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95】國色天香  
   
【095】國色天香

"求親的隊伍可長了,浩浩蕩蕩的,太壯觀了"

西涼也在一旁描述起來,想起見到的場面,她也是被震撼了

許多抬著聘禮的公子哥,騎著高頭大馬,將鏡雪樓四面八方都圍住了,她們兩人只能先趕回來稟報此事

"醉仙?"

韶樂換上了自己的鞋子,站在湖邊的雪柳旁,一雙溫暖明亮的眼眸里寫滿了疑惑

"是啊也不知道那個醉仙是什麼人,居然有那麼多的人喜歡"

海蓮一臉好奇的道,她出宮之後經常都是呆在帝醫府之中,平日跟隨在韶音身邊的人是花眠憂,因此海蓮還不知道韶音就是他們所的醉仙

"確實是大事不妙"

花眠憂聽她這麼一,就明白了事的始末定然是昨日韶音給眾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才會引來求親的浪潮

不過是一夜的時間,韶音如今已經是家財萬貫,成為神都之中炙手可熱的對象許多公子哥,都想著要是能娶回鏡雪樓的醉仙,既能光耀門楣,又可得到一大筆財富,自然是對她趨之若鹜帶著魔獸闖天下

如今神都之中的各家公子私下設立了賭局,賭的就是誰人可以抱得美人歸

"這些人實在是無聊至極"

韶音聽明白事,只是淡淡的了一句,神依舊平靜

"姐,那你安排我們去辦的事怎麼辦啊?"

海蓮想到這一點事都沒有做好,不由露出了愧疚之色

"沒事,我親自去一趟,順便處理一些事"

韶音換回鞋子,看來這件事,必需要她自己處理才行

解鈴還需系鈴人

"九兒,要不要哥陪你去?"

韶樂聽到那麼多人,不禁擔憂的問道

"不用了,我去去就回"

韶音搖了搖頭,朝著韶樂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她進屋換了一身衣裳,披著毛絨披風,與花眠憂坐著馬車朝著鏡雪樓駛去

她聽海蓮和西涼過這里的況,但親眼見到這一幕,還是有些吃驚換上嶄衣裳的各家公子,從老到,全部都聚集在這里比起昨日的拍賣大會,今日來的人也不算少

"姐,過不去了,怎麼辦?"

花眠憂駕著馬車被阻攔在外面,溫婉的嗓音緩緩落下

"馬車就停靠在一旁"

韶音戴上了面紗,沒有直接從正面進鏡雪樓,而是走向了鏡雪樓四周的湖邊她將冰刀鞋換上,腳下一動,就直接從冰凍得結結實實的冰湖之上滑過

雪白的流仙裙,隨著她優雅地滑動在冰湖之上,遠遠望去,就像是美麗高貴的白天鵝

湖岸上花開簇簇,繽紛燦爛

韶音從鏡雪樓之後走進樓中,換上乾淨的鞋子鏡雪樓之中也有一件臥房是她居住的,她只留了幾套衣裳和鞋子在這里,以備不時之需

她脫下披風,走出了房間

得知她到來的納蘭雙兒早就等在了房間外面,臉上寫滿了焦急

"音姐姐,師傅昨日出遠門了,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眼下我們該怎麼辦啊?"

納蘭雙兒年紀還,第一次遇到這種況,也有些慌了手腳

"沒事,一切交給我"

韶音淡淡的話音,透著一股難的自信,讓納蘭雙兒一下子就安心了下來

"有音姐姐在,雙兒就不怕了"

納蘭雙兒巧笑倩兮的道,***的臉上,滿是信任之色

韶音點了點頭,沿著鏡雪樓的玉階,一路向上蔥白玉指探出繡滿桃花瓣的口,觸碰著冰涼的玉欄杆

一步一蓮華,她長長的裙裾,拖曳在玉階之上浪漫的粉色桃花圖案,灑滿她的長裙

她走到了鏡雪樓的最高處,被大風吹得發絲飛舞,衣袂翩若驚鴻風流和尚獵豔記

見到她出現,鏡雪樓之下,立刻傳來了嘈雜的喧囂聲

此刻的韶音,似乎未曾見到這人潮人海她想起了當日的阿九,便是站在此處,宛如折翼的蝴蝶墜落而下

鏡雪樓一直無聲靜默,凝視著她當日拋繡球無人問津的恥辱,與今朝萬人空巷的求親畫面

她站立在風頭,展開了雙臂,讓鑲嵌著雪絨的蝶羽長繡飛揚而起,這樣逆風的方向最適合飛翔然而,她不怕千軍萬馬,也不怕風刀霜劍,只怕自己的心不夠堅強

看著她那幾乎要化身為蝶,飛離塵世的縹緲樣子,許多人都吸了一口冷氣

那國色天香的女子,哪怕輕紗覆面,娉婷風姿也讓所有人心神顫抖

"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聽聞萬人求親的事,陌紫皇是直接罷朝,丟下了群臣百官,一路策馬飛馳而來,正巧看到了韶音凌立于高樓之上的那一幕

他深邃瞳仁猛地縮起,看到她似乎隨時會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他感覺心口一陣痛楚陡然泛濫開來

"醉仙姐,本侯爺願意以千金為聘,明媒正娶地將你娶回侯府"

夜立萬被迷得神魂顛倒,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抹纖柔的身影與當初墜樓的阿九是多麼相似

"切人家醉仙哪里稀罕你那狗屁千金,丟人啊閉嘴你"

"有錢就敗家,沒錢你還是回去拜神好了"

眾人見到第一個開口的機會被夜立萬得了,集體唾棄道

"醉仙姐,你若不為我披上嫁衣,我就為你和尚的袈裟……"

夜立萬臉皮極厚,非但沒有閉嘴而且還恬不知恥地繼續表白起來

陌紫皇聽到他厚顏無恥的話,衣下的拳頭握得咔咔作響

"這位公子看上去很有慧根"

韶音聽到夜立萬的話,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出家去去了就不用再回來了"

夜立萬聽到她的話,直接被堵得不出話來

"哈哈哈"

"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

"夜侯爺,作為失敗的典范,你實在是太成功了"

其他人立刻哄笑起來,全部都笑話夜立萬自不量力

夜立萬聽到眾人的笑聲,臉漲起來,好似充血了一般

站在他身邊的韶漫,聽到他當著自己的面,居然對別的女人表白,早就氣得發狂眼睛彤彤的,眼淚滾滾落了下來

"哭什麼哭?晦氣"

夜立萬原本心就很不爽,如今被公然拒絕,他是一肚子的火偏偏韶漫又在旁邊哭哭啼啼,他一把將她推開,讓她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韶漫睜大了眼睛,看著夜立萬那無的模樣,想起當日同樣是在鏡雪樓之下,他們兩人恩愛地泛舟游湖,冷眼看阿九從高樓下掉下來陌上公子世無雙

同樣是這個地方,但這一次卻完全變了個樣子

"看著都煩人"

他看到韶漫哭喪的臉,都不想再瞧她一眼

"夜侯爺不想看到她,不如割愛給我們"

一旁跟夜立萬相交不錯的酒肉朋友,立刻浮笑起來

"得了,瞧你們一個個牲口那嘴臉,帶走這樣的貨色,本侯爺不缺"

夜立萬揮了揮手,毫無眷戀的道

"好嘞"

幾個豬哥自知醉仙是看不上他們的,能得個暖床奴也是收獲

"萬哥哥"

韶漫見到他們將自己粗暴地拉起來,立刻飆淚望向夜立萬

只是夜立萬的目光,緊緊地凝視著鏡雪樓之上那如同九天玄女的醉仙韶音,根本就不理會她的哀求

韶漫心如死灰,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結局

沒有人關注消失的韶漫,眾人的焦點全部都在韶音的身上,可以是萬眾矚目

"醉仙姑娘,你若是嫁給本公子,本公子定會把你視為心頭寶"

"還是嫁給我"

"他們怎麼又本公子優秀,嫁給本公子才是最明智的"

"……"

眾人開始自賣自誇起來,而後又轉變為互相對罵,甚至動起了起來

鏡雪樓之下亂成了一團,韶音站在鏡雪樓上卻是淡定自若

"各位安靜"

她開口道,淡淡的嗓音,從鏡雪樓之上飄下來,顯得有些不真實

然而,聽到她開口,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也停下了打斗,努力在她的面前保持最好的形象

"感謝各位對女子的抬愛,可惜,女子早有婚約"

韶音脆生生的開口道,直接打破了眾人的幻想

"有婚約也可以解除啊"

"就是啦"

"良禽擇木而棲,再考慮一下唄"

"……"

眾人在短暫的寂靜之後,又不死心的了起來

陌紫皇聽到韶音的話之時,俊顏上剛剛浮起的一抹溫柔笑容,徹底被凍結成萬年寒冰

"踏踏踏"

一陣整齊的馬蹄聲,由遠及近,好似要踏碎大地,讓整個地面都震動起來

眾人放眼看去,就見到了皇家禁衛軍出現在眼前農女的錦繡田莊一個個禁衛軍甲胄森嚴,臉上都是嚴肅之色

一個身著銀色鎧甲的高大男子,騎著駿馬行于最前方男子有著一頭漂亮的栗色長發,瞳色也是好看的栗色整個人透著一股穩重的氣息,好像是大山一般偉岸

"你們圍在這里是要造反不成?本侯接到密報,此地有人造反叛亂,全部都抓回去"

男子揮了揮手中的長槍,聲如洪鍾一般響徹而起,讓所有人嚇得撒腿就跑

要是被以叛亂罪名抓回去,那他們還不得被家里的長輩剝皮拆骨

"嘩啦——"

四下逃竄的身影,不過瞬息的功夫就無影無蹤了,就連那些聘禮都沒有來得及拿走

韶音聽到此人的聲音,遙遙的望去,就認出了這張臉

陌紫皇的四弟陌歸墟

只是為何陌紫皇是武尊王,而陌歸墟卻是侯爺?

她實在是想不通

三千皇族禁衛軍動都不用動,就單單是這份氣勢,就把這些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公子哥們嚇跑了還有那些來湊熱鬧的人物,是沒命地逃了

"哈哈,你們回去"

陌歸墟跳下馬匹,揮了揮手,讓這些禁衛軍回去

"遵令"

訓練有素的禁衛軍大隊,立刻返回皇宮

韶音從鏡雪樓上走了下來,見到陌歸墟站在梅花樹旁雄姿英發古銅色的面龐上浮起笑容,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齒

"弟來晚,讓大嫂受驚了"

陌歸墟拱了拱手道,一身鎧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你怎麼會來?"

韶音聽到他的稱呼,臉上飛霞繚繞她不知道為何陌歸墟回過來替她解圍,還興師動眾地率領了大批禁衛軍

"哈哈,老大都為你罷朝了,弟能不來嗎?"

陌歸墟笑了笑,對于大嫂能夠引起神都這般轟動,也讓他長了見識

"紫皇罷朝了"

韶音圓瞪著秋水明眸,露出了驚詫之色如今風帝稱病未上朝,攝政王陌紫皇代理朝政,他素來一絲不苟,今日竟然罷朝了

"可不是嗎?話金鑾大殿文武百官當時正談到重要事,老大得知鏡雪樓這邊的事,臉一下子就黑了,直接大手一揮,罷朝了"

陌歸墟有聲有色的道,讓人似乎如臨其境

"得爽了?"

一聲冰冷凜然的嗓音,從陌歸墟的背後撫過,讓他感覺脖子一涼

"老大我爽了換你"

陌歸墟笑得憨厚,聽到這聲音,他就知道是大哥過來了

"爽了就滾"

陌紫皇沒好氣地瞪了老四陌歸墟一眼,讓他多嘴多舌烈焰天狂:逆世大姐

"好嘞弟懂的——這就滾——"

陌歸墟曖昧地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然後非常干脆利落地走了,把空間留給他們

"臭子"

陌紫皇見到他意有所指的模樣,開口罵了一聲

"你不回去上朝?"

韶音看到陌紫皇站在面前,也不知道他來多久了,想到他特地跑過來,她就覺得心被甜蜜填得滿滿的

但又忍不住擔心,他們到底討論到什麼大事了,會不會因此而耽誤

"罷都罷了,還上什麼朝?"

陌紫皇看到她那巧玲瓏的嬌弱模樣,總是讓他想要保護她

"其實這邊也沒發生什麼"

韶音與他單獨相處,感覺有些不清的緊張,淡淡的開口道

"這還沒什麼?"

陌紫皇俊美絕倫的俊顏上,露出了一抹怒色,卻不是因為韶音,而是因為那些不自量力的紈绔子弟

"對我而,你的事,沒有一件是事,每一件都是天大的事"

他得認真,語氣也很誠懇

韶音聽他得那麼直白,臉頰騰起了桃暈

"對了,我有件事不明白"

"你是老四的身份?"

陌紫皇猜到她要問什麼,其他人不知道陌歸墟是他的弟弟,所以並無此疑惑,但她見過他的兄弟姐妹,自然會很奇怪

"我們幾個兄弟身上各有著一件人人覬覦的東西,除了我和七之外,其他幾個兄弟都被安排了不同的身份和背景,讓人無法查到老四被安排在了定國候的府邸,是掌管皇家禁衛軍的侯爺"

他詳細的解釋道,並沒有對鳳魅雪有所隱瞞因為他和七的實力最強,所以才能以真正的身份留著天曜皇朝,其他幾個兄弟,實力比他們要弱,倘若暴露在人前,就會引來無數的麻煩

"連蝶後都對付不了的敵人?"

韶音想起蝶後那麼厲害,如果連她都沒辦法對付,那要對陌紫皇兄弟下手的敵人有多強大啊

"娘親一個人,如何敵得過天下隱世宗族?"

陌紫皇的目光中透著一抹冷酷之色,哪怕娘親再強大,也無法殺盡所有的隱世宗族之人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扶了扶眉心一點朱砂般的珍珠

烈焰蓮珠,天下至寶,無數隱世宗族夢寐以求的東西,就在他的身上

鳳魅雪下令懷有強大力量的隱世宗族之人,嚴禁擅自入凡世,不能對普通人出手他只要留在神都之中,就不會有人威脅到他的性命但如果離開神都,那就難了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紫皇"

韶音見到他眼底的隱痛之色,忍不住為之心疼重生之絕寵帝悠伸手握住他的手,眼底有幾分擔憂之色

她不知道他的身上有什麼東西會引來殺身之禍,但她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他最大的敵人是人貪婪的一面哪怕是稚兒老翁,一旦動了貪念,都會成為一把利刃

"不要對我這麼溫柔,不然我會忍不住想欺負你"

陌紫皇反握著她的柔荑,心里充滿了感動他的幾個兄弟雖然擁有不同的身份,但卻過得很自在不必當王爺,是他們幾個最慶幸的事

七雖然頂著長公主的名號,但也是行動自*,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哼,我才懶得理你"

韶音想要抽出手,臉頰撲撲的,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

"你可以對我凶,但不許不理我"

陌紫皇緊緊握著她的手,沒有讓她掙開,霸道的話音,落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歪理啊?霸道的家伙"

韶音哭笑不得的道,看著他一臉認真,心中頗為無奈

"不答應我,我就不放開你"

陌紫皇像是個賭氣的大男孩,讓韶音目瞪口呆

"好啦,我答應你,乖"

韶音踮起腳尖,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做出安慰寵物的舉動,讓陌紫皇再度黑了俊顏

"阿音,你不該以為我是孩"

陌紫皇一把攬住韶音的纖纖細腰,抱著她隱入梅林之中,掠進她在鏡雪樓之中的臥房之內,將她壓在床榻之上

完美的俊顏之上,勾起了一抹蠱惑人心的邪魅笑容唇上揚的弧度,扯動了韶音的芳心

他伸手扯下她的面紗,以唇擒住了她馥郁的唇他早就想要這麼做了,忍了太久,終于忍不住了

屬于他的陽剛之氣,席卷而來,鋪天蓋地的壓向了韶音他如瀑的長發,滑過她嬌嫩的頸脖,撩得她發癢他好似穿花的蝴蝶,在她桃花般的唇畔流連忘返

"嗚——"

韶音瞪大了水蒙蒙的眼眸,纖長的睫羽掃過他的肌膚,呵氣如蘭的吐息,噴灑在他的鼻翼她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幾個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經出現在了她的床上

但最關鍵的問題,並不是她在這里,而是,陌紫皇為什麼也在她的床上?而且還壓著她的身體?

陌紫皇並沒有給她任何思考的機會,由淺入深的吻,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他離開她的唇的刹那,她張大嘴巴呼吸起來,然而他卻沒有這麼輕易放過她再度吻上她,舌頭追逐著她柔軟的香舌,那樣激烈的索吻,讓她感覺意識都模糊起來

腦海似乎是一片空白,除了他的身影,什麼也沒有

"阿音,你是我的唯一"

他的唇離開她的唇邊寸許,溫柔的嗓音,吐露而出充滿了渴望的深瞳,凝鎖著韶音如櫻花般粉嫩鮮豔的玉顏指腹在她的臉頰上滑過,一路往下移去,一直抵達她的衣領口

上篇:【094】富可敵國     下篇:【096】香氣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