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04】河圖洛書  
   
【104】河圖洛書

耳畔回蕩的是振聾發聵的呼嘯聲,柔粉漫凝的桃花瓣,無地化作一道無法穿透的帷幕,將韶音的視線阻隔

她看不到外面發生了什麼,意識一絲絲抽離她的軀體,透過那一點點花瓣的間隙,她見到的最後畫面是陌紫皇那一雙驚慌的眼,皺縮起來的瞳仁

傲岸冷酷如他,也會露出驚懼慌亂的神色,也會放下尊嚴,道出絕望的求字

這樣的他,讓她的心莫名地疼起來好似一根根尖銳的冰錐,紮入了她的心房之中唇顫了顫,出的話,他已然完全聽不到

她想告訴他,她不想離開,她想與他在一起

她想告訴他,他一直都是她心中的選擇,此生若能與他並肩執手到老,那她便無求了

只是她來不及跟他什麼,就感覺到眼皮越來越沉重,整個世界陡然安靜了下來,寂靜得叫她害怕

在她懷里的火月雪貂萌萌手足無措的大叫起來,但是卻怎麼也叫不醒它的主人

"阿音"

陌紫皇絕望的呼喚聲,伴隨著血肉之軀撞上這片桃花風幕,然而,卻只是被遠遠的震開,落到了地面上

他的喉嚨一甜,觸目驚心的血液,自他完美的唇畔溢出,染上了他的衣襟但是他此刻卻顧不上愛潔,撐著受傷的身體再度沖上去,想要撞開這片桃花風幕

他沒有動用烈焰蓮珠的力量是怕會傷到在風幕之內的韶音,只能用這種最傻的辦法,一次次鍥而不舍地沖上去

那足以絞碎血肉的風刃,將他弄得傷痕累累,被他放置在一旁的朧朧見到主人滿身鮮血淋漓,也嗚嗚的哭了起來

"嘭——"

他的身體重重地落在地面之上,不知道有多少道傷痕,如蜘蛛網般遍布全身,看上去血肉模糊,格外嚇人

然而,血肉撕裂的疼痛,怎麼及得上失去她的痛楚來得刻骨銘心

他幾乎已經沒有一點力氣,若不是烈焰蓮珠的力量支撐著他,他此刻已然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不死冥輪

他撐起顫抖的手臂,踉蹌著腳步,要再度沖進已經越來越薄弱的風幕之內

"嘭——"

桃花風幕陡然破碎開來,漫天的桃花落在他倒下的身體上,看上去淒美入骨

他一頭如瀑的長發上也染上了血跡,原本殷的唇,已然化作白雪之色

見到風幕破碎,他身上的力氣已經被完全耗盡,韶音的身體從半空之中掉落下來他忍著刀割般的劇痛,拖著灌鉛的腳步沖上去,顫抖的雙臂將她穩穩地爆沒有在意手上的傷勢有多嚴重

妖孽俊顏之上,蒼白的唇角,微微勾起一絲滿足的弧線抱起她的時候,他覺得支離破碎的世界又完整了

"嗚嗚嗚——"

火月雪貂嗚咽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

"萌萌,你主人又沒有出事,你哭什麼?"

陌紫皇沙啞的聲音,帶著一絲不悅心尖顫了顫,籠罩上了一層不好的預感,不安的感覺猶如黑霧蔓延進他的心底

"嗚嗚嗚"

火月雪貂萌萌趴在韶音的身上,哭得加哀傷,圓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有淚水在打轉,但它卻不敢讓眼淚落下

陌紫皇看著韶音安安靜靜地躺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連一絲呼吸都沒有,心也已經停止了跳動他驀然間瞪大了眼睛,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好不容易拼湊完整的世界,轟然倒塌

一陣寒意從他的腦袋上,沖擊到他全身的血脈,將他整顆心都凍結起來

他僵硬的軀體,始終保持著環抱韶音的姿勢,冰冷的俊顏之上,露出了叫人心疼至極的微笑

"阿音她好好的呢你不要吵她睡覺"

他的話音溫柔如春風,好似她只是在憩一會兒,很快就會醒過來

火月雪貂萌萌見到他這個樣子,眼眶的淚水越來越多,躲在了一旁的角落,淚水"嗒嗒"地滾落了下來

朧朧見到它哭得傷心,伸出了爪子,摸了摸它的爪子,安慰了它一下圓溜溜的大眼睛里也充滿了淚水,決堤一般落了下來

這兩只充滿靈性的獸,抱在一起,大哭了起來

"嗚嗚嗚"

陌紫皇抱著韶音冰冷下來的身體,好似與這個世界完全隔絕了一雙冰冷的眸子,透著幾分空洞

"啊——"

在窒息的沉寂過後,一聲無法壓抑的呼喊聲,石破驚天般爆發出來

眉心之上一點烈焰蓮珠飛了出來,因為宿主的緒爆發,懸浮于空的烈焰蓮珠之內的封印陡然碎開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從烈焰蓮珠之中噴薄而出,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彌漫而出,讓萬獸顫抖匍匐,驚恐不已

所有感受到這股氣息的人,全都嚇得雙腳發顫,跪在地上不斷地磕頭

"轟——"

一道沖霄而起的金色烈焰,自地底下沖破重重障礙,直接將那堅硬無比的石頭融化成虛無姐妹花的貼身保鏢

萌萌和朧朧嚇得連忙躲在韶音的身邊,因為只有她那里是最安全的哪怕如今陌紫皇幾乎瘋狂了,卻還是心翼翼地保護著她,沒有讓一絲熱氣傷到她

"轟隆隆"

爆炸聲不絕于耳,沖天而起的金色帝焰,將整座九華山天宮化作一片廢墟

若是此刻韶音能夠看得見這番景,必定會明白為何當初她所見到的九華山會是一片殘垣斷壁的遺跡了

烈焰蓮珠徹底爆發,瞬間讓天地變色

九華山宮殿之上駐守的人,見到這般毀天滅地的景,慌不擇路地逃走逃得慢的人,已然化作飛灰

毀掉了整座九華山,烈焰蓮珠依舊滾燙火熱,宛如陌紫皇心底無法澆滅的烈焰

烈焰蓮珠內的封印是冷月漓所下,為的是讓陌紫皇不會因為烈焰蓮珠那逆天的力量影響心性鳳魅雪早就知道兒子身上的烈焰蓮珠會讓他的性格有些狂暴,所以陌煙華才傳授陌紫皇靜心琴音,撫平他的心

他絕對不能動怒,否則烈焰蓮珠一旦失控,他就會喪失理智,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他的眼眸化作焰之色的時候,天邊忽然傳來一陣清洌如泉的箜篌琴音,猶如細雨滋潤干涸的土地般響徹而起輕柔的琴音,飄逸而出,宛如三月酥雨,綿密地落在聆聽者的心上,撫平一切的戾氣與煩憂

長空之上,浮云之間,身著一攏雪白長袍的絕美人兒,披著一襲冷月寒香,遺世獨立的低垂著眸子一雙纖柔的素手,輕彈環指間撥動著冰弦,任由琴音在十指間流散仿佛有朵朵藍蓮花,從她的指尖綻放而出剔透如蝶翅,炫麗如仙翼,飄渺如霓裳

她見到九華山之中被轟開的巨大天坑,雪一撫櫻舞滿天,朝著下方飛去龍身鳳尾的吟鳳箜篌,獨攬于懷沉香玉木之上,細碎的水鑽與翠藻金彩,煥彩炫暝一排整齊白色冰弦,泛著冷夜的霜華之色,絲絲縷縷,寒冰冷凌

"睡"

她玉指撥動琴弦,清清冷冷的聲音,輕靈如風的飄過,蕩起層層漣漪

琴音落在陌紫皇的耳畔,讓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眸原本他的身體就已經到了臨界點,如今聽到這充滿魔力的琴音,無法抵抗那股催眠的力量,抱著韶音倒了下去

"他的身上有月漓的氣息,想來與他有些淵源只是,他如今去了何處?"

年紀不大的少女,目光毫無波瀾地凝視向陌紫皇

見到他懷里抱著的韶音之時,她的臉上滑過了一抹淡淡的驚訝

"為何我感覺到她的身上有著音的靈魂氣息?只是現在已經漸漸消失了"

少女幽藍的雙眸蘊藏著一絲滄涼,湛藍如流云天際的頭發披散在身後

看著這個已經失去氣息的女子,讓她想起了妹妹韶音,那個樂觀開朗的姑娘,活得多姿多彩她本是軒轅盟的老盟主領回來培養的孩子,時候只有韶音會來跟她一起玩,後來長大之後她們見面的機會就少了很多,但她永遠是她心里最可愛的妹妹

因著這一分熟悉的氣息,她取出了一顆千年鮫珠,讓此珠融入她的體內,保她身體不腐

她揮了揮手,一道薄薄的光幕,就籠罩上陌紫皇的身體,讓他的傷口不再流血做完這些,她便揮了揮衣,離開了此地

有那兩只靈獸保護它們的主人,想必他們也能夠等到救援之人到來冰火破壞神她只是經過此處的路人,能夠做的僅此而已

當她離開之後,沒有多久,另外一道俊逸的身影就落在了地宮之中漫天的地獄櫻蝶,飛舞在男子的身畔

"花朵來過這里"

冷月漓掃了一眼被烈焰靈珠毀得徹底的九華山,無奈地聳了聳肩膀知道陌紫皇的烈焰蓮珠封印破碎,他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還好這不是在神都之中,否則,整個神都估計都成廢墟了

"封印破碎,再度修複也無法支撐多久了家伙,你要好自為之了切勿再動怒"

他伸手觸碰著陌紫皇的眉心,見到他昏迷不醒,懷里還抱著已經失去氣息的女子,不由搖了搖頭,目光里透著幾分黯然神傷

"這世上最苦,莫過于之一字,叫人肝腸寸斷,痛不欲生"

他溫潤的嗓音,好似江南煙雨,縹緲地落了下來

陌紫皇如此,他自己又何嘗不是

"這是你們命中注定的劫數,姻緣為劫,能否化解,還看你們的心是否堅定"

他扶了扶衣,帶著他們兩人,以及兩只萌寵和兩柄萬年姻緣木的古琴消失無蹤

他的話音,似乎穿透了重重的時空迷霧,抵達了韶音的耳畔

極致的黑暗,濃如沉墨,一層層覆蓋下來,壓抑得叫人無法呼吸韶音感覺自己似乎飄蕩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耳邊聲嘶力竭的絕望聲音,漸漸的模糊遠去

一瓣瓣凋零的桃花瓣,在她的腦海中不斷地紛落,堆積成一座高塔,將她困在了中央

她不斷往塔上攀登,輕盈的身體不斷地飄浮向上

黑暗如潮水般退去,她見到了絲絲光明籠罩在她的眼簾睫羽如濕潤的蝶翼,艱難地顫了顫,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眸

入目的是她熟悉又陌生的臥室,溫暖的陽光,盈盈穿過水晶珠簾,折射出璀璨的光暈耳畔是舒緩的鋼琴曲,流淌在晨曦的薄光之中,輕撫著疲憊的心

半敞的落地窗戶邊,嫩暖的陽光將滿園的綠色樹影投入室內綠葉桃花窗紗,隨著晨風飛揚起來

"我——回來了"

韶音干澀的嗓音,充滿了沙啞低頭看了自己的衣裳一眼,藍白相間的真絲睡裙,上面點綴著美麗的雪花圖案一頭柔順濃密的披肩長發,泛著洗發水的花香,顯然是有人替她精心打理過

她忽然想起了那個道士玄天所的話,她此生有一個機會可以回到來處,但倘若回去,就再也回不來了

但是,她從來都沒有想到,當這個機會來臨的時候,她根本沒有不的權利

曾經她無時不刻不在想著回來,如今真的回來之後,她卻感覺心里沒有想象中的喜悅,反而有著深深的失落

"音音你終于醒了太好了"

一個身著練功服,精神矍鑠的老爺爺,聽到了她房里的動靜走了進來,就見到了昏迷許久的孫女坐在床邊一雙慈祥的眼睛,露出了不加掩飾的高興

"爺爺,我怎麼在這里?"

韶音沙啞的聲音,充滿了疑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田園貴女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音音你掉入了九華山的地底之後,是你爸媽把你帶出來的快喝口水潤潤嗓子,你昏迷了這麼久,都是你媽在照顧你"

韶老爺子慈愛的道,看到寶貝孫女蘇醒過來,他老眼都有著潤

"爸媽回來了"

韶音聽到這個消息,原本沉重的心,也舒緩了一分

"是啊,這一次你們幾個能夠平安回來,多虧了紫薇智者,他親自派出了救援隊,深入九華山,找到了你們三人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你一直沒有醒來,但紫薇智者了,你一定會醒來,所以老頭子我才沒有哭成淚人"

韶老爺子笑著道,有種老頑童的感覺他得輕松,但話語中的關心,韶音聽得出來

爺爺對她一直都很好,如今年事已高,是她最放心不下的人

原本爸媽也失蹤了,她一直擔心沒有人照顧年邁的爺爺如今知道爸媽回來了,她也松了一口氣

"有機會定要親自謝謝紫薇智者"

韶音想起紫薇智者,那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年輕人,精通天文地理五行八卦想來也只有他,可以在九華山出入自如了

"這次前往九華山的人,可是我們的音音寶貝,紫薇那子自然是坐不住的"

韶老爺子笑著調侃道,在軒轅盟之中誰不知道紫薇智者的心上人就是韶音,算到她出事,他哪里還能坐得住

"爺爺,你再胡八道,我明天就給你發布一個相親大會,相信會有很多風韻猶存的老奶奶踏破我們韶家門檻的"

韶音手握水杯,在飲水機旁取了水,喝了一口溫水潤了潤嗓子,聽到爺爺的話,不高興地板起臉

"音音,你年紀也不了,也是該談婚論嫁的時候了不然再拖幾年,就成老姑娘啦雖然我們音音美麗動人,就算變成老姑娘,也是鑽石剩女,但爺爺可等不了那麼久了"

韶老爺子有些傷感的道,他的年紀已經老了,怕是等不到抱上寶貝外孫的時候了

"爺爺,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不許胡話"

韶音這才發現爺爺一下子蒼老了很多,看著他白發蒼蒼的模樣,她覺得格外心酸

"哈哈還是我們音音的嘴巴甜你爸媽自從九華山出來之後,一直沉醉在研究所里,晚上才會回來,爺爺讓人給你送點吃的過來你剛剛醒來,身體還很虛弱,不要到處亂跑"

韶老爺子慈愛的道,沒等韶音答應,就激動地開始忙碌了起來

見到爺爺那歡天喜地的樣子,韶音感覺鼻子微微的酸澀走到偌大的陽台前,看著下面的花園,繁花錦簇,一派生機勃勃然而,她的腦海里卻是一片冰雪飄舞的景象,那雪地之上絕美的冰雕,在她的眼里清晰映現

"那只是一場夢嗎?真的是夢嗎?"

韶音伸手扶著陽台的欄杆,看著刺眼的陽光,明媚得哀傷

她走到鏡子前面,看著自己的臉,似乎有些陌生手背之上的月牙胎記告訴她,自己已經回來了,永遠離開了那個世界再也見不到那個冷酷霸道,卻又熱如火的男子

胸口一陣揪痛,時不時地席卷而來,疼痛的感覺那麼清晰,讓她銘記著那個如天神般保護她的男子施主耍無賴

"阿音——"

鏡子里似乎出現了陌紫皇哀傷的俊顏,憂郁而絕望的眼眸,似要望穿她的靈魂

"紫皇對不起對不起我答應你的事,沒有做到——"

她對著鏡子,眼眶里湧起了水霧,顫抖的雙肩,無聲的低泣她仰著頭顱,看著世界在她的眼底模糊,未曾讓眼淚落下,倔強地讓淚水在眼眶里蒸發她不能軟弱,她必需堅強起來,哭泣沒有用

"紫皇,等我"

她的手觸碰著鏡子,似乎是在對陌紫皇話一般

她換上了一件白色雪紡長裙,精致的蕾絲邊宛如一朵朵雪蓮花綻放開來玉臂上系著雪紡云,露出半截手臂,看上去清麗素雅她穿上鞋子,拎上一個包包,拿了車鑰匙,就朝著外面走去

韶老爺子過來的時候,就發現她的屋里已經空空如也

韶音走進巨大的車庫之中,打開色跑車的車門,坐進車內,動作利落地發動車子腳踩油門,開著拉風炫目的跑車飛奔而出

韶家占地面積很大,大片的別墅綿延開來,看上去壯觀至極大片花園環繞在乾淨寬闊的道路兩側,迎面而來的暖風里都充滿了花香

見到大姐出門,特級警衛立刻將防衛森嚴的大門開啟,齊齊朝著她行了個禮

這些特級警衛都是軒轅盟之中退伍的特種老兵,也是曾經韶音的部下,見到她如今已經安然無恙,眾人的臉上也露出了喜悅之色

"大姐一路順風"

韶音朝著他們點了點頭,踩下油門,跑車狂飆而出雖然有些日子沒有開車,但是她還沒有忘記車感,開起來也很熟練

繞過一片大湖,她就見到了位于湖畔的考古研究所這座研究所就是她的爸媽開的,他們對于古代異域文化充滿了興趣,畢生都在研究那些被歲月所覆蓋的秘密他們一直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另外的架空世界,未曾被人發現

"研究所禁地,請出示身份徽章"

警衛見到火的跑車飛奔而來,立刻攔下了韶音

"笨蛋你看那車牌,可是韶家專用的車牌,這輛跑車是大姐專用的,快點放行"

另一個警衛見到韶音,認出了她的身份

"啊大姐,不好意思,我是來的,沒見過你"

年輕的警衛是剛剛被分配過來的,所以沒有見過韶音,看到大姐原來長得這麼漂亮,臉頰有些暈

"沒事,以後要辛苦你們保衛研究所的安全了"

韶音沒有責怪他,而是徑直開入研究所,抵達門口的時候停下車

"大姐的脾氣可真好"

年輕的警衛見到她沒有責罵,態度是那麼溫和,感覺受寵若驚他早就聽大姐是老盟主的親孫女,原本以為這個級世家的大姐會非常傲慢嬌縱,如今看來卻是非常平易近人

"那是當然我們大姐人非常好,修養不是那些家族出來的姐能比的她可從來不會亂發脾氣,非常好相處網游之三國王者最章節"

另外一個老警衛贊不絕口的道,韶家雖然是級世家,但是無論是老盟主還是老爺夫人都非常好,特別有修養

"簡直就是女神啊"

年輕的警衛感慨了一句,看著韶音消失,戀戀不舍

"女神也不是配你這個**絲的,我們大姐的追求者可以排隊排到城門口了"

老警衛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沒好氣的道

"一點希望都沒有嗎?"

年輕警衛還想掙紮一下,看看自己有沒有機會,就被老警衛的話一棍子打死念頭

"我聽紫薇智者十分愛慕大姐,你覺得自己能跟紫薇智者比嗎?"

"我徹底破滅了肉的理想,白菜的命"

年輕警衛早就聽過紫薇智者的大名,只要是軒轅盟中的人,誰不知道紫薇智者?自從一代女帝隕落之後,紫薇智者如今可以就是軒轅盟之中權勢最大的年輕一輩第一人

聽紫薇智者長得玉樹臨風,氣質高華勝過瓊苞雪柳,是所有女人的白馬王子加上紫薇智者多金帥氣又有智慧,如今又是單身貴族,想嫁給他的女人,也是足以繞城一圈

兩人在議論的時候,韶音已經走進了研究所之內這座研究所的建築風格很特別,充滿了古色古香,讓她感覺置身于古代一般這里的建築風格是韶音的爸爸和媽媽根據一張古老的壁畫所設計的

也是那副壁畫的出現,讓他們相信還有另外一段不為人知的曆史,被歲月風沙所掩蓋

研究所的人不多,這是韶音的爸媽平日獨自研究東西的地方,很少有人打擾一路上都是監控和警報器,她穿過長廊,走進了爸媽的研究室

他們兩人正在研究著一個古老的酒樽,臉上有著激動之色

"爸媽我回來了"

韶音站在門口,脆生生的嗓音,讓正沉醉于研究的中年男女,連忙抬起頭看過去

她的不是醒來,而是回來了,只是他們見到女兒太過高興,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音音"

"我的寶貝女兒你總算是醒來了,我都擔心死了"

面容美麗的女子,眼眸里含著熱淚,見到女兒蘇醒,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跑過來

"歆兒,你有身孕,不要跑這麼快"

韶音的爸爸韶東籬見到妻子激動的樣子,連忙追了過去,生怕她會摔倒

他們如今也算是老來得子,不管是男女,都是他們的心頭寶

"我這不是見到我們音音醒了太高興了嗎?"

韶音的媽媽郭韻歆溫柔的笑著道,放慢了步伐,也擔心自己會不心傷了這個還未出世的寶貝

"媽媽有身孕了"

韶音聽到他們的對話,沒想到她一醒來,就有這麼一個驚喜帶給她

"音音,你就快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郭韻歆笑著道,臉上滿是慈母的光輝鳳女王爺

"那真是太好了"

韶音真心高興,見到爸爸媽媽安然無恙,如今又多了一個孩子,她感覺連日來的擔憂都放下了

"音音剛剛醒來,快坐下休息休息"

郭韻歆拉著韶音的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跟她起了家常話

"爸媽你們失蹤的這些日子,到底去了什麼地方?發生了什麼事?"

韶音攏了攏長裙,抬眸看向他們,開口問道

"音音,我和你爸到了一個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

郭韻歆到這里,臉上充滿了激動之色

"是啊你肯定是意料不到"

韶東籬也是一臉肯定的道,似乎篤定了韶音猜不到他們失蹤的日子去了什麼地方

"該不會是去了古代?"

韶音好似無意提了一句,卻讓兩人都傻了眼

"哇塞我們寶貝女兒真的是太聰明了"

郭韻歆目瞪口呆的道,然後就將他們的經曆對韶音了一遍他們夫妻二人也走到了當日韶音發現的天坑之中,就到了九華山之中,他們覺得邪門,打算先出去再做打算,沒想到竟然發現他們來到的是另外一個世界

因為他們兩人對古代異域世界的狂熱,讓他們決定留下來考察只是他們並沒有在那個世界逗留太長時間,就見到一陣七彩光芒閃爍了一下,將他們包裹起來,再度回到了那個遺跡之中

他們正巧見到韶音落進酒池之內昏迷不醒,連忙將她救了起來而後遇到了紫薇智者帶來的救援隊,將他們平安救走只是韶音昏迷之後,就一直沒有清醒過來,讓他們擔心不已

"我們如今一直在研究如何能夠再去那個世界,那里的一切真是叫人著迷"

韶東籬一臉向往的道,想起他與妻子的奇遇,他就覺得特別的激動

韶音聽到他們的經曆,原本絕望的心,再度燃燒起了希望的光芒爸媽都能夠去那個世界,她是不是也能夠再過去?

"不過紫薇智者了,我們能夠去一次那個世界是意外,想來再開啟時空通道機會非常渺茫"

郭韻歆開口道,臉上有幾分無奈

"紫薇那子就會故弄玄虛,我可聽了,他手中有一個河圖洛書,可以開啟時空之門不過那子太氣了,就是不借給我"

韶東籬沒好氣的道,對于紫薇智者的實力,他可是很清楚的那子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會是一任軒轅盟的盟主候選人了

"音音,要不你去借借看,要是借到手的話,我們一家人還可以去異界旅游一回"

韶東籬到這里,自己都憧憬不已

"你想多了"

郭韻歆好笑的道,對于丈夫的異想天開感到有趣不過她就是喜歡這樣的活寶,兩夫妻都是充滿幻想,敢于冒險的人

"要是我去了古代就回不來了,怎麼辦?"

韶音深眸望向他們,看著爸媽那溫和的笑臉,似乎要把他們的模樣牢牢地記住絕世強者

"傻丫頭,那有什麼好怕的?拐個古代美男回來才是王道畏畏縮縮可不是我郭韻歆的女兒"

郭韻歆拍了拍韶音的肩膀,開玩笑的道

"歆兒得對要是真有一個古代女婿,那我不是可以天天研究他的衣食住行嗎?想想就好有意思"

韶東籬俊顏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朗笑著打趣道

他們兩人自然是在開玩笑,沒有把韶音的話當真

"嗯"

韶音點了點頭,看著爸爸媽媽幸福溫馨的模樣,她知道自己可以放下心了

"爸媽我先去紫薇那里一趟"

她站起身來,朝著外面走去,那背影宛如傲雪寒梅,孤寂而動人

看著韶音的背影,兩夫妻感覺女兒真的是長大了,似乎也有哀愁了

色的跑車,自研究所之中飛馳而出,一路上引來無數人的側目當她將跑車開到一座大氣的城堡前,立刻有重重警衛圍了過來當看清韶音的車牌,他們連忙恭敬地讓開,齊聲行禮道

"恭迎音姐"

韶音一路暢通無阻的開進城堡之內,看著紫薇的住處,她也有些無語

一個人住這麼大,他也不覺得累麼?

她最不愛來他家,每次開車都要飆好久,才能從城堡門口抵達他的住處

停下車之後,她踩著碧翠的草甸,朝著玫瑰花園走去,想必現在這個時候,紫薇就在花園之中喝咖啡

因為平日經常要和這家伙打交道,所以她對他的作息時間也很了解

穿過純白色大理石拱門,走過一條玫瑰花長廊,大朵大朵火的玫瑰花,形態婀娜張揚地簇擁在走廊之旁

在長廊盡頭,她見到了銀發如雪,尊貴如王子的年輕男子,正坐在白色長椅上,手握咖啡杯,在享受著美好的晨光

晶瑩的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讓他看上去耀眼無比他有著一張英氣逼人的俊俏容顏,水晶般剔透的眼眸,宛如雨後的天空他身畔一簇簇玫瑰濃烈的顏色,染成最華麗的印象派畫布

聽到腳步聲,他性感的唇抿了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抬眸揚眉,望向了許久未見的韶音,清潤的嗓音,緩緩地落下

"韶音,你回來了"

他的眼眸透著一股睿智,好似可以看透時光輪回,洞悉一切因果

"是啊,我回來了但,我卻想回去"

韶音坐在紫薇的對面,看著這個被尊稱為智者的年輕男子,開口出了自己的來意他那麼聰明,定然知道她的意思

"你想要河圖洛書"

紫薇溫和的嗓音,淡淡的道,語氣不疾不徐,讓人聽不出他的緒

上篇:【103】氣吞山河     下篇:【105】書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