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15】願意追隨  
   
【115】願意追隨

這些人每一個都有著功夫底子,走起路來步步生風

鑼鼓沖天之中,一個面黃肌瘦的郎官騎著高頭大馬,走在最前面迎親的隊伍非常龐大,看上去不是普通人家的迎親隊伍

眾人看上去風塵仆仆,必定是從遠方而來

韶音還注意到了一點,那郎官的身邊還跟隨著兩名精神熠熠的老者,很可能是那瘦弱郎的貼身護衛

路上但凡有行人,見到這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莫不是退避三舍,眼底露出敬畏之色

迎親隊伍高舉的旌旗上,赫然寫著羅字神都之中有名望的人家中,能夠有這樣排場的非常少其中沒有哪一戶是姓羅的,也讓韶音斷定了他們是來自其他地方

"這位公子請上前一步,我有話要對你"

韶音走到了隊伍的前方,那泰然自若的模樣,讓所有人都為之驚訝

她站在那里,衣袂飄飄,好似出塵的仙子

一雙明澈的眸子,充滿了叫人信任的溫暖光芒

"少爺,心有詐"

郎官身邊的老者,警惕地道,老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們少爺若是有一點閃失,那他可沒辦法交差

"咳咳咳"

聽聞老者這麼,那羅少爺皺了皺眉頭,蠟黃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遲疑之色如果不是他太過瘦弱,臉色看上去太難看,他的模樣還算得上是端正

只是常年受到病魔的侵擾,他如今已經瘦得皮包骨

他劇烈的咳嗽起來,似乎要把肺都咳出來

"若是這位公子不希望娘成為寡婦,就獨自上前來,我有辦法治好你半年未愈的疾病"

韶音見到他們一臉懷疑,脆生生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來,讓原本還一臉懷疑的羅少爺變了變臉色,震驚地看著她

他是半年前才得了非常嚴重的病症,請了許多名醫,都沒有一絲好轉,如今反而是病入膏肓

兩位老者臉色也變了變,他們少爺在半年前得病,這是個秘密眼前這個姑娘是如何知道的?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去就來"

羅家少爺開口道,見到兩位護法要阻止,他有些苦澀的看了他們一眼

"我本就是快死的人了,沒有什麼可怕的了如今有一線機會,如果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

"少爺心"

兩位護法聞,這才沒有阻止他們少爺如今的病已經非常嚴重了,如果不是這樣,他們老爺也不會病急亂投醫,想要用沖喜,來沖掉他身上的病魔

"駕"

羅少爺揮了揮馬鞭,獨自走上前來來到韶音面前的時候,他眼眸凝視著她,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眼眸里面有著一簇火苗,閃著星星光芒

"你能治好我的病?"

"自然"

韶音點了點頭,充滿自信的話音,無端叫他感覺很有信服力

"你如今發病應該是有五個月半了如果你再晚半個月遇到我,到時候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她掃了掃這位羅家少爺,淡淡的話音,透著幾分篤定

觀氣色,察病,細致入微的判斷出患者得病的時間和原因,對于韶音而,是非常簡單的事魔醫之名,不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而是實力和醫術凝聚而成的金字招牌

"那我還有救嗎?拜托你救救我我是羅家的三公子羅浮春只要你可以救好我,要什麼條件任由你提"

羅浮春聽到她的話,心中重燃起熊熊火焰他是一個凡人,也會畏懼死亡最重要的是,他並不想要他的娘子,成為寡婦,獨自承受百年孤獨也是因為韶音的話,讓他的心里激起了求生的**

原本,他已經在一次次希望與失望的交疊之中,墮入了絕望的深淵但是,因為心中所愛的女子,他依然對生命有著最後一絲希望的火種

"知道為何我要叫你單獨上前嗎?因為你的病,其實是被人害出來的原本你只是非常簡單風寒,但是你的藥卻被人掉包了,我觀你的面色,便可以看出你的藥已經被換了近半年"

韶音低聲的話音,讓羅浮春的臉上露出了驚懼之色

"你的病發自肺,所需要的藥草味道應該是苦中微甘如果你平日所喝的藥,不是這樣的味道,那就明有問題"

不等羅浮春開口詢問,韶音就解釋道

"神醫你得沒錯,我平日喝的藥都是酸澀至極的"

羅浮春的眼底充滿了複雜之色,想到自己這半年受到病痛的折磨,對于那個害他的人,他就恨得牙癢癢

原本以為的入口良藥,如今卻成了奪命的毒藥

這世上最可怕哪里是毒藥,其實是貪婪的人心呐

他身為羅家最得寵的年輕輩,他的存在威脅到了其他人的地位,人家自然容不了他的存在想起他所喝的藥,都是由叔叔親自端來的,他就感覺一陣徹骨心寒

"咳咳咳"

他著話,又再度距離咳嗽起來如今他看向韶音的目光,已經是敬畏如神明

"求神醫救我一命"

他握了握拳頭,懇切的請求道

"伸出手來"

韶音淡淡的道,面紗之下的玉容看不出是什麼神

羅浮春立刻將手伸出來,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指尖一痛,她的銀針就落了下來

手起針落,待到她拔起銀針,他的指尖沁出了一滴滴濃黑的血滴,觸目驚心

"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韶音收起銀針,目光平靜如湖水,好似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整個人好像都輕松了下來神醫你真的是神醫啊"

羅浮春原本覺得韶音看上去太過年輕了,又是一個女子,心中難免有些不確定但是韶音用她的真本事,直接打消他所有的顧慮

"羅公子今日可是郎官,可不要耽誤了吉時今日遇到羅公子,冒昧提醒了一句,羅公子這病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我今日還要進城,就不打擾了"

韶音不再提治病的事,而是出了自己的行程

"神醫別走啊這里距離神都還有些路程,請神醫與我們同行免得這路上不太平,要是有些毛賊傷了神醫那就不妙了如果神醫拒絕,那就是看不起我們羅家了"

羅浮春著急的邀請她同行,要是讓這大救星走了,那他要上哪里找去?她自己一時半會兒是死不了,不過再過幾天就難了,他遇到了一個神醫,哪里會錯過這個救命的機會

"羅公子都這麼了,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韶音淡淡的道,依舊是一臉淡若

"快請快快有請"

羅浮春一臉激動地將韶音請了過來,那熱的樣子,叫羅家隊伍上上下下都目瞪口呆

他們少爺已經非常久沒有露出笑臉了,如今在一個陌生人面前,竟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熱地招呼起她來,實在是匪夷所思

他們羅家在世俗之中或許沒有什麼名氣,但卻是實實在在的隱世大家族

在羅浮春的親自邀請下,韶音坐著隨車的華麗馬車,在羅家無數高手的護送下,大搖大擺地回了神都

在城門口潛伏的人,明明見到了韶音在馬車里面,但卻忌憚羅家的強大護衛隊,全都不敢動手,只能看她在眼皮底下進了神都他們已經可以想象首領的臉色,將會是何等難看

他們布下了天羅地網,卻還讓一個連武功都不會的弱女子給跑了最後還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光明正大的回來

接到韶音安全進城的消息,在城外樹林找了大半天的女首領,氣得差點就當場吐血

"該死的賤人她到底怎麼跟羅家扯上關系的?"

女子蒙著布的臉,被氣得鐵青胸口氣悶得無法呼吸,見四下無人,她扯下了蒙面布,露出了一張濃妝豔抹的臉

如果韶音在這里,必定會認出這個女子,正是魚戈

她不僅僅是云上的四將之一,還是另外一方勢力派過來的臥底原本她因為愛上陌紫皇,想要背叛她之前的組織,但在得知韶音就是上頭下令要格殺的朝音公主,她便主動接下了格殺任務

"首領,這次太子爺也到了此處,得知朝音公主在您的獵捕下逃走,如今正大發雷霆"

一名死士站在魚戈的身邊,低聲開口道

"哼不過是一個假太子,要不是長老團想要扶植他為帝,他以為自己算什麼?"

魚戈冷笑著道,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你覺得我算什麼?"

一聲冷颼颼的嗓音,從一旁傳了過來,嚇得魚戈心髒一縮,慌張地抬頭看向一臉陰沉的夢曇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顫,臉上如此了驚恐之色

夢曇太子可是出了名的鐵血手腕,被他聽到魚戈在當眾他的壞話,別提的人了,就算是聽的人也要受到株連

"殿下恕罪,是屬下一時口快,錯了話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跟屬下計較"

魚戈不願地開口道,在夢曇面前低聲下氣,讓她覺得很沒面子

"司徒,我不想再聽到這刁婦一句話"

夢曇目光冷冷的掃過眾人,聲音好似來自地獄之中讓人不寒而栗

"是,太子爺司徒知道該怎麼做"

跟隨在夢曇身邊的侍從司徒,冷漠的聲音充滿了怒火這個人物敢瞧不起太子爺,那就是踩到了他的底線,他們視為神一般的太子爺,哪里容任何人侮辱

夢曇不想再看到魚戈的臉,直接甩甩衣離開聽韶音已經平安回了神都,他感覺似乎也安心了幾分

至于剩下的事,司徒會替他處理好

"你們幾個,把這個以下犯上的刁婦給我拿下"

司徒手中亮出了長老團授予的令牌,那是死士團的指揮令牌,可以是死士軍隊中的虎符,可以調動所有長老團培養出來的死士除了最高等的幾名死士之外,他可以對其余任何死士下令他自己本身就是那幾名高等死士中的一個

見到他手中的令牌,原本還聽命于魚戈的手下,立刻動手將她制住

"你要做什麼?我可是長老團親封的首領"

魚戈負隅頑抗的道,還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況

"呵真是可笑的蠢女人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太子爺是長老團之中那位的親孫嗎?你以為當初朝音公主被送出宮只是一個偶然嗎?"

司徒一步一步走近魚戈,看著她驚駭的目光,他的臉上露出了冷笑

夢曇會成為云夢太子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事公主換太子的計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開始進行了如今,朝音公主出現,那她就必需死這樣太子爺就可以名正順繼位,不費吹飛之力

"太子爺不想聽到你話,那你就給我閉上嘴"

司徒一改無害的神,露出了一抹殘酷之色伸手捏住魚戈的下巴,將藥瓶里黑乎乎的藥灌入她的喉嚨

當火燒般的藥,穿過她的喉嚨,她感覺喉嚨完全燒了起來強烈的劇痛,讓她忍不住大叫起來,但卻發現自己根本叫不出聲音來破鑼般沙啞的尖銳聲音,伴隨著血色的殘陽,支離破碎

她張大嘴巴,想要話,只能發出無意義的聲音她的眼底里充滿了恐懼與不甘,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她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那個煞星?只是一句話,就被打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與樹林里慘淡的畫面截然不同,神都之中充滿喜慶的氣氛

韶府之中如今也是張燈結彩,褪去了素白之色,換上了喜慶的豔上上下下忙碌起來,將韶府里里外外都打掃得干乾淨淨

然而,這一切卻不是因為韶音的婚事,在武尊王將聘禮送進帝醫府而非韶府的時候,原本想著巴結韶府的人,都看清了一件事韶音已經離開了韶府,當初韶府對她一點都不好,如今她已經自立門戶,與韶府沒有什麼瓜葛

那些准備送禮給韶府的人,全都把賀禮改送到了帝醫府

"奶奶,那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那個賤人也是吃里扒外,如今飛黃騰達了,就不記得我們韶家的好"

韶府二少爺韶茂得知武尊王將聘禮送去帝醫府邸的空前盛況,再看看如今韶府門庭冷落的蕭條樣子,對韶音就怨恨不已

他早就不記得當初韶音母女兩人在韶府過得是豬狗不如的日子,他們都是如何欺辱她們母女?

她們母女在韶府之中,可曾過了幾天好日子?

"奶奶,我們韶府真是出了白眼狼了韶音如今當了帝醫,連爹爹都不放在眼底,實在是太氣人了"

韶繡想起當初被韶音懲罰,如今還記恨在心里想著她一個庶女,如今卻可以獨享那麼大的尊榮,她卻連一點光都沾不到,如何能夠不恨?

"我們以前對她那麼好,她真是不知道報恩白養了一只狗"

韶娜惡毒的話音,充滿了嫉妒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仗著是武尊王妃姐姐的身份,在神都之中威風一把,嫁給貴公子但是如今連一張請柬都沒收到,人家根本就不記得她是哪位了

"老爺要把這孽障狠狠教訓一頓,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不孝子孫是如何對待娘家的"

八姨娘也開始煽風點火,伸手拉了拉懦弱無主見的韶普,嗲聲開口道

"是啊是啊實在是太不孝了"

韶普訕訕的點頭道,覺得他們得也有道理

"你們還真是有臉這種話回去照照鏡子,看看你們一個個無恥的樣子,到底有多丟人"

一道溫潤的嗓音,透著薄怒的緒,擲地有聲的落下

坐在主位上一臉嚴肅的老太君,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臉色才緩和了幾分

"樂兒,快來奶奶身邊坐"

老太君親自站起身來,將韶樂帶到身邊坐下,顯示出他在老太君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如今韶樂的眼睛已經恢複了光明,聽是被韶音治好的這讓韶家的男丁,全都恨死了韶音

老太君原本就疼愛韶樂,如今韶樂恢複光明,可以是韶府最有可能繼承家主之位的人比起草包韶茂,韶樂顯然得老太君的喜歡,如今老太君大權在握,他日不定就會讓韶樂繼承家產

"奶奶"

韶樂走到老太君的身邊坐下,目光掃過一周,眾人面色各異

在韶府之中,真正喜歡他的人,只有老太君一人其他人都恨不得他快點消失,但他怎麼會讓他們稱心如意?

"韶樂,你有什麼資格我們?不過是一個在我們韶府混吃等死的庶子"

二公子韶茂見到韶樂高高在上的模樣,就忍不住出這話來,這話他憋在心里太久了,如今不吐不快

聽到他的話,在座的人都是驚訝不已他們就算是心里對韶樂嫉妒不已,也沒有那個膽子出來

果然,韶茂的話,戳到了老太君的痛處她最看重的就是韶樂這個寶貝孫子,哪里容誰這麼他

"孽障你給我滾出去"

老太君氣得站起身,手中握著拐杖要把他打出去

"你個死老太婆,趕走了我大姐,還想趕我走你怎麼還不死?"

韶茂雙手叉腰,被老太君打得生痛,伸手將她推在地上

"嘭——"

老太君被推在地上,氣急攻心暈了過去

"娘"

"奶奶"

"老太君——"

大廳之中亂作一團,韶樂怒目瞪了韶茂一眼,眼底滑過一絲殺意

這麼多年,對他好的人屈指可數,老太君就是其中一個中文韶茂竟敢對老太君下手,他不會放過他的

"迎親的隊伍已經進城了,過會兒馬上就要到了,這該如何是好啊?"

眾人見到老太君一倒,全都亂了分寸,焦急無比

"幾位姨娘將娘送出門,韶安總管和大伯照顧奶奶"

韶樂見到躺在長榻上的老太君,開口指揮了起來

眾人如今驚慌失措,聽到韶樂的話,連忙各自忙碌起來

這一次韶府要出嫁的人,並不是他們家的女兒,而是老太君師門中的師侄張銀玲因為仙云谷中很少有人嫁娶,所以老太君親自為張銀玲舉辦婚禮,讓她感受一下世俗之中女子嫁娶的感覺

另一邊的迎親隊伍,繞著神都走了一圈

"神醫大人住在何處,就讓我們送你過去"

羅浮春開口詢問道,想要等迎接到娘子之後,再去登門求醫

"前面不遠處就到了羅公子不必再送了"

韶音走下馬車,也不好意思耽誤他們迎親,伸手指了指不遠處人流稀少的街道

"我們這幾日會下榻在醉歡樓,請神醫務必抽空過來一趟"

羅浮春見到她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身份,眼巴巴的看著她,想請她出手救治無數名醫都束手無策的病症

原本他的病還能治好,他見過許多名醫都一臉從容的開了藥方,但病還是越來越重,他如今才知道到底是何原因只是經過半年的拖延,他吃了許多的藥,如今這身子幾乎承受不了任何的藥力了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這個神秘的女子

"明日,鏡雪樓再見"

韶音今日有事要忙,便開口緩緩地道

聽到她的話,羅浮春的臉上,這才露出了喜色,連連點頭

"一定到一定到"

送親的隊伍,漸漸離開了她的視線,她轉身朝著南後街走去她並未因為今日的事就害怕得躲在家中,而是繼續做自己的事因為她料定了那些人現在不敢再動手,在沒弄清楚她和那個神秘的羅家有什麼關系,對方暫且是不會妄動的

她也算是借了羅家的勢,震懾住了那些蠢蠢欲動的人

她不相信陌紫皇沒有派人在她的身邊保護,但她還是出事了,這也讓她知道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陌紫皇身邊絕對有隱藏*細,而且還是個地位頗高的人,才能夠欺上瞞下,暗中使絆子,讓那些暗中保護的人失去她的行蹤

知道了這個關鍵,她便有了底氣至于那內*是什麼人,她自然有辦法知道

不僅僅是為了她自身的安危,也是為陌紫皇拔去隨時可能爆發的毒瘤,除掉後顧之憂

她一個人走向南後街,一路上平安無事,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她找到百事通,讓他將在這附近的混混全部聚集過來

百事通的效率很高,不多時,就有一大群的混混聚集到百事通的破院子里來這些人看上去都是流里流氣的模樣,許多都是年輕人,沒有學好,走上了黑道,如今已經無法回頭了

"百事通,你叫我們過來干嘛?"

"老子還忙得很,有事快"

"今天被那個王公子打了一頓,真是氣死人了改天讓我逮到機會,弄死那個蠢豬"

"野哥,那王公子可是官家子弟,不是我們能惹的,還是忍一口氣"

"是啊我們惹不起那些人"

"算了,等會兒一起去喝一杯,再去樂一樂"

"……"

混混們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臉上都是不耐煩之色

百事通在這條街上頗有威望,算得上是地頭蛇,但這些混混非常難駕馭,沒有誰讓他們真心服的

見到他們這模樣,百事通也有些擔心,生怕韶音會吃虧

"人都到齊了嗎?"

宛如天籟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了出來,讓所有人都感覺心頭一暖,豎起耳朵想要聽得清楚一些

"姐,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只有幾個人沒到"

百事通有些尷尬的道,想到自己打包票都能來,最後還是少了幾個

"無妨,能來幾個算幾個"

隨著"吱呀"一聲,韶音推開門扉,從屋里走出,站在了眾人的面前

破敗的院子里,那一道清麗的倩影,幾乎在瞬息的時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原本見到美女,這些混混早就哄笑著調戲起來了,但觸及到韶音那充滿威嚴的目光,所有人都感覺心里的邪惡念頭頓時被冰水澆滅了,只剩下了殘煙嫋嫋

"你們想要昂首挺胸的過日子,還是混跡在最底層,欺負老百姓過活?你們想要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又活得有尊嚴嗎?你們想要干一番大事,還是要渾渾噩噩渡過這一生?"

院子里寂靜無聲,唯有韶音的聲音,在眾人的腦海中響徹不息

她的問話,在這些終日混日子,虛度年華光陰的混混心里重重落下一擊,叫他們的心頭湧起了滔天巨浪

他們當然想要活得有尊嚴,想要拼一場青春熱血,干一番大事業但是,他們只是人人鄙視的混混,哪怕是他們的家人,都瞧不起誤入歧途的他們但是,他們走上這條不歸路,就沒有回頭路了

就算後悔當初成為一個不務正業的混混,現在卻沒有人願意給他們一個機會

所有人都沉默了,沒有人回答韶音的話

韶音沒有著急,而是讓他們沉思片刻,繼續開口道

"如果你們願意,就跟隨我我不需要其他的東西,只要忠心的人"

"你——你是誰?我們憑什麼要——要跟著你?"

一個混混怯生生的問道,好像在韶音的面前,他完全沒有勇氣開口問話

"鏡雪樓,醉仙"

韶音微微一笑,脆生生的嗓音,讓所有的混混都驚呆了

那個名震天下的醉仙,居然就在他們的眼前

"我可以作證,她就是鏡雪樓的醉仙"

百事通開口道,引起整個神都風云變幻的醉仙,就是他的姐,這也是讓他自豪不已的事

"人生就是一杯酒,味道是濃烈還是平淡,就看你們每個人的選擇是否要跟隨我,闖出一片天下,就看你們自己的選擇,不要讓我給你們找理由"

韶音讓百事通拿出一個精致的酒瓶,將纏夢浮春倒滿酒杯濃郁的酒香,宛如夢幻一般飄出來,讓所有人一瞬間似乎看到了無數個曾經擁有的輕夢,如今卻被現實尖銳的棱角,狠狠地戳碎

"此酒名為纏夢浮春,人生一夢,何不開懷放手,大醉一場?可有人與我共飲?"

她舉起酒杯,對著蒼天,那股傲世風華,瞬間折服了所有人的心

當他們多年以後回憶起來,心中還是震撼不已,腦海中那副對酒酬蒼天的霸氣身影,永遠無法磨滅

"跟著你如果可以直起腰板過好日子,我跟"

有了第一個開口的人,下定了決心道

"相信我,你不會後悔這個選擇"

韶音的目光放柔了幾分,讓眾人感覺格外親切

"我願意跟隨醉仙這他娘的憋屈人生,老子已經受夠了,我要揚眉吐氣"

又有一人開口道,眼睛定定地看著韶音,想要從她的身上,尋找勇氣與力量

他看到了

見到韶音那自信的身影,明媚的眸光,全都寫滿了溫暖光明

"俺沒有別的本事,但有一顆忠心,醉仙不要嫌棄"

越來越多的人響應,願意追隨韶音

見到眾人眼底里燃燒的火焰,百事通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他迷茫得渡過了這麼多年,如今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路

他相信在姐的帶領下,他們也可以混得風生水起,要混就要混出個大事業來,才不枉來人生走一遭

這些原本如同一盤散沙的混混,在這一刻感覺眾人格外有凝聚力而他們的凝聚點,就是那個充滿人格魅力的女子年紀並不大,卻讓人忍不住相信

在眾人心潮澎湃的宣誓之後,突然有人破門而入

"我們來晚了"

一名面容粗獷的大漢,在幾名混混的攙扶下一瘸一拐地進了百事通的破院子

他的雙手無力地下垂,看樣子是被人扭斷了,一條腿也是以不正常的姿勢擺著豆大的汗珠,從大漢的臉上滾落下來,但他卻極力忍住

"豹子哥,是誰把你打傷了?"

"就是那個王三,看上夏姐,將她強搶回去我們幾個看到,追了過去,就被打殘了"

"都是豹子哥仗義,不然我們都要被打死了"

"豹子哥武藝高強,那王三怎麼是豹子哥的對手,開玩笑"

"呸一百個王三都不是豹子哥的對手,還不是那人用夏威脅,如果我們反抗,那夏就會當街被扒光衣裳,那夏還不得投河自盡"

"夏是百事通的義姐,豹子哥當然不會坐視不理"

"但是豹子哥被打成了這樣子,那些醫館不肯治豹子哥,我們是混混,不值得治"

眾人三兩語的起事的經過,百事通聽到夏出事,臉上也充滿了焦急之色想到那個王三,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原來這個大漢是這條街上很有威望的豹子哥,平日很仗義,武功非常高,對道上的兄弟都很照顧他特地請了豹子哥過來,原本以為他是仗著自己在道上有頭有臉的地位,所以才爽約了,沒想到是遇上了王三

"現在夏姐被王三帶走了,我們必需要救她,不然那個禽獸一定會——"

有人開口道,但想到王家可是當官的,他們只是混混,根本就救不出夏

想到這里,眾人的目光都黯淡了下來

"姐"

百事通將懇求的目光看向韶音,臉上充滿了隱忍之色

"你不必多了"

韶音看了他一眼,走向了豹子哥

見到韶音沒有話,百事通的眼中有著一絲淚光

"你是什麼人?"

豹子哥見到韶音,就知道她不是這里的人,在道上混的人,哪里有這樣清麗脫俗的氣質她應該是身居高位之人,身上有著渾然天成的貴氣

"你是條漢子"

韶音走到他的面前,纖纖玉手陡然伸出,朝著豹子哥的手臂擊去又以奇快無比的度,踢了他受傷的腳一下

眾人只聽到三聲連續的"咔咔咔",緊接著豹子哥就發現自己劇痛的手腳又能夠活動了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豹子哥動了動手腳,發現自己又能動彈了,好像上一秒被打得不能走路的人不是他一樣

如果不是眾人太過了解豹子哥的為人,真要以為他是演戲作假了

"舉手之勞"

韶音拍了拍手,那淡若的模樣,讓所有人都佩服不已

"太厲害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看到她接骨的利落手法,還有那瀟灑的一腿,一秒就亮瞎了大家的眼睛

"我豹子生平第一次服女人"

豹子哥這個鐵錚錚的硬漢,中氣十足的聲音,讓眾人都精神一振

"以後豹子這條命就是你的了聽憑差遣"

他拱了拱手,嚴肅的道

對于習武之人而,手腳就是他們的性命,如果手腳不能用了,那他們這身本事就廢了原本他以為自己下半輩子就要當廢人了,沒想到三兩下就被治好了他這個人有恩必報,心中已經做出了這個決定

"有了豹子哥的加入,可以是如虎添翼啊"

百事通見到豹子哥竟然主動要效忠姐,當下開口道

"大家加入了我們醉仙殿,日後就是兄弟了,如今姐妹有難,我們就去把她救回來,絕不能讓禽獸得逞"

韶音揮了揮手,脆生生的嗓音,讓眾人的眼眶一濕,心髒里也湧起了熱血久違的青春激,又回到了身上

"兄弟們,聽我安排,今晚的行動,只能成功"

她看了一眼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他們醉仙殿的第一次行動,就在這黑夜里展開

眾人圍了過來,她站在中央,宛如沙場點名的將領,讓眾人也感受到了那股意氣風發的豪氣

聽完她的計策,所有人都連連點頭

"有的時候不需要蠻力也可以解決事,我們在面對困境的時候,需要清醒的頭腦,一時沖動也解決不了問題"

韶音緩緩地道,看著這些還存著熱血的年輕人,她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些人的潛力非常大,看來她要制定出一些方案,好好的操練一下他們

看著她那眼睛里的笑意,眾人都感覺一陣涼颼颼的,好像是掉進狼窩了

但是,如今他們都已經加入了,要走可是不容易了

"為什麼我覺得姐笑起來的時候,有點叫人怕怕的"

"好像她剛才在到怎麼處置王三的時候,也是笑得很燦爛"

"我還是喜歡姐面無表,比較有安全感"

"我也又同感啊"

"……"

眾人竊竊私語的道,不知不覺間心中對于韶音已經充滿了敬畏

夜,越來越深,正是夜黑風高

----

上篇:【114】嫁得甘願     下篇:【116】隨君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