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17】浮世清歡  
   
【117】浮世清歡

淡煙雪柳,落落花開

夜色掩映下的帝凰宮,宛如展翅欲飛的鳳凰,薄薄的晶瑩積雪,清冷離塵,好似白煙輾轉于琉璃瓦之上,給帝凰宮增添了一抹迷離的美感

精致的宮燈,高懸于金色的鳳凰燈台之上,鳳嘴銜著明燈,整齊地排列開來

陌紫皇走進富麗堂皇的帝凰宮之中,一路上暢通無阻若是其他人想進帝凰宮,都要經過層層嚴格的排查,方能靠近

太上皇後的寢宮之中,夜明珠的光輝奪目璀璨一縷茶香嫋嫋飄過,好似清風攜著花雨漫卷而來,讓陌紫皇的心神一下子就甯靜下來

宮闈深處,浮世之中,拋卻繁華,獨享一份清歡自在

陌紫皇站在灑金雪霧紗曼之後,看著這偌大的帝凰宮,覺得分外親切

"皇兒來了,進來"

鳳魅雪溫柔動聽的嗓音,宛如玲瓏白塔懸掛的風鈴搖動

陌紫皇伸手撩開紗曼,踏步走進屋內,就見到鳳魅雪和陌煙華兩人正閑逸地對坐品茶,素白的瓷杯上,一朵雅若的青花悠悠盛開,透著淺淺的海藍,綴著點點的碧綠,雅意橫生

"坐"

陌煙華清越的聲音,緩緩地落下他伸手握著茶壺,給陌紫皇倒了一杯熱茶,這是他們此次從千山雪海采回來的天池含翠,泡在水中積雪未化,細細的品味一番,還能夠聞到千山雪海的清味道

"有什麼事,喝完茶再講"

他淡淡的瞥了陌紫皇一眼,看到他眉心上的玲瓏蓮珠顏色越發鮮豔,不禁皺了皺眉頭

他們夫妻二人這一次出去是為了給陌紫皇尋找雪塔淚曇,聽冷月漓世間唯有綻放的雪塔淚曇花,可以化解玲瓏蓮珠的逆天力量甚至還有著起死回生的神奇效果,乃是凝聚了天地靈氣精粹的靈花

陌紫皇在韶音失去氣息之後,也從冷月漓的口中得知了淚曇花這種奇物,但是他派出了所有的人,也沒有查到關于淚曇花在何處可想而知,淚曇花有多麼的罕見了

哪怕是鳳魅雪和陌煙華,在凝聚了所有強大人脈的況下,經曆了千辛萬苦,才發現了關于淚曇花的線索

鳳魅雪,陌煙華,納蘭風吟,花冷醉與夢君臨,五人深入千山雪海,在雪海最深處的云頂天池,找到了一枚淚曇花的種子

天池含翠茶葉就是在淚曇花種子旁邊找到的,他們便決定將此茶葉一同帶了回來

陌紫皇並沒有見過這種茶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頓時覺得一陣沁涼的泉流湧上腦海,讓他體內因為緒起伏波動引起的熾熱火焰,神奇地平息了下來原本有幾分煩躁的焦慮緒,也跟著消失了

"此茶名為天池含翠,有著清心凝神之效,你等下帶回去"

陌煙華將一個玉盒遞給陌紫皇,看到他眉間的蹙痕撫平,他知道這天池含翠還是有幾分效果只是,治標不治本,怕不是長久之計

"皇兒,娘親有禮物送給你"

鳳魅雪拿出了一個精致的貝殼,這個貝殼有著巴掌大,通體呈現出紫色邊緣好似浪花,點綴了一圈銀色花紋貝殼之上星星點點的金彩,讓這個貝殼似乎要迸發出旭日的光輝出來

"好好收著這個龍皇貝這是你娘親和幾位叔叔拼了性命給你找來的東西"

陌煙華嚴肅的道,想起他們一行人那麼強大的陣容,進了千山雪海也差點回不來了其中的千難萬險,他沒有細,但陌紫皇卻知道,手中這個龍皇貝的份量有多重

陌紫皇什麼也沒有,只是默默地收下了這個龍皇貝,他知道娘親送給他這個東西,必定有深意

"舅舅了,淚曇的種子就在龍皇貝之內,需要以天泉之水溫養,才會讓淚曇生根發芽"

鳳魅雪溫和的道,話語間滿是疼愛希望淚曇的種子可以早日發芽,等到開花之後,紫皇的性命就無憂了

只要紫皇好好的,那他們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爹娘一路辛苦了"

陌紫皇得知淚曇花的種子在龍皇貝之中,也是詫異不已尋常人肯定不會猜到淚曇花竟然長在貝殼之中,聽水中無花,淚曇花卻是生于水中,實在是奇聞

"皇兒深夜進宮,不是來給我們請安的?"

鳳魅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凝視著他平靜的臉龐,看著當初的毛頭子如今已經長大成人,馬上就要成家了她心里也是一陣感慨,有歡愉,也有幾分淡淡的輕愁

"娘親可知道華夏?"

陌紫皇將韶音要問的問題了出來,冰冷的清音,讓鳳魅雪原本平靜的玉容,露出了震驚之色

一雙好看的蝶眸,凝視著陌紫皇,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皇兒你是從哪里聽華夏的?"

見到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的愛妻,在聽到華夏二字的時候露出如此神色,陌煙華也有了幾分興致

"是阿音讓我問的,她曾經去過華夏,對那里甚是懷念"

陌紫皇平靜的道,並不知道這個消息對于鳳魅雪而影響有多大

"娘親可到過哪里?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到過,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遠得我幾乎都快遺忘了華夏是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但若是沒有大機緣,怕是再難去一次了"

鳳魅雪定了定心神,眼底也浮起了一抹懷念的神色

她不僅僅是到過華夏,而且還曾經是那里的人,華夏是她的故鄉,也是她成長磨練的地方

她想不到,在這個世界,竟然可以遇到故鄉來的人

而且,那個人就是她的未來兒媳

想到這里,她真想馬上就去親口問問韶音這件事,不過看天色已晚,她也沒有急于一時

"雪兒,何事這麼開心?"

陌煙華見到鳳魅雪喜上眉梢,眼底輾轉著激動的光芒,不禁有些好奇

"他鄉遇故知,如何能不歡喜"

鳳魅雪笑著道,回答出的話語,讓兩父子都面面相覷

"對了,皇兒的婚期已經定好了,就在明日,你可要抓緊時間准備了"

"啊這麼快"

陌紫皇聽到娘親定下的婚期居然就在明天,他不禁抹了一把冷汗看來娘親是急著要把兒媳婦定下來了,那迫不及待的樣子,好似生怕媳婦會跑了

"哪里快了?要不是你子磨磨蹭蹭現在才求婚,音音早就是我們陌家的兒媳婦了"

鳳魅雪沒好氣的教訓道,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兒子

"我知道了"

陌紫皇應了一聲,好在他准備得差不多了,如今只要把娘子接回來就好了

"這就對了"

鳳魅雪滿意地點了點頭,揮了揮手,放他自*

陌煙華看著兒子那利落的身影,也露出了好笑之色,看來這子才是最著急的一個要是他們把婚期定到明年,這子一准跟他們翻臉

帝醫府邸之中,韶音沐浴完,換了一身寢衣,剛剛睡下,就感覺到床邊有人伴隨著夜風散開的男子氣息,是她所熟悉的味道

她沒有醒過來,而是繼續睡覺

窩在枕頭上的萌萌,眨了眨眼睛,瞅著來人

"阿音,你讓我問的事,我已經問道了,娘親她去過華夏"

陌紫皇充滿磁性的聲音,傳入韶音的耳畔,讓她猛地坐了起來

"真的嗎?她去過華夏?"

韶音激動地拉著陌紫皇的手,臉上寫滿了喜悅

"是真的,她還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他鄉遇故知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陌紫皇不知道她們兩個在打什麼啞謎,便將自己聽到的告訴韶音

韶音笑而不語,能夠在這里遇到一個故知,那是多麼難得的事啊

"還有一個消息,就是我明天要娶你過門了"

陌紫皇沒等韶音驚喜完,就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嚇

"明天?"

韶音目瞪口呆的看著陌紫皇點頭,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是的,雖然時間倉促了一點,但我准備了很久,不會委屈你的"

陌紫皇真誠的道,俊顏上浮起了期待之色,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嗯,我會准備好的,另外,有一個人,我希望你可以幫我請來如果明日的婚禮上少了她,那我會很遺憾"

韶音在陌紫皇的耳畔了起來,讓他做好安排

"放心,一切交給我,你就安心當娘子"

陌紫皇開口應允道,給了韶音一個肯定的答複對于她的要求,他都不會拒絕,能夠讓她高興,他也覺得很歡喜

"嗯"

韶音雙頰泛,窩進了被窩之中

陌紫皇沒有馬上走,而是坐在她的床側,目光柔軟地灑落在她的身上,好似夜里皎潔的月光,分外甯靜

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充滿了清之氣,籠罩著韶音

她閉著眼眸,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明天她就要成為他的娘了,只要想想這件事,她就覺得心潮澎湃,如何也無法安睡濃濃的睡意全消,精神亢奮得很

"阿音,怎麼還不睡?"

陌紫皇看她在床上輾轉反側,唇角勾挑起一縷淺淺的弧度,放柔聲音問道

"都怪你,大半夜來攪人清夢,現在我睡不著,明天看上去肯定很丑"

韶音嗔怒的道,秋水明眸之中倒影著陌紫皇的俊顏,叫她越發心亂如麻

"好好都怪我"

陌紫皇看著她可愛的模樣,寵溺的道

"你必需負責"

韶音見到他這麼,心中一甜,卻是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認真的道

"娘子大人,要我怎麼負責?"

陌紫皇微微一笑,冷酷的臉上,綻放出絕美的笑容,好似人間四月天,美得叫人屏息

"讓我想想"

韶音躺在床上,看著床邊含笑的他,感覺格外的安心

"想到了你給我唱催眠曲要唱到我睡著為止"

她想起陌紫皇那動聽如天籟的歌喉,眼睛亮了亮自從上次聽他唱過歌之後,就再沒聽過了,這一次的大好機會,可不能錯過了

"好……"

陌紫皇很少唱歌,但見到她想聽,就答應了下來

寂靜的寒夜,屋中的暖爐散發著融融熱度,陌紫皇天籟的歌聲,低吟淺唱著那首《醉傾城》溫柔的男音,清唱著一個個音符,讓人聽著都會身心舒暢,完全放松下來

韶音長長的睫羽漸漸垂了下來,好似飛累的倦鳥,收斂起羽翼,停歇在枝椏上休憩

他的歌聲充滿了甯靜的力量,叫她緊張的心也平靜安祥下來,入了香甜的夢境

在夢里,她是他最美的娘,與他牽著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曾經有人過,婚姻就是一面照妖鏡然而,若是兩人真心相愛,想必照妖鏡里的模樣,依舊如昔溫暖明媚

歲月在變,真心不變

每一段感都是需要好好的呵護,否則,就算沒有所謂的照妖鏡,也會變得面目全非

這一夜,韶音睡得很香,醒來的時候,天才剛剛露出薄亮的一角

陌紫皇已經走了,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韶音只記得耳畔的歌聲,始終回蕩在她的心尖,蕩氣回腸,千回百轉,久久不歇

她推開窗戶,窗外有著飛鳥掠過,清脆的鳥鳴聲,好似也充滿了喜慶的味道

韶音坐在書房的梨花木桌前,執筆寫了幾個字,放入錦囊之內,讓西涼送到鏡雪樓交給納蘭雙兒

西涼剛走不久,韶音就聽到了敲門聲,開門之後,她就見到了織錦樓的雪芍帶著一排侍女,站在了門外

"雪芍奉了姐之命,來為韶姑娘梳妝"

雪芍朝著韶音行了個禮,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

"辛苦各位了,都進來"

韶音柔聲道,目光卻是緊緊地盯著跟隨在雪芍身邊的一個女子,那眉眼,那模樣,不是木芙還是什麼人?

她昨夜跟陌紫皇出了木芙還沒有死的事,讓他安排木芙過來一趟,他竟然一大早就安排好了感受到他的體貼細心,她心下也很感動

他是個讓人可以依靠的男子,頂天立地,又有著細膩的心思哪怕不擅表達感,卻能夠讓人感覺特別真誠

"你們去給韶姑娘准備熱水沐浴"

雪芍有條不紊的開始指揮一眾侍女,大家都忙碌起來

"你帶韶姑娘回屋挑選嫁衣"

她開口對木芙道,好似將木芙當成普通的侍女,這樣不會引人注意

"是"

木芙應了一聲,忍住心里的激動,在韶音的帶領下走進了她的屋中

一箱子的衣裳也被搬了進來,雪芍站在外面,沒有讓人進來打擾她們

"娘"

韶音握著木芙的手,看到她容光煥發,看上去非常健康,整個人也透著一股祥和的氣息,她就安心了看來木芙現在過得很好,觀氣色她能判斷出一個人的處境和身體況若是憂思過重,氣色也會變差

"女兒不孝,沒能侍奉左右"

"音兒你為娘親做了太多了,別傻話了,快讓娘看看"

木芙好久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韶音了,仔仔細細地把她端詳了一遍,臉上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越來越水靈了今天你一定是最好看的娘子"

她拉著韶音走到那個大箱子前面,將大箱子打開來里面裝著幾件火的嫁衣,顏色純正,款式多樣,繡著各種不同的喜慶圖案鴛鴦錦繡,團花祥云,龍鳳呈祥,許多還是用極其珍貴的材料制成,可以是價值連城

"音兒,快來挑一件"

韶音看了一眼這些精美的嫁衣,看得出都是出自織錦樓的嫁衣,每一件都跟藝術品似的,好看得叫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疵無論是做工,設計還是材料,全都是最上乘的

然而,她卻沒有選任何一件,而是伸出手,朝著木芙看去

"這些嫁衣我都不喜歡,娘帶來的包袱打開讓我看看"

她一早就注意到木芙背著一個包袱,想想也知道是什麼

"你個鬼靈精"

木芙嘴上著,動作卻一點也不慢,將包袱打開來,里面果真是一件嫁衣那嫁衣的料子算不上是頂好的,卻也是很好的絲綢木芙將韶音給她生活的錢拿去買了一匹流光錦,還買了許多絲線,一早就日夜不休地給韶音繡嫁衣

以前她給韶音繡的嫁衣都已經不能穿了,她便又動手親自給女兒繡了一件嫁衣每一針每一線,都寫滿了她對女兒的祝福

"我就要這件了"

韶音指著木芙親手為她縫制的嫁衣,哪怕它所用的材料不是最珍稀的,但是那份心意卻是重于泰山

母親的愛,是金錢也買不到的無價之寶

"音兒"

木芙眼眶一熱,看著韶音那堅定的模樣,鼻子一陣酸楚

這輩子,她有這麼一個女兒,就是她最大的財富了

"韶姑娘,熱水准備好了"

雪芍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溫婉如春風

"芍姨進來"

韶音淡淡的道,沒有和木芙聊太久,免得木芙被人懷疑她知道云夢皇朝的那些人還在伺機而動,她不希望木芙遇到危險,只能假裝是陌生人,好保全她

侍女們如云般進了屋子,將熱水倒入浴桶之內,又放入了鮮的花瓣,美麗的花瓣鋪滿了水面,看上去叫人賞心悅目雪芍還加了特別的香料,以香薰的方式,讓韶音的肌膚加滑嫩光澤

沐浴之後,韶音換上了嶄的嫁衣,她選的是一件廣流光錦嫁衣煙霞般美麗的嫁衣之上,繡著精致繁複的圖案,金絲滾邊的波紋裙裾,點綴著美麗的蝴蝶

韶音穿上這件嫁衣之後,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其他人都出去"

雪芍屏退左右,留下木芙在韶音的身邊

木芙親自替韶音梳頭,握著手中的梳子,她梳得認真每梳一下,她就在心中念著一句祝福的話,祝韶音多子多福,能夠得到夫君的疼愛

她給韶音梳了一個美麗的飛鳳發髻,畫上精美的妝容,描眉點唇,再戴上首飾最後給她戴上了金絲鳳冠,看上去貴氣逼人鳳冠霞帔,豔麗無雙

眾人在這邊准備好了,陌紫皇迎親的隊伍也到了

全城都鋪滿了豔之色,武尊王大婚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巷

許多人都趕去看熱鬧,把整條街都給堵住了

當看到一輛輛華麗的馬車駛向武尊王府,許多人都驚呆了那些前來參加武尊王婚禮的人,全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平時見到一個都難,這下子全齊了

西涼拿著信,來到鏡雪樓之後,明來意,順利見到了納蘭雙兒她將信交給納蘭雙兒,便又匆匆趕了回去

她剛走不久,就有人來鏡雪樓,報出身份之後,那人只得到了一封信,並沒有見到想見的人

但看完信上內容之後,那人便滿意地離開了

那個人正是向韶音求醫的羅浮春,韶音今日無法抽身過去,便叫西涼將藥方拿了過去至于藥方有沒有效果,那要日後才知道了

上篇:【116】隨君沉浮     下篇:【118】歡歌悲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