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07】耳濡目染  
   
【107】耳濡目染

白晝轉瞬即逝,時光匆匆,恍若白駒過隙

當夜幕降臨,墨玉蒼穹之上點綴的星芒,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暈今夜的北辰星格外璀璨,當原本曲折的七星,在午夜時分連成一線

北辰星連線的時間極其短暫,紫薇當下撥動了手中的羅盤奇異的金銀雙色流沙,陡然動了起來

"韶音,成敗在此一舉,你只有這一次機會,一定要凝神守住心魂"

紫薇的話音落下,手中河圖洛書的經緯就閃爍起光芒,天空之中的星辰光輝似乎受到了指引,朝著他的手中凝聚而來

"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他的話音,傳入韶音的耳畔,下一刻,韶音就失去了意識

漫天的星光,彙聚成漩渦,將她包裹在中央

紫薇吃力地引導星光注入,原本銀亮的發絲,好似被抽去了光輝,漸漸黯淡下來

他以十年的壽命,換她此生的幸福,他並不後悔

他冷靜理智了一輩子,就讓他傻一次

至少,他這一生之中,也曾經愛過一個女孩愛過,瘋過,傻過,沖動過,這才不枉來世上走一遭

當他的體力耗盡,身體倒下的瞬間,他的臉上還帶著微笑

"韶音,再見了"

他的唇畔動了動,緩緩地闔上了眼眸

夜黑風高,天曜皇朝神都之中陡然亮起了沖天的火光,一道道厮殺的聲音,從城門口一路沖向了皇宮

"爺不好了"

鳳曦澤焦急地跑進書房,見到陌紫皇還在批閱奏折,連忙開口道

"大批的叛軍,如今圍住了皇宮,意圖奪宮為首之人,是將軍熊悍"

"立刻調動皇家禁衛軍,守住皇宮這些人倒是會挑時候"

陌紫皇冷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寒意如今神都之內守備空虛,想來是出了內鬼,所以才會讓叛黨有了可乘之機將軍熊悍原本就不服風帝,但這個沒大腦的猛將應該無膽叛變,肯定是有幕後黑手慫恿

"爺,對方是有備而來,皇家禁衛軍怕是抵抗不了多久"

鳳曦澤憂慮的道,大軍被派去賑災,云上的部眾也離開了神都,如今他們勢單力薄,局勢非常不妙浴火重生之庶女瓔珞

對方的大軍隱藏在神都之中已久,如今突然爆發起來,九重宮門隨時會被攻破加上熊悍手中有著兵權,部下也是驍勇善戰的士兵

"澤,你入宮,帶走太子他們此次的目標,定然是要殺太子你將太子送走,以防萬一"

陌紫皇在危機時刻,依然保持鎮定如今風帝對外宣稱重病不起,那些叛軍必定是想趁此機會,殺太子,奪帝位

"是屬下一定保護好太子安危"

鳳曦澤點了點頭,當下領命朝著皇宮之中趕去太子風驚灩和他的關系很好,平日最喜歡黏在他身邊學做生意,如今太子有難,他自然是義不容辭

"暗衛聽令,保護好你們主母,不得有一絲閃失"

陌紫皇知道如今神都危機,他必需要親自去皇宮,但他卻留下了所有的暗衛保護韶音

"爺,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

趕過來的定國侯爺風飛旭,聽到陌紫皇的話,開口勸阻道

"不必多"

陌紫皇伸起手,阻止了他們勸阻一襲黑袍在空中飄曳而起,腳踏飛雪,騎著赤影神駒單槍匹馬地朝著皇宮之中趕去

"熊悍將軍只包圍住宮門,沒有進攻,必定是在等爺過去,爺此行實在是太凶險了"

風飛旭皺了皺眉頭,見到陌紫皇已然離去,也連忙追了上去留下了保護陌紫皇的暗衛,守著冷冷的房間

"爺對主母真是一往深哪怕是在這樣的關頭,還是惦記著主母爺的傷勢還沒完全恢複呢"

"不過我一直沒有見到主母出來過,實在是太奇怪了"

"別多話了,爺的命令,我們只需要服從"

眾暗衛在紗曼之外,沒有爺的命令,任何人也不敢踏進去一步

所以他們並沒有見到,躺在床榻之上冰冷死寂的人兒,原本蒼白的臉色,漸漸地恢複了血色微弱的氣息,伴隨著脈搏跳動,越來越清晰

韶音顫了顫睫羽,感覺自己睡了好久好久她緩緩睜開眼眸,出現在眼中的不是天空,而是古色古香的床帳

"這是哪里?"

她的視線一時間還看不清楚,等到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晰起來,她才認出這個地方

"玉皇閣"

她曾經在這里睡過一夜,對于玉皇閣的印象很深也有可能是因為玉皇閣內所住之人是陌紫皇,所以她才一眼就認出來了

因為在意,所以關于他的一切,她都記得很清楚

她記得自己是在九華山地宮內失去意識的,如今為何在玉皇閣?難道是陌紫皇帶她回來的?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吱吱——"

見到她的手指動了動,窩在一旁的火月雪貂萌萌嚇得叫了一聲

當見到韶音睜開秋水明眸,它愣了愣,然後閃著淚光撲進了她的懷里妃常彪悍:娘親,揍他

"嗚嗚——"

"萌萌乖,主人回來了"

她伸手輕輕摸了摸火月雪貂萌萌的絨毛,臉上有著一縷溫柔的笑容

"吱"

朧朧見到她醒來,喜悅地叫了起來,也窩進了她的懷里只是讓她意外的是,這一次萌萌竟然沒有生氣,而是允許朧朧呆在一旁

見到它們兩個和睦相處,韶音的目光也浮起了溫和的神色她知道紫薇成功把她的靈魂送回了這里,只是,她再也不能回去了

"爸爸,媽媽,爺爺,我一定會幸福的"

她心中蓕鉬無聲的道,這一次回了一趟現代世界,她感覺自己最後的心結也化解了

她起身站了起來,見到自己的衣裳還沒有換過,還是當日在九華山所穿的衣裳一路狼狽逃命,她的衣裳已經是髒兮兮的了

她走到一旁的櫃子里,打算拿陌紫皇的衣裳換上,打開櫃門的時候,她頓時驚呆了

衣櫃之中一件件精美的衣裳,顏色炫麗多彩,全部都是女子所穿的衣裳

她拿了一件白絲藍紗長裙換上,那尺寸完全就是給她量身打造的她披上一件藍色披風,白色的蔓草花紋,點綴在披風之上,讓她看上去宛如清藍雪披風的領子是白色絨毛,讓她感覺格外暖和

她走到鏡子前面,看到自己的模樣那般憔悴頭發沒有束縛地披在肩頭,透著幾分慵懶隨意

她見到鸞鏡前竟擺上了妝台,上面還有著擺滿首飾的精美盒子她拿起了梳子,將長發梳起,簡單地在額頭點綴上七彩流蘇,讓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頭發以白色絨帶束好,看上去好似白雪覆蓋在墨發上

"紫皇,我回來了"

韶音微笑看著鏡子,想到馬上要見陌紫皇,心里也有些忐忑

她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很難看,會不會太過憔悴了?

原本她很少在意自己的模樣,但此刻心里卻緊張了起來,希望在他的面前,展露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她以前不明白"女為悅己者容"的意思,現在親身體會到了

見到她要出去,萌萌離開跳到了她的肩上

她伸手掀開紗曼,絕麗倩影出現在暗衛們的眼中,好似清水雪蓮,不染塵埃,讓他們瞬間驚豔了

"紫皇?"

韶音走到一旁的書房,見到燭火未滅,但陌紫皇卻不在這里,她的眼里滑過了疑惑之色

"這麼晚了,他會去哪兒了?"

她看了看天色,外面天寒地凍的,陌紫皇會到什麼地方去?

桌上的奏折似乎是批了一半,如果沒有非常要緊的急事,陌紫皇肯定不會這樣匆忙離開

她邁步踏出玉皇閣的大門,打算出去找陌紫皇,就聽到了一道聲音突然傳來

"主母不要出去,外面現在一片混亂,主母請呆在此地"

一名暗衛見到她要出去,連忙現身阻止道病弱王爺太腹黑最章節

"你是誰?外面發生什麼事了?紫皇在哪里?"

韶音見到這突然出現的人,自己居然大意沒有發現,心里不由一驚

"主母,屬下是爺的護衛熊悍將軍叛變圍攻皇宮,爺去了皇宮"

暗衛開口回答道,讓韶音明白了發生的事他以為主母在聽到這種事的時候,一定會嚇得花容失色,但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因為韶音太過鎮定了

韶音身上那種臨危不亂的膽魄,讓他好像見到了武尊王一般

"如今敵我雙方兵力況如何?"

韶音淡淡的問道,聽到陌紫皇前去皇宮,心里格外不安

"敵我雙方兵力懸殊,我軍被派出去賑災,如今還未歸來敵方卻是兵強馬壯,蓄謀已久爺並未帶上府中的兵士,全都留下保護主母了"

暗衛被韶音的威嚴所震懾,連忙開口回答道看著她明明沒有武功,但渾身卻有著讓他冒冷汗的氣勢,讓他感覺壓力十足

也許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們的爺

"這些該死的混蛋活得不耐煩了"

韶音聞頓時怒了,她一醒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她的幸福,誰敢破壞,她就要他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

眼底露出了一抹濃濃的戰意,火焰在她的眼眸里簇起

"既然你們爺把府里的兵士都留下保護我了,那我就有權力調動你們現在,聽我的命令去做"

韶音立刻讓他去召集武尊王府內的精兵,數量雖然不多,但對于她而已經足夠了

她立刻開口部署起來,原本眾人對主母要下令還有些不以為意,但聽到她的計策之後,全都露出了嚴肅之色,躍躍欲試

他們跟隨在爺身邊,對于兵法也耳濡目染,但卻不如韶音那麼精通他們看著韶音的目光,都露出了佩服之色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行動"

韶音一聲令下,武尊王府中的精銳衛兵立刻行動了起來

她望著皇宮的方向,那邊已是火光鮮亮,半邊天空猶如染血一般全城風聲鶴唳,百姓們是躲在了屋子里不敢出來

"主母,我們在這里等消息嗎?"

負責保護韶音的暗衛沒有離開,他們受命保護主母,自然不敢離開一步

"等消息?我要做的是制造消息備馬,去皇宮"

韶音臉上,透著一股傲然自信戰火硝煙燃燒而起,她的目光毫無畏懼

"是"

暗衛知道主母與爺一樣,都是一不二,當下也沒有什麼,立刻准備好馬匹

韶音動作瀟灑利落地跳上馬背,策馬揚鞭,英姿颯爽地朝著此刻戰場的中央飛奔而去

從前都是他守護自己,這一次,換她來

上篇:【106】猶在耳     下篇:【108】染指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