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03】氣吞山河  
   
【103】氣吞山河

韶音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只記得眼前浮起了一片輝煌的金彩,猶如旭日一般綻放萬丈瑞霞,將整個地下照得透亮至極

此刻的陌紫皇周身散發出來的氣魄,足以吞沒山河,震動霄漢

墨黑緞子上繡著的火焰紋路,仿佛活了起來,讓周遭的空氣都要沸騰起來

"轟——"

一聲巨響過後,所有的天蠍都化作灰塵,鋪在了地面之上哪怕是那只巨大的天蠍王也沒有一絲懸念,就被直接秒殺

他好似天神一般,充滿了強大到翻天覆地的力量

"走"

陌紫皇抱著韶音,朝著前面飛去,後方滾滾熱浪席卷而來,這地下的赤磷已經徹底燃燒了起來他知道她來此地,必定要要進去,所以沒有在這個時候退縮,而是與她共同進退

眉心的烈焰蓮珠還散發著滾燙的溫度,他卻絲毫未覺一般,帶著她朝著原先被血色天蠍擋住的牆壁靠近他們這才注意到這面石壁上赫然畫著壁畫,那百丈高的巨大壁畫上,有著一道陌紫皇熟悉的身影

一個絕世女子姿態慵懶,跳著鳳舞九天,一頭銀紫色長發披瀉而下閃婚厚愛一襲淡荷色流云千水長裙,領口繡著一簇白色梨花,吟香醉月寬大的水裙下擺鑲著飄逸湘紋,營造出一種清雅脫俗的味道清雅高華,似芳蘭芷,似雨前茶

一雙銀白的明眸,似乎在凝視著什麼,充滿了虛無縹緲之感

"湮寂姨娘的畫像,怎麼會出現在此地?這九華山的宮殿,到底是何人所建造?"

陌紫皇的心里充滿了疑惑,原本以為馬上就能夠撥開迷霧見到事實的真相,然而,如今卻感覺越發撲朔迷離起來

"這壁畫上的女子,好有氣勢"

韶音看著壁畫,似乎可以想象出畫中女子的樣貌和氣質,讓她感覺格外震撼這壁畫之上一筆一劃,皆是充滿了用心,傾注著畫者的感

"找找入口我想應該是在此處"

陌紫皇開口道,仔細地尋找起機關來此地如此凶險,必定隱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後面的火焰已經逐漸蔓延過來,他們的時間剩下不多了,如果還找不到入口,那他就會帶著韶音離開這里

"嗯"

韶音也知道他們剩下的時間不多,必需在大火蔓延過來之前找到入口她伸手取出了隨身攜帶的鳳凰金簪,這簪子里可能隱藏著什麼玄機

她記得地圖上所標注的入口就是此處,那這里肯定是寶藏地宮的入口

只是,這面牆壁如此巨大,還有著各種圖案,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實在是很難找到機關

"鳳凰金簪必定是戴在發間,那入口機關是否也在壁畫上人物的發間?"

她腦海里浮起這樣的想法,便靠近那石壁上的女子,朝著她的鬢發間望去空空如也的發間,確實是少了一些點綴

"阿音,毒煙飄過來了,我們必需離開這里"

陌紫皇沒有發現入口的機關,見到赤磷燃燒的毒煙已經撲過來,他當下便開口道

"是要離開的時候了"

韶音伸出玉手,將那柄古老的鳳凰金簪按入壁畫上女子的鬢發間,那個位置正好有一個完全相符的凹槽,如果沒有仔細觀察,根本無法注意到

她將鳳凰金簪用力按入石壁之內,與壁畫融合在了一起

"轟隆隆"

畫著女子的石壁朝著後方退去,敞開了一條足夠兩人通過的道路

"快進去"

韶音眼底露出了一抹激動之色,連忙拉著陌紫皇朝著甬道里跑去在大火伴隨著毒煙沖過來的時候,石壁又再度閉闔起來,將煙塵阻隔在外

走在黑暗的甬道里,讓人覺得前路迷茫,完全看不到方向

"這里太暗了,我先點燃火折子再前進,免得遇到什麼危險"

她摸出了火折子,點起火折子,微弱的火光一下子就熄滅了她接連試了幾次,都沒有辦法點起火折子

她不由想起了鬼吹燈的傳,陡然感覺這地方陰風陣陣

"嘩啦——"

一陣水聲從前方傳來,韶音定睛看去,就見到一葉扁舟自終年不見天日的黑暗河水上飄了過來冰火破壞神一盞長明燈懸于船頭,閃著忽明忽滅的光芒,為這個地宮平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息

沒有見到扁舟上有人,只有那一盞不知道點了多久的孤燈,在看不到水波的黑暗水面上閃爍

韶音不相信鬼神之,心中並不畏懼

"這水是弱水沒有浮力,哪怕是鴻羽在水面之上也會沉下去那葉扁舟定然是以無根葉制成,故而可以在三千弱水之上那盞長明燈,想來是天宮之火,雨澆不滅,風吹不熄,永世不朽這建造地宮的人,當真是天大的手筆"

陌紫皇沒想到在這九華山之內,竟然會見到這些傳中的東西,如果不是他看過許多古籍,根本就認不出這些東西

"這里的石壁皆是以斷龍石打造而成,如今石壁已封,我們只能向前走了"

他冰涼沁人的嗓音,讓韶音感覺一陣溫暖哪怕是身處于這可怕的地宮之內,她也充滿了力量

他所的東西,她以前未曾聽聞過但在她的認知中,但凡是長明燈,通常都是出現在古墓之內難不成這座巨大無比的地下宮殿,會是古人所建造的陵墓?看這座古墓似乎存在了非常久,加上這地方如此偏僻,建造的難度一定非常大,沒有數百年,估計是無法完成

這麼來,那位叛變謀反失敗的王爺,應該也不是這座陵墓的主人,而是不心發現了這座陵墓的秘密得到了開啟古墓的鑰匙鳳凰金簪,作為防備萬一

她整理了一番思緒,感覺這樣想來就合理多了不過以這座古墓的危險程度,想必除了她和陌紫皇之外,還沒有其他人踏足過此地

"扁舟飄過來了,我們上去"

陌紫皇知道這水面沒辦法飛過去,除了踏上這隨著水波飄動的扁舟之外別無出路

"不知道這扁舟飄往何處?"

韶音站上扁舟,目光落向了遙遠的地方她發現這扁舟竟然就是一片巨大無比的葉子,但飄浮在水面上那麼久還是像剛剛摘下來的一樣鮮,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掛在船頭的長明燈,照亮了一隅之地

兩人這一路上風塵仆仆,如今才能好好休息一番一直緊繃著的神經,也放松了幾分

他們相對而坐,幽幽的燈火,照在他們的身上,讓他們的身影顯得格外朦朧

火月雪貂瞪了半天的大眼睛也累趴了,窩進了韶音的懷里

整個世界特別安靜,只有水聲在耳畔響徹

無根扁舟順著水流的方向繞著這個地宮蕩去,如果不是這個地方太過陰森,想必是不錯的享受

"無根之葉,隨波逐流,哪里會有方向"

陌紫皇清嗓溫和的道,著無意,聽者有心

"世界之大,有一葉棲身便足矣,無論漂泊何方,心有所依便是家"

韶音玉顏染著柔和的光芒,長睫上點綴著絲絲水汽,眸子定定地凝視著陌紫皇粉嫩的嬌唇,吐露出的清音,讓陌紫皇感覺那就是天籟

"弱水三千,我願成為你棲身的葉,載著你飄零天涯,去哪兒都好,只要有你,有我,便是最美的仙境"

陌紫皇伸出手,朝著韶音探去穿越之腐女收夫

若願,就牽起手,一路走下去

無論風霜劍寒,無論逆流險阻,無論滄海桑田……

只要心在一起,沒有什麼可以隔絕他們

"執手偕老,舉案齊眉此心相付,永世不移"

韶音摘下了脖子上的長生玉鎖,將這件最重要的東西,送給了陌紫皇,希望長生玉鎖可以保佑他一世長安

她靠近陷入狂喜之中還未清醒過來的陌紫皇,冰涼的玉指,滑過他的頸脖,將長生玉鎖系好,讓他貼身佩戴

陌紫皇感覺自己像是被驚雷劈到一般,腦子完全炸開來,似乎冰瓊吐蕊,煙花綻空,幸福的泡泡,裹著他的靈魂,不斷地升空,讓他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太不真實

宛如寶石般的深邃眼瞳里閃著激動的晶瑩光澤,睫羽一動不動,他生怕一眨眼,這來之不易的美夢,就會化作海市蜃樓湮滅

"阿音,我是在做夢麼?"

他狂喜中透著幾分不確定的聲音,有著一絲惶然哪怕是在波譎云詭的朝堂,或者是驚心動魄的戰場,他都是獨步天下冷酷無的霸主,獨攬大權的鐵血王爺冷靜至極,睿智至極,淡定至極,強勢至極

但,這一刻,他所有的冷靜,睿智,淡定,強勢,都在烈焰之中化作扉粉韶音只是一個女子,卻有天大的本事,攪亂了他一池心湖叫他甘願為她瘋,為她狂,為她傻

"呆瓜"

韶音揭下面紗,清麗蘧樫芙顏靠近他的絕美俊顏粉嫩欲滴的唇,在他的額間那一顆烈焰蓮珠之上,落下一個溫柔的吻

霎那間,烈焰蓮珠之中似乎注入了一股清流,潺潺流淌進他的四肢百骸,一點一滴似春雨潤無聲的蔓延而來,輕靈得撩人心扉叫他的內心世界,宛如春暖花開,那股清流所到之處,冰霜化水,草綠兩岸,繁花馥郁,蝶舞紛飛

黑霧陰霾的地宮,黯淡不了他內心璀璨的煙火

森冷冰寒的弱水,凍結不了他靈魂絢爛的花樹

只因她一個溫柔的吻,他就感覺腦袋完全成了漿糊,又好像有什麼在腦子里不斷地轟然作響,讓他的俊顏猛地漲起來,耳根子都滾燙至極

"如果這是一場夢,我願長醉不複醒"

陌紫皇清潤動聽的嗓音充滿撩人的磁性,將她壓在身下,火熱的吻落在她桃花芳澤之上

她的味道就像是極品美酒,叫他愈飲愈醉,真想一輩子沉醉下去

她溫熱的氣息,讓他瘋狂的沉淪靈瞳氤氳著薄亮水光,透著意亂迷之色,宛若碎玉流銀舌浪卷滾間,她在回應著他的索求,讓他仿佛深陷于干涸的荒漠里,急需一汪甘泉來止渴

陌紫皇喉結滾了滾,整個人完全陷入了火海,滾燙的軀體,讓她面耳赤

韶音的四肢一陣發軟,腦海中的氧氣被盡數抽空,靈魂似乎要被他吸去一般

兩人在扁舟之上擁吻,好似**一發不可收拾,就在他們忘至極的時候,四周的黑暗陡然被七彩的光暈驅散

神秘的光暈,好似極光一般,在地宮之中陡然撕開黑暗,映襯著三千弱水,連綴成一條旖旎的飄帶,讓整個地宮變得宛如夢幻不死冥輪

炫目的光彩,驚醒了兩人

他們警惕地看向那片神秘光暈,只見一道道光暈遞變著姹紫嫣的色澤

青空之藍,雪羽之白,赤蓮之,碧水之綠,琉璃之紫,輝煌之金,各種彩光一層層渲染出美麗的光圈

"好美的石雕"

韶音透過這片光暈,見到了無數半透明的蝴蝶石雕,各種各樣的蝴蝶姿態,讓人看得目眩神迷蝴蝶石雕點綴在一瓣瓣寶石打造而成的花瓣上,美麗的珍珠水鑽點綴在花瓣中央,黃金作為花蕊,極盡奢華

"阿音,看這里有一個棋盤"

陌紫皇看到了這些價值連城的東西,但對于他而並沒有什麼吸引力,他要尋找的是這地宮秘密,顯然不在這里

扁舟停駐的地方,左岸是美麗的寶石花叢,右岸則是一個九色祭台,祭台之上有著一張棋盤

"下去,不然這扁舟就要帶我們折回之前的來處了"

韶音對于那片美麗的珍寶花林只是驚歎了一番,卻沒有過多留戀

"心點"

陌紫皇也知道這扁舟不會在此地留多久,便拉著她的手,走向了右岸的九色祭台彩色的晶石,築造成的祭台,非常罕見

韶音打量著這座九色祭台,感覺到了一股厚重的滄桑氣息撲面而來這每一塊晶石,似乎都烙印著歲月的紋路

祭台之上有著一個石頭棋盤,上面有著一個未解的棋局

"紫皇你找找看有沒有出口,我來試試這個棋局"

她發現這個棋局非常特殊,經緯縱橫間,好似星辰軌跡十二星座的軌跡,似乎被打亂了

她伸出玉指,將一顆顆棋子的位置還原

陌紫皇環顧了四周一圈,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出口,只是在站到九色祭台上的時候,他瞧見了那一片寶石花林之下似乎有著森森的白骨,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歲月,那些白骨早就已經看不出最初的模樣,但他還是一陣後怕

如果剛才他們選擇的是那左岸,想必最終會化作白骨骷髏,永遠困死在那里

他凝視了一眼韶音,看到她在認真地移動棋盤上的棋子,俊顏之上有幾分欣慰之色他知道韶音自都過得不容易,經常被那些夫人姨娘姐欺負,可以是窮困潦倒但她在見到這寶石花林的時候,依舊可以守住本心,不為所動,實在是讓他欣賞不已

他並不知道,此刻他面前的女子,並不是那個備受欺凌的韶府九姐,而是華夏軒轅盟的靈魂軍師,還是首屈一指的酒神魔醫,資產驚人加上她是軒轅老盟主的寶貝孫女,什麼大場面沒有見過?

因為韶音的爸媽是資深考古教授,她也曾見過許多帝王古墓親自深入地宮古墓,她這是第一次

"大功告成"

韶音玉指移動最後一顆石頭棋子,想要看看棋局破開,能否出現什麼線索

陌紫皇看了一眼那棋局,也有些無法理解,這到底是什麼棋局?他完全看不懂

只是沒等他開口詢問,棋盤就陷入了九色祭台之內,與祭台融為一體緊接著,腳下震動起來,整個祭台竟然往下方陷下去姐妹花的貼身保鏢

陌紫皇連忙拉住韶音的手,凌厲的目光望向了四周

他們站在九色祭台之上,隨著祭台下陷了兩米左右,就見到一條曲折的台階綿延開來

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酒池,濃濃的酒香撲鼻而來,讓韶音的腦海一震她記得,當初她就是掉進這個酒池之中,然後再睜眼就出現在了這里在酒池的旁邊,竟然有著一株株桃花

桃花的香氣撲鼻而來,一朵朵在枝椏梢頭開得燦爛,似少女雪腮潤染的嫣之色

草葉碧青,酒池清冽

誰也料不到,在這地宮之中內,竟然會有這樣一番水月洞天

這里完全就是一個世外桃源,穹頂之上碩大的明珠,好似一輪圓月永遠明亮

在桃花樹之下,有著兩個相對而坐的石雕

見到那兩個石雕,韶音驀然間覺得世界天旋地轉起來

那場醉人魅心的桃花雨,那兩道相對而坐的身影,那繚繞耳畔的琴音,瞬間湧到了她的眼簾與耳畔

現實與夢境撞擊在一起,碰撞出火樹銀花

那女子石雕的身前,一柄古琴之上鑲嵌著一枚蒼華云淚寶石,此刻正閃爍著魅惑的光彩,似乎要將韶音的靈魂攫取

刹那間,韶音似乎是著魔一般,徑直朝著那柄古琴走去此琴以萬年姻緣木斬成琴身,琴為弦月狀,配以翡翠雕花,水晶琉璃打造琴軫,吹影鏤塵,精美絕倫

"影落月心竟然在這里"

陌紫皇見到那石雕身前的古琴,眼底湧起了驚詫之色,也有著一絲難的喜悅

他手中的九霄環佩不斷地顫動,似乎是受到了影落月心的吸引

這對曠世古琴本為一體,哪怕是它們琴身之上鑲嵌的蒼華云淚,原本也是同一顆寶石九霄環佩之上的寶石名為蒼華,影落月心之上的寶石名為云淚

在分離了無數年,兩柄古琴終于聚集在了一起,好似宿命一般

韶音站在影落月心古琴面前,眼眸輝映著蒼華云淚明亮的彩光

九霄環佩與影落月心兩柄古琴之上的寶石,陡然掙脫出琴身,融為了一體,發出了耀眼的光輝,籠罩在韶音的身上

一陣颶風平地而起,環繞在韶音的周身,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靈魂要脫離身體一般颶風卷起漫天桃花雨,將她一層層包裹起來

"紫皇"

她張開嘴巴,朝著陌紫皇叫出聲來,然而,她伸出手卻無法觸碰到他

旋繞在她周身的颶風,好似時光之牆,將她與他阻隔千萬年

"阿音阿音"

陌紫皇見到突然出現的異變,見到韶音的身體浮起,無數的桃花瓣將她環繞起來,他一瞬間有了一種會永遠失去她的感覺

"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他自口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震顫了韶音的心房

上篇:【102】他的霸氣     下篇:【104】河圖洛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