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帝醫醉妃 【120】禮輕意重  
   
【120】禮輕意重

鳳冠霞帔宛如朝霞映云,讓韶音的身影看上去格外豔麗,大的嫁衣,恍若一團熱的火焰,將心底的喜悅一並燃燒起來請記住本站的網址:

韶音的手掌心湧出了絲絲薄汗,手中握著的綢帶另一頭,是他

陌紫皇打起精神,努力讓自己激動不已的心平靜下來,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刻出了什麼差錯

他要向所有人宣告,她是他的結發妻子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婚大喜啊"

富麗堂皇的廳堂,高掛著一片燈籠,整個廳堂通明如白晝大大的金雕喜字,折射出金燦燦的光暈,奪目得叫人無法直視

並蒂花開的雕花,栩栩如生地擺放在一旁一盆盆冬日吐豔的花簇,整齊地放置于架子上

賓客們送上的賀禮,一個個箱子堆滿了倉庫

許多人都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巴結一下武尊王

"一拜天地"

隨著雪芍的聲音落下,韶音和陌紫皇便開始拜天地

在他們拜堂的時候,武尊王府邸內外遍布著重重禁衛軍,就連很少出動的聖羽戰堂,也是派出了最精銳的衛隊,將武尊王府邸包圍得嚴嚴實實的

一批弓箭手,從王府四面圍上來,立刻遭到了狂風暴雨的反撲

想要破壞大婚的人,見到武尊王府邸早有准備,外面有重重守衛,里面有無數高手,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再動手腳

兩道身影,遙遙立于遠處的屋頂之上,眺望向燈火通明的武尊王府邸

厮殺聲並未傳到廳堂之中,府內一派喜慶,府外血濺三尺

一牆之隔,半截生死

"太子爺你看?"

司徒站在夢曇太子的身後,見到自己的人馬明顯不占優勢,完全落于下風,這樣下去必定無法阻止朝音公主與武尊王大婚他們一旦成婚,那要除掉朝音公主就是天大的難事了

"我的手下不需要無用之人"

夢曇太子眼眸凌厲,透著一股冰冷酷絕,好似冬日的寒月,美則美,毫無溫度

司徒一震,便知道太子殿下是不打算讓那些人撤回來了

太子爺是曾經的云夢戰神夢君臨一手栽培出來的,殺伐決斷的無,也像極了夢君臨

武尊王府之中,鳳魅雪和陌煙華微笑著看著韶音和陌紫皇木芙見到他們兩人那幸福的模樣,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二拜高堂"

雪芍溫婉的嗓音,清晰地響徹在大廳之內

韶音和陌紫皇朝著高堂盈盈一拜,就陡然聞到了一陣甜膩的異香,蔓延開來

"夫妻對拜"

雪芍感覺腦袋一陣暈眩,聲音透著幾分恍惚

韶音走上前一步,拉著陌紫皇的手,兩人對著彼此拜了拜

"禮成"

鳳魅雪清脆的聲音,擲地有聲的落了下來音波似雪浪蕩漾開來,讓原本腦袋有些昏沉的眾人,像是被重重敲了一擊,全部驚醒過來

韶音從口摸出了一個藥瓶,一陣冷香從瓶中飄出,沖淡了大廳之中的異香

"送入洞房"

雪芍回過神來,連忙開口道,感覺到自己差點睡著,她也有些懊惱,怎麼會在如此重要的時候犯迷糊

"大舅媽,帆帆來扶你進洞房"

聖伊帆跑過來,牽起韶音的手,朝著玉皇閣中走去

陌紫皇則留下來接待賓客,另外查查看方才那陣異香是怎麼回事

"大哥,找到了"

陌靈軒手中握著酒杯,似乎是要朝著陌紫皇敬酒一般,走到他的面前

"在哪里?"

陌紫皇手中握著酒杯,不動聲色地跟著陌靈軒走到了窗前,就見到了地上的藥粉與幾個貓爪印記

"應該是有人將藥粉綁在貓腳上,然後引貓進了屋子"

陌靈軒指了指那窗戶旁邊有著魚骨頭,顯然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

"怕是家賊難防"

他開口提醒了一句,懷疑這是有內鬼所為

陌紫皇點了點頭,目光掃過了這些賓客,四顧了一圈才收回目光

"大哥,這里交給我們幾個,你快去陪大嫂"

八陌海珀走到陌紫皇的身邊低語道,他就光明正大地站在大廳,易容之後誰也認不出他的身份

"嗯"

陌紫皇明白他的意思,如今那些劫走韶音的勢力是哪一方,他們還不清楚,他也放心不下韶音,便丟下了一眾賓客,去了玉皇閣

"我們的郎官等不及了哈哈"

老四陌歸墟開口笑道,讓大家都注意到陌紫皇已經離開

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是理解他的舉動,只是笑了笑,各自入席在座的官員,也沒有人有膽子去把郎官拉出來

韶音被送進玉皇閣之中,這里她也算是很熟悉了,蒙著蓋頭,坐在鋪的錦被上

兩盞燭長明,讓原本淒寒的冷夜,也多了溫暖的色澤

"吱呀"

門扉開啟,一陣輕盈的腳步聲踏了進來,聽這腳步聲,韶音便知來人不是陌紫皇

只是她依然鎮定自若的坐在床邊,好似不知道有其他人進來一般

來人手里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有著合巹酒,走到桌旁並沒有停下步子,而是朝著韶音的面前走來托盤底下,藏著一柄刀刃,看那刀刃的顏色,顯然是淬了巨毒

當一陣勁風掃過,那女子手中握著利刃,欲將韶音刺死在刀刃之下女子的武功甚高,動作凌厲迅猛,宛如毒蛇出洞,咄咄逼人地刺向韶音的胸口

眼看利刃即將穿透韶音的胸膛,紮進她的心口,千鈞一發之刻,一道白影猶如離弦之箭飛射而過

"嘭——"

重物落地的聲音,在房間之中響徹而起

"來人,把這內鬼關進大牢,好生照看著,別給弄死了"

韶音淡淡的話音,輕輕淺淺地落了下來

"是,主母"

幾名守在一旁的暗衛聞,立刻將地上的侍女抓起來,轉過她的臉,他們認出了這個女子正是魚戈

沒想到她按捺不住,竟然想要直接殺了韶音,可惜她卻沒料到韶音身邊有一只火月雪貂被火月雪貂咬到,她渾身感覺冰火兩重天,難受到了極點要不是她以內力撐住,怕是已經毒發而亡了

她想要開口為自己辯白,但卻不出話來她看到今夜玉皇閣守衛如此松懈,還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大好時機,卻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個局,引她自己上鉤

暗衛們的動作很快,將魚戈拖下去之後,連地板都清掃乾淨了

陌紫皇回來的時候,這里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模樣,他在進來的時候就聽暗衛稟報了此事,立刻下令嚴審魚戈原來家里的內鬼就是她,難怪云上的消息會被泄漏出去,當初神都危及的時候,云上部將無法立刻趕回來,也是那女人在從中作梗

"阿音,你可真是我的賢內助"

他手中握著喜秤揭開韶音的蓋頭,寓意稱心如意

韶音的嬌顏顯露而出,哪怕早就看過無數遍,他還是忍不住為之著迷

今日她才進門,就以自己為誘餌,引出了那躲在黑暗中的內鬼,為陌紫皇除了一大後患

魚戈心心念念的就是正妃之位,為了這個位置,可以是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玉皇閣的守衛被抽到府外,陌紫皇又在前廳,她自然以為這是彩虹難逢的機會只是千算萬算,她還是步步皆輸

"酒杯打掉了,不介意喝這個"

韶音將陪嫁過來的箱子打開,取出了她親自釀的云心醉仙,作為他們洞房花燭夜的合巹酒

"能夠喝到云心醉仙,那可是三生有幸的事"

陌紫皇聞到云心醉仙的味道,就忍不住垂涎三尺了喝過她釀造的美酒之後,其他的酒都入不了他的眼

"這是皇叔送的賀禮,正好可以派上用場了那家伙氣得很,天天享清福,也不給我加俸祿,這賀禮也送得這麼氣"

他取出了風帝送的一對九龍琥珀杯,沒好氣的道

"禮輕意重"

韶音將酒杯斟滿,看著九龍琥珀杯,就了解到了風帝想要表達的意思

九龍琥珀杯本是帝王專用之物,他將此物贈與陌紫皇,想來就是要將江山帝位托付的意思了

不過看陌紫皇的樣子是一點也不想要這個帝位,自然覺得風帝送的賀禮沒有誠意了

"娘子請"

陌紫皇的俊顏,泛著一抹微微的,未飲酒,人自醉深眸之中,寫滿了對她的渴求

韶音聞雪腮染上羞赧的豔,黛眉如檀,琉璃般晶瑩的眸子里,寫滿了緊張之色柔于眉眼間縈繞百轉,心湖漣漪起伏,欲語還休

夜色拈墨輕點,勾勒出一片甯靜的天幕幾顆星子,宛如花間綠葉,迷離閃爍

窗外的梅花,暗香浮動,令人陶醉

兩人各執盛滿云心醉仙酒的九龍琥珀杯,手臂相交各飲一杯酒香在舌蕾蔓延開來,醉進心房,幸福的甜蜜感覺,宛如潺潺溪流,流淌進兩人的心谷

陌紫皇動手將她頭上的鳳冠摘下,放置在一旁,倒了一杯酒,覆上她的香唇,喂她喝下一口酒

"唔——別鬧了——"

韶音折騰了一夜,也有些乏了,喝了幾杯酒,也有了幾分倦意

她伸手推開他,走到了梳妝台前,將發上的首飾一一取了下來走到屏風之後,換上了一件寢衣

待到她走出來的時候,陌紫皇已經脫掉了外衣,躺在了床榻之上

想到從此便要與他同床共枕眠,她就感覺臉頰一陣滾燙

她拿起桌上的酒瓶,仰頭喝了幾口酒,借此來壯壯膽

看著他躺在床榻上,似笑非笑的模樣,她不由口干舌燥,又喝了兩口云心醉仙

"娘子,莫不是要為夫抱你上來?還是你怕了不成?"

陌紫皇好笑的覷著她那手足無措的可愛模樣,忍著胸臆中的笑意,充滿磁性的天籟嗓音,低沉地落了下來

"我才不怕"

韶音被他這麼一激,氣呼呼地瞪了他一眼三步並作兩步,爬上了床榻

"呵呵不怕就好"

陌紫皇見到她身著寢衣竄進被窩,用被子遮住自己,想要掩飾害羞之意,便忍不住想要逗弄她

他解開自己的褻衣,露出了光潔的胸膛

聽到衣扣解開的聲音,韶音感覺心髒都快停止跳動,腦子猛地炸成漿糊,完全無法思考

華燈初上,紗帳挑落

床榻上俊美絕倫的陌紫皇衣裳凌亂,青絲垂瀉在他光潔撩人的肩頭他拉著枕邊人兒的柔荑,自他的胸前緩緩往下移動

"阿音,今夜你就是我一個人的大夫"

韶音醉眼惺忪,嫩頰酡,玉指輕輕掃過他的肌膚,引來他悸動的顫栗,璀然一笑,嬌嗔軟嗓,在他耳畔滑過

"你要我醫的是什麼病?"

"夜深人靜,孤男寡女,你懂的"

陌紫皇唇角一勾,笑得魅心奪魄,蕩人神魂,好似一只狡猾的狐狸

聽到他們的對話,躲在外面聽牆角的一堆人,全都暗暗狼嚎了起來

上篇:【119】曲折婚禮     下篇:【121】重義輕生