口了,總不能不進去瞧瞧"

花冷醉見到他們上鏡雪樓了,哪里還會留下來,立刻理直氣壯地飛了上去

"我也很久沒有見風吟了"

夢君臨一臉的嚴肅,找了個很好的借口,同樣飛上了鏡雪樓的頂樓,連月上淵清也不理會了若非月上淵清自己決定要回去一趟,有這樣的好機會,早就逃之夭夭了

"這些都是什麼人啊?各個身手都那麼厲害"

眾人見到這一幕,全部驚呆了,紛紛在猜測他們這些人是何方神聖想到鏡雪樓能夠招徠如此多的高手,明樓主交際甚廣,絕對是大人物

因此對鏡雪樓,人們心底越發敬畏起來

"王爺出價三億,是否還有出價高的?"

韶音這些人都進了鏡雪樓,證明了她心中的猜測是對的在她看來,少了這些前輩的參與,想必陌紫皇出的高價,定然再無人可以相爭了

不僅僅是她,就連其他人也是這樣認為

然而,沒有等她宣布最終得主,就聽到了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再度落了下去

"我們家主上出價四億買云心醉仙"

先前出口報價的那個青色羽衣少女再度開口,臉上掛著一縷淺淺的笑容

韶音這才注意到這個少女,她的主人並未出面,只派出了這麼一個丫頭但,她卻完全看不透這個丫頭,明明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女,一雙眼睛里卻透著成熟的感覺

陌紫皇一早就看出這個少女不尋常,那她背後的主人,想必加深不可測

"十億,云心醉仙本王必定要得到手"

他霸氣的聲音,擲地有聲的落了下來目空一切的眸光,掃過數萬人,仿佛睥睨蒼生的天神,霸氣無限

翻手間,風云在握

覆手間,萬眾臣服

聽到他的話,青色羽衣少女一雙青色碧瞳里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不知道這樣的天價,主人是否要繼續搶奪下去

她的目光朝著四周環顧一圈,似乎是在征求主人的意思

"既然閣下也在此,何不親自開口?鬼鬼祟祟,見不得人嗎?"

陌紫皇見到她的舉動,就明白她背後的人就在人群之中,但那人卻未曾現身這樣一個有著可怕財力的人,卻隱藏在暗處,他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誰如果是他的敵人,那將是一個絕對可怕的勁敵

"主上了,既然王爺如此喜歡此物,那他就不奪人所愛了"

青色羽衣少女朝著陌紫皇開口道,讓云心醉仙的拍賣落下了帷幕

"恭喜王爺"

韶音見到無人再出價,便開口朝著陌紫皇恭賀道面紗下的嬌顏,浮起了一抹淺淺的緋吞聖最章節對于他先前那句話語的意思,她是聽懂了

"接下來,要拍賣的是碎玉銀光與纏夢浮春,起價同樣是一千萬"

她將盛裝在琺琅彩孔雀杯中的碎玉銀光展示出來,色彩豔麗的孔雀杯之中,一汪銀輝閃爍的酒水,仿佛采集了天空之中的星辰,美如夢幻一股清的酒香,從杯盞之中嫋嫋騰騰的散開,編織成一個美麗的夢境

聞到碎玉流銀的酒香,很多人都感覺有些暈乎乎的了聞了這麼多的酒味,哪怕沒有喝上一口,也讓眾人有著醉于迷夢的錯覺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酒,不知道是何人釀造出來的他們第一次知道,原來酒也有著那麼多的種類與味道酒文化的博大精深,他們是初次領略

這碎玉銀光不比云心醉仙要差,眾人猜測此酒必定又會引來一番激烈的爭搶

韶音站在鏡雪樓之上,淡然的姿態,似乎並不緊張

"此酒香氣馥郁,飄揚千里,可謂絕品"

數九寒冬之中,天空里竟然飛舞著如絲如縷的紫色地獄櫻蝶蝶羽纖薄而透明,極富質感的光澤美麗輕盈的大翅膀上,精細的繡著妖豔絕色曼陀羅花蕊圖案,飛舞間撒下的炫目光彩

漫天的紫色透明地獄櫻蝶,明明是來自地獄的使者,但卻美得讓人失魂

只是,地獄櫻蝶再美,也及不上翩然落下的謫仙男子好看

漫天的地獄櫻蝶飛舞而出,飛轉著三百六十闕旋舞白衣男子手執著一柄通體流華的玉笛,口處一朵幽藍色的曼陀羅刺繡分外耀眼這柄玉笛極其精美,飽蘸月華的顏色,點染著幾瓣蓮花如同他眉心一點迷人的朱砂蓮花烙印,泛著淡淡的銀色

"五十億,這兩瓶酒,本尊要了"

疏朗清潤的聲音,輕柔如羽的落下,雪櫻泣露般帶著絲絲沁涼之意一頭銀藍色的長發,不羈的高高飛揚而起

他沒有跟人討價還價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話音,卻叫全場沒有一個人出聲

哪怕是韶音也被這個謫仙男子的氣場給震到了,她仿佛看到了真正遺世之仙

"舅爺"

陌紫皇看到冷月漓出現的時候,嘴角抽搐了幾下,這家伙看中的東西,似乎沒有得不到的

而且,誰也不會相信,這個級大美男的輩份,居然比他高出了兩倍

"沒有人出價,那本尊就笑納了"

冷月漓的俊顏上,透著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瞥了陌紫皇那苦瓜臉一眼,疏懶的嗓音,悠悠地落下

眾人聽他的價格都出得那麼離譜了,除了陌紫皇還有誰能拼得過?

但讓大家驚訝的是,陌紫皇沒有再出價

冷月漓的性格他再清楚不過了,有人給韶音捧場,那他很歡迎云心醉仙他已經買下了,剩下的兩瓶讓給他也沒什麼關系

"恭喜這位公子"

韶音聽到他連最後一瓶纏夢浮春也買下了,這樣的價格已經非常高了,自然是皆大歡喜

鏡雪樓開業的第一天,韶音就賺了一大筆,雖然每個月只有一次拍賣,但這樣的收入讓她也多了發展的資本釀酒她花了不少成本,每種東西都是用最上乘的,但如今賺得的錢,已經遠遠過她所花費的了極品駙馬

"各位,這個月十瓶酒已經盡數賣完,下個月再會"

韶音朝著眾人道,宣告了此次的拍賣落下帷幕

"不知醉仙方才彈的那一首歌何名?"

人群之中有人開口道出了所有人的疑惑,對于那首歌,大家都印象深刻

"醉傾城"

韶音動聽的聲音,飄漾在風中,傳入了眾人的耳畔

一曲醉傾城

數萬人共同見證了這一次令人匪夷所思的天價美酒拍賣會,除了買到的酒的人在鳳曦澤的幫忙下將錢存入至尊錢莊之中韶音的名下,其他人都紛紛離開

也是這一日,鏡雪樓醉仙之名,響徹整個神都,乃至天曜九州

億萬美酒與醉仙那一曲《醉傾城》傳變了大街巷,人們茶余飯後談論的話題,都不離醉仙二字

他們不知道醉仙是何人,但她的美,卻是所有人深信不疑的哪怕沒有見到她真正的模樣,但那天人之姿,已經烙印在他們的心上

神都之中的名門望族公子們,都在暗中流傳,誰若能娶得醉仙,那才是當之無愧的神都第一人

人潮散盡,鏡雪樓之中依舊清寂如昔,並未因為開張失去了原有的味道,這讓鏡雪樓的樓主納蘭風吟感到很滿意

這一次韶音親自主持拍賣會,不過是為了讓鏡雪樓之酒在神都之中打響名聲以後的拍賣會都將在神都最大的拍賣場煙火凡世進行,那是鳳家開的拍賣場,遍布整個云幻大陸的主城她所釀造的酒,將會一步一步走向整個大陸

因為有陌紫皇的財務大總管鳳曦澤幫忙,韶音省事了很多鳳曦澤為她在至尊錢莊開設的名字的是醉仙,加上陌紫皇的刻意保護,外人幾乎都查不到醉仙真正的身份,也保護了韶音的安全

韶音抬頭看了一眼天邊,不知不覺這里已經是云霞漫天

她走進樓中,就見到一襲黑衣的陌紫皇,已然坐在白玉桌之前,朝著她露出了一抹欣然之色

"云心醉仙若是沒有醉仙共飲,那豈不是失了很多樂趣?"

陌紫皇舉起手中的酒樽,酒水里映著通的云霞,淡淡的光暈照亮了他的俊顏

"那位公子沒有上來嗎?"

韶音坐在他的對面,疑惑的看了一眼空空蕩蕩的三樓,這里除了他,就只剩下她了買下碎玉銀光酒和纏夢浮春酒的那位白衣公子,並沒有出現

"他到頂樓去了,這里只有你我二人,共渡這夕陽無限好的時光"

陌紫皇目光溫柔的凝視著韶音,透著幾分曖昧的話語,讓韶音的臉頰泛輕盈的面紗,好似浮云飄在她的嬌顏之上

"那日的冰雕,我很喜歡"

屋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韶音感覺胸口莫名滾燙長睫染上了夕陽的媚色,秋水明眸也蘊藏著繾綣的柔

那位公子去了頂樓,想必也是一位前輩了怪不得陌紫皇沒有跟他爭搶,想必他早就知道那位前輩會去頂樓與蝶後他們一起

"今日的醉傾城,我也很喜歡絕世神兵"

陌紫皇第一次聽韶音彈琴,沒想到她彈得那麼好,真是讓他意外了她總是那麼叫人驚歎,給了他源源不斷的驚喜

"可惜找不到影落月心,不然倒是挺適合你的"

他飲下一杯云心醉仙,有些遺憾的道

"影落月心是什麼?"

韶音好奇的看向他,淡淡的問道見到他替自己斟滿一杯酒,她也舉與他對飲一杯

"影落月心是一把不知所蹤的古琴名字,和我的九霄環佩是齊名的"

陌紫皇開口道,沒有細影落月心和九霄環佩的典故,畢竟都是失傳之物,再多也無用

"那定是把好琴"

韶音想起陌紫皇的九霄環佩,那是一柄有靈魂的古琴,彈奏出的樂曲,是叫人心神震顫

然而,最讓她在意的琴上的蒼華云淚,這些日子她考慮了很多,也許觸碰到蒼華云淚的時候,她就可以回去了

只是她如今卻沒有急著要回去,因為她得知了這里也有一座九華山,與她當年來這里的地方非常相似她懷疑那座九華山很可能就是連接著兩個世界的通道,她的父母是否也來到了這個世界,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倘若他們真的來這里了,那她如果回去,才會真的找不到他們

因此,她即便要回去,也要先確定她的父母到底有沒有來過這里

想到這里,她覺得好幾日無法安甯的心神,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想到不必馬上離開,她的心寂靜地歡喜,沒有叫人發現

"好琴也要配上對的主人,才能彈奏出千古絕唱你那一首《醉傾城》似乎還未完成全曲,他日我們一同譜齊如何?"

陌紫皇口中美酒入喉,迷朦的眼眸,望了過去,冰冷的聲音,也被酒水熨燙出幾分暖意

"好啊我也是匆匆寫了一半,並沒有做完這一曲"

韶音璀然一笑,這里四下無人,她也沒有再戴著面紗那美麗的笑容,映著窗外的夕陽,顫動了陌紫皇的心弦

這首曲子她只是臨時決定要演奏的,將酒名融于歌曲之中化作歌詞,只是沒有精心准備,譜出了歌曲的上部分,下半部分並沒有寫出來常人聽不出曲子的奧妙之處,但陌紫皇卻是其中的行家,一聽就知道那是未完之作

雖然還未完整,卻已經轟動全城了,若是譜全這首《醉傾城》必定是傳世流芳之作

兩人著很輕松的話題,氣氛格外的溫馨融洽不必什麼甜蜜語,有彼此在身邊,哪怕只是最簡單的話語,都能叫他們感到喜悅

"紫皇,你幫我查個地方可好?"

韶音雙手托腮,水潤的眼眸,凝視著陌紫皇

火月雪貂萌萌,從她的衣里鑽了出來,趴在桌子上,圓溜溜的眼睛也瞅著陌紫皇

""

陌紫皇見到她那可愛的模樣,沒有啰嗦的話語,直接簡單明了的回應道

"幫我查九華山,我要知道關于九華山的一切消息,要多詳細就有多詳細吸血惡魔*力妞最章節"

韶音開口道,她如今的勢力還在慢慢建立,不像陌紫皇早就經營多年報這種東西,還是他查得快

"好"

陌紫皇唇畔輕啟,冰冷的話音,卻有著難的重量君子一諾,重逾千金

"有勞了"

韶音溫柔的道,眼里有著信任之色對于陌紫皇的話,她一直都是相信的他答應的事,定會辦到,這是她對他發自內心的信賴

他總能讓她覺得安心,好似高大的山峰,永遠屹立不倒

哪怕是天塌下來,他也會伸出有力的手臂,替她撐起一片天空

倘若她本就是生于此世,她相信自己要做的選擇就會變得容易許多

"要謝我就陪我喝酒"

陌紫皇神溫和,冷寡的臉龐,此刻染上了金黃色的霞光,線條也柔和了許多

"不醉不歸"

他舉起酒樽,笑意洇染上如畫的眉眼

韶音豪爽地舉起酒杯與他對飲,一如那日雪花梅林之中的閑逸自在

兩人獨享著二人世界,他們也有些好奇,頂樓的那些人,此刻在做什麼

鏡雪樓的頂樓風光綺麗,大片的天空被殘陽染,臨水照花,波光映天,美如仙境

"舅舅,你這些年可真是叫人好找躲在哪兒逍遙自在了?"

鳳魅雪手里捧著龍鳳月光杯,坐在鏡雪樓頂樓的玉欄杆上晚風吹起她的衣袂,她依舊穿著最喜歡的紫瀲水云裙,任由光點錯落在煙霧般的長裙之上

一雙蝶眸凝向了美得驚天動地的舅舅冷月漓,她可是好多年未曾見過舅舅了這可是以前沒有出現過的事,他似乎和從前不一樣了

那一雙永遠冰冷無的眼里,似乎多了一絲柔

難道,舅舅有心上人了?

這才能解釋這麼多年,舅舅總是不見人影

"我自是在塵之外"

冷月漓手中握著酒壺,仰躺于絕高的鏡雪樓飛簷屋頂之上,周身依舊是環繞著美麗的蝶兒他喝著酒,迷離的眼眸,凝視著長天似乎穿透了九重天宮,望到了那一抹清冷倔強的仙顏

"雪,你找我有何事?"

"自然是為了紫皇那孩子的事"

鳳魅雪並沒有避諱在場的幾人,他們都是熟人了,皆是知根知底況且陌紫皇身上的隱憂,她也想讓他們一起想想辦法,畢竟他們都是稱雄一方的霸主

"紫皇那孩子怎麼了?"

眾人並不知道陌紫皇的事,他們幾人都是看著孩子們成長起來的他們討厭陌煙華,對于鳳魅雪的孩子們卻視若己出

"此事來話長……"

鳳魅雪的神透著幾分憂慮,讓陌煙華將況跟幾人了一遍,讓他們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宰執天下

幾人在鏡雪樓頂上談論起來,而陌紫皇卻並不知道這一切

第二日,鳳魅雪和陌煙華就告別了陌紫皇,以要去看看紫雪為由,再度踏上了遠行月上淵清也與他們同行,離開了神都

陌紫皇總覺得事沒有那麼簡單,但他們沒有,他自然也不問

他忙著讓人去查九華山的事,自己也在公務之余,也翻看古籍查找關于九華山的線索

帝醫府之中花開錦繡,淡青色的薄霧,籠罩在未化的冰湖之上

韶音一大早就已經起床,興致勃勃地站在湖邊將訂做好的冰刀鞋穿上韶樂第一次見到如此奇特的鞋子,不禁好奇地站在旁邊看著

"哥,我也給你訂做了一雙鞋,你快穿上"

她穿著冰刀鞋,朝著韶樂招了招手

"嗯"

韶樂見到她一臉期待,也照著她剛才的樣子,把鞋子穿好這鞋子很合適,是根據他的鞋子尺碼訂做的,只是他穿上這冰刀鞋,幾乎無法站穩

他搖晃了一下,就被韶音拉住了

"來,我教你玩滑冰"

韶音牽著韶樂,朝著凍結得厚實的冰湖走來,拉著他滑動起來

韶樂第一次滑冰,幾次都差點摔倒了,連帶著韶音一起跌在湖面上他有些過意不去,自己摔了倒是不要緊,倒是連累了韶音

"九兒,我看看你滑不定就能學會了"

韶樂不想讓韶音再因他跌倒,故而讓她帶他到湖邊

"好啊那哥可要看仔細了其實滑冰很有意思的"

韶音將韶樂放下,然後自*地舒展玉臂,在偌大的冰湖之上滑動起來,旋轉,跳躍,完美的動作一氣呵成

今日她身著一襲色的裙裳,衣袂飄揚,在冰湖之上好似美麗的蝶兒在翩然起舞

她滑得很開心,臉上掛著甜甜的燦爛笑容,比湖邊的梅還要動人

韶樂的眼里,只剩下了她一個人在冰上旋舞

韶音滑了一圈,回到了湖邊,就聽到海蓮著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姐,大事不妙"

"蓮兒,出什麼事了?"

韶音淡淡的看向她,開口詢問道

"鏡雪樓被人團團圍住了,那簡直就是萬人空巷實在是太可怕了"

海蓮原本是要去鏡雪樓辦事,但卻根本過不去,打聽了消息之後,就急急忙忙趕回來了

"為什麼?"

韶音聽到事關鏡雪樓,不由皺了皺眉頭

"聽那些都是要向醉仙求親的人"

海蓮看了韶音一眼,脆生生的道

上篇:【093】豐厚財富     下篇:【095】國色天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