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05】書不盡  
   
【105】書不盡

細碎的銀色劉海,散落在紫薇的額前,點點流光輾轉在柔順的發絲之上,好似塗抹了一層金粉

跟他話一點都不累,但普通人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夠強悍,便會對他畏懼不已一個人不需要什麼,就能知道一切,在他的面前完全沒有**可

"聽河圖洛書可以開啟時空之門?"

韶音跟他交不錯,很隨意地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白紗雪紡長裙,宛如天鵝的羽翼散開在草地之上,一身清雅的氣質,盡顯無遺

紫薇沒有立刻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轉了轉手腕上戴著的名表,一道影像就出現在手表之上

"少爺有什麼吩咐?"

身著西裝革履的管家,恭敬地開口問道

"把早點送過來,要兩人份"

紫薇淡淡的道,語氣里透著一股上位者的冷漠

"是,少爺"

管家回應了一聲,立刻讓男侍者將剛剛做好的點心送了上來

侍者將精致的點心擺放好,就安靜地退了下去

"先吃東西"

紫薇伸手拿起點心,顯然是知道韶音沒吃東西就過來了,所以才叫來了兩份早點

韶音知道他的古怪脾氣,想來他沒有吃完早點是不會回答她的問題,她醒來之後就沒有吃過東西,腦袋也有些發暈她拿起調羹,舀了一勺楊枝甘露嘗了起來

紫薇慢條斯理的吃著精致的點心,等到吃完之後,這才緩緩地開口起來

"河圖洛書的確可以開啟時空之門不過,這世上只有我一人懂得如何使用河圖洛書"

"要使用河圖洛書需要什麼代價?"

韶音知道但凡越是逆天的力量,就需要付出等同的代價,否則任何人都可以穿梭時空,天地的秩序定然大亂紫薇定然不會隨意動用河圖洛書,她便直接開口問出了條件

"韶音,你知道為何我會喜歡你嗎?"

紫薇俊秀的臉上如此一絲笑容,優雅地伸手折下一枝玫瑰花,遞到她的面前

"因為,跟聰明人講話不累"

他自己回答道,眼眸里透著一抹愛慕之色他不喜歡一句話還要解釋半天的無力感覺,跟韶音一起,他感覺很輕松

"紫薇,你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跟你呆在一起嗎?"

韶音沒有接過他送來的玫瑰花,而是淡淡的道重生之璟瑜

"因為,我不喜歡太聰明的人"

"沒想到聰明也是罪"

紫薇無奈地聳了聳肩膀,攤開手將沾著露水的玫瑰花放置在手邊從身邊取出了一個陰陽魚輪盤,手指波動輪盤輪盤之上的流沙,幻化成一道道交錯的經緯

"每逢北辰星連珠之日,河圖洛書才能開啟時空之門,下一次北辰星連珠之力,就在七日之後但,河圖洛書強行開啟的時空通道,只能讓靈魂通過,人是沒辦法過去的靈魂若是經常穿梭于時空之間,會受損嚴重,所以,你如果選擇離開,就不能回來否則,靈魂會無法承受時空壓力,灰飛煙滅"

他仔細的道,讓韶音考慮清楚

"當然,如果靈魂找不到依附的軀體,也會消散在天地間"

"需要什麼條件,你開出來"

韶音不想跟他賣關子,聽到他出的最早時間,她的心也顫了顫她不知道自己的靈魂離開了阿九的身體,阿九會變成什麼樣子若是晚幾日回去,也許就真的回不去了

"金錢,權勢,地位,哪樣我都不缺你覺得我還要什麼?"

紫薇的眸子凝視向韶音,那絕美的眼睛里寫著的意思,她看得很清楚

"只要你陪我一夜,我就替你開啟時空之門"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無害的笑容,話語得云淡風輕,卻讓韶音的玉顏變了色,直接站起身來,邁步離開

"還有七日的時間,你慢慢考慮,我等你的答複"

他看著她傲然的背影,眼底興味濃濃,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決定呢?

韶音沒有理會他,頭也不轉地離開,開著色的跑車絕塵而去

"少爺,老夫人過您不可以動用河圖洛書的禁忌力量,開啟時空之門可是要折壽十年的"

國字臉的管家,聲音充滿擔憂的道他知道少爺的身體並不好,曆代紫家的男丁都是英年早逝,少爺如今可是老夫人的心頭寶,容不得有一絲的閃失

"我自有分寸"

紫薇充滿威嚴的話音,讓管家只能沉默地站在一旁,沒有再多什麼他知道少爺做了決定就不會輕易改變,他就是那樣一個固執的人,哪怕是老夫人出面也沒有用

只是守身如玉不沾女色的少爺,竟然用韶音姐的一夜,換他折壽十年,這樣不理智的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少爺做

少爺一直都是那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也會做這樣虧本的買賣?

他實在是不懂

韶音離開華麗的城堡之後,一路上臉色都不大好看回去古代的機會就在眼前,但紫薇提出的條件讓她無法接受她只能另外再想辦法,但她也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

"紫皇"

她唇動了動,聲音里充滿思念她不知道自己離開以後,他過得如何?

也不知道神都之中是否發生了什麼事,還有萌萌和朧朧現在有沒有人照顧?

木芙和韶樂如今怎麼樣了?紫曇是否平安離開了九華山?

不知不覺中,她發現自己與另外一個世界已經打下了千千結,有著許多牽掛美女的貼身男秘最章節

呼吸著充滿花香的空氣,她開車駛入韶家車庫一路上心事重重,就連韶老爺子叫她,她也沒有聽到

"音音這一次醒來之後,怎麼變得憂郁了許多?是不是悶壞了?"

韶老爺子看到韶音精神恍惚的模樣,格外擔心她的況

"聽水家出了一個驚才絕豔的天才少主,名為水魅,醫術出神入化,賣的靈丹妙藥是天價你們去查查水魅少主的底細,若是可用之材,就招攬進軒轅盟之中另外,別忘了給我的音音買一些補身的靈藥回來"

他朝著一旁的男子開口,如果不認真觀察,誰也不會注意到這個人

韶老爺子身邊的保鏢,全部都是最頂級的高手,哪怕是他自己,也是一個古武高手

男子不多時就將拍賣到的靈藥送到了韶老爺子的手中,經過韶家醫學研究所中的那些醫學宗師鑒定之後一致認為此藥極好,他便獻寶般拿到了韶音的屋子里想送給她

只是從外面,他就見到韶音一臉憂郁,目光望著天空,似乎看向了極遠極遠的地方

他止住了腳步,沒有打擾她,只是低頭輕輕歎了一口氣

韶音的目光,跨越千年時光,穿過千山萬水,似乎看到了白雪未化的紫闕神都提筆寫起了想要對陌紫皇的話,卻是書不盡,想的太多,無法表達出來

她的筆尖滑過白紙,勾勒出一張清晰的容顏不經意之間,她竟畫出了他的樣子,觸手冰涼,她握著鋼筆,好似握著神都的冰雪

簌簌的雪,下了幾日,神都白雪覆蓋粉妝玉砌,冷空氣滑過枝頭,吹落了幾瓣梅花

武尊王府從未這般死寂,眾人都知道他們的爺此次回來之後,比起以前還要冷哪怕是站在他三米之外的地方,都會叫人感覺刺骨冰寒

鳳曦澤站在書房之中,看著陌紫皇一臉冰霜,手中握著朱砂筆,在批閱著一疊疊積壓的奏折自從他回來之後,他就一刻也沒有閉上眼睛,不停地忙碌,不眠不休

這樣的爺,讓他加擔心他似乎成了一個毫無緒的人,把自己封閉起來,叫他感覺不到一絲的人氣

數九寒冬,這個屋子里卻沒有一絲熱度,炭火暖蓕鉬爐全部被撤了出去,呆在這屋子里,手腳都會凍僵他不知道在那一層紗曼之後藏著什麼,爺不允許任何人過去

"爺,你的傷勢還沒恢複,不宜操勞歇一會兒"

鳳曦澤擔心的道,看到陌紫皇短短幾日就憔悴得不像話,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眸里,如今只剩下了冰寒冷色他回來之後就滴水未喝,米粒未吃,加上他被送回來之時全身是傷,讓他加擔心

陌紫皇沒有話,沉默的批閱著奏折,好似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音妹妹還沒回來,拍賣會的事,是否要如期舉行?"

鳳曦澤提了一句韶音,那雙目光空洞的眼眸才有了一絲光芒

"嗯"

冰冰冷冷的一句話,讓鳳曦澤松了一口氣重生之腹黑長成記還好爺還聽得見他話,還是個活生生的人,否則他都要以為這不過是行尸走肉了

"那屬下這就去辦"

他退出了書房,暗暗抹了一把冷汗他心里在猜測,爺是不是失戀了?怎麼變得如此冰冷?

以前的爺雖然冷漠,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現在的爺讓他也有些畏懼,別其他人了

當所有積壓的奏折都被批閱完,陌紫皇伸手掀開屋內的紗曼,坐在床邊,伸手握著床榻上睡美人的手她就像是睡著一般,靜靜地躺在那里,無聲無息,但卻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呼吸

"阿音,別淘氣了,睡了這麼久,也該醒來了"

他冰冷的嗓音,透著難的溫柔,緩緩地落下

寒冷的空氣迷茫在屋內,讓朧朧和萌萌凍得瑟瑟發抖,窩在了一起,相互取暖見到他不願意相信韶音離去的現實,兩只獸的心里都格外難受

"阿音,你過:執手偕老,舉案齊眉此心相付,永世不移沒有你在身邊,我們如何地老天荒?"

他握著那冷卻的手,眼底里充滿了哀慟之色

"你別再跟我開玩笑了,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叫不醒韶音,陌紫皇的俊顏透著一抹嚴肅之色,似乎是真的生氣了

"你鬧夠了沒有?"

冷月漓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他的身後,沁人心扉的動聽嗓音,清清冷冷地落了下來

"舅舅,阿音只是睡著了,她明明還沖著我笑"

陌紫皇的眼眸透著一絲迷離之色,腦海中還有著韶音溫柔的笑靨

"舅舅,你一定有辦法叫醒阿音的對不對?"

他的眼眸,望向了冷月漓,看著他那張不染世俗塵埃的仙容,絕望的眼底浮起了一抹希望之光

"辦法倒不是沒有,只是希望太渺茫了"

冷月漓知道如今的陌紫皇已經承受不了刺激,便開口出了一個辦法,作為緩兵之計

"舅舅,有什麼辦法?你快告訴我"

陌紫皇聽到有辦法,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整個人似乎也活了過來

"這世上有一種奇花,名為淚曇,傳此花有著起死回生的神奇力量,若是你能夠尋到這株奇花,她也許還能醒過來"

冷月漓開口道,看著他重燃起的希望光芒,心里卻終究是沒底的淚曇只是一個傳,沒有人找到過此花他出此花,也只是讓陌紫皇不要絕望罷了只要心懷希望,相信他可以支撐到鳳魅雪和陌煙華回來

"好,我馬上去找"

陌紫皇為了救醒韶音,從悲慟之中振作起來,眼里有著一股堅毅之色

他當下召集云上金戈鐵馬四將,將尋找淚曇的任務交待了下去將所有云上的成員派出了神都,去尋找淚曇花

他自己也埋頭于古籍,查找關于淚曇花的只片語

這是云上建立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行動,除了鳳曦澤之外,其他云上之人都盡數離開神都仙妻駕到

一個黑暗的巷子里面,一道裹在灰色斗篷中的人影,宛如幽靈般站立在角落,看向了蒙面的女子

"你傳訊找本座有什麼事?"

陰柔的聲音,透著陰陽怪氣的感覺,落在了巷子之中

"云上四將與眾部全都被派出神都,想必這個消息,應該很有價值"

女子嬌媚的聲音,透著妒忌的火焰,清晰地落了下來

"哈哈哈確實是大好消息真是天助我也你協助本座拖住云上眾部將,讓他們無法回神都,本座自會替你除掉你的眼中釘等到你回來之日,武尊王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灰衣人陰惻惻的道,眼底里充滿了狡詐之色,出了極具誘惑的條件

"合作愉快"

嬌媚女子笑得花枝亂顫,好像已經見到了自己成為武尊王妃的畫面

"有魚戈云將相助,此次必定一舉成功"

灰衣人大笑起來,他籌謀多時,等的就是這個絕佳的機會

看來,能否成大事,就看這一次了

如今神都之中的禁衛軍已經被武尊王暗中派出去護送賑災糧草,已然是兵力空虛云上眾部再被派出去,那武尊王就沒有什麼可用之兵了

當夜,定南候府之中燈火通明,摟著愛妾睡覺的侯爺夜立萬,突然聽到了一陣詭異的貓叫聲,便哆嗦著從床榻上爬下來探頭探腦地朝著門外走去,一陣刺骨的寒風席卷而來,讓他凍得渾身發抖

他手里打著燈,被寒風吹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他走到落滿積雪的樹林里,見到一道灰衣人,立刻露出了恭敬之色

"雕龍軍師,您可總算來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著您啊"

夜立萬眼巴巴地看著雕龍軍師曲盡歡,臉上露出了巴結討好的神

"侯爺重了,不用幾日,曲某就要改口叫一聲陛下了"

雕龍軍師曲盡歡面色有些蒼白,似乎是中毒未清的後遺症,讓他的面容看上去宛如鬼魅一般嚇人

"陛下是我嗎?"

夜立萬眼巴巴的看著雕龍軍師,眼里露出了癲狂的光芒

"當然是你了"

雕龍軍師曲盡歡眼里的不屑一閃而逝,露出了一抹狡猾陰險之色

"侯爺可是天定帝星,如今這朝野上下,也只有侯爺擔得起這帝君之位了殺太子,奪帝位,他朝登臨帝位,您可別忘了曲某"

他恭敬的話語,聽得夜立萬飄飄然

"一切聽憑軍師吩咐"

夜立萬連忙開口道,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

一場翻天覆地的陰謀,就在這雪夜之中展開,哪怕是無聲無息,卻已經是暗流洶湧

上篇:【104】河圖洛書     下篇:【106】猶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