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097】芳年華月  
   
【097】芳年華月

金色的光彩,自從天空之中那一輪火的旭日內蓬勃而出,將冬日的溫暖絲絲縷縷逸散而出,照亮了神都之外廣袤的翡灩大草原請記住本站的網址:數九寒冬的大草原,一片白雪覆蓋,看上去猶如柔軟的棉絮

整個世界,瞬間變得無暇美麗,大片大片的雪花,恍若白云,又如同輕羽,鋪滿了整個視線

馬蹄踏在雪中,四蹄都會陷進里面美麗的草,也被白雪壓彎了柔軟的葉片

韶音從馬車之內,向外面望去,看著神都紫闕緩緩遠去,最終化作一個黑點,消失在地平線趕了好幾日的路,她已經離開紫薇皇州的地界

這片浩瀚的翡灩大草原,是屬于月上云州的地界,也是她此行的必經之路她感覺自己似乎踏上了一段旅程,不知道前路是怎樣的風景,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心中既期待又忐忑

"芳年有華月,佳人無還期"

告別了神都,她做好了所有的准備,也給木芙和韶樂准備了一筆錢,讓他們在需要的時候可以憑借信物取出來

只是,明明已經給她最在意的兩個人安排好了這些,她還是感覺有一份深深地牽掛,仿若瘋長的藤蔓,糾纏在她的心底,叫她幾乎無法呼吸

她遙遙地望了神都的方向一眼,放下了手中的車簾,伸手輕輕摸了摸窩在她膝上熟睡的火月雪貂萌萌它永遠都是無憂無慮,每天吃吃睡睡,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看來,什麼都不知道,反而是幸運事事看透,反而叫人煩惱

馬車一路沿著地圖向西行,駕車之人是一個有經驗的老車夫,哪怕是在這樣茫茫的草原之上也不會迷失方向聽這片草原並不太平,經常有迷路落單的人遇到劫匪

"踏踏踏"

耳畔是單調的馬蹄聲,韶音閉著眼睛,蜷縮在寒冷的馬車一角這個馬車非常簡陋,沒有任何奢華的裝飾,就是最普通的馬車

韶音身著一襲白衣,臉上覆蓋著輕紗,讓人看不出她真正的模樣她此行所帶的東西很少,只是一個包袱馬車里不過一張薄薄的毛毯,勉強能夠禦寒深入翡灩大草原之後,氣溫越來越低,讓韶音也有些吃不消

積雪堆了一層,讓前路變得有些難行韶音好不容易有些困意,她還沒有睡著就聽到一陣箭羽破空而來的聲音她的神色一冷,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逼近,她立刻躲避開來

"唰唰唰"

一片密密麻麻的箭雨,從馬車窗之中射進來,若不是她早點閃避開來,恐怕此刻已經成了箭靶子

"嘭"

駕車的馬車夫中箭倒了下去,背後一大片馬隊已然追了上來

失去了駕車的人,馬兒受驚四處狂奔起來,韶音當下背起包袱,將萌萌塞進懷里,跳上了馬背然後取出了一把刀子,將牽系著馬車的繩子弄斷

"駕"

她握著缰繩,策馬飛馳在雪原之上,白色的衣袂飄揚而起,看上去飄逸如仙

為了躲避後面的殺手,她騎著馬狂奔,很快就迷失在白雪皚皚的雪原之中雖然甩掉了後面的人,但她自己也不知道身在何處

看來她出行的時候就已經被人盯上了,所以哪怕她如此低調,還是引來了追殺的隊伍

好在這匹馬的腳程很快,加上雪地難行,那些人似乎也對這里的地圖不熟悉,一時間也沒辦法追上她

"看來真是禍不單行,現在迷路了,如果找不到地方住,就要被凍死了"

韶音背著包袱,在寒風之中打了個哆嗦她騎著馬兒,目光四顧,沒有見到什麼住處

"在天黑之前必需解決住處問題"

她抬頭看了看天空,陽光已經不如中午的時候那麼強烈這草原上的夜特別寒冷,她身上只有一件棉襖,無法禦寒渡過這冬夜

她騎著馬兒四處尋找,最終只是找到了一片懸崖冰壁,以及一片冰湖她估計自己是不心走到了非常偏僻的地方,否則不可能出現懸崖的

她此刻就在懸崖底下,四周只有冰雪,根本見不到任何活人

"看來這附近不會有人煙了,今晚便在這里住了"

她走下馬,牽著馬兒走到了背風的崖壁後面,比起其他冷風凜冽的地方,這里要暖和許多用樹枝弄成掃把,她清理出一塊不大的地方崖壁上有幾株樹,她便將樹枝折下,搭起了一個簡陋的帳篷骨架,最後用包袱的布,固定在帳篷之上,遮蔽晚上的落雪

地上鋪了一層抖去積雪的草葉,鋪上了她攜帶的棉襖,作為晚上的睡覺之處馬兒偎依在旁邊的草葉上面,也躲在這里避寒

韶音撿來樹枝,在帳篷旁邊搭起火堆,趁著天色還亮,她盡力撿了最多的柴火放在旁邊備用她還在帳篷外面灑了一大片的藥粉,這些藥粉會散發出特殊的味道,避免狼群深夜襲擊

忙碌了半天,她感覺饑腸轆轆幸而旁邊雖是冰湖,但她還是破冰捕到了幾尾冰魚,插在樹枝上烤了起來再撒上一些隨身攜帶的食材配料,濃郁的香氣就散發開來

"可惜沒有帶鍋碗瓢盆,不然還可以煮一鍋魚湯"

韶音苦中作樂的道,對于能夠找到這樣一處避寒的地方,她已經覺得很滿足了取下腰間的美酒,喝了一口香醇的美酒,她感覺整個人都暖和了不少

她吹了吹烤魚,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烤魚鮮美的味道,讓她胃口大開吃完一條烤魚,她打算繼續吃剛剛烤好的一條,就聽到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在她旁邊響徹而起

"什麼東西?"

韶音嚇了一跳,伸手探向烤魚的動作也猛地停住她伸手握住隨身攜帶的短刀,警惕地朝著旁邊走去

然而,她只見到了一個人躺在雪地里面,身上沒有受什麼外傷,只有腦袋上有些血跡,看來是從上面的懸崖上掉下來的

韶音心翼翼地靠近,見到那是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看不清他的模樣她將手指伸過去,探了探他的鼻息

還沒死

對于這個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人,韶音原本是不想惹麻煩的,但想到這里半個活人都沒有,她也找不到出口,這個人不定知道路呢?

想到這個可能性,她便動手將此人拉了進來

"算你運氣夠好,掉在了我這里,不然就等著凍死了"

她將這個銀面男子拉到了火堆旁邊,挪出了一些草堆給他躺著見到他腦袋上的傷口,她從衣里找出了銀針,替他施針止血同時拿出了藥粉,私下衣裳的布條給他包紮

她有隨身攜帶藥瓶的習慣,不是為了救人,而是為了救自己

替他包紮完,韶音繼續吃起了烤魚,還好沒有烤焦了,不然她一定會後悔剛才沒有早點動手拿下烤魚

在她手握烤魚,剛要動口吃的時候,她就見到躺在一旁的銀面男子竟然已經醒來了睜開了眼睛,正盯著她,確切的是她手上的烤魚

垂涎欲滴的目光,讓她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要魚魚"

銀面男子開口出的話,充滿了孩子氣的味道

"你要這個?"

韶音愣了愣,聽他的語氣,就像是一個孩子

"嗯嗯"

銀面男子重重的點了點頭,眼眸里面寫滿了渴望

"那給你吃"

韶音看到他那清澈剔透的眼眸,心中陡然滑過一個想法,伸手將烤魚遞給她反正她也吃得幾分飽了,他還不知道餓了多久,不就是一條烤魚,給他也沒什麼

她沒有感覺到他有什麼敵意,故而沒有處處防備

"魚魚吃"

銀面男子露出了喜悅的笑容,歡喜地接過烤魚,大口吃了起來

只是他吃得太快,不心咬到了魚刺,竟然"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痛痛"

銀面男子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瞅著韶音,可憐兮兮的道

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半邊面具沒有擋住他漂亮的薄唇,但此刻韶音卻沒有注意那些,她心里在想,這家伙該不會腦震蕩了

畢竟從那麼高的懸崖上面掉下來,就算是武功再好,怕是也會腦震蕩

"我看看"

韶音見到他可憐的眼神,便走過去,見到他嘴里的魚刺,不由無奈地拿出了鏡子

"喏,自己拔掉魚刺,吃魚慢慢吃,沒人跟你搶"

她無奈的開口道,見到這個家伙,她感覺自己救他是不是救錯了?

銀面男子伸手拔掉了魚刺,立刻歡天喜地的看著韶音,似乎對她充滿了依賴

"你叫什麼名字?知道出草原的路嗎?"韶音開口詢問道

"我是誰?我不知道我是誰?你能告訴我,我是誰嗎?"

銀面男子聽到她的話,茫然的搖了搖頭,一雙紫羅蘭色的眼瞳里面騰起了一片水霧,可憐楚楚的瞅著韶音

"你都不知道你是誰,我怎麼會知道"

韶音伸手拍了拍腦袋,沒好氣的道

"嗚嗚嗚嗚"

銀面男子聞大哭了起來,伸手拉著她的衣角,可憐至極

"你不要丟下我"

上篇:【096】香氣芬芳     下篇:【098】月夜狼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