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09】圖騰再現  
   
【109】圖騰再現

夜風染寒香,雪海里的梅花,一簇簇在冰雪點綴中孤傲屹立本書最請訪問舒愨鵡琻

兩道相擁飛下的身影,像極了傳中的仙侶,讓所有人看得目醉神迷

"阿音我好想你"

陌紫皇冰冷的清音,透著激動的顫音,眼眶也泛起一抹暈絕美的唇,緊緊地抿著,心中翻湧的複雜緒交織在一起,一萬句要的話,最後只是哽咽著出了幾個字

日夜思念,幾欲發狂的悲慟,讓他的心被凌遲千萬遍

他始終不相信她會離開自己,只是每一次,握著她冰冷的手,他的靈魂也一點點的失去溫度

沒有她的生命,他不知道自己活著除了痛楚,還有什麼其他感覺?

這世上讓人極致甜蜜與極致痛苦,冰火兩重天一線之隔的東西,就是愛

"紫皇,我愛你"

韶音抬起頭,在他的耳畔,輕柔的話音,宛若潤物細無聲的春雨,灑落在他干枯的心靈花瓣之上,讓他的心陡然綻開最美的花

纖長濃密的睫羽下,水亮璀璨的明眸,盈盈一眨,泛著濃濃的笑意與幸福

她想要出口,卻未曾有機會出來的話,此刻終于吐露而出她呵氣如蘭地氣息,吹拂過他的耳垂,讓他從耳畔酥麻到心髒

那三個字,仿佛是全世界最動聽的話語,簡簡單單的幾個字,烙印般刻入他的心坎,讓他滿心充斥著無法的幸福感靈魂都為之顫栗不休,心甘願墮入她編織出的柔深淵,不想要掙脫逃離

哪怕是要萬劫不複,哪怕是要灰飛煙滅,哪怕是要支離破碎,他都願

那種喜從天降的驚喜,叫他幸福得想要落淚

手臂緊緊地擁著她花瓣般玲瓏的嬌軀,鼻子里的那股酸楚感覺,越來越濃烈

先前承受的所有疼痛,此刻都變得不重要了哪怕身上的傷痕還斑駁在肌膚之間,觸碰的時候還會牽動神經但是,他卻完全不在意

因為她在這里啊她就在自己的懷里

單單是這一份失而複得的喜悅,就讓他的內心澎湃不已別在這戰火沖天的時刻,她從天而落,好似那日他生辰之時看到的漫天繁星

她就像是天空中誤落下凡的星辰,落進了他的手掌心

"阿音,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陌紫皇鄭重的聲音,落在她的耳邊他給她的不僅僅是一份深無悔的愛,是一份矢志不渝的守護他們要一輩子在一起,不離不棄,走到時光的盡頭

"嗯"

韶音伸出柔荑,與他十指相扣,晶燦的瞳眸,笑成一彎迷人的弦月

她跨越了千年時光來愛他,時間與空間也無法阻隔他們的愛哪怕是放棄整個世界,她也要為愛瘋狂一次

她認定的感,就算是再困難,她也不會放棄時間算什麼?距離算什麼?生死算什麼?哪怕是性命她都可以放棄

只要心在一起,只要愛得夠深,沒有任何放棄的理由

也許現實中的確有很多的無奈,也充滿了殘酷彼此的心足夠堅定,磐石無可移,縱然化蝶成雙,也可以愛得轟轟烈烈

一切不過是瞬息的時間發生,待到他們落到地面之上,眾人看清韶音的面容,全都驚豔不已

"那姑娘長得跟天仙似的,是什麼人啊?"

有人沒見過韶音的真容,故而好奇的低語道

"你沒聽武尊王嗎?那是他的正妃,就是帝醫大人啊"

聽過那個轟動全城的婚約之人,立刻就猜到了韶音的身份

"這就是帝醫大人嗎?真是傾國傾城啊"

"是啊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帝醫大人心地善良,這一次多虧帝醫大人求了,我們家那口子才能活命……"

"帝醫大人是好人……"

"……"

無數道潮水般的議論聲,鋪天蓋地而來

陌紫皇自豪地擁著韶音,好似要向全世界宣告,這是他的未婚妻

韶音玉顏浮起一縷暈,抬眸看到他那一臉驕傲的神色,好像長不大的孩子炫耀自己擁有別人沒有的寶貝一樣,透著幾分可愛她淡淡一笑,便由著他牽著她的手不放

皇家禁衛軍在陌紫皇的命令下,立刻打開九重宮門,湧了出來負隅頑抗的叛軍,完全不堪一擊,全部被收押起來審訊

"踏踏踏"

一陣整齊的馬蹄聲響徹而起,眾人就見到了一個老態龍鍾的老人,率領著一批衛隊趕了過來

他的身上還有著年輕時征戰沙場的殺伐之氣,渾身都透著一股正氣

"王爺,老夫來晚了"

定南候夜定南立刻下馬,朝著陌紫皇跪了下來一頭的白發,看上去格外的蒼老他早年在戰場上留下的暗傷,讓他老得特別快

"定南候重了"

陌紫皇見到定南候帶著人馬趕來支援,朝著他點了點頭,冷冽的嗓音,清清冷冷地落了下來

定南候對天曜皇朝忠心耿耿,早點戰功赫赫,讓他被封為定南候,足見他功勞有多高只是,良將老矣,後繼無人夜家如今一代不如一代,特別是到了夜立萬這一輩,已經只剩下混吃等死的紈绔子弟了

"踏踏踏"

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另外一批裝備精良的衛兵,在定國侯風踏月的率領下,趕過來與陌紫皇彙合

"王爺,城內叛軍已然肅清"

風踏月的臉上如此了一抹輕松的笑容,見到陌紫皇安然無恙,他才松了一口氣

"很好"

陌紫皇見到定國候的度如此之快,冷酷的俊顏上也浮起了一絲喜色

紫衣侯紫阡陌身著便服,騎著白馬跟隨在定國侯的身邊,臉上也透著幾分疲憊之色這一晚上,她一直緊繃著神經,現在才放松下來

韶音看到紫衣侯也在這里,便明白了為何會那麼順利

看來,城內的叛黨能夠這麼快肅清,定然是丞相紫阡陌在一旁出謀劃策不然單單靠定國侯的兵力,怕也要花相當長的功夫

"辛苦兩位侯爺了"

韶音看著定國侯風踏月和紫衣侯紫阡陌風塵仆仆的模樣,淡淡的嗓音,娓娓動聽的落了下來

"這次帝醫大人可是居功至偉,兵不血刃,就折了數萬精兵,實在是叫阡陌佩服"

紫阡陌在路上就得到了前方的報,得知了皇宮之外的危機已經解除,她的心里對韶音越發欣賞起來每一次的危機,她總是可以憑借著聰明才智化解,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還好,她們是朋友

如果與韶音為敵,她覺得那將會是寢食難安的事

"侯爺過獎了,韶音並未做什麼,能夠平定叛亂,靠的是上下一心,老百姓們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韶音沒有居功,而是將功勞推給了所有前來的百姓

聽到韶音的話,所有的老百姓都是熱淚盈眶,感動不已他們沒有什麼大志向,只求家人平平安安就足夠了哪怕他們平日膽子都很,但為了家人的安危,豁出性命也不怕

親的偉大與無私,是韶音此次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聚集如此多老百姓前來勸降的原因

"紫衣侯來得正好,剩下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陌紫皇見到韶音的面容有些疲憊,想到她才剛剛醒來,什麼東西也沒吃,身體定然是非常虛弱當下沒有在呆在此地,而是抱著她跳上神駒赤影,將剩下的事交給了紫衣侯紫阡陌處理

"為什麼善後的事都是丟給我?"

紫衣侯紫阡陌看著他們絕塵而去的背影,無語地扯了扯唇,有些頭疼的道

"丞相大人能者多勞不過我建議你可以叫上官大人一起,這樣可以早點回去休息本侯年紀大了,就不陪你這年輕人了"

定國候風踏月笑著道,讓紫阡陌露出了無奈之色

"侯爺不,我也會把那丫頭拉起來的,不然我得忙到什麼時候"

紫阡陌認命的道,丞相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差事,難怪義父那麼早就辭官了要是有合適的人選,她也想早點辭官休息去了

只是,義父定然不會同意的

想到義父永遠冷漠的臉,紫阡陌的眼眸里滑過一縷黯淡之色

他從來沒有關心過自己,也不管她願不願意擔下這樣的重擔但是他卻是將她養大,培養成才的恩人,他要她完成他的心願,她沒有不的勇氣

她抬頭看了一眼宮門前的士兵,在皇家禁衛軍的保護下,開始忙碌起來

與此同時,陌紫皇發出了號令,火召集云上部眾回來只是因為魚戈的阻撓,云上其余的大將,並沒有收到此消息

這一次的叛亂雖然平定了,但陌紫皇的心里還有著深深的隱憂

那個隱匿在熊悍將軍身邊的高手,到底是什麼來頭?這一切,似乎還沒有平息下來,僅僅是一個開始

神都曲府之中,一道受傷的身影,踉蹌地倒在房間之內

撕開人皮面具,曲盡歡露出了一張蒼白失血的面龐,他看到手臂上見骨的傷口如果他躲得不夠及時,手臂肯定保不住了他撕開手臂上的衣,露出了手臂,上面一只天蠍圖騰,出現在他的手臂之上

"噗——"

他吐了一口黑血,看到上次中的毒還沒有解掉,只是被暫時壓制住,如今因為他的傷勢,又再度爆發了他疼得在地上滾起來,顫抖著手臂,想要伸向桌上拿藥瓶,但是那折磨人的劇毒,讓他根本無法站起身來

滾滾冷汗從他的臉上流淌下來,體內猶如在寒冰之中,凍得他渾身僵硬

就在這時,他見到一瓣瓣紫色的花瓣,透著蠱惑人心的甜香落了下來,飄灑在他的身上他視線模糊之中,見到一個豔光四射的女子,穿著花衣裳綠荷長裙,姿態娉婷地走到他的身旁蹲下

"哥,你這次沒有完成任務,主上很不高興哦人家為你求了,主上才答應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呢"

妖嬈入骨的女子,正是花魁曲荷風,一個非常有手段的女人,將無數男人勾引得神魂顛倒

"喏,快服下藥"

曲荷風手指捏著一顆晶瑩欲滴的翠綠色藥丸,遞到了曲盡歡的嘴邊

"這一次都是夜立萬那個混球壞了好事那個孬種,在緊要關頭居然沒有出現"

曲盡歡服下這顆藥丸之後,體內的疼痛感覺就消失無蹤了,他坐起身來,氣怒的道

他費盡心思,制造出這樣的機會,原本加上定南候府的軍隊,定然是十拿九穩的事

但是他沒有見到夜立萬出現,所以只有熊悍與其他的叛軍出動,沒有一口氣把所有的關卡都攻下來

"別提了,人家聽夜立萬那個蠢貨,被定南侯禁足了"

曲荷風冷冷的道,夜立萬雖然傻得很,一下子就被人蠱惑去叛亂了,成天做著當太子的白日夢但是定南候卻是老狐狸,在最後關頭,直接將夜立萬關了起來,親自率兵去援助武尊王

"主上還有什麼吩咐?"

曲盡歡得知了原因,反而平靜了下來這一次損失的都是熊悍手中的人,主上的人可是一個都沒有動,他們日後還有機會

"主上了,按兵不動"

曲荷風妖嬈的聲音,透著幾分愛慕的意味想到主上,她就忍不住心跳加快

"我知道了"

曲盡歡包紮好傷口,想著接下來要如何應對這一次壞事的除了夜立萬那個蠢貨,還有一個最關鍵的人物就是韶音,那個女人簡直就是他的克星,此女不除,絕對是大威脅

"主上可有吩咐除掉那個礙事的女人?"

他眼底充滿了仇恨之色,想到自己體內的毒,都是那個女人下的,不殺掉她,他如何能夠甘心

"主上並未下令"

曲荷風搖了搖頭,也不明白為何主上為何沒有讓他們除去那個壞事的罪魁禍首如果不是那女人鼓動百姓去勸降,就算是武尊王,也擋不住數萬人的攻擊,這一次他們也不會敗得那麼徹底了

"就算主上沒有下令,我跟她也是不死不休"

曲盡歡咬牙切齒的道,眼底浮起了濃濃的殺氣,手臂上的天蠍圖騰,看上去也分外猙獰

上篇:【108】染指皇     下篇:【110】現代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