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18】歡歌悲曲  
   
【118】歡歌悲曲

帝醫府張燈結彩,在侍女們的布置下,顯得分外喜慶

韶音獨自坐在臥房之中,等待著良辰吉時到來她的脖子上戴著美麗的鳳凰項鏈,蒼華云淚點綴在項鏈中央,流轉著動人光彩

***均勻的珍珠,串成一片流蘇,垂墜于鳳冠之前,半遮住她的玉容

外面的鞭炮聲,響徹而起,鑼鼓升天

天色已經大亮,金色的陽光,落在韶音的身上,為她鍍上了一層豔麗的金紗

"九兒"

韶樂走進屋子,看著韶音那絕美的模樣,眼底也露出了驚豔之色往常韶音素顏就已經非常好看了,如今畫上精美的妝容,可以是驚為天人

平日的她好像清水芙蓉,淡妍雅若;此刻的她好像是牡丹花容,豔絕天下

那樣叫人震撼的美,猶如旭日撥開層層云霧,綻放出萬丈光芒

"哥,你來了"

韶音聽到韶樂的聲音,玉容上浮起了一抹微笑

"九兒,今日的你,美得好似天仙,世間哪個男子見了都會驚歎"

韶樂溫潤的嗓音,好似塵世微雨,灑落而下

一襲藍色長袂,在晨風中搖曳,伴隨著他的步伐起伏,腰間環佩,發出了動聽的脆響

他的身上透著一股優雅的高貴氣息,叫人看一眼就不會忘記

"你出嫁的大好日子,我這個哥哥自然不能缺席,必需要親自送你出閣"

他走上前來,澄澈的眼眸之中,映著她的容顏

"哥,謝謝你"

韶音目光溫和的望著韶樂,她在這里只有這兩個親人,在自己大婚的日子,能夠有哥哥和娘親相送,她心里已經很滿足了

至于韶府的其他人,她沒有找他們麻煩就是仁至義盡了

"九兒,不許跟哥這麼客氣謝謝就是把哥當外人了"

韶樂俊顏上露出一絲不悅,話音里透著幾分埋怨

韶音含笑點頭,聽到外面的侍女喊了一聲吉時已到,她便盈盈起身

韶樂為她蓋上了大蓋頭,立刻就有侍女進來,攙扶著她走出門侍女的身上透著一股濃濃的香味,讓韶音感覺在什麼地方聞過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走進來的侍女,竟是亮出了刀子,抵在韶音的脖子上

"九兒"

韶樂見狀想要撲過去救韶音,然而,另外一道身影,也從窗戶掠了進來,將韶樂制住,讓他沒法出聲,也不能動彈

"不許出聲,也別想耍什麼花樣,否則我就殺了這個白臉"

一道沙啞狠厲的男子嗓音,讓韶音心底一驚,手中握著的銀針也不敢妄動

那個拿著刀子對著韶音的侍女,趁著韶音擔心之際,點了她的穴道

"噼里啪啦——"

鞭炮聲響徹而起,韶音和韶樂被拉到了屏風之後

韶音見到一個穿著嫁衣的女子,出現在了她的屋子之中,轉過頭得意地看著她

"妹妹武尊王妃的位置,你是沒福氣坐上去了,就讓姐姐替你分擔這重擔了"

韶府八姐韶繡扯下了韶音的蓋頭,戴到了自己的頭上

韶音怒目瞪著韶繡,看她那志得意滿的模樣,就氣得咬牙切齒

"王爺馬上就要來了,你們快把這兩個礙眼的家伙丟出去"

韶繡揮了揮手,蓋頭下面的臉龐,充滿了異樣的潮她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樣大好的機會,能夠取代韶音成為武尊王妃

她早上還沒睡醒,就被神秘人告知了這樣的好事,她忙不迭地答應下來,早早就在神秘人的安排下混了進來

見到韶音和韶樂被那兩個人從後面的窗戶帶走,韶繡拍了拍自己的臉,確定不是在做夢便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眾人來迎接

床上的萌萌睡得正香,渾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一次動手的兩人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又是在韶音最沒有防備的時候闖入,將時機算得剛剛好加上韶樂被制住,韶音不能輕舉妄動,這才讓人有了可乘之機

兩人將韶音和韶樂從後門帶走,這個時候,武尊王的迎親隊伍已經在門口等候娘子出來

木芙和雪芍在門口做准備,幾名侍女和一位媒婆簇擁著身著嫁衣的韶繡走了出來

坐在神駒赤影背上的陌紫皇,心中充滿了激動與期待,一晚上都沒有休息,就是為這個婚禮做准備

"娘子來咯"

媒婆喚了一聲,所有圍觀的百姓,都在大街另一邊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娘子的身影戴著蓋頭看不清娘子的模樣,只能看到幾分身姿

木芙見到韶繡身上的嫁衣,並不是她親手做的那件,當下心中生起了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

雪芍也看出那嫁衣似乎換過了,眼底滑過一縷不解之色她記得韶音非常喜歡那件木芙做的嫁衣,穿上之後臉上一直掛著笑容,怎麼會臨時換掉了?

這件嫁衣雖然華貴,但她卻很陌生,不是出自織錦樓

不過她們兩人雖然奇怪,但也不能這時候過去詢問郎官都已經到門口了,就等著娘子上轎了

韶繡聽著媒婆的聲音,心髒距離跳動起來,手心緊張地要冒汗

她透過蓋頭,隱約看到了陌紫皇從馬背上跳下來,羞怯地伸出手

下一刻,她驚慌的發現,眼前陡然一亮,色的蓋頭被一陣掌風吹落了下來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爺"

鳳曦澤驚呼了一聲,不明白爺為何會動娘子

"阿音在哪里?"

陌紫皇一眼就看出這個人不是韶音,她的氣息,她的身形,她的腳步,哪怕是她的發絲,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當見到韶繡出來的時候,他眼底的喜悅瞬間化成了滔天的怒焰

哪怕他告誡自己不能夠動怒,但卻如何也抑制不住心頭熊熊的烈焰把理智的弦燒斷

"啊"

韶繡被一巴掌打在地上,在所有人的面前丟盡了顏面

她眼淚決堤般滾下來,可憐楚楚的看著武尊王陌紫皇,想要引起他的同

"那個女人不是帝醫大人"

"她不是韶府的八姐嗎?"

"是冒牌貨啊"

"太不要臉了"

"到底出了什麼事?帝醫大人怎麼不見了?"

"……"

全場嘩然,各種議論和猜測的聲音,彙聚成了一片浪潮

"你們進去找"

陌紫皇揮了揮手,身邊的護衛立刻湧入帝醫府邸之內搜尋起來,但是找不到一個人影

木芙見到韶繡的時候,差點暈倒了,要不是雪芍扶住,她定會被人注意到

"快阿音在哪里?"

他冷如刀鋒的目光,掃過韶繡那發腫的臉,讓她感覺如墜冰窟,渾身都在發抖

"王爺,我不知道啊她被一個蒙面人帶走……去……去了什麼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韶繡感覺死亡的陰影籠罩下來,讓她的聲音都在發顫

"找不到阿音,你們滿門就等著陪葬"

陌紫皇冷酷的聲音,充滿了殺氣,讓所有人感覺一陣陰風吹過,冷汗直流

前來看熱鬧的韶府中人原本還想沾沾光,聽到陌紫皇的話,嚇得腿軟

"把她拖下去,嚴刑拷打"

他冷酷無的聲音,叫韶繡臉上血色全無

"王爺,放過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韶繡見到幾個煞氣濃濃的死士,將她拖走,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叫道

前來參加婚禮的人,全都不敢吭聲,見到武尊王怒發沖冠,誰也不敢得罪他

鳳魅雪和陌煙華乘著車駕,歡天喜地前來參加長子大婚,剛到就得知娘子被人劫走的消息

當場,鳳魅雪臉上的笑容就凝固在了那里,她還想當面問問韶音是不是與自己一樣來自華夏,人還沒見到,就已經不見了

她心底的怒火,好似油澆在上面,直沖云天

"豈有此理什麼人敢動我的人"

她脆生生的嗓音,充滿了寒意

陌煙華知道自己的愛妻定然是生氣極了,別她了,就算是他這個素來不愛發脾氣,喜怒不于色的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露出了怒容

"聖冥傳我的命令下去,封城派出聖羽戰堂,給我一寸一寸的找誰敢動我兒媳婦,我就滅了他祖宗十八代"

鳳魅雪猛地一拍案幾,充滿威嚴的嗓音,震懾人心

"是"

聖冥立刻應道,當下馬上傳令下去,全城進了最高防衛狀態

"爹爹,我也要去找舅媽誰敢欺負舅媽,我就跟他們拼了"

聖伊帆握了握粉嫩的拳頭,氣呼呼的道

"帆帆得沒錯我們陌家的人,誰也別想欺負"

陌云鸞的玉顏上浮起了冷色,手掌一揮,無數的桃花瓣就飛舞而出,朝著天空飄去

所有她的部下,見到桃花令,全部出動

頃刻間,神都的上空就被一層七彩的光暈所籠罩,這是一道非常強大的結界無論是武功多麼厲害的人,都無法在這層結界開啟的時候飛出城

四周的城門口,已經被陌歸墟率領的皇族禁衛軍所包圍,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神都

云上的大軍開始全城搜查,各方勢力皆在此刻出動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人,全都嚇得不敢出門,看這次的架勢,比起叛軍圍宮時候還要強大就連隱匿于市井之中的聖羽戰堂都出動了,聲勢之浩大,叫人歎為觀止

陌紫皇親自率領著大軍,將各大路封鎖,挨個排查可疑之人

他的兄弟們也各顯神通,尋找韶音的蹤影

然而,只是盞茶不到的時間,韶音和韶樂就不知道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沒有人找得到他們的蹤影

明明是兩個大活人,卻好似人間蒸發一般

天都被熬黑了,人還是沒有找到牢房里的韶繡,被打得不成人樣,只招出了當時與韶音一起被帶走的還有韶樂其他的事,她都不知道對方可能早就知道她會被拆穿,所以不曾泄漏自己的身份

她現在後悔得腸子都青了,自己瞎了眼想要取代韶音,結果卻是生不如死的下場

"爺,還是沒有找到主母,他們會不會被帶出城了?如果出了城,就不好找了"

鳳曦澤站在陌紫皇的身邊,見到他面無表的模樣,心里也頗為擔心爺已經找了一天了,一刻也沒有休息過,這樣下去,身體可如何受得了?

"繼續找"

陌紫皇握了握拳頭,青筋暴跳,目光冷得嚇人

"遵令"

鳳曦澤知道爺的脾氣,只能點了點頭,繼續尋找失蹤的韶音和韶樂

與此同時,一處荒廢的大宅地下室里,黑暗潮濕的氣息湧來,將韶音和韶樂兩人淹沒

韶音躺在冷冰冰的地上,身上被繩索搬得嚴嚴實實的她被捆在背後的手,正握著一個尖銳的石子,在磨著結實的繩索

身上的穴道已經被她以特殊的方法沖開,解開穴道花了不少的時間,如今她要將繩子解開才行

另一旁,韶樂已經昏迷過去,同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踏踏踏——"

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她連忙在地上裝昏迷,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

"咔咔——"

石門被打開,來人瞥了他們兩人一眼

"我就他們中了迷煙,哪里有可能這麼快醒過來,不會有事的"

女子的聲音,透著幾分妖媚,落在石室之中

"這個賤女人真是礙事,現在外面全城戒嚴,根本就沒有辦法出去不如,我們——"

灰衣男子沙啞的聲音,充滿了殺氣,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殺人的動作

女子見狀面色一變,立刻捂住了灰衣男子的嘴巴,拉著他走了出去,關上了石室的大門

"曲盡歡,你瘋了主上了,要留活口"

"曲荷風,你不要阻止我,那個賤人就是禍水,她一定會害了主上要完成大業,就不能心慈手軟"

曲盡歡壓低聲音,眼中充滿了瘋狂之色他們為了完成大業,籌謀了多少,犧牲了多少,如今要是因為這麼一個女人,弄得全盤皆輸,他如何會甘心

主上對這個女人的態度,讓他心中產生了危機感,他絕不能留下她的性命

"大哥"

曲荷風對主上又愛又懼,聽到他的話,心里還是沒底

"妹妹,哥這麼做也是為你好,主上喜歡那個女人,要是她不死,他朝就是你登臨後位最大的威脅"

曲盡歡使出了殺手锏,就不相信曲荷風會不動心

"讓我再想想"

曲荷風遲疑了一下,顯然對于他的建議有些心動

女人一旦生起了嫉妒之心,便會變得瘋狂起來,任何事都做得出來

"只要我們做得不留痕跡,主上也不會怪罪我們,到時候找個替罪羔羊——"

曲盡歡拉著曲荷風離開,兩人開始密謀起來

韶音聽到外面沒了動靜,便加快度解繩索,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終于,將繩子磨斷

她動手解開韶樂被點的穴道,只是他中了迷藥還沒醒來,她便拿出了銀針,給他紮了一針,他這才醒過來

"九兒你沒事?"

韶樂睜開眼睛,這才看到他們兩人所處的地方,一醒來就詢問韶音的況

"哥,我們快走,不然等會兒就難保沒事了"

韶音不明白那些人想要殺她為何不早點動手,偏偏要等到現在那個灰衣人的身影她認得,就是當初那個被她下毒打傷的人那個灰衣人對她可是恨之入骨,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他一直沒有下手,還真是叫人費解

不論他們想利用自己做什麼,她都不會叫他們如意

"好,我們走"

韶樂站起身來,身上的迷藥還沒有散盡,還有些暈眩

韶音扶著韶樂,走到了石室之前,她摸索了一番,尋找出口她見到牆壁上的燭台,動手轉動了一下,沒有動靜便試著上下拉動了一番,石門緩緩地開啟

"咦?門怎麼開了?"

就在曲荷風與曲盡歡蒙著面,商量好殺人滅口的計劃之後,剛剛站在門口,還沒動手開門,石門就突然開起來了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韶音就握著一把土灰,朝著他們撒去

"蝕骨粉"

她嘴里煞有介事的喊道,讓兩人嚇得連忙退後

在他們剛剛退開的瞬間,韶音就拉著韶樂往甬道跑去

"我們被耍了"

曲盡歡拍開身上的灰塵,見到韶音帶著韶樂跑得飛快,氣得直跳腳

他的武功比她強了幾百倍,但卻經常在她的手上吃虧,叫他感覺特別窩火

"追不能讓她跑了"

曲荷風面色一黑,看著身上髒兮兮的衣裳,胸口氣得上下起伏不斷

他們朝著韶音和韶樂逃走的方向追去,一方追,另一方則到處跑

漸漸地,韶音發現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下室,竟然藏了許多的糧草物資,甚至還有許多的兵器,定然是對方的重要據點

她跑了一圈,將這地下的地圖記在了心中

"他們在前面快抓住他們"

曲荷風叫出了守衛在地下的大隊人馬,圍追堵截韶音和韶樂兩人

韶音見到對方人多勢眾,但在路線交錯縱橫的地下,人多也沒有太大的用處她將甬道旁的火把拿了下來,朝著那些裝滿糧草物資的地下室里丟去

"轟——"

干燥的糧草陡然燒了起來,還有那些儲備在此地的物資也被一把火給燒了

"快快救火"

曲盡歡見到這些東西都被韶音燒得,氣得臉色鐵青

他們一路追,韶音一路燒,大批的人馬被叫去滅火,原本守備森嚴的地下室,頓時一團混亂

"火越來越大了,我們就不陪他們玩命了"

韶音叫上韶樂,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她跑在前面帶路,拐進另外一條甬道

這時,傾斜的甬道上,一個巨大的滾石洶洶地滾落下來,朝著韶音砸去

"九兒,心"

韶樂見到她遇到危險,當下不顧自己的生死撲向她,千鈞一發的時間,抱住她滾向對面的甬道

大滾石從他們的身後滾下去,驚得韶樂一身冷汗,要是她出事了,那他一定會發瘋的

他狠狠地轉頭,看了一眼那甬道的盡頭,握了握拳頭,心中充滿了憤怒

"九兒,有沒有傷到哪里?"

韶樂急忙檢查韶音的傷勢,見到她的手被擦傷了一點,心疼到了極點

"哥,我沒事,只是擦破皮了,一點傷"

韶音見到韶樂一臉緊張,云淡風輕的道對于這樣的傷,她沒有放在心上倒是韶樂不顧一切來救她,叫她心中感動至極

"我們快走前面有條暗河,我觀察過水流,必定可以通向外面"

她見到地下室的大火已經熊熊燃燒,他們要是再不走,也要被燒焦了

韶樂看了身後的大火一眼,扶起韶音,兩人快步朝著那條地下暗河跑去

"噗通——"

當他們跳進暗河之中,地下室之中已經化作了一片火海

陌紫皇率領著大軍,全城搜索無果,回到帝醫府邸打算找找還有沒有遺漏的線索

"吱"

一道脆生生的叫聲,陡然響徹而起,讓他嚇了一跳

"吱吱"

火月雪貂萌萌撲到了陌紫皇的身上,眨了眨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陌紫皇,似乎在找著什麼

"萌萌,你是不是在找你主人?"

陌紫皇見到這個東西,腦海靈光一閃,開口詢問道

"吱"

火月雪貂萌萌點了點頭,表明自己是在找主人它只是睡了一覺,怎麼主人就不見了?

"你主人被壞人抓走了,你可以帶我找到她嗎?"

陌紫皇伸手摸了摸萌萌的腦袋,知道韶音和這家伙最是親近了,不定這充滿靈性的家伙,可以找到韶音

"吱吱吱"

火月雪貂萌萌聽到韶音被人抓走,馬上就炸毛了,跳下地上飛竄了一圈,就朝著外面飛去

陌紫皇眼睛一亮,當下發出命令,讓所有武功高強的手下全部跟上,實力不夠的人,根本就沒辦法追上火月雪貂

鳳魅雪得知有了線索,便與陌煙華親自趕了過去,以保萬無一失

大批的人馬,朝著城中一處荒廢的大宅聚湧而去,隊伍浩浩蕩蕩許多人見到那大批隊伍從天空中飛掠而過,各個都是輕功高強,再度心驚肉跳,以為又發生了什麼大政變

曲盡歡和曲荷風灰頭土臉地逃出地下室,跟著逃出來的手下,一個個都是狼狽至極

"給我搜水路,我就不信那賤蹄子可以逃到天邊去"

曲荷風氣得咬牙切齒,那賤人命可真大,連滾石都沒弄死她

這一次他們不但沒抓住人,連如此重要的據點都毀掉了,叫她如何能夠淡定下來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他們這麼多人都抓不到,還賠了夫人又折兵

"是"

眾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救火沒救成,還差點把命交待在里面了

聽到曲荷風的命令,眾人立刻四散開來,搜尋韶音和韶樂的下落

就在這時,院子的破門被炸飛,大批人鋪天蓋地席卷而來,嚇得眾人慌不擇路地逃跑

"快快撤"

曲盡歡連忙拉著曲荷風逃走,他可是見到了兩個傳奇人物都來了,他們要是再不逃,鐵定要沒命了至于其他人,只能犧牲了

"一個不落,給本王拿下"

武尊王陌紫皇霸氣冷冽的嗓音,好似雷霆劈下,帶著萬鈞之力,轟然響徹而起

這一處地方是當年叛亂未遂,含恨而死的月王爺陌長歌的月王府,已經荒廢了很久,沒想到人會被藏在了這里

"被你們抓來的人在哪里?"

陌紫皇抓住一個人,掐住他的脖子喝問道,整個人宛如修羅死神,嚇得對方屁滾尿流

"在——在下面"

那被抓住的人,面色發白,連忙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

此刻,下方已然是一片火海,高溫沖出地面,叫人站在外面都會冒出一頭熱汗

如果人還在下面,那豈不是必死無疑了

所有人心底都是"咯噔"一聲,有了不好的預感

"舅媽我要給舅媽報仇"

聖伊帆大哭了起來,揮舞著拳頭,朝著那些逃竄的人打去

"阿音一定要等我"

陌紫皇見到火月雪貂萌萌在地下室入口徘徊,火焰阻隔了它聞空中的氣味,但最後主人的味道就是在這里消失的

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陌紫皇已經沖進了火海之內,嚇得他的部下差點魂飛魄散

"爺"

"爺里面太危險了快出來啊"

鳳曦澤連忙大聲喊道,看到陌紫皇想也不想就沖入火海之內,他的心都被嚇冷了

韶音和韶樂從暗河之中游出來,就見到陌紫皇火的身影,闖進了火海之中

"紫皇——"

韶音顫抖的聲音,充滿了驚恐哪怕是她自己身陷囹圄,經曆多大的危險困境,她都沒有害怕畏懼但在這一刻,見到陌紫皇為找自己,沖進烈焰之中,她的腦海一片空白

她大步跑了過去,身上濕漉漉的衣裳,在這個大冬天顯得格外寒冷

她沖向大火之中,絕決得好似撲火的飛蛾

所有人再度一驚,想要過去攔下她,但她的度太快,哪怕是身邊的韶樂都沒能拉住她

那一瞬間,所有人都動容了,眼眶猛地濕潤了

在她柔弱的身影,沖進火中的時候鳳魅雪和陌煙華心底齊齊一震,為紫皇能夠遇到這樣一個性烈如火,癡至極的女子而感到由衷的高興他們剛剛打算出手相救,就發生了意外

韶音沖進火海的時候,沒有感到預想中的滾燙熾熱,而是撞入了一個結實的懷抱

她猛地抬頭,就看到了陌紫皇的俊顏,一雙深邃的眼眸,充滿了失而複得的驚喜,緊緊地凝視著她

"阿音——"

他的眼眸里氤氳起了一層水汽,好似隨時可能掉下眼淚來

顫抖的鐵臂緊緊地將她箍住,好似怕她會化作飛灰從他的面前湮滅

他眉心的烈焰蓮珠發出了耀眼的光,四周的火焰完全不敢靠近他,好似他就是火焰之帝

冷月漓曾經再三告誡過他,絕對不能再動用烈焰蓮珠的力量,否則,他很可能會死

他不怕死,他只怕沒有她的日子,比死還難受

"我在這里"

韶音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肢,看到他好好的,她的眼角含淚帶笑

"阿音阿音"

陌紫皇似乎不敢確定,腦袋靠在她的肩旁,一句句的叫道

他方才在火海之中,亦是這麼一聲聲的呼喚,得不到回應的時候,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韶音聽著他的叫喚,鼻子一陣泛酸,眼眶積蓄的淚水,猛地滴落了下來

"我在這里,我就在這里"

她趴在他的胸口,雙手靜靜地抱住他

以前她不知道自己害怕什麼,如今她卻知道了,是害怕失去他

感覺到臉上一陣冰涼,她抬起眼眸,就見到他眼底湧出的淚水,好似晶瑩的琥珀,凝固了時光又宛如一柄利刃,滴進了她的心,好似要穿透她的心髒,刺破她的靈魂,叫她心疼至極

"阿音,不要離開我,好麼?"

陌紫皇好似孩子般的呢喃,讓韶音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再度湧了出來

"好"

韶音不知道如何安撫他,踮起腳尖,吻去了他的淚水

他一個鐵血霸主,人人敬畏如神明,卻在她的面前,像個孩子放聲哭泣

她的秋水明眸泛著晶瑩之色,輕輕地靠近他的俊顏鼓起莫大的勇氣,吻住他的唇柔軟的香舌,輕輕地舔了舔他性感誘人的唇,吮吸了一下,嘗起來好似綿綿的糖,甜蜜無比;又像是抹茶味道的慕斯蛋糕,清至極

她的吻,很輕很輕,像是四月的薰風,撫過剛剛盛開的梨花,那麼細致,那麼心,那麼輕盈

只是一個淺淺的吻,就讓她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臉龐已經燃燒了起來,幾乎要冒煙一般

她成功止住了他的哭泣,卻也撩起了他心底的狂熱**在她怯怯地要退開的時候,他火熱的唇,灼熱滾燙地覆上她櫻桃般滑嫩的唇,低喘嬌吟,糅合在一起唇齒相依,舌浪追逐

他吻住那方柔軟,不讓她有一點逃離的機會,索取著她甜美如甘霖的香甜滋味,讓他干涸如荒漠的心,得到了澆灌

柔蜜意的深吻,叫時光都靜止了

他輾轉于她的唇畔,宛如蝶兒采著花蜜,流連忘返,不願離去

他多想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讓兩個人合二為一,沒有一點距離

周遭熊熊的烈焰,仿佛都消失一般,他們兩人迷失在彼此的世界,好像全世界只有對方

兩人在大火的包圍下,深深地吻著對方,一吻天荒地老

眾人隱約可以見到他們在火海中相吻的畫面,美得驚心動魄,叫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陌紫皇見到四周的火越來越大,抱起韶音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在把她放在地面上之後,他再也阻止不了暈眩的感覺席卷而來,暈了過去

"紫皇"

韶音抱住陌紫皇的身子,鳳曦澤立刻上前幫忙

火月雪貂萌萌見到韶音出來,開心地撲進了她的懷里

"快帶他回去"

鳳魅雪伸手摸了摸陌紫皇的腦袋,感覺到他身體的溫度,與陌煙華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有了濃濃的憂色

看來他們最不想見到的事,還是發生了

"其他人留下來將余黨一網打盡"

陌煙華朝著天空揮了揮手,冰羽仙鶴就飛掠而下,帶著陌紫皇,韶音和鳳魅雪飛掠而去

"韶樂哥哥快披上外衣"

展落初得知韶樂也失蹤了,便跟了過來,看到韶樂失魂落魄地站在水邊,她連忙拿了外套過去給他披上

"我們也回去老太君得知消息,擔心極了"

"嗯"

韶樂點了點頭,目光望著韶音遠去的身影,感覺她離他真的越來越遠了

"都給我仔細搜,挖地三尺也得給我找出個活人來"

鳳曦澤留下來善後,見到那些被抓住的人紛紛**,一肚子的氣沒地方發,什麼也要抓到一個人他帶著大批人馬,在里里外外找了好幾遍,直到第二日天亮才不甘心地離開

曲盡歡和曲荷風躲在茅房下面,泡得臭得不能再臭,但是鳳曦澤卻怎麼也不肯走還有人在搜查,他們就不能出去,整整在茅坑里面泡了一整晚,才見到了天日

這一次的任務,他們是徹底失敗到姥姥家去了,什麼臉面都丟光了

眾人回到武尊王府之後,陌紫皇立刻被送到了玉皇閣穿過溫泉池,韶音見到了溫泉池的後面還有一個密室,里面有著一張寒玉床

"扶他躺上去"

鳳魅雪開口道,讓陌煙華把陌紫皇放上寒玉床她自己則環顧了四周一圈,看到了不遠處一方泉水里浸泡的龍皇貝

寒玉床泛著徹骨的寒氣,韶音看著陌紫皇面容通地躺在上面,心中擔憂不已

她自己就是大夫,當下就握住他的手,替他診脈

當感覺到他的體溫好似火爐,她就明白大事不妙了

正常人的體溫都是琠w的,如果長期處于高溫的況下,沒有人能夠承受

難怪在大冬天,鳳魅雪要把陌紫皇放在寒玉床之上,如果不為他降溫,他定然會受不了的

他的臉上露出了難受的神色,讓韶音看著也擔憂不已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平複好緒之後,她拿出了銀針,在他的身上施針

陌煙華看著她專注的神,也不禁暗暗點頭

見到陌紫皇泛的肌膚,在她施針之後慢慢變回了正常的膚色,他不禁有些驚訝沒想到他這個兒媳婦醫術如此高,真是讓他刮目相看了

"它已經生根發芽了花苞也已經出來了,但卻不知道如何才能讓它開花?"

鳳魅雪走到天泉旁邊,捧起了龍皇貝,經過天泉水一夜的蘊養,此刻貝殼已經打開了里面一朵半透明的花苞,正飄浮在貝殼之中花苞呈乳白色,尖端為藍紫色,看上去好似一層層堆積的浮云雪塔

這枚種子被冰封了一千年,幸好還能夠發芽結苞,這讓陌煙華和鳳魅雪都松了一口氣

但是,如何讓淚曇花開花,這個就連她舅舅冷月漓都不知道畢竟,淚曇花只是傳中的靈花,鮮少有人知道

"咦?這個是淚曇花"

韶音見到鳳魅雪手中的龍皇貝,眼底露出了驚喜之色原本她以為淚曇花只是傳,沒想到真叫她看到了

"音兒,你知道淚曇花?你知不知道如何才能讓它開花?"

鳳魅雪聞看了過去,眼眸里透著希望的光芒如今唯有淚曇花可以救皇兒了,這是唯一的希望

"我知道"

韶音淡淡的話音,讓兩夫妻一下子露出了驚喜的目光

上篇:【117】浮世清歡     下篇:【119】曲折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